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全国各地加快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文化瑰宝

2017年3月14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传统文化中的瑰宝。因此,保护与传承非遗,就是守护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标签】 社会文化 非物质文化遗产
【正文】

【热点回放】

“活”之有方 “传”之有道 ——浙江传统戏剧非遗项目焕发光彩

目前,由省文化厅、省戏剧发展促进会主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绍兴市文广新局、海宁市文广新局等承办的2016“浙江好腔调”传统戏剧系列展演活动正如火如荼举行。12月15日,本次展演活动第三场之“满园春·第三批浙江省传统戏剧之乡授牌仪式暨‘非遗薪传’传统戏剧获奖剧目专场”在绍兴市文化馆百姓剧场举办,15个第三批浙江省传统戏剧之乡被授牌,并为获“非遗薪传”浙江传统戏剧展演活动薪传奖、优秀展演奖的代表颁奖。

2014年6月,省委书记夏宝龙指出:“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让浙江的地方戏曲剧种活起来、传下去,让56个戏曲非遗项目一个都不能少。”作为全国非遗保护综合试点省,浙江省非遗保护工作以及传统戏剧保护已取得先发优势。

打造“传统戏剧之乡”

2014年,省文化厅启动“浙江省传统戏剧之乡”申报与命名工作,截至2016年底,共命名三批共57个“浙江省传统戏剧之乡”,基本实现56个传统戏剧保护地的覆盖。“全省初步形成‘省市支持、县乡落实、村为基础’的传统戏剧保护网络,为确保全省56个地方戏剧项目‘一个都不能少’奠定了扎实基础。”省文化厅非遗处处长胡雁告诉记者。

2016年,浙江省组织开展了以中青年非遗传承人群为主要对象的“非遗薪传——浙江传统戏剧展演展评”活动,共评出“薪传奖”10个、“优秀展演奖”24个、“优秀组织奖”7个。

此次参演“非遗薪传”传统戏剧获奖剧目专场,平调组合《金莲斩蛟》率先精彩亮相,剧中的独角龙以侧身龙步、转身亮相、上下翻牙等表演手法为陪衬,多颗獠牙时而快速弹吐、时而刺进鼻孔,展现了高超的“耍牙”绝技。“我1997年考入宁海县平调艺术传承中心戏曲训练班,1999年开始学‘耍牙’,如今是第六代传人,曾二度参加央视戏曲春晚演出。”饰演独角龙之一的宁海县平调艺术传承中心演员薛巧萍说,“也想过改行,但总是放不下倾注的感情,人生能有几个20年?”

名师出高徒

锣鼓声中,大幕拉开,宽阔的舞台中央是中国戏曲常见的“一桌二椅”,深蓝色布景上,两个金光闪闪的遒劲大字“传承”分外醒目。这是12月8日晚2016年“浙江好腔调”传统戏剧系列展演首场演出“满庭芳·传统戏剧名师高徒专场”在嘉兴海宁市开启的场景。汪世瑜、郑兰香、沈守良、卓乃金、章华琴、许二男、张坤荣7位戏曲名家悉数到场。他们是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均在70岁以上。这些老艺术家中不少人已许久没有公开露面,此次他们重返舞台是为自己的学生、徒弟保驾护航。

婺剧《牡丹对课》《白蛇传·水斗》,新昌调腔《牡丹亭·寻梦》,海宁皮影戏《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姚剧《庵堂相会·搀桥》,瓯剧《酒楼杀场》,平阳木偶戏《耍猴》,昆剧《西园记·夜祭》,这7个浙江省代表性剧种的经典段落,由梅花奖获得者杨霞云、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演出的小生曾杰等表演,在出色演绎剧目的同时展现了浙江传统戏曲的传承硕果。“活动策划得好,只要坚持下去用心去做,总会有成效。”昆剧表演艺术家汪世瑜说,“我们有义务和责任为保护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传承从少儿抓起

12月10日,2016“浙江好腔调”系列活动之“满堂彩·少儿(院校学生)专场”在海宁市文化馆剧场举办。婺剧《花头台》《僧尼会》《斩吕布》,越剧《艺之初》《梁山伯与祝英台·回十八》《蝴蝶梦·劈棺》,瓯剧《天女散花》,皮影戏《闹龙宫》,昆剧《石秀探庄》《醉打山门》,绍剧《三请樊梨花·夜巡》,6个浙江省代表性剧种的11个节目由浙江省内院校147名学生联袂演出,为观众奉献了一场古韵悠扬的视觉大餐。

省文化厅副厅长陈瑶表示,浙江省文化厅通过近年来的努力,对已列入省级以上非遗名录的56项传统戏剧项目青年传承人进行分期、分批培训,提升整体素质,培养濒危剧种新生力量。此次举行的3场各有特色的展演,可以说是阶段性成果的展示,传承和发掘了一批优秀剧目,涌现了一批优秀青年演员,更可喜的是传统戏剧已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群青睐。由于生活方式、文化生态的改变,传统戏剧面临新的问题与挑战,文化行政部门应有所作为、勇于担当,不仅在政策和资金上给予支持,更要唤起全社会的参与关注。

“浙江把传统戏曲的传承、保护、弘扬、发展工作落到实处、板上钉钉,在全国范围内树立了很好的榜样。”中国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王文章说,“近年来,浙江为加强传统戏曲保护,相继出台了有效的方案、计划,而且落实得很好。立足现实、着眼长远,只要坚持下去,定能使浙江传统戏曲走上良性发展轨道。”

(以上来源:浙江文化信息网 ,骆 蔓   2016-12-22)

国际视阈下的非遗保护与传承

在国际气象界,“二十四节气”曾被誉为中国第五大发明,它形成于中国黄河流域,不仅发挥着农事指导功能,还体现了中国人尊重自然、顺应自然规律和适应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见证着人类文化的多样性。那么,在申遗的过程中,如何让世界更清晰明确地了解“二十四节气”的内涵与意义?申遗成功后,如何做好“二十四节气”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工作?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以期通过探析“二十四节气”的申遗及其意义,来寻求保护与传承非遗的思路与举措。

“二十四节气”的申遗表达

作为参加保护非遗政府间委员会第十一届常会中国政府代表团的团长,文化部非遗司巡视员马盛德现场见证了“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的时刻。回顾“二十四节气”的申报历程,他仍充满感慨。其实早在2013年,文化部就开始组织专家通过审慎评议,以最具有中华文化典型性、代表性为标准,在14个备选项目中遴选出“二十四节气”作为2015年申报代表作名录的首选项目,随后便委托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下文简称“中国非遗中心”)牵头开展了对该项目申报材料的评审、论证和完善工作。马盛德表示,作为遗产项目的“二十四节气”是我国农耕文明的优秀代表,影响力覆盖全国,且跨民族、跨地域,跨涉不同文化类型,涉及多个学科,这在我国申报历史上是比较少见的。如何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下文简称“《公约》”)的框架下精准地表达“二十四节气”,提高其可见度,成为非遗保护工作者的历史使命与职责。

“二十四节气”的申报,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地通过,其背后所凝聚的艰辛付出,中国非遗中心常务副主任罗微可谓亲历亲闻。非遗申报材料有明确的专业和技术要求,既要在规定字数、时长及数量范围内,全面体现“二十四节气”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价值及存续与保护的相关情况,又要符合《公约》的理念和表述习惯,让事先不了解该遗产项目的人准确认知。对此,罗微说道,“看似简单的申报表格,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收集资料、精心构思、反复论证、逐字逐句逐画面精心打磨。”为争取成功申报,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中国非遗中心组织评审工作团队,先后召开了13次申报材料评审工作会议,逐步完成了中英文申报表格、图片、视频的论证、修改和完善工作,同时还整理了10个申报社区、两个群体提交的大量资料,完成了申报材料相关基本信息的编制工作。在这段时间,“熬夜”成为申报团队的生活常态,“评审工作会议往往持续三至四小时,甚至多次延续到凌晨。”罗微说。

申遗要具备国际视野

申遗是一种对外文化交流行为,从这一意义而言,还需了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系列名录申请规则,具备国际视野,才能对申遗有较为全面或系统的认识。纵观我国申遗名录,自2008年以来,我国共有39个非遗项目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系列名录,其中2009年入选数量很多,有25项,但在随后的几年,基本隔几年才会有一项或两项入选。对于这种“前密后疏”现象,文化部外联局国际处处长张玲解释道,因各国申遗数量较多,教科文组织资源有限,故保护非遗政府间委员会对每年能受理的申报项目设定了数量,近年来基本保持在每年50项左右,包括代表作目录、急需保护目录、优秀实践名册、国际援助四类,同时还设置了优先原则,没有项目或项目少的国家优先,急需保护项目优先。她透露,本届常会上委员会决定未来3年的数量均在50项。

近年来由于一些国家积极申报某些相似或相近项目,很多国人呼吁尽快申报此类项目,以免被“抢先”“抢注”,张玲表示,这种“别国申报成功,自家的遗产就成了别人的”的心态,其实是走入了误区。她指出,“积极开展非遗领域国际间交流和对话的措施,是提高可见度的‘共享’而不是‘商标注册’,并不是说一个国家申请了某项非遗就等于拥有了该项目的所有权。”按照《公约》相关规定,缔约国都有将其领土上的某项非遗申请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的权利。对于两个遗产国家共同拥有的同源共享的非遗项目,每一个国家均可以单独申报,如果列入代表作名录,也不妨碍其他国家再次单独申报。同时,联合申报也是近年来提倡的做法。在联合申报和保护方面,我国已经有了有益的实践。2005年我国与蒙古国联合申报的“蒙古族长调”就被列入代表作名录,两国还建立了联合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合作机制,在各自领土上延续遗产生命力。张玲指出,“同源的非遗,也可能在传承流变中形成新的不同特质。我们尊重遗产在适应各自环境中所呈现的特质,在地区间的交流和对话中增进了解、促进对遗产源流及发展方向的深入研究,是我们保护、弘扬遗产应秉持的正确态度。”

申遗成功意味着更多的义务和责任

“二十四节气”成功申遗,是我国非遗保护工作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但在文化部外联局副局长翟徳玉看来,名录申报绝不应仅仅止于申报,还有更多的义务和责任需要去履行。由此可见,申遗成功并不是使命的终结,而是非遗保护工作的又一里程碑。如何在国际化语境下,积极履行承诺,采取有效措施,促进非遗在适应社会发展过程中不断保持生机与活力,才是保护与传承非遗所要面临的重要课题。

非遗保护与传承,离不开“人”,特别是人才或传承人的培养。王应德指出,在今后的五年中,工作组将每年组织举办两期“二十四节气”保护与传承培训班,同时为便于在不同社区开展互动交流活动和能力建设,确保该遗产项目在其文化语境中实现活态传承,还将在既有的8个社区基础上,新发展5个传习基地。除此之外,工作组还将使“二十四节气”走进课堂,组织来自农学、天文学、民俗学等学科的专家、学者为中小学生编写“二十四节气”知识读本,开设专题讲座,利用互联网和自媒体的优势,为不同的学生年龄群组设计或组织形式多样的实践活动。

非遗保护与传承,还离不开资料的搜集、整合与相关知识的传播。比如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二十四节气”调查,记录该遗产项目的存续现状,全面搜集口头资料、文献资料及与之相关的实物资料等,运用数字技术手段进行系统化建档和保存。在相关知识传播方面,王应德谈到农博馆将要实施或已实施的具体举措,如利用农博馆有利资源,线上官网开辟“二十四节气知识专栏”,线下举办“二十四节气”专题展览等,扩大信息共享的人群范围,提升公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对该项遗产及其重要性的认知和保护意识。

(以上来源:人民政协网,张丽 2016-12-12)

非遗传承,如何传成

这些年来,文创产业成长迅猛,资本、人才等纷纷涌入。《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关于促进文物合理利用的若干意见》等政策也为文创开发保驾护航。“就产品类型看,非遗是文创产品的一个重要分支。”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说。这些文创产品用新思路和新方式,将“久居深闺”的非遗牵入市场,带进当下的日常生活。

非遗是重要的文创资源,但人才、资金、平台仍制约其产业化

20年前,当穆瑞刚在北京跟着师傅学习花丝镶嵌工艺时,他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堂哥穆瑞田一起,思考怎么让金银细工制作技艺这门老手艺更好地活下去。

金银细工制作技艺是以金或银为主要材料,辅以其他配饰,经过制模、制胎、錾刻、花丝镶嵌、珐琅、错金银、表面处理等多道工艺,制成供室内陈设欣赏,并兼具实用功能的传统金属手工艺品。传统金银细工作品包括金银首饰、金银配饰、金银器皿、金银摆饰四大类,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早在2008年,金银细工制作技艺就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它和不少“年迈”的非遗一样,现在遭遇了困境和挑战。

虽然我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国,但许多非遗的生存境况并不十分理想。有技术没传人、有意识没能力、有手艺没新意、有产品没市场……一些非遗传承人只能守着政府补贴,眼见流传了上百年的老手艺难以承续。

有专家表示,目前,我国非遗的状态可以分为3类。一类是因为种种原因已不适应现代社会,可以作为历史记录进入博物馆;一类是如今仍具有较强生命力、传承得较好的,如紫砂、刺绣等;第三类则是现在活得不好,但可以通过开发重新进入现代生活的。显然第三类非遗还有很大的潜力和空间。

让企业加入非遗传承开发,推行规范的现代化管理方式

如何实现规模化生产、让金银细工制作技艺真正走进日常生活,也是穆氏兄弟一直在想的事。他们出生在河北省遵化市马兰峪镇的一个大家庭中,在11个兄弟姐妹里,接触并且学习过金银细工的就有7人。

“古老技艺和现代生活并不是完全对立的,关键要看能否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穆瑞田兄弟俩成立了蟠龙金属工艺品有限责任公司,想要以此进行金银细工的产业化传承。在大学担任教授、深谙经营管理之道的穆瑞田担任董事长,跟着国家工艺美术大师学过手艺、熟悉制作工艺的穆瑞刚担任工艺总监。

传承并非一成不变,蟠龙工艺一直尝试创新设计和工艺,开发出更符合当代审美的新产品。“我们有专业的研发设计团队,每款新产品设计完成后会一起开会讨论,无异议后再进行试生产,并对样品进行各方面的检测”,穆瑞刚说,公司现有200多名一线生产技术工人、设计开发了“历史阳光”和“生命伴侣”两大板块共600余款产品。产品定位不同,制作者和营销渠道也迥异。针对高端市场的限量版或收藏级产品等由大师和高级技工打造,茶具、酒具、餐具等能走进老百姓生活的日用器皿,则交由中级和初级技工完成。

非遗的传承和再开发要分开,产品应找到市场需求、符合当下审美趣味

在魏鹏举看来,企业在非遗产业化方面的尝试和探索很有意义,“非遗商业开发的每个环节都应该是专业化的,传承与再开发要分开,设置类似经纪人的角色。非遗传习所可以更多地进入高校,高校是集合多专业人才的综合场所,可以吸引不同专业的年轻人一起帮忙。”

让“久居深闺”的非遗自我造血并不容易,借助外部资源“输血”,让专业人才团队一起出主意,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我国大多数非遗传承人往往潜心于技艺的研究,对当代市场需求动态、开发方法等几乎一点都不了解,这时候,就需要有能力、有实力的文化企业站出来。”李永军说。在他们的合作关系里,非遗传承人只负责出手艺,拓展市场、产品营销等则由李永军和团队来做。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认为,国家应当有重点地扶持非遗,对值得扶持的项目制定相对完整的扶持计划。非遗商业模式是否适宜主要取决于3个因素:市场需求、产品设计、综合名气。

“市场空间和成长性是吸引资本进入的条件,重新设计的产品要符合当下的生活方式和审美趣味,很多非遗大师和传承人都只在业内有名,出了行业知者寥寥,想要扩大规模、走向市场,传承人、企业、产品中,至少得有一项有名气。”陈少峰觉得,除了贴近日常审美,非遗产品还可以嫁接到新的领域,比如把刺绣移到书画、家具、奢侈品等新业态中。

在穆瑞田的规划里,除了计划上市,蟠龙工艺未来还会建设金银细工博物馆、工艺体验馆、金银细工技艺培训学校等,“不仅想让行业发展好,工艺传承好,也想让金银细工制作技艺和产品走出国门,为更多人所知。”

当然,创新开发也有风险。“非遗本身蕴含着许多传统元素,尊重并且传承这些地道的元素,再开发设计,才有价值。”魏鹏举说,“否则,非遗很可能丢失内核,因为商业化而变得面目全非。”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2016-10-28)

【数据分析】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传统文化中的瑰宝。因此,保护与传承非遗,就是守护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王国维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历三重之境界。非遗传承也是如此。所不同者,非遗传承的三重境界分别是纸上的传承、技艺的传承、精神的传承。这三重境界,也是一切成功的非遗传承所必然要经历的三个阶段。

非遗传承的三重境界,是依次递升的过程:纸上的传承是技艺传承的物质基础,没有纸上的传承,技艺的传承难有保证,极易中断;而没有技艺的传承,精神的传承易成为空话和借口,甚至造成对传统文化的曲解与背离。非遗传承的三重境界亦非完全隔绝、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相互依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技艺的传承本身即包含纸上的传承,精神的传承亦包含技艺的传承,一切文化精神的取得与提炼,都像庄子笔下的庖丁、欧阳修笔下的卖油翁一样,建立在对技艺熟能生巧、游刃有余的基础之上。

对非遗传承阶段性的分析,有助于回答非遗传承孰轻孰重的问题。纸上的传承、技艺的传承、精神的传承处于文化传承的不同阶段,是非遗传承的不同境界,必须与不同历史时期非遗传承的现实结合起来,笼统地谈孰轻孰重,未免不科学。比如,改革开放以前,传统文化大多停留于文化典籍里,躺在博物馆、图书馆里睡大觉,这时谈技艺传承未免不现实,典籍整理、文献翻译成为很长一段时间文化传承工作的重点。而进入新世纪以来,典籍整理、文献翻译已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技艺的传承提上了日程,成了一段时间非遗传承工作的重点。最近几年,随着国家一系列遗产保护、文化创新政策的出台,精神的传承理所当然要成为当前非遗传承工作的重点。

对于非遗项目的保护,重在传承性保护。可以对辖区范围内的语言、文字、艺术、习俗、技艺、民间工艺等做全方位的调查,建立一个可供参考和查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据库,从而形成科学的管理体系;其次,立法部门应在充分征求相关专家和民间人士的意见和建议后,加快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立法进程,从而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坚实的法律保护;再者,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加快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拓宽民间技艺的发展途径。可以考虑政府和社会共建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传承机制,对相关技艺的传承人做好鉴定和培训工作,而政府要给予相应的资金和政策支撑;此外,对于非遗项目的商业开发,要建立在保护文化内涵和原始风貌的基础上,秉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将现代旅游业和非遗技艺保护相结合,带动非遗产业的市场化发展,从而让更多的人熟知并喜爱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