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全国多地加快城市图书馆建设——提升公共服务新高度

2017年3月16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公共图书馆被称为“无墙的大学”,是人们获取信息、汲取知识的重要场所,更是一座城市品位和公共服务水平的象征。

【标签】 公共文化 图书馆+
【正文】

【热点回放】

书香飘入百姓家——哈尔滨市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纪实

12月4日,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抚顺社区的70多岁的退休教师刘同华和往常一样,来到哈尔滨市图书馆抚顺社区分馆读书看报、查阅资料。刘老师说:“我是2006年抚顺社区图书分馆成立时的第一位读者,整整10年了,我见证了分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全过程,这里是我的第二个‘家’。”

从无到有

哈尔滨市图书馆馆长李冬梅说,10年前,只有2万多平方米的哈尔滨市图书馆硬件条件明显落后于同等级其他城市的公共图书馆,后根据实际状况决定打造图书馆总分馆制,力争让公共图书馆普惠大众,让广大市民享有便利均等的公共文化服务。

据她回忆,哈尔滨市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起步艰难,选址多处碰壁。起初,一些社区、物业公司宁愿把场地出租给娱乐场所,也不愿将其变为图书馆。后经多方努力,哈尔滨市图书馆与道里区斯大林社区达成共识,在该社区建立了哈尔滨市第一个社区图书馆分馆。这个120平方米的分馆自2006年4月开馆到今年10月底,共接待读者11.4万人次,流通图书近13万册次。

随后,哈尔滨市图书馆道里区抚顺社区分馆、南岗区中山名苑社区分馆于当年相继成立,这3家社区分馆的成立及良好的运行情况,让市民看到了满足自身文化需求的途径,起到了良好示范效果。2007年起,普通居民、街道办、小区物业争相与哈尔滨市图书馆取得联系,希望社区图书馆办到自己家门口。

2007年成立7家,2008年发展到29家,2009年达到40家……经过10年努力,目前,哈尔滨已形成了以市图书馆为总馆、区级图书馆为中心分馆、社区图书馆为基层馆的图书馆总分馆三级服务体系。其中,中心分馆4个、社区分馆49个、图书室3个,覆盖了哈尔滨市7个区以及40多个街道、乡镇、社区。

从小到大

总分馆制的实施实现了各个分馆间的通借通还,365天免费向读者开放。社区分馆总面积近2万平方米。社区分馆和中心分馆外借书库总藏书量超过26万册。从2006年流通人次1620人、流通册次2821册次,发展到2015年的流通人次近44万人、流通册次92万册次。

快速增加的社区图书馆营造了新的城市文化氛围,市民走出家门,看到的不再只是饭店、网吧、歌厅,也有书香浓郁、滋养心灵的图书馆和阅览室。

哈尔滨市图书馆松北区松浦灯塔社区分馆建于2008年6月,每年图书借阅量都超过万册,有400多位居民办理了借书证,王涛就是其中之一。王涛说:“我们这儿比较偏僻,离省图和市图都比较远,去一趟来回就得小半天,太不方便。现在好了,这个社区分馆离我们家只有5分钟路程,我每天有时间就来转一转。”

哈尔滨市文化局社会文化处副调研员叶桂香说,总分馆制是在准确了解读者群体需求基础上进行差异化服务,可以有效做到群众需求与政府资源的对接,实现服务的精准供给。哈尔滨市图书馆针对不同读者的文化需求建立了党政机关团体服务型分馆、校园管理型分馆、馆企合作型分馆、社区型分馆、弱势群体型分馆等七大类型分馆。其中,社区型分馆是总分馆建设的主体,占分馆总数的50%以上。哈尔滨市图书馆针对不同类型的分馆和读者群体开展了包括图片展、专题陈列、朗诵会、影视观摩、音乐欣赏等100多个品牌活动,每年开展的临时活动有300余个,吸引了大批群众。比如今年4月,哈尔滨市图书馆在49家社区分馆及4家中心图书分馆开展了以“书香冰城·亲子阅读——‘孩子与父母共读一本书’”为主题的亲子阅读活动,得到了7000多名社区群众的积极响应和参与。香坊小学分馆举办的“书香润泽生命”活动,通过阅读知识问答、好书推荐义卖活动,向更多学生推荐古今中外优秀书籍,参加活动学生有1150人,孩子们通过活动了解了自己该读什么书、怎样去读书。香坊小学校长刘会说,在哈尔滨市图书馆总馆的支持下,孩子们生活在书的海洋里非常快乐。

突破瓶颈

哈尔滨市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让广大读者享受到了贴心的服务,种下了文化的种子,有效走出了公共文化服务“吃力不讨好,老百姓不买账”的怪圈,提高了哈尔滨市图书馆的外延服务能力,使有限的资源得到了最大程度发挥。不过,哈尔滨市图书馆49家社区分馆需要98位工作人员,人员成本不是个小数目,这笔资金从何处来?哈尔滨市地处经济欠发达地区,没有大量的资金直接或间接地投向民生改善,怎么办?哈尔滨市图书馆的志愿服务机制帮了大忙。

哈尔滨市图书馆针对总分馆实际情况,制定了《志愿者活动章程》,对志愿者招募与培训、志愿者档案、评价与协议、服务内容、服务时间等都做了具体说明。目前,哈尔滨市图书馆拥有志愿者220名,他们具备不同知识背景和技能,分别服务于总分馆的各个部门,有效地缓解了图书馆人力资源紧张状况。

李冬梅表示,哈尔滨市图书馆总分馆制实施10年来收获了不少经验,下一步将通过文化志愿者的志愿服务,让读者能够在家远程选订书籍,通过文化志愿者把书送到家门口,让读者足不出户就能看上书。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2016-12-07 )

图书馆“零门槛”体现人性化开放理念

图书馆成了流浪汉居容所?上周,有网友发帖称在坪山新区图书馆遇到了多名“流浪人员”,身上有异味,引起网友热议。馆方回应称,“流浪者”身份不实,而图书馆向公众开放,会平等对待每一名读者,不拒绝任何人进馆阅读,但会善意提醒读者注意卫生。

对流浪者进馆阅读,网友或支持或反对,似乎都有各自的道理。支持者认为图书馆是公共场所,每个人都可以进去,谁都不应该被剥夺阅读权;反对者则认为流浪者出现在图书馆,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是不文明的表现。笔者认为,这些意见冲突实质上是人性化的开放理念和科学、人性化管理的碰撞,然而两者并不相悖。

联合国《公共图书馆宣言》称:“公共图书馆应不分年龄、种族、性别、宗教、国籍、语言或社会地位,向所有的人提供平等的服务。”人人生而平等,作为平等公民的流浪者有求知和读书权。图书馆作为公共财政支撑的机构,属于公共空间,应该向所有人提供无差别服务。馆方的回应不仅传递了“知识面前,人人平等”的人文理念,还彰显了“人人都有尊严”的价值观。

可见,反对者没有剥夺别人阅读的权利。然而,他们的声音也不应被忽视,任何人都不希望阅读时受到影响。流浪者可能居无定所,但不代表他们没有文化追求,喜欢阅读无可厚非。但是,一个人想得到他人的尊重,必须先尊重他人。从保护图书和尊重他人阅读权利出发,流浪者要以稍微整洁的仪表仪态进入图书馆,体无异味,以免影响他人,是一种德性的体现,也是一种权利平等。

此外,一些流浪汉在图书馆提供平等、免费、无障碍的阅读机会之下,人生或许会发生一定转机。比如,曾经穷困潦倒的“钢铁大王”卡内基,他到美国后通过免费的图书馆自学成才,并经营钢铁工业成为巨富,一生捐建了2500多座图书馆。他的哲学是:给予公平的社会环境,再穷的人也能成功,而图书馆就是成功的第一个台阶。

“零门槛”提供公共服务,展现了一个城市平等、包容的人文魅力。人性化的开放理念,与科学而人性的管理并不相悖。向流浪汉开放图书馆,也不等同于“无为而治”。因此,图书馆要保障所有人平等享受公共图书馆资源和服务的权利,也要善意地提醒流浪者尽量干净一些,不影响其他人阅读。此外,图书馆管理员可以以加强在馆内的巡逻,制止不文明行为。

(以上来源:荆楚网,2016-06-21)

全新模式“图书馆+”使阅读无处不在

自从互联网开始插上“+”的翅膀,人们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等都开始发生连锁反应。阅读方式也同样如此,人们不再固守传统的旧有模式,而是以一种全新的思维对其重新建构。公共图书馆,作为提供全民阅读服务的主要阵地之一,也在这种趋势下,积极转变,寻求着跨界合作的新思路。“图书馆+”正蓬勃兴起,以“1+X”的无限可能,与书店、咖啡馆、银行、医院等频频擦出融合共通的火花。

“图书馆+书店”:从牵手到正式联姻

“图书馆只能看书和借书?书店只能买书?你out了!”这些年来,在一些网站论坛里,涉及图书馆和书店的话题,总会有类似的回复。很明显,在公众印象中,传统意义上的图书馆正在发生着变化,向多个领域跨越和融合。

“图书馆+书店”就是最典型的一次融合。它经历了从临时搭伙到正式联姻的发展过程。实体书店中的新华书店隶属于各省、市发行集团公司统一运营,公共图书馆则为政府管辖的公共文化服务单位,但是由于二者机制不同,主管部门不同,所以,它们一向各司其职、很少有过“亲密接触”。然而,近两年来,“互联网+”给传统文化服务领域带来诸多新思路,也让图书馆与书店之间的互动密切起来。

与书店的“牵手”始于2014年内蒙古图书馆馆长李晓秋的一次大胆尝试,那年的“世界读书日”,为使读者尝试一种新的阅读体验,他灵感闪现打算将新华书店引入图书馆,在内蒙古图书馆一楼大厅里,内蒙古新华书店作为宾上客,迎接读者前来选购。这是图书馆和书店的首次结缘,也是内蒙古图书馆推出的彩云服务的雏形——“你选书,我买单”。之后,读者只要走进新华书店就可以将其所售图书作为内蒙古图书馆的馆藏书籍借阅回家。这一模式的出现预示着新华书店已成为公共图书馆的外部借阅点,图书馆采购也从此实现了“定制化服务”。

“图书馆+咖啡馆”:服务触角广泛延伸

喜欢泡图书馆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遗憾:图书馆离家太远、不让带包进去阅览,喜欢午后呷一杯咖啡的人,在享受休闲时光的同时似乎感觉又少了点文化气息,所以有人开始琢磨:图书馆如果和咖啡馆合作,是否能达到双赢?

2014年,江苏省江阴市首次启动了“三味书咖”项目,将图书馆开进咖啡馆,是“图书馆+咖啡馆”想法的最早实践者。从各自具备的优势来看,两者的结合的确可达到优势互补的效果,如咖啡馆在选址上早已将服务人群的覆盖率考虑进去,图书馆开进咖啡馆可以借助这一优势,进一步优化图书馆服务网点的分布和功能定位,而咖啡馆也可以借助图书馆的力量,增加服务项目,营造咖啡馆的文化氛围,对招揽顾客来说也有益无害。而且在“三味书咖”项目中,咖啡馆可以看做是公共图书馆的分支,顾客不仅可以在这里阅览,还可以直接在咖啡馆办理借阅证,将喜爱的图书借回家。

事实上,在图书馆开进咖啡馆之前,双方都曾凭借一己之力进行了创新,如咖啡连锁店拿出经费在各营业网点提供书籍营造书香氛围。一些公共图书馆也将馆内的一部分空间改造成咖啡茶座,使读者在阅读的同时能享受惬意的时光。然而,“独角戏”终究不如“唱双簧”来得轻松自如。正如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教授李国新所说:“咖啡馆与人们的阅读环境有着天然的联系,二者的结合可利用现有的咖啡馆资源进一步拓展公共图书馆服务网络,使阅读真正走进人们的生活,这是一种服务方式的创新。”

“图书馆+咖啡馆”成功试水后,全国不少地方纷纷效仿。辽宁大连中山区图书馆、广西钦州市图书馆等都积极与当地咖啡馆合作,实现品咖啡、阅读二者兼得。

“图书馆+生活便利区”:走近百姓身边

一直以来,社区图书馆存在着这样的窘境:养在深闺人不识。由于常年无专人维护,再加上图书更新慢、阅读环境差强人意等问题,一般少有人问津和光顾。所以,图书馆要想有效服务读者,即使设在居民生活区,也需要考虑人气等问题。因此,一些公共图书馆尝试通过自身馆藏、引进社会力量参与等措施,盘活社区图书馆。2013年,在浙江温州市图书馆实施的24小时不打烊“城市书房”试点工作中,水心菱藕社区就成了将图书馆开进社区的样本。在城市书房水心菱藕社区分馆,公共图书馆与社区分工合作、各司其职,温州市图书馆负责提供图书及更新,运营经费、馆址和装修等都由社区负责。

从图书馆走进社区,到今天的“图书馆+银行”“图书馆+酒店”“图书馆+医院”等服务模式,我们可以看到图书馆服务已融入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图书馆开进银行始于2014年海南省图书馆的一次有益探索,它与光大银行合作,将银行作为图书馆的图书外借服务点,为来银行办理业务的人提供阅读服务。为了服务外来人口,图书馆还出现在酒店里。位于什刹海的皮影文化酒店设置的图书角就是该店与北京西城区第一图书馆合作推出的,它以“公助民营”的方式为外来人口提供阅读服务。图书馆开进医院,在全国一些地方也先后出现,湖北荆楚少儿图书馆与武汉亚心医院合作开设分馆,为住院患儿提供借阅服务,浙江杭州下城区图书馆与浙江省人民医院联手开设阅读休闲吧,方便患者、医生和家属阅读。

应该说,“图书馆+”模式是图书馆界不断创新、探索实践的结果,他们通过跨界合作,整合各种社会资源,为市民提供了更舒适、更方便的公共阅读空间。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杜洁芳 2016-03-23 )

【数据分析】

公共图书馆被称为“无墙的大学”,是人们获取信息、汲取知识的重要场所,更是一座城市品位和公共服务水平的象征。

如今网络发展迅猛,生活节奏加快,已经很少有人能够真正静下心来,手捧一本书,坐在图书馆看书。拿出手机或平板,人们会不自觉的打开QQ、微信、微博等等,各种五花八门的信息让他们无法静下心来。所以即便网络图书再发达,人们也无暇顾及,要提升全民阅读,还是要以实体图书馆为主。实体图书馆更能营造阅读氛围,但是我们应该倡导“关机”阅读,让自己阅读的2-3个小时与社交媒体、网络说“暂停”,从而全身心的投入到书的海洋。

我国公共图书馆广泛的分布于城市和县城,发达地区的乡镇也开始普及。它在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提高公民素质,提供各项咨询服务等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公共图书馆丰富的图书资源,完善的基础设施、健全的信息咨询服务为推进全民阅读提供了物质保障,使人们进行阅读有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公共图书馆为了进一步推进全民阅读,有必要对不同的读者的阅读需求进行研究,加强对阅读的指导工作。

首先,应重视青少年阅读的推广。阅读对青少年有着重要的作用,所以公共图书馆要重视青少年阅读的推广,注重培养青少年良好的阅读习惯。为此,可以为青少年建立系统的阅读推广计划,比如,公共图书馆加强与家庭、学校之间的联系,引导青少年如何选择图书,如何阅读书籍,如何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等,使他们热爱读书,让他们感到阅读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第二,应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的阅读需求。社会弱势群体由于受到家庭背景、经济条件、自身能力等方面的制约,通常在接受教育和文化知识方面处于不利地位。为此,公共图书馆对于这些弱势群体的读者应该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帮助。具体措施可以是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为这些群体提供专门性服务。比如,为弱势群体创造良好的阅读环境,开辟盲文有声读物阅览室,消除他们的阅读障碍,满足他们阅读的基本需求。又如,发展流动读书服务,通过“汽车图书馆”在各社区人群集中地带开展借阅服务,为不方便来公共图书馆阅读的读者提供图书,为他们进行阅读,获取知识创造条件,提供便利。

其次,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运用,拓展了网上阅读的时空界限,纸质书籍的阅读不再是唯一的阅读方式,网上阅读,电子阅览的运用越来越多。所以,公共图书馆需要关注这一趋势,不断丰富和完善数字图书馆,建立完善的数据库,完善数字图书馆,开展多媒体阅读,提供网上咨询服务等等。公共图书馆还可以通过开设专题网页、好书推荐、网上读书交流等方式来满足广大读者的读书需求。此外,为了应对新型阅读方式可能带来的新问题,公共图书馆需要加强网络阅读的管理和对读者阅读的指导工作,使网上阅读成为一种文明健康的学习方式。

公共图书馆是人们进行阅读的重要场所,它在推进全民阅读的过程中既有明显的优势,也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未来的公共图书馆应当以读者需求为向导,不断完善各项服务设施,加强对读者的阅读指导,为读者提供优质的服务,鼓励广大人民积极参与阅读,将阅读渗入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使公共图书馆成为全民阅读的积极推进者和每一个社会成员阅读的平台。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