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新版《白罗衫》助推昆曲艺术传承与创新

2017年4月2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3月10日晚,新版昆曲《白罗衫》由苏州昆剧院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首演,之后将会在全国多所名校巡演,新版《白罗衫》再次见证了昆曲的成长。

【标签】 新版《白罗衫》 昆曲
【正文】

昆曲新版《白罗衫》全国名校巡演首场在北大开演

2017年3月10日晚,由著名作家白先勇担任总策划,昆剧表演艺术家岳美缇、黄小午为艺术指导,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俞玖林领衔主演的昆曲新版《白罗衫》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上演。这是新版《白罗衫》全国名校巡演的首场演出。多名戏曲专家出席该活动,全场座无虚席。

继青春版《牡丹亭》十二年前进入北大校园并取得巨大反响后,有“昆曲义工”之称的白先勇与江苏省苏州昆剧院历时三年改编创作了新版《白罗衫》,并将北大定为了新版《白罗衫》校园巡演的首站,演出票甫一发售便在半小时内被一抢而空。

不同于大多数昆曲名剧,《白罗衫》并不以男女爱情为主题,而是讲述了主角徐继祖在为官、为儿,在面对杀父之仇与养育之恩之间的冲突纠结。

开场后,徐继祖一袭青衣登场,典型的古代书生形象,面庞俊俏,身材挺拔,一登场便惊艳全场。该剧第一折是讲述徐继祖即将告别父亲赴考。父子二人不忍分别,徐能为儿子徐继祖准备了一件大衣,“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可见父爱之深。这一折中对父子之情的描述为后文的冲突纠结埋下了伏笔。

在赴考的途中,徐继祖在井边偶遇一老夫人张氏。一照面,老夫人便将徐继祖错认成了自己失踪多年的儿子苏云。她向徐继祖讲自己儿子赴任的途中失踪,十八年来杳无音信,她只好只身一人在此处生活。徐继祖听闻后十分同情,并答应老夫人所托,愿以一件白罗衫为证,为她寻找失踪的儿子苏云,查证当年之事。这件尘封了十八年的旧案即将掀开。

然而波折又起,得中功名后,徐继祖应邀游园,寓居于此的苏夫人乍见这位与“亡夫”容貌相似的官员,忍不住在园中拦下申冤。很快,公开放告的徐继祖又接到了流落于山寨的苏云递状。

本剧的高潮在最后,徐继祖看了苏云所呈上的状词,那苏云所告之人竟是抚养了他十八年的父亲徐能。他不断追问奶公,才得知父亲徐能正是十八年前试图杀害苏云夫妇的恶人,而自己是徐能在野外捡到的苏云夫妇之子。他自然不愿相信对自己有着养育之恩的父亲竟是杀害亲生父母的仇人,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在十八年养育之恩与亲生父母的冤情之间,徐继祖不知应如何选择。

对结尾的改编是新版《白罗衫》与之前最大的区别之处。相比之前徐继祖大义灭亲的结局,新版《白罗衫》中改为了徐能自尽。白先勇表示这种结尾方式体现出了主人公在情与法之间的挣扎斗争和父子间天性和伦理的冲突,将主题变得更加丰满。

演出结束后,白先勇携众专家对演出进行了点评。黄小午、岳美缇、中国剧协副主席季国平、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前所长田青、中国戏曲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傅瑾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王馗和新闻周刊的记者出席。

季国平也认同新版《白罗衫》最后一折的改编,认为这样的结局体现了当代人对这种情法之间选择的解读,使它更受现代人欢迎,更能触动人心。他也表达了对“了不起”的“昆曲义工”白先勇的感谢。他说,从青春版《牡丹亭》到新版《白罗衫》,白先勇将大多数时间奉献给了昆曲。季国平最后提到希望以昆曲为代表的中国戏曲可以多多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田青表示新版《白罗衫》将古典艺术重新演绎,结尾高潮部分深层次地挖掘了人情、道义方面的内容。这一点的确是古典戏剧的弱点,古典戏剧过于分黑白分明的不足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剧中的思想斗争、纠结是符合人性的,更容易使现代观众接受。田青还称赞新版《白罗衫》为昆曲的第三个里程碑。

傅瑾谈道,从青春版《牡丹亭》到新版《白罗衫》,昆曲的发展不仅仅使青年人走进剧院,更重要的意义是让我们重新相信中国的传统古典艺术是有世界价值的,对增强我们的民族自信和民族文化复兴的意义十分重大。

王馗从剧中频频提到的“十八年”讲到昆曲的发展历程。昆曲从相对沉寂的古典艺术到现在被大众所认同,并且被全世界人民共享,在这不到十八年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了昆曲的成长。他还表示期待新版《白罗衫》可以打磨得越来越精彩。

新闻周刊记者从青年观众的视角出发谈了一些看法:“整旧如旧”和“集大成”是新版《白罗衫》很难得的特点,尤其是对老式唱腔曲调的保留和对徐能徐继祖二人父子感情处理上新的人性化解读。

岳美缇讲到了《白罗衫》的整个制作团队的坚持,如白先勇对俞玖林的鼓励,这些都是取得成功必不可少的因素。黄小午特别讲到了在徐能的角色塑造中,白先勇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创作出了不一样的《白罗衫》。

(以上来源:新闻网李鑫岩2017-03-17)

白先勇策划新版昆曲《白罗衫》:这出戏有希腊悲剧的重量

3月10日晚,新版昆曲《白罗衫》由苏州昆剧院在北京大学首演,之后将会在全国多所名校巡演。该剧由白先勇担任总策划、昆曲艺术家岳美缇任导演,两位艺术家以及常务副校长吴志攀在演出前一天还参加了该剧的新闻发布会。

“真正的悲剧”

《白罗衫》原为清代无名氏所作,是个因果相报的故事:明代兰溪知县苏云偕妻郑氏赴任,为水寇徐能所劫,徐缚苏投江中,掠郑归。徐能弟徐用暗释郑氏,郑于途中产一子,裹以罗衫,弃于道,遂入庵为尼。徐能率众追赶,得其 ,抚为己子,取名继祖。苏云亦为人所救,于乡间为塾师。十余年后,继祖为监察御史,郑氏来诉冤,所告者即徐能,苏云亦得神示,投状于林都御史。继祖自老仆姚大处得罗衫,已疑非徐能子,会徐能至署中,令 擒而诛之,复以罗衫为记,全家团圆。

新版《白罗衫》编剧张淑香评价《白罗衫》原著:“主角的身世,线索全在一件白罗衫,结局一如所有典型公案剧,总是顺流直下,同时报仇雪恨又庆团圆。这种简单的千篇一律,人物扁平,永远是善恶二元对立,无法深入探讨复杂的人性,只有外在躯干,缺乏内在灵魂。”她基于自己对人性的理解,于《白罗衫》中发现“真正的悲剧”:“新版《白罗衫》大幅翻变原著的主题,改而定调在父与子、命运、人性、救赎、情与美的聚焦点。”

《白罗衫》总策划白先勇认为昆曲的美学关键在“情与美”,“我觉得这出戏有希腊悲剧的重量,同时又有很深刻的人性考验。昆剧的生旦戏、爱情戏,外人很容易接受,而《白罗衫》不同,讲的是亲情下情与法的冲突,考验的是中国儒家社会里的父子伦理。”

在演出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白罗衫》总导演岳美缇也提示观众“真正的悲剧在最后一场,一个非常优秀、非常追求真理的年轻 ,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父亲和罪恶,他的立场和斗争是震撼人心的。白老师也很坚持,说好戏就在这里 。”她还提到传统的《白罗衫》昆曲剧本只有两折,“除此之外的其他戏我们要重新捏出来,并且要原汁原味,与原来的风格统一。最麻烦的就是结局,《白罗衫》之所以不能传下来,就是它的结局太弱了,今天如果那么演,没有人要看,也不会打动我们的观众。所以白老师和张老师就在最后一场动了很多脑筋。”

“艺术是磨来磨去”

白先勇给昆曲新版《白罗衫》的创作过程做了一个有趣的总结:“艺术是磨来磨去,所以叫水磨调,磨得光光滑滑的。”他解释道,“艺术家合在一起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坚持。我是门外汉,对昆曲美学有直觉的了解,像岳美缇老师是昆曲大家,张淑香老师对古典文学有独到的见解…… 家观点都不一样,为了剧本细节开了无数次会,也争得面红耳赤,但碰撞出的结果很好。最后还是要观众做裁判,看能不能打动观众的心。”

昆曲名校行,传承与研究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吴志攀在演出前一天的发布会上分享了昆曲在北京大学近百年的历史:“最初是蔡元培先生把吴梅先生和其他一些昆曲艺术家请到学校,俞平伯、林焘等先生也都跟昆曲艺术家们一起探讨昆曲剧本、唱腔、表演。到今天北大的京昆社也很活跃。”

白先勇认为在大学传播昆曲的旨趣是“以昆曲为媒介,让大学生重新发觉传统文化的美”,“虽然昆曲有近600年的历史,但我们希望它也能符合21世纪年轻人的审美,所以我们努力把深厚传统跟现代结起来。”

(以上来源: 澎湃新闻网高丹2017-03-11)

新版《白罗衫》:昆曲传承的执着“叩问”

12年前,台湾知名作家白先勇和江苏省苏州昆剧院以青春版《牡丹亭》点燃了年轻人对昆曲的热情,并开启了“昆曲全国名校行”这个系列传承活动。

日前,由白先勇担当总策划、苏州昆剧院创作演出的新版昆曲《白罗衫》再次于北京大学开启了大学巡演计划。作为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项目之一,新版《白罗衫》通过更大胆的艺术创新和更深邃的人性主题,执着“叩问”昆曲在当代的传承。

要做一出真正的悲剧

主创方曾宣称“要做一出真正的悲剧”,“我觉得这出戏有希腊悲剧的那种重量。”策划先勇介绍说,以往人们总觉得昆剧生旦戏即爱情戏,也较容易被人接受。《白罗衫》则是对人性和伦理的考验。中国儒家学说影响的几千年中华社会中,父子之间的伦理关系和冲突一直是个大题目,《白罗衫》充分表现了情与法的难题。

新版《白罗衫》总导演岳美缇说,以往《白罗衫》流传的只有折子戏,如《看状》《井遇》,做成全本的挑战与成就感并存。新版《白罗衫》里有昆曲中少见的小生、老旦对手戏,唱的是南北合套,在音乐、戏曲、结构上很有特点。

剧本经过多次修改,融入了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两地昆曲创作力量的“双方所长”。岳美缇、黄小午、王维艰等昆曲大师花了很长时间,手把手地教“苏昆”的年轻演员一场一场地“磨戏”,把功夫传到下一辈青年演员身上。

由老带新、薪火相传也是主创方对新版《白罗衫》通过示范演出实现昆曲传承的寄望。苏州昆剧院院长、新版《白罗衫》制作人蔡少华表示,集各方力量排演的新版《白罗衫》是苏昆传承经典、培养人才的有效举措。首演之后,剧组将听取各方意见,对作品不断打磨,力创精品。

600年昆曲面对年轻人

当年青春版《牡丹亭》在北大演出期间,每晚演出3个小时,第三个晚上,2000多个座位外还添了小板凳。此后,白先勇受邀在北大开设昆曲讲座,仅今年选课人数就达到400人。

白先勇表示,他推广昆曲有个很重要的出发点,就是传播昆曲的“情与美”,白先勇认为,昆曲以优美的形式表现中国人的感情,它是中国灿烂的文化成就之一,“这十几年来,我们吸引了约50万名观众,其中约六七成是青年观众。昆曲有近600年的历史,我们希望它也能符合21世纪年轻人的审美。”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吴志攀介绍,北京大学设立的昆曲传承与研究中心已进入第9个年头,北京大学开设的“经典昆曲欣赏”通选课程也有8年,几年来已有一两千名学生上过课。如今,由北京大学同学组成的京昆社也非常活跃。

打造昆曲传承共同体

自青春版《牡丹亭》之后,白先勇、苏州昆剧院、北京大学昆曲传承与研究中心及更多机构加入了这个“昆曲传承共同体”。白先勇与苏州昆剧院的合作已有10余年,此前他还担任了苏昆大戏《玉簪记》《西厢记》的总制作人。

苏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徐春宏介绍了苏州当地的昆曲传承现状。作为昆曲发源地,苏州市2006年颁布了昆曲保护条例,此后构建了中国昆曲艺术节,办昆曲学校,打造昆曲之乡,活跃昆曲曲社等,并建立了“馆”(中国昆曲博物馆)、“习”(苏州昆剧传习所)、“院”(江苏省苏州昆剧院)、“藏”(有一批昆曲藏书)等立体化传承体系,高度强化对昆曲的保护、传承、发展。

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郭宇表示,自2001年昆曲被授予首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称号起,近20年间昆剧有了飞速发展。除了国家文化政策支持,全国七八个一流昆剧院团也非常努力。而上海戏曲学院则主要在昆曲人才培养上发力,已先后培养了7代昆剧人。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 郑洁2017-03-19) 

【数据分析】

昆曲是中国传统戏曲艺术的代表性剧种之一,拥有600余年悠久历史,被誉为“百戏之师”。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自2005年起,一系列促进昆曲艺术传承与保护的工作出台。2016年3月,“戏曲振兴工程”写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我国对昆曲艺术的保护与扶持进入一个新阶段。

加大对传统优秀剧目的整理、改编,并使之展现于当代戏剧舞台,是当前昆曲艺术传承保护工作的核心。此次著名艺术家白先勇再次出山,打造全新版本的昆曲《白罗衫》,一方面,重新塑造了中国的传统古典艺术的现代价值,是对昆曲艺术的一种突破和创新;另一方面,新版优美的形式更符合年轻人的审美,藉由此,各大学进一步开展昆曲相关课程、鼓励学生组建昆曲社团,培养学生对昆曲的兴趣,有助于昆曲艺术的传承与发展。

无论是新版曲目,还是旧版曲目,昆曲艺术传承与发展的关键还是在于对传承人的培养。因此,应建立起多层次的人才梯队,为昆曲艺术的进一步传承发展奠定坚实基础。比如,建立了昆曲创作人才培训中心和昆曲表演艺术人才培训中心;通过全国昆曲优秀青年演员展演和全国昆曲优秀中青年演员展演周等活动,为优秀中青年演员提供展示风采的平台;设立艺术基金对昆曲表演和创作人才的培养给予资金扶持等。

除此之外,应推动昆曲院团“走出去”,增强传统文化的国际影响力。昆曲的舞台不应局限在国内,我国应积极推动优秀昆剧院团、优秀昆曲剧目“走出去”。比如,积极推进优秀剧团、剧目的对外交流演出;积极推动港澳台地区的昆剧院团、专家学者和昆曲爱好者参与“中国昆剧艺术节”、“中国昆曲论坛”等重大艺术活动的演出、研讨,提升我国文化软实力、影响力和竞争力,进一步促进国际上的“昆曲文化热”。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