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全国打响“治贫”先“治愚”攻坚战

2017年4月26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文化扶贫作为整个扶贫工作中的重要内容,它和经济物质扶贫一样,面临的任务同样十分艰巨。

【标签】 文化扶贫
【正文】

贵州:文化精准扶贫成为奔小康的“金钥匙”

“好花红来好花红,好花生在茨梨蓬,好花生在茨梨树,哪朵向阳哪朵红……”这首优美动听的布依族民歌早已唱遍祖国大江南北,而在这首歌的发源地贵州惠水县好花红村,“好花红”也日渐成为当地一张文化名片,成为群众脱贫奔小康的“金钥匙”。   

“过去村民收入主要靠传统种植养殖,劳动力都外出打工。现在我们靠‘文化名片’,村里有一半的人返乡发展了。”好花红村村支书王恩达说,好花红村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村寨,也是“中华布依第一堂屋”所在地,但受多种因素影响,长期以来村民一直较为贫困。   

近年来,在上级政府部门支持下,惠水县加大对“好花红”文化的挖掘、开发和推广,一批文旅一体的农家乐、特色农产品、布依族手工艺品等迅速发展,拓宽了群众致富门路。据初步统计,2016年好花红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突破1万元。   

好花红村的变化,是贵州实施文化精准扶贫的一个缩影。   

作为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贵州提出在“十三五”期间,将围绕“以大文化助推大扶贫,着眼文化育民、文化励民、文化惠民、文化富民,实施十大文化工程,打造十大文化品牌”的思路。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贵州稳步推进的文化扶贫行动,提升了贫困地区群众自主脱贫能力,增强了贫困群众奋力奔小康的自信,取得初步成效。   

据不完全统计,由贵州省文化厅牵头的非遗传统手工技艺培训计划,被纳入2016年贵州省民生实事,共培训传统手工技艺传承人1万人。   

贵州省文化厅还把文化扶贫与极贫乡定点包干脱贫、同步小康驻村、党建扶贫等行动结合起来,强化贫困地区群众持续奔小康的文化产业基础。   

正安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全县在外从事吉他生产制造及相关产业的有三四万人。当地政府充分利用这一资源优势,先后引进20多家吉他生产制造和配套企业,解决当地就业9000余人,其中贫困人口1100余人。   

贵州还大力推进特色文化产业发展。2016年评选公布示范项目20个,推出了一批文化产业示范村、优秀演出团、特色文化产品。   

此外,贵州通过推进文化惠民工程,保障了贫困地区群众共享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据统计,2016年,贵州省文化厅继续完善基层贫困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投入专项资金9864万元,补助公共图书馆、文化馆、乡镇综合文化站、社区文化中心1779个;投入农村文化建设专项补助资金7553万元,补助1.68万个行政村的村级文化服务点建设;投入2672万元为1336个贫困村配置了公共文化设备。

贵州省文化厅厅长徐静表示:“我们要有大文化的视野,从更高更广层面让文化发挥应有的担当,积极助推大扶贫战略行动。”

(2017年02月28日 来源:新华社 杨洪涛)  

河南郸城:“文化扶贫”扮靓农村生活

“有戏听,有书读,有电影看,俺这贫困村的老百姓周末也有了‘文艺范’。”河南省郸城县一村民这样形容县里的“文化扶贫”。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志,该县从2016年开始,大力推动优质文化资源向贫困乡村延伸,不仅让群众尽享文化乐趣,更增强其生活自信心。

“周末剧场”场场有大戏   

据介绍,从2016年3月份开始,该县选取贫困落后的重点村,建设高标准综合文化服务中心,修广场、搭舞台、添音响,每逢周末或请来戏班为群众唱戏,或拉起银幕为群众放电影,或组织群众跳广场舞,丰富贫困村群众的文化生活。   

走进郸城县一些乡镇的贫困村,能真切地感受到该县“文化扶贫”扮靓了贫困村群众的多彩生活。“周末剧场”,场场有大戏;“公益电影”,片片皆“大餐”;文化下乡,台台都精彩。广场舞尽情地跳,腰鼓队愉悦地敲,丰富多彩的演出让贫困群众增强生活自信心,扬起治穷致富的风帆。   

郸城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县委、县政府清醒地认识到,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志。文化扶贫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从根本上改变贫困地区的落后状态,最终实现全面小康的重要保障。   

为此,该县推动优质文化资源向贫困乡村延伸,用各类优秀的文艺作品去满足贫困乡村群众的文化需求,起到教化作用,发挥引领功能。

9个文化中心已投入使用   

该县文广新局党组副书记罗明俊表示:“在‘文化扶贫’方面,群众需要啥,我们就送去啥。做到贫困群众住在哪里,文化服务的触角就延伸到哪里。让群众在文化的浸润和熏陶下,逐渐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和劳动素养,从而增强生活自信。”   

高标准建设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公共文化服务向贫困村倾斜。为解决公共文化服务“最后一公里”的瓶颈制约,在上级宣传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该县下发文化建设相关标准,指导贫困村整合文化、党教、科普、健身等设施资源,依据村情,建设占地1000平方米的村级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目前,9个乡镇文化服务中心已投入使用。   

“文化扶贫”让群众尽享文化惠民带来的乐趣。该县指导帮助文化贫困村开展农村文化活动,目前,已在钱店、石槽、白马、汲水等乡镇举办贫困村农民书画笔会,送戏、送电影、送图书、送书画下乡、农民歌手大赛、腰鼓队比赛等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中。目前送戏下乡已演出100多场,贫困村群众看到喜闻乐见的文艺节目和身边的脱贫致富典型,“精气神”得到了很大提升。

打架斗殴的少了 学技术的多了   

开展辅导培训活动,让“文化扶贫”的内容更加丰富。郸城县实施文化人才培训工程,将文化人才下派到贫困村,动员和组织全县文艺团体和个人,下到贫困村开展辅导培训活动,以基层文艺骨干带动“文化扶贫”活动的深入开展。   

其中,推出乡(镇)、村、户文化建设“三位一体”模式,提升贫困村文化软实力,让乡(镇)文化站长“专”起来等措施,强力推进贫困村推进基层文化建设。“文化扶贫”活动改变了村风、民风,打架斗殴、酗酒赌博的少了,学文化、学技术的多了。 此外,郸城县以重点非遗项目为抓手,推动传统艺术与群众需要结合,依托泥塑、雕塑、戏剧等民间艺术,从基层抓起,传承非遗项目。秋渠乡文化站采取有效措施,拯救已经失传40年的“豫东琴书”,并组织老艺人排练传统“豫东琴书”折子戏《巧嘴拙老婆》《马妈妈劝姑娘》《小英烈》和现代折子戏《猛虎学艺》《殡葬改革》等,受到群众的好评。

(2017年02月21日 来源:新华网 刘杰)

文化扶贫助推农民“双脱贫”

近年来,甘肃积极发挥文化在扶贫攻坚、改善民生、促进就业等方面的积极作用,以培育发展文化产业推动农民“富口袋”;以“乡村舞台”建设带动农村“乡土娱乐”产业初步发展;以“农家书屋”促进农民增智,探索出了一条文化扶贫的成功之路。   

文化产业鼓起农民“钱袋子”   

春节期间,庆阳农民辛立平带着自家及邻居制作的香包前往北京、天津出售,没想到半月时间挣了4万多元。   

“比外出打工一年的收入还多,同时还逛了北京、天津这些大城市,我们打算旅游旺季接着干!”辛立平乐呵呵地说。   

辛立平仅是甘肃普通农民通过文化产业走上赴富路的一个缩影。近年来,甘肃发挥文化在扶贫攻坚、改善民生、促进就业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因地制宜规划建设特色文化产品加工基地、生产专业合作社,推进民俗文化产品、文化产业大放异彩。使诸如庆阳香包、天水秦安草编等过去只是当地妇女农闲时节打发时间的“玩意儿”,如今却成了颇有规模的“炕头经济”。据统计,截至目前,仅香包企业已有200余家,开发产品达20多个大类5000多个品种,年生产500多万件,从业人员15万人,年产值1.5亿元,远销全国56个大中城市及美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小小香包成了带动当地老百姓“富口袋”的大产业。   

记者调查显示,近年来,甘肃省以重点项目带动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大力实施“3355”文化产业发展工程。全省文化部门着力构建传统优势产业体系、新兴文化产业体系、文化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体系等三大产业体系。去年前三季度,全省文化产业实现增加值113.3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5.53%。2016年度,省文化厅监控的全省服务业规模以上企业增加到21家,增长率为31%,1?9月份完成营业收入2.21亿元,较上年增长68.6%。文化产业壮大繁荣,不仅带动了农民脱贫,而且成为全省新的经济增长引擎。   

“乡村舞台”带火文化娱乐产业   

临洮县中铺镇的马小刚从父辈那里传承了吹唢呐的技艺,因为收入微薄,马小刚曾一度放弃,在兰州打工。前不久,记者在临洮采访见到他时,他正在村里的“乡村舞台”上吼着秦腔,台下人头攒动,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不能让技艺废了,何况现在搞演出政府还有补贴。”他说。   

为了不让这些传统技艺绝迹,2013年起,甘肃探索利用乡镇文化站、村社文化室、农家书屋等阵地,组建村级民间自办文化社团,搭建群众自娱自乐的“乡村舞台”,复兴“乡土娱乐”。   

“乡村舞台”由乡镇文化站牵头,整合农村文化资源,利用节会、集市和农闲时节,组织文化、科技、卫生等部门开展政策咨询、科技培训、文艺展演、电影放映等活动,公益演出由政府出钱补贴,同时又允许演员自办演出创收。达到了既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又传承传统技艺、提高演出者收入的目的。  

据了解,去年,全省先后两次召开“乡村舞台”建设推进会,启动实施了全省城市街道、社区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建设工作。2016年,全省各市州共投入资金10亿多元,完成了3500个“乡村舞台”建设任务(其中结合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任务完成贫困村“乡村舞台”建设任务3000个),累计完成14580个“乡村舞台”建设任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甘肃已组建3680多个民间自办文化社团。   

事实证明,“乡村舞台”的建设和发展,让不少当地农民重拾传统技艺,并依靠传统技艺致富创收。

“农家书屋”成脱贫“智慧屋”   

如果说文化产业扶贫富了农民的“钱袋子”、“乡村舞台”满足了村民的精神文化需求,那么,农家书屋建设则推动了农民思想观念变革,进而激发了其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省文化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我省不断加快实施“文化+”战略,积极推进文化与相关产业深度融合发展。在陇南等地探索开展了“文化+旅游”项目,充分挖掘贫困村的历史文化、农耕文化、乡土文化和民俗文化等资源,把传统文化复活成乡情乡愁。在康县,各乡村不仅有农家书屋、村史馆,还建起了生态文明小广场和宣传文化墙,带动全县实施“十村百户千床”乡村旅游示范工程,建成旅游村50个,带动3200多名贫困人口实现了家门口就业,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5年开始,甘肃就把文化书屋建设作为推动农民转变思想观念,激发农民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的有效手段,积极拓展延伸农家书屋功能,丰富农家书屋内容,2012年实现所有行政村全覆盖。去年,又全面完成了6000个农家书屋的补充更新任务,并先后在一些农家书屋通过举办实用技术培训、科普培训、法制讲座及卫生健康、防灾减灾知识宣传等活动,进一步提升了群众脱贫致富能力,为农村全面发展提供了智力支撑。偏僻山村的乡亲们点赞?农家书屋是咱百姓脱贫致富的“智慧屋”。

(来源:甘肃经济日报 于娟 2017-03-10)

【数据分析】

我国文化扶贫工作的开展主要是于1993年12月成立文化扶贫委员会。它是旨在从文化和精神层面上给予贫困地区以帮助,从而提高当地人民素质,尽快摆脱贫困。传统的扶贫主要是从经济物质上进行辅助,而贫困地区要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既要从经济上加强扶持,更需要加强智力开发。扶贫不仅要扶物质,也要扶精神、扶智力、扶文化。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志。文化扶贫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从根本上改变贫困地区的落后状态,最终实现全面小康的重要保障。“十三五”时期文化扶贫总的思路是重点抓好规划、基础设施建设、内容建设和人才队伍建设四方面工作。

贵州、河南、甘肃等地是我国经济发展较落后的省份,至今未脱贫的区县和人口比较多的集中在这些地区,但是这些贫困地区同时也保留了很多原汁原味、具有较好市场前景甚至全国影响的乡土文化、传统文化,多个城市,特别是历史文化名城,当地文化有历史、有传统、有能力、有特色、有底蕴,也没有受到粗放式工业化、城市化侵蚀造成文化资源破坏,如果能够通过扶贫扶智,精准文化扶贫,充分发挥“文化育民、文化富民”的积极作用,探索公共文化资源与文化产业有效融合,提升贫困地区群众的科学文化素质,促使他们主动挖掘开发本地文化资源,形成文化脱贫从“输血”到“造血”转变的长效机制,进而加快脱贫的速度。

根据河南、贵州、甘肃等地的成功经验,它们把改善贫困地区的硬件环境,夯实文化基础设施和信息化基础设施等的建设放在首位,为打赢文化扶贫攻坚战提供了有力保障;加大文化产品供给,以重点项目带动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开发地方文化资源,创新发展本地文化产业是实现贫困地区经济和文化“双脱贫”的不竭动力;以文艺扶志,用鼓舞人心、健康向上的文艺作品开启民智,以文化人,用文艺凝聚人心,实现真正意义的文化和精神上脱贫;建立科学高效的综合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效能,整合文化、党教、科普、健身等设施资源,科学合理建设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是打通文化扶贫“最后一公里”瓶颈制约的有力推手。

文化扶贫作为整个扶贫工作中的重要内容,它和经济物质扶贫一样,面临的任务同样十分艰巨。但是,这些地方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只要坚定信心,目标明确,努力发掘贫困地区自身的文化优势和潜力,把文化扶贫工作做细做实,实现贫困地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并不遥远。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