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传统手工艺术在传承中谋创新

2017年4月2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传承而创新,创新而不忘原本,保持技艺的手工温度,让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为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标签】 文化遗产 创新发展
【正文】

【热点回放】

瓯塑:传统工艺的品牌创新之路

瓯塑又称“彩色浮雕”,它源于汉代,是浙江温州独有的民间艺术。瓯塑由漆器艺术中的堆漆工艺发展演化而来,与“黄杨木雕”“东阳木雕”“青田石雕”并称“浙江三雕一塑”。2006年,瓯塑列入第一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瓯塑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然而,与宜兴紫砂、杨柳青木版年画等大众耳熟能详的国家级非遗相比,瓯塑这项历史悠久的传统工艺,对大多数人来说却十分陌生。如何让古老的瓯塑走出温州,让更多人了解瓯塑之美?瓯塑传承人杨忠敏给出了他的答案。

“90后”的艺术创业路

在对瓯塑作品的推广过程中,杨忠敏发现,传统的瓯塑在当下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局限。

在杨忠敏看来,瓯塑本质上存在着较强的研发潜力,作品形式、类别、市场销售模式等方面都有创新的可能。

杨忠敏出生于1991年,年纪轻轻的他却对瓯塑及其文化钻研多年。在大学时期,杨忠敏的专业是机电一体化,但出身艺术之家的他却对学校里开设的瓯塑课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从此走上了瓯塑创作、研发、推广的产业化之路。

杨忠敏介绍,从工艺上来说,瓯塑的材料、技法等都是独创的,但即使在温州,也有很多人对瓯塑并不熟悉。而另一项温州的地方传统工艺、位列中国四大名绣之一的瓯绣则是声名远播。

“究其原因,一是瓯塑作品缺乏市场的广泛推广;二是瓯塑作品价格普遍较高,难以被大众接受。”杨忠敏介绍,瓯绣有大量门店,同时可以批量生产,甚至可以引入机器辅助工作;而瓯塑作品需要完全靠手工完成、工序繁复,对制作者的要求较高,高昂的生产成本使瓯塑作品多出现在较高端的场所,在日常生活中较难普及。

这些问题是杨忠敏在瓯塑艺术实践中遇到的困扰,但也为他指明了前行的方向。2012年,杨忠敏成立了温州大家文化产业有限公司;2014年,他申请到了“ousu瓯塑”的商标,在一定层面上保护了瓯塑的知识产权,也为瓯塑走向品牌化、市场化做出了努力。

“传统的工艺美术缺乏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这方面的法律意识也比较薄弱,很多瓯塑作品甚至没有作者落款。”杨忠敏说,“之所以将瓯塑作为品牌,是希望让瓯塑产业走向精品化、专业化,吸引更多瓯塑人才。此外,传统瓯塑工艺也面临着赝品肆虐的问题,申请商标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社会对瓯塑行业知识产权的关注与保护。” 他认为,瓯塑也要讲究正宗门派,ousu瓯塑的成立正是希望强化这一方面,同时,他也在积极联合温州瓯塑的各方面资源,力图建立瓯塑的行业规则。

“瓯塑+”顺应时代发展的改良

传统的瓯塑教学,通常以传、帮、带的师徒形式为主,且技艺多是传给自家人,有着很大的分散性、局限性。

在ousu瓯塑的发展过程中,杨忠敏总结出一套独特的瓯塑改良方案,首先是材料。杨忠敏介绍,瓯塑的材料主要是瓯泥,而这一材料的可塑性很强,且干燥后极为坚固。在此基础上,杨忠敏对瓯泥材料配比进行了一定的改变,增强了稳定性、持久性,使其适用于家居中的电视墙、玄关等多种设计。

此外,对作品类型及形式的创新是ousu瓯塑的重头戏。杨忠敏提出了“瓯塑+”的概念,即用瓯塑与其他材质、器皿相结合,从原有的瓯塑独立创作,发展为瓯塑衍生品,如家具、挂件、手机壳、动漫产品甚至乐器等。

例如,ousu瓯塑曾与德国门德尔松钢琴公司合作,杨忠敏和团队耗时3个多月,创作了一幅反映魏晋时期的琴、棋、书、画等人文风情和自然风光的瓯塑作品《世外桃源》,并将其巧妙地呈现在钢琴面板上,钢琴盖板内侧还用瓯塑雕刻了《雁荡山风光图》。据了解,这架钢琴先后在德国法兰克福乐器展、上海乐器展上展出,并大获好评,钢琴的价格翻了10多倍,成为名副其实的艺术精品。

在对材料与作品进行改良的同时,杨忠敏还对瓯塑的教学和创作方式进行了改变:“瓯塑行业缺乏对商业模式等方面的创新,目前还以老艺人的小型工作室为主,尚未形成产业化,需要让更多的年轻人加入。”

“以往的师徒传授方式已不适合时代发展。我们改良了瓯塑传统的教学过程,采用系统的教学方式,同时在选拔人才时,更注重其自身的品德、修养,而不是血缘关系。”杨忠敏表示。在创作方式部分,过去多是瓯塑艺人自行创作单幅作品,杨忠敏则发展出多人合作的新方式,以多人合作多幅作品、局部分工的方法,集创作者之大成。

此外,杨忠敏认为,传统瓯塑要在当代得到更好地发展,核心在于作品的艺术档次。在他看来,瓯塑作品可以用衍生品打开大众市场,用高端艺术作品专攻中高端消费群体,并力争进入拍卖市场,通过与市场各层面的多维度接触,扩大瓯塑作品的影响力。

产业化发展需完善内部生态

杨忠敏认为,尽管瓯塑的价格并不低,但瓯塑离市场化、产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杨忠敏介绍,目前温州有3家专门从事研发、制作瓯塑产品的企业,年销售额在300万元至1000万元之间。他表示,目前瓯塑作品盈利最好的是大型壁画,其次是礼品、衍生品,“瓯塑市场正处在瓶颈期,需要从诸多方面进行改变。”

在杨忠敏看来,瓯塑的市场发展要依靠产品细分,并根据不同的情况区别对待。就瓯塑壁画来说,或可尝试高端艺术品的路线。比如北京人民大会堂浙江厅大型瓯塑壁画《雁荡秋色》、温州市委会议室大型瓯塑壁画《瓯越风光》、温州市人民大会堂一楼主题墙大型壁画《人杰地灵》等,都是兼具高端艺术品位与精湛工艺技巧的珍品。

但在市场上,瓯塑壁画的价格都是按照平方米计算,虽然每平方米的价格通常可达到上万元,但去除人工、时间等创作成本后,利润并不高,因此,瓯塑壁画的价格应按作品而不是尺寸计算。

在瓯塑衍生品方面,杨忠敏认为,这一部分是瓯塑尚待开发、潜力较大的市场蓝海。由于瓯塑作品需纯手工制作,产量有限,时间较长,杨忠敏及其团队在瓯塑衍生品方面,以挂件等小体量作品为主,这部分产品生产周期短、产量大,价格也较合理,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此外,瓯塑的推广也是限制瓯塑发展的瓶颈之一。据了解,上世纪40年代,瓯塑作品曾销往西欧地区,但现在瓯塑作品极少有大规模出口,而多通过温州商人在世界各地的贸易往来中,作为礼品赠送给客户,潜移默化地扩大瓯塑作品的影响力。“目前,国内的广东、福建、上海、浙江等温州周边地区是瓯塑的主要销售方向,最主要的推广还是靠温州商人这个群体,通过他们的收藏、展示,也会慢慢影响周围的瓯塑圈子。”杨忠敏表示。

在所有的改变中,杨忠敏认为,最重要的在于对作品核心的创新,即需要强化瓯塑的艺术识别度,“瓯塑可以创作出丰富的题材、内容,但很多人并不了解其中的艺术风格、创作语言等,也就很难对作品产生兴趣。我们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瓯塑的工艺,进而使他们读懂瓯塑、喜爱瓯塑。”杨忠敏说。针对这一点,ousu瓯塑开设了面向大众的瓯塑体验平台,让大众体验瓯塑的创作过程,通过亲身感受了解这一传统工艺的独特魅力。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景晓萌 2017-02-28 )

有一种传承,是“定格”传统工艺

千百年来,一种色彩斑斓的印刷品在中国的年俗中散发着独特的魅力,成为上至宫廷贵族下至寻常百姓,家家大门都要张贴的驱邪护佑之物,这就是木版年画,中国传统春节里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

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源于汉唐壁画艺术,兴于宋,盛于明清,被誉为“中国木版年画鼻祖”,与天津杨柳青木版年画、山东潍坊杨家埠木版年画、江苏桃花坞木版年画并称“中国四大年画”。鲁迅曾评价“朱仙镇木版年画朴实,线条粗健有力,有乡土味,具有北方木版年画的独有特色”。

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制作极其精细。先从刻板开始,镂刻每根线条都要用好几种刀法:紧贴线条边沿垂直下刀叫“伐”,靠外斜刻一刀叫“支”、顺势向上起刀叫“挑”,再沿着第一刀补刻一次叫“跟刀”。手艺高强的刻工师傅,刻出的版子就像一幅浮雕画。

接下来就是印色,年画人物一般着5色,最多可9色。年画的套色也有顺序:先印黑、后托黄,再印红、印绿、印青,这也是朱仙镇年画一大特色。一些“大灶”、“大门神”、“大家堂”等还套印金色。每张印好的画,要停放几个小时使颜色吃入纸内,然后再分散挂在竹竿上晾干。

这些技法早在宋代就已形成,画样经朱仙镇历代刻工的不断完善、反复刻制、创造,技术代代相传,一直保持其传统的风格。

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作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既是历史发展的见证,又是珍贵的、具有重要价值的文化资源。然而,申遗不等于保护,仅仅是申遗,远远不够,重要的是有效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不能像文物一样被保护起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死的,我们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某种意义上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比物质文化遗产更重要,它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基因。所以,我们一定要认识到“非遗” 保护的意义——保证我们的民族文化不断流。

如今,面向大众的朱仙镇木版年画,普遍存在设计单调、制作简陋等问题,导致大众的不够精致,精致的不够大众。

经开封市祥符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与犀牛会(北京)信息技术集团合资成立的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集团公司,拥有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唯一经营权,主要致力于朱仙镇木版年画项目的推进、提升朱仙镇木版年画的知名度、解决当前朱仙镇木版年画面临的发展危机、技艺失传等问题,弘扬中国传统民俗文化。

同时,在政府的支持下,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集团组织知名艺人、传承人参与制作、供应和新产品研发,同时依法对失散在民间的雕版和年画进行收集,专注于保护、传承,努力将这门老手工艺传承下来,将历史上关于朱仙镇木版年画的记忆保存下来。

2016年,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集团发行的朱仙镇木版年画代表性作品《一本万利》,传承古法,采用纯手工制作,颜料全部选用纯天然矿植物为原料,用古法熬制而成;保留了朱仙镇木版年画成色的鲜亮、浸水而不褪色且经久不褪的特质,恢复朱仙镇木版年画的传统制作工艺;纸张则全部采用有“寿纸千年”之称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连泗纸。

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集团用传统的技术工艺制作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同时,也会结合当前时代的发展,充分结合互联网,合理运用互联网+模式,使其在保有传统特色的前提下也适应当前人们的审美观,延续传统文化工艺作品,传承传统技术工艺,将这些饱含中国古老传统文化的“非遗”工艺品以全新的姿态呈现给大众,使越来越多的人更加了解朱仙镇木版年画这一传统文化,更好的保护、传承朱仙镇木版年画这朵中国独有的艺术瑰宝,同时也在政府的支持下做着传承人培训工作。

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集团期待并坚信,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的历史价值和文化艺术收藏价值不仅在过去,未来仍将焕发出迷人的光彩。

(以上来源:中国网, 2017-01-25)

创新推动广州非遗活化 发扬“匠人精神”

广州“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加强三雕一彩一绣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和利用”,为突破传统工艺美术行业自身的惯性模式,广泛吸纳跨界资源,联合各方力量,创新推动广州传统工艺美术的活化,1月17日下午,由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广州图书馆、信息时报社联合主办的广州传统工艺美术文创产品跨界创新平台启动仪式在广州图书馆广州人文馆举行。

构建文创产品战略平台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携手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信息时报社,开展了系列“三雕一彩一绣”创新宣传推广活动,包括大型论坛、精品展、体验展、高校设计比赛等,足迹遍布陈家祠、广州传统工艺美术中心、广州图书馆,通过线上线下的互动传播,得到了社会各方的关注和重视。

在以往合作基础上,2017年广州轻工与信息时报社旗下的金狮传播、新媒体融合项目“微社区e家通”展开战略合作,发挥各自优势,构建“广府传统工艺美术文创产品跨界创新平台”,广泛吸纳跨界资源,联合各方力量,创新推动广州非遗活化;同时启动“雕彩绣,跨界玩”计划,着力广州文化礼品创新设计与产品研发,促进广州文创产品朝“网红”化、国际化、系列化方向升级,生动展现传统现代相融合的广州城市新形象,打造广州对外形象的又一张全新名片,让广州传统工艺美术的影响力在国内以及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大。 借今年《财富》全球论坛落户广州契机,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也准备通过平台的资源集聚效应,开展一系列结合非遗元素,展示广州形象的文创产品的创作。

启动仪式上,“雕彩绣”大师、跨界明星、高校代表等各抒己见,普遍认为,广州工艺美术行业的发展正面临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唯有把握市场需求,加强行业合作,实现优势互补,创新营销模式,方能打造具有广州特色的工艺美术品牌影响力。广州文创产业的建设和发展,只有得到社会各界更多力量的关注和支持,才能真正发扬“匠人精神”,在延续岭南文化精神的前提下,做强做大,产生更大影响力和辐射力。

高校学子跨界玩创新

与跨界平台同时启动的还有“雕彩绣,跨界玩——广州传统工艺美术匠心精品与跨界创新主题展览”。和以往雕彩绣展览中展品皆出自大师之手不同,此次展览一方面既有精品展示,体现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市民可从作品中感受丰富的广州传统工艺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文化内涵及鲜明的岭南特色;另一方面,跨界创新元素在展览中亦有所呈现,“第一福广府工艺创新设计大赛”获奖作品稿首次对大众公开,想欣赏传统工艺美术魅力与现代年轻人创意思维的巧妙碰撞,这一次展览可以满足你的全部需求。据了解,展览在广州图书馆9楼人文馆将持续展出至今年2月下旬。

(以上来源:国际在线,陈伟赞 林小英 2017-01-26)

【数据分析】

创新立足传统、突破传统,依托现实、推动变革。创新居于什么位置?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既需要内容上的推陈出新,也需要形式上的花样翻新。后者不是个可有可无的问题,处理不好可能削弱乃至损害传统文化本身的魅力。传统文化的“酒香”毋庸置疑,但如何使这香飘得更远、更为迷人,却是信息时代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创新、融通,对今天的创作者来说,既是问题,也是问题的答案。从本质上说,文化无优劣,但文化的表达方式有高下,文化产品有好坏。这些年来,人们一直对传统文化所受西方文化的冲击忧心忡忡,甚至有些人对传统文化本身的生命力产生了怀疑。事实上,真正的危机往往并不是文化内核的“衰落”,而是文化表达方式的落后和贫乏。在这个方面,国内、国际都有不少成功的范例,当然也不乏失败的教训。星球大战系列、魔戒系列、哈利·波特系列等,无一不是将一种文化内容以多种方式表达出来,从这个角度看,在文化的竞争中,表达方式的较量最为关键。

在自然经济条件下,任何一种传统工艺的形成,都是一个较为缓慢的渐进过程,这种渐进对于传统社会的生态节奏而言,无疑是合拍的,也因此维系了诸多工艺门类在传统社会长期稳定的发展。然而,随着近三十年来国内社会的急剧变化,包括生态环境在内的社会现实都正在或即将遭遇剧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传统工艺材料进行适当改进,或许也是促成原有工艺升级进步的契机之一,毕竟,一种工艺的形成尽管有其稳定性,但在实际上也是始终处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的。因此,基于对工艺提质改进方面的革新,我们应该乐观其成。

创新表达方式,特别应当鼓励大胆尝试。今天,我们面临的传播方式不断有所突破、有所创新,而求新求异又是人们追求文化享受的普遍心理。因此,文化工作者更须注重表现方式的创新和传播渠道的更新。“综合运用各类载体,融通多媒体资源,统筹宣传、文化、文物等各方力量,创新表达方式,大力彰显中华文化魅力”不仅是文件的要求,更是受众的要求、时代的要求,也是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和发展的必然。创新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偏差,甚至会出现错误,但文艺工作者和管理者不能因噎废食,故步自封,只有保持宽容,才能不断激发创作者的创新能力,也只有在不断的创新中,传统文化的底蕴才能焕发出与时代相呼应的魅力。

工艺美术里很多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非遗”生态圈的构建要不遗余力,传承而创新,创新而不忘原本,要保持技艺的手工温度,让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成为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传承中不断推陈出新,以中国博大精深的深厚文化底蕴为依托进行创意性的艺术创作,是工艺美术不断发展的源动力,更是工艺美术生命长青的基石,让工艺美术与市场接轨,寻求工艺美术与市场的契合点,是创新的题中之义,更是创新中求发展,发展中求突破,传承工艺美术与手工温度的临界点所在!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