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艺术+商场”为城市文化增添内涵

2017年5月4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3月,欧洲跨界艺术节、“花房派对”艺术展分别在成都商业街区举行。如今,越来越多的商场在传统意义上的商品买卖的基础上,开展与当代艺术品有关的各项活动,商场艺术随之产生,为城市文化增添一抹新的亮色。

【标签】 艺术 商场 城市文化
【正文】

【热点回顾】

成都商业走别样路线

3月24日,欧洲跨界艺术节FASHIONCLASH在成都举行,动人的情节和新奇的表演方式吸引了不少时尚人士到场。3月25日下午,成都水璟唐商业街区联手本土买手店肆合,举办了一场名为“花房派对”的艺术展,展示的服装吸引了不少市民的眼球。

但是,因为两场活动的表现形式太过新颖,随着表演活动的进行,许多市民表示看不懂,这似乎意味着主办方未必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欲借“冷门”艺术吸引客流,成都卖场究竟有着怎样的打算?

抢眼球 吸引关注

“成都商业竞争一直很激烈,我们从一开始规划就想开发一个定位特别的商业体,因此我们筹划活动的思路也和别人不一样。”作为FASHIONCLASH的主办方之一,大未来集团副总裁陈其告诉记者。

然而,这样的“不一样”,对商家来说则是一个“挑战”。当天,对于舞台上的表演,许多看似衣着前卫的年轻人都纷纷表示看不懂。场内一开始很安静,观众似乎都在屏住呼吸观看,但后来却变得嘈杂,甚至连坐在第一排的贵宾都开始玩手机,有的则到门口抽烟。在演出后的派对中,许多年轻人举着酒杯跟着音乐晃动,口中谈论的还是此前那场演出。“脱掉外衣表示这幕演出的开始,穿上外衣表示这幕演出的结束,我看得似懂非懂。”公关人员娜娜略带幽默地对记者说。

相对FASHIONCLASH,在水璟唐举办的花房派对更接地气一些,“我们希望吸引到更多消费者来体验美好的感觉,来这里开派对、过生日,甚至拍结婚照。”水璟唐推广部总监张弦把这样的活动称为“新创文化”。但“新创文化”的定位,难以引起人们的热议,这对商家的取舍,也是一个考验。

早在2014年,成都IFS 开业时,一只由艺术家Lawrence Argent创作的爬墙熊猫,吸引了全城市民的关注,这算是成都市民第一次从商场感受到浓烈的艺术氛围。据悉,即将开业的in99,也将以一批艺术作品为揭幕献礼。

看准消费目标 圈定阶层

艺术活动对于招商的促进,水璟唐街区感到有些意外,但参与对象也正是他们希望引进的商户类型。正在装修的“魔方运动”,就是在他们举办的另一个新创活动——shiftday国际健身日活动上与他们结缘的,“魔方运动”对水璟唐的客群定位十分认可,决定在此开设成都旗舰店。

作为FASHIONCLASH的另一个主办方,集智营造也是大未来集团的商户,其创始人顾云表示,他和大未来一拍即合,将这个前卫的艺术活动落地到成都。他透露,已在规划将更多艺术活动带到成都。“下一步,我打算邀请十个‘90后’的欧洲设计师到成都来做快闪店,让成都人看看欧洲‘90后’在做些什么,也看看成都的市场喜欢怎样的时装。”

(以上来源:四川日报 邹晶 2017-03-30)

“商场+艺术”渐成市场新潮流

“400元、500元,还有人加价吗?成交!”这一幕来自北京来福士商场。一场名为“青年画家品鉴会”的活动中,在工作人员热情洋溢的“耐心介绍”下,现场不少人频频举牌,成交价格大都在500元左右浮动。有业内人士指出,“现场拍卖的作品基本都是行画,也就是没有收藏价值的装饰画,若过分强调升值潜力就存在欺诈嫌疑。另外,这一活动虽然采用的是“无底价互动”形式,但实质上就是拍卖行为,严格来说,举办拍卖会需要具有拍卖资质并且报备,还要有国家注册拍卖师,否则程序并不合法”。

这一模式并不少见,商场需要艺术增加文化内涵,而艺术机构则希望通过商场人气而创收。虽然存在诸多问题,但从现实情况来看,这一市场需求广阔,应该是去“疏”而不是“堵”,比如打击商家的夸大宣传和包装,提高大众的审美层次等,才能让这一市场进入良性循环。

“商场+艺术”成潮流

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在来福士入驻了一家名为“东篱然”的机构,以展示和出售油画为主,就在记者走访过程中,这里正在进行拍卖,拍品大多以“无底价”的形式拍卖。主持人在活动中表示,油画的作者均为青年画家,市场行情几千元一幅的作品,在活动中均以“无底价互动”的形式参拍,不仅有室内装饰的效果,还拥有极大的升值空间。在主持人的一番介绍下,现场观众的竞拍热情十分踊跃,纷纷应价。

这一活动虽然采用的是“无底价互动”形式,但实质上就是拍卖行为,从法律层面,对这种活动是如何规定的呢?

按《拍卖法》规定,一切以商业为目的的经营性拍卖活动必须由拍卖公司主办。商务部2004年颁布的《拍卖管理办法》第二条指出:“各种经营性拍卖活动,应当由依法设立的拍卖企业进行。”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表示,“从法律上看,这些拍卖活动都是经营性拍卖行为,必须由拍卖企业举办、拍卖师主持,也就必须接受工商管理部门的监管。非拍卖行组织的拍卖活动是不符合法律的,工商局有权对其进行驱除。”

同时季涛表示,“商场的开放式环境并不适合进行高端艺术品交易活动,在他看来,拍卖需要在相对封闭而安静的环境下进行,只有这样,竞买者才能聚精会神地竞拍,否则竞买者会受周围环境的干扰,周围环境也同样会受到拍卖活动的干扰,但可以选择在商场内的会议室进行,而非商场中央。”

商场艺术联姻的成与败

“商场+艺术”的联姻,无疑是一种新的、值得推进的模式。但与此同时,一些质疑的声音也涌现出来。一位网友称自己曾经在“东篱然”拍下了5幅油画,大约花费2000多元,对于这些画作的喜爱是他购买的最大原因。其中一幅据说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的作品,但该网友表示细看没有任何油画画笔的痕迹,怀疑是印刷而成。在这一帖子中,也有网友表示很多画作都是喷绘的,后期再用油画的方式人工勾勒几笔,生产过程更是流水线制作的加工复制品,即所谓的“行画”。

与这些观点不同的是,一些人认为这些画看起来很漂亮,装饰性很强,不在意是临摹还是艺术创作,主要是价格十分亲民,是一件物有所值的商品。同时,也有观点认为,“花个200元左右买个画框钱还是比较划算的,毕竟家居店的画框也不便宜”。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这家“东篱然”店面是一家名为上海法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据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定位国内首家进驻购物中心的画廊连锁零售企业,拥有一批有潜力的签约艺术家。该公司曾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多个城市举办画展以及拍卖活动,面对网友的质疑,该机构曾表示,“我们保证所有的作品均为签约画家纯手工油画,不是印刷品,不是数字油画,更不是先喷绘后涂颜料的画品,支持相关机构鉴定。东篱然活动规则是无底价售卖,没有‘托’及任何其他虚假行为,所以作品实际成交价格不高,甚至不到画廊价格的1/10。”

对于这种现象,季涛认为,如果买家购买作品是出于喜爱购买自然无可厚非,买家以较低的价格购买一幅自己喜爱的作品用于装饰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卖家往往会强调青年画家作品的升值空间,以此作为噱头来吸引消费者,其实这些作品几乎没有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

相比之下,侨福芳草地似乎给商场与艺术联姻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数十件艺术大师的雕塑和作品安静地摆放在购物中心的各个角落,营造了浓厚而轻松的艺术氛围。这里有专业的芳草地美术馆,不定期举办各类展览,更为消费者带来了多元化的艺术体验。

商场艺术生态如何构建

其实,商场与艺术联姻早已不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在欧美一些国家,人们早已习惯了在商场内进行艺术消费,比如,澳大利亚的大卫琼斯老牌百货公司早在1970年就和州立美术馆以及博物馆合作,开创了轰动一时的店内美术展。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商场与艺术结合的形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不仅满足了商场消费者对文化的需求,更为商场带来了一定的人流量,提升了商场的知名度,带来意想不到的商业价值。

对此,季涛表示,几年前,在商场里举行小型的拍卖活动就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的拍卖形式,一种是由拍卖公司在商场内举行的小型拍卖会,价格相对较高,因为拍卖行面对的受众是一些固定的客户而非路过的消费者,另一种是由珠宝城等专业卖场举行的珠宝拍卖活动,因为其具有高度相关性能够吸引一定的消费者。除此之外,还有一类是由民间机构在商场内组织的临时性拍卖活动,因为缺少固定的客源,难以形成一定的购买力。

虽然商场内的艺术商业屡遭质疑,但仍不乏一些优秀案例,让人们看到了商场艺术生态的未来。诸如上海的“K11”以及“艺术介入”等,都通过把艺术展或艺术沙龙引进商场的形式来填补空间、吸引人群、提升商场的品质。

在季涛看来,这类艺术机构通过展览的方式进入人们的视野,既是一种艺术普及的方式又是一种装饰空间的形式。其中的艺术品多为高端艺术品,还不乏一些名家作品,但更多的意义在于展览而非售卖。虽然有时也会产生交易,但由于展览的时间较长,前来购买的消费者多为计划性消费,比起在商场中进行“行画”拍卖或者交易,这些专业的展览更加适合与高端商业进行联姻。

(以上来源:北京商报 徐磊 宗泳杉 2017-04-01)

商场“艺术+”成新标配?

在层出不穷的购物中心饱受“同质化”诟病时,“有灵魂、有内涵的生活新艺术购物中心”的被引进让商场备受推崇和关注,如若不计成本,将文化艺术和环保创新做到极致,那就足以让业界眼前一亮了。在过去的几年里,侨福芳草地和K11就是这样例子的典范。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商场正在“效仿”,甚至商场里的一些品牌店铺也越发自带的加入了更多的艺术元素,让整个购物空间变得更加丰富和有趣。

两个范本:K11和侨福芳草地

最早将艺术概念带入购物中心的是K11。2009年,郑志刚在香港尖沙咀K11艺术购物中心,除了很多首次登陆香港的品牌商户之外,香港K11还展示着13组价值上千万港元的艺术品。K11在开业当年就实现了盈利,并且收入比整改前翻了3倍。根据2015年的财务报表,香港K11的出租率接近100%,每月平均客流量超过130万人次。

在香港K11取得成功后,2013年6月,上海K11也正式开张,并一次又一次地引发了上海热潮。2014年3月,上海K11举办了莫奈画展,为期3个月的展览展出了52件印象派大师的作品,观展总人数达到35万人次。其收入不仅包括门票,还包括近800种与展览相关的衍生产品,展览期间商场的营业额也增长了20%以上。尝到了甜头的上海K11,在2015年11月又推出了“跨界大师·鬼才达利”展览,又一次吸引到近20万观众。根据统计,上海K11艺术购物中心平均每月的客流量超过100万人次。

“把艺术推向大众”,在郑志刚的概念里,这样的目的让K11不仅是一种商业创新,更是一种社会创新,追求的是社会效益和商业利益的双赢,“这种双赢才可以让这种模式具有可持续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郑志刚眼中的K11并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购物中心,而是一个可以让顾客充分感受的空间,在这里,你可以购物,也可以欣赏各种现代艺术品,还可以在都市农庄等景观中感受与畅想。

尽管莫奈画展等大师作品展览吸引了公众最多的注意,但是把西方顶尖艺术品带到中国并非全部,几年来越来越多中国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开始出现在K11内。“希望以后K11可以变成当代中国艺术、当代中国文化的一个软实力符号,让全世界都可以看到。”

为了更好地让艺术推广和商业模式相结合,2010年,郑志刚创办了K11艺术基金会,通过K11购物中心的盈利来支持基金会运作,通过基金会运作各种展览,再吸引购物中心的客流。“基金会的目的在于为当代中国艺术搭建一个生态平台,把中国的当代艺术推向社会大众,促进新一代艺术家和新一代公众的交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希望通过K11和新一代共同成长。”郑志刚如是说到。在未来,K11还会计划在内地的11个城市开16个K11。

与K11遥相呼应的是北京的侨福芳草地。走进艺术家陈文令的“猪小姐”雕塑的旋转门,侨福芳草地的光怪陆离大概是每个第一次走进商场的大众的独有新鲜体验,这里与其说是商业综合体不如说是具备了餐饮、消费、办公、住宿等生活元素的大型综合艺术博物馆。不仅建筑内外,雕塑、绘画作品随处可见,即便是品牌商家都富有浓郁的艺术气息和独特的个性。

在侨福芳草地中展示的艺术品中,最多的是达利的雕塑。据说多达42件,使这里成为全球除巴塞罗那之外达利作品最集中的地方。达利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散发出奇趣和充满不羁的想象力的为这里增添了更多的“活力”和“生机”。

一开始,香港侨福建设集团主席黄建华就把打造艺术博物馆式的空间立为项目建设之初的重要策略。在黄建华看来,艺术品的经营一直是侨福集团的强项。从本质上看,黄建华将整个大楼就看成是个艺术品。他希望大众将这里当成一个城市景点,带着朋友、家人过来拍照留念。

“我们认为,现阶段中国有很多老百姓,对美的东西和艺术品非常好奇,他们很少在这样的公共商业空间里看过这些,原先都是在专业画廊才能见到。因此很多人看到这里的艺术品很漂亮,就开始照相留念,从而为整个商场带来了口碑传播效应。相比之下,像国家博物馆的那种专业艺术品展厅,和只有白墙、木地板的那种专业画廊,因为没有配套的商业设施,没有相应的业态搭配,因此给大众带来的体验感反而不足。店铺与艺术品的混合,是‘芳草地’成功的核心因素之一。”黄建华如是说。

而从实际经营效果来看,的确收效甚佳。据悉,每天到购物中心顶层的芳草地美术馆参观的人员就有几百上千人,这样的数据甚至超越了不少中小型专业画廊接待的人流量。在黄建华看来,艺术品不仅代表了个人的生活品位,更是一项投资事业。“从目前来看,我们这里购置的艺术品,没有一件是赔钱的。当初建设这个项目时,我们预算里有1个亿的资金作为购买艺术品的费用。但这个艺术品的投资金额,我们并没有计入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成本,而是当成另外一项经营事业来考虑。”

除了顶层的美术馆,侨福芳草地还设有画廊,依托其背后强大的侨福集团,于2014年正式启动。除了正常举办展览,推广年轻艺术家,销售作品,画廊最大的一项经营特色在于:与各大地产商进行项目合作。2014年,他们便与国内的两个地产商进行了合作。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画廊总经理吕恒顺曾谈到:“因为我们侨福芳草地购物中心本身就是商场、酒店与艺术品结合的很好的案例,有许多的地产商老板看到我们的样本,感受到了艺术品在公共空间中的重要性,就会跟我们合作,把艺术品也引进到他们的地产项目中”。

芳草地画廊就曾与山西的一个地产项目的合作,在其商场里为他们“量身定制”了一些绘画作品,在一些合适的地方配上小的古玩,在广场中间,摆上大的雕塑。根据商场的特色和需求,画廊来帮他们找作品。为了配合这样的项目,在芳草地合作的艺术家中有70%都是年轻的雕塑艺术家。

此外,画廊还曾与北京青龙湖酒店合作过。在这个项目里,往酒店的大厅放置许多雕塑也是关键,这其中包括艺术大师达利的雕塑,当然还有芳草地画廊代理的年轻艺术家夏航、任哲的作品;每个楼层也会放上不同的雕塑作品,另外,也会根据不同的房间放置相应的艺术品。

吕恒顺表示,这种与地产进行项目合作的方式今后会是画廊的一项主要业务,为此,他们每年在芳草地购物中心都会举办芳草地艺术节,与不同的策展人探讨各种各样的艺术展览方式,通过这样的活动,希望将商场与艺术结合得更好。

商店里的艺术

不仅如此,侨福芳草地里的商店也自带系统的加入了艺术的元素。商场一侧的品牌服装店正在展出的是摄影艺术家肖全的微型个展,在询问后,小编得知,老板与艺术家是好朋友,黑白摄影又与店里的服装风格一致,便想到开辟出一块空地当作展厅,让往来商场的人群有别样的逛店体验。

而在芳草地画廊对面的一家品牌眼镜店就放置了不少高孝午的小雕塑作品,在询问时,店主也告诉小编,老板本身也与艺术家是好朋友,因此就在合适的地方加入了雕塑作品的元素。这年头,好似没认识几个艺术家的老板就不是好老板。除此之外,店里还悬挂着不少小尺幅的书法作品,它们被错落有致的悬挂于店里的各个角落,与展示眼镜的轮轴旋转装置柜的形成静动态对比,这大概是小编见过的最典雅的眼镜店之一了。

不仅服装品牌店和眼镜店,这样的情况在花店里也出现了,比如刚在北京颐堤港开了分店不久的那个自带传奇色彩的名叫野兽派的花店。在最初,“野兽派”既无实体店,也无网店,仅仅依托微博平台的花店就已经吸引了18万粉丝,并售出近9万束创意花束,每束花均价在600元左右。随着客流量的增加,小店的运营形式已经无法接待更多顾客,于是“野兽派”终于在粉丝们的千呼万唤之下于2012年8月份上线了网店。

此外,“野兽派”的经营范围也不再仅仅局限于花束,开始兼顾客户的多重需求,出售熏香、蜡烛、皮包等物品。比如,一位与丈夫携手多年的女士想要送一份礼物给对方,但又担心送花让对方难以接受,于是Amber精心为其选择了一款车载香囊作为礼物,其香气清淡醇厚,柔和绵长,颇受对方的喜爱。

因为充满创意,又人性化,“野兽派”的业务越来越广,也顺理成章的开启了实体店经营。“野兽派”还经常采用与知名人士合作的方式推出自己的产品,在艺术家郭鸿蔚到上海举办首展之前,“野兽派”就曾与之合作推出一款名为“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丝巾,上面印着郭鸿蔚的水彩画。在颐堤港的分店里,不仅可以看到各式各样创意产品,还可以看到艺术家的油画原作,艺术衍生品。这些艺术品在野兽派自成体系的装修风格里,显得相得益彰。

(以上来源:雅昌艺术网 责任编辑 2017-04-08)

【数据分析】

近来,K11购物艺术中心的莫奈展,侨福芳草地的国际设计周,凯德·MALL的油画拍卖展,重庆商场的3D打印展,成都水璟唐商业街区的“花房派对”艺术展……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文艺活动逐渐形成了一种新型的购物时尚。如今,越来越多的商场在传统意义上的商品买卖的基础上,开展与当代艺术品有关的各项活动,商场艺术随之产生,更为城市文化增添一抹新的亮色。

商场相关艺术活动的开展,不仅在短期内汇聚了大量的人气,提高了商场的日人流量,产生了眼球效应和经济效益,将人气重新聚拢到日渐低迷的百货中心,同时还彰显了新时代商业地产领域浓厚的人文气息和社会价值。不同于画廊和博物馆,商场的开放空间和免费展出,吸引了大批游客,使得这些艺术品能够获得较为广泛的展示效果,同时有助于提高市民的艺术审美、净化了城市空间文化,值得发展。

商业与艺术的联姻早已有之,国外在这方面的尝试已经比较成熟。目前,国内大多是在商场里举办艺术展,而不是专为商场展览而创作的艺术。商场是一个公共空间,商场艺术更应当为公众服务。因此,发展商场艺术的关键不是将作品从博物馆搬到商场或在作品名头上、价格上炒作,而是在合适的空间里展示合适的艺术品,与此同时,创作符合商场环境的艺术,真正将艺术融入市民的日常生活之中。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