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互联网+传统文化:创文化传播新方式

2017年5月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获得旺盛生命力的不仅只有那些新兴的产业,曾经被冷落一时的传统文化也在这个时代获得了复兴的机遇。

【标签】 互联网 传统文化 考古
【正文】

【热点回放】

南博:“考古直播”收获良好口碑

走进南京博物院,一件件精美的文物神秘中透出远古的气息,不可触及,却引人遐想,穿越遥远的时光,它们当年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是在哪里挖掘出土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在国外,“Public Archaeology”意即“公众考古”,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可以满足公众对考古的深层次需求,在我国,近些年从媒体对考古的关注热度,到盗墓类小说的热销及改编电影的热播,足见公众对这方面的需求正在升温,伴随技术壁垒的突破,“考古直播”应运而生。

走进远古人类遗址

2月24日下午1点30分,江苏宿迁泗洪梅花镇赵庄遗址考古工地,“我们一起去考古”——南京博物院首次“考古直播”在这里正式开启。

“好了吗?可以开始了吗?”初春的阳光下,美丽的女主播略显生涩,虽说在南博工作,但在考古现场第一次面向网友进行直播还是第一次。随着直播的持续进行,网友的互动越来越热烈,主播的状态也越来越好,专业的提问,及时的网友反馈,轻松诙谐的解说,在现场撸起袖子亲身“体验”考古,数万网友跟随主播的脚步和现场摄像镜头,看到了5000年前先民们留下的废弃古窑、遗留的灰坑,以及两座墓葬,考古专家为我们一点点还原了古代先民们的生活场景。

“这就是传说中的洛阳铲吗?”看过《盗墓笔记》《鬼吹灯》的读者一定对这件考古神器念念不忘,它究竟长什么样?当天的直播现场,考古队员正在用一根细长的“棍子”对灰坑内的土地进行挖掘,经专家解释,原来这就是“考古必杀器”——洛阳铲。看着考古队员将深层的泥土一点点挖掘出来,女主播决定亲自一试,没想到拿到手里才发现洛阳铲竟然特别重,费了好大劲儿,只挖出来一点点表层的土。“今天才知道,考古是个力气活!”

担任此次直播的专家是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赵庄遗址考古领队甘恢元。据他介绍,这一片遗址有80余万平方米,从距今5000多年的大汶口文化晚期起就有人类生活居住,现场保留了大量人类生活的历史遗迹。从上世纪60年代起,南京博物院的考古队员们就先后在这里考古发掘了很多墓葬、窑址、灰坑,并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玉器等珍贵文物。

考古现场,甘恢元为大家展示了一个经修复的黑色高柄杯,器形优雅,花纹精美。他“卖了个关子”,请广大网友猜猜这是做什么用的,网友猜的五花八门:灯、手电筒,主播说像喝红酒的高脚杯。“没错,这正是一个古代人的酒具。”甘恢元介绍,这件文物陶壁非常薄,像蛋壳一样,所以称为“蛋壳陶”,大汶口文化晚期开始出现,是龙山文化的典型器物。

直播成员身兼数职

“直播虽然只有一个半小时,但之前花在这上面的准备时间至少要150个小时。”此次考古直播的现场统筹、南京博物院社会服务部副主任陈刚说。

本次直播小团队核心成员只有三四个人,都是南博社会服务部“80后”“90后”的年轻人。每个人身兼数职,别以为摄像大哥只是举着手机连续拍摄1个半小时,他同时还是司机兼后勤保障;编导除了要事先准备整套文案,还要在现场与网友互动,技术平台上出现黑屏、卡壳等故障,编导要迅速解决;至于出镜的主播,不仅事先要熟悉所有文本,提前跟专家沟通,还要临场发挥,随机应变,作为非专业主持人,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

为了做好直播,大家倾尽全力,做好预案。2月16日,“专家带你看展览”南博直播首秀,此次直播的是“纸载千秋”特展,邀请的专家是文物考古专业博士、美女策展人田建花,直播小组之前和专家做了很多次沟通,尽量把深奥的专业语言变成大众能够接受的语言,文本磨了很多遍。当天的网络直播吸引了2.3万网友现场关注。2月21日,“专家带你看展览”之“揭秘史前文明”在南博展厅进行,成功吸引了2.5万名网友。

有了前两次室内直播的经验,直播小组成功完成了24日的户外考古直播任务,关注此次直播的网友达到5万人。

从室内到户外,从专家导览到考古直播,短时间内这个年轻的团队经过了三次历练,倾情付出换来满满的人气和良好的口碑。

为公众提供更好服务

考古专业出身的陈刚去年刚刚成功策展“法老王”大展,眼下又力推专家导览和考古直播,这位“80后”年轻人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尝试不断变革,用最新技术手段为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陈刚介绍,博物馆做直播具备天然的专业上的优势,博物馆人了解文物,了解考古,了解现场的整套规章制度,整天和观众打交道,因此也更了解观众。“最重要的是我们有院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南博阵容强大的专家队伍,所以我们会尝试着先做起来,用新技术手段为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以上来源:2017-03-07,中国文化传媒网)

河南首次直播考古发掘过程 宝剑拔开寒光凛凛

2016年12月初,信阳城阳城址18号战国楚墓曾因在墓内随葬的陶鼎中发现牛骨头而引发关注,也被网友称为“牛肉汤大墓”。12月19日,其保存相对完好的内棺被整体打包,移入城阳城址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博物馆的实验室内,考古专家和科技人员进行X光整体扫描等前期准备后,30日内棺被打开,发现男性尸骨一具,其左下肢外侧随葬一张弓,左上肢外侧隐约可见古剑一把,棺内另有几支箭杆和鞋底等物品。

现场发掘负责人武志江告诉大河报记者,目前棺内出土物已经被全部清理出来作相应保护,那把宝剑全长47厘米,初步推测为青铜材质,剑身、剑柄有织物覆盖,虽然剑鞘外表沾满了泥土,但考古人员现场小心翼翼地将其拔开后,剑身仍然锃亮无比,寒光凛凛,崭新如初。

武志江说,楚墓中男性佩剑的情况比较多,这把剑的精美程度虽然并不算最好的,但当宝剑被拔出,现场人员仍然被震撼到了,“当时是晚上10点多,我们都特别激动。为了文物安全起见,我们并没有进行测试,但这把剑一定很锋利”。为防止铜剑氧化,考古人员在拍照后将其放入纯净水中临时保存,待铜器保护专家作进一步处理。

墓主被推测为楚国武将留下一 对长 27 厘米的鞋底

河南作为文物大省,历史上曾多次出土古剑。河南博物院九大镇馆之宝之一的玉柄铁剑,1990年出土自三门峡虢国墓地,重塑了中国冶铁史,被称为“中华第一剑”;1976年从河南辉县出土的吴王夫差剑,剑身满布花纹,有阴刻篆字铭文十字“攻吾王夫差自作其元用”,仍然十分锋利,现藏于国家博物馆。

考古人员告诉记者,18号墓中仅发现了这一把古剑。此前在内棺未被打开之时,有媒体报道该墓随葬品中已经发现有一把“一碰见血”的铜剑,并不准确。目前,该剑的保护难点在于剑鞘要避免失水变形,剑身则要避免氧化,下一步保护人员将把剑身与剑鞘分开保存,用无氧保存薄膜和除氧剂为剑身提供干燥无氧环境。经过保护处理后,这把剑可能会放入博物馆对公众展示。

考虑到棺内还出土有弓,墓主人被推测为楚国武将的可能性很大。城阳城一直是楚国北部的军事重镇,在楚国末期还临时做过国都,其军事地位非常高。一直在发掘现场的城阳城址文物保护相关负责人刘勇特意赋诗《楚将淮殇》一首:“千年楚都今犹在,忠国将军掩淮殇;未留盛名传于世,但见佩剑耀锋芒。”

有意思的是,虽然我们不知道他的具体官阶和职务,至少已经知道他鞋子的尺码——墓中还发现了一对长27厘米的鞋底,男主人穿鞋大致相当于今天的39码、40码。

据介绍,考古人员准备对内棺进行脱水处理,相关出土物还要进行进一步的保护和研究。

河南首次直播考古发掘过程

目前,18号墓考古发掘现场已经回填,该墓的主要考古发掘工作已结束。不过,有关该墓的“亮剑”视频仍在网上热传。截至1月2日下午5时,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官方微博上放出的这条短短12秒的视频,播放次数已近900万,相关微博被转发近万次,收获了近4万个赞。

从2016年12月9日开始,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就利用官方微博@河南考古对18号墓的考古发掘进行图文直播,“古墓端出一锅‘牛肉汤’”和“亮剑”视频相继引发关注,央视新闻频道也专程连线发掘现场,而微博粉丝也 迅速地从千余增加至5万,有关此次“考古现场”的话题,累计阅读量更是接近7000万。

“真没想到这次直播会这么火!我想,主要原因还是观众了解考古工作的渴望。对大众来说,考古仍然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而考古直播为大家提供了纪录片都无法提供的真实感和现场感,让大家能够了解考古人的真实工作和生活状态!”昨日,@河南考古官方微博小编、一位80后海归博士受访时说。不过他也表示,考古直播并不以点击量为目标,“网红不是我们的目标,传递考古知识和中华文化才是”。

上个月中旬,@河南考古进行的一项有近500人参与的投票显示,超过95%的投票者“支持”或“非常支持”这种直播方式。不少网友也发现,考古直播并不“高冷”,专业知识被用非常通俗的形式表达出来,考古人也非常具有亲和力,这也让很多网友惊讶,纷纷力挺小编。还有评论认为,2016年是网络直播年,但各种性质芜杂的直播充斥网络,而传递科学知识、传播中华文化和正能量的考古直播多多益善。

接受采访时,多位考古人也坦言,考古直播还是有很大压力的,“毕竟考古是一件严谨的事,直接放在镜头之下会有很多人挑错,也会有不同的声音”。而此次直播能够成行并取得很好的效果,也是由河南考古的整体实力做坚实后盾,对于发掘现场的防护、操作规范、文物的即时保护和多学科的及时介入都非常有信心,敢于把考古过程展示在公众面前。

“虽然之前没有太多经验,但总体来说,我们认为这是一次成功的考古知识和考古工作的展示,也是考古人与普通网友进行的一次非常好的互动。”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刘海旺受访时表示,此次直播经省文物局批准,也是河南考古人的首次尝试,下一步,该院将选取合适的话题继续用这样的方式与公众互动。

(以上来源:2017-01-03,中国文化传媒网)

圆明园首次进行考古直播 一小时挖三件琉璃件

在博物馆里,精美的瓷器、玉器甚至遥远时期的编钟透过展示玻璃展现在公众面前,不过,这些文物是怎么出土的、在与现代人见面之前经历了怎样的流程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却比较陌生。昨天,圆明园遗址公园首次在微博、微信、直播软件上直播考古实况。

昨天通过网络跟公众“见面”的是圆明园远瀛观遗址,它位于长春园中轴线最北端,紧邻“热门景点”大水法,曾经是一座西洋钟楼式高台大殿,也是乾隆皇帝宠爱的容妃生活的场所。

历经沧桑后,游客在远瀛观遗址处只能看到一些汉白玉雕花石柱和散落的石构件。考古工作自今年6月启动,持续到11月底,这期间考古人员要在800平米的遗址内发掘散落地下的文物,了解这里的建筑工艺和结构,为下一步的抢险工作提供方案。

2013年北京市文物局批准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成立了一个团队,队中历史、考古等方面专业人员一共5人,专门从事圆明园考古工作。

昨天上午8时许,当记者来到远瀛观遗址时,考古人员已经开始了工作。他们拿着手铲在划好的区域内清理表层土,不到1个小时就有3件琉璃构件“露面”。

发现文物之后,考古的工作人员放下手铲,转而用竹签和刷子清理周边,在拍照和做过“身份”登记之后,一件琉璃瓦件才被捧出。

北京文物研究所工作人员、圆明园课题组组长张中华对这个场景再熟悉不过。他向记者介绍,从之前考古的情况来看,圆明园表层包含的文物比较丰富,昨天上午初步判断有十几件,能够看到的有蓝色、黄色以及没挂釉的琉璃构件,还有青花瓷片和粉彩片等瓷片。

在现场,考古工人们挖掘出的一个蓝色琉璃构件吸引了不少围观游客,据张中华介绍,这个构件上口径约25厘米、下口径约15厘米,初步判断体型较大。

这件琉璃构件的性质用途目前还无法判断,这需要待它被转移到室内后,经过专家联合的会商判断才能下结论。

圆明园出土文物很多。去年西洋楼遗址区养雀笼的考古共发现了1万多件文物,在一个25平米的探方内,1平米出土的文物大概是4到5件,张中华说:“考古工作虽然枯燥,但是我们每天都会有惊喜。”

出土的文物中,绝大多数是琉璃碎片,这些碎片要如何组成可以向公众展示的完整艺术品?目前工作人员正在加班加点修复此前出土的文物,仅修复一件就可长达数月。

记者19日从陕西文物部门了解到,考古人员在中国史前最大城址“石峁遗址”,发现了4300多年前的大型建筑遗址,还发现了一条用石头砌出的“皇城大道”。

石峁遗址是目前中国史前时期规模最大城址,位于陕西省北部神木县高家堡镇石峁村山梁上,北距长城10公里。

据介绍,考古人员在石峁遗址的皇城台区域,发现了4300多年前的大型建筑遗址,瓮城、广场保存完好。建筑遗址位于皇城台底部,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条用石头砌出的通道,从皇城台底部直接通向顶部。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石峁考古队队长孙周勇表示,这可以叫“皇城大道”,它是一条通向内外城的主干道,在通向皇城台顶部前有相对隐蔽的空间,可以增强皇城台防卫能力。

在瓮城的石墙处,考古人员发现了两件保存完好的玉钺。在回填的土中,还发现了制作青铜武器的石范。

专家表示,石范的发现证明在4000多年前后,石峁遗址已具备生产和铸造简单青铜武器的能力,对研究中国早期青铜发展史以及石峁遗址人类活动具有重要意义。

(以上来源:2017-03-12,360常识网)

【数据分析】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获得旺盛生命力的不仅只有那些新兴的产业,曾经被冷落一时的传统文化也在这个时代获得了复兴的机遇。这种复兴,一方面来自处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人对文化身份、文化归属感和文化价值的追求,另一方面也来自互联网思维和技术为传统文化的时代感提供了实现基础。事实上,在今天互联网已经与传统文化形成了密切的共生关系。

2015年,中国网民已达6.7亿人,而数据调研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2015中国“互联网+”传统文化发展专题报道》显示,71.2%的中国网民会通过网络了解传统文化,网络已经成为网民了解传统文化的首要渠道。目前网上关于传统文化的软件,涉及传统文学、传统节日、传统戏曲、中国建筑、传统医学、民间工艺等诸多领域,提供的服务包含资讯、游戏、电商交易、教育、医疗等多种类型。

“互联网时代,传统文化获得了一种新样态,它既是被传播内容,也是传播方式。”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博士后谷卿说,“传统文化作为一个巨大的信息源和信息元,极具开发价值,而开发、激活和重启传统文化的方式又是多种多样的。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文化传播也必然要考虑到终端及其用户的接受习惯与体验。”

数握显示,在使用传统文化应用软件的用户中,传统文化资讯浏览是用户主要的需求点,占比达61.2%,传统文化应用工具及教育学习则分别位列第二、三位。此外,在用户的年龄分布上,26—35岁用户的占比超过40%,36—45岁的用户占比为24.3%,也就是说,“80后”占比远远领先于其他年龄层的用户。

“文化是从社会的生活环境中培养出来的,脱离了生活环境的文化必然无法生长,传统文化要更好地传播,就必须生活化,而互联网恰恰是将其生活化的重要载体。”上海民俗学会会长仲富兰说,“比‘80后’更年轻的‘90后’‘00后’在接触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更需要全新的传播方式,互联网的作用可以说是不可替代的。”

业内人士指出,相较于“互联网+”餐饮、出行等领域的火热现状,“互联网+”传统文化领域的行业参与者仍然偏少,但却处于蓝海状态。随着“互联网+”政策的推动,以及国民对传统文化需求的逐步上升,行业将迎来更多资本和创业者的关注。在工具应用以及资讯提供的细分领域,互联网服务厂商将以传统文化为中心,进行互联网与传统文化的深度融合。与此同时,随着线上、线下各种渠道的整合,传统文化产业中不同领域之间的壁垒正在慢慢打通, “互联网+”传统文化与社交、餐饮、出行等领域的跨界融合,或将持续产生新的业态。同时,在有效的利用互联网进行整合之后,“互联网+”传统文化产品的开发、营销和销售也将更加多元化,传统文化产业将迎来新的升级。“互联网+”的链接,将使得部分传统文化资源得到更加有效的分配,传统文化形象也将更加贴近用户,从而促进传统文化的传播及传承。

互联网产业和文化产业发展的另一个趋势是以版权经济为核心。目前,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国内互联网企业已经开始布局传统文化相关领域,包括网络文学、数字音乐、电影电视、手游等内容领域及产业链上下游环节,如内容制作、演艺明星、衍生产品等。未来,基于知识产权的用户运营模式也将在“互联网+”传统文化的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内容产品的质量将成为决定产业和市场发展水准的关键。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