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中国传统杂技剧:在创新与融合中迸发智慧

2017年5月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近年来,具有角色、情节等要素的杂技剧逐渐兴盛起来,以技巧为核心的杂技逐步将造型、舞蹈、戏剧等各种艺术手段糅合在一起,成为追求更高文化内涵和审美的舞台表演,为有着3000年历史的中国传统杂技表演注入新的艺术元素。

【标签】 杂技 杂技剧
【正文】

“民族杂技”逐梦未来

3月16日,由安徽省委宣传部与青海省委宣传部共同策划,省杂技团和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歌舞团合作排演的大型神话杂技剧《雪豹王子》,将赴青海玉树首演。

这是一部体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杂技剧。雪域高原、古朴民风、杂技艺术,种种元素的集结,会诞生怎样的传奇故事?全剧分为孕育、成长、天炼、重生、家园五个部分,讲述了藏族阿妈收养了面部长有神秘豹纹的孩子“强巴”。灾难降临,“强巴”战胜重重困难采得雪莲拯救族人,却不慎失足坠崖涅槃成为雪豹王子,然后奋力帮族人打通通往雪域仙境道路的故事。

与传统杂技不同的是,《雪豹王子》将传统杂技艺术与藏族独特的音乐、舞蹈等民族元素相结合,为观众呈现了民族文化与传统杂技有机融合的艺术世界。该剧以高原濒危稀有动物“雪豹”为切入点,使人与自然、人与动物成为推动全剧情节的力量。如此,《雪豹王子》所要表达传递的,是对生命尊严和价值的追求和关切,对人类遗留下来各种精神文化现象的高度重视,对理想人格的肯定和塑造。在艺术表现形式上,该剧将藏民族文化与传统杂技对接呈现、交相辉映;在编排创意上,两个民族艺术门类跨省合作,无论杂技还是歌舞,都达到了高度融合。这种创作形式在国内尚属首次,在杂技艺术领域更是一次突破性的审美创新。因此,《雪豹王子》具有它创作和存在的双重价值。

《雪豹王子》新颖别致的、富有深刻内涵的艺术表现力吸引了观众并在业内引起较大反响。去年9月,在西安举行的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上,《雪豹王子》赢得了观众一致好评和热烈掌声。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认为:“此次演出的杂技剧立意深远,紧扣时代主题,展现出安徽省杂技团出色的剧目创作及组织能力。 ”

在《雪豹王子》之前,很多观众还记得那部梦幻杂技剧《美丽·梦》。该剧通过杂技表演方式,讲述了一名向往杂技艺术的女孩“美丽”和她的同伴们,在经历了困惑、挫折和艰辛之后,从幻梦、追梦、直至圆梦的故事。剧中柔术、抖空竹、软钢丝、顶板凳等高难度动作令人惊叹不已。现场观众看后兴奋说道:“有杂技,也有情景表演和舞蹈,让这部剧既有观赏性也有艺术性,比我想象的杂技剧更加‘高大上’。 ”去年12月,应香港特别行政区文化事务署邀请,《美丽·梦》赴香港访问演出。在屯门大会堂、元朗大剧院的四场演出,可谓座无虚席。省杂技团以优良、高效的团队作风受到主办方高度赞扬。目前,《美丽·梦》已签订赴美国为期一年的商业演出合同。 《美丽·梦》《雪豹王子》等作品是省杂技团建团六十周年之际,全体员工献给自己的最好礼物。把传统杂技与剧情故事以多元化艺术手段进行组合,打造杂技演出的可看性,更是全体演职员追求的目标。这个有着60年历史的艺术院团,正在悄然复苏它的艺术活力。

回顾历史,省杂技团是安徽第一个代表国家出访国外演出、第一个在世界性比赛中获得金奖的省级专业艺术院团。在安徽文化艺术行业版图中,省杂技团占有不可或缺的位置。迈入新世纪,全国文艺院团转企改制,省杂技团也同样面临客观存在的现实与困难。传统演出节目供大于求,尤其是近十五年来,后备人才培养薄弱成为现实困境。通过对国内外杂技演出市场剧目审美需求,以及演员队伍的现状研判,省杂技团采取随行就市的办班形式,开设“明日之星”杂技班,有针对性和目的性地招生。该班计划招收60人,目前已有30名学员被录取。在办班方向上,省杂技团明确了“育德为先,练快乐杂技;综艺培养,重技更重艺”的宗旨。

近两年,通过有效的摸索实践,省杂技团“魔幻之旅”儿童魔术专场演出品牌应运而生。今年5月,该团还将新创推出一台《中国风》杂技专场晚会,参加“春之韵——2017安徽文化精品进万家”活动。下一步,该团将专注于神话杂技剧系列的创作准备,以杂技适于表现神话题材的创作审美理念,打造安徽本土神话剧 《天仙传奇》《大禹治水》等。“遵循艺术规律,杜绝急功近利,借鉴汲取其它艺术门类,积小胜为大胜。 ”杂技人怀揣赤诚之心。由此看来,无论“明日之星”杂技班,还是当下的剧节目生产,省杂技团正在迈向杂技艺术的综合多元之路。

(日期:2017-3-13 来源:安徽省杂技团何小剑)

江苏如东杂技走创新之路 大型多媒体杂技剧《海星花》公演

“观众对杂技的要求越来越高,杂技节目的创新必须跳出杂技演杂技,跳出杂技看杂技,来一场跨界融合的革命。”2月28日晚,大型多媒体励志杂技剧《海星花》在江苏南通公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在观看演出时表示。

南通市少年杂技团团长周旺东介绍说,《海星花》的创作灵感,源于该团魔术界的“白鸽皇后”丁洋的成长历程。2006年,该团在排练杂技《排椅》时,层叠的椅子突然从高空坠落,正好砸中了18岁的丁洋。当医生告知丁洋腰骨严重挫伤,不能再表演杂技的时候,丁洋关于杂技的梦想戛然而止。休养一年后,丁洋转而接触魔术,经数年历练,2012年,丁洋成为江苏获得“国际魔术师”称号的第一人,并保持一项世界大型实景魔术的世界纪录;2015年5月,丁洋表演的魔术《变鸽子》荣获第九届中国“金菊奖”比赛金奖;2016年作为中国大陆唯一选手参赛,再夺中国(北京)国际魔术大会作品展演金奖。

周旺东说,《海星花》以丁洋的成长历程为蓝本,讲述了杂技演员小朵在经历海难,父母双亡,腿部落下残疾后,克服重重苦难,走向成功的励志故事。该剧采用纪实手法,紧紧围绕剧情发展的需要,把原始的杂技道具、技术进行改良,并在剧情发展中融入了变鸽子、悬浮、变伞等魔术技巧和地圈、空中秋千、手技等20多项杂技技术,借用多媒体的形式和西方新马戏的概念来表现舞台张力,增强舞台艺术的感染力。该剧与传统杂技剧的单纯炫技不同,不仅注重故事情节的自然连贯,还在既有的杂技艺术形态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创新。   

剧中女主角小朵的饰演者陆晓婕,今年16岁,来自广西南宁,在广西艺术学校学习杂技已有七年,广西艺术学校与南通市少年杂技团是合作单位。经过层层选拔,陆晓婕获得了主演的机会。她说,与以前演出的杂技剧相比,《海星花》的表演难度要大得多。表演时要配合剧情,需要情绪,还得跳舞,还得表演她并不擅长的魔术。为了加紧排练,2017年春节,她都没能回老家和父母团聚。

付出总有回报,当晚,陆晓婕细腻的表演、投入的舞蹈和扎实的杂技基本功获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丁洋在该剧第四幕出现,出演抛弃伤痛、走出阴霾,最终在魔术的世界里涅槃重生的小朵。她现场表演的《变鸽子》经典魔术将演出推向高潮,赢得了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

中共如东县委书记潘建华说,如东杂技是南通特色文化品牌之一,也是江苏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张靓丽名片。南通市少年杂技团从1990年首次走出国门进行对外文化交流,多次代表国家文化部、江苏省人民政府出国访问演出,足迹遍布美、日、德、法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享誉海内外。潘建华表示,没有创新就没有观众的喝彩声和掌声,也就没有杂技团的立足之地。《海星花》是该团打造的又一精品,是中国文联文艺创作资助项目、南通市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重点扶持项目。舞台演绎的“海星花”,是如东土地上一朵绽放的精神之花。

(2017年03月01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陆建国陆紫橙)

融合出来的智慧---杂技剧《北京》启示录

国家艺术基金从2015年把杂技作为杂技剧组来评审,使中国杂技成为一个剧种,有了国家层面的认同、并使中国杂技成为中国舞台艺术的核心地位得以夯实。《北京》就是中国杂技团2015年获得国家艺术基金资助,于2016年6月打造出的杂技剧舞台作品。

从中国杂技团原创杂技剧《北京》,想到了未来中国杂技的发展、繁荣、复兴,简单的杂技节目与相声节目组合,已满足不了今天中国观众对杂技在时空纵览和世界观在视听众容上的心满意得。

从原创杂技剧《北京》让我深悟,杂技的"杂"字其实就是"融合"。杂技剧就是在时间上的融合、在空间中的融合、在剧情里的融合、在多种艺术叠加后的融合、在传承与梦想中的融合,在艺术与科技上的融合,而融合之关键所在,就是杂技"技"字即"智慧"了。有技意的智慧,就会技惊四座;有技韵的智慧,就会技高一筹;有技味的智慧,就会回味无穷。中国杂技团原创杂技剧《北京》就是用中国融合智慧,把中国杂技和中国相声融合后结出的硕果。中国杂技团为中国舞台艺术,不仅打开了中国杂技原创的一扇窗,还推开了中国舞台艺术创新的一道门。

杂技剧《北京》让我们看到融合后的杂技,所呈现的更多可能性,也让我们感悟到智慧杂技剧的生命力。

在原创杂技剧《北京》中,让观众感到杂技演员在舞台空间里的从容而稳健、音乐旋律与演员动作互通而协调,剧情的厚重与民族文化积淀出的魂动均显现得很到位。

杂技剧《北京》就是在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下,通过中国杂技团领导始终坚持原创、坚守杂技剧创新而打造出的好作品。精品需要时间炼就,经典需要历史考验,杂技剧《北京》还有再进一步打造空间,如果再加以精打细磨,不仅会引起社会观注和艺术创新的双线突围,还会为中国杂技剧舞台提供借鉴和启迪。

(来源:中工网 2016-07-06周英)

【数据分析】

杂技,是在中国已经流传了3000年的一种传统表演形式,它通过各种动作,展现身体的柔软性、灵活性和平衡感等,是人们对身体功能的开发和挑战,极大的蕴含着人们内心所具有的好奇和开拓精神。中国的杂技,它以绚丽多彩而又古朴大方的特点,在世界杂技中独树一帜。由于杂技艺术来源于五花八门、缤纷多彩的现实生活,“杂”成为它的整体特征,故而“杂技”的名字就被确定下来。

传统的杂技表演都是由一个个几分钟的小节目串成,缺少整体性。在现代,杂技正慢慢地从传统的以单纯展现技巧的单个节目,变为有一定主题意境的杂技晚会。目前,中国杂技表演及舞台呈现从创意、技巧、编排、道具、舞美、服装、音乐、表演、灯光等方面进行开拓,已经改变了传统杂技的演出模式,处于一个较高的艺术层面。同时,杂技晚会也逐步向“剧”的方向所发展,传统杂技表演与剧情和谐地融为一体,赋予杂技表演更深的文化内涵和审美情趣,用创新与融合的形式为不断紧缩的杂技表演市场开创了一个新的发展空间。

显然,作为杂技的发展,杂技剧是一种跨界行为,它需要主创人员不断创新,打开思想,不能拘泥于单一的艺术样式;要从文学和舞台两方面同步转换创作思维,要充分体现“杂、计、剧”的精髓;杂,本身就有“吸收与融合”其他艺术门类之意,而核心元素“计”,是区别于其他舞台表演形式的根本特点,它通过令观众拍手叫绝的高超技巧,展示挑战人体极限和绝技,给观众带来美好的感官刺激和享受;剧,更是为传统的杂技艺术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和新的审美意识,是杂技表演艺术上的一个创新与突破。

因此,要将杂技节目打造成为真正的“剧”,就要找准并且发掘杂技的戏剧根基,将传统杂技演“技”的过程,慢慢引到演“戏”、演“剧”的过程,要把处理剧情与技巧的关系是放在首位,使杂技表演与剧情和谐地融为一体,让杂技表演的每个技巧动作为“剧”服务。这个过程不仅考验创作人员的智慧,更需要他们要有敢于创新的精神。

但是,表面上看着光鲜亮丽的中国杂技每年驰骋国际赛场摘金夺银,杂技团每年在国外有那么多演出,可实际上,没有足够的市场,缺少资金投入,人才大量流失等原因使得这个行业一直面临窘境;虽然杂技剧的出现,为传统的杂技表演寻找到新的演绎方式,也为杂技艺术打开了新的窗口,但是要走好智慧杂技剧这条跨界融合之路仍然任重道远。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