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创新传播方式 宣传中国戏剧魅力

2017年5月1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戏剧作为我国最古老的文化艺术瑰宝,历经了时代和岁月的沉淀与积累,是反映我国丰富文化底蕴,彰显我国艺术内涵的文化存在形式。

【标签】 中国戏剧 传播方式
【正文】

【热点回放】

青岛话剧演员为观众“读剧”

“我娘经常跟我讲,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爱护我们的国家……”2月26日下午,这句出自儿童剧《傻子温达》的台词“现声”山东青岛方所书店。彼时,店内的书架下、过道间坐满了专注的孩子们,但他们并不是在看书,而是在“听剧”——听身着朝鲜族服装的青岛市话剧院演员们解读儿童剧《傻子温达》的故事来历和读剧本。绘声绘色的读剧、片段表演和互动提问,让现场的孩子兴奋不已。

“温达的故事来自邻国朝鲜的民间传说,这种有趣的读剧、听剧激起了孩子学习历史的热情。”家长张璐璐告诉记者,这已经是孩子第二次参加青岛市话剧院的“读剧”活动。

在书堆中用声音演戏剧

2016年8月,青岛市话剧院首次以“读剧”的形式在青岛市图书馆“上演”了儿童剧《胡桃夹子》,借助艺术语言将剧中人物的性格、关系、故事呈现给小读者。这次活动让青岛的读者第一次接触到了“读剧”,受到了孩子和家长们的好评。

经过多年的创作演出,青岛市话剧院已经累计演出30多部儿童剧剧目,其中不乏一些中外经典剧目。“剧院想在此基础上尝试一种新方式,将戏剧艺术撒播到文化教育中去,‘读剧’这种演出形式在青岛应运而生。”青岛市话剧院总经理苗青说,孩子们可以通过“读剧”来聆听名著、阅读经典,从中获得精神动力和艺术启蒙。

在《胡桃夹子》之后,青岛市话剧院又将儿童剧《长袜子皮皮》《阿凡提》等剧目做了4场“读剧”活动。2016年12月31日,儿童剧《阿凡提》“读剧”活动分别在青岛书城和青岛市图书馆举行,连续两场均反响热烈,现场坐满了观众。“没想到观众如此热情,活动结束后很多小朋友都不愿意走,想和演员多待一会儿。”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苗青仍有些激动,“看来‘读剧’这种形式在岛城引发了一种新的阅读体验潮流,它让戏剧走进书店、图书馆,也让阅读有了新体验。”

继儿童剧之后,都市情感剧《何事惊慌》也在去年12月以“读剧”的方式在青岛市良友书坊和观众、读者见面。

话剧走向市场前的试金石 “读剧”和传统的看话剧、听故事有什么不同呢?

“读剧”是通过朗读戏剧文本(剧本)来展现剧情和塑造剧中人物性格,演员借助丰富的面部表情和字正腔圆的语调“演绎”剧目,给听者留下想象空间,引领他们感受戏剧的魅力。

“因为演员读的是演出剧目的剧本,而不是文学作品,所以相比于单纯的讲故事,‘读剧’更富有趣味性。”苗青认为,“读剧”基于表演者的台词功力以声音为表现手法来诠释作品,是一种很好的文学阅读方式。

低门槛、低成本和开放性,让“读剧”成为一部话剧正式面对市场前的一块试金石。据介绍,目前青岛市话剧院的“读剧”有儿童剧和小剧场话剧两种形式,前者根据当月上演的儿童剧剧目选择“读剧”的主题,以“读剧+演剧+游戏”相结合的方式呈现;小剧场话剧则采用“读剧+演剧+座谈”的形式进行“读剧”,更注重和观众面对面的交流以及对戏剧的探讨——每次“读剧”结束,主创人员都可以获知观众的观剧感受以及他们是否愿意为这部戏埋单。

据了解,小剧场话剧的观众除了文学戏剧爱好者,还有不少初次接触戏剧的门外汉,听完《何事惊慌》后的艾小姐便是其中一位。她原本与朋友只是到书店逛逛、看看书,不料刚巧碰上“读剧”活动,便带着好奇心坐下欣赏。“演员读着剧本就能将听众的情绪带入剧中,很考验演员功力。”她说这种阅读形式使她回忆起在学校时读名著的场景,“今后的每一场‘读剧’我都不想错过。”

苗青很欣慰青岛观众接受了“读剧”,他充满信心地表示,剧院会在推广“读剧”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接下来,“读剧”活动还会走进社区、学校,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感受到“读剧”的独特魅力,更广泛地推动全民阅读。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2017-03-02 )

戏曲动漫: 拓展戏曲传播的有效途径

近年来,各级政府、民间团体、戏曲艺术家、研究者等在戏曲振兴的途径上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寻求振兴戏曲的有效方略,并投入大量人力、财力,成效显著,但是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华传统戏曲的生存状况,充实其发展后劲,仍然需要进行艰苦的努力和探索。笔者认为,中国戏曲艺术本身是充满艺术魅力和文化能量的,因此,振兴戏曲的一个重要着力点应该放在改变传播策略和形态以吸引观众,尤其是影响青少年观众上。戏曲动漫就是以时尚传媒形态和新型艺术形态吸引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的有效方式。

戏曲动漫是以动画语言来演述戏曲故事,将戏曲表演的元素融入到动漫的视听语言中,并以逐格拍摄的技术来呈现戏曲的视频样式。近年来,国内制作了《三岔口》《风观台》《墙头记》《七品芝麻官》《孟姜女》《朝阳沟》《天仙配》等戏曲动漫作品,颇获好评。将戏曲与动漫相结合,借用动漫技术来传播戏曲,至少具有如下四点意义。

一是广泛吸引青少年群体,为戏曲培养新的观众。观众是戏曲的衣食父母,一部剧只有演出才能获得它的社会与商业效益。随着时代审美趣味的变化,戏曲动漫生动、幽默、色彩绚丽、形神兼备,洋溢着时代的气息,使青少年“能在夸张的形象、鲜艳的色彩和可爱的声音中获得乐趣”。戏曲动漫的元素自然少不得戏曲故事、戏曲唱腔和戏曲程式性的表演,儿童接触多了,自然地就会了解戏曲,领略到戏曲之美,从而对戏曲产生热爱之情,甚至形成审美依赖,为戏曲长远发展奠定了坚实的观众基础。

二是寓教于乐与提升艺术审美水平相结合。“戏园者,实普天下之大学堂也;优伶者,实普天下人之大学教师也。”戏曲动漫承载着传统道德教化的功能,观赏戏曲动漫,有益于提高青少年的道德素养。他们在欣赏妙趣横生的戏曲动漫作品时,也受到善良、孝廉、正义、宽厚、仁慈、诚信等道德品质的熏陶。戏曲动漫集歌唱、舞蹈、服饰、造型等形式于一体,辅之以活泼可爱、魔幻怪诞的超现实的艺术手法,使戏曲更为美轮美奂,无形中提升了观众的鉴赏水平和想象能力。

三是突破传统观赏条件的局限,扩大传播范围。广泛的戏曲传播是戏曲生命力的表现,传统的传播方式是通过演员现场演出,向观众展示戏曲的思想与艺术。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当下,人们很难抽出时间频繁地到剧院欣赏戏曲。而戏曲动漫却可以借助互联网、微博、微信等平台传播,人们可以通过电脑、手机平板随时观看。此外,戏曲动漫还具有网络的交互性、互动性,观众以评论或转发的形式与主创方积极互动。这无疑能够促进戏曲文化的普及与广泛交流。

四是能够配合中华民族优秀文化“走出去”的战略方针,让域外民族了解中国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与中国人聪慧平和的性格。中国要想让外民族和我们平等地对话并赢得他们的尊重,就必须让自己的优秀文化走出去,走出去的方式之一就是用戏曲动漫传播中华美学的代表——戏曲,因为戏曲的文学、音乐、表演等,聚集着我们优秀文化的精粹,而他们的青少年最容易接受的就是动漫的表现形式。

然而,现在的戏曲动漫的制作存在着许多问题,严重地制约着它的发展。首先,缺乏既掌握动漫技术又熟知戏曲艺术的综合性人才。故而在动漫选题、剧目择取、艺术表现等方面,不能完美地结合,也就不能赢得青少年的由衷喜爱。其次,戏曲动漫制作周期漫长、发展资金不足;市场尚未形成完整的产销机制,盈利效果不佳。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作品的拷贝、翻拍、抄袭现象严重,损害了原创者的利益。为了促进戏曲动漫的发展,笔者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一、加强戏曲动漫人才的培养,建设复合型的专业团队。戏曲动漫人才不同于其他动漫人才,这是因为戏曲动漫的制作难度远远高于普通动漫作品。戏曲动漫的作品必须保持传统戏曲的韵味,应该使“唱念做打”以及脸谱等戏曲核心元素在作品中得到最大程度的体现。因此,戏曲动漫的创作队伍应该是通才——既要熟悉戏曲艺术(戏曲音乐、戏曲表演、戏曲美术),又要具有动画技术,这样才能用动画的方式将戏曲艺术呈现出来。

二、政府须加大扶持力度,鼓励多元投资。目前,戏曲动漫处于初始阶段,还无法和一般的娱乐性的动漫作品进行竞争,加之戏曲整体处于低谷期,需要政府在政策、财力上予以有力度的支持。戏曲动漫因产业链长、投资回收慢、风险大,很多商家对动漫产业不敢贸然参与,致使创研的资金短缺。为此,政府应在文艺发展基金上切出一块,资助具有资质、能力的创研机构做戏曲动漫产品开发。除此之外,还要强力保护知识产权,让创作者能够得到丰厚的收益。

三、选择符合青少年趣味的题材内容,打造精品,树立品牌。戏曲动漫的服务对象主要是青少年,创作者要深入研究青少年的心理与欣赏趣味,从而选择与他们兴趣相吻合的题材、剧目、唱腔。要选取新颖生动的戏曲故事,结合动漫奇巧、生动的造型,创制出动感、有趣、颇具时尚感的产品。在创作动漫剧目时,可以超越某一剧种的声腔,根据题材内容、剧情发展、人物塑造、环境烘托等多种因素的需要,从其他剧种中选择最佳的曲调,采集众多剧种优美的声腔于一剧。同时,要使戏曲动漫的语言通俗生动,易于青少年接受。

四、面向世界,要有进军世界动漫市场的雄心。经济全球化时代,世界各国都在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输出本国文化,以提高国际声望。戏曲动漫因其可复制性与传播的便捷性,走出国门的成本比起其他艺术形式要低得多,也更具有可行性。因此,我们可以将戏曲动漫配上像英语、法语、德语等世界上主要语种的语言,向国外发行,进军世界动漫市场。

总之,采用现代动漫的呈现方式,萃取戏曲艺术精华,展现戏曲的艺术魅力,以新的传播手段使其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并通过它向世界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不失为一明智之举。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倪金艳 2017-01-20 )

看戏曲“七十二变”

近几周,山西卫视推出由白燕升策划、主持的戏曲竞技综艺节目《伶人王中王》第二季,赛制在第一季的基础上更加完善,各个剧种的名家名角儿同台竞技,让人耳目一新,引起了业界和观众的关注和热议。

中国戏曲包含着传统文化的精神、价值和气韵,堪称民族艺术的瑰宝。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转型,戏曲渐有式微之态。近年来,在国家一系列有关政策和精神的鼓舞支持下,戏曲人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尝试,从戏曲回归小剧场到借助新兴媒体形式,从戏曲频繁登上电视屏幕、电影银幕到与其他艺术门类合作、突破自身边界,戏曲正以深厚的积淀、稳健的姿态、多元的形式,展示着一种美好、一种气度、一种情怀。

不同剧种照样有可比性

以往常见的戏曲比赛、戏曲竞技,都是同一剧种的不同行当、戏码、演员之间的比拼,评判者也多为该剧种的知名演员、专家。而《伶人王中王》则把不同剧种的名家汇聚到同一个舞台之上。第二季首发阵容中,便有京剧、黄梅戏、川剧、晋剧、豫剧5个剧种,孟广禄、杨俊、陈智林、谢涛、章兰5位名家。首位补位名家齐爱云的“参战”,又为节目带来了新的剧种——秦腔。这些剧种诞生、流行于不同地域,风格各异,有的粗犷豪放,有的细腻婉转,名家的表演有的热烈泼辣,有的温婉多情——他们一起角逐,有可比性吗?

“当然有可比性。”评委之一,青年学者、作家雪小禅的回答非常肯定,“艺术的美感、现场的发挥、舞台的把控等,都可比。艺术的较量,最终拼的是艺术家灵魂的高度,这个层面一定是可比的。”雪小禅对场上名家的评判标准很明确,就是看这位名家的现场发挥能不能打动自己。艺术带给观众最直观、真实的感受,往往是其最大的魅力所在。

在已经播出的几期节目中,评委除了雪小禅,还有京剧名家沈健瑾、文艺评论家仲呈祥、导演查明哲、歌唱家吴碧霞、相声演员郭德纲等。按照传统看法,除了沈健瑾,其他几位严格说来都属于戏曲的“外行”。白燕升在节目录制现场和个人微博中都表示:“凡是津津乐道于让内行看的文学艺术门类,都将走向灭亡;凡是着眼于让外行看的、能让外行感兴趣的艺术门类,一定翻身。历史上,京剧、地方戏、小说、诗歌繁盛的时节,都是因为外行人对它感兴趣。如果眼里只有内行、戏迷、票友,戏曲的传播无异于慢性自杀。”

其实,所谓“外行”不过是指其职业不是戏曲演员,但是艺术家、评论家、作家对艺术与审美的感知和把握,是专业的、细腻的、准确的。齐爱云就从多元化的评委构成中收获很多。“评委老师专业背景不一样,能从不同的角度评价我的艺术,给我启发。能被不熟悉秦腔、不熟悉我的老师和观众肯定,这更是一种鼓舞。”齐爱云说。

戏曲需要让更多人欣赏

“戏曲与这个时代的气息和节奏不合拍,它不是这个时代的流行艺术,甚至变得小众,是很自然的事。”雪小禅说,“但是,戏曲的观众中有不少文化精英,在广大基层,也有许多老百姓依然为戏痴迷。”

戏曲人并未想象着未来某一天,戏曲可以取代流行歌曲而唱遍大街小巷,而是希望在承认其小众的前提下,努力壮大它的生命,扩展它的知音。为此,戏曲人做出了很多努力。

坚持了多年的戏曲进校园等活动,让戏曲与学生、与年轻人接近,为戏曲培养了许多观众——他们有的走进剧场,有的守候在电视机前。

让戏曲与电视媒体、与大众传播渠道联姻,或借助明星效应扩大戏曲的影响力,《伶人王中王》这类电视节目近几年来时有出现,戏曲综艺节目《国色天香》《叮咯咙咚呛》等都采取了这样的办法。国家文化项目“京剧电影工程”则把知名艺术家的风采用镜头记录下来,呈现于大银幕,借助电影的力量传播戏曲。

比大规模借助大众媒体来得更早、规模更大的,是戏曲向小剧场的回归。从演出空间来看,传统的戏曲演出都集中在小剧场,而近几年来风生水起的小剧场戏曲,不仅在演出空间上回归传统,更融合了西方戏剧界的小剧场概念,强调作品的先锋性、实验性。中国戏曲学院教授曹林的概括,道出了其真谛——颠覆性地诠释戏曲。小剧场戏曲演出以相对低廉的票价和前卫的表现形式,更能吸引年轻观众的目光。在北京,2014年创办、每年一届的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已经逐渐形成了品牌,拥有稳定的观众群,也推出了一批作品。

近年来,融合与跨界也逐渐被越来越多的戏曲人所接受。京剧名家史依弘与粤剧名家罗家英曾合作演出京粤版《霸王别姬》,耳目一新、感人至深,这是中国戏曲内部的融合与跨界,不同剧种同演一出戏。越剧名家茅威涛的《寇流兰与杜丽娘》把莎士比亚与汤显祖的作品嫁接,昆曲名家张军的《我,哈姆雷特》以昆曲演绎莎翁名作,实现了戏曲创作题材上的拓展。此外,还有艺术家尝试戏曲与其他艺术种类的对话交融,比如亮相第18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戏剧×音乐事件”《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昆曲与钢琴中西合璧、相映生辉;梅派传人肖迪与音乐家谭盾及交响乐团合作京剧交响诗《霸王别姬》,将中、西方代表性艺术品种的融合对话向前推进了一步。

2016年北京京剧院青年京剧演员挑战赛的颁奖典礼,被打造成“亮相国粹时尚盛典”,将时尚与现代的理念注于传统京剧艺术之中,从包装形式到节目内容都别开生面,走红毯、酒会、T台秀等诸多现代元素与京剧艺术擦出火花,博得业内外的共同关注。尽管这样的形式也引起了一点争议,但它对传统艺术形式的当代可能性进行探索的精神和尝试,总是让人眼前一亮。

拥有深厚传统与开放心态的艺术形式,理应与时俱进,在不同的时代绽放不同的光彩。让戏曲走向现代、走向未来,《伶人王中王》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罗群 2017-02-23)

【数据分析】

戏剧作为我国最古老的文化艺术瑰宝,历经了时代和岁月的沉淀与积累,是反映我国丰富文化底蕴,彰显我国艺术内涵的文化存在形式。在信息化高速发展,新媒体崛起的传媒社会,怎样将戏剧文化介绍给广大受众并且普及开来,需要在文化艺术推广策略上有所突破,并不断成熟。

戏剧作为一种舞台艺术,大量的观众群体是维持其生存和发展的重要保证,除了戏剧艺术本身所应具备的品质外,良好的文化推广策略也在其发展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大众传媒的时代已经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任何形式的文化和各种独特的思想要走出去,被别人了解和接受,都必须要运用先进的传播渠道促进和外界的沟通,提高传播和理解的有效性。在信息科技日趋发达的当今社会,不管是政府组织还是企业团体都意欲在第一时间抢占信息传播的鳌头,将自身良好的形象和丰富的信息内容展现在公众的视野。对于传播致胜的策略而言,信息推送肯定不是在一个“看脸”的时代,而是一个“看速度”的时代。

戏剧作为我国在世界范围内的一种传统文化精髓,正面临着受众老龄化加剧,而年轻观众甚少的这样一个窘境,戏曲戏剧艺术想要走入人们的生活,走进更多文艺爱好者的视野,特别是要吸引成长在新媒体占据大量文化市场背景下的年轻人的注意,就必须要加大在文化宣传策略上的探索研究,扩大戏剧文化在推广对象上的覆盖面。我国正在实行文化走出去的战略,这对于我国的戏剧艺术怎样在快餐式文化和娱乐消费中寻得立足之地,具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越来越多的即时通讯软件可以借助手机新媒体平台实现与目标对象的互动交流。戏剧传播与新媒体相结合,不仅是将自己成功的推销到每个潜在受众的面前,同时也给受众提供了接近戏剧文化,了解戏剧艺术的双向互动机会。新媒体技术在戏剧文化普及与知识传播上的应用,避免了人们在传统学习和认知方式上的局限所可能造成的“传而不通”,提高了传播的品质,丰富了传播的内容,为广大受众提供了更多自主选择的条件,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依托并且得益于新媒体技术的发展,通过建立戏剧爱好者的社区平台,戏迷之间、戏迷与官方主体之间都可以进行及时的互动,受众可以在彼此交流的观点和看法。新媒体平台与戏剧相结合,可以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戏剧在受众舞台上的成长和成熟,必然会衍生出一系列的文化产品,比如一个川剧戏迷对脸谱的收藏爱好,一位京剧戏迷对京剧表演中精美服饰情有独钟,这些文化艺术发展出来的衍生产品可能促进市场上对服饰等道具的需求。在新媒体平台上推广由戏剧衍生出来的文化产品,不仅可以打造独具特色的文化艺术品牌,还可以为繁荣的文化市场增添一份活力。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