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像音像”工程促进戏曲传承与发展

2017年5月16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22日,戏曲“像音像”工程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在京举行。“像音像”工程是传承和振兴戏曲艺术、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又一次积极尝试。

【标签】 “像音像” 当代戏曲
【正文】

【热点回顾】

戏曲“像音像” :在精益求精中传承戏曲艺术

3月22日,京剧叶派代表性传承人叶少兰在戏曲“像音像”工程座谈会上,谈到自己录制《西厢记》时,有一处表演跟唱腔合不上,出不来舞台上的效果,前前后后录了20遍才觉得满意,叶少兰说“像音像”让他体会到了戏曲艺术精益求精的重要性。

叶少兰所说的戏曲“像音像”工程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项国家工程。该工程选取当代戏曲名家及其代表性剧目,先在舞台取像、后在录音室看像录音、再由演员本人为自己的录音配像的方式,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反复加工提高,以留下最完美的艺术记录。

“像音像”因何而来?

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提出将“做好戏曲像音像工作”作为“滋养文艺创作”的重点任务之一,这是继2015年7月《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提出“实施中国京剧像音像集萃计划”和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要求“做好京剧‘像音像’工作”之后,中央层面关于“像音像”工作的第三次表述,也预示着“像音像”由京剧扩展至其他地方剧种。

作为传承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重要载体,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深刻变革,很多珍贵剧种因老一辈传承人的逝世而逐渐消亡,如何保护和传承戏曲艺术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为保护传承丰富多元的传统戏曲资源,开展戏曲的数字化工作十分必要。

而将传统艺术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的“像音像“工程,不仅可以用于资料保存和广大群众观赏,还可为广大戏曲爱好者和青年学生提供直观精准的戏曲传习教材,对促进戏曲艺术的保护和传承具有重要意义。

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吕育忠介绍说,2016年,文化部成立了京剧“像音像”工程办公室,组建了京剧“像音像”工程专家指导委员会,同时制定了工程的标准,在全国范围内对60岁以下获得文化表演奖和梅花奖的候选人中优中选优,遴选出了本批102名演员,127部剧目,并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录制350部京剧剧目。

新老艺术家眼中的“像音像”

对于亲身参与“像音像”工程的艺术家来说,“像音像” 既是一份荣耀,也是一种责任。在他们眼中,质量是“像音像”工程的生命,演员要带着对前辈创作的敬畏之心去录制精品。

在当天的研讨会上,叶少兰用了“讲究”来形容他眼中的“像音像”。在他看来,京剧被称为国粹第一体现就是“讲究”, “像音像”必须做到处处讲究。叶少兰说:“高标准、严要求要永远成为这次“像音像”的主题,永远要牢记没有质量就没有精品。”

“像音像”工程不只在京剧上实践,评剧也在不断的摸索经验为“像音像”由京剧扩展到其他地方剧种打好头阵。

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团长王冠丽说起了白派一出看家戏《珍珠衫》的录制,“《珍珠衫》这出戏已经演过150多场,但这么熟的戏同样也要静下心来认真的研究唱腔,认真的排戏。”王冠丽觉得,作为演员能录制自己不留遗憾,能代表自己目前水平的戏实在是太幸运了。

云南省京剧院副院长朱福谈到了自己参与录制的《周仁献嫂》,他说:“当我看到录像后是非常高兴和激动的,这次的录像无论是从音乐、唱腔、念白、身段、表演等方面都比以前的演出有了较大的提升。”

“像音像”的未来任重道远

戏曲“像音像“工程的持续推进离不开学校教育与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传习相结合的人才培养体系,更离不开全社会重视戏曲、关心支持戏曲艺术发展的良好环境的培养。

为了扩大戏曲艺术的社会关注度和影响力,央视戏曲频道还创立了新栏目“中国京剧像音像集萃“。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总监曹毅介绍说,自栏目开播以来,收视一直在持续的攀升,根据索福瑞提供的数据显示,每周两期节目大概约有1000万的收视人群。

中国戏曲学院院长巴图表示,“像音像”工程应该全方位的作为不同层级戏曲人才培养的经典教材,用经典来培育青年人的成长,用现代的经典决定青年人未来的形象、面貌。同时,“像音像”工程所体现出的对待传统艺术的态度对于传承戏曲文化基因,塑造未来戏曲人才精神的品质也十分重要。

今后,戏曲“像音像”工程仍要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正如新老艺术家所期待的那样,“像音像”工程实施中,每个细节的精益求精,每个环节的环环相扣,最终能让这些弘扬戏曲的行为汇聚成推进戏曲事业进步发展的洪流,让戏曲艺术的魅力和价值深入人心并惠及子孙后代。

(以上来源:人民网 李珧 2017-03-29)

“像音像”:为戏曲传承发展留下完美艺术精粹

继中国京剧“音配像”工程顺利完成之后,中国戏曲“像音像”工程又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该工程2016年在天津起始,已拍摄53部剧目,其中含8部评剧,在央视播出了38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不仅为观众奉献了一批优秀精美的节目,也为后世提供了珍贵的资料,为戏曲的传承发展留存下了可借鉴的艺术精粹。

当代名家代表作成为新经典

戏曲“像音像”工程选取当代戏曲名家及其代表性剧目,采取先在舞台取像,后在录音室看像录音,再由演员本人为自己的录音配像的方式,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反复加工,留下最完美的艺术记录,使之成为新的经典。

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吕育忠介绍,2016年在中宣部指导和部署下,文化部成立了京剧“像音像”工程办公室,组建了专家指导委员会,同时制定了工程的标准,在全国范围内从60岁以下获得文华表演奖和梅花奖的候选人中优中选优,遴选出了第一批102名演员,127部剧目,“十三五”期间计划录制350部京剧剧目。为加快“像音像”工程录制进度,从去年年底开始积极筹建北京基地,两个执行团队是中央新影集团和中国数字文化集团,合作单位是国家京剧院,与此同时上海基地也在筹备建设中。据悉,今年录制规划将达到98部。

著名表演艺术家叶少兰认为“像音像”工程是京剧事业的大事,京剧界从90多岁的京剧大家迟金声到众多的中青年演职人员,都奋勇当先,担当起这项历史重任。

天津京剧院王艳录制了全部的《福寿镜》《宇宙锋》《昭君出塞》,是天津名家杨文焕传授她的,这几出戏在全国已经不多见了。“杨老师的版本演起来和其他的版本不太一样,他的艺术魅力和个性非常强,通过这次‘像音像’的机会,我把杨老师这几出戏严谨地从剧本到排练到录音到录像,一步步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我受益匪浅,可谓终生难忘。”

吉林省京剧团团长、高派传人倪茂才刚刚录制了高派名剧《逍遥津》,接下来还要录制难度较大的《生死牌》《摘星楼》这两部不常见的剧目。“这两个戏中高派的唱腔有些是支离破碎的,没有系统的,有的‘音配像’中也没有,我们有责任大胆地把它继承下来,还要保证质量,这对于我们院团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

创作留得住、传得下的范版

“像音像”不是简单的演出实况录像,而是像与音都留下最好效果的录制工程,是一次演员、乐队、舞美、录音、录像、剧团、影视、导演、制作的大协作。参与工作的人都非常认真,录音、录像常常是一遍又一遍,力争留下最完美的艺术记录。

“我记得《西厢记》有一个唱腔很好,表演跟唱腔合不上,出不来舞台上的效果,录了20遍。”叶少兰说,“没有严格就没有艺术,没有质量就没有精品。精品不是我们自己标榜出来的,而是要通过高标准、高质量的演出,创作出留得住、传得下的范版。”

即将参加录制的著名演员李宏图对此十分期待,他说:“没有一个舞台演员不想把自己稍纵即逝的表演留下来,但每一次现场演出总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像音像’最大的优长就是把演员的声音、形象、表演、舞台等取其最佳状态集结在一起。我们的演出和剧目确实需要全方位的打造和更好的包装。”

不少参与者都对天津基地的工作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云南省京剧院副院长朱福介绍,天津基地的设备很好,舞台风格统一,舞台干净整洁,灯光透亮,就连底幕的褶皱都十分整齐,每道侧目条均制作了颜色统一的木质挡板,基地艺术总监李少波对舞台上的每个细节都严格把关。“这次与天津基地工作人员合作后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对京剧艺术有敬畏之心,对待艺术认真负责,尊重艺术家,尊重艺术规律,有这样一支作风优良的团队定能确保‘像音像’工程的圆满完成。”

提高演员及剧团的知名度

“像音像”部分剧目在央视播出后,反响强烈,受到戏迷、网友的热烈欢迎。

“像音像”还提高了演员的专业水平及剧团的知名度。重庆京剧团团长、奚派名家张军强说,“像音像”工程让演员对唱词的精准、声腔、音色乃至每一句的劲头和尺寸的把握都有了全新的认识,也给乐队以及舞美人员上了一次生动的课,尤其是对乐队伴奏人员来讲,在这次“像音像”录制过程中,他们在伴奏时对每一个节拍、每一个音符以及整体节奏把握上的精益求精有了深刻的认识,他们的专业水平也有了明显的提高。

央视播出的效果,使石家庄京剧团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前一段时间该团在邢台农村演出时,老百姓几十里地赶过去,说刚看了“像音像”,还想看看现场。该团团长赵玉华说:“我演《勘玉钏》的时候是露天的,下了雪,我怕观众坐不住,但一直到演完,大家都聚精会神地观看,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开,台上的演员也深受鼓舞。这出戏演火了,我们的心更热了。”

全程参与“音配像”与“像音像”工程的天津市艺术研究所名誉所长刘连群说,“像音像”从京剧开始试制,在做法和条件成熟以后再向戏曲全面推广,包括地方戏,“像音像”是一项有着深远设想和科学态度的文化工程。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央文史馆馆员仲呈祥认为,“像音像”就是中国戏曲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的明智之举。它绝不只是围绕记录当下的情况,这是一种新的形式,在融合的过程当中自然就会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像音像”不能取代剧场演出,它与剧场演出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但“像音像”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工程。工程成果不仅用于资料保存和广大群众观赏,还可为广大戏曲爱好者和青年学生提供直观精准的戏曲传习教材,对促进戏曲艺术的保护和传承具有重要意义。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 苏丽萍 2017-04-04)

传承优秀民族文化 专家研讨“像音像”工程

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主办的戏曲“像音像”工程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22日在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艺术院团负责人及参与“像音像”工程的表演艺术家们,就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在中国文联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响应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做好戏曲“像音像”工作以及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等作了交流和探讨。

戏曲“像音像”是京剧“音配像”工程之后的又一重要工程,它选取当代戏曲名家及其代表剧目,采取先在舞台取像、后在录音室录音、再由演员本人为自己的录音配像的方式,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反复加工提高,留下最完善的艺术记录。会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央文史馆馆员仲呈祥,“像音像”工程专家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作了讲话;吕育忠、曹毅、张仁刚、李少波分别介绍了“像音像”工程进程、央视《像音像》栏目播出情况、天津基地建设情况和工作推进情况;王冠丽、倪茂才、张军强等参与录制的艺术家畅谈了工作感受和录制体会。大家认为,“像音像”是继“音配像”之后的又一项弘扬民族文化、振兴戏曲艺术的国家重大文化工程。它紧随时代潮流,通过传统艺术与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的方法,必将为传承和振兴戏曲艺术、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作出时代的历史性贡献。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2017-03-23)

【数据分析】

戏曲“像音像”工程作为中国原创的民族文化传承工程,受到观众、艺术家及专家的广泛关注。“像音像”工程有助于保存艺术资料,修补表演现场的艺术瑕疵,但类似于“春晚假唱”受到全国观众批判的问题,戏曲“像音像”一方面保证了戏剧表演的还原性和完美性,是资源的逐步完善,有助于戏曲教学,对后世有史料价值;另一方面,对戏曲现场表演的真实性和创造性来说是一大冲击。

“像音像”工程利用录音等现代科技手段,力求把戏曲中的每句唱念到极致,使音和像达到最完美的艺术效果。对于一些老艺术家,由于其可能已经精力不济,用“音配像”或者“像音像”的形式保存他们的艺术,留给后学者以为参考观摩的范本,对促进京剧艺术的传承是非常重要的。而对于年轻演员来说,如果能够恢复一些经典失传剧目,则更有意义。“像音像”工程不仅把演员最佳的表演和念唱保存、记录了下来,还可以通过电视栏目和音像制品的形式,让戏曲艺术走进千家万户,广泛传播。

然而,毕竟现场演出才能体现戏曲的韵味和创造性。因此,对戏曲后人的培养应当仍然遵循戏曲艺术自身规律,从语言、动作、舞蹈、音乐、木偶形式等各方面综合入手,培养其综合表演能力和现场表演能力。“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出戏,演员在不同时间的表演都有不同的状态和处理方式,不会完全一样。而“像音像”工程以录制一次的方式记录,显然忽视了演员的现场发挥,以及和观众对话的机会,很容易使表演落入平庸、避免犯错,而又没有任何创造性的状态中。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