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保护与继承文化遗产 发挥文化软实力

2017年7月17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当前,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加快推进,文物事业面临着新的任务和挑战。

【标签】 文化遗产 文化保护
【正文】

【热点回放】

陕西凤堰古梯田:文化遗产惠及民生

宽阔的公路、整洁的民宅、醒目的标识、浓密的植被……还未到达凤堰古梯田的核心地带,美丽的风光已让人不由发出赞叹。

记者日前从陕西省文物局获悉,从2012年全国首座移民生态博物馆——凤堰古梯田移民生态博物馆揭牌至今,游客量不断攀升,并出现了春季旅游车辆拥堵10多公里的“爆棚”景象。随着旅游配套设施的不断完善,景区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012年的6108元增加到2016年的9273元,4年内增幅51.81%。凤堰这一“文物引领精准扶贫”的成功探索,成为陕西带动广大农民增收致富的“样板工程”。

位于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漩涡镇的凤堰古梯田是陕西省文保单位,由清代移居至此的湖南长沙善化吴氏家族于1756年开始修建,主要分布在海拔500米至650米的凤凰山南麓,包括凤江梯田群和堰坪梯田群,集山、水、田、寨、村、屋、庙、农于一体。在绿树的掩映中,万顷梯田层层叠叠、蜿蜒曲折,呈现出森林—村寨—梯田—江河四度同构的良性农业生态系统和独特的梯田文化景观。2009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在此发现大面积古梯田,以及10余处清代古民居、古寨堡等文物建筑;2010年,凤堰古梯田被评为“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全国百大发现之一”。

汉阴是秦巴山区典型的山地贫困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全县重点扶贫开发村占总数的53%,贫困人口占总人口数的近30%。如何才能合理、适度利用万亩古梯田,让文化遗产惠及民生?

2011年,陕西省文物局“以文物保护利用为引领,以生态环境改善为支撑,以发展旅游产业为主线,以带动村民致富为目的”,创造性地提出了建设“凤堰古梯田移民生态博物馆”,以期整体带动当地文化资源、自然资源、民俗资源、农业资源等方面的综合开发,带动汉阴县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

在博物馆的建设过程中,陕西省文物局坚持活态立体多维展示理念,实施了6个展示工程:梯田景观展示工程,大大小小的梯田层层叠叠于群山之间,从山脚盘绕而上,随季节变换色彩,美不胜收;特色古建筑展示工程,修复的吴家花屋、吴家堡子、吴氏学堂等糅合了南北方民居特色;农耕文化展示工程,展示了自清代保留至今的耕种方式、农具、灌溉及生活习俗;传统工艺展示工程,在村民家中恢复体现湖广移民生产场景的小型传统手工艺作坊,既提供旅游纪念品,还提供体验参与性项目;民俗表演展示工程,把凤堰古梯田流传的众多传统民俗进行展演;生态农业展示工程,将水稻、茶叶、桑蚕等作为景观进行展示,形成一个个特色景观生态农业园区。

短短5年,古梯田博物馆吸引了大量的有识之士,直接带动社会投资规模超过10亿元,已有4家企业共投资3.1亿元的项目落地,另有2家企业共签约7.3亿元的项目在紧张筹建之中。汉阴还以古梯田博物馆为龙头,实施“一村带一镇”战略,推动了全县脱贫致富。

“如果没有凤堰古梯田移民生态博物馆的带动,就没有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古梯田景区内第一家农家乐——“田梁农家”的女老板熊哲贵是漩涡镇黄龙村六组的村民,2012年博物馆开馆时,她办起了“田梁农家”农家乐,并申请注册了“桂夫人”商标,不仅做餐饮、住宿,还销售自家的大米、腊肉、辣椒酱……如今,年利润20余万元的“田梁农家”已成为凤堰群众生活逐年变好的一个缩影。现在,景区内的农家乐已发展到了70余家,更多农家乐正在筹划建设之中。旅游旺季,农家乐家家爆满,直接带动核心区域的6个行政村近1万人口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2014年,凤堰古梯田被评为“全国水利风景示范区”“中国美丽田园”。在凤堰古梯田移民生态博物馆的带动下,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旱原梯田等一批农业文化遗产项目已经启动,韩城市党家村、宁强县青木川镇、铜川陈炉窑等文物生态村庄也正积极从“凤堰模式”中借鉴经验——文物引领精准扶贫,推动旅游经济、文化产业的华丽转身。

“凤堰通过文物引领精准扶贫的成功,在于抓住了游客对乡村旅游的需求,将文物保护、利用与当地文化、旅游发展紧密结合,从而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周魁英表示。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任学武 2017-05-24)

文化遗产是发展优势

历史文物、历史建筑以及各民族文化和地方民俗文化等一切物质的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都是镇远的优势。改革开放初期,镇远就把文化旅游作为推动全县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重要抓手,并在发展中不断优化转型升级,实现由“事业型”向“产业型”转变,沿着“大旅游”、“大产业”、“大发展”的轨道奔跑,形成新的经济增长极。

特别是“十二五”时期,镇远持续发挥资源优势,文化旅游带动效应增强。镇远先后实施了古城道路升级改造、文物修缮、古民居古巷道提升和一批星级酒店、精品客栈、旅游服务中心等旅游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旅游服务企业和商家达1500余家,标准床位近2万张;镇远古城文化旅游景区成功申报为AAAA级景区,进入全省100个重点景区中的20个示范景区之列,以古城为核心的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逐步形成;拥有中国历史文化名城——镇远、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氵舞阳河、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青龙洞古建筑群、镇远古城墙、“和平村”旧址、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铁溪景区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赛龙舟、报京“三月三”等8张国家级旅游品牌和省、县级文物古迹160多处。

镇远依托文化“宝贝”和旅游“富矿”,牢牢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打响了生态观光游、休闲度假游、神秘探险游、历史文化游四大特色旅游品牌。2016年,全县累计接待游客780.22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9.1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5.6%和44%。

“十三五”时期,镇远进入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县创建之列,明确突出实施“文化旅游强县”主战略,提出打造世界文化遗产地的宏伟目标。

未来五年,镇远按照“拓展、提升、挖掘”的总要求,以“全景、全时、全业、全民”为主要路径,强力推进古城景区、镇远新城、古城外环线和氵舞阳十八湾这四大旅游板块的重大项目建设,完善旅游基础设施,挖掘提升文化旅游内涵,拓展旅游业态,大力推动“旅游+”融合发展,实现旅游“井喷式”增长;全力打造国际化旅游外宣平台载体,扩大旅游影响力;建成1个AAAAA景区、2个AAAA景区、5个AAA景区,全力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全力推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以上来源:贵州日报,2017-04-18)

城市发展:让文化遗产带来持久活力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各大城市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当城市资源逐渐枯竭之时,老字号、老商街之类的文化遗产就像一个宝藏,被挖掘了出来,并逐渐被视为城市主要不动产之一。在城市中,老商街是代表城市民族传统文化的标志性经营区域,老字号是城市里象征商业发展历史的景观。在城市间激烈的竞争之中,各个城市的老字号和老商街,都面对着严峻的挑战,有的成功地实现了现代转型,重振了昔日雄风;有的已经处于生死存亡的境地,不知是否还有光明的未来。

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海南各市县也面临着国内外各大城市曾经和正在经历的旧城改造和城市复兴问题。对“老商街”“老字号”这些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已成为海南各市县城市规划工作的重要部分。

他山之石:文化遗产是城市发展之“源”

在全球化背景下,当今世界各国都十分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问题。为此,200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旨在增强世界各国政府、社会团体和普通民众在保护和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信息交流与业务合作,保持和发展全世界范围内的各区域的文化多样性、持续性和创造性。

为了执行中国社会科学院亚洲研究中心资助的研究项目“城市现代转型中的老字号、老商街:北京与首尔的比较”,笔者曾于2014年12月和2015年5月两次到访首尔,对老商街、老字号进行实地调研。韩国和中国对有形与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体现了一种文化自尊。在韩国和中国,西方文明的影响无处不在,但是,传统文化在韩国民众和中国民众心中是无可替代的。正如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所言:“强调传统力量与新的力量具有同等的重要性是必要的,因为中国经济生活变迁的真正过程,既不是从西方社会直接转渡的过程,也不仅是传统的平衡受到干扰而已”。在城市中,老字号企业、老商街作为承载民族传统文化的象征和实体,蕴含着城市发展历史的文脉。

韩国和中国在儒家文化、传统技艺、老字号的传承与保护方面,都比较系统和完整。首尔和北京都把传统老字号视为文化遗产,让它们在老商街改造和城市复兴中担任独特的角色,发挥一定的作用。这两座城市中的老字号、老商街,作为文化遗产,不但是独一无二的,而且是不可复制的、不可再生的;不仅会成为一个城市独具特色的发展见证,而且会成为一个城市具有重要意义的象征物或代名词。了解和掌握老字号、老商街之类的文化遗产,我们既可以摸到城市历史的根脉,也可以抓住城市现在和未来发展的灵魂。

对首尔和北京的研究显示:最近三十多年来,这两座城市经济发展迅速,城市文化特色不断地被磨损甚至消弭,而城市中依然幸存的老字号、老商街是这两个城市让人们记住甚至留恋的重要文化遗产之一。这些文化遗产不仅成为城市特有的烫金名片,而且是城市发展无形的不动产和竞争性资产,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城市的竞争力。

给海南的启示:把文化遗产变成城市发展的新资本

最近几年,笔者曾经带领一个项目小组在海口府城采用“九位一体分析法”,从军政、教育、文物、宗祠、宗教、商业、艺术、民俗、生态等九个方面全面深入挖掘府城历史文化遗产;曾关注过海口骑楼老街及沿街老字号;曾经带队走访儋州市中和镇古商街、文昌市文城镇和三亚市崖城镇老商街。海南各市县老商街中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遗产记录着城市的沧桑岁月,使城市历史绵延不绝,让城市焕发魅力。

从首尔和北京的发展经验中,可以给海南市县发展一些启示:老字号、老商街毫无疑问是一座城市雄厚的发展资产,同时也是重要的旅游资源。通过对老字号、老商街之类商业文化遗产的挖掘、保护和利用,可以使城市中的文物保护从强调“静态遗产”保护向重视“动态遗产”和“活态遗产”保护方向发展。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提升城市资产价值和持久发展活力。

政府对老字号、老商街的保护不等于帮扶,靠的不是恻隐之心,老字号能不能激流勇进,能不能打开市场,最终依靠的还是老字号自身。政府层面要保护,企业层面要自救,从体制、营销方式到管理模式都要创新。目前,海口市的一些老字号面临着如何激活品牌,在新的市场中获得生存和发展的问题。激活品牌策略是基于品牌资产衰减和消费者对品牌的怀旧情感提出的,应该探究休眠品牌的激活点,关注休眠品牌激活后的持续发展和维护。海口市有的老字号经营者已经认识到,老字号不应死守传统文化,而应创新产品和营销理念,把老字号的历史文化价值,转移、提升为企业生产力和市场竞争力。简言之,老字号的成功法宝,是把文化遗产变成新的经营资本。

老字号、老商街作为文化遗产是城市发展之“源”,城市化是城市发展之“流”。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是城市化进程中的核心问题之一。城市化的进程只有做到“源远流长”,城市才能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

(以上来源:海南日报,张继焦 2017-05-10)

【数据分析】

“夫源远者流长,根深者枝茂”,泱泱中华,历史悠久,文明博大。中华民族在几千年历史中创造的灿烂文化,是我们生生不息的根和魂。从巍巍长城到苏州园林,从三坊七巷到传统村落,各类文物作为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蕴含着历史信息和文化基因,承载着我们这个民族的认同感和自豪感,成为民族历史不可替代的见证与象征。

当前,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加快推进,文物事业面临着新的任务和挑战。近年来,文物保护经费投入大幅递增,一些重要文物得到抢救,文物保护执法力度不断增强,文物保护工作取得了扎实成绩。但也应看到,一些地方文物保护方式过于简单化;许多城市在开发建设中,毁掉古建筑、搬来洋建筑,城市逐渐失去个性,导致“建设性破坏”。这就要求我们在新形势下,要不断加大文物保护力度,开创文物事业的新局面。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我们必须认识到,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各级党委政府和广大文物工作者应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处理好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发展、建设与保护的关系,切实做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擦亮历史文化遗产这张金名片。

传承历史文脉,既要让文物留得住,也要让文物“活起来”。运用现代技术手段,创新方式方法,推动文物保护成果创造性转化,加强国际文化交流,就能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就能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引导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价值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更好地传承文化、凝聚精神。

保护文化遗产,政府与社会都不能袖手旁观。首先,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加强对当地文化遗产的重视,建立健全文化遗产保护责任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同时可以建立起公众和舆论监督机制,推进文化遗产保护的科学化和民主化。其次,营造保护文化遗产的良好氛围。通过电视、广播等多种方式媒体宣传,提高人民群众对文化遗产保护重要性的认识,增强全社会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文化遗产保护机构应经常举办展示、讲座等活动,使公众更多地了解文化遗产的丰富内涵。最后,积极探索、打造以文化遗产为中心的产业,使文化遗产真正“活”起来。

社会在发展,但文化遗产不能丢,我们不能在前进的过程中让文化遗产逐渐失语。相信通过政府和社会各部门的努力,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一定会再次绽放异彩。

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没有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让我们积极行动起来,汇众智、集众力,扎扎实实地做好历史文物保护工作,书写现代文明与文化遗产相融共生的崭新篇章,为民族复兴梦想注入强大精神力量。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