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剧院经营的“各美其美”之道

2017年7月1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大剧院是当今城市的标志性建筑,更是当代城市文化活动最优质的大舞台。如何盘活剧院资源,给城市带来新的活力,是各大剧院都在面临的问题。

【标签】 剧院经营 演出市场
【正文】

【热点回顾】

剧院闲置、生存堪忧,山西剧院抱团作战找市场

4月21日,临汾市影剧院与太原市话剧团共同签署了战略联盟合作协议,由市话出品的儿童剧《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将于5月底在该剧院演出;由该联盟引进的国内首部以星座为主题的舞台剧《同道大叔十二星座暗黑史》与太原市青年宫演艺中心签约,确定该剧于6月初在该剧院内演出……这是发生在山西演艺集团演出剧院联盟第一次会员大会上的一幕,联盟单位集体发力,不仅为本土剧团、地方剧院找市场,也为剧院从国内引进优秀的舞台剧目做桥梁,促使演出方与剧院方成功对接。这两项签约,让特意从阳泉、晋城、孝义等地赶来的20多家剧院跃跃欲试,有心通过剧院联盟的东风,培育当地的演出市场。

地方剧院 生存堪忧

据统计,山西国办文艺院团共有128个,数量在全国文艺战线中名列前茅,但大部分剧院除了政府出资支持的惠民演出外,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有些甚至生存堪忧。

此次联盟大会上,刚当选的副会长、山西金视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营销总监郭俊莱说,全省各地市人口不少,但是文化繁荣程度不高,文化资源与消费不匹配,这是很多剧院和院团面临的尴尬,尤其是在文化体制改革后,不少剧院要自负盈亏,生存就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临汾市影剧院负责人表示,以前剧院的主要职能是放电影,收入还不错,再加上政府给的惠民演出的补贴,剧院还能略有盈余,可自2016年以来,随着各大院线的入驻,消费者有了更多选择,临汾市影剧院票房直线下滑。孝义市的东风剧院也是如此,本土没有合适的剧目,只能外请,可是请一部剧目的费用太高,如果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必然卖不出去票,所以剧院也只能承接惠民演出,以及一些大型会议,基本上也是靠政府补贴度日。

是地市的老百姓不愿意看演出?还是优秀的演出院团怕条件不好不愿意去地市?晋城市泽州影剧院,算是特例。该剧院不仅成功邀请了《二泉映月》《红旗渠》等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的优秀剧目,还邀请了由刘晓庆主演的话剧《风华绝代》,观众购票非常积极。通过这些尝试,该剧院取得了一定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剧院的使命就是演出,只要我们坚持就能做好。现在请演出团是很贵,比如《风华绝代》的成本就高达28万,但是对于中老年消费群体来说,刘晓庆是他们那个时代的偶像,他们就愿意走进剧院看戏;儿童剧很有市场,但外请剧团也很贵,我们通常就会找赞助商,这样成本就能锐减;国家艺术基金的优秀剧目,有些是零演出费,只需要负担剧团的食宿、交通就好,这样卖起来票就没有任何压力。”泽州影剧院负责人说,老百姓不是不愿意看戏,演出方更不会挑剔演出的场地,只要培育一个好的演出市场,有好的剧目作为支持,剧院就能从尴尬中找到生机。

团体作战 共找市场

“山西演出剧院联盟”成立于2015年,通过联盟这个平台,有专人为演出团体找市场,为演出场所找剧目。之前,山西省京剧院的儿童剧《孙悟空大战白骨妖》就成功推广,在各地市巡演,今年甚至还走出了山西,在上海各小学巡演100场。如今,剧院联盟又吸引了各地市的剧院加入,目的就是让剧院回归根本职能,演出能常态化,把市场培育起来。

郭俊莱算了一笔账,“以前,大家都是单打独斗。要是单独请某个剧团演出,光道具运输、人员食宿、交通的成本就非常高,如果全省剧院联动起来,以集体打包的形式来对接演出团方,费用就能节省很多。比如在太原演完就能去榆次,再者长治、临汾等一条线下来,各地市院团的购剧成本就会降低很多,市场也就可以慢慢培育起来。”就拿山西大剧院来说,归北京保利院线运营管理,集中采购、集约经营,跟剧团签约时就签订了全国巡演的项目,可以在保利旗下的30多个剧院演出,这样的打包价格肯定有非常大的优势。同样,山西有不少专业的艺术院团,新创、经典剧目不在少数,如果联盟化运作,可以推荐该剧巡演,对于演出方来说也是非常有吸引力。剧院有了生命力,有戏可演,更多的演出团体能进驻到剧院里丰富观众需求,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走进剧院。

不过,协调近30个剧院或院团统一行动,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对于欣赏剧作来说,众口难调,或许太原人喜欢话剧,晋东南人民就喜欢歌舞表演呢,怎样来处理共性和差异性?郭俊莱说:“先由小型演出到大型演出过渡,由低成本、低票价运作到高成本过渡,由单一的剧目到多元剧目过渡,慢慢培养市场,培养观众的消费观念。”就拿之前提到的临汾市影剧院来说,此次与市话签订了儿童剧演出协议,最为受益的就是观众了,因为采购成本降低了,票价就降低了。临汾市影剧院负责人说:“我们以前也举办过儿童剧演出,但大多是演出公司办的,票价太高。现在我们计划每个周末演出一场儿童剧,最高的票价也就是100元出头,我们计划通过联盟再对接好的剧目,把市场培育起来,其他就水到渠成了。”

请进来,是剧院联盟最主要的职能,把省内的优秀剧目推广到全省各地市,把国内的优秀剧目吸引到山西来,而在未来,走出去也是该联盟需要做的最为迫切的事情。

(来源:山西新闻网 2017-04-26 孙轶琼)

烟台福山剧院成地标文化景观,自制剧打造剧院新亮点

高标准建设剧院,近年来成为多地重视文化建设的象征。斥巨资建成的剧院如何发挥应有效能,考量着管理部门的智慧。面对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烟台市福山区将新建剧院效能提升作为着力点,通过与社会力量合作创排自制话剧,将剧院打造成为“完善创作体系、展示本地文化、提升城市内涵”的大本营。   

打造有温度的作品

5月4日晚,烟台市福山区的福山剧院正在上演话剧《爱,转机》。很多观众反映“这是一部有戏剧张力的作品”,既有温暖的故事,也有发人深省的情感问题。其中的“福山元素”更是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

《爱,转机》由福山区政府出品,福山区文化旅游局、烟台市保利大剧院管理有限公司、福山剧院联合制作,对新时代的情感问题进行了剖析。

该剧编剧由《新剧本》杂志执行主编林蔚然担纲。林蔚然从事舞台剧、影视剧、艺术评论创作至今,创作了众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同时,该剧还邀请了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青年导演郭蔡雪执导,其代表作品有《打不开的门》《我的汉水家园》等,曾获得“金狮奖”“五个一工程”奖等。

同时,剧中演员很多来自专业艺术院校,参加过话剧、电视剧和电影的演出,有丰富的表演经验,制作团队更是话剧界的高配组合。比如舞美设计鲁宁,曾参与有口碑话剧《学一学鸽子》《仲夏夜之梦》等演出;灯光设计是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研究生徐愔,曾是《学一学鸽子》《栀子花开》等演出的灯光设计;服装造型设计则邀请了赖声川表演工作坊化妆造型师孙华。   

剧院成了文化地标

福山剧院作为保利院线首个区级剧院,运营不到一年时间,已成为烟台重要的公共文化场所和地标式的文化景观。

在引进剧目方面,福山剧院一直坚持高雅艺术引进需求,不断进行各种艺术形式的探索,提升外请演出的档次。正式运营以来,剧院先后引进了音乐会、民乐、儿童剧、京剧、歌舞、话剧、相声、演唱会、综合晚会等艺术形式。同时,福山剧院利用保利院线的优质资源,推出了“跨年演出季”“新春演出季”“戏剧演出季”,以及保利院线的品牌演出季“打开艺术之门”和“市民音乐会”系列演出。目前,福山剧院已演出30余场,累计接待观众超1.5万人次,平均演出上座率超七成。

“老百姓在家门口就可以观赏到来自于国内外的优秀演出剧目。”福山剧院负责人柳强告诉记者,剧院引进的是高品质的精品演出,票价却是普通大众都能接受的惠民票价。

“通过政府补贴,大大降低了老百姓文化消费的门槛。比如说,任素汐领衔主演的明星话剧《学一学鸽子》,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最低票价都在100元以上,而福山剧院的最低票价只有50元,得到了各界人士的肯定。”柳强说。   

原创剧讲好福山故事

福山剧院与保利院线合作之初就确定了自制剧的计划。福山剧院将结合福山当地风土人情每年开展原创剧目的制作,并且利用保利院线输出。

福山剧院运营以来,自制剧的制作团队和体系从零到有,一点点建立起来。柳强说:“与北京团队合作的同时,我们在摸索建立自己的体系。”他介绍,现在福山剧院的制作体系已初步确定,包含主创、主演、舞台技术、排演、宣传推广、制作管理、市场营销和群演招募等等。“主创和主演邀请一流艺术家,逐步烟台本土化;舞台技术人员由剧院自行培养,服装、舞美等制作则通过招标,实行工厂化制作。”

“推出自制剧,对于福山剧院来讲,其实是打开了一扇窗。未来很可能就会以福山剧院为中心,带动一批演出周边的创作和制作产业。”柳强透露,“院团合一”是福山剧院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福山剧院将逐步建立剧团,把自制剧打造成福山剧院的亮点,探索“请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的发展模式。

(来源:齐鲁晚报 2017-05-19 孙淑玉 魏琪)

天桥艺术中心音乐剧突围记

2015年,主营音乐剧的天桥艺术中心在南城拔地而起。短短两年时间,超过千场剧目的轮番上演,让京城消费者有更多机会近距离体验音乐剧魅力的同时,也让这座年轻的剧场日渐成为北京城里响当当的文化地标。无论是剧院经营还是演出市场推广,在天桥艺术中心总经理张利看来都离不开“内容为王”。

两年超千场

作为目前国内惟一的音乐剧专业剧场,天桥艺术中心前年的开幕演出就是经典巨制《剧院魅影》,随后又陆续引进了《窈窕淑女》、《罗密欧与朱丽叶》以及国内的一些原创音乐剧。很多国外音乐剧演员一开口就惊呼“这个舞台唱着很舒服”。

“北京城两个规模最大的艺术中心,一个是国家大剧院,另一个就是天桥艺术中心。国家大剧院作为国家文化的标志,定位于高雅艺术的高端化、国际化。而天桥艺术中心除了国际化之外还强调开放性、市场化和专业化。”在张利看来,将天桥艺术中心建在寸土寸金的二环以里,可见政府的远见和胆略。

尽管天桥艺术中心成立仅两年,但是成绩斐然。数据统计显示,天桥艺术中心第一年完成演出600多场,几乎每天都有至少两场以上的演出,这个场次应该说仅次于国家大剧院。其中,仅主营的音乐剧就达到100多场。今年,天桥艺术中心演出场次预计将达到800多场。

内容为王

作为由北京金融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投资16亿元建成的天桥艺术中心,从建设初期便开始与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进行深度合作,现在两家集团又成立合资公司负责长期运营管理。据统计,北京市去年音乐剧市场的上座率达到79%,而天桥艺术中心的音乐剧上座率也几乎达到八成以上,《剧院魅影》、《罗密欧和朱丽叶》甚至高达九成。

“天桥艺术中心从建院之初,就把引进和打造音乐剧精品作为经营之道。”张利表示,“在南城人们的印象中,老百姓的生活可能就是吃吃烤串喝喝啤酒,距离高雅艺术似乎有点远。而且在很多人看来,只有低票价才能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剧院。我倒是认为,惠民票价自然有吸引力,但是最重要的还是 内容为王 。好的演出内容具有向心力,它有一种力量让观众自发地聚在一起。”

“相比引进一个好导演、好制作人或者好编剧、好作曲,形成模式化的流程或者标准更重要。有了优质的演出内容,观众就开始实实在在地用钱币去投票,这样就能带来消费习惯的培养和养成。”张利强调。

发力原创

据悉,今年天桥艺术中心将加大音乐剧的规模和场次,除了正在热演之中的《魔法坏女巫》,以及刚刚演过的香港音乐剧《顶头锤》,下半年还将相继引进《泽西男孩》、《金牌制作人》、《变形怪医》等经典大戏。

除此之外,音乐剧原创工作也开始启动。天桥艺术中心和北京市演出公司已经签订协议,联手国际团队打造一台堪称鸿篇巨制的原创音乐剧。张利表示,制作原创音乐剧最要紧的是要具备一种工匠精神,“音乐剧是产业化最强的一种艺术产品,从前期立项到版权、制作等各个环节,都是有非常高的标准和要求。我们现在有的音乐剧制作周期太短,筹备三五个月就推出一台新剧,它更像一种快餐文化,我们缺乏那种精打细磨的工匠精神”。

为了聚集人气培养铁杆观众,天桥艺术中心还举办了“诗意生活节”、“芭蕾导赏”、“世界女性艺术节”等多个开放式的活动板块。与此同时,天桥艺术中心于今年与北京演出公司合作打造了戏剧板块——老舍国际戏剧季,突出打造传统京味儿文化特色。而刚刚面世不久的“新经典艺术节”则定位在国际最潮流的优秀舞台经典剧目。张利说:“这些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芭蕾舞或者歌剧,具有较强的时尚性和实验性,非常适合现代观众的胃口。此外,具有试验性质的传统戏曲作品,也会成为新经典艺术节关注的焦点。”

(来源: 北京商报 2017-06-08  张学军)

【数据分析】

随着各地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推进,各地都把剧院当作城市的文化服务设施来进行建设。然而,在如火如荼的城市剧院建设热潮中,并不是每一个剧院都可以不断上演精彩剧目的,不少剧院在剧目创作和剧目引进方面并未跟上,演出缺,观众少,这让硬件设施堪称华美的剧院离艺术的距离越来越远,而沦为冰冷的地理标志。据不完全统计,自1998年至今,我国新建和改建的剧场达260多个,目前国内剧院总数已超过2000家。国内一著名的建筑专家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建、管、用’的相互脱节,是国内剧院所面临的最大困境。‘建’只用三至五年,而‘管’和‘用’则是剧场的一辈子。

面对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斥巨资建成的剧院如何发挥应有效能,考量着管理部门的智慧。在我国的很多三线、四线城市的大剧院全年演出的场次低于50场,剧院功能开发不足、资源浪费的现象十分严重。很多剧院没有“剧”,空有“院”,大部分剧院除了政府出资支持的惠民演出外,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有些甚至生存堪忧。其实,从世界各地剧院建设的成功经验来看,一个剧院一定要有好的剧目作支持,剧院自己进行剧目生产创作的同时,“请进”一些优秀的剧目来增加剧院的产品供给,让剧院有生命力,有戏可演,让更多的演出团体能进驻到剧院里丰富观众需求,这样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走进剧院,剧院才能从尴尬中找到生机。

另外,在我国演出产业发展催生下的剧院建设热潮中,不仅专业的大剧院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新型商业中心也开辟了剧场空间,所以,在剧院林立的当下,差异化经营显得至关重要,差异化经营是为了培养剧院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塑造剧院在市场中的不可替代性。事实上,在当前的演艺市场中,但凡发展得比较好的剧院,往往都具有清晰的差异化定位和经营思路,任何一家剧院只有坚持自身的独特个性,才有可能真正在市场上立足。以天桥艺术中心为例,从建院之初,就把引进和打造音乐剧精品作为经营之道,精准的定位以及特色鲜明的经营策略,为天桥艺术中心找到了更好的发展空间。

作为新建的剧院,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绝非易事,如果这些新建的剧院都能“各美其美”地竞相发展,源源不断地为广大观众提供舞台演出,真正能丰富市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才是我国剧院经营发展的正确之道。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