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上海,为实体书店复苏打造新空间

2017年7月24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社会文化
【内容摘要】

作为全国率先对实体书店实施扶持政策的城市,上海不仅要成为实体书店发展的高地,还要在新形势下做实体书店理论高地,为别的城市提供宝贵的上海经验。

【标签】 上海 实体书店
【正文】

【热点回顾】

上海城市建设为实体书店“留位”   

上海淮海路的武康大楼,窗外车来人往,大隐书局栖身于此,时有作者与读者一同读书畅谈;虹口北外滩,对着黄浦江水,建投书局的书案成了不少人安放闲暇的场所;在福州路的上海书城,每周末举办的“全国新书发布厅”已有一年,成为老书店的新风景;松江泰晤士小镇上的“最美书店”钟书阁,把分店开到了静安寺的商场;和水乡古镇相呼应,上海三联书店在青浦朱家角开出第一家实体书店……  

走在上海的街头,时不时就会和书店相遇。而这座立志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的城市并不满足于此。今年4月,上海市发布《关于上海扶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首次将实体书店发展纳入城市规划和发展的“顶层设计”,这是上海首次将实体书店建设纳入城市发展布局。 书香是城市的必需品   

《实施意见》规定,在城市建设中为实体书店预留经营场所,达到8万人的居住小区应预留不少于200平方米的书店面积。上海未来将进一步优化实体书店网点布局,在街区、商区、社区、学区、交通枢纽等区域规划开设综合性书店,同时以中小型书店填补城市商业中心、人口导入区域、新兴居民区等的“文化空白点”。《实施意见》还建议,上海每所高校周围应该“至少有一所”成规模的校园书店,并鼓励在中小学校周边开办实体书店。   

在上海的城市管理者眼中,书香是城市的必需品。实体书店是全民阅读活动的重要载体和公共文化的重要组成,是出版文化全产业链的重要环节,也是完整的城市文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海是全国率先实行实体书店扶持政策的城市。自2012年至今,上海持续推进扶持实体书店发展工作,政府投入资金,有选择、有重点地扶持实体书店发展,每年度更新发布《上海市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引导目录》,调整扶持重点,引导行业转型发展并更好承担社会责任。2012年至2016年,上海共划拨新闻出版专项资金6000余万元,通过资助和补贴、贷款贴息、奖励等方式,扶持百余家实体书店。 社会力量的参与带来新鲜活力   

政府的扶持撬动了更多社会力量的参与和投入。过去5年间,上海的实体书店不但数量上逐渐止跌企稳,更逆势开出了一批标志性实体书店。多家外省市品牌实体书店,如大众书局、西西弗书店、言几又等纷纷进入上海开店布局。一批有热情、有创意、有干劲的年轻人创业开办中小微书店,为传统行业带来新鲜活力。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海将有近20家中大体量实体书店开业。   

这样的带动效应是政策所预期的。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说:“扶持实体书店,政府力量与市场行为必须相结合。光靠扶持生存的书店只是‘盆景’,有生命力、可持续发展的书店才能成为城市的风景。”在徐炯看来,“今年这些新开业的书店几乎都是功能复合的文化空间,都有十分明确的与阅读相关的活动计划,成为推动全民阅读的重要力量和空间。”   

徐炯告诉记者,此次上海出台的《实施意见》有几大特色亮点:一是从顶层设计高度,将实体书店建设纳入城市发展布局;二是在优化实体书店网点布局上,结合上海国际文化大都市建设实际,提出“鼓励和支持国际上具有品牌影响力的专业特色书店落户上海”;三是依托上海“文教结合”机制,重点推进书香校园建设,尤其是加强上海高校校园书店的整体规划和建设;四是市区联动,切实发挥区级行政管理部门对本区实体书店的支持力度。   

政策的利好也吸引了更多人加入书店业。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上海此轮实体书店回归潮中,跨界人才的加入成为新特点,为书店业带来了新气象。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彭卫国说:“上海不仅要成为实体书店发展高地,还要在新形势下做实体书店理论高地,为别的城市提供上海经验。”

(来源:光明日报5月16日 颜维琦 曹继军)

实体书店“回春”:全民阅读的“最美风景”能否延续?

“阅读是一件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事情。然而,我所指的阅读恰恰是最不功利的阅读,是一个人与一本书安静相对、岁月无声。”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台湾词作者方文山受邀在上海重庆南路新开张的品牌书店“大隐精舍”内,与百余名上海读者促膝相谈读书之道。

这个世界读书日,上海的文艺爱好者们普遍遭遇“选择障碍”。短短一周内,就有五六家特色实体书店宣告开业,如桃李争春摇曳于上海全民阅读的暖流之中。据悉,今年上海将新开近20家实体书店。

从几年前实体书店举步维艰、纷纷闭门,到如今上演绝地反击、集体“回春”,实体书店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变迁?而这番阅读的“最美风景”又能否延续?

繁花乱眼:上海特色书店竞相“绽放”

在上海青浦的水乡古镇——朱家角,近日悄然冒出了一家文艺气质的小书店,名唤“角里”。顾名思义,书店面积精巧,安静栖居于水乡的一个角落。但吸引眼球的是,这个小小的书店只售卖一种图书,定期更换种类。

爱书人都知道,角里书店“只卖一本书”的模式,效仿的是日本东京只有50平方米的著名书店森岗。不过,只卖一本书的实体书店也能生存,这就有赖于商业机构的助力。朱家角新开发的商业地产对书店给予了优惠租金扶持,它正需要像“角里”书店这样能吸引游客留下来、慢下来的文化空间。

上海实体书店新品牌——大隐书局却是大隐隐于市,都选址于上海最繁华的地段。大隐书局的创始人刘军这两天忙得连坐下的时间也没有:4月21日和23日,大隐在巴黎春天商场和黄浦区文化中心一口气连开两家分号,盛况无二。

实体书店正在上海迎来春天。来自浙江的博库书城、北京的蒲蒲兰、重庆的西西弗、四川的言几又、广州的方所、江苏的大众书局……全国各路诸侯正在上海攻城略地、加速扩张,试图抓住实体书店复苏的黄金机遇。

互联网经济加持,实体书店真正转型

仅在几年前,实体书店还接连采取撤退收缩战略,让文化界有识之士纷纷发出“拯救书店”“拯救阅读”的痛心呼声,缘何转眼间已一派生机勃勃景象?

记者观察发现,这一轮实体书店复苏,从形态上已经迥异于单纯卖书的传统书店,较之进化了N个版本,且无论从特色、风格、气质、定位上,都有独到之处。

在上海,有的书店以氛围取胜,堪称“书店+咖啡馆”;有的书店以“最美”闻名,已经成为游客热门取景地标;有的书店精选文创产品,步入其中,琳琅满目的文创衍生品自然散布于书籍之间,犹如精品买手商店;也有书店形似传统文化会所,擅长花艺、茶道、精致饮食。24小时书店、电影主题、女性主题书店……各类细分需求的小众化书店也大行其道。

不过,实体书店特色虽异,却也有共性,就是从“单纯卖书”转向“文化体验”和“知识分享”,吸引人流积聚人气,成为城市文化的“热点”和“兴奋点”。书店背后的商业理念,已悄然转换为互联网时代的体验经济与分享经济。

实体书店回暖,得益于文化产业勃兴

“如果说前两年实体书店回暖尚是一种信号,今年这种趋势已经十分明显。”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说,与传统书店相比较,新开放的实体书店更具互联网经济特征,它们都是功能复合的文化空间,有丰富明确的阅读活动计划,让城市更具文化气质和活力。

“前几年实体书店遭遇危机,其经营者往往是执着阅读的文化人。而这一轮实体书店复兴,背后有政府支持、有商业地产助力,还有大量资本进军文化产业的需求。”一位出版资深人士对记者说。

上海是全国率先对实体书店实施扶持政策的城市。早在2012年,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就颁布政策,通过资助、补贴、贷款贴息、奖励等方式扶持有影响力的实体书店发展,至2016年已投入专项资金逾6000万元。

而在政府扶持之外,商业资本和风险资本对实体书店也日益看好。大隐书局正在筹划开设新的门店,因地制宜将书店与当下大热的民宿结合,创造出新的业态。刘军认为,只要得其真味、做到极致、持之以恒,文化一定是个好生意。正如方文山所言“阅读是一件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事情”,随着资本与文化以更具创意的方式结合,实体书店还将更加摇曳多姿。

(来源:新华社 2017年04月24日  孙丽萍)

谁说实体书店不行了?上海又一批个性书店今天惊艳开业   

在世界读书日到来的这个周末,有心的申城爱书人会发现,一批实体书店集中开业。事实上,上海的实体书店已经明显回暖:形形色色的大小书店内,人们买书谈书看书已是常见风景,市民读书已成风尚。有业内人士认为,今天公布的《关于上海扶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对文化市场需求释放了积极信号,未来上海的多个角落,将会涌现更多各具特色的“读书场”。在评论家潘凯雄看来,阅读会上瘾,成瘾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而这样的生活方式才是真正贴近了阅读的精髓。   

市场远未饱和,个性化书店扩张势头不减   

记者了解到,上海这个周末开业的实体新书店有:大众书局的世博源店和惠南镇禹州广场店,大隐书局淮海路巴黎春天分店、新品牌“大隐精舍”,上海三联书店与尚都里合作的在青浦朱家角放生桥畔的“角里书房”……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内将有近20家中大体量实体书店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开出。有书店经营人认为,上海的实体书店布局无论数量还是品类都远未饱和,拓展空间还很大。   

实体书店回暖,让沪上公共文化空间在这个春天尤其生机勃勃。全国叫得响的品牌书店几乎纷纷在沪开设门店,浙江的博库书城、北京的蒲蒲兰、重庆的西西弗、四川的言几又、广州的方所、江苏的大众书局等,各大品牌书店扩张势头十分迅猛。   

在资深出版人士看来,这既得益于上海政府层面对实体书店的扶持政策,也凸显了申城活跃的阅读氛围。记者从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了解到,随着上海城市建设的加速,书店尤其是个性化的专业书店,在一些大型商业网点和社区仍存在空白。   

无怪乎西西弗上海地区执行总监张志忠说,“西西弗在上海的饱和量将是8至10家店,目前空间依然很大。”光是去年西西弗书店在上海一口气开出4家门店。言几又今年在沪将布局约10家门店,且有别于之前4家门店,都是中大体量的,言几又相关负责人说,先把上海平台搭好,才能更好地去辐射周边地区。

业内人士认为,时下书店已成为深耕阅读市场的前沿地带。随着细分的文化需求涌现,一些实体书店不再追求大而全,它们的市场定位日趋精细与垂直。大众书局总经理助理朱兵说,大众书局此前陆续开过24小时书店、电影主题、女性主题书店,就是针对不同群体阅读需求所作的调整。   

一方面是实体书店基于满足个性化阅读感叹“书店不够用”,另一方面,作者与出版人也希望自己的书能在多家书店亮相。作家毛尖的随笔集《非常罪 非常美》最新增补版日前在上海钟书阁芮欧店首发,现场“爆棚”,社交网站上网友追问“下一场分享会在哪?求约!”北京读创公司营销编辑梁爽在上海言几又书店做过《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诗》《日常烦恼的答案》等新书分享活动,沪上读者的爱书懂书让她感动不已。   

“花式”读法,让阅读成为最日常的表情   

一页一世界,一书一宇宙。阅读除了独坐静翻,也意味着一次次邂逅和对话。无论是身处豫园闹市的“吾同书局”,还是扎根远郊的青浦“薄荷香书院”,无论是聚焦国内外文学的“思南读书会”,还是主打建筑城市文化的“半层书店读书会”,不难发现,不同书店、读书会,不再“大杂烩”,而是花心思考量活动主题与自身定位的匹配度,以个性阅读吸引读者。

这带来的直接效应就是,书店从过去一味拼低价,到如今开始比拼互动体验、人文素养的质量和选书眼光。在尚都里总经理冯伟琴看来,朱家角古镇过去的游客模式基本是上午来、下午走,如今开设越来越多文化空间吸引游客留下,体验更多“花式”阅读服务。大隐书局的刘军在谈到自己的经营理念时称,希望阅读功能更加复合,以书为载体,融合非遗普及、书院、剧场、艺廊、古琴茶道等生活美学,让市民阅读在日常生活里自然地循环起来。

(来源:文汇网 2017-04-23 )

【数据分析】

今年4月,上海市发布《关于上海扶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首次将实体书店发展纳入城市规划和发展的“顶层设计”,《意见》明确规定“每8万人居住区”应享受“不少于200平方米”的书店面积,这是上海首次将实体书店建设纳入城市发展布局。随着网上书店的兴起,尤其是电子书籍的方便快捷,实体书店遭遇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很多城市除了为数不多的实体书店在艰难经营之外,城市核心区域的商业繁华地带,已经很难见到书店的身影。上海此举,无疑将有力推动实体书店业的复苏,为实体书店的发展提供了明确参照,拓展城市文化生活的空间。

作为中国城市文化发展的“风向标”之一,上海的成功经验非常值得国内其他城市借鉴和学习。他们通过创新发展实体书店的经营模式、大力挖掘实体书店社会服务功能、推动实体书店与信息技术融合发展等成功路径,使遭遇寒冬后的实体书店回暖的势头迅猛,充分发挥了实体书店在建设书香社会、引领城市文化新风尚上不可替代的作用。

2016年,国家发改委公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首次提出要“提升上海全球城市功能”。这一目标定位,既是国家战略所需,也是上海自身发展使然;某种程度上,还代表着国内大城市未来发展的方向。而“文化内核”是“全球城市”构成要素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要把上海规划建成充满文化创意的‘全球城市’这个富有雄心的目标,离不开文化力量的支撑,将实体书店发展纳入城市规划和发展的“顶层设计”,为实体书店的发展和复苏腾出更大空间的同时,也为上海的发展注入了更多文化的元素。

上海还将继续重点扶持一批品牌知名度高、创新发展能力强、主营业务突出、具有示范引领作用的实体书店,相信到“十三五”末,实现上海基本形成布局合理、结构优化、功能完善、重点突出、业态多元、充满活力的实体书店发展新格局的目标并不遥远。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