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博物馆文创:寻求传统文化的当代表达

2017年7月2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博物馆文创产品创意开发,是社会教育公共服务功能的延伸。

【标签】 公共文化 文创产品
【正文】

【热点回放】

河南省博物馆文创大赛的品牌魅力

日前,“百汇地杯——第五届河南省博物馆文创产品设计(陶瓷主题)大赛”在河南拉开大幕,备受关注。近些年,在博物馆“文创热”的大背景下,河南博物院在河南省文物局、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及河南省博物馆协会的支持下,从2011年开始,已连续组织实施4届“河南省博物馆文化产品创意设计大赛”,无论是其引领性、持续性,还是其探索与创新性,无论是其声势影响,还是有关各方的期待与收获,均为全国业内外更加关注。作为博物馆文创大赛的品牌,已然是立足中原,辐射全国。那么,这个“品牌”是如何“炼”成的呢?

文创大赛,不忘“初心”

从法国卢浮宫的“维纳斯”“蒙娜丽莎”等走进中国的寻常百姓家,到中国大陆游客对台北故宫的“翠玉白菜”有口皆碑、津津乐道,可见博物馆文创产品是让文化遗产活起来,让民众“把博物馆带回家”从而深刻影响人类生活品位的一种重要的文化载体。

然而,与西方博物馆相比,中国的博物馆尤其大陆地区的文创工作起步较晚,目前尚处于“培育期”。所以6年前,作为中央与地方共建国家级博物馆的河南博物院,首次组织博物馆文创设计大赛,就是基于这样的“初心”:为我国博物馆文创开发探索路径、寻找抓手,尝试吸引与整合社会文创资源,为合力做强做大中国的博物馆文创奠定基础。

那么,如何凝聚社会的关注和参与?寻找一个文化热点为切入点、建立大赛的长效机制是关键。河南博物院策划组织博物馆文创设计大赛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摸索着走过来的。第一次搞大赛的时候,就放眼长效化,定名为“首届”,意味着还有“N”届。第三届成功举办之后,又邀请前3届的主要参赛获奖群体及个人代表,组织了一次总结座谈会,结果会上大家异口同声强烈呼吁大赛不要中断,因为社会有关博物馆文创各方需要这样一个共同的平台,而中国的博物馆界还没有形成一个文创设计大赛品牌;希望河南博物院将大赛打造成一个立足中原面向全国的知名品牌。大家坚信,这样一个品牌,未来一定能够更好地凝聚关注和参与,促使博物馆文创力量的集聚和良性互动。

大赛注重以高校艺术设计院系师生为主要参赛群体并与其加强互动。从4届大赛的比拼和结果看,高校的师生们确实表现不俗,令不少专业机构和企业“汗颜”。这有利于推动博物馆文创可持续发展,同时对高校艺术设计院系师生的重视和自信心培养,将激励高校在未来致力于参加更多的博物馆文创活动,并为博物馆培养、输送更多的博物馆文创人才;同时,大赛使博物馆更好地履行了公共教育机构的神圣职责,为高校即将步入社会的莘莘学子提供了实实在在的、绝佳的社会实践机会。

文创大赛联络多家地厅级以上有关政府部门与相关企业、机构共同运作,则大大调动了社会关注、参与博物馆文创的热情。从河南前4届大赛期间与参赛对象的沟通和交流看,如果没有上述主办单位的出面担当和荣誉证书,单凭博物馆一方努力,是很难收到目前这样好的效果的。

用心探索,不断优化

2011年初河南省举办首届博物馆文创大赛。当时全国文博界尚无先例可循,缺乏经验启动仓促只有一个多月。围绕当年国际博物馆日主题展开,重点放在了对大赛模式的探索而非大赛的规模和声势上。最后,首届大赛共征集来自省内的参赛作品202件套。第二届大赛着重努力提升效果实现了规模与质量的超越。大赛依然围绕当年博物馆日的主题展开,组织动员工作更深入,拉长了大赛周期,筹集了20万元经费,全国征稿达601幅。

第三届大赛开展了新的探索、实现了新的突破。这次围绕一个原创大型展览“鼎盛中华——中国鼎文化展”展开主题征稿,采取了一系列更加有效的措施:重点加强了在河南省美协以及20多家高校艺术设计院系的宣传,夯实参赛基础;大幅度改进奖励办法,最大限度地扩大奖励覆盖面,调动高校师生团队参赛的积极性。应征作品大大超乎预期,共收到全国参赛作品1601件套,是前两届大赛总数的近两倍。

第四届大赛重在精准借鉴国际文创经验寻求重点突破。借鉴法国卢浮宫和台北故宫“镇馆之宝”优先开发的经验,将大赛设计取材范围聚焦、锁定在了河南博物院的“九大镇院之宝”,并鼓励提交成系列的创意作品。其结果虽然征稿的总数量805件不及第三届,但参赛作品质量总体胜出前3届。

相对于前4届大赛,目前正在进行的 “百汇地杯”第五届文创(陶瓷主题)设计大赛有三个方面的创新亮点:一是在奖项和奖励方面设“概念类”与“产品类”两种奖项,使参赛者有更多选择性,而且奖项范围、力度进一步加大,奖励方式更为多样化;二是在评选方式上,首次引入“互联网+”的概念网络投票;三是更大范围地实现了博物馆与相关部门、行业组织和企业等9家单位的跨界融合,筹措经费达30万元也远超往届。

第五届大赛后,将着重对这五届征集储备的优秀文创设计方案汇集起来进行巡回展览;还将正式出版发行图录;也将有计划地择优开发,转化为真正的文创商品。随着良性循环的形成,河南省博物馆文创大赛的品牌一定会更加响亮,也一定能为凝聚全社会的文创正能量,促进博物馆文创大发展,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大赛品牌,意义何在

目前,我国大陆地区的博物馆,除了极个别“宫”字号、“国”字号超级大馆外,绝大部分博物馆文化产品的创意设计还不能自立。河南的这4届大赛着力规避了大多数博物馆自身文化产品创意设计的短板,以及单纯依赖合作企业进行创意设计所带来的种种不足,转而全方位求助于社会,以互利共赢为基础,以专业化、社会化为原则,调动、整合全社会相关专业力量合力助推博物馆文创设计,取得了可喜成效。

前4届大赛共征集到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原创性特色文化产品创意设计方案3209件套,其中获奖作品累计144件套。不仅为河南省博物馆未来的文创开发储备了越来越多的优质参考方案,也为其他致力于文创开发的博物馆征集和储备源源不断的原创性文创设计方案探索了一条崭新的路径。

大赛的实践很好地证明:“博物馆文创工作乃是当今博物馆教育职能的有益拓展和延伸。”“教育”现已是体现当代博物馆价值的第一职能,而大赛过程对于参赛者乃至关注着的优秀传统文化冲击和浸润,则犹如春风化雨。

中州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原院长于会见说:“师生们在大赛中的收获远不止技能上的实兵演练和获得一本荣誉证书,更重要的是经受了一场深刻的中原文化的洗礼,找回了久违的民族自尊和文化自信。而这些对大家在未来的人生旅途中放大格局、扬帆远征更具深远意义。”

河南工业大学艺术设计教研室的一位负责人在大赛总结表彰会上发表感言:“河南这个大赛的品牌已经打出来了,我们的师生在大赛中得到了不少实惠,但这样的博物馆文创大赛全国尚未见到先例。所以我们每年都在关注,每届都要认真组织参与。”大赛对于唤起社会对博物馆文创工作的持续关注和参与所起到的重要作用,由此可见一斑。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丁福利 2017-03-23)

南宁博物馆特色文化推广内容丰富 文创产品接地气

“以前广西博物馆门票是8块钱,当时市民的文化参观意愿和热情并不高。”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下简称区博物馆)宣教部指导员李善华已在馆内工作30余年,他仍然清晰地记得,博物馆人气平淡时期的事。

自2008年起,全国各级文化文物部门归口管理的公共博物馆、纪念馆全部向公众免费开放,9年间,各大博物馆结合自身特色和资源举办了内容丰富的文化推广活动,更主动打破“院墙”,培养受众走进博物馆,爱上博物馆文化。

节日活动丰富吸引人气

大成殿前,50名身着汉服的少女轻抚古琴,伴随着悠扬委婉的琴音,由30人组成的太极方阵展现太极文化精髓。昨日,南宁孔庙博物馆举行了“礼乐儒风·太和至极”主题活动,拉开了全市各大博物馆“5·18国际博物馆日”宣传活动的序幕。

在当天的活动中,太极爱好者们展示了以柔克刚、急缓相间、行云流水的太极拳,还有潇洒帅气的太极剑表演,令人目不暇接,让前来南宁孔庙博物馆参观的民众感受到传统文化的魅力。

或许仍有不少市民对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比较陌生,实际上,博物馆开展的各类活动早已渗透每一个传统节日。今年春节,众多市民来到南宁孔庙博物馆参加南宁市第五届新春文化庙会,感受儒家文化;“壮族三月三”期间,广西民族博物馆推出的民歌大汇演展现了浓郁的地方民族特色;“五一”小长假,区博物馆推出的纸浆画让孩子们体会手工的乐趣。

在李善华看来,博物馆免费开放为吸引人气创造了条件,“区博物馆免费开放后的第一年,年均到馆参观人数从20多万人次增长到90多万人次。”但李善华也强调,博物馆免费开放之后如何保持人气才是对他们的真正考验。

各馆特色活动有声有色

周末,在广西自然博物馆科学融合艺术学堂里,27组家庭兴致盎然地参加“迷你自然” 蝴蝶生态微景观制作课程,家长还与孩子们一起学习了昆虫的属性、蝴蝶的特征、蝴蝶的饮食与生活习惯等小知识。

科学融合艺术学堂是广西自然博物馆于2015年针对低龄儿童,结合绘画、手工、音乐等艺术门类手段设计的系列专题课程。近年来,南宁市内各大博物馆均结合各馆特色开办了品牌活动。

广西民族博物馆推出的“非遗天天见”展厅活态展演活动人气居高不下。活动依托馆内经典陈列展览,通过邀请非遗传承人现场展示、讲解员从旁介绍、观众动手参与的形式,面向全社会各年龄层观众开展互动交流。2016年至2017年,广西民族博物馆共计举办了10多项“非遗天天见”活动及配套活动,为观众们献上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大餐。

区博物馆打造的“文化遗产周周学”则将博物馆教育延伸到了馆外,并于2016年与多个校外教育基地共同签署了“文化遗产周周学”公益合作项目,同时主动将生动有趣的课程带到南宁市多所学校。目前的课程安排有“八桂溯源”“悠远的声音”“神秘的青铜纹饰”“碧海丝路”和“探秘博物馆”。课程通过引导青少年从学习历史知识开始,以学做合一的方式,探索文物所蕴含的美术意义。

馆际交流带动逛展热情

如今,节假日到博物馆逛展、参加活动已经成为不少市民的休闲新选择。在今年“五一”期间,到广西民族博物馆参观的游客接近2.6万人次。除了精心设计的基本陈列,以及丰富的活动,各大博物馆还时常推出临时展览,以培养固定的观众群体。

“我已关注各馆的微信公众号,有什么新的展览和活动都能及时了解到。”学校老师刘全荃每个月逛博物馆两到三次,刘全荃认为,逛博物馆可以扩大学生的知识面,提高学习兴趣,还可以让成年人在忙碌之余得到静思、想象的机会。

据了解,去年新开馆的南宁博物馆在一年时间里便推出了15个全新的临时展览,展期从1个月到3个月不等。这些展览大多是与区外博物馆联合主办的交流展,例如与北京颐和园管理处合办的“颐和园藏乾隆文物精品展”、与杭州博物馆合办的“杭州博物馆馆藏玉石器精品展”、与陕西历史博物馆合办的“唐都长安三彩精华展”等。

博物馆馆际交流展让南宁市民得以感受不同地域和民族的历史文化。区博物馆参与的“茶马古道——西部八省区联展”正在辽宁省博物馆展出;北京市民正穿梭于广西自然博物馆打造的主题科普展览“北部湾贝类及贝文化展”;杭州市民正欣赏着广西民族博物馆带来的“广西壮族织绣文化展”,沉浸于繁花似锦的壮乡衣韵之间……

文创产品很接地气

不断推陈出新的临时展览让博物馆常逛常新,博物馆文创产品的推出也以更加接地气的方式让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和了解博物馆文化。

点开淘宝网,搜索店铺“故宫淘宝”,这家由故宫博物院于2008年开设的网店卖家信用已超过128万,仅最近一周的好评总数就达到1.8万,并且店内绝大多数商品都在50元以下,其中生活潮品类最受欢迎。

尽管广西拥有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不过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起步较晚。率先在区内文创领域“吃螃蟹”的区博物馆,目前已经研发了近百种融入馆藏元素的文创产品。不仅如此,区博物馆和广西民族博物馆的文创产品淘宝店相继开店,南宁博物馆根据南宁传说最新研发的黑蟒将军系列文创产品也已计划投入生产。

此外,随着广西博物馆文创产品大赛的举办,以及文创集市的开展,馆藏文物及传统文化为元素的创意设计让珍藏于展柜里的文物鲜活起来。而博物馆开发文创产品的最终目的是让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让逛博物馆成为一种生活习惯。

(以上来源:南宁新闻网,2017-05-18)

博物馆文创需转型升级,搭建平台打造文创产业链

祭祀青铜器豕尊变成音乐宝盒,虎鼓兽面纹大铙用作红酒开瓶器,马王堆导引图变成一体式硅胶书签……首届湖南文创设计大赛于2016年9月在长沙启动,共收到作品4023件,其中文博类作品1574件,众多文博作品中,由湖南省博物馆设计的“马王堆养生熏香皂”“博物馆艺术的诱惑——丝袜系列”等文创作品,凭借养生、环保、深厚的文化底蕴让馆藏文物元素走进大众的视野,吸引了大赛组委会及专家评审团的目光。

作为湖南省文化集中地,湖南省博物馆如何去开启藏品文创之路,如何与文创产业进行对接?未来,湖南省文创产业将会有哪样的发展趋势?为此,记者联系湖南省博物馆文创研究中心主任李晓沙进行详细解读。

找准定位,打造独具特色的博物馆文创

什么是文创?早在大赛初审时,大赛评审团主席、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院长、教授何人可就指出,文创商品就是件具有实用性,能进入老百姓生活的普通商品。而在湖南省博物馆文化创意研究中心主任李晓沙看来,博物馆文创商品是要涵盖博物馆文物的深入研究,以博物馆文化为基础,进行“二次创造”的文创产品。

他表示,在“文创”一词火热的现今,外界将目光投向湖南省博物馆内的藏品、文物,是一种好的现象。湖南省博物馆从不拒绝外来设计师的设计需求,也不会封闭馆内的文化资源。但如何与外界企业、设计师进行合作开发文创产品,后期还需要一步步去进行商榷。

“文物有能用的也有不能用的,并不是每件文物都能成为一个好的文创素材。”如何让企业、设计师对馆内资源的文化有详细了解,将文物文化元素与文创设计理念嫁接符合?如何去维护知识产权?都是值得去深入探究的话题。

文创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是要往下走。一味的复制、跟风、图一时热潮、只重视表面的文创,只不过是将文化元素借鉴到其他商品上,并不能体现其附加值,也不具有文创的意义。李晓沙告诉记者,对于青铜器、陶瓷等文物的文创,解决其工艺技术是一种发掘研究,但工艺解决完后,如何在设计中发挥优势,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创产品?这需要根据产品实际出发,发挥优势来满足市场的需求,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有我精。

博物馆的文创不能只看近利而忽视了远益,要把根扎深、把事做实、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李晓沙指出,博物馆文创要把握机遇,实现文物资源有效转化,切忌急功近利。“文物资源有效转化,才是博物馆文创。”

突破瓶颈,“小商店”升级重启文创之路

博物馆是非营利的永久性机构,是公益性事业单位,博物馆的展览和服务是面向社会的。因此,博物馆的文创应该是基于为社会大众所服务,将社会效益摆在第一位。但没有经济效益的产业,何来社会效益可言。作为事业单位,博物馆本身没有权利销售商品。如何理顺机制,寻找博物馆作为事业单位与文化产业的结合点,是目前博物馆文创产品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

实际上,受地区经济和文化交流的影响,我国博物馆文创在沿海地区起步相对较早,比如,1996年,上海博物馆便成立公司来进行文创产品开发,称得上是博物馆文创的一杆旗帜。但李晓沙向记者表示,“早在2003年至2012年间,湖南省博物馆的文化创意算是走在国内博物馆文创的前列。”

据他介绍,在湖南省博物馆(上一轮改扩建)开放之际,湖南省博物馆便在符合政府相关政策和馆领导的支持下,基于博物馆旅游的观众需要购买的需求,成立了湖南省博物馆文化产业开发中心,开启了文创之路。“虽不是彻底公司化,但有公司化模式,并具有相关营业执照与资质,对内,它相当于一个部门;对外,它拥有法人机构,包括员工的聘用、产品研发、销售等。”

此后,湖南省博物馆将文化产业开发中心研发的产品设定在馆内文化商店进行售卖,并提出要逐年减少馆外文化代销的产品的大目标。“比如湖南湘绣,湘绣是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在湖南省博物馆的窗口进行销售,就要具有跟省博物馆文物或特色产品有一定的文化关联创意产品。”

“十年间的文创研究经验为博物馆大力发展文创产品奠定了基础,具有启示性作用。”2016年,湖南省博物馆当选为全国92家博物馆文创试点单位之一,为响应政府各项政策的实施,湖南省博物馆重启文创之路。

目前,湖南省博物馆正在考虑恢复文化产业研究中心这个部门,以便于继续维持湖南省博物馆文创产业的创新与研发。对此,李晓沙笑着称:“小商店也要升级。”

精神深耕,“文化+创意”实现跨界融合

文化深度解读是博物馆文化创意开发产业长期发展的主要基础。要研发出具有博物馆特色的文创产品,必须要对博物馆内文物的文化内涵进行深度挖掘,并进行详细解读,抓住具有文物神韵的内容。因此,李晓沙认为,开发博物馆文物的文创设计师要有一定的文化沉淀,设计者只有将文化解读清楚,才可以站在设计的角度去进行创作。

“文创设计是要将文物本身的文化元素提炼转化的过程,要怎么去将文物的文化特色传播出去,文物专家与文创设计者深入沟通是关键。”李晓沙说,常年研究博物馆藏品的专家对文物的背后文化了解得相对透彻,外界的设计者有新奇的设计想法,两者之间相互合作,让设计者读懂了文物的文化内涵后,创作出一个好的文创产品。

2008年,湖南省博物馆推出马王堆“养生枕”系列产品,获得消费者的一致好评。同时,该产品也是全国文博系统文化产业开发中,首个具有注册商标、产品执行标准、通用条码的商品。

李晓沙告诉记者,该系列产品是由湖南省博物馆原文化产业开发中心策划组织,湖南省博物馆文物专家和湖南省中医药大学教授,以“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为依据,在产品的外观设计、材料、制作工艺、功能原理等方面参照了出土文物中的医简、帛书、帛画等文化元素的基础上研发而成。

为打造具有马王堆特色的文化产品,李晓沙率领团队在博物馆领导的支持下开启了对马王堆出土的藏品分类研究的征途。目前,团队在研究马王堆文物的基础上,已基本概括出“餐饮”文化、“服装”文化、“养生”文化三大类,包含食物名称、制作方法、服装外形的版型、养生方、药材等。

在本次大赛中,参赛作品“马王堆养生香薰皂”也是“马王堆养生系列”的衍生产品之一。“后期将系列推出养生茶、养生食品等马王堆系列,同时将深度挖掘马王堆文物中传统中医药方面的资源,以它为核心作为湖南省博物馆文创商品的支柱,来支持湖南省文创产业长期的发展。”

强强联合,搭建平台打造湖南文创产业链

如今,博物馆文创开发在中央及地方政策的大力支持下,从设计、生产、营销一条链式打造符合各自博物馆文创发展模式,先后涌现出许多集创意、文化、审美、实用于一体的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甚至许多省市博物馆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方面已经先行一步,形成较为完整的博物馆文化创意产业链。未来湖南省博物馆将如何来打造符合自身文创发展模式?如何来进一步完善文化创意产业链?

对此,李晓沙告诉记者,目前湖南省博物馆的文创产业虽处于重新起步的阶段,但在伴随着国家相关的政策,和本土文创产业逐步发展的基础上,博物馆已聘请了律师团队,来打造试点平台公司,通过公司平台去与市场完成方方面面的对接,以加大对湖南省博物馆文化资源的发掘与保护。

同时,湖南省博物馆将积极利用现代电子商务平台,运用线上线下多元化的营销渠道,线上拓宽博物馆文创产品销售渠道,打开受众和消费面,线下积极定期举办文创教育实践活动,形成“上游有创意,中游有合作,下游有营销”的文创发展模式,让博物馆真正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

“未来,湖南省博物馆将采用‘强强联合’的形式与相关单位及企业达成合作关系,来完善博物馆文创中心平台的搭建,促进湖南省博物馆及整个湖南省的文创产业发展,形成具有市场竞争力湖南文创产业链。”李晓沙说。

(以上来源:华声在线,周莉 2017-05-04)

【数据分析】

博物馆的主要职能是收藏、保护、研究和社会教育,肩负着文化传承、审美培育、道德教化、礼仪引导、民俗蕴含等多方面的社会教育和公共服务功能,是人们了解历史、增长知识、增强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的第二课堂。要想更大限度地发挥博物馆的公共服务功能,就需要在充分发挥博物馆陈展主阵地的基础上,延伸触角,拉长链条,拓展领域,为社会、为公众提供更多的精神文化产品。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要想占领市场并取得成绩,必须从深度、合理,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开发出富有民族和地域文化特色,且能适应市场需求的旅游产品;博物馆文创产品的特色越典型、内容越丰富,品位和档次越高,竞争力也就越强,其社会效益也就越大。因此,依托文物单位馆藏文化资源,开发各类文化创意产品,是推动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使中国梦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加深入人心的重要途径,是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渠道,是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满足多样化消费需求的重要手段,是增强文化文物单位服务能力、提升服务水平、丰富服务内容的必然要求,对推动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推陈出新,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博物馆文创产品已成为文化传播的使者,对提升博物馆形象发挥着积极的促进作用。但是,文创产品如果总是一成不变,势必造成消费者的审美疲劳,从而影响其市场消费。只有不断地开发新产品,增加新品种,不断推陈出新,才能满足市场,满足消费者需求。创产品开发,需要紧跟时代和形势,适应不同层次、不同文化、不同品位人群的需要,而现代科技和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为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提供了多种技术支撑和拓展空间。文创产品必须紧跟时代节奏,丰富其载体和介质,变成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常用必须品,便会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博物馆文创产品创意开发,是社会教育公共服务功能的延伸。目前,各地博物馆亟待根据自身文化特色,加快文创产品的开发研究,更好的发挥博物馆宣传教育、传播文化的公共服务职能。

总之,文创产品是博物馆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博物馆文化的缩影,是实现博物馆社会文化服务功能的最直接、最有效、最重要的途径之一。成功的博物馆特色文创产品能够以更加直观的形态传承和创新博物馆文化,把博物馆文化和创新文化紧密结合起来,使“文化”这座无形的精神宝藏以有形的物质产品形式融入到人民群众的社会生活中,更好地培育民族精神,构建核心价值体系。地方博物馆要转变观念,积极融入市场化思想理念,以创新引擎驱动博物馆发展,基于本土特色民族文化,深度发掘馆藏文物,跨界融合各类优质资源,开展文化企业多种艺术授权形式尝试,大力推动文化创意产品设计与开发,构造博物馆文化创意产业链,激活文物生命力。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