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玄奘西行》 :用音乐弘扬民族文化

2017年8月1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7月7日,世界首部大型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全球巡演首站北京站第一场落下帷幕,将中国民族音乐的美,以创新精神与开拓意识打破传统的表现形式,让人耳目一新。

【标签】 《玄奘西行》 民族器乐剧
【正文】

【热点回顾】

《玄奘西行》全球首演北京站取得成功

7月7日下午,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世界首部大型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全球巡演首站北京站第一场落下帷幕,美轮美奂的舞台,精心打造的服装,画龙点睛的台词,动人心弦的音乐,引得现场观众掌声不停,中国民族音乐的美,以独具匠心的表现形式,让人耳目一新,更让人心驰神往。

据悉,这部由中南集团和中央民族乐团共同打造的史诗级音乐作品,吸引了包括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俞峰、著名导演冯小宁、著名影视演员唐国强、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承萱、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杰等共聚一堂,与一百五十余家主流媒体,共同见证这部大剧精彩盛况!

评断一部剧作成功与否,最有发言权的是观众。关注国乐超过20年的张先生,说他想用三个没想到来形容看完这把剧的感受:“没想到那么好听,没想到这么好看,没想到那么震撼!”这也是很多观众的心声。

“《玄奘西行》是具有世界意义、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作品,它的表现是创新的,某种意义上说是颠覆性的,革命性的,它在用民族器乐讲一个世界范围内家喻户晓的故事,视觉、表演和台词的妙组,让整个故事人格化,叙事化,故事化。”《玄奘西行》的乐队指挥叶聪说。

首演前,《玄奘西行》全球首演发布会暨中华国粹文化交流盛会上,多位业界专家表明的观点惊人一致:“中国优秀民族文化要传承,就必须吸引年轻人,就必须用符合这个时代的方式,和大众沟通。”

姜莹,《玄奘西行》的编剧、编曲及导演。她说,不同于话剧、歌剧等可以通过台词推进剧情发展,纯粹的器乐是非常抽象的,用它表演一个完整的故事是非常困难的,当她涌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很多专家直言根本不可能,但她不停的翻阅资料,精雕细琢,成型故事,然后再选择合适的民族器乐去讲述这个故事,以工匠之心,精心雕琢国乐精粹,同时更以创新精神与开拓意识去打破传统的表现形式,这样才有了充满创新突破意识的《玄奘西行》!

中央民族乐团和中南集团,联合出品了《玄奘西行》,一个做国乐,一个做建筑,两者看似毫无关联,这次能够实现合作,中南集团董事、中南置地董事长陈昱含笑言:“这本身就是对‘创新’最好的诠释,更是我们中南集团多年来始终践行的道路。”她说,玄奘的一生就只做一件事,历经艰险却百折不挠,这种精神的更深层次是大爱精神。传承大爱精神,对国家有奉献精神,对社会有责任感,对其他人有爱心,无论何时,都应该是我们的信仰。

从一个泥瓦匠到今天的多元化集团运营,中南集团从28人到50000余人,从5000元资本到逾千亿的总资产,中南五万铁军不舍昼夜,风雨无阻30载,始终开拓创新,才有今日成就。中南始终以“大国工匠”身份苛求自我,超高水准,超高规格完成国家体育馆鸟巢地基基础工程、首都机场第二高速路等一大批工程,助力祖国发展。

中南集团更怀揣大爱精神,累计为上百万人提供就业岗位。捐资6亿多元,助力中国公益事业。这就是中南集团,30载用心筑中国,从未停歇。

(以上来源:新华网 毛春玲 2017-07-08)

《玄奘西行》:用民族器乐讲故事

继大型民族乐剧《印象国乐》《又见国乐》在海内外广受赞誉之后,中央民族乐团加大了创新的步伐,开拓性地颠覆传统民族音乐的表演形式,推出世界首部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7月7日,该剧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首演。独具匠心的表现形式、美轮美奂的舞台、精心打造的服装、画龙点睛的台词、动人心弦的音乐,让观众体验了民族音乐的别样之美。

《玄奘西行》由文化部、财政部立项,中央民族乐团制作,中南集团总冠名。该剧以中西文化交流使者玄奘西行取经路上的历史故事为题材,以民族器乐为表演主体进行演绎。剧目突出音乐的抽象叙事功能,以“大乘天”“佛门”“一念”“潜关”“问路”“遇险”“极乐”等17个章节,运用多媒体和舞美技术建构虚实空间,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一代宗师舍身求法、执着信念、坚忍不拔的伟大精神。

不拘泥于常规音乐表演形式,将舞台表演和乐器演奏有机融合在一起,以故事性的叙事手法生动讲述玄奘西行的故事,是该剧最大的亮点。舞台上,通过演奏家以音乐和语言的双重表述,将演奏、吟诵、台词对白、形体动作与剧情结合,并通过服装、灯光、动作、造型及现代化多媒体舞美技术,用完美的视觉呈现充分拓展艺术空间,推动剧情发展,展现乐曲的精神内涵。

“器乐的语言非常抽象,因此用乐器展现一个故事,难度确实很大。况且玄奘本身就是个史诗一般的人物,其蕴含的历史、文化、宗教和民族背景都很庞大。”为此,该剧总导演、作曲、编剧姜莹用了两年时间阅读大量文献资料,进行剧本和音乐创作。

“我是以三重身份在做这部剧,所以在创作时有着立体思维,会根据音乐思考如何将玄奘的精神、人物的个性、乐器的特点展现出来。同时,还要考虑服装、舞美、多媒体等各方面所呈现出来的效果。虽然工作量庞大,过程也很艰辛,但好处是,剧目各个细节一环扣一环,从音乐、文字、乐器等方面完美融合。”姜莹说。

借助中国民族音乐的深厚文化积淀,做一部真正属于中国的民族器乐剧,是姜莹一直以来的愿望。“歌剧、舞剧、音乐剧都来自于西方,我们应该做真正产自中国的剧种。要让传统的古老艺术在国人的心中树立起真正的民族文化自信,需要凤凰涅槃的精神,才会有浴火重生的新生命力。”姜莹说。

《玄奘西行》的舞台上,中央民族乐团的艺术家既是音乐的演绎者也是故事的讲述者,他们用精湛的技艺演奏着南箫、古琴、胡琴、箜篌、艾捷克、热瓦普、冬不拉、鹰笛、西塔尔琴、塔布拉鼓等丝绸之路沿线各民族的百余种乐器;笛子演奏家王次恒、丁晓逵,琵琶演奏家赵聪,中阮演奏家冯满天等艺术家还在剧中塑造了玄奘、高昌公主等鲜明丰满的艺术形象。

青年玄奘扮演者丁晓逵说:“从《大唐西域记》和一些纪录片中重温了玄奘法师取经的故事,他17年的坎坷取经之路和我17年的学艺之路不谋而合,通过这一剧目,我由一个单纯的专业民乐演奏者,成长为一名更为全面的表演者。”

精彩的演出收获了观众如潮的掌声。关注国乐超过20年的张先生激动地说:“没想到这部民族器乐剧这么好听、这么好看、这么震撼!”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承萱认为,从《印象国乐》到《玄奘西行》,是中央民族乐团的创作从高原向高峰攀登的过程。“鲁迅先生曾高度评价玄奘,誉为‘中华民族的脊梁,世界和平的使者’。玄奘西行,历时17年,经历了艰难险阻、九死一生,他不但取回了真经,也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对西域各国政治、经济、文化、地理的记载。在玄奘身上我们看到了先人的精神和力量。在习近平总书记‘一带一路’倡仪下,中央民族乐团选择这一题材是非常有意义的。希望《玄奘西行》成为中央民族乐团一个崭新的起点,引领中国民族音乐的创新和发展。”刘承萱说。

《玄奘西行》总策划、中央民族乐团团长席强表示,如何让传统乐器成为今天这个时代有温度、有感情的民族音乐文化,用今天的时代语言、舞台艺术形式重新包装、加工,创作这个时代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尤为重要。“高度凝练的‘玄奘精神’不仅具有强烈的社会现实意义,更成为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有力注脚,激励走在‘一带一路’上的国人,不畏艰险,奋发向前。这是一种文化自信、文化创新与文化自觉的表达。它一定是中国当代极有文化代表性、创新能力的文艺舞台表演形式。”席强说。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 刘淼 2017-07-13)

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首演 表演器乐极致融合

这一次是中央民族乐团不拘泥常规民族器乐表现形式,7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巡演北京站第一场完美上演。以世界首部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将舞台表演和乐器演奏有机融合在一起,以故事性叙事方法讲述亚洲家喻户晓的玄奘西行故事,和中国音乐的前世今生,展现耳目一新的多民族音乐魅力。

剧目由中央民族乐团驻团作曲家姜莹担任作曲、编剧、总导演,由“大乘天”、“佛门”、“一念”、“潜关”、“问路”、“遇险”、“极乐”、“高昌”、“普度”、“雪山”、“故乡”、“祭天”、“菩提”、“那烂陀”、“如梦”、“大唐”、“归一”十七个章节构成。彰显了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塔吉克族、印度等风格特征的音乐文化,充分展现了丝绸之路沿线各民族音乐在历史的陶冶、沉淀、融合中兼收并蓄、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多元文化特质。

依托于“丝绸之路”上经济、人文、商贸的千年传承,中央民族乐团立足于中国民族音乐的深厚底蕴,放眼于民族音乐的长远发展,开拓性地颠覆传统民族音乐表演形式,在全球首推民族器乐剧《玄奘西行》。这是一种文化自信、文化创新与文化自觉的表达。它一定是中国当代最有文化代表性、创新能力的文艺舞台表演形式。

其中高度凝练的“玄奘精神”不仅具有强烈的社会现实意义,更成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不忘初心,继续前行”的有力注脚,激励走在“一带一路”上的国人,不畏艰险,奋发向前!

9月起,《玄奘西行》将拉开全国巡演的序幕,北京、成都、上海、苏州、南京、西安、青岛、郑州、天津、济南、广州、深圳、南通、武汉、杭州等全国各大剧院将轮番上演。

(以上来源:网易娱乐 责任编辑 2017-07-10)

【数据分析】

当今社会,“娱乐至死”似乎已经变成了确凿无疑的事实,也越来越出现在普通人的价值观之中,在互联网娱乐精神的浸润下,整个社会群体逐渐丧失了严肃的能力,令人忧心。不可否认,网络文化的娱乐精神是一种潮流,但庄重和典雅是绝不该被娱乐化的,它应当是主流文化的坚守的底线,是需要我们去捍卫和弘扬的。因此,创造有建设性价值的文化氛围、构建现代文化价值体系是现今文化建设的重中之重。

十九年时间,一百一十个国家,公元七世纪,玄奘踏上了丝绸之路,五万里行程,在异国的土地上,他被奉为先知,在佛陀的故乡,他成为智慧的化身。由于玄奘的缘故,大唐的声誉远播万里,就连他脚上的麻鞋,也被信徒供为圣物。然而他放弃了一切荣耀,依然返回故土。玄奘翻译的佛经,达到了四十七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他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就,他坚毅的品质和虔诚的精神值得后世学习。

而此次中央民族乐团打破常规的民族器乐的创新表现形式,制作了鸿篇巨著《玄奘西行》,通过一段音乐剧讲述了玄奘个人史诗般的一生,不仅真实地反映了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伟大梦想,同时,这部民族器乐剧用音乐作为纽带,更好地促进了中国文化与“一带一路”国家间的文化交流、引发广泛的文化共鸣。因此,《玄奘西行》这部民族器乐剧是真正在用音乐弘扬民族文化,达到与世界人民情感沟通的目的,从而将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价值观传达给世界。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