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送戏下乡进万家 文化惠民暖人心

2017年8月2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中宣部、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戏曲进乡村的实施方案》,在全国范围力推戏曲进乡村制度化、常态化、普及化。使老百姓真正得到了艺术享受的实惠。

【标签】 文化下乡 文化治理
【正文】

【热点回顾】

送戏下乡“浙江经”

近年来,浙江省坚持以农村文化建设为重点,统筹城乡、区域文化发展,推动城乡基本文化服务均等化。以群众文化需求为导向,大力实施文化下乡工程,丰富基层群众文化生活,提升幸福指数。浙江省委、省政府连续7年将送戏下乡列入为民办实事内容,制定出台的各类文化政策对送戏下乡均有明确要求。在《浙江省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2015—2020年)》中明确提出:“通过政府采购等方式,平均每年为每个乡镇(街道)送地方戏曲等文艺演出5场以上。”在《浙江省文化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明确:以农村和社区为重点,持续开展“送文化”下乡活动,每年组织送演出下乡不少于1万场,组织开展“文化走亲”活动不少于500场。同时将送戏下乡列为省财政文化专项分配的一个重要因素,作为各地公共文化动态评估的重要指标之一。

据统计,2012年至2016年,浙江省共投入近5亿元,组织送戏下乡9.41万场次,受惠群众超过1亿人次。据第三方机构抽样评测,基层群众对文化下乡的知晓率达90%以上,满意率达79.2%以上。

积极整合资源, 提升送戏下乡服务效能

浙江省通过建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协调机制,对公共文化服务资源进行深度整合,推动公共文化资源共建共享、互联互通。自2014年起,浙江省文化厅整合省级文艺院团、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等13家文化单位资源,连续4年推出省级文化系统农村文化礼堂建设服务供给“菜单”,供基层群众自主“点单”,协调全省文化系统推出农村文化礼堂服务近2000项。全省各市县文化部门也积极整合零星、分散的群众文化活动、业余团队和文艺骨干队伍资源,优化组合成送戏下乡团队,满足群众看戏需求的同时也提高了文化资源的利用率。浙江省财政厅、文化厅等部门还联合制定了《浙江省基本公共文化服务专项补助资金管理办法》,明确民营剧团送戏下乡的补助标准,提升民营剧团送戏下乡的积极性。

典型事例:

杭州市自2008年通过建立业余文化团队评级管理平台和群文人才资源、创作资源整合平台,整合全市2000支业余群众文艺团队,通过杭州群文服务网开展“你点我送”预约配送服务,实施群众文化集约化一体化运作,引导文艺团队参加艺术节、送戏下乡等活动。一方面他们将部分公共文化服务的政府专项采购资金投入到网上预约配送中,一方面打破以往条块分割的工作格局,加强整合,成立了杭州群星艺术团,下辖歌舞团、民乐团、少儿艺术团、中老年艺术团等8个分团和创作部、演出部两个直属部门,不仅集聚了全市群众文化机构的主要创作力量,还将一些专业演出团体的退役人才和部分有实力的民营剧团招至麾下,纳入预约配送菜单。

通过群文服务供需渠道的建立,加强了供应端文化产品的组织,使全市的群众文化资源得到了充分利用,也最大化地满足了广大城乡群众的文化需求。

创新配送方式, 完善供需对接机制

浙江省文化部门坚持以政府为主导,及时准确地了解和掌握群众文化需求,制定发布公共文化服务供给目录,通过配置设备和“菜单式”“订单式”“你选我送”等多种形式,开展文化产品配送和流动服务,让基层群众自主选择喜欢的文化产品。同时省政府为所有欠发达县(市、区)和部分中等发达地区配送流动舞台车,方便各地将文艺演出送到偏远农村。

典型事例:

从2005年开始,衢州市通过购置送戏演出的专用车辆,以“流动文化加油站”的方式,将市、县两级文化馆各类演出有计划地送到农村及人员聚集区,每年到农村送戏200多场,并围绕这个思路,整合全市各方资源力量,引导搭建各式流动文化服务平台,相继推出了流动文化馆、流动图书馆、流动电影院等,从被动吸引观众前来观看、欣赏和学习的传统模式,向有计划地主动将演出和展览送到农村和人员聚集区的模式转变,延伸了公共文化服务的触角,实现了行政村全覆盖。据统计,衢州市每年赴基层送书10万册、送戏1000场、送电影2万场、送培训辅导2000次以上,累计受益群众500多万人次。

推行服务购买, 激发社会力量参与

浙江省积极推动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公布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推广目录,制定《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体服务的实施意见》,不断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质量、效率和社会化参与程度。

引入竞争机制购买院团公益性下乡服务,推动省属文艺院团提升产品质量,更好地面向群众、服务群众。省财政每年安排1000多万元,面向省属院团采购1200余场演出,重点送到革命老区、贫困山区、海岛渔区、偏远地区等农村。市县文化部门积极探索“企业经营,市场运作,政府买服务”的公共文化活动市场化运作模式,以“零门槛”的方式面向全国公开招标公益文化活动。

典型事例:

宁波市鄞州区从2009年起面向市场采购文化产品和服务,专门组建了专业性的和盛文化演艺公司负责“天天演”活动的节目采购、演出配送和组织实施,政府则负责监督演出质量。该模式不仅把分散的多主体采购变为全区集中的“一揽子”采购,大大降低了演出采购成本,而且在演出组织实施上充分利用了专业文化公司的人才、资源优势,通过变各自零散运作为集约统一运作,缓解了基层文化单位任务多、人手紧、力量弱、不专业等矛盾,提高了演出活动的专业化程度与服务效率。

2015年鄞州区又着手探索实施“天天演”区文艺中心半公益演出和送公益演出下乡相分离的运作机制,将区文艺中心的半公益演出通过竞争性谈判方式交给市场主体运作,政府则承担监管职能;政府将主要精力放在属于公共文化服务范畴的免费公益下乡演出上。此举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2017-06-29)

文化下乡有讲究

扭秧歌、看非遗展示、听民俗专家讲解民俗知识……新春佳节期间,全国各地深入挖掘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扎实开展形式多样的特色主题活动,创新丰富活动内容,营造出喜庆、热烈的节日气氛,广大群众欢度喜庆祥和春节。(2月13日 《人民日报》) 

春节期间,文化下乡,好不热闹,各地的老百姓度过了一个红红火火的文化年。文化下乡还收到了很好的综合效益,一方面使得优秀传统文化得到弘扬,另一方面,人们尽情享受文化年货,精神昂扬,感情阳光,酝酿出新年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真情力量。这样一个益处良多的好事,不止要在春节期间多多开展,更应贯穿全年,滋润百姓群众的生活。在笔者看来,文化下乡送节目上门要想收到更大的效益,还应该有所“讲究”。 

应根据四季特点送文化节目上门。不同的季节特点,应该有不同的节目送到老百姓家门口。文化下乡要给群众打造文化力量。春节文化下乡给群众带来快乐力量。春季文化下乡给群众带来梦想力量;夏季文化下乡给群众带来劳动力量;秋季文化下乡给群众的带来收获力量;冬季文化下乡给群众带来温暖力量。文化下乡应该“下”出“季节性”。 

应根据群众需求送文化节目上门。不同地方的群众有不同的文化需求,不同时间段有不同的文化追求。北方的群众与南方的群众文化需求不同,山东的群众与河南的群众文化需求不同;沿海的与内地的群众文化需求不同。春节的文化需求与清明的文化需求是不同的,端午的文化需求与中秋的文化需求是不同的。我们的文化下乡要根据不同地方的不同时间段的需求去送节目上门,让群众享受属于自己的文化大餐。 

应根据社会需求送文化节目上门。社会的发展有呼唤,有要求,有勾勒,有梦想,我们的文化下乡应该根据时代的需求烹调生动鲜活的节目,把这些节目送到百姓家门口。这些时代的内容应该用老百姓喜欢的形式,通过老百姓喜欢的途径送来,对老百姓有吸引力,感染力,实惠力。我们不一定如过年这样热闹,但是,可以给群众打造业余文化生活的盛宴。 

过完春节,群众都忙碌起来了,不过他们依然有忙中偷闲享受文化的时间,用送下乡的文化帮助群众减轻平时工作的劳顿,让文化下乡成为群众工作生活质量提升的滋养,这就是莫大的价值。

(以上来源:武隆文明网,2017-02-14)

于老汉一个人的“文化下乡” “乡亲们,阳春三月,春暖花开。在你们忙于给麦田拔草、移栽西瓜苗的间隙,‘于大鼓’下乡给你们送戏来啦,希望大伙儿轻松愉快闹春耕,天天有个好心情……”3月22日,在河南省沈丘县西大李庄生态蔬菜种植基地,于老汉几句热情洋溢的开场白之后,一场倡导邻里和睦的剧目«妯娌俩联袂树新风»开演了。

于老汉名叫于存祥,因喜爱大鼓戏,人送绰号“于大鼓”。于存祥今年69岁,家住河南省沈丘县大于楼村,原大于楼村村主任。5年前,儿女都已成家、4亩地流转出去显得“一身轻”的于存祥,为丰富乡亲们的文化生活,凭着其年轻时拥有的吹拉弹唱“功底” 和“资本”,在沈丘县域内开始了私人义演。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个人的“文化下乡”。

从此,老于开始走村串户,为当地百姓献艺、为敬老院里的老人送福,通过一场场义务巡回演出,把优秀的民间传统文艺节目、非遗文化送到群众的家门口,把欢乐祥和文明的直通车开到老百姓心田。

今年3月12日,留福镇举办第二届好媳妇、好婆婆“五好家庭”表彰会,邀请老于助演。孰料天不作美,下起了小雨,别人劝他取消演出。“答应了就得按时到场,不能言而无信”。任性的老于冒雨赶到留福镇,为乡亲们上演了《婆婆也是娘》、《退彩礼》等剧目,为表彰会平添了文明祥和气氛,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热烈欢迎和赞誉。

为了让敬老院里的老人度过祥和、幸福的晚年,他多次到部分敬老院进行表演,给敬老院的老人们送上精彩的文艺节目,把温暖和欢乐送到孤寡老人身边。 

3月16日,老于受康乐尊长院之邀,不顾自己患痢疾,如约为敬老院的老人们上演了《打金枝》、《李豁子离婚》等剧目。给老人们带去了快乐,送去了温暖。

“老于不论到哪里演出,从未不收演出费,所用的演出道具都是自己掏腰包添置的。”沈丘县宣传部长郭宇告诉记者。

自今年正月初十开始演出至今,在短短50多天时间里,年近古稀的于存祥老人不辞劳苦,先后到周边的尤庄、郑庄、孙李庄、大王楼等村及邻近乡镇村庄进行义演30多场次,所选剧本大都是诸如《村官李天成》、《婆婆也是娘》、《带着四婶脱贫》等一些传播正能量的优秀作品,还有一些是他自编自导的。

“天天跑得疯子似的,不赚钱,净落累,图个啥?”有人曾这样不解地问老于。“啥也不图,就图咱是一名共产党员,就图让老少爷们开心、家庭和睦!在我有生之年,我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多为丰富老少爷们的文化生活和建设和谐美丽乡村出把力!”老于笑呵呵地说。

(以上来源:光明网,2017-03-22)

【数据分析】

中宣部、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戏曲进乡村的实施方案》,在全国范围力推戏曲进乡村制度化、常态化、普及化,增加农村公共文化服务总量,解决农民看戏难问题,提升基层群众文化“获得感”。

戏曲进乡村,对于基层乡村是一件“文化惠民”的好事。通过一台戏,十里八乡的男女老少聚在一起听听戏、聊聊家常。戏曲除了给乡村观众带来艺术的润泽,更是一次难得的“集会”,凝聚成了了乡村特有的“公共活动”。

对于文化活动相对匮乏的乡村,送戏下乡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不一定是“唯一”的办法。对于文化活动相对丰富的城镇,未必不需要戏曲演出。在文化惠民过程中,“城镇”和“乡村”固然有着不一样的情况,需要差别对待。如何在原则上一碗水端平?一方面要根据城乡居民的实际需求提供相应的文化活动,另一方面需要把戏曲当作文化活动的一种而不能简单地将其切割区分。

文化惠民在原则上一碗水端平,要从实际情况出发,为城镇和乡村的居民提供合口味的文化活动。在有着深厚戏曲基础的菏泽市,一场在市区剧场演出的戏曲能吸引城镇居民坐满剧场,戏曲剧团在乡村的演出场面更是人山人海。城乡居民对于戏曲的需求都很旺盛,在这种情况下单单的“送戏下乡”远远不够,还需要“送戏进城”。然而,在一些戏曲基础不是很深的地区,比如我省东部地区,城乡居民普遍不喜欢戏曲而喜好秧歌、曲艺。这时候,“送戏”的效果则可能没有预想的好。就需要及时调整文化惠民活动的类型,不能呆板地根据政策一刀切。

文化惠民在原则上一碗水端平,要把戏曲作为文化活动的种类之一来对待,不单单只送戏,更要开阔眼界送各类文化活动。戏曲在基层乡村受到欢迎,但随着人们文化生活的丰富,其他的文化活动也逐渐走入乡村。乡村居民的欣赏水平和文化需求也在多样化,之前只存在于城市剧场中的话剧、歌舞甚至交响乐,在乡村也可能受到欢迎。所以,不能把乡村单单想象成“送戏下乡”的目的地,更要把乡村当作各类文化活动的目的地。通过对于乡村文化惠民的倾斜,带动更多种类的文化活动走进乡村,丰富乡村居民的文化生活,弥合城乡公共文化服务的差距。

戏曲生于民间、长于民间,变革也在民间。送戏下乡既要源源不断把优秀剧目传递下去,也要将流传于民间的优秀节目及时结合补充进来。通过研究、搜集群众的文化新需要,坚持创新发展,打造艺术精品。

送戏下乡,已是认可度很高的一项文化惠民活动,唯有把来源于群众的戏曲真诚回馈给群众,才能不断激活戏曲的艺术生命力。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