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发展公共文化服务 丰富公共文化生活

2017年8月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今天,享有文化权利已经愈来愈被认为是文明世界中人的一个基本权利。

【标签】 公共文化 文化惠民
【正文】

【热点回顾】

关山月美术馆“弱冠”之年经验谈

2017年6月25日,关山月美术馆迎来了建馆20周年的重要时刻。20年来,它如何成功探索了一种名家美术馆与国家重点美术馆标准有机结合的工作方法?如何走出一条深度契合深圳城市文化的发展之路?本报特刊发文章,以期呈现它的独特路径。

2017年1月,深圳市文体旅游局将“2016创新奖”颁给关山月美术馆,以表彰其近年来在创新公共文化服务领域做出的成绩。关山月美术馆配套服务区的建设,为观众营造了舒适全面的文化生活体验;开发的文化衍生品等一系列公共文化服务内容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和上级单位的肯定。担任馆长近10年的陈湘波为此感到欣慰,他认为:“配套服务对美术馆的整体运营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这既是城市文化发展和市民精神生活的需求,也是美术馆吸引观众、满足市民需求,实现构建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目标的有效方式。”20年间,这座身处“文化沙漠”的美术馆奋发图强,以拓荒牛的深圳精神向全国乃至世界展示了中国公共文化服务的水平。与城市文化紧密互动的学术、展览、配套服务,正在形成深圳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

初心:“山·月”映鹏城

1997年6月,全中国为香港回归倒计时,25日,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建成开馆。随后,“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成为现实,香港社会平稳过渡,《东方之珠》、《中国人》等歌曲响彻大江南北,一股前所未有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充斥着中国人的心灵。在一个百年政治事件面前,一座名家美术馆的开幕并没有受到广泛的关注。事实上,“美术馆”到底是做什么?那时候也没有人能说清楚。

说不清楚的不光是外围的观众,就连当时的当事人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作为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和广东籍艺术名家,关山月生前将813件作品及其生活、艺术和教育实践的系统资料全部捐赠给深圳人民。深圳市政府专门修建了关山月美术馆,以永远珍藏其作品,供世人研究和鉴赏。那么,这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美术馆”?国内当时只有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等几家成熟的机构可供借鉴。在长期宏大叙事的文化环境中,“艺术的殿堂”是唯一能够匹配“美术馆”定位的描述。

关山月美术馆的建筑俯视以铭文“山·月”二字为雏形,二字中间设圆形展厅。遵循殿堂的理念,以圆厅为中心,两侧上楼,分别为侧翼展厅,办公区域设在圆形展厅后面。这座兼顾服务功能的艺术殿堂,以陈列和展示关山月捐赠作品开启了这段辉煌的艺术旅程。

学术:名人馆的“双轮驱动”

生于1912年的关山月经历了近代中国剧烈的社会变革。作为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他对新中国建设的热情和信心带有强烈的时代印记。其代表作《新开发的公路》《俏不争春》《绿色长城》等明确地指向社会主义欣欣向荣的发展。上世纪50年代,他关于武汉长江大桥、武汉钢厂以及湖北农村的写生作品,不但反映了如火如荼的生产建设场景,同时对汽车、机械、建筑物等对象的描绘,也将中国画艺术拓展到新的领域。1959年,他与傅抱石联合创作的《江山如此多娇》成为其绘画事业的巅峰代表。

关山月的一生都参与在现代中国美术的发展当中。围绕着馆藏作品主体,关山月美术馆的学术研究方向锁定在“关山月及20世纪中后期中国美术研究”,并在二楼设立两个专门的艺术陈列厅,长期陈列关山月先生的作品。 面

对深圳特区文化发展的需要,关山月美术馆从建馆初期就以开放的理念面对艺术界新的变化。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深圳日益丰富的设计需求与高速的经济发展相契合。美术学界长期以来以“造型艺术”和“工艺美术”两个大类来分类作品,壁画、陶瓷、装潢都归类在工艺美术范畴。1999年,第九届全国美展第一次将“设计”作为单独的门类评奖和展出,展区安排在关山月美术馆。从作品征集、组织评审到作品展出,全套的流程交给一个新兴的美术馆,无疑是一次开放大胆的尝试。也正是这次大型的设计展,为关山月美术馆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研究关注领域。

2008年,深圳被联合国授予“设计之都”的称号。凭借经济发展对设计艺术的强烈需求以及区位优势所带有的开放视角,关山月美术馆开始持续关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设计艺术发展。随着行业资源的不断积累,“设计艺术”逐渐成为美术馆的重点学术研究方向。2012年,由文化部和深圳市政府联合主办的“时代创造——首届中国设计大展”在关山月美术馆举办。4年后的2016年,“第二届中国设计大展及公共艺术专题展”主展场也设在关山月美术馆,展出设计作品300余件,接待观众3万多人,成为城市文化的一大盛事。

陈湘波在总结办馆学术思路时说:“我馆学术定位的双轮驱动,一是关山月及20世纪中后期中国美术研究,另一个是当代设计艺术研究,这是根据我馆的馆藏资源和深圳城市文化特色来决定的,它的独特性更是其他美术馆不可代替的。”

成果:经济特区的文化先锋

2000年以来,各地文化设施建设出现了新的热潮,美术馆的建设也带来了一些问题,关于办馆理念、展览策划、收藏规模等一系列指标更无从谈起——建筑有了,如何办馆成了问题。关山月美术馆从建馆开始,就把展览、收藏、推广、研究四个方面的功能作为美术馆建设的质量保证,以鲜明的学术定位打破了当时国内“美术馆即展览馆”的局面,在实践和发展中,更是提出了以馆藏为基础,以研究为龙头,以展览、推广、教育为手段,满足市民文化需求,构建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为目标的工作思路。

2006年,中国博物馆协会美术馆专业委员会的成立为中国的美术馆专业化建设和持续发展提供了指导。2007年以来,在打造完善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要求下,深圳市政府将市内众多公共文化设施向市民免费开放。关山月美术馆作为中心区的主要文化场馆,为满足观众日益增长的文化艺术需求,闭馆改造。“高品位的艺术共享空间”成为改造中贯穿始终的理念。改造后的美术馆为观众预留了更多的休闲空间。展厅中保留了艺术品的中心地位,突出美术馆的展览、教育功能。而展厅外的众多观众休息区,则以观众为中心重新梳理参观路线,让他们可以方便快捷地到达自己感兴趣的展厅,或是以最佳路线浏览所有展品;还增设了残障人通道、母婴室、电梯等,为不同人群提供便利的公共文化服务,打造一个真正实现市民文化艺术权利的空间。

务实的办馆思路为关山月美术馆赢得了众多荣誉,1999年第九届全国美展设计部分在关山月美术馆首次展出;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首次开设港澳台邀请展,由关山月美术馆负责展览的组织工作;2011年, “笔墨当随时代·岭南画派大师关山月生平陈列展” 获文化部2011年“全国美术馆发展扶持计划·国家重点美术馆优秀展览项目”;自2012年起,文化部开始举办“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活动,“山月丹青·纪念关山月诞辰100周年艺术展”等5个馆藏精品展,连续5年入选展出季活动,4年获得优秀展览的荣誉;2012年,首届中国设计大展在关山月美术馆开幕……正因为具有改革开放、不断创新的精神,关山月美术馆在多个方向上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也正是因为全体美术馆人对公共文化服务的深入思考和身体力行,才创造了这么多令人瞩目的成绩。这不仅仅是一个美术馆的骄傲,更是一个城市开放程度和文化活力的体现。

方法:整合社会资源,做大“朋友圈”

早期的美术馆建设没有先例,中国美术馆的运营模式似乎也并不适合特区深圳的发展现实。“在做好美术展览和学术活动等工作基础上,休闲功能也是当前发达国家美术馆所注重的,实际上配套的服务对美术馆整体的运营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这既是城市文化发展和市民文化生活的需求,也是美术馆吸引观众、引导市民文化精神生活的有效方式。”馆领导班子在学术展览和活动之外,对美术馆的服务功能也有着独到的思考,提出要善于整合社会资源,为市民提供优质的公共文化服务。口头语就是要“做大朋友圈”。作为基层服务单位的美术馆链接的社会资源有限,只有做大朋友圈,影响力越大,它提供的服务才更有效。

从2005年开始,关山月美术馆与深圳商报社、深圳雕塑院等四家单位联合举办“四方沙龙”系列公益学术讲座,邀请建筑、文学、艺术、电影等多个领域的重要嘉宾讲座交流,至今已经举办120余场,获文化部2011年“全国美术馆发展扶持计划·优秀公共教育和推广项目”;2007年,关山月美术馆成立全国首个文化义工队伍,邀请市民参与到美术馆的服务中来,受到包括中央电视台在内的各级媒体关注。2010年获文化部 “全国美术馆发展扶持计划·优秀公共教育和推广项目”,2013年获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颁发的“美术馆优秀志愿者”奖;2011年开始的“观看之境——艺术通识分享”活动,以现场导览的方式普及艺术知识,受到观众青睐,在文化部2013—2014年度全国美术馆优秀项目评选中获 “优秀公共教育项目”;与深圳童装品牌安奈儿公司合作的“一起长大”系列少儿画展,受到业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在文化部2015年度全国美术馆优秀项目评选中获 “优秀公共教育项目”。还通过开设第二课堂,坚持送展览进校园、进社区,通过不断丰富公共艺术教育内容和提升服务品质,使深圳市民充分享受到文化生活的权利。这些努力也得到上级部门的肯定,公教活动品牌几乎都获得过全国美术馆优秀公共教育项目。

2010年全国重点美术馆评估专家在初评时就提出要求:“美术馆要转换观念,完善公共服务,不能因为财政收支两条线就限制美术馆纪念品商店和餐厅等设施的建设,建设完善这些设施的最终出发点都是为了满足观众的需要,更好地为观众服务。关山月美术馆的艺术书店、美术图书馆、文化产品和纪念品的开发等要尽快到位。”

在探索完善配套服务方面,关山月美术馆迈开脚步,整合社会资源,以极大的魄力和担当实现了文化场馆综合功能的完善,为观众沉浸式的美术馆体验提供了展览、活动以外的服务保障。根据规划,关山月美术馆将闲置场地通过深圳市财委政府招标中心,面向社会公开招标。在财政主管部门的监督下,引进咖啡馆、餐馆、艺术衍生品开发等项目,并对其进行营运管理。美术馆通过合同约束,对营业单位的服务范围、服务方式进行约束。在陈湘波看来,“要和我们美术馆的气质、风格、理念相吻合、相适应,要符合为市民提供优质公共文化服务为目标的要求”这是关山月美术馆整合社会资源的理念和方式。

2015年,关山月美术馆率先在公共美术馆领域实行“理事会制度”,由来自美术馆、法律、市民代表和关山月家属组成的11人理事会对关山月美术馆的行政工作进行每年一次的议事。陈湘波说:“就像是国家的‘两会’,既然美术馆是为公众服务的,就要听到社会各阶层的声音,就要大家一起对重要的事情做出决策。”

管理:用人就像保护眼睛

机构成功的背后一定是每个人成功的总和,关山月美术馆在20年中取得的成绩是每一届领导对个人发展尊重的结果。建馆初期,陈履生、李伟铭、朱青生等人对美术馆的指导和帮助是第一批馆员成长的强大推动力。多次全国展览的征稿、评选组织及各种不同学术展览活动的策划和实施,在实践中极大地提高了美术馆工作人员的能力,提振了大家的信心。

今天的关山月美术馆,在有效的机制和科学管理中,仍然保持着鲜活的生命力。近年来,“双轮驱动”的学术主线之外,关注中国青年艺术生态的“在路上”、观察工笔画发展趋势的“青春心印”和致力于少儿艺术教育的“一起长大”系列学术展览都已经慢慢成长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品牌。

关山月美术馆实行项目制管理,每个部门甚至每个馆员,一旦有成熟的项目经过全馆讨论,都将获得支持,这个做法也极大地调动了每个人的积极性。“在路上”系列展览至今已经举办了5届,系统地梳理了当代油画、中国画、版画、雕塑、新媒体等多个领域的创作线索,并且以每年一届和全国巡展的方式进行。 关山月美术馆在做好馆内学术展览工作外,还尽可能为艺术专业员工提供工作之外的创作支持。在学术著作出版等方面,美术馆也根据具体情况给予不同程度的支持。可以说,每一条管理方案都着眼于激发员工不断探索的动力。充沛的活力背后是馆领导开明的用人思路。陈湘波在谈到美术馆员工的个人发展时颇有心得:“人一辈子最好的时间其实都在工作上。同事就像兄弟姐妹,我希望营造一个轻松又能一起努力做事的氛围,要做到这一点,对我们馆领导班子来说,就要做到公平公正。要维护这个团队,就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你稍微不小心就会有损失,一旦把这个氛围破坏掉了,你要再找回来很难。”

2011年1月11日,在文化部公布的首批9家国家重点美术馆名单中,“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赫然在列,它是名单中唯一一家不在省会城市的美术馆。有学者将21世纪初的10年称作是“美术馆时代”,在这个代表中国文化发展的10年中,诞生在深圳这座新城的重点美术馆,显得尤为难得和珍贵。

关山月美术馆做出的瞩目成绩不断印证着全体美术馆人的努力。它的成功具有独特的意义,20年的探索实践建构起来的,是属于深圳的文化自信。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2017-07-02)

走近香港公共图书馆:享受阅读 终身学习

香港是一座图书馆分布密集的城市。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提供的资料显示,香港每超过20万人口的区域就有一间图书馆。目前,香港共有82间公共图书馆以及111个图书馆服务点,遍布香港18区。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香港公共图书馆整体入馆人次达3746万,借阅书本次数达5050万。康文署助理署长刘淑芬说,香港的公共图书馆不仅是香港市民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香港市民终身学习的基地。

记者近日走访了香港最大的图书馆——中央图书馆。该馆坐落于繁华的铜锣湾商圈中,颇有闹中取静的意味。

中央图书馆楼高12层,占地约9400平方米。大楼中间有一座拱门设计,象征“知识之门”随时打开。走进图书馆,咨询处、电脑查书服务、还书系统和电脑使用区等设备和服务区一应俱全。楼层由下至上分为儿童图书馆、成人图书馆、逾期报刊阅览处和最新报刊阅览处。

在中央图书馆借阅书本也十分方便:任何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的市民,只要带着一份住址证明就可以办理图书证,拿到图书证后可随时在香港各大图书馆借阅图书。每本图书可借阅14天,续借5次。每个人最多可借阅8项图书馆资料或16本逾期期刊。

在中央图书馆已有自己固定位置的“书虫”吴林是香港图书馆的忠实拥趸,已经年过60岁的他每周都要来图书馆。在这里,他不仅可以借到自己很喜欢的经典书籍,还能看到最新出版的杂志和报刊。“退休后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来图书馆刚开始是给自己找任务,规定多长时间要看完一本书,现在倒好像成了一种习惯。”他说。

“对于香港市民来说,图书馆已经不仅是单纯的图书馆了。”香港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叶德平表示,作为一名老师,他经常鼓励学生们去图书馆读书开拓视野或建议家长在节假日带着孩子去图书馆学习。在他看来,香港图书馆的意义不仅在于提供书本借阅服务,更满足了香港市民休闲娱乐,丰富文化生活的需求。

香港民众阅读调查高级研究员陈志辉说,调查显示,香港市民阅读书本的来源有30%来自公共图书馆,香港图书馆丰富的馆藏量满足了相当一部分市民的阅读需要。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香港公共图书馆馆藏达1435万项,其中1252万项为书籍及其他印刷资料,其余属非印刷资料如视听资料。此外,香港公共图书馆提供的报章和期刊量也超过5000种。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香港公共图书馆系统配合读者新的阅读习惯设立电子阅读资料库。据介绍,目前,香港公共图书馆的网上平台已有电子资料库65个,电子书约24万册,数量还在不断增加中。通过“网上图书馆”,读者可以不必亲身到图书馆借书,通过手机或者电脑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书及获得资讯。

与此同时,为了拓宽香港市民的阅读兴趣,鼓励市民阅读不同类型的书籍,公共图书馆还举办了一系列阅读推广活动。据了解,香港公共图书馆在今年4月至6月及9月至11月举办“香港文化拼图”的系列讲座,来自香港本地的19位作家会到各个区域的图书馆与读者分享他们的写作历程与阅读体验。

未来,香港的公共图书馆还将进一步在香港社区内“渗透”。刘淑芬介绍,图书馆会与教育机构及非牟利组织在香港18个区内组织图书集体外借活动,市民在当区就可以方便地借到图书;香港公共图书馆设置了12辆流动图书车,超过110个流动服务点;在香港的地铁站内也有图书馆的还书箱……香港公共图书馆将不断完善图书服务网络,方便市民的阅读。

“能有这么好的环境学习和阅读,我觉得很满足。”在中央图书馆看书的学生刘乐雨说。这可能也是香港公共图书馆发展的重要目的——通过提供完善的设施和馆藏,让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每一个人,享受阅读的乐趣。

(以上来源:新华社,2017-04-24)

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各级政府责任

中国文化部12日在北京就刚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举行发布会。文化部部长雒树刚指出,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了各级人民政府是承担公共文化服务的责任主体。

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将于2017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该法共六章65条,对公共文化设施建设与管理、公共文化服务提供、保障措施、法律责任等分别作了详细规定,是中国文化领域一部重要的综合性、全局性、基础性法律。

雒树刚指出,这部法律的亮点之一在于坚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首次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了各级人民政府是承担公共文化服务的责任主体,明确以政府为主导,政府是公共文化服务的主体,这是以法律形式的第一次体现。”同时也明确要激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到公共文化服务之中,也就是公共文化服务为大家,公共文化服务大家办。

亮点之二在于坚持保障基本,促进均等。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的实施,将进一步强化政府的兜底作用,“政府的作用在公共文化服务中就是要保住人民群众的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同时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为全体人民提供系统性、制度性、公平性、可持续的公共文化服务。

亮点之三在于坚持统筹协调,共建共享。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明确将建立公共文化服务综合协调机制作为重要内容,这一机制将进一步协调政府各方面的行政力量,来共同推进公共文化服务建设。也将进一步明确政府各个部门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所承担的责任,也会推动各类公共文化机构加强合作,实现综合利用、融合发展。

他坦言,各级政府要变“政府端菜”为“群众点菜”,公共文化服务政府主导,但不是政府包办,也只有让群众“点菜”,群众才能给公共文化服务“点赞”。

(以上来源:中国新闻网,2017-01-12)

【数据分析】

长期以来,我们大多数老百姓很难说清楚什么是“公共文化服务”,甚至对“公共文化服务”这个概念都比较陌生。这是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公共文化建设在各级政府那里都是“软任务”,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但是,《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实施后,公共文化服务不再是想干不想干、愿干不愿干的事情,而是政府必须承担的职责,和对社会大众文化生活的切实保障。

什么是公共文化设施和资源?这包括国有的或公共的美术馆、图书馆、文化馆等,这些公共文化设施实现免费开放,这应是我们国家一种新的、深具眼光的文化政策的体现。这种文化政策,让我们看到了发展文化事业的宏大理想,清晰地反映了政府对文化的尊重态度,充分理解了文化的发展规律,明确了文化大众是文化生活的主体,真正认识到大众的文化需求是什么,实现和满足了社会大众基本的文化愿望、愿景,其倡导的文化理念、文化精神、文化方向,是符合文明社会的进步发展和时代前进的发展方向的。

一个城市、一个地方的美术馆、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等,是社会的基础文化设施和文化资源,是文化大众享受基本文化生活的场所,是社会大众获得审美的熏陶、文化知识的影响、艺术素养、文明教育的培养的渠道和方式。但是,也不能不看到,作为大众吸收文化艺术的方式,这些文化设施和文化资源,或因相关政策规定,或因缺少,或因高门槛、高收费,或因功利化、商业化、奢侈化的追求,还远未能成为大众的文化生活中的主要内容,远未能满足社会大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所以,国有美术馆、公共图书馆、文化馆实现免费开放,对广大的民众,提供了更多的吸收和接触文化的条件和机会,让人们认识到文化对于生活的意义,提高了追求享受文化的权利意识,真切地感受到文化艺术为他们的生命和生活带来的新的巨大的可能性,真正成为文化的受益者。

国有美术馆、公共图书馆、文化馆(站)实现无障碍、零门槛进入,公共空间设施场地免费开放……这鲜明地体现了文化的公益性、公共性和社会性,文化的本质,是社会全体人的共同财富,也正是基于此。其实,文化的这种品质和特性,更清楚地昭示我们,文化不只是艺术家文学家少数精英的事情,文化艺术的本质属性,是社会性的、大众性的,社会大众参与文化的广度和深度,决定了文化的价值,和为谁服务的问题。

在当今时代,随着科学技术、经济的发展和进步,已有可能公平地把文化的权利分配给大家,为整个社会人人享受,而无损于文化的发展。从本质上说,现代、文明社会中的文化的发展一直是按照文化民主化的道路发展的。世界上一些文化发达的国家、城市,它们的博物馆、艺术馆,大都是参观免门票的,欣赏者的数字因而激增,国民的艺术教养、美学素养因此得以提升。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