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2017“汉学与当代中国”举行 传承应彰显时代特色

2017年8月1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交流
【内容摘要】

7月24日,2017年“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位汉学家、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和智库学者以及国内的19位著名学者,围绕“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这一主题进行交流和对话。

【标签】 汉学 文化传承
【正文】

【热点回顾】

2017年“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在京开幕

由文化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的2017年“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昨天在京开幕。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位汉学家、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和智库学者以及国内的19位著名学者,围绕“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这一主题进行交流和对话。

此次座谈会在“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这一主题下分设了“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中国方案与全球治理”、“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三大议题。其中,“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分议题将聚焦传统文化的历史、发展和传承,同时探讨中国传统文化在国际文化中的交流状况及发展;“中国方案与全球治理”分议题则聚焦于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相互关联,围绕我国和世界发展所面临的重大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分议题则聚焦于中国与世界各国发展的共同目标,以在国际合作中求同存异。座谈会将采取分议题座谈和闭门会议相结合的方式,其中闭门会议为首次举行。会后中外学者还将赴青海省进行“一带一路”相关调研考察。

据了解,“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自2013年起每年在华举办,旨在为各国中国学学者、智库专家搭建学术交流与信息沟通的专业平台。

(以上来源:北京晚报 牛伟坤 2017-07-25)

第五届“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开讲

全球中的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 近日,一年一度的汉学界思想盛会“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在北京举行,这一旨在为国内外学界搭建一个学术交流与思想对话的专业平台今年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有来自全球22个国家的26位汉学家、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和智库学者,以及国内的20位学者出席了这次座谈会。大家围绕“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的主题,从传统文化和当代中国、中国方案和全球治理、共同的发展和共同的价值观三个层面展开探讨。

“六经”的基本论理不会过时

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央文史馆馆员刘梦溪从“六经”的价值论理入手,讲述了中国文化的精神指向跟当代中国以及世界之间有什么关系。刘梦溪指出,“六经”的基本论理不仅没有过时,还跟我们今天的社会发展的目标有很多和谐的地方。

“在我看来,中国文化能够贡献给世界的主要是人作为人、群体作为群体、家作为家、国作为国的一整套精神价值论理。这些精神理念的旨归,是使人成为健全的人,使群体成为和谐的群体,使家成为有亲有爱有敬的和睦的家,使国家成为讲信修睦、怀柔远人的礼义文明之邦。”刘梦溪从“六经”里抽意出了仁爱、诚信、爱敬、忠恕、廉耻、和同六个基本的价值理念,这六个基本价值理念与现代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且永远不会过时。比如诚信,“不论什么时期、什么场合,人总要讲诚信。它是中国思想价值理念的元首。人生在世,我们要到底求什么?无非自己想变成更好一点的人,并事业有成。要想事业有成的话必须守住忠信而立诚。”比如忠恕,“孔子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不要强加于人,这是世界公认的道德金律。”再比如和同,“解释‘和同’最好的是宋代思想家张载的‘哲学四句教’——有象斯有对,对必反其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这个‘仇’字,古代写作‘雠’,左边一个隹右边一个隹,中间是言论的言字。‘隹’是一种尾巴很短的鸟。这个‘雠’字的象征意涵是:两只短尾巴鸟在那里说话,它们的话我们不懂,但是它们一定讨论得很热烈,讨论的结果不是这只鸟把那只鸟吃掉,而是和而解。‘哲学四句教’对我们今天有很大启示意义,今天世界有差异,但是差异不必然发展为冲突,冲突不必然发展为你死我活,而是可以和而解的。有了这个观念,很多事情会得到比较好的恰当解决。人与人之间、群体与群体之间、国与国之间不应该培养仇恨,仇恨是可以化解的,可以走向和而解。”

中国用汉字来描述“吃”

“中国有一句话叫‘民以食为天’,在《论语》里,‘政’出现41次,‘食’出现了41次。”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文化与传播研究所所长龚文庠以“文明从饮食开始”为题,讲述了中国文化中关于吃的部分。“不管何种文化,人都要吃。中国人吃的有什么特别?”龚文庠认为中国独特的地方是我们使用中国字来描述“吃”,所以吃和中国文明是连在一起的。

龚文庠举的第一个字是“炮”。“原来的发音是二声,左边是‘火’,右边是‘包’。最开始我们是怎么样做东西吃的?最简单的方式是在山里烧烤,用泥裹起来的一个猎物,这种烤的方式持续了100多万年。”第二个字是“礼”。“‘礼’是儒教文化的核心。《礼记》里面有一句话:‘夫礼之初,始诸多饮食。’礼字原来左边的部首是‘示’,右边为‘豊’,行礼之器也。加在一块是我们给天呈上最好的礼物和食物,这就是祭祀。”第三个字是“乡”。“‘乡’字就是两个人对面而坐,中间摆放着食物,标志着中国人吃饭有两种主要的方式,第一个是聚食制,第二个是分食制。坐在一起吃饭是分享爱、分享尊敬和友谊的最好方式。”第四个字是“尊”。“‘尊’字像两只手捧一个器物,器物里装着水。两只手表示尊敬和恭敬,尊是盛酒的器皿,同时也是尊敬的意思。孔子和齐景公有一段非常有名的对话可以表现中国人的吃饭规矩,齐景公问孔子什么是礼,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意思是如果没有规矩,那还怎么吃东西?我们就成了野兽。吃饭的规矩在当代世界里有什么表现?周恩来总理邀请美国尼克松总统吃饭,尼克松不知道为什么周总理给他夹菜。中国人招待别人的方式是给他夹菜的。”龚文庠总结称,中国的饮食哲学是古今相通的,天人合一是中国非常重要的理论和哲学,中国人相信吃肝补肝、吃脑补脑,我们吃动物的任何部位可以补自己相关部位,能够得到营养和长寿。

从考古角度看丝绸之路

“全球视野下的一带一路”是本次论坛的主题,中外学者们从政治、经济、国际关系等多角度谈到了“一带一路”的内容,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刘海旺从考古的角度出发,以“考古发现中的古代丝绸之路的基层社会根柢”为题,关注古代丝绸之路带给各国发展的机会。“丝绸之路在中国有20处古遗址,大运河有58个遗产点,27个河道。”

第一个考古事例是关于养蚕缫丝。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养蚕缫丝,纺织丝绸的文明古国。自汉代开始,古代中国的丝绸大量运销至西亚和欧洲。1877年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将中国与亚欧之间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交通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刘海旺指出,近年来中国与丝绸生产及丝绸之路相关的一些考古发现和文化遗产保护体现了丝绸之路的古今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汉代植桑养蚕及丝织业主要集中在黄河下游和成都地区。汉代广泛的植桑养蚕是丝绸之路的基层社会支撑。汉代大量的文献记载着桑蚕,而且政府也提倡。考古发现,在河南内黄三杨庄汉代聚落遗址第三处宅院周围人工植树较多。另外,河西走廊也发现了一些采桑夫的画像。根据三杨庄汉代聚落遗址桑树的普遍种植表明,每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种桑养蚕是汉代丝绸业高度发展的社会基础物质条件,也是丝绸之路这一历史动脉的末梢起点和基层社会支撑。客观上,丝绸之路也为古代基层社会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商品需求,有助于基层社会的共同发展。”第二个例子是隋唐大运河,“隋唐大运河实际上是陆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连接带,而且大运河是运量最大最艰巨的交通方式,对丝绸运输非常重要。大运河在历史记载中出现了大量的河市,比如说日本僧人在笔记里写道‘大桥上并店家灯火,大千万也。伎乐之声,遥闻之。店家买卖,不可记尽。’” 

汉文化全球影响案例

汉文诗是越南文化的重要部分

有来自包括美国、英国、法国、阿根廷、土耳其、南非、新加坡等22个国家的26位汉学家参加了论坛,他们阐述了各自在汉文化领域的研究和收获,其中越南战略研究与国际发展中心主席阮玉长从汉语和越南语的关系层面入手,讲述了汉文化对于越南文化的影响。

“公元前221年,汉文开始进入越南,成为汉人行政系统的官方文字。越南成为独立自主国家时,汉字和汉语总是官方文字。到十世纪初,越南人改变了读音,我们叫做‘汉越音’,调就是喃字,汉字只有上流阶层善于使用,越南老百姓需要拥有自己的一套文字,于是就在汉字基础上创造了新的字体叫‘喃字’。到了十七世纪初,西方传教士用拉丁字母拼音越南语,我们叫做拉丁化的越南语。现行越南语词汇中有关汉语的占60%以上,叫做汉越词。”阮玉长称,在越南大家比较喜欢使用汉语成语、俗语,“像普通的易记易用的成语还保留原句和汉越音,比如说心投意合、百战百胜、万事起头难等。”此外,汉文诗是越南文学艺术宝库中的重要部分,欣赏汉文诗作被称为高尚的乐趣和道德修养。汉文诗作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平仄和韵调十分协调,用越南语音吟诵汉文诗比现代汉语语音更协调好听。阮玉长由此得出结论——文化和语言的相通成为推动中越两国关系的重要优势。“目前,虽然我们不使用汉字了,但是汉越音仍然是现代越南语的重要组成部分,影响着人们的思维与语言习惯。”

(以上来源:北京晨报 王琳 2017-07-28)

“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传承不是简单模仿古代

7月24日,2017“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在京开幕。此次座谈会汇聚22个国家的26位汉学家、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以及国内19位学者。“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分“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中国方案与全球治理”“共同发展与共同价值”三个议题展开讨论。其中,7月24日上午举行的“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讨论会聚焦于传统文化的历史、发展及今日的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在国际文化中的交流状况及发展。

宋朝和欧洲文艺复兴一样有现代性

在“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讨论会上,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东亚部主任马麟的发言主题为《宋代文明:世界的首次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是指13世纪末在意大利各城市兴起,以后扩展到西欧各国,于16世纪在欧洲盛行的一场思想文化运动,它被认为是中世纪与现代的一个连接点。一些学者如日本内藤虎次郎则提出:“宋代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唐代是中世的结束,而宋代则是近世的开始。”陈寅恪也曾提出:“宋文化是华夏民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宋文化是今后文化发展的指南,我国民族文化的更新,必将走上宋代学术之复兴,或新宋学之建立的道路。”

马麟在发言中指出:“宋朝没有唐朝这么有名。宋朝从地理上来讲幅员更小,军事上来讲则更加弱,而且在后来由非汉族占领成为了元朝。唐朝历史经常被描绘成一个黄金时代以及一个丝绸之路的世界时代。但是从很多个方面来讲,宋朝应该跟唐朝一样重要。如果我们把宋朝跟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那个时期的文艺复兴来比,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共同性。”

“作为一个西方博物馆里的中国艺术策展人,我很多时候考虑的一个角度都是欧洲中心。但我认为,宋朝和文艺复兴的欧洲一样有现代性,10世纪到13世纪之间,在知识和创新方面,人们对孔子的一些学说更感兴趣。同时我们也能够看到,这个时候当官的一些标准,都是根据你实际拥有的才能和仁德来决定的。技术上来看,这个时候印刷了大量的书,而且在农业方面生产力也比以前大大发展。如果把中国这个时候文化发展和欧洲文化发展来做一个对比的话,我们就发现中国绝对不亚于欧洲。”马麟说。

“从一些宋代的艺术遗存如宋瓷来看,宋代更多是画风景,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画风景比画人或者是画物更难,如何用画展现远处的风景或者展现重叠式的远处风景,在10世纪这个挑战也是非常大的。”马麟提到北宋一个画家叫成,他的山水画艺术造诣很高,刘道醇《宋朝名画录》评他的画:“峰峦重叠,间露祠墅,此为最佳。至于林稠薄,泉流深浅,如就真景。”郭若虚在他的《图画见闻志》里面也说“夫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者,营丘之制也。”在李成的著名作品《晴峦萧寺图》中,近处好像有两间餐馆,其中有一个是比较高级的餐馆,另外一个餐馆像麦当劳或者饺子店,是比较平民化的餐馆。“大家可以看到这些餐馆画得非常聪明,可以看到餐馆内部和旁白的一些布景,且对于距离的处理和远处山峦的笔法都是非常高明,能够创建出一个深浅距离的效果。”

马麟认为,“在视觉艺术上,宋朝是非常大胆的,完全可以媲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创作。”

传统文化的继承在于将其变为年轻人生活方式

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在讨论会上先为“传统”做了一个定义。他谈到:“我们讲的传统文化,应该是在中国过去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发挥重要作用,代表了当时的主流文化,我们才能称之为传统文化。”

“到了今天,我们对传统文化应该采取什么态度?我认为,对‘传承’这两个字要正确的理解。我把‘传’看成是怎么沿袭保持过去的文化,把‘承’看成今天应该怎样使这些文化还有它的生命力,就是说我们要选择性地继承。如果是从‘传’的角度看,我们不必去判断它究竟是先进的还是落后的,甚至不要考虑他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因为这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这是人类历史的一部分。如果是人的话,我们就让他把他掌握的文化、手艺,他的技艺传给下面的人。”葛剑雄说。

“对于‘承’,在今天、未来怎样发挥积极作用,简单模仿古代是不可能的。现在有些人为了表示继承传统,一定要穿个汉服,磕头跪拜,嘴里讲点文言文,我告诉他,当年孔夫子其实讲的也是口头的话,你不要学这个。当年所谓的汉服不过是当时的礼服,即使你完全把它复原了,不可能当今天的服装来穿,对这方面我认为应该进行创造性的转换。古代的价值观或者一种思想、一种理念,我们根据现代的要求来重新解释,并且加以运用。”葛剑雄说。

“所以要提醒一些很严肃的学者,我们现在讲的儒家思想,讲古代优秀文化,一方面,我们充分理解认识它的意义,但另一方面,还应该跟历史学家、社会学家的研究结合起来,看看它是不是已经成为当下的现实。我们要继承传统文化,关键是我们怎么样能够把它变成社会的实际,变成我们年轻一代所能够接受的一种生活方式和行为准则。”葛剑雄说。

六经的价值论理与中国文化精神

在“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主题讨论会上,学者刘梦溪的发言主题为《六经的价值论理与中国文化精神》,他指出:“中国文化能够贡献给世界的主要是人作为人、群体作为群体、家作为家、国作为国的一整套精神价值论理。这些精神理念的旨归,是使人成为健全的人,使群体成为和谐的群体,使家成为有亲有爱有敬的和睦的家,使国家成为讲信修睦、怀柔远人的礼义文明之邦。”

刘梦溪认为,今天“六经”的基本论理不仅没有过时,而且跟我们今天的社会发展目标有很多和谐的地方。他近年致力于研究“六经”,并将今天的一些价值理念在六经中进行溯源。“如‘仁爱’。《说文解字》主张‘仁,亲也,从人二。’仁这种观念只有在两个人甚至更多人的关系当中才能见出来。孔子弟子问他什么是仁?他讲‘仁者爱人’;汉代思想家董仲舒说‘仁者所爱,人类也。’而且这种爱甚至扩大到万物。孟子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如‘和同’。《易·系辞》:‘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孔子:‘君子和而不同。’我认为‘和而不同’是中国人对待世界的基本观念,解释‘和同’最好的是宋代思想家张载的‘哲学四句教’——有象斯有对,对必反其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这个‘仇’字,古代写作‘雠’,左边一个隹(zhui),右边一个隹(zhui),中间是言论的言字。‘隹’是一种尾巴很短的鸟。试想,这个‘雠’字,其象征意涵是:两只短尾巴鸟在那里说话,它们的话我们不懂,但是它们一定讨论得很热烈,讨论的结果不是这只鸟把那只鸟吃掉,而是和而解。‘哲学四句教’对我们今天有很大启示意义,今天世界有差异,但是差异不必然发展为冲突,冲突不必然发展为你死我活,而是可以和而解的。有了这个观念,很多事情会得到比较好的恰当解决。”刘梦溪说。 “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由中国文化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共同主办,中外文化交流中心承办,自2013年起每年在华举办。座谈会旨在为各国中国学学者、智库专家搭建学术交流与信息沟通的专业平台,增进中外思想交流与合作,提升国际中国学研究水平。

(以上来源:今日爆点 责任编辑 2017-08-06)

【数据分析】

汉学是一门研究中国、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学科。从世界史意义上讲,汉学又可以说是西方关于中国的一门学问。当16、17世纪的欧洲人越来越多地接触到中国这种异质性文化时,他们出于或好奇、或崇敬、或陌生的心理以及了解中国的现实需要,开始对中国文化进行较深入的研究。

今天,我们称之为“汉学”的这门学问已然成为一个囊括了中国哲学、历史、文学艺术以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内容的庞大的知识体系。汉学的内涵和外延也越来越丰富。汉学作为世界了解中国和促进文化交流、世界文明发展的重要途径,不仅应当把中国古代历史、文学等具体学科和国家政策、经济和社会发展具体问题作为研究对象,更应当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这关系到世界各国对中国的文明影响力的认知和当代世界文明的发展,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

当今处于全球化时代,我们应当有全球化的视野,把中国传统文化放置在人类共享文明之中,在国际视野下阐释和传播中国当代价值观念和优秀传统文化,提升中国核心价值观在全球的认知和认同,并从不同的角度勾连历史与未来、精神与现实、海内与海外,最终融会为人类丰厚的共享文明成果,为正期待着“新的飞跃”的世界,增添一炬“重新燃起”的“火焰”,造福全人类。

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其中的经典都值得尊重,各民族间的交往,各自传统文化的范本,就成为交往中的文化名片,只要是被时间证明的优秀的文化,就应当受到平等的对待。“汉学与当代中国”座谈会搭建了交流平台,汉学家和学者能够从不同的专业角度,更加广泛而深入地接触、客观而理性地看待现实的中国,为中外思想文化的交流交融贡献了自己的智慧和成果。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