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共享书店”模式:借助共享经济的力量,搭建图书共享平台

2017年9月11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如今“共享经济”遍地开花,近日这股风潮吹到了图书行业。7月16日自称为“全球首家共享书店”的合肥新华书店走入我们的生活,开启了“共享”的经营模式。

【标签】 图书馆 共享经济
【正文】

合肥三孝口书店变全球首家共享书店 手机扫码交押金图书免费借回家

下载APP、交押金、扫码、借书……7月16日上午,在安徽新华发行集团旗下合肥三孝口书店,众多市民就这样把心仪的图书免费带回家。当天,合肥三孝口书店正式以全球首家共享书店的身份亮相,读者只需交99元押金,就可免费把书从书店带回家阅读,实现了“由买书到借书”、“把书店变成自家书房”、“由个人阅读到共享阅读”的重大转变。 买书花费高?从书店借着看   

一本《小巫婆求仙记》,一本《芬兰寻宝记》,这是开学将上三年级的倪慕言给自己挑选的暑期读物。和平时付款买书不同,这两本书是她在妈妈孙女士的帮助下,从三孝口书店借的。“妈妈告诉我要爱惜,看完了还可以再来换其他书。”   

从书店借书看,这样的方式让孩子们觉得挺新鲜,家长们则觉得很实惠。孙女士告诉记者,平时也经常带孩子来买书,但很多书买回家经常翻了一遍就不再看了。“放在家里占地方,经济上也是个负担”。

共享书店的创意源起,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安徽新华发行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常有读者在买书时表示,一本书要花几十元甚至更多,每年花在买书上的钱至少有好几百块,很多书想买,又有点舍不得。一些读者跟风买了畅销书之后,很快读完了就束之高阁。基于对用户需求的分析和把握,经过半年的调研和筹备,三孝口书店正式转型为全球首家共享书店,依托旗下三孝口书店原有图书资源,将书店内所有图书免费向市民敞开借阅,实现阅读服务的转型升级,帮助读者消除阅读成本、降低阅读门槛、提高阅读频次,同时也将书店的所有图书充分利用和高效运转起来。

扫码交押金 免费阅读10天   

怎样从“共享书店”借书?记者在三孝口书店看到,市民只需用手机下载“智慧书房”APP,注册并交99元押金后,扫一扫书后面的条形码就可以直接把店内图书带回家。根据店内规则,每次可以借2本总定价不高于150元的图书,免费阅读的时限是10天,只要按期归还,借书不限次数,且押金可随时退还。

共享书店还推出“阅读奖学金”制度,用户每次借阅后,只要按期归还,就会有一笔“阅读奖学金”直接奖励到用户的“智慧书房”账户上,用于鼓励人们热爱阅读、传播阅读。此外,读者通过“智慧书房”APP还可以展示自己的个人书房,通过写书评、晒书拍等方式进行评论和交流,实现“以书会友”。

全省十家书店可尝鲜“共享”   

记者从安徽新华发行集团了解到,除了合肥三孝口书店,目前“共享书店”模式已经在其旗下多家书店启动试点,包括合肥三家前言后记书店、五家校园书店,以及安庆劝业场书店。下一步,安徽新华发行集团将在旗下书店全面推广共享模式,搭建图书共享平台。

(以上来源:安徽商报,记者刘媛,2017-07-17)

三问“共享书店”运营模式

7月16日上午,由安徽新华发行集团首创推出的“共享书店”在合肥三孝口书店正式开业。这种扫码读书、免费阅读、读书有奖的运营模式,在图书销售行业尚属首家。

谈及发起“共享书店”项目的初衷,安徽新华发行集团董事长曹杰说: “近年来消费者阅读习惯和购买方式发生巨大变化,我们相信未来所有的书店都会实现共享。"共享书店"是基于对用户需求的分析和把握,依托实体书店的原有资源,通过运营模式的颠覆式变革,实现阅读服务的转型升级。”

共享书店在开业当天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虽然16日气温高达37摄氏度,前来“尝鲜”的读者还是排成了长龙,这家网红书店被读者占领包围,大家看书、借书,不亦乐乎。

安徽新华集团也有进一步的战略计划:“共享书店”首批在安徽10家新华书店实体书店和校园书店同步试点。下一步,安徽新华发行集团将在旗下书店全面推广共享模式,借助共享经济的力量,搭建图书共享平台,推动全民阅读,营造书香社会。

共享书店在网上也激发了热烈的讨论。小编也下载了“智慧书房”APP,亲自体验了一把。有一些疑问待解,希望和大家共同探讨。

一问:和图书馆有何区别?

部分网友认为,“共享书店”的模式和图书馆极其相似,而图书馆藏书更多、借阅时间更长,优势更明显。也有网友表示,图书馆的书明显没有书店上新快、选择多,就合肥图书馆和三孝口书店比较,还是会选择书店。

从运营模式来看,“共享书店”和图书馆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 二者均为“共享”。读者可把书带回家借阅,限定期限归还。

但是,二者在“互联网化”的方向上却不尽相同。小编曾前去苏州图书馆进行采访,据了解,为了更好地将庞大的图书资源送到市民手中,苏州图书馆早在2015年就探索了“网上借阅、社会投递”的项目。只要市民拥有苏州图书馆的读者证或市民卡,就能通过电脑或手机,登陆“书香苏州”网络借书平台查找想要借阅的书,如果库存有,那就选择附近投递点,完成操作后一般两个工作日就能送到指定地点,同时能够收到短信通知,凭证刷卡就可以取书。服务点还有自助还书机,读者看完书后可以自助还书。内蒙古图书馆更是推出了“彩云服务”,让读者成为图书馆的图书采购员。

而“共享书店”手中的互联网武器则是“智慧书房”APP。智慧书房APP 根据后台大数据不仅可以推荐读者喜欢的同类型图书,个性化定制图书推荐,还开放了书评、书拍等评论和交流方式,甚至可以延伸到线下,组织喜欢同样图书的读者开读书会,实现“以书识人,以书会友”的目的。

可见, 图书馆更强调个人借阅的便捷性,而“共享书店”更强调读书社交。

小编认为,在之后的宣传与服务中,“共享书店”应突出自己的特色。 如果只是赶共享潮流,现在的热度只是一时的,最重要的还是解决如何实现与图书馆的共存,如何定位受众,如何差异化运营等问题。

二问:“读书社交”靠不靠谱?

“社交”是“共享书店”的一个主打亮点,其APP可以集阅读、评论、以书会友等功能于一身。

小编点开智慧书房APP的界面,可以看到在“推荐”界面里,已经注册的用户标出了自己借走的书,并附上了自己的推荐与感想。小编又点开了“书房”界面发现,可以个性化定制自己的书房。界面上还有“名人书房”,如“董卿书房”等。这样的设计,为读者筛选书籍提供参考依据,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节省时间成本,又可以利用名人效应,增加读者的购买欲望。

此外,点击“通知”“我”的界面,小编发现了“评论”“私信”“关注”“粉丝”“活动”等设计,突出了该APP的社交性,鼓励更多用户阅读图书、发表想法、踊跃交流。

不过,小编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在初次登录仅仅两小时不到、一条状态未发时,便有几个用户关注了小编,这也难免让人质疑这究竟是真正爱书的活跃粉丝,还是APP用社交留住用户的手段。

当小编选择了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点击“购买”按钮时,APP则弹出了提示:“购买失败,请到附近书店购买”,身在北京的小编只能“望书兴叹”。

互联网的意义在于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壁垒,而被“共享书店”吸引的外地读者兴致勃勃地下载了APP,却基本无法使用任何功能,不得不说是让人“败兴而归”。

由此也可以看出,“共享书店”主打的社交关系不仅受“兴趣”所限——爱读书、能发表精彩想法的人,也受“地域”所限——只有“共享书店”附近的人才可以借书购书。这样限制重重的“读书社交”,是否能达到预期之内的互动效果呢?

此外, 读书是一种比较私人的体验,比起熟人社交,以读书为载体的社交形成的关系也相对较弱。如何稳固区域性、兴趣性的社交关系,发展活跃、高质量的用户,形成粉丝和被关注者的良性互动,也是“智慧书房”APP所要解决的当务之急。

三问:通过何种方式盈利?

实体书店的任何转型,终究还是为了挣钱。那么,“共享书店”靠什么盈利呢?从目前来看,小编觉得,主要还是逾期借书的收入以及传统的图书销售业务收入。

据小编了解,超过10天的免费阅读时间后,每天每本书会收取1元费用。这部分收入能有多少,不得而知。此外, 三个月内读完12本书还会返还押金的8%作为阅读奖学金,另外用户每次借阅后,只要按期归还,每读完一本书就可得到1元钱奖励,这又会增加一部分支出。

图书销售是书店的传统盈利模式,“智慧书房”APP拓宽了购买的渠道:传统模式为“上书店—购买”,而如今增加了“看评论—借书—APP下单—书店购买”的渠道。 在面对图书电商频繁打折的竞争下,这种模式又能够增加多少购书收入呢?

此外,小编在浏览读者评价时,发现了这样一条评论。一位妈妈带着孩子去书店借书,回来之后发现书页损坏。这不禁让读者担心:如果自己去购书,买到别人看过的、书页损坏的书怎么办?如果书遭遇损坏,责任谁来负,是否能追究到真正的责任人?相关的考核标准和信用体系亟需完善。

还有一个大众最为关心的问题——我的押金去哪儿了?谁在保管?是否能及时退还?

日前,共享单车因给押金退还到帐设置了相当长的时间(2-7日),引发争议。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共享单车的商家在故意扣押用户的押金,利用时间差合理获取押金的衍生利息收益。此外,还有一些法律业界人士认为部分共享单车有非法集资嫌疑。因为未经有关部门批准,违规向不特定公众募集资金的行为,涉嫌非法集资。

而“共享书店”作为“共享经济”概念下的新生事物,和“共享单车”收取金额的模式极为类似——99元的押金,借书超过10天后,一天1元钱。这笔巨额押金谁来保管,如何保管?如读者要求退还,多久能到帐?政府部门的监管又是否能及时跟上?这些问题都需要打下大大的问号,“共享书店”需要给予公众一个信得过的回复。

在共享经济白热化的时代,很多事物都可以冠上“共享”的概念。我们对于新生事物的发展乐见其成,也愿意给它时间让它变得更成熟、更完善。但是, “共享书店”究竟是在打着“共享”的噱头做营销,形式大于内容,还是真的能够引发传统行业的一场变革?让我们拭目以待,相信市场会告诉我们真正的答案。

(以上来源:中国经济网,作者:邵希炜 李映雪,2017-07-20)

共享:为实体书店创造生机

在单车、电脑、无人机、汽车等民生用品均可通过以租代购的方式实现使用权共享后,书籍这一文化产品也加入了“共享经济”的行列。   

“穷”则思变——共享经济向文化领域延伸   

“我们推出‘共享书店’,是基于适应信息化时代阅读环境发生巨大变化的考虑,融入移动互联‘免费’‘共享’‘定制化’等精神,让读者实现三个转变。第一是从‘买书’到‘借书’的转变,书店内所有图书免费对外开放,书店职员也从过去的销售人员变成了用户的阅读顾问。第二是从个体化阅读到社交化阅读的转变,用户可在APP上自由交流阅读体验,以书会友。第三是从阅读到阅读投资的转变,不仅实现了免费读书,多读书者还可获得一定的奖学金。”安徽新华发行集团共享书店项目负责人黄震介绍。   

早在推出“共享书店”之前的几年,安徽新华发行集团董事长曹杰就对出版发行业进行过深度调研,认为中国图书发行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电子商务一天天侵蚀传统图书市场,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加剧了行业危机,要想实现生存与发展,必须实现主业的转型与升级。   

《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较上年增长103%。业内人士预测,按照当前发展态势,未来几年中国共享经济将保持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共享经济规模占GDP比重会达到10%。   

“共享单车经营模式的成功,激发了其他产品共享的浪潮,致使‘共享’从交通出行向空间使用、医疗健康、物品租赁以及文化产业领域转移。共享书店,是共享经济在文化领域的实践。近十几年来,实体书店经营遭遇寒冬,用‘共享’创新经营模式,是对新理念的应用,也是盘活图书资源的务实之举。”中国政法大学光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朱巍这样分析“共享书店”的出现。   

路途尚远——市场空间与营利模式待检验   

“任何共享经济模式要想成功,前提是它必须是一种规模经济,必须基于对市场的精确测算。相对于单车、汽车、房屋租赁巨大的市场而言,图书的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还有待检验。”朱巍提醒。  

“相对于衣食住行而言,阅读毕竟不是生活必需品。如果消费群体规模大,则有营利可能。如果消费者群体规模不大、消费意愿不强烈,维持运转面临一定的压力。”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表达了同样的忧虑。   

据悉,2014年6月至今,合肥三孝口书店客流约为700万人次,首批“共享书店”将在10家新华书店实体书店和校园书店同步试点。此外,该集团推出的“智慧书房”APP已有100多家泛娱乐、新媒体、自媒体入驻。线下线上平台力量的整合,或许可为“共享书店”运营提供一定的基础。   

魏玉山和朱巍均指出,在各式各样的“共享经济”实践中,如何营利是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当前各类企业大量引入风险投资,甚至不惜“烧钱”拓展市场,志并不在短期营利,而在于长期的市场占有率与平台点击量,对“共享书店”而言,实现营利恐更为艰难。   

对于营利模式,黄震表示,安徽新华书店一方面希望通过“免费”和“共享”促进进店客流和重复到店客流的增加;一方面在大数据支持下尝试更加精准的选品,加快出版物的流转,节约货架、物流、资金等成本。此外,未来将通过APP聚合更多业务形态,为用户提供多元化的产品和服务选择。   

“善其身,济天下”——文化责任更为重要   

三孝口新华书店“共享书店”项目启动以来,受到当地市民的欢迎。数据显示,第一天到店人数突破1000人,两天共享书籍5600本,客流量环比增长96.8%,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9.57%,其中出版物销售增长8%,多元销售增长82.28%。   

“近几年,全国实体书店经营几乎都在亏损。但我们深知善其身,方能济天下。打造共享书店模式,实现多元化经营,是企业核心价值观的体现,也是安徽新华书店作为一家国有文化企业,应该具有的开拓和担当。”黄震说。   

“‘共享书店’改变过去书籍销售一锤定音的模式,让读者可以先行体验之后再决定买与不买,于消费者而言无疑是一件好的事情。此外,即使不买书,‘共享’也能让书籍实现从个人阅读到共享阅读的转变,实现知识的交流和文化的共享,于阅读的推广而言也是一件好的事情。”魏玉山评价。   

朱巍设想了一种更为理想的“共享阅读”方式,在全国公共空间设立更多的图书借阅点,读者可随时随地借阅书籍,“为每个城市都带去一缕书香”。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记者:韩寒,2017-07-21)

【数据分析】

近两年“共享经济”逐渐兴起,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到如今的共享书店,不断涌现出来的“共享家族”象征着一个崭新的经济体时代正向我们走来。

所谓共享经济又称租赁经济,是一种共用人力与资源的社会运作方式,包括不同个人与组织对商品和服务的创造、生产、分配、交易和消费的共享。共享经济,从某种角度上讲具有弱化拥有权、强化使用权的作用。在共享经济体系中,资源拥有者将其有偿租借给他人,使未被充分利用的资源获得更加有效利用,从而使得资源整体利用率提高。

发展好共享经济要以市场为导向,以消费者的真实需求为服务中心。“共享书店”相比较图书馆而言,弥补了图书馆的数量相对不足,不能满足人们的阅读需要,这种模式让市场上有了更多的免费阅读资源,给人们提供了更多选择,也让人们借阅更加方便。

另外,“共享书店”还能给读者提供更多的个性化增值服务。书店里的服务人员从过去的销售者身份向阅读顾问身份转变,借助智能运作方式与阅读大数据的支持,实现人与人之间、书店与读者之间、出版商与发行商之间的信息共建,为读者提供更为个性化、专业化、精准化的阅读服务;通过共享模式的社交功能增加读者之间的交流,满足互联网时代的消费需求和情感需求。

借助共享经济的力量,搭建图书共享平台,在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也释放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共享书店”、“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这些共享产品,固然有它们的好处,但暴露出来的弊端不少。对于这些新生事物,需要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需要每个社会人的共同参与协作,去帮助其成长。首先,完善相关经济法律体系制定相应的法规,使得共享经济发展有法可依;其次,构建良好而有序的共享经济体制,引导共享经济的健康发展;第三,明确资源供给公司的具体责任义务,有效将闲置资源整合投放提高效率;第四,完善社会信用体系,规范消费者对共享资源的使用行为。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