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舞台剧《战马》中文版再次上演 国话在交流借鉴中寻求突破

2017年9月2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近日,国家话剧院出品的舞台剧《战马》重返北京,在国话剧场开启第三轮驻场演出。《战马》与国际化接轨,对中国的戏剧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标签】 舞台剧 《战马》
【正文】

【热点回顾】

《战马》再次来京,邀孩子零距离接触

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演出的舞台剧《战马》中文版正在北京国话剧场上演,本轮演出横跨整个暑假,持续到8月27日。这部老少皆宜的舞台剧自2015年首演至今已演出200多场,剧中传达的忠诚善良、坚强勇敢的精神为20多万观众带来感动。而此番再次来京,演出方特别为观众设计了“彩蛋”环节。

关于《战马》

舞台剧《战马》改编自英国小说家迈克尔·莫波格的同名小说,2007年英国国家剧院将该剧搬上舞台,后由导演斯皮尔伯格拍摄成电影。全剧讲述了一战期间战马Joey和主人艾尔伯特之间生死离别的感人故事,传递了和平、友谊、勇敢、坚韧的主题,被誉为英国伟大的国宝级作品。

优惠政策

本轮演出正值暑假,最低票价为一百元,此外剧院还推出了限量家庭套票(3张套票优惠至一千元),购票观众还将有幸获得参加《战马》艺术体验课活动的机会。

孩子对《战马》的理解力超过成人

前年舞台剧《战马》的中文版在北京首演时曾引发轰动,不仅一票难求而且加场同样火爆。再次来京,不少观众准备“二刷”甚至“三刷”。

演出中,当这匹长3米多、高2米,重达108斤的战马Joey出场时,再度引来观众掌声。虽然这是一匹马偶,但当它出现在舞台上观众能感受到它的呼吸。

现场,记者看到很多家长特意带着孩子来看《战马》。著名导演查明哲此前曾说:“《战马》的原著小说是一部儿童文学,它从孩子的角度出发,探讨人与马的情感、人与战争的关系。其实原著并不晦涩,更多的是从感性层面打动观众。”

此前在上海公演时,剧组曾做过一个测试:家长和孩子们一起看这部戏,收集观看过程中观众的心跳数据,并交给电脑分析。结果显示,孩子对《战马》的理解力和感受力全部超过成人。很多人担心孩子无法理解战争,看不懂《战马》,事实上孩子的提问、感受,比很多成年人写的评论还要好。

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表示,《战马》是一部老少皆宜、雅俗共赏的世界经典作品。观看经典、热爱经典是帮助人们打开艺术之门的正确方式。经典作品的力量和价值,将渗透到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成为陪伴观众成长的终身记忆。

彩蛋

早在7月初,国话就举行了“《战马》艺术教育体验活动”,吸引了不少孩子和家长来到排练场与“战马”亲密接触。本轮演出结束后,演出方特别设置了“彩蛋”环节,当观众走出剧场的那一刻,“战马Joey”已静等在剧场门口。一位观众与战马“零距离”接触后,在微博上分享了她的感受:“明明知道是假的,却仍然好感动。看着、看着突然想到,为什么好的马会被称为 龙驹 ……”

明星推荐

“这是一场非常震撼的演出,战马Joey简直被演活了,从姿态和情感的表达上触动着每位观众的心。我们需要引进这样的好戏,互相吸取戏剧的养分。” ——段奕宏

“《战马》颂扬了和平、友谊、勇敢、坚韧的主题。人偶操纵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情节引人入胜。”——邵兵

“我看过《战马》首轮演出,这次二刷依然被吸引,整部戏的气氛与人物情感恰到好处,不仅给观众带来强有力的视听感受,而且还是一次强烈的心灵震撼。”——果静林

“《战马》的笑点和泪点频频出现。是一部完美呈现的精彩演出,更是一部老少皆宜,有思想性和观赏性的优秀作品。”——印小天

“非常期待《战马》的再一次来临,作为世界经典作品,演出之外特意举办的战马体验课,让大人和孩子全都为之着迷,从而体验戏剧之美。”——涂松岩

(以上来源:新京报 田超 2017-08-02)

《战马》演绎人马深情 主创透露动作衔接不到0.1秒

“2015年至今,舞台剧《战马》中文版已表演了221场,每场都取得了不错的反响。剧组里没有人会把战马Joey当作一个木偶,他是有生命的,是剧组的一份子。”舞台剧《战马》中方导演、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刘丹说。8月24日,《戏剧开讲》第二季第13期邀请刘丹、舞台剧《战马》中文版木偶演员姜浩和刘鑫凯做客,讲述舞台剧《战马》中文版演出的故事。

“舞台剧《战马》改编自英国小说家迈克尔·莫波格的同名小说,被誉为英国文化的新象征、英国伟大的国宝级作品。”刘丹介绍说,“《战马》的故事很简单直接,以一匹名为Joey的马为主角,讲述了一战中一个残酷而温馨的故事,2007年被英国国家剧院成功搬上舞台。”随后,陆续出现美国版、荷兰版、德国版、澳大利亚版。2013年,中国国家话剧院与英国国家剧院签署备忘录,《战马》成为中英戏剧战略合作的第一部作品。

“木偶Joey是由三个演员操纵的,分别控制马头、马前腿和马后腿,”负责控制Joey前腿的演员姜浩介绍,挑选操纵木偶的演员是严格的,海选就有1500人。“剧中有Joey和Topthom两个木偶,他们的净重分别是108斤和130斤,而且剧中还有人骑木偶的场景。这些重量都是由操纵木偶的三个演员承受的,这要求木偶演员具有较好的身体承受能力。”姜浩说。

操纵马头的演员需要控制马的视线和情绪。“耳朵是马表达情绪的最主要器官。”刘鑫凯说,“当马很放松的时候,它的耳朵会很悠闲地煽动或者转动;当马很激动的时候,它的头和脖子会高高立起,两只耳朵都会背过去。这些细节在表演时都要表现出来。”同时,刘鑫凯还强调,只靠耳朵不能完美诠释一匹马的情绪,还需要肢体动作的协同。

在谈及演员合作时,姜浩和刘鑫凯均表示,默契的配合是将马表现得活灵活现的关键。“为了让马表现地‘自然’,我们一起练习呼吸,学习发出马的声音;与马一起生活,学习马的肢体动作,”刘鑫凯说,“演出时,如果我们之间的动作衔接超过0.1秒,这匹马就看着不真实。”姜浩指出,训练时,三位木偶操纵者为Joey的某个动作或情绪产生争执是普遍现象,为此,他曾请教《战马》原版英方的导演。“每个人都可以是发起者,但是必须每个人都要是无条件的跟随者,这是我们从英方导演那学会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融为一体。”

在与现场观众互动时,刘丹表示:“每次演到最后一幕的时候,我是一边哭着,一边操纵着Joey。我觉得我就是Joey,我能理解它在和主人离散,再次重逢的那种感受。”最后,刘丹、姜浩和刘鑫凯现场演示了操作木偶的小技巧。

据悉,本次活动由北京市东城区文化委员会、北京人艺演出中心、“青年之声”综合服务办公室联合主办,由金典工场(北京)文化有限公司承办。 “青年之声”PC端,中国青年网、未来网微博,微邦APP同步进行了视频直播。截至记者发稿,直播观看人数近2万。

据了解,《戏剧开讲》是“戏剧东城”的惠民项目之一。还将陆续邀请国内戏剧领域内卓有成绩与影响力的青年戏剧艺术家作为主讲嘉宾,跨越话剧、歌剧、音乐剧、戏曲等各个戏剧领域全方位“开讲”,进一步向群众普及戏剧知识,为戏剧爱好者打造了一个全方位接近戏剧艺术的平台。让戏剧爱好者们在愉悦的氛围中,领略戏剧艺术的博大精深。团中央“青年之声”将对每场讲座进行及时报道,通过网页、微博以及微邦APP进行实时直播或后续重播,便于网友收看。

(以上来源:中国青年网 彭志楷 邢燕 2017-08-26)

中国话剧110年,变革中求突破

2017年是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相关研讨、演出、展览等活动在全国展开,如何提升话剧原创力,如何探索中国话剧的民族化现代化,思索从未停止。

话剧植根于民族文化的土壤

以“国歌词作者”、戏剧家田汉早年的心路历程为线索,展现民国时代背景下戏剧人的艺术创作与情感历程……话剧导演田沁鑫打造的青春版《狂飙》,把人们带入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年代。当年由演员辛柏青、袁泉、陶虹、朱媛媛主演的此剧一经问世,就获得了热烈反响。如今时隔16年后重排此剧,意在向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致敬。田沁鑫说,此次以95后为主,他们青春洋溢、充满活力,演绎一代戏剧人当年的激情和热血。

今年是话剧诞生110周年,一系列纪念活动密集开展。国家话剧院举办“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主题论坛”,集合全国话剧人探讨今天中国话剧所面临的现状。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话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联合主办的“历史回放 舞台辉煌——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纪念展”在国家大剧院举办。2017年北京市剧院运营服务平台推出“纪念中国话剧110周年演出季”,20台中外精品话剧在6月至11月亮相京城各大剧场。演出季期间,还将展开名家艺术讲坛、“与艺术面对面”、剧本朗读会等多场活动。在各地,丰富多彩的纪念活动也在如火如荼展开。

“从1907年春柳社的话剧演出活动算起,今年中国话剧迎来110周年。”中央戏剧学院名誉院长徐晓钟说,110年来,各个历史时期的艺术家,为话剧艺术在中国大地扎根发展奉献了自己的才华和青春。如今,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才投入到话剧的创作、评论、研究工作中,让话剧发展前景光明。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所长宋宝珍介绍,从上世纪20年代中国舞台上西洋风格的演出惨遭失败后,话剧从业者意识到,在艺术上全盘照搬西方根本行不通;在抗战时期,时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戏剧学科主任的张庚就曾提出“话剧民族化与旧剧现代化”的主张。他认为,话剧民族化必须向一切传统的民族的形式学习;新中国成立后,话剧在新中国文化格局中占据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而话剧在传统民族文化中的熏陶也一直没有中断;新时期以来,话剧对于传统精神更加注重,并且根植于民族文化的土壤之中。

经过110年的发展,中国话剧在新的阶段,面临着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如何平衡艺术与市场等问题。正如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濮存昕所说:“话剧诞生110年了,我们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今天仍旧处在一个变革的节点。”

原创力缺乏、市场机制不够完善

上世纪30年代,国民党政府为了展示成果评选模范监狱,监狱负责人闻讯紧急组织犯人强化训练,岂料学员洋相百出,监狱贪赃枉法等种种问题也逐渐暴露……即将在北京演出的话剧《模范监狱》,是文化学者易中天第一次尝试话剧。易中天说,这是他从广播剧里听来的新闻。虽然是民国戏,还是有现实意义的。出品人吕冰则坦言,做原创话剧,从找作者、找题材到实施落地,十分不容易。

就话剧的现状而言,如何提升原创力成为各方关注问题。国家话剧院连续三年举办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都以原创为主题词。“原创缺乏、文学性不足,是当下话剧的重要问题。” 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说。

编剧李宝群也提到,当下中国话剧正处在困局、僵局之中,问题多多,亟待突破。“而制约当下戏剧发展的瓶颈,就是优秀原创剧本严重匮乏。无论是主流戏剧,还是非主流戏剧,无论是通俗娱乐戏剧,还是实验探索戏剧,无论是现实主义戏剧,还是非现实主义戏剧,无论是国有院团,还是民营院团,无论大剧场戏剧,还是小剧场戏剧,都受制于优秀原创剧本的匮乏。”

李宝群说,中国话剧的发展始终缺少更强大更丰沛的文化支撑,底座不牢基础不稳。“在将民族文化精髓融会贯通方面,一代代中国话剧人进行了不少探索,成绩不容抹杀,但还有很大的空间。我们还没有与我们民族的文化彻底打通,形成良性的传承关系和最有效的链接。”

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郝戎谈到今天中国话剧所面临的困境,他认为国内的戏剧意识和形态都与国际领域很难对话,许多国外同行到中国想看的是传统中国戏剧——京剧,中国的话剧似乎还不能和国际戏剧产生对等交流。

此外,话剧的市场机制不够完善,相关的产业链条也没有建立,也被一再提及。中国电影这些年迅猛发展,就和产业发展、市场环境的形成有关。相比中国电影,话剧从策划创作到宣发营销,还没有形成成熟的运作机制。

诚然,话剧的发展需要大量人才,但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黄昌勇指出,在人才培养尤其是在表演艺术人才培养方面,我国还没有形成一套属于自己的体系。“国内目前话剧人才培养体系或者培养能力,远远满足不了目前话剧发展的巨大需求。”

探索中国话剧民族化现代化

可喜的是,中国话剧人一直没有停止对自己话剧的深刻剖析,没有停止对中国话剧的民族化、现代化和国际化的思考。

中国话剧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民族化的探索,包括焦菊隐、黄佐临、徐晓钟在内的许多前辈艺术家进行大量创作与论述,至今已经60余年。话剧导演王晓鹰说,“最近10年中国话剧人在一部分创作实践中刻意追求中国文化结构中的现代舞台意象,或者叫‘中国式舞台意象的现代表达’。”

王晓鹰阐释道,“中国式舞台意象是建构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手法、意境、美感基础之上的整体性的舞台意象,并通过融合现代手法和方式,传递中国文化的美感。”

《北京法源寺》《聆听弘一》……田沁鑫致力于中国传统与舞台艺术的融合,这一部部叫座叫好的作品都是她用心探索之作。田沁鑫说,对自己的民族文学和文化怀有敬意,是每个中国人应具有的文化自信。可惜的是,现在一些人对传统文化、中国文化精神存在遗弃或者忽视的状况。“希望让戏剧成为传统的转换器,让更多人去了解、去亲近文化。”

这个方面,国外的经验值得学习。引进自英国的舞台剧《战马》中文版,以一匹“偶马”为主角,通过大胆创新,给人们带来震撼。日本、韩国的话剧民族化也值得借鉴。日本话剧大师铃木忠志,将西方话剧和日本能剧等日本传统文化对接,开展本土实践,获得了世界关注的目光。“我们从更多更深入的创作思考开始,从更多更自觉的创作追求开始,当然,更要从解决中国话剧原创力面临的深层困境开始,向世界经典学习,向民族传统学习。”王晓鹰说。

李宝群说,中国话剧要持续发展,就要在东西文化交融中建构起强大的戏剧人学传统,并对东方传统文化的精华精髓进行更深层次的发掘,要让长河永流、薪火相传、香火永续。

中国话剧诞生在青年学生中间,在校园中拥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历史影响。针对如何有效促进校园戏剧的发展,如何建立起有效的戏剧教育合作模式等热点问题,国家话剧院党委书记白雪峰说,近年来,国家话剧院与北京西城区政府共同举办了三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活动突出体现文化惠民,推动话剧进校园、进社区,为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发挥了积极作用。白雪峰说,下一步,我们将加强与中小学和教育部门合作,通过低票价、公益演出、艺术讲座、排练探班、文艺支教等多种途径,探索建立话剧普及教育的长效工作机制,营造有利于青少年热爱话剧、健康向上的良好环境。

李宝群说,中国戏剧界很有必要在中国话剧110周年之际重新开展一次戏剧观的大讨论,重新检讨我们的戏剧观,深度拓展我们的戏剧观和戏剧思维,以此来推动中国话剧的发展。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 王珏 2017-08-10)

【数据分析】

话剧的发展离不开创新。新的时代现实需要新的艺术呈现,需要发现新的题材,新的人物,新的主题,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艺术方法和艺术手段。真正的话剧艺术创新,不但需要诗性智慧的发挥,更需要戏剧家们呕心沥血的诗意创造。话剧艺术的创新,首先是艺术的发现。这样的发现并非唾手可得的,它是戏剧家们长期对生活观察体验感受和领悟的结晶。

中国话剧诞生在青年学生中间,而在当代学生话剧社団在创新方面也更有热情、更加积极探索。由于少了对话剧主题思想的限制,学生话剧社创作的自由度更高,他们更关注学生群体喜闻乐见的话题,加上学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大量空闲时间进行头脑风暴的交流,学生话剧社団更能激发出创作的火花,这是戏剧家们应当向年轻一代学习的地方,就是重振对话剧的探索精神、重燃对话剧创作的热情。 除此之外,话剧创作的源泉还应当适度的借鉴国外经验。国话多次引进自英国的舞台剧《战马》,并加以大胆创新,就是非常成功的案例,值得借鉴。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适当的引进日本、韩国的话剧,将其和我国的传统文化对接,开展本土化实践,从更多更深入的创作思考开始,从更多更自觉的创作追求出发,向世界经典学习,向各民族传统学习,取其精华,为我所用,在东西文化交融中建构起强大的戏剧人学传统。

然而,无论是发扬创作精神,还是学习各国经典,话剧创新必须循着一定的艺术惯例和艺术规则。创新是沿着艺术惯例和艺术规则的适度的变化,这样的创新才能同观众形成审美的沟通。任何一个伟大的创造,都必然建立在深厚的艺术传统的集成上。在浅薄的艺术土壤上,是不可能实现艺术革新的。因此,中国话剧要持续发展,就要对东方传统文化的精华精髓进行更深层次的发掘,才能让长河永流、薪火相传、香火永续。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