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乌镇戏剧节,唱出中国“小镇经济”样板

2017年10月1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文旅大时代的来临,成为文旅特色小镇的重要推手。据了解,未来中国将有70%的新兴产业产值来自文化加科技,以及文化加旅游的行业。目前,国内熟知的文旅小镇还是以原有古村、古镇延伸发展而来的旅游小镇,最为知名的当属浙江乌镇。

【标签】 文化小镇 文化产业
【正文】

乌镇戏剧节五岁戏更足 11天上演24部剧目100场演出

“8月28日上午10点……”8月19日,孟京辉、赖声川、田沁鑫、史航、黄磊等人在乌镇大剧院齐声说出一年一度乌镇戏剧节的开票日期。10月19日至29日,乌镇将再次为国内戏迷带来为期11天的戏剧狂欢。

乌镇戏剧节于2013年起步,今已成为国内最著名的戏剧节,甚至在国内掀起举办“戏剧节”的热潮。今年是这个小镇戏剧节的五岁生辰,也让每个参与者感慨更多。作为本届戏剧节的艺术总监,田沁鑫表示在孟京辉、赖声川两位四届艺术节总监的精心耕耘下,乌镇戏剧节打下扎实的基础,“今年邀请剧目时明显感觉很轻松,许多国外的剧团都非常高兴来乌镇参加戏剧节。”

因为是五岁生辰,第五届乌镇戏剧节规格再创新高,囊括来自俄罗斯、德国、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瑞士、巴西、立陶宛、黎巴嫩、爱尔兰、罗马尼亚以及东道主中国的24部特邀剧目共计100场戏剧演出。

“特邀剧目”是每届乌镇戏剧节的重头戏,今年的特邀剧目共分为经典、女性、影像、肢体、新声线五个系列,可以看到经典名剧如由俄罗斯瓦赫坦戈夫剧院演出、著名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执导的《叶普盖尼·奥涅金》、立陶宛OKT剧院的《海鸥》,以及对经典进行全新解读的《风尘三侠》《窦娥》《海选哈姆雷特》《第十二夜》《小王子》。

女性系列的重头戏当属德国邵宾纳剧院带来的《影子(欧律狄刻说)》,该剧导演凯蒂·米切尔几年前以一部《朱莉小姐》让中国观众念念不忘。何念导演的《这辈子有过你》,来自巴西的《水渍》和澳大利亚的《圣女贞德》,也都从不同侧面关注女性。

影像系列则突出影像元素在舞台上的运用,不仅有田沁鑫导演的《狂飙》,也有来自德国的《生动的肖像》、黎巴嫩的《在云端》、美国的《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其中最受关注的当属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新表演中心带来的《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这部戏在乌镇的演出也是它的全球首演,由于其特殊的演出方式,每场观众限额50名。

在肢体系列中,有来自瑞士的《如果沉默知晓》、澳大利亚的《如果墙能说话》、香港的《爸爸》。田沁鑫推荐观众不要错过《如果沉默知晓》,虽然剧中演员没有台词,却在精湛的表演中让观众体验不可言说的孤独。新声线系列则有《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大餐》《枕头人》《我们的班集体》《西方社会》等剧。

(以上来源:北京日报,2017-08-21)

乌镇戏剧节五周年,乌镇回归文化复兴梦

从初创到羽翼渐丰,乌镇戏剧节只用了五年,就成为国内少有的可以比肩阿维尼翁和爱丁堡戏剧节的戏剧盛宴。

美国戏剧教育家丽莎·泰勒·勒诺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戏剧节可以像乌镇戏剧节一样,结合自身独一无二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不遗余力地推动东、西方文化的交流。”

2013年首届乌镇戏剧节举办,是乌镇旅游从休闲度假向文化旅游的转型、升级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戏剧节的举办加速了当地文化的复兴,每年戏剧节主题可见一斑。一届初莺新语,主题为“映”;二届更上层楼,主题为“化”;三届阳开泰运,主题为“承”;四届引颈四野,主题为“眺”;第五届为小周年,主题为“明”,取厚德载物、临照四方的阴阳和合之意,祈愿第五届乌镇戏剧节明心开拓,破势而来。

第五届乌镇戏剧节主视觉

可以说,“文化乌镇”因此应时而生。更可以说,这样的戏剧节身体力行践行了当前文化复兴国家战略,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并重。

在古镇的保护开发过程中,乌镇不仅完成了对大量历史建筑的修复与保护,更在留存历史文化原生态风貌的基础上,一边对水乡建筑进行修缮,一边寻找古镇的文化亮点,挖掘出水龙会、水乡婚礼、花鼓戏、皮影戏、高杆船、童玩节等各色传统古镇节目,于全国范围内率先走出了历史街区保护再利用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乌村童玩节

在保留自己特色的基础上,乌镇还增添了国际元素,互联网大会、木心美术馆、大剧院等让乌镇在其他古镇中脱颖而出。在连续举办四届乌镇戏剧节后,俨然已从一个“旅游小镇”,变身为充满浓郁气质的“文化小镇”。

不能错过的重头大戏

今年的10月19日至10月29日,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即将开幕,整体剧目水准在前几年的优质基础上更加抢眼,汇聚了来自俄罗斯、德国、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13个国家和地区的24部特邀剧目,将上演为期11天的戏剧狂欢,共计100场戏剧演出。

24部特邀剧目海报

今年乌镇戏剧节年度艺术总监是导演田沁鑫,她甚至表示:后半年只做乌镇戏剧节一件事。

田沁鑫导演的最新力作《狂飙》也将在本届乌镇戏剧节期间上演,此版《狂飙》在视觉审美上完全迥异于原版。

新版《狂飙》用八台 摄像机“即时 摄影”,展现中国话剧先驱田汉激荡奋进的创作历程和鲜为人知的情感经历,是部“半电影化”的戏剧。

与往年相比,今年乌镇戏剧节的演出十分密集,11天100场戏剧,其中还包括了俄罗斯《叶普盖尼·奥涅金》、美国《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德国《影子(欧律狄刻说)》这样的大戏。

由俄罗斯著名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名著改编的《叶普盖尼·奥涅金》是今年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素有“俄罗斯之王”称号的里马斯·图米纳斯将担任导演,他是瓦赫坦戈夫剧院的艺术总监,俄罗斯联邦国家奖和立陶宛国家奖获得者。

该剧从不同的艺术视角为观众呈现这部经典名著,通过一个社会“多余人”的形象塑造,新解“英雄主义”的出路。舞台时空变化流畅,场景叠加纷呈,结构式样新颖。演员表现精彩,颜值极高。导演独具匠心,事件线索紧凑,情节张力极大,更好地表达了作者的想法。

田沁鑫说,当年这出剧在俄罗斯演出,很多北京戏剧界的人士都是专程买机票赶去观看。而乌镇戏剧节其实也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借助于俄罗斯领事馆的帮助,才得以邀请到这出牛剧来到乌镇。

中国青年导演庄一的《风尘三侠》是评委黄磊最关注的演出剧目。四年前,庄一从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脱颖而出,一直活跃在戏剧舞台,此次带来改编自唐传奇《虬髯客传》的作品,将现代与古典混搭,同样令人期待。

黄磊觉得,乌镇戏剧节已经有太多的大师、国际名团,也希望人们能够给予中国青年导演的的原创剧目更多 关注。

本届戏剧节上还有世界首演剧目——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新表演中心带来的影像实验戏剧《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赖声川作为重要的推荐人,说服艺术学院方面来乌镇进行世界首演,为此对方推迟了首演时间。

这出戏剧的特殊之处在于观众将会坐在类似集装箱的观众席上,在演出舞台缓缓移动,影像、表演者会跟随者观众席的移动出现,给观众带来非同寻常的感官体验。

“一场演出只能容纳五十个人,共演出18场。这个作品可能抢票要抢快一点。”赖声川说。

年轻戏剧人的孵化器

从五年前的由零开始,到今年邀约剧目时所有团队都欣然应允,乌镇戏剧节的发展成绩已经足够亮眼。在乌镇戏剧节上,观众除了能在传统的剧场看戏,乌镇的各个地方都将成为演出地。4.92平方公里的西栅景区内分布着 大大小小各式剧场,是全国乃至世界戏剧节中罕见的表演空间群体。

2015年《两只狗的生活意见》第一次来到乌镇,同时也是第一次把这部剧搬到户外,作为特邀剧目在“环境新视觉”环节在水剧场上演。

水剧场,位于西栅景区的西南角,舞台架设在水池中,2300多个由原木铺就的观众席呈扇形展开,逐层升高,葱郁的树木间隔在通道和四周。居高临下,湖泊中近七千平方米新月形的主舞台尽收眼底。舞台背后连绵的明清老建筑群,马头墙、观音兜,高耸的白莲古塔和飞檐翘角的文昌阁勾勒出跃动的天际线。导演孟京辉是当年乌镇戏剧节的艺术总监,他表示之前也没有用过这样的场地,演出效果是出乎意料的好。奇妙效果的背后是乌镇对戏剧节的巨大投入,单单乌镇大剧院的建设就投入近4.5亿元。

这种投入是值得的,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乌镇戏剧节已成为国内文化界最受瞩目的文化节庆活动,可以说吸引了全中国做戏的、爱戏的人,其中不乏年轻戏剧人,他们来这里追逐一个戏剧的梦,文化的梦。整个戏剧节期间,乌镇的大街小巷穿梭着各路文艺青年。至于戏剧界人士,走几步必然会遇到一个熟人。除了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田沁鑫这些年年都来的熟面孔,其他明星名人也随时可能出现在你身边,跟你来一场关于戏剧的对话。

第四届乌镇戏剧节小镇对话

值得一提的是,本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截止报名结束,共收到477份注册信息,300余份有效资料,数量远远高于往届,最终入围的18部作品也将在蚌湾剧场集体亮相。

不同于城市里的戏剧演出,在乌镇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中,戏剧在这里更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可谓步步有戏。戏剧也不止存在于舞台上,而是存在于周围的一切中。不论是先锋的还是传统的,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在乌镇一切都是和谐的,也让人充分感受到了乌镇的文化包容与多元性。

如今,乌镇戏剧节也正逐渐改变着当地人对戏剧的观念。除了慕名而来的游客和戏剧迷外,今天你去乌镇看什么戏,也成为戏剧节期间桐乡当地人的热门话题。

即便你看不懂有些高深的剧目,也能在古镇嘉年华里找到乐趣。“古镇嘉年华”是每年乌镇戏剧节随处可见,琳琅满目的街头表演艺术形式,该单元的精髓是来自世界各地热爱街头表演的艺术家组成,随机有趣,创意洒脱。今年的报名正在火热进行,戏剧节诚邀团体或个人,将美好的创意展示提供给好客的乌镇,分享给水乡观者,给乌镇戏剧节带来另一个观赏高潮。

谈及创办乌镇戏剧节的初衷,乌镇景区总设计师、乌镇戏剧节发起人陈向宏说“乌镇就是一条河,当代艺术、戏剧节就是河里的鱼。未来,这条河里可能会有更多品种的鱼。”他还说:“我相信未来的日子里,从这个小镇里走出去的孩子,更有机会成为艺术家、文学家。”

戏剧艺术,永无终点,年复一年的积累和沉淀就是最好的成果。陈向宏强调,“我们没有务求一定要达到什么标准,就是把每一届做好,有一个积累,有一个沉淀的过程。”乌镇戏剧节将在一年又一年的积累和成长中成为一位戏剧巨人,继续承接戏剧艺术经典,引领国际戏剧新动向,培育中国青年戏剧人才,打造全新文化生活方式。

按照陈向宏的说法,“乌镇戏剧节是一个梦,圆了戏剧人的梦,也圆了乌镇的梦”。而陈向宏那些让小镇的孩子接触世界顶尖艺术的愿景,也已经触手可及。

(以上来源:唔哩头条,2017-08-30)

乌镇戏剧节成中国“小镇经济”样板,世界特色小镇发展路径解读

10月19日至29日,将举办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届时会有5个系列24部戏100场演出上演。已经连续5届的乌镇戏剧节奠定了其在行业中的地位。而横向观察近几年特色小镇的发展,可谓有遍地开花之势,乌镇便是特色小镇中发展最为迅猛的一个案例。

实际上,特色小镇的概念源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就国内的发展情况而言,中国的特色小镇已进入高速起步后的瓶颈阶段。那么放眼世界,有哪些特色小镇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特色小镇应该秉持怎样的核心理念?对于这些问题,凤凰文创为您提供更多解读与参考。

特色小镇为中国城镇化矛盾提供全新的解决方案

“乌镇戏剧节”从2013年开始举办,使乌镇从“休闲度假”向“文化旅游”的升级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乌镇在对IP的保护和开发过程中,一边对水乡建筑进行修缮,一边寻找古镇的文化亮点,挖掘出各色传统的古镇节目,戏剧节的打造,给世界认识到乌镇更多不同的面貌,为乌镇增添了一张向世界展示自我的“名片”。

乌镇的火热让国内其他的特色小镇看到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与机会。目前中国的特色小镇发展十分快速。截至今年7月底,第二批276个特色小镇公布后,全国特色小镇总数达到403个。从发展模式上看,特色小镇是以特色产业为依托,形成完整或者部分产业链,来促进小镇一带集群地域的经济发展。

特色小镇的概念提出源于诸多欧美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从国内的发展情况而言,中国的特色小镇还尚处起步阶段、在运营模式上仍无成功经验可循,因此在产业要素的开发和导入及运营思维的转变等方面还面临着巨大挑战。

这个挑战主要还是在于城镇化问题。与国外相比,我国的城镇化经历了快速发展阶段和加速发展阶段,也有面临着亟待解决的矛盾。一方面,大城市人口膨胀、交通拥堵、房价飞涨的问题已不利于企业、人才发展,很多大型企业已经选择搬离一线城市,而另一方面,乡村则面临土地大量流失、宅地废弃、人口大规模转移等诸多问题。在此背景下,发展特色小镇、统筹城乡发展成为国内城镇化建设的关键一环,成为解决城镇化矛盾问题的方案之一。

放眼全球,诸多著名特色小镇的成功转型,对中国在特色小镇的探索路径上可提供借鉴之处。

美国格林威治小镇:条件得天独厚打造“对冲基金产业圣地”

美国的格林威治小镇坐落在美国康涅狄格州,这座只有6万人口、174平方公里的小镇,却是对冲基金的天堂。小镇人均收入903万美元,其资产密度位居世界第一。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格林威治小镇云集了大大小小300多家对冲基金,管理着数千亿美元的资产。

基金小镇作为一种新兴的资本运作方式,可以直接打通资本和企业的连接,紧密对接实体经济,有效支撑区域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众多对冲基金之所以在格林威治小镇聚集成现在的规模,有其内在的原因。

1、完善的基础设施体系。小镇所在地距离金融中心纽约仅60公里,大约45分钟车程,这里拥有对冲基金要求的所有配套条件,能够有效承接纽约金融核心产业外溢。小镇周边还有机场,交通十分便利。因此,在这样完备的基础设施支撑下,很多居住在纽约州的年轻人都选择在小镇工作,也为小镇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高素质人才。

2、相关政策的支持。格林威治小镇享有很大的政府税收优惠政策。与在纽约办公的对冲基金从业者相比,在格林威治年收入千万美元的员工可以少支付50万美元个人所得税。并且,纽约的房产税高达3%,格林威治的房产税只有1.2%。如此丰厚的条件吸引了大批的经纪人、对冲基金配套人员等进驻,就业人数年年翻番。

在国内,基金小镇也成为特色小镇模式探索中炙手可热的“风口”。据了解目前已公布的特色小镇中,基金小镇已有33个。以南湖“基金小镇”为例,自南湖基金小镇建设以来,其税收实现大幅增长,2015年实现税收3.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9.15%。

美国纳帕谷农业小镇:顶级葡萄酒文化打造高端旅游消费市场

纳帕谷农业小镇位于美国旧金山以北约50英里,是美国第一个世界级葡萄酒产地。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以葡萄酒酒文化、庄园文化而负有盛名的旅游胜地。

二战胜利后的经济恢复期,纳帕谷的葡萄酒产业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会。在1976年的巴黎葡萄酒评鉴大会“盲品”中,纳帕谷的赤霞珠和霞多丽击败著名的法国波尔多名庄,进入全球特级葡萄酒品牌的行列。

随之纳帕谷各镇以种植和酿酒产业本身为主导,逐渐形成了包括葡萄种植、加工、品尝、销售、游览、展会等功能的葡萄酒全产业链,成为世界顶级葡萄酒原产地的葡萄酒小镇集合。这一系列完备的产业链给葡萄酒产业也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旅游业也成为支撑当地经济发展的核心。

比如在温泉养生类的场所,红酒则成为SPA的原材料,酒庄成为露天温泉的景观,给消费者提供高端的休闲享受;在体育运动类场景,漫山遍野的葡萄园提供了天然的背景和怡人的微气候,自行车谷地游与特色品酒活动相结合,给消费者提供了不一样的运动休闲体验;在商业艺术类的消费场景中,当地的红酒产品和手工艺品吸引着中高端消费,艺术画廊、精品店等业态和酒庄游览吸引的客群有着很高的重合度。因此,纳帕谷的高端旅游文化也成为众多资产阶级追逐热捧的对象和谈资。

法国拉斯小镇:“香水特色产业+旅游产业”双驱动模式

说到特色小镇,不得不提法国被称为“世界香水产业的中心”的拉斯小镇,风靡世界的品牌Chanel No.5香水就诞生于此。作为法国香水的第一大生产地,这个不足4万人口的小镇上拥有超过30家香水工厂,而香水业也为小镇创造了每年超过6亿欧元的财富。

从产业链来看,格拉斯小镇拥有香水设计、原料采购、长途运输、批发经营等一系列香水产业链。此外,小镇还拥有一系列品牌延伸的产业,比如香水博物馆、香水实验室、花田等旅游资源。每年,全球数十万的游客来此小镇探寻香水的历史,旅游业也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由此,格拉斯小镇形成了“香水特色产业+旅游产业”双驱动的发展模式,成为拉斯小镇的独有魅力。

创造IP为小镇带来产业复兴

从以上三个小镇的发展模式来看,其发展都是基于自身得天独厚的优势,围绕自身“IP”而打造的。这些便不禁使人疑问,对于没有这些自身优势条件的地域又该如何“打造特色”呢?

值得一提的是西班牙的胡斯卡小镇,在2011年之前其不论在地理位置还是生态旅游资源均毫无特色,每年游客不超300人,但2011年因盛产蘑菇被索尼影业选为3D动画片蓝精灵的宣传基地。

在此基础上,当地政府以此为契机,将所有的白墙红瓦的房子全部被刷成蓝色,并借助动画片宣传,一年内的游客便暴增400余倍。随之当地政府相继推出主题乐园、蓝精灵集市、蘑菇节等旅游项目,给小镇带来了复兴奇迹。

还有,在英国海伊小镇地处英格兰和威尔士边境山区,本地处偏壤,远离英国的文化中心。然而通过搜罗全世界的旧书打造二手书店并进行集聚,使得依赖农业的边陲小镇发展成为“世界旧书之都”和威尔士第四大旅游目的地,其小镇的年游客量超百万。从这些发展模式来看,”创造IP”也无不为值得考虑的全新路径。

总的来说,一个成功的特色小镇,离不开其区位环境、产业聚集、设施配套、文化旅游、品牌效应、政府力量多方面因素。并且,随着目前特色小镇的迅速发展,同质化的问题逐渐展现。特色小镇如何有“独家特色”,拥有其自身不可替代的发展优势和创造力,才能保持其长久的发展,是相关业界需要关注的问题。

(以上来源:凤凰文创,2017-08-25)

【数据分析】

文旅大时代的来临,成为文旅特色小镇的重要推手。据了解,未来中国将有70%的新兴产业产值来自文化加科技,以及文化加旅游的行业。

文旅小镇也正在成为打造特色小镇的重要特征和目的。“文化内容是文旅小镇落地的根本”、“文化空间的延展是景区IP最好的渠道”、“主推IP的同时,用科技手段做延伸呈现”。目前,国内熟知的文旅小镇还是以原有古村、古镇延伸发展而来的旅游小镇,最为知名的当属浙江乌镇。

从乌镇案例来看,其成功原因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通过艺术和设计服务业的介入,使乌镇的城镇肌理、城市面貌、生态环境得到完整保护,与此同时,乌镇深厚的历史文化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并产生厚积薄发的作用。

二是文化名人效应。乌镇历史上有谢灵运、范成大等文化名人;现当代,有文化大师沈雁冰、木心、陈丹青、赖声川、黄磊、冯博一等;而且,随着乌镇国际戏剧节、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互联网大会等活动的展开,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文化名人、科技高端人才等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参与其中并为乌镇带来最佳的口碑宣传。

三是艺术和设计服务业以及互联网的完美融合。高端差异化的主题活动的策划以及落地,使得乌镇不仅成为一个文化艺术小镇,还成为一个享誉全球的未来科技小镇。

四是英明的主政者以及先进的城市发展理念。无论是古镇保护规划的制定、城市面貌的保护,还是高端艺术、科技等活动的主办以及城市形象的塑造,都离不开具有战略眼光、能够科学决策、善于用人的主政者,同时,还需要始终灌输统一的价值理念并确定先进的发展模式,贯穿于小镇打造的全过程。

五是抓住了当前城市发展以及人们生活方式改变的大趋势。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国人的文化消费、生活方式等也开始升级转变,尤其是对文化艺术、度假旅游、互联网应用的需求是越来越多,这为乌镇构建未来生活中心并进入良性循环状态奠定了良好基础。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