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用文化创意的手段推进文化遗产的生存与发展

2017年10月20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文化+”的传播手段,在传统文化符号焕发新活力的过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开始积极触“网”,利用科技的力量为传统文化插上创新的翅膀。

【标签】 文化+ 文化科技 文化遗产
【正文】

“长城小兵”形象上线 科技如何激发文化遗产活力

“长城小兵”形象上线,走路就能“修长城”

搬砖不辞辛苦的长城小兵“关小山”,软萌爱自拍、代表天下第九关娘子关的“关小小”,歪着脖子爱发问爱读书的“关小偏”......他们就是长城的“孩子们”——古老长城衍生出的全新卡通形象!

7月31日,腾讯携手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发布“长城你造不造”公益计划,推出“长城小兵”系列卡通IP形象“关小山”“关小小”“关小偏”。同时,《王者荣耀》推出全新系列英雄“长城守卫军”,通过官方微信、视频等渠道,向用户传递“守护长城”信念。

据“腾讯游戏”官方微信公众号,腾讯公司天美工作室群副总裁纪泽锋宣布,《王者荣耀》认捐近千米的长城修复工程,并在后期向用户开放长城修复互动展,让用户通过简单的互动参与修缮长城的行动。

笔者还发现,腾讯已经推出了“长城你造不造”小程序。用户可以自己化身动漫形象“关小山”“关小小”“关小偏”,通过走路模拟“搬砖”,用“每日步数”为长城的“千米修复计划”添砖加瓦,尽一份力量。

腾讯方表示,推出小程序旨在鼓励全民关注长城修缮的知识,以健康、有趣的方式关注长城修缮保护。

文化遗产保护更具参与感和沉浸感

随着文化遗产的开发愈演愈烈,文化遗产保护的议题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传统的文化遗产保护以实体修复、还原为主,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科技的发展,文化遗产保护出现了年轻化、全民化的趋势,也更加注重网民的参与和体验。

2014年,故宫推出了《皇帝的一天》游戏APP,向用户们介绍皇帝在紫禁城的一天。2015年,故宫推出《每日故宫》日历APP,每天介绍一件故宫藏品。2016年,腾讯和故宫一起拍摄了《穿越故宫来看你》,视觉效果极其唯美。

笔者认为,此次腾讯推出的“长城你造不造”计划最大的亮点在于它独具一格的保护方式——“线下修缮”和“线上传播”相结合。腾讯认捐了千米长城的修复,并且用小程序和游戏角色的方式,让更多人参与到保护和修复长城的过程中去。

而《王者荣耀》的加盟,也具有其自身的优势?首先,《王者荣耀》的受众年轻化,用户量超过两亿,在海外也极具知名度。如此庞大的用户基数、广泛的用户范围,再加上腾讯微信等社交入口引流,这无疑为长城的保护吸引了更多目光。

再来看看腾讯设计的活动:“走路造长城”和“王者荣耀守卫军”,为文化遗产长城设置特有的场景。笔者体验了“长城你造不造”小程序,将自身代入搬砖的“长城小兵”,通过走路增加微信步数的方式,为修缮长城做贡献,仿佛“穿越”体验了一把长城漫长的建造过程。值得一提的是,“长城你造不造”还加入了社交设计,点击小程序即可分享给微信好友,一起“组团造长城”。

而王者荣耀的游戏角色“长城守卫军”,则最大限度的还原了长城的防御功能。长城在历史上是军事防御工程,两千多年过去,巍峨绵延、伤痕累累的长城矗立于此,它最初的历史意义却渐渐被人淡忘。《王者荣耀》的将“长城守卫军”和游戏的特色“团战”结合在一起,让年轻人对长城的历史更了解,感受到长城的文化魅力。

笔者认为,文化遗产的保护日益注重体验、互动和沉浸,为大众创造“身临其境”的环境,使大众和文化遗产产生独特的情感联结,感受文化遗产的魅力。

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表示,用人化形象的“长城小兵”来讲述现代长城的演绎故事只是第一步,《王者荣耀》中的长城守卫军可以激发用户“保护长城”的情感共鸣。据他透露,后续会有更多产品迭代,笔者将会持续关注。

“科技+文化”传播手段保护文化遗产

笔者发现,“科技+文化”的传播手段,在传统文化符号焕发新活力的过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开始积极触“网”,利用科技的力量为传统文化插上创新的翅膀。

文物保护科技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围绕价值保存、保护领域的新技术;一个是是围绕价值传播、利用领域的新技术。

VR、AR等数字化技术的飞速发展,为文物保护保驾护航。以敦煌莫高窟为例,近几年,壁画霉变、腐蚀、脱落的情况十分普遍。NSW大学考古学教授Sarah Kenerdine和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院长Jeffrey Shaw教授合作,用AR技术呈现出一场精妙绝伦的互动展览,把观众带回古老的世界遗产名录遗址莫高窟。

在《唐代:丝绸之路首府的宝藏》展览中,游览者可以进入一个房间大小的场景中,这个场景重现了莫高窟的景象,目前该地区处于维护状态,不对外开放。这一数字展品让观众可以无限接近洞穴中的文化瑰宝,清晰度和真实度都是无与伦比的。

互联网科技则为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播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例如故宫团队曾借助H5页面让皇帝的画像“动”起来,创意十足,妙趣横生。长城也借助小程序和微信步数统计,让更多人关注长城修缮。

程武说:“我们传承长城文化将围绕保护与激活两个维度展开:用最新的科技手段,留存文化遗产本身应有的风貌与气质;同时借助腾讯的技术平台,将文化遗产与当今每一个个体的生活,尤其是年轻群体的生活连接起来,激活长城在用户心中的魅力。”

而文化上,越来越多的文化遗产与动漫文化、游戏文化等相结合,产生卡通形象、游戏角色、甚至表情包等衍生品,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大众视野。古老传统的文化遗产不再高高再上,供人瞻仰,而是渗透进我们的日常生活,尤其让更多年轻人感受到传统文化的魅力。

纪泽锋表示,“长城小兵”小分队坚定不移的保卫着家园。他们反复诉说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以及精忠报国,振兴中华的爱国情怀。“我们希望通过游戏中的长城守卫军,以及本次长城保护计划公益活动,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让更多玩家了解长城精神,了解长城所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守护信念’,了解长城所代表的中华民族伟大意志和力量。这是《王者荣耀》推出长城版本的初心。”

中华文明的历史古老悠久,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传承的重要载体。随着互联网科技和VR、AR等数字化技术的发展,笔者相信,文化遗产的保护会增添更多可能,激发出体验者强烈的在场感和参与感,让文化遗产焕发新的生命力。

(以上来源:中经文化产业综合,佚名,2017-07-06)

孵化文化遗产IP 设计卡通形象 长城保护如此生动

说到长城,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可能是巍峨万里的宏伟景象,也可能是悠悠千年的中华文化,抑或是伤痕累累的现状。但意想不到的是,长城还会与可爱的卡通形象联系在一起。   

日前,腾讯联合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发布“长城你造不造”公益计划,“长城小兵”IP形象“关小小”“关小偏”“关小山”同时上线,讲述长城故事,让用户随时参与到长城保护的行动当中。本次公益计划着眼于文化遗产IP孵化与打造,从博物馆文创开发到文化遗产IP激活,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进入转型升级期。   

近年来,全球文创开发风生水起,我国也面对文化资源现代化创新的局面。2016年,《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发布,推动开发文化创意产品。此外,国家文物局在《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2020年发展目标,打造50个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品牌,建成10个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研发基地,文化创意产品年销售额1000万元以上的文物单位和企业超过50家。   

引入社会力量开发文创,正成为潮流。2016年3月,国家博物馆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通过“互联网+馆藏IP”的合作方式,联手搭建“文创中国”平台。国博将自身及其他文博机构的馆藏资源向专业设计师、投资者开放,构建一个涵盖设计、生产、运营、全球销售的文创产品网络交易平台。而故宫博物院也在去年7月与腾讯达成合作,深度挖掘故宫的IP价值。   

此次“长城你造不造”公益计划,不仅注重保护长城的物质形态,更重要的是促进长城精神力量的传承。腾讯集团副总裁兼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说:“我们传承长城文化将围绕保护与激活两个维度展开:用最新的科技手段,留存文化遗产本身应有的风貌与气质;同时借助腾讯的技术平台,将文化遗产与当今每一个个体的生活,尤其是年轻群体的生活连接起来,激活长城在用户心中的魅力。”   

“通过动漫、互联网的传播手段,长城以可以感知、更加生动的形象吸引着更多年轻人的关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以感受到长城作为中华民族精神象征所赋予的爱国精神,这是发挥文化遗产教育功能的必由之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说。   

随着文创开发的展开,问题也随之而来。许多文创产品无论从创意、美观,还是实用性上都无法让消费者满意,传播效果也不尽如人意。   

“开发文创,首先是要研究人们的生活,闭门造车绝对不行。”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而中国长城学会常务副会长、长城专家董耀会表示,要尊重文化遗产的独特性,同时通过喜闻乐见的形式做好创新。   

互联网时代,为文创带来了助力。除了提供多元化营销渠道,互联网科技还为文创产品的开发提供更多可能,正如程武所说:“我们除了发布‘长城小兵’IP形象,还会借助公众号与互动小程序的形式,用最有趣实用的内容向用户讲述长城故事。”   

腾讯网副总编辑葛燄表示,将通过“缔造者行动”传播计划,传播长城相关知识、长城周边的公益民俗,分阶段逐步深入缔造新时代的长城观,让人人都参与到实体长城保护、长城文化缔造的过程中。

随着长城、故宫等重量级文化遗产IP的被激活,我国在“科技+文化”领域探索着更多发展路径,守护传统文化并努力使之焕发新生。正如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所说,通过互联网,把人和人、人和物联系起来,让每个人都能理解文化遗产的美。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王珏、邱志伟,2017-08-02)

文化创意,让文化遗产活起来

谈起文化遗产,我们脑海中总会浮现起中国厚重的历史文化。但现如今,随着文化创意产业的兴起,让越来越多时尚的元素拥有了与文化遗产结合的机会。

随着文化建设的不断深入,我国文化创意产业已经具备了挖掘传统文化遗产资源的自觉。通过年轻人喜欢的方式,把文化遗产向公众介绍,并在此基础上调动各方资源,形成保护文化遗产的合力,是当下我国文化创意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把文化遗产打造成IP

近些年来,IP产业风靡全国,成为了文化产业增长的重要动力。IP,是知识产权的缩写,广义上讲,是指被大众广泛接受和认知,拥有开发潜力的文学艺术作品,或者文化实体,甚至文化概念。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国为世人熟知的历史文化遗产,都属于可以开发的文化IP。

将文化遗产打造为IP,故宫走在了前面。

故宫早在2010年就在淘宝开通了网店,销售周边产品,但因为设计风格和营销手段都较为传统,一直不温不火。自从2014年开始,故宫充分发挥想象力,结合网络热点和流行品位,打造了一批“脑洞大开”的周边。比如朝珠耳机、容嬷嬷针线盒,还有结合穿越剧红人雍正皇帝推出的“朕亦甚想你”折扇,都获得了年轻人的青睐。

据了解,目前故宫文创产品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了10亿元,而在这背后,是故宫9000余款精心打造的文创产品支撑的结果。目前故宫藏品超过186万件套,其中包含超过53000件绘画、75000件书法、28000件碑帖,这些都成为了故宫开发文创产品的基础。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做文创的一条捷径,就是从这些丰富的藏品中,深入挖掘文化内涵。比如,提炼藏品图案到文创产品设计中,或者把各种宫廷元素,牛、马、侍女……提取出来做创意产品。只要趣味性、互动性够强,产品就会受欢迎。

在国家博物馆的网络商店,一批文创产品也有不俗的销量。一款金步摇夜光书签,总销量达到了7670件。另一款以明清瓷器为原型的夜卧灯,则卖出了4674 件。据记者观察,这批销量靠前的文创产品,标价大多在几十元人民币的区间,而且做工精细,并有相当的实用性。产品素材则来自于杏林春燕碗、红山玉龙、圆明园兽首、四羊方尊等国家博物馆的经典藏品。

“文创+”是文化建设的必然要求

走文化创意与文化遗产结合的道路成为各个文化单位广泛实践的背后,是我国文化建设顶层设计对此提出的一系列指导和要求。

在2014年,国办印发了《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这份意见指出,要依托丰厚文化资源,丰富创意和设计内涵,拓展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利用途径,促进文化遗产资源在与产业和市场的结合中实现传承和可持续发展。

2016年,国办又转发了文化部等部委印发的《关于推动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的若干意见》,要求深入发掘文化文物单位馆藏文化资源,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力争到2020年,逐步形成形式多样、特色鲜明、富有创意、竞争力强的文化创意产品体系。

文化部部长雒树刚在解读“十三五”文化建设纲要时就指出,要鼓励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纪念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等文化文物单位开发各类文化创意产品,推动历史文化资源真正“活起来”。

从根本上来说,用文创推动文化遗产的发展,不仅要运用科技发展的最新成果,更是要走一条市场主导,创新驱动的市场化道路。开发好的文化创意产品,需要在人才运用、管理机制、品牌运作上,都跳脱出僵化的既定模式,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

故宫方面的介绍,“爆款”文创产品的诞生,是因为招聘了一批“有毒的设计师”。而在过去,事业单位的招聘或者通过应届生招聘,或者通过体制内的平行调动,很难短期收获大批专业人才。提高产品质量,就必须打破体制壁垒,扫除身份障碍,营造有利于创新型人才健康成长、脱颖而出的制度环境。

而对于文化单位来说,文创产品开发销售也存在“收支两条线”的限制。上海博物馆、浙江博物馆等9家共建国家级博物馆,平均每个单位文创产品年销售收入可以达到1000万元以上。资金如何管理,如何使用,成为了问题。对此,2016年国家也明确,文化文物事业单位的文创开发取得的收入,按规定纳入本单位预算统一管理,可用于加强公益服务、藏品征集、继续投入开发、人员绩效奖励等,调动了资金的活性。

商业成功以外,还要有更高追求

虽然通过文化创意对文化遗产进行开发,成为了业界的共识,也有了政府的大力支持,但现状仍然不容乐观。有媒体援引《艺术市场》的报道称,2016年全国4526家博物馆,具备文创开发能力的只有2256家,盈利的仅18家,比例不到1%。

这样的现状后面,是产品雷同、性价比低、不接地气等国内文化遗产周边产品开发长期以来积攒的问题。

旅行爱好者小吴向记者透露,现在市面上的博物馆文创产品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高仿品,这些东西虽然好,但是笨重而且昂贵,旅行的时候不可能买;一种是明信片、钥匙扣、水杯这类大路货,虽然有一点特色,但这类周边一般比较贵,如果没有做得太精彩,也不至于让人有消费的欲望。

“购买文创周边,并不是购买实用品,我想购买的,是物品背后的文化内涵,这个才重要。”小吴说。

除此之外,相比于博物馆藏品这类实体文化遗产,我国的山川湖泊、历史工程、传统艺术等文化IP,由于概念相对宽泛且所有权不够明晰,导致文化开发力度还不够。

2003年起,“印象”系列舞台秀风靡全国,《印象·丽江》《印象·刘三姐》《印象·大红袍》等产品风靡全国。此类实景舞台秀,立足旅游目的地,意在通过全国顶尖的导演和演出团队,展示当地的文化特色。但与此同时,这一系列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比如一度年盈利6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印象·西湖》,确实实现了商业上的成功。但是,舞台搭建对西湖传统景观和生态环境破坏的风险,也引发不少人的担忧。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时,如何做到商业、文化、生态的多赢,同样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以上来源:团结报,实习记者胡珉瑞,2017-08-19)

【数据分析】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流变的文化现象,它是在人们在生产生活过程中产生发展的,依托于人而存在,依靠口手相传得以延续,其文化内涵需要以声音、形象和技艺为呈现手段,是一种“活态存在”。“非遗”的活态性已经直白地阐明了在文化生产实践活动中保证“非遗”生存与发展的理念。因而,2009 年之后的“生产性保护” 理念提出和强调“非遗” 的文化生产理念,从文化产品的角度将“非遗”的精神属性和物质属性统一到文化创意之中。文化创意产业作为生产性保护可持续实施的关键路径而逐步走向公众视野。

首先,文化创意产业拓展了“非遗”生产性保护的领域。保护“非遗”的历史形式,并以活态的传承方式对当下生活的资源价值与日常服务功能进行发掘,是“非遗”生产性保护的目的,也是“非遗”保护中各方面主体的诉求,然而,生产性保护更多偏重于归属工艺学和科学层面的传统技艺、传统美术和传统医药类遗产,对 “非遗”的其他部分文化产品属性的保护关注较少,文化创意产业作为 “非遗”精神属性的保护策略和进入当代生活的关键方式,将生产性保护中显性的物质形态与隐性的创造力、延伸力、再造力等精神品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其次,文化创意产业明确了“非遗”生产性保护文化的内涵。精神方面的价值是“非遗”区别于物质遗产的核心因素,而体现“非遗”传承与保护中人的本质的文化创意,即是人在探索自然和社会的历史过程中,所形成的有创造力和有意味的形式,这也是理解“非遗”的文化创意的关键所在。这里的“非遗”文化创意,既包括以日常生活为源泉的整体概念上的 “创意”,强调“非遗”本质的日常生活的创意价值与立足 “生活世界” 的生活理想,并通过对历史经验的发掘予以实现;又涵盖以生活意味为原动力的文化创新,将模式化的生活作为推动当代文化创新的动力。

再次,文化创意产业激活了“非遗”生产性保护的历史经验。文化创意产业是经济领域中的一个产业链,旨在通过对文化传统的认识、理解、领会和创新,凝练成能够为当代社会所接受的审美符号和文化产品,并将其产业化。人类的历史经验,最集中表现为日常生活的经验,而“非遗”资源正是人类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在长期的社会发展过程中累积下来的宝贵智慧。将 “非遗”的文化创意发掘出来并形成产业,不仅可以适应市场经济对历史形成的“非遗”的要求,也能更好地使 “非遗”进入当代生活的范围,从根源上推动文化的传承。

最后,文化创意产业丰富了“非遗”生产性保护的文化特质。“非遗”内容广博、包罗万象,通过文化创意产业将 “非遗”交错的多种形态进行市场化的整合,并提炼出具多元融汇、和谐统一的审美意象与符号元素,不仅能够更好地彰显“非遗”的原创性价值,更对 “非遗”的生产性保护具有实践层面的重要意义。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