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非遗技艺助推传统节日文化传承

2017年10月24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中秋节刚刚过去了,但各地丰富多彩的活动让人们仍然沉浸在欢度中秋的文化氛围当中,从面塑到“百年秘方”的月饼制作,从赏月赏桂花到放孔明灯、烧瓦塔,无一不烙下中华传统文化的气息。

【标签】 非遗 中秋文化
【正文】

【热点回顾】

松江区泗泾镇马金城一家三代传承国家级非遗海派面塑传统技艺———庆佳节,捏个面塑小兔送邻居

白色面团在手掌间快速揉搓,用剪刀剪出长耳朵与短尾巴,捏出四腿,最后再黏上两只红眼睛,一分钟不到,栩栩如生的小兔子便在马金城手中魔术般诞生。恰逢中秋佳节,这几天,这位77岁的面塑高手格外忙碌,他做了十几个面塑“小兔子”,作为节日礼物送给邻居们。

面塑,俗称面花、花糕、捏面人,早在汉代就已有文字记载,被誉为“立体的画、无声的戏”。近年来,面塑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广泛关注,这个技艺正在以马金城为代表的马家三代中不断传承发扬,从妻子、儿媳再到孙女、外孙女,一家三代都是面塑高手。对马金城一家来说,面塑带来的不仅是乐趣,更是蕴含着一家人传承传统文化的使命感和荣誉感。

师从“上海面人赵”,一心为面塑

走进马金城的家,十几平方米的客厅中随处可见面塑作品,关羽、嫦娥、十二生肖……   

各个惟妙惟肖、精美绝伦。从14岁到年过七旬,马金城一生只认准面塑这一件事。

14岁时,马金城遇到上海滩名气响当当的面塑大师、人称“上海面人赵”的赵阔明,有幸成为其关门弟子。学面塑很枯燥,“我们当时面塑班十几个小朋友,最后只剩下我一个。”马金城执着、坚定地走进了面塑的奇妙世界,一路坚持了下来。他痴迷到什么程度?“有次我做面塑,别人在吃饭,明明粽子该蘸糖吃,我却蘸着墨汁。最后人家走过来一看,说你怎么满嘴都是黑的,我当时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吃饭上。”

面塑有各种流派,每派的创作题材都各不相同。“北方的面塑粗犷,以写意为主;南方的面塑则精细,注重人物结构比例,讲究柔和、协调与色彩的过渡。”马金城介绍,捏制面人的每一步都非常有讲究,所创作的人物形象要与历史吻合。“捏制一个历史人物至少需要一整天,构思则更长。”

比如关羽,他是一员武将,所以无论是骑马、站立,还是经典的捋须动作,都要呈现力量感。神情上,丹凤眼、枣红脸,整体要给人一股正气。服饰上,他的盔甲制式、衣袍颜色每一处都要符合当时的历史背景。马金城在构思时会选择听评书,《三国演义》 《水浒传》 等经典作品更是听了无数遍。

妙手生花,家庭成员争相学面塑

后继无人是很多面塑手艺人面临的难题,但这个难题在马家却不存在。在马金城的熏陶下,全家人都爱上了面塑这项民俗技艺。妻子田玉芳的面塑作品“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曾入选2010年上海世博会群众参与馆。

每个周末,全家老少聚在马金城家,一张吃饭的方桌常常成为面塑工作台,上面摆满了五颜六色的面团。“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传授技艺中,马金城常常用这句话激励子女。

2000年,马金城决定在家里物色一个徒弟,最初他手把手教五岁的孙女马雪斐这门手艺,儿媳戚依平则在一旁跟着“偷听”“偷学”。渐渐地,平凡的面团也能在戚依平手中演绎为各种形象生动的面人。结合照片,用面团捏成人物造型是戚依平的拿手活。最让她得意的作品就是将公公婆婆的照片幻化成灵动的舞者面塑,可谓妙手生花。

为了能专心投入面塑的传扬,戚依平还辞掉了外企工程师的工作。2014年,她开办了沪上首家实体面塑店,教小朋友捏面人。“面塑不是小众、过时的手工艺,它可以是一种生活方式,蕴含着生活乐趣。大家觉得做面塑的过程很开心,这就够了。”戚依平说。

将面塑文化发扬光大

“上海面人赵”传授技艺的最大特点便是“毫无保留”,马金城也将这一优点传承了下来。退休后的马金城比上班时还要繁忙,中小学生、外国友人都成了他的授艺对象。近半年,马金城视力下降得厉害,他的教棒也开始在家族第三代中传承。

正在念大学的马雪斐刚进学校就参与组建面塑社团,成为社员的面塑老师;而从四岁起便跟着外公学艺的瞿倩,毕业后在学校担任英语老师,她领衔开设了面塑这一民俗技艺校本拓展课程,如今,该校每位同学都能学习面塑技能,有天赋的学生还有机会到面塑社团“深造”。

马家三代人也十分关切面塑未来的发展。戚依平认为,富有创意的作品是未来面塑的发展之道,她在面塑中更加注重刻画人物的表情,还根据时尚元素创造出“卡通真人像面塑”,充满童趣的精美外观吸引了不少年轻人。为了拓宽表现领域,她还将书法、唐装、青花瓷等融入面塑,并利用简易材料制作“场景面塑”。

“曾经的传统技艺,随着社会的发展变迁似乎渐行渐远。但我相信,这种留有岁月痕迹、生命气息,凝聚匠心才智的手工艺,是对过去的回望,也是对时光的纪念。我们将尽己所能把面塑文化发扬光大。”戚依平说。

(以上来源:文汇报 李晨琰 2017-10-05)

吃的是月饼 寻的是记忆 “百年秘方”16年学完16道工序

中秋佳节,吃的是月饼,寻的是记忆———在上海,许多市民对“老字号”月饼总有一种特殊情结。法式西点和苏式酥皮交融的制作工艺,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在国营金辰饭店延续至今;南京路功德林门前又排起长队,只为尝一口净素月饼;杏花楼甜糯绵软的广式玫瑰细沙月饼饱含的是童年的回忆……

实实在在的原料、实实在在的工艺、实实在在的分量——老味道是一种对货真价实的直观感受。手工揉面、手工分馅儿、手工包饼,所有工序坚持手工制作。不争一时、独具匠心,或许这就是上海“老字号”们经久不衰的秘诀所在。

当各种“网红”不断“轰炸”让人觉得有些疲累的时候,传统手工艺总能让人找到心灵深处的坚守与美好。

延续匠心:16年学完16道工序

老饕客一定对杏花楼月饼的一“绝”印象深刻。别家的月饼买回家后都是越放越干,而杏花楼的却是无论放多久,那层玫瑰细沙月饼里的豆沙都能保持湿润顺滑。个中诀窍尽在那一层饼皮上———手工熬制糖浆,放置个把月后,等待柠檬酸转化完成,这样便可防止结晶沉淀在饼皮中,影响口感。

传统工艺的坚守,一直是杏花楼生命的传承。时光流转,曾经的小作坊变成了如今的大工厂,升级的是环境,不变的是匠心。“只有用心,才能将月饼做好。”杏花楼非物质文化技艺第五代传承人沈全华如是说。

根植上海的粤式美食

说起全国老字号,“北有稻香村,南有杏花楼”的名号相当响亮。工作日的上午,排在杏花楼门口的队伍不见清减,阿姨爷叔们排成长长一队。你或许会以为这又是哪个“网红”。说来“网红”,它也算是,却是一不小心红了百年,成了上海老字号。

位于福州路上的这家杏花楼总店总是人气满满。细细打听之下,发现前来排队的阿姨爷叔们并不都是冲着月饼来的,粤式小点心、色泽靓丽的熟菜也是他们的心头好。家住杨浦区的吕女士特意从家里赶来为女儿买点粤式点心当早点,已经吃了十几年杏花楼点心的一家子早已是“铁杆粉丝”。而在对面大楼上班的小白领也常常在这里解决早饭问题,既美味又实惠。

虽然点心、熟菜都颇受欢迎,但杏花楼真正声名远播的仍是月饼。吃杏花楼月饼长大的并不只有本地人。来自江苏的王先生吃杏花楼的月饼已有十几个年头了。并不在上海定居和工作的他,品尝美食全靠亲戚们的“带货”,“每次亲戚来上海都会带几盒杏花楼月饼回去,这次我带小孩来,也打算买几盒带回去。”

古早味的豆沙、奶椰、莲蓉,还有为迎合时下小年轻口味研发的抹茶蔓越莓、奶油芝士和巧克力蓉等等……经过多年产品的研发,杏花楼的月饼品种丰富。但下至垂髫、上至白发,一致交口称赞的,还是那传统的“四大金刚”———玫瑰豆沙、椰蓉、莲蓉和五仁。其中,又以玫瑰豆沙馅的月饼最广为人知。

代代相传的古法技艺

非物质文化技艺传承到沈全华师傅已是第五代了。自1996年进入杏花楼,沈全华已经在这里度过了21个春秋。“我的婚礼、孩子的满月酒,都是在这里办的,太有感情了。”从烹饪学校毕业以后,沈全华就进了杏花楼。刚开始,沈全华被分配到酒楼做粤式点心和小吃,与月饼完全不搭界。后来,随着杏花楼食品厂的成立,生产线上缺人,当时许多小年轻又大都不愿去偏远的市郊食品厂。就这样,沈全华学起了做月饼的手艺,也见证了杏花楼食品厂这些年的发展。

名师带徒曾经是手工作坊时期的常见做法。随着生产线的流行,师徒制似乎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许久,然而,杏花楼却依旧坚持着这一项传统。沈全华的师傅是非遗技艺第四代传承人徐惠耀。从铲蓉、熬糖、抓馅、搓皮、包敲直到成型,沈全华认真地向师傅学习着杏花楼月饼制作的16道工序。“每道工序至少学一年,全部学完少说也得16年。”回忆起自己的学艺过程,沈全华至今觉得十分幸运。

沈全华介绍,杏花楼月饼的选料极为讲究。就拿最受食客们欢迎的玫瑰豆沙月饼来说,红豆一定要选用来自海门的大红袍赤豆。杏花楼曾经用过产自其他地方的赤豆、赤砂糖等。然而,这样铲出的豆沙时常有砂,还带有苦味。1985年以后,经上海有关部门批准,杏花楼独家采购议价的赤豆、白糖和面粉,这才用上了大红袍赤豆,做出的红豆沙口感果然软糯细腻。

选料上极讲究的玫瑰细沙月饼,对师傅的手艺又是另一层考验。传统豆沙的煮豆、去皮、甩水、出沙,每一道工序都考验着师傅几十年的功力。水量和出沙的多少都影响着豆沙的细腻程度。铲沙时下料的先后、快慢以及火候,都要严格按照工序的步骤来操作,快了或者慢了都会影响到最终的口感。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只消看一眼沙蓉的成色,便知晓操作工序是否得当,小伙计们有没有偷懒耍滑。铲好的豆沙颜色乌黑、质地油润、味道清甜、入口软滑,才是合格的豆沙,加入了玫瑰以后,更是芳香四溢。

在传承中创新

做了几十年月饼的沈全华,早已对古法月饼的制作步骤了然于心。然而,他深知,传统的味道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永葆活力,而创新并不是跟随潮流的人云亦云。在各家流心蛋黄月饼趁着热度抢滩市场的时候,沈全华并没有着急。他选择跟随内心,就跟师傅曾经教导过的那样,不断尝试食材,直到选出心目中的最佳搭档。

经过两年的反复研究,尝遍上百种食材,他精心选择了来自泰国的原汁椰浆、德国的芝士、新西兰的黄油以及日本的海藻糖作为最新产品的原料。“日本海藻糖相对来说没有那么腻,因为本来椰浆甜度就比较高了,所以这样搭配最好。”沈全华在多种样品糖中一眼就相中了海藻糖。

将月饼轻轻掰开,一股伴着奶香的椰浆顺势流出。“我们推出的这款月饼,无论放多久,椰浆都是流动的,这非常考验技术的。”说起刚刚推出的新产品,沈全华眉飞色舞。

法式+苏式,那是上海独有的味道

这些天,几乎所有的老字号门前,都排起了长长的买鲜肉月饼的队伍。刚刚出炉的月饼还带着炉子的腾腾热气,酥皮金黄灿亮得恰到好处,肉汁不多不少,既没有浸润酥皮抢了它的颜色,也不会太过干涩让人难以下咽。一口下去,酥皮顷刻间变成碎末子,让人难以继续维持温文尔雅的吃相。上了岁数的老人总要教导小孙儿“少吃点,不然晚饭要吃不下了”。然而,耐不住这四溢的香气,鲜肉月饼仍是被吃了个精光。

说起鲜肉月饼的历史,大约有100年,原是从苏式糕饼演变而来。馅完全是由一大团鲜肉(猪肉)组成,最核心的鲜肉,必须选用三分肥肉、七分精肉的新鲜夹心肉,均匀搅碎。相对于程式化的拌馅儿过程,面皮的制作,以及每只月饼中肉和面皮的比例分配,就成了决定月饼美味的关键。皮脆而粉,又潜伏着几分韧,丰腴的肉汁慢慢渗透其间,可谓一绝。

上海,从鲜肉粽子、鲜肉月饼,再到鲜肉馒头、鲜肉青团,仿佛在上海老师傅的手里,所有的食材都可以拿来“包肉”。

鲜肉月饼不是油里炸的,而是慢慢烤出来的。烤的工艺能让它的水分跑掉,皮一层层的,吃起来就酥。有些小资情结的上海人,老是想着如何把鲜肉月饼做到更西化,让它融入更多的口味元素,于是法式糕点的酥皮做法和苏式起酥开始结合,成就了鲜肉月饼这一地道的上海美食(见左图)。

满满匠心的手工味道

位于淮海路上的金辰大酒店做鲜肉月饼已经有些年头了,至今仍坚持将法式糕点的酥皮做法和苏式起酥手法相融合。每到临近中秋,这里专做月饼的七八个师傅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各有分工,多年的功力尽在手上。由于全部是手工制作,这里的鲜肉月饼每天限量出售2500只。

谷家礼是这里制作鲜肉月饼的老师傅了。从一开始的小学徒,到如今别人眼中的大师傅,他历经了鲜肉月饼配方一再改良的过程。谷家礼说,酥皮原是舶来品,西式点心的“点睛”都要靠它。当年蝴蝶酥风靡上海滩,老师傅们看到酥皮如此受欢迎,灵机一动,将西式酥皮里的黄油换成了更对“中国胃”的猪油,鲜肉月饼的酥皮就此诞生。

说起来轻巧,酥皮做起来可十分考究:制作时间是普通面皮的两到三倍。想要达到入口千层、口感分明的效果,需将面皮均匀擀平后再进行对折,同样的工序要来回反复数十遍。面粉和油酥的比例要恰到好处,粉多了起酥会不到位,而油酥多了又显得过分厚重。只有比例恰当才能做出完美的起酥,入口层次多却不显厚。老上海的小点心属于“慢时光”,和面的师傅不紧不慢地来回揉制,每天这样的工作要重复上千次。

时间赋予美味另一层口感。

谷师傅从冰箱中取出前一天冷冻好的肉馅和皮子。刚刚打好的肉馅和搅拌好的皮子还是软塌塌的,而经过一夜的时光流转,低温让肉馅和皮子都更富有弹性,也方便谷师傅包起来。

鲜肉月饼的灵魂除了酥皮,还有鲜肉。谷师傅手下的猪肉馅极讲究,要用上海古早味的姜汁调味,才能最大限度吊出肉馅本身的咸香浓郁,而回味又有丝丝甘甜。老传统也要精准测量,每只包好的鲜肉月饼正好65克,不多也不少。精准的分量背后,是师傅们的满满诚意。

国际连锁快餐店可以制定统一的标准,让每个出炉的蛋挞色相、口味都一致。然而,鲜肉月饼的烘烤却是好坏全在师傅手里。金辰大酒店的月饼,迄今仍遵循古法双面烘烤。由于需要在烘烤中翻个面,烘烤师傅的手艺显得格外重要。刚开炉的炉温跟连轴转的炉温大不相同,无法准确测算究竟过了多少时间适合翻面,全赖烘烤师傅的一双“慧眼”。表面色泽金黄,就是“火候”到了。而这一眼的功力,是几十年经验的积累。

“百年秘方”前世今生

中断供应了十多年的猪油豆沙月饼又重新面市了。经典再现,离不开一张秘方。

今天,就让我们从一张“百年秘方”的前世今生说起,来看看古法传承与创新改良在消费者的味蕾上究竟怎样融合。

一张“百年秘方”的觉醒

去年初,月饼界的泰斗人物宋泰来的子女专程赶到新雅店里,拿出了一份珍藏60年的月饼制作秘方,配方上详细记载着猪油细沙月饼的配料和制作工艺。

猪油细沙,是老上海一代心中满满的回忆。新雅总经理陈耀良说,在物质还不丰富的年代,最能解馋的就是大颗猪油了。细沙就是豆沙,研磨得非常细腻,所以叫细沙。猪油膘则用开水烫过、晒干,再与豆沙搅拌。烘烤前,猪肉膘还保留固体状;烤制后,猪油的香气渗入豆沙中。

“过去,猪油细沙月饼是新雅的当家‘花旦’,———因为猪油放得足,在老百姓心中的名气很大,年年都会抢着买,甚至在一些人的记忆中,每年的中秋就是和猪油细沙月饼连在一起的。”陈耀良说。

猪油细沙的再次出现,并不仅仅是一种怀念,它的意义在于对百年月饼工艺传承的认可与重视。在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今天,“古法”“手工”两个词,都已经是“小概率事件”;当工业机器的轰鸣声盖过了一点一滴的匠心汇聚,吃在嘴里,人们的心里也许也就少了那么点味道。

宋泰来的手上有几十张月饼配方,都是手写的。宋泰来的女儿宋惠卿回忆说,当她还在读小学时,父亲就经常让她帮忙整理月饼配方,“他一边思考一边叙述,我一边听写一边整理。”每一张配方上,原料配比、馅料和饼皮的配比、烘烤的温度、蛋清的涂抹,都有详细的记载。比如,饼皮和馅料的配比要达到2:8,出炉的月饼才会既柔软又扎足;又比如,烘烤要分两次完成,第一次烘烤时间不能长,为的是将月饼外表烤干,第二次才能将里面烤熟,两次之间还要涂蛋清,甚至烘烤时间如何视天气而调整也都有笔记。

虽然现代工业已经解决了月饼的制作工艺,但懂经的上海人都知道,手工包制的月饼品质最佳。“只要听到‘咚咚啪’的倒模声,就知道又有月饼要进炉了;经过手工千锤百炼的月饼,柔软度更好,个大皮薄,馅料更有发挥余地。”陈耀良举了个例子,深受上海人喜欢的双黄莲蓉月饼一定要手工包制,机器根本完成不了。

传承传统并非照搬历史

“百年秘方”拿过来,并不是“照本宣读”。

经过几代大师摸索、积累而成的严苛标准和工艺,是要传承的。在新雅位于松江的月饼生产基地,手工月饼车间的高级技师大都有些年纪了,不少都是跟着新雅一路走来,有着40多年制作月饼的经验。他们用“传、帮、带”方式,将手工月饼制作工艺一代代传下去。一位师傅告诉记者,“手工月饼的饼皮更薄更松软,馅心也更多,但是包制起来繁琐费心——就算有经验的师傅,一分钟也只能包两个手工月饼。”

但变化也不少。猪油细沙月饼十年前退出市场,就是因为消费者的口味出现了变化,而若是将这种口味原封不动地传递给“90后”“00后”的年轻人,未必有市场。

“传承传统不能照搬历史。”新雅食品有限公司副厂长徐虎兴说,比如猪油细沙月饼,一方面,猪油和豆沙无论是原料还是制作工艺,都采用了新雅的传统工艺;另一方面,在烘焙生产流水线上进行了多次试验,对月饼含水量和烘焙温度进行了匹配,使得月饼吃口一点不油腻,符合现代人对于口感和健康的需求。

新雅行政总厨黄任康告诉记者:去年,除了猪油细沙月饼,还有玫瑰细沙、瓜仁豆沙、蛋黄细沙;今年,则新推出了陈皮豆沙月饼、柠檬椰丝月饼,皮子都是用传统的工艺来制作,而馅料则追求创新。

在一些辅助环节,现代工艺则为月饼增加了品质。今年,新雅生产基地经过了改造,流水线增加到了六条,尤其是月饼烘烤的洁净车间,均经过了一轮设备改良和提升。新雅粤菜馆副总经理、新雅食品厂厂长钱启良说:“如今,我们的月饼从烘烤到冷却再到包装,全程采用自动化———从托盘直接到包装机中,不需要接触工人,实现了没有二次污染的目标。”

中秋的记忆

又是一年中秋,月饼对于我这个“70后”来说,有着难忘的记忆。

那个时候,父亲刚刚退伍转业到上海。每到中秋节前,母亲总会想尽办法去买、去换很多月饼回家。然而,家里月饼再多,我也只能边上看着。每当我嘴馋想偷拿一个吃时,总会被母亲打手心。父亲在边上说:“给孩子吃一个又怎么啦?”这时候,母亲就会用嗔怪的眼神看着父亲,“这怎么行,都算好的啊,老家的亲戚等着呢。”

只有到了中秋节那天,母亲才会拿出一个杏花楼散装月饼,切成四块,大家一起吃。分到我手上的总是最大的一块,那一口甜香软糯的豆沙,迄今难忘。而母亲则会轻轻舔一口手中的月饼,静静地等我的吃完,然后把自己的塞进我的手里……

后来我当了兵。有一年中秋节,部队食堂给每人发了一盒月饼,我一个都舍不得吃,只等两个月后回家探亲,孝敬父母。两个月后,月饼早已硬如钢铁,但母亲吃得很开心,不时还擦拭着眼角……

儿时的记忆总是如此吧,身处其间的时候,只觉得这是家常一景。只有当时过境迁,回首当年,才能咀嚼出其中的味道。

时光的沉淀,也让这份记忆,越沉越香。

(以上来源:文汇报 王嘉旖 何易 徐晶卉 2017-10-05)

中秋文化从“月亮节”到“团圆节”浪漫的狂欢氛围

穿越固不可能,你还可以到今天仍保持着这些古老中秋传统的地方或者有特色好玩的中秋过法的地方走一遭,肯定会获得另外一种感受。

又到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前几年,曾做过一首关于中秋的诗,是写历史上浪漫好玩的中秋节,翻出来放到这里:

农历八月十五,

一年里月光最好的日子,

天高气爽, 田野里一片金黄。

我们在朗朗的圆月下聚集,

喝酒,吟诗,遐想,

弹着吉他唱月亮,

无拘无束地玩耍,

还品尝各样的美食,

翩翩舞影里加入了嫦娥和吴刚。

穿越时空,

游历明清、两宋和盛唐,

中秋节的夜空缀满了温情、浪漫与狂放。

这是一段时期我沉湎于梳理中秋节历史资料时的真实感受。如果穿越到中秋节产生、演变的历史生活中,你会发现中秋节是如此浪漫、诗性、享受,如此丰富多彩。穿越固不可能,你还可以到今天仍保持着这些古老中秋传统的地方或者有特色好玩的中秋过法的地方走一遭,肯定会获得另外一种感受。

从月亮节到团圆节

中秋节是一个以月亮为主题的节日,堪称月亮节。回顾中秋节的历史,这种印象尤为强烈。

中秋节是什么时候产生的?是怎样形成的?学界的说法有多种,令人信服的说法是:中秋节形成于唐朝,源于唐朝的中秋赏月风尚。

唐初中秋赏月风尚源于唐人赏月爱好与中秋月色分外明的自然景观的契合。

都说“月到中秋分外明”。每个夏历月份都有十五月圆之夜,为什么一年中八月十五的月亮比其他月份更大更亮呢?这在天文学上找不到合理解释,但在气象学上可以找到缘由。有气象研究人员指出,每到八月十五前后,北方吹来的干冷气流迫使夏季一直回旋在我国大部分地区上空的暖湿空气向南退去,天空中的云雾少了。同时,气温一天比一天低,干燥、寒冷的冬季风使水汽降低,空气透明度加大,因而秋高气爽、夜空如洗,月亮分外皎洁,使人产生月到中秋分外明的感觉。这也是古诗中说的“岂是月华别?只因秋气清”。

唐朝社会安定,政治开明,经济繁荣,人的思想也空前开放自由。这种盛唐气象导致赏月活动更加风行。赏月活动的盛行自然会导致中秋赏月的流行。唐代诗人们显然注意到了这一事实,并将之清楚地描写在他们的赏月诗歌中。刘禹锡的《八月十五日夜观月》说,“天将今夜月,一遍洗寰瀛,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这跟气象学的解释比较接近。张祜诗《中秋月》中有“一年逢好夜,万里见明时”。也是说这天的月色在一年中最好。

唐朝记载农历八月十五或其前后赏月的诗歌骤然出现很多,它们在题目中都标出“八月十五”或“中秋”所作,或在正文诗句中写出这一时间。如李峤《中秋月二首》、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杜甫《八月十五夜月》、张祜《中秋月》等。晚唐诗人殷文圭作有《八月十五夜》,写中秋之夜独身在外的乡愁,开头两句为“万里无云境九州,最团圆夜是中秋”。其中“最团圆”即指月圆人团圆,是此时已有亲人团聚赏月习俗的一处明证。

除了诗歌以外,还有其他形式的关于唐代中秋习俗的记载。五代王德裕的笔记小说《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了唐玄宗八月十五的夜晚与杨贵妃一同赏月,又要建望月台的故事。唐代还盛传唐玄宗游月宫、遇仙女、传仙乐的故事。

从上述诗歌和其他文字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唐朝,中秋节已经初步形成了。

宋代的中秋节已是一个盛大节日,其核心节俗还是赏月,主要活动是唐代赏月宴饮习俗的延续,并且留下了比较细致的文字记载。明清时期中秋节习俗发生转型,以亲人团聚为显著特征,对月亮也改为拜祭为主、欣赏为次,贵人伦、重亲情的主题逐渐突出,唐宋时期那种赏月的浪漫抒情氛围、痛饮美酒的狂欢精神衰退了。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记》说,“八月十五日谓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送,取团圆之意”。此时已有了“团圆节”之名。我们现在的中秋节过法,总体上是明清时期中秋节的延续,亲人团圆、吃月饼成了中秋习俗的最主要内容。

浪漫的狂欢氛围

月亮神话远远早于中秋节的产生。中秋节在唐朝产生之后,远古时期就盛传的月亮神话在后世有了集中讲述的时间和场合,大大增加了中秋节的神奇浪漫氛围。

又大又圆的八月十五明月是中秋习俗的核心象征。作为文化象征符号的圆月,不是科学意义上的月球,而是被赋予人文意义的月宫,民间称之为“广寒清虚之府”。民众心目中的月宫是一个琼楼玉宇、晶莹澄澈的圆形宫殿,里面有捣药的玉兔、率领众仙女翩翩起舞的嫦娥,空中响着动听的仙乐《霓裳羽衣曲》,是一个华丽而冷清的所在。几千年来,它寄托了人们无限崇敬、喜爱的情感和神奇美丽的想象。虽然有冷清之嫌,月宫千百年来仍然是中国百姓一直幻想着能登临一游的美好仙境。围绕它,民众创造了嫦娥奔月、玉兔捣药、吴刚伐桂、唐玄宗游月宫、贵妃赏月等神话传说,这些故事讲述了上千年,至今不衰。

轻舒广袖的仙女嫦娥形象是中秋节的重要象征符号。她实际上是月亮的化身。把月亮想象为女神嫦娥,从上古时期就已有之。在原始社会末期,月亮中的神物越来越多地跟人的形象相结合。开始这位女神被说成是月亮的母亲,《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记述了月母常羲给十二个月亮洗澡的情形:“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后来被说成月亮本身,并且与男性的日神相提并论。汉代时月神为嫦娥的说法已经存在了,不过月精为蟾蜍的说法也同时流传着。两种说法并行不悖,后来这两种说法被糅进同一个故事里,蟾蜍被玉兔代替,成了嫦娥身边的一个宠物,这种传说的盛行应该是唐代以后的事。唐宋时期开始,嫦娥成为月亮的最主要人格化形象。到了近现代,嫦娥成为在月宫中过着清冷生活的一位美丽而寂寞的女性。尽管其形象的情感色调偏于忧郁,但是富于浪漫抒情的美感,并且反衬着人间生活的美满热闹。

月亮的另一个象征物是桂树。在古人眼里,桂树是一种形象美好、寓意吉祥、带有神灵性的树。明月中有一团朦胧的黑影,的确像是一棵树的样子。根据现代航天探测结果,那实际上是月球上地势较低的平原,称为“月海”,而亮的部分是高出月海的月陆或高地。叫月海只是因为这部分平原地势低,并不是水域,月球上没有水。但古老相传,那是一棵桂树。

古人将月中阴影说成桂树,跟他们对桂树的印象是有关系的,其中最主要的是在他们看来,桂树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神树。桂树后来虽然基本失去远古人心目中的神性,但是其美好、吉祥的形象仍然保持着,并且有所强化。由于“桂”与“贵”同音,桂树更加成为“高贵”“富贵”的象征。

在唐朝,桂树还与男性仙人吴刚相联系,有了“吴刚伐桂”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桂树是神树,砍伤了又随即愈合,总也砍不倒。吴刚的事首见于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天咫》:“旧言月中有桂,有蟾蜍,故异书言,月桂高五百丈,下有一人,常斫之。树创随合。人姓吴名刚,西河人。学仙有过,谪令伐树。”

文人对月亮的情感,突出地表现在大量的咏月诗词里,以唐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写得最为酣畅淋漓:“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应是咏月诗词里最为脍炙人口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但一般人没有注意到的是,这首词其实正是在中秋节时写的,是宋朝中秋习俗的反映。苏轼在这首词的序中说:“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可见苏轼是在中秋痛饮美酒之后,对月而作此诗。

宋代的中秋节是我国中秋节习俗的全盛时期,是过得最热闹最狂放的。记载北宋习俗的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和记载南宋习俗的吴自牧《梦粱录》都专设了“中秋”条,对这个节日都做了详细的记载。《东京梦华录》卷八“中秋”条以回忆的方式记述北宋汴京(开封)的繁华景象:

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重新结络门面彩楼花头,画竿醉仙锦旆。市人争饮,至午未间,家家无酒,拽下望子。是时螯蟹新出,石榴、榅勃、梨、枣、栗、孛萄、弄色枨橘,皆新上市。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间争占酒楼玩月。丝篁鼎沸,近内庭居民,夜深遥闻笙竽之声,宛若云外。闾里儿童,连宵嬉戏。夜市骈阗,至于通晓。

《梦粱录》对南宋中秋习俗的记载与上文所记北宋习俗类似,也同样热闹,但增记了一项内容:“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圆子女,以酬佳节。”说明此时有了重视家人团圆的趋向。

现在,我国许多地方的中秋节过得热闹而有特色,如浙江的杭州赏月赏桂花、开化舞草龙、钱塘江观潮,开封的“铁塔燃灯”,安徽的舞香龙,泉州等地放孔明灯、“抛帕招亲”荡秋千、游月娘、烧瓦塔,香港的花灯会、舞火龙,台湾的吃烤肉、博饼、户外晚会,等等。

传承中秋文化习俗

中秋节是我国的第二大传统节日,虽然在有些地方过得很热闹、有特色,但是总体而言,目前许多地方所保持的习俗较为单调,急需采取措施予以振兴和重建。

首先,我们应重视发掘和继承中秋节的优秀历史传统,传承古代中秋节的浪漫习俗。其次,应增强中秋节习俗的现代性,使中秋的宝贵文化遗产与现代生活相契合并焕发新活力,派生出有时代气息的新内容、新方式。第三,应结合地方风土民情,保持和加强中秋习俗的地方特色。第四,尽快申报我国中秋节传统进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以上来源:中国经济网 黄涛 2017-10-05)

【数据分析】

中秋节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在中华民族长达几千年的民族文化中,表现出了其丰富多彩而又别具一格的一面,而在中国古代,就有着关于中秋节的种种传说,而关于中秋节的习俗也非常多,赏月观花灯吃月饼,由此衍生出的传统技艺也更是层出不穷。可以说,中秋节的习俗与文化,恰恰折射着我们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灿烂与辉煌。

面塑是源于山西的汉族民间传统艺术,以糯米面为主料,调成不同色彩,用手和简单工具,塑造各种栩栩如生的形象。如今,面塑艺术作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重视。上海松江区泗泾镇马家三代传承国家级非遗海派面塑传统技艺,在中秋佳节期间,捏面塑小兔送邻居,融入时尚元素创造出“卡通真人像面塑”,还将书法、唐装、青花瓷等融入面塑,并利用简易材料制作“场景面塑”,充满童趣与现代感,用古老技艺传承传统节日文化,可谓一举两得。

古代月饼被作为祭品于中秋节所食,中秋节吃月饼的习俗据说始于唐朝。北宋之时,在宫廷内流行,但也流传到民间,当时俗称“小饼”和“月团”。发展至明朝则成为全民共同的饮食习俗。时至今日,品种更加繁多,风味因地各异。而这一饮食文化也在与时俱进,在传承传统口味百年秘方的基础上,制作月饼手工艺人选择最好的原料,运用新技术,在古法月饼的基础上不断摸索、创新,才能制作出符合现代人口味的别具匠心的广式、滇式、苏式等广为南北各地人们所喜食的特色月饼,值得称赞。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