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文化助力精准扶贫

2017年11月1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文化作为五位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贫困地区人民群众启迪心灵、振奋精神、鼓舞斗志的重要作用,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精神动力和民生保障。

【标签】 文化扶贫 古村落
【正文】

山西许村:从一个古村落到“中国乡村版798”

小山村和大世界的对话

和散落在太行山中数不清的村庄相比,许村没什么特别,缺少资源,人均只有1亩多地,主要农作物是玉米和核桃,村民收入微薄,不少人选择了外出打工。

但是许村有一个特点是其他村庄不具备的,它是一座古村落。据许村党支部书记李明亮介绍,许村的历史可上溯到春秋。由于地处山西省与河北省邢台市交界处,从明清时代起,许村就形成了一条两地互通有无的商业街,一直保存到现在,被称为“明清街”。

2007年,中国当代著名的跨界艺术家、策展人渠岩第一次来到许村,就被这个拥有完整明清时代、民国时代、人民公社时期建筑的古老村落所触动。

2011年,在渠岩的策划下,在许村村民、和顺县原政协主席范乃文先生大力协助下,许村国际艺术公社成立。这是中国第一家在传统文化腹地、山西的古村落建立的国际当代艺术创作基地,各地的艺术家来到这里创作,他们的作品也在这里被展示。

同年,“中国·和顺首届乡村国际艺术节”举办,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丹麦、澳大利亚、波兰、捷克及国内的艺术家驻村创作,每人留下两幅作品作为许村的永久收藏。

之后,许村每两年举办一次国际艺术节,每次都有不同的主题,到今年是第四届。许村这个有着历史印迹、文化内涵的传统古村落,开始散发出艺术的绚烂色彩,日渐吸引世界各地人们的眼球。

脱贫的内生动力被文化力量慢慢激活

古老与现代、民族与世界的融合,为许村增添了更多的动感和活力。许村不但被誉为“中国乡村版的798”,还先后获得了“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中国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和“山西省旅游示范村”等称号。

成为澳大利亚艺术基金会、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绘画室、台湾大学乡村研究所、山西大学、太原理工大学等国内外十多家机构的创作写生基地。

一直深度参与艺术节组织的许村国际艺术公社社长范乃文认为,“中国·和顺许村国际艺术节”给许村带来的不仅仅是外在的看得见的变化,各种文化在许村的交流碰撞,对许村村民最大的改变来自于精神层面。“经过文化的浸润,乡亲们见了世面,长了志气,也有了追求更好生活的想法和动力,这就是思想文化素质综合提升。”

每年的艺术节期间,除了继续邀请国际国内的20几位艺术家来许村创作以外,更邀请了国际国内的文化艺术团体和艺术基金会、乡村建设的专家学者、电影人和摄影家、艺术批评家及文化研究学者到许村演讲和交流,还将举办手工艺集市、古村落游览、艺术家作品展、联欢晚会等活动。国内外艺术家在许村创作的作品将无偿捐献给许村,他们还无偿教许村的孩子们英语、钢琴、绘画。

今年艺术节期间,13岁的刘宇帆报了绘画班:“给我们上课的是驻村的艺术家和志愿者,老师们画得特别好,还给我们讲很多我们从没有听过的有趣的东西。”

志愿者刘晓荣介绍,今年有200多名附近乡村和县城里的小朋友来报名参加英语、绘画、钢琴的课程,因为学生的年龄各不相同,所以课程安排也有所区别。艺术家们来这里除了进行艺术创作,还有很大一部分精力会用在助学上。

孩子们有了对艺术的热爱,大人们也越来越热爱自己的家园和家园孕育的传统文化,闲暇的时候村民们也去欣赏一下艺术家们的作品充盈自己的内心,然后思考自己能干点什么,让家人生活得更好。

村中的明清街两边,就分布着许多由村民自己打理的乡村艺术品小店。这里销售的全是村民们利用身边随处可见的树根、树桩、废旧农具等打造的“乡土艺术品”。

来自晋中市委的工作人员杜军华是许村的“第一书记”,他说:“许村老百姓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艺术浸染,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变化,以前那些做雕刻的、做铁艺的、做泥塑的、手工刺绣的都把自己的手艺拾起来了。他们在自己动手改变贫困状况的同时,一些古老的手艺也在现代艺术节中被重新激活熠熠生辉”。

松烟镇党委书记李虎认为:“艺术节的举办,从当下看,促进了村里各项基础设施建设的提升,村里建立了文化活动中心、公共浴池,小学的学生也比原来多了,村容村貌比以前上了档次。从远景来说,文化的浸润,引领了旅游等相关产业的发展,外出找工的村民开始回乡就业、创业;村子的凝聚力比以前强了,人们的自豪感也越来越强烈。这一切都凸显了文化在脱贫攻坚中发挥的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扶贫先扶志、扶贫必扶智”。在许村,人们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被艺术气息一点点地激发,村民们说这才是许村文化扶贫的本质所在。

多维度的脱贫体系正在形成

8年时间、四届许村国际艺术节,许村的悠悠古风和田园牧歌吸引了世界的目光,来来往往的艺术家和游客也为许村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发展机遇。

外出打工的村民开始陆陆续续地回来了,有的看准文化旅游办起了农家乐,也有的看准了高效农业等增收的渠道走上了产业脱贫之路。

51岁的村民乔彦珍原来在政府机关开车,一个月能挣1200元,看准许村文化旅游发展势头,他返乡经营起了农家乐,除了吃饭,家里还能接待7至8人的住宿。他告诉记者:“这些年,县里对许村村民办农家乐一直是给予支持的,比如免费提供餐具、桌椅、空调等,还提供服务培训,比种地打工强多了。”

如今,许村有30多户人家在做农家乐,最好的时候,一年能收入七八万元,差点儿的也能收入两三万元。

“但光发展农家乐不行,还得培育其他产业。”许村党支部书记李明亮认为,许村有498户,1231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90户,495人。2016年因为遭了水灾,村里没有人脱贫,要实现2018年整村脱贫的目标,任务并不轻松。

所以,除了农家乐,许村的一批高效农业项目及精准扶贫项目也正在加速实施。

谈起脱贫产业,杜军华如数家珍:“许村目前新建了16个香菇大棚,由16户贫困户承包,可为20户贫困户创造就业机会。木耳种植项目可为50户贫困户创造就业,新发展的170多亩万寿菊种植产业,由90多户人家经营,到了万寿菊的采摘季节,就需要30—50人采菊,这3项产业用工时间不重合。正在建设的农产品加工厂除了可以消化村民种植的黄豆、玉米等产品,还可为20人创造长期就业。下一步,针对60岁以上人员,村里还将推动家庭养殖、刺绣、小手艺、小百货等的发展,覆盖到全村的贫困人口。”

“采一天60块钱,一年按花期算能干2个月左右,挣3600块钱没问题。”正在万寿菊基地采花的村民牛银梅笑容和身边的花一样灿烂。

同样高兴的还有村民杨玉珍,家里办的农家乐1年能收入两三万元。闲的时候还能去木耳加工厂打工,每天挣80块钱,虽说一年能干3个月,但收入也不差,再说还有2亩地呢。难怪妻子江付秀说:“两个孩子念书和家里一年的开销,都没问题!”

李虎介绍说,2006年许村的人均收入只有2000多元,2016年人均收入在4000元左右。这几年,随着国际艺术节的名气越来越大,许村也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天凯集团数年前从单纯挖煤开始转向挖文化、挖艺术、促旅游,打造和顺旅游集散中心,在许村建设了天凯生态园。

(以上来源:中经文化产业,2017-09-09)

晋中许村,一个太行山古村文化扶贫的探索

7月中旬一个清凉的夜晚,在太行山上一个古老的小村里,一场别开生面的文化沙龙正在进行。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渠敬东与中外艺术家以及当地近百名村民进行交流。

这个沙龙是“中国和顺第四届许村国际艺术节”的诸多活动之一。许村,这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晋中市和顺县的一个小山村,这几年通过“文化搭台”吸引了众多国内外的艺术家前来交流创作,形成了浓厚的文化氛围,也使当地村民们思想更加多元、更加开放,行动也更有方向、更有动力,为这个贫困小山村的脱贫,平添了一份“文化力量”。

小山村充满了文化气息

和散落在太行山中数不清的村庄相比,许村没什么特别,缺少资源,人均只有一亩多地,主要农作物是玉米和核桃,村民收入微薄。想要摆脱贫困,只能依靠外出打工,因此村里的人越来越少。

但是许村有一个特点是其他村庄不具备的,它是一座古村落。从2007年,国内知名的当代艺术家渠岩准备实施“艺术修复乡村”计划,经过多方了解接触,选择许村作为这个计划的起点。“中国和顺许村国际艺术节”由此问世。从此,许村的面貌焕然一新。渠岩也被许多人看作是许村“复活”的“发动机”。

对于如何定位许村国际艺术节,渠岩表示,“我不想把许村艺术节办成一个名流的乡村派对,而是要让更多村民参与进来,成为艺术节的主角。”

来自北京的艺术家王轶琼说,“与以往我参加的其他艺术节相比,许村艺术节最大不同之处,就是我们有很多时间与村民接触,还能给村里的孩子们上课。用艺术与村民发生联系,开阔视野,用艺术与集市发生关系,体现价值。” “我这次报了绘画班。这些老师给我们讲了很多新奇的点子和创意,他们画得特别好,也非常有趣。我觉得自己也比以前画的更好了。”13岁的范辰宇小朋友说。

来自上海的钢琴演奏家王若瀛已经是第三次来许村了。对于这个年龄最小的来客,村里的孩子们感到很亲切,总爱围着她转。

“第一次来时,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之后每次来,这里的变化都让我感到欣喜。我相信,文化艺术的细胞会在这些小朋友们心中生根发芽。”王若瀛说。

志愿者刘晓荣介绍,今年有200多名附近乡村和县城里的小朋友来报名参加英语、绘画、钢琴的课程,因为学生的年龄各不相同,所以课程安排也有所区别。艺术家们来这里除了进行艺术创作,还有很大一部分精力会用在助学上。

“富了脑袋”才能“富起口袋”

一直深度参与艺术节组织的许村国际艺术公社社长范乃文,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许村人。

范乃文表示,艺术节产生的文化力量,使许村的乡亲们见了世面,长了志气,脑子也更“活套”了,想事、做事有了底气,“我觉得这是有了自信,文化自信和家园自信,只有‘富了脑袋’,才能‘富起口袋’。”

外面的艺术家们带来的不仅是各种文化在许村的交流碰撞,也在方方面面改变了许村。许村国际艺术区已初具规模,包括许村国际艺术公社创作中心、艺术家接待中心、许村当代美术馆、乡村酒吧等。这些变化使许村成为了众人眼中的“中国乡村版的‘798’”,一个大家都想一探究竟的神秘去处。

而村民们也已不再将旧房子推倒重建,而是在保留古老家园特征的基础上,进行修复性改造,这些修复后的“老房子”也让各家找到了新“营生”。

村中的明清小街两边,分布着多间由村民自己打理的乡村艺术品小店。这里销售的全是村民们利用身边随处可见的树根、树桩、废旧农具等打造的“乡土艺术品”。

许村的“第一书记”杜军华指着街边的艺术品小店和里面的手艺人说:“随着许村文化气息越来越浓,外面来的游客越来越多,村民就学着外面的样子开始做些小东西。虽然这些还显得粗糙简陋,但他们这份自己动手改变贫困状况的精气神更加宝贵。”

许村所在的松烟镇党委书记李虎认为,艺术节带来的收益包括短期收益和长期收益。短期就是艺术节期间游客接待带动了住宿、餐饮等方面的收入增长。长期收益是四个变化,一是打通了许村与外界的联系和交流,让当地群众的观念得到了提升,思想得到了解放;二是促进了基础设施的完善;三是用文化引领旅游,带动经济发展;四是激励外出的村民回乡就业、创业。

“我们更看重这个长期的收益,这四个变化为许村脱贫解决了思想上的问题,也显示出了文化在脱贫工作中发挥的作用。”李虎说。

脱贫产业体系正在形成

自2011年以来,许村国际艺术节已成功举办三届。艺术节不仅是这个小山村的文化盛事,也成为了和顺县对外展示和交流的重要平台。“中国乡村版的798”“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中国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山西省旅游示范村”……许村有了越来越多的名片。

名气有了,人气旺了。不仅是外面的艺术家和游客来了,而且很多外出打工的村民又回来了。村子里翻天覆地的变化,使他们改变了脱贫只能外出打工的思想,看到了守着家园就能致富的希望。有人看准文化旅游办起了农家乐,也有人看准了高效农业等增收的渠道走上了产业脱贫之路。

乔彦珍原先在县城工作,看准越来越热的许村文化旅游发展势头,他返乡经营起了农家乐,成为许村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乔彦珍说,政府一直都对农家乐经营给予支持,免费提供餐具、桌椅、空调等,还提供服务培训。这些年,正常情况下农家乐的经营者年收入最多的时候能达到七八万元。今年因为有艺术节,平均每天收入就有1000多元。

当众人夸赞他的普通话比其他村民好时,乔彦珍说,“我现在在学普通话,等以后来许村的外国客人更多了,我还要学英语。”

除了文化助力脱贫,许村的一批高效农业项目及精准扶贫项目也正在加速实施,“土里掘金”也成为村民的脱贫良方。

在各项产业助力脱贫的效果上,杜军华算了这样一笔账:目前,大棚香菇种植可为20户贫困户创造就业,木耳种植可为50户贫困户创造就业,万寿菊种植可为30户贫困户创造就业,这三项产业由于时间重合,不会造成人员重复就业,而农产品加工厂还可为20人创造长期就业。他透露,下一步,针对60岁以上人员,还将推动家庭养殖、刺绣、小手艺、小百货等的发展,覆盖到全村的贫困人口。

杜军华表示,在县委、县政府相关扶持政策的推动下,随着村民们观念的更新,主动干事意愿的加强,他对2018年实现许村脱贫“很有信心”。

(以上来源:新华网,2017-07-26)

乌江古村落: 扶贫开发大手笔 全域旅游上台阶

高高的脚手架,来来往往的运输车,突突翻飞的挖掘机,在播州区尚嵇镇乌江村的青山绿水之间,尽情地“天翻地覆”。

进入景区的公路打通了,自来水厂投用了,西游客服务中心、苗王酒店、迴龙湾酒店、污水处理厂等项目主体工程完工开始装修,后勤中心主楼酒店、水上粮仓等项目主体工程有序推进,地热钻探、旅游公路绿化、核心景区绿化、东游客服中心、停车场、安置区等工程项目启动建设,进入景区宽12米、双向4车道、总长约20公里的两条旅游公路已完成98%的工程量,景区道路路网基本成型,供电、移动网络、燃气管道等配套基础设施正同步建设……数不清的大大小小项目,16家施工单位1800余名建设者昼夜作业,好一个沸腾的大工地。

乌江古村落,播州区拟投资20亿元打造的这个“旅游+开发+扶贫+金融”公益旅游扶贫项目,自2016年6月13日动工以来,各级党政的高度重视,正在全国著名的浙江乌镇旅游公司规划设计并主导建设下,以惊人的速度向着“贵州休闲度假新品牌、中国乡村旅游新模式、农村社会治理新示范、旅游精准扶贫新样板”迈进。

作为全省100个旅游综合体中唯一由乌镇公司策划建设,并将利用其遍布全球的上千家旅行社等资源和影响力来运营的乌江古村落这一旅游品牌项目,好一个“大手笔”。

作为农发行全国贫国地区最大分行的遵义分行旗下的播州区支行,最先给力信贷支持6亿元新型城镇化贷款资金,从而使得项目快速有序,好一个“大手笔”。

关注,调研,跟踪,监督,指导,这个古村落变化或正在嬗变的背后,凝聚着农发行人自上而下的金融力量。

5月10日,农发行遵义分行行长殷宇刚、播州区支行相关负责人一行再次来到乌江村调研,召开金融精准扶贫座谈会,并就项目推进的速度和质量高度肯定。

5月19日,农发行贵州省分行有关部门领导一行深入乌江村项目景区调研,对古村落保护与旅游扶贫开发日益凸显的扶贫效果和开发效果纷纷点赞。

他们认为,在当前国家大扶贫、大生态的战略背景下,保护中开发的这一项目融合了高端规划设计、建设、创新理念,走出了一条生态美、百姓富的全面小康新路,符合农发行国家政策支持的产业导向,下一步努力争取农发行上级领导对革命老区建设的关心,还将给予大力信贷资金支持,促进项目建设又好又快发展。

“正是农发行的鼎力支持和帮助,才有乌江古村落变化的今天。”乌江古村落项目指挥部负责人方祖发告诉记者,乌江村因地处偏远,交通不便,以前只有一条不足4米宽的乡村路通向山外,手机信号不通,广播电视信号不稳定,群众没有增收致富门路,靠传统农业勉强维持生计,守着青山绿水过穷日子是当地的真实写照。

如今,项目启动后,景区配套设施同步推进,目前播州区苟江、新民两镇至乌江村的两条总长20公里的旅游大道已基本建成,移动、联通、电信通讯基站已建成投入使用,核心景区项目工程建设如火如荼,搬迁群众安置小区开工建设,卫生室、幼儿园、学校、养老中心等项目也将启动。按照景区建设规划,项目所涉的尚嵇镇乌江村、新民镇惠民村将在两年内,从一个穷山沟演变为生态美、百姓富、产业旺、文化兴的美丽乡村,成为吸引千万人眼球的乡村旅游目的地。

“项目实施以前,当地70%的青壮年外出打工,剩下的多为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骑着摩托在家门口务工的53岁的村民何进江感慨地说,项目落地后,当地农民摇身变成“工人”,月工资收入达4000元以上。

据介绍,目前,项目区内的186户农户中,有186人在项目工地务工、17人成为公司安保人员,其中69户贫困户人均收入从过去的2680元增加到11100元,增长3倍多。

脱贫致富的梦想照进了村民的心窝,有的村民购买了货车跑运输,有的依靠景区做生意,开起了餐馆、商店、旅社等,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悄然发生变化,“乌江公约”为乡村治理探索了有益经验。

“这里搞起旅游了,正计划开一家农家乐,大开发带来的幸福希望真是好啊。”村民陈朝刚信心满满。

指挥部的同志说,项目计划2018年10月建成并投入运营,预计当年接待游客30万人以上,直接解决1000余人就业,间接带动3000余人就业,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0亿元。

据预测,2019年乌江古村落旅游扶贫项目正式营运后,预计每年接待游客200万人以上,直接解决2000人以上就业,间接带动8000余人就业,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0亿元以上,带动全区实现旅游综合收入300亿元,将助推遵义市旅游业发展迈上新台阶。

乌江,这个古老的村落,引爆播州区的全域旅游,在当下,更在未来。

(以上来源:中国青年网,2017-06-19)

【数据分析】

贫困问题是世界性的社会问题之一,是包含经济、社会、文化落后的综合性社会现象。改变贫穷落后面貌,既要从经济上加强扶持,增加物质收入,更要在文化上帮助。文化作为五位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贫困地区人民群众启迪心灵、振奋精神、鼓舞斗志的重要作用,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精神动力和民生保障。

打赢脱贫攻坚战,关键要激活贫困地区、贫困群众的“造血”功能,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而激活“造血”功能的最好方法就是坚持“扶志”和“扶智”。这就必须充分发挥文化的“化人”作用,让贫困群众开阔视野、明晰思路、增强自信、增添动能,从根本上刨掉穷根。

我国许多贫困地区,尤其是古村落,都是旅游资源丰富、自然生态环境优美的地区,旅游扶贫具有成本低、效果快的特点,是一种典型且高效率的“造血式”扶贫,因此,加强贫困地区旅游扶贫的统筹规划和“旅游+教育”的智力扶贫模式,从传统的“捐建”“援建”或者直接派发扶贫款,到越来越重视扶持贫困地区的“自我造血功能”,“文化扶贫”正愈加精准和深入。

在遵循本土文化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应当摸清本地的文化资源优势,利用自身多元的社会资本探索和扶植本地特色文化因子。在深入了解本地资源现状的同时积极寻求贫困地区现有资源与现代市场经济的契合点,促成文化资本转化成经济资本,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搭建适宜的投资交流平台。

首先要辩证审视地方资源优势,摸清地域文化特色,提高当地村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充分彰显文化拥有者和文化实践者的主体地位优势,逐步使地域文化资源的开发成为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支点。因地制宜,针对不同自然条件和社会历史资源等,寻找突破口,如有些地方可以在民俗旅游度假、建立户外实践基地、古村落保护示范基地等方面着手进行相应改造和修建。

其次要根据自身地域情况突破地域限制,积极与外界建立合作开发关系,提高市场判断准确性和敏感度,积极招商引资,完善农村文化设施和网络及公共文化服务基地。尤其是“故乡人”中的精英群体要善于把握时机,积极整合优势资源,调动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积极为贫困地区争取更多发展机会,带领贫困群体走出一条特色脱贫之路。

再次,要重视贫困地区文化扶贫与经济扶贫的后备人才储备。加强加大媒介宣传力度,吸引和倡导更多“故乡人”为家乡建设献计献策; 同时加强对贫困地区新型农民的培养和培训,通过视听媒介、网络在线、现场指导等多元方式开拓贫困人口视野,增强贫困人口的商品经济意识。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