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乌镇戏剧节,推动东西方戏剧文化交流

2017年11月1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10月19日,2017年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开幕,来自俄罗斯、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瑞士、巴西、立陶宛、以及东道主中国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剧组带来风格各异的戏剧作品,让中国观众大饱眼福。

【标签】 乌镇戏剧节 文化交流
【正文】

【热点回顾】

田沁鑫:今年乌镇戏剧节多了中国元素

从1997年4月,话剧《断腕》在中国儿童剧院首演算起,今年刚好是田沁鑫登上中国戏剧舞台20年。对她来说,这一年像坐过山车,其中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担任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以及与死神擦肩而过。

回顾自己这些年的戏剧创作,田沁鑫对新京报记者说:“在我开始导戏的前十六年,都在做中国文化精神的戏剧,几乎没排过外国戏,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像穿着中国传统衣裳,站在一群世界名牌面前,那时候我觉得特别孤独,但我一直穿着中国衣裳,所以今天我依然坚持了。”

1 与死神擦肩而过

——“上天对我很仁义”

上一次采访田沁鑫,是今年2月在国家话剧院排练场,她的《北京法源寺》是第三届中国原创话剧邀请展的开幕大戏。她的语气有些急促,身体像打了气,谈了很多自己的创作理念,以及这部戏演出时如何受观众欢迎,票卖得好。

在此之前,她的新戏《聆听弘一》刚完成首演,紧接着还要排一部众多大牌主演的商业音乐剧《阿尔兹记忆的爱情》。同时,还要与上海戏剧学院合作完成青春版《狂飙》,由于演员年轻稚嫩,时间紧,她心里着急,临演出前20来天,又加入了8台高清摄像机。这几台高清摄像机,除了技术上的需要,也掩饰了学生们舞台经验的不足,让他们的青春活力直接扑到观众面前。

5月26日,在青春版《狂飙》首轮演完的两周后,田沁鑫因腹痛难忍紧急住院,当时她还不知道胰腺炎的危险,“病快好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病是可以死人的。我说要死了可怎么办,一阵恐惧。那些天住在重症监护室,晚上确实很痛苦,我想这绝对是个死神出没的地方。我说我得出院,但医生说不行,你必须得治下去,所以我坚持住了40天。我那时候想的就是不要放弃,我说之后两年就是所有戏不排了,也要先把身体养好。但是乌镇戏剧节,这是一份责任,如果我死了就拉倒了,要还活着能工作,就要把乌镇戏剧节这个事给做起来。”

现在说起这些,田沁鑫语气平和。她觉得上天对她非常仁义,要是《狂飙》排到半截病倒,“那就太对不起上戏了”,而且幸亏病在上海,当地的瑞金医院是亚洲治疗胰腺炎最好的医院。她还一个劲儿地告诫记者,千万别熬夜,在她住在重症监护室的40天里,四个人因为胰腺炎去世,其中三个是年轻人。

2 从参与者到艺术总监

——“最在意的是安全”

“下半年,只做乌镇戏剧节这一件事”,这是田沁鑫大病初愈后的承诺。

在医院的那段时间里,她特别感谢两个人,一个是负责联系剧目和嘉宾邀约的傅琳,另一个是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金石飞,他负责安排如何在11天里,让100场邀演剧目和18部青年竞演作品在12个剧场顺利上演。

田沁鑫在乌镇的工作室就是一个排练场,墙上贴满了24部大戏的海报,布一拉开就是整面墙的镜子,桌子上放着杂乱的资料,还有两瓶白酒、两瓶红酒。

前四届乌镇戏剧节,田沁鑫都是参与者,带来了包括第一届的闭幕大戏《四世同堂》,第二届的开幕大戏《青蛇》。

今年当了艺术总监,她最在意的是什么?“第一是安全,第二是安全,第三还是安全。这24个剧组到来,我都要去参加他们的技术会。在技术方面和生活方面遇到什么问题,我要随时帮他们想办法。开幕当天就有三部大戏要演,这两天德国、巴西的团队也过来了,经历了20多个小时的飞行,但他们都很有力量,也很有劲头。”

3 努力做到兼容并蓄

——“很想能有部中国戏曲”

聊到这五年乌镇戏剧节的积累,田沁鑫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吝啬对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的感谢。回顾第五届戏剧节的特别之处,她觉得是“兼容并蓄,突出艺术气质。”今年演出的《叶普盖尼·奥涅金》《海鸥》《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裁缝》等,在坊间评价都不错。

前几年,媒体也在呼吁,乌镇戏剧节作为中国最好的戏剧节,缺少点中国戏剧元素。与往年相比,今年戏剧节除了国外戏的数量和地域增加以外,最大的变化是增加了很多中国元素,《风尘三侠》《窦娥》《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狂飙》《爸爸》《裁缝》《这辈子有过你》,从唐传奇、元杂剧,到民国知识分子的含蓄与躁动,再到中国当代社会的老龄化现象。在乌镇,你能窥探中国历史的社会变迁和当代面貌。

田沁鑫说,今年多少有点遗憾,原本想要邀请裴艳玲和茅威涛,但未能成行。在24部邀演剧目里却没有中国戏曲作品,那里面流淌着中国戏剧一脉相承的血液和传承下来的演剧观。

在沈家戏院上演的《窦娥》里,有不少戏曲元素,田沁鑫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丁一滕反串的《窦娥》,可以看出这是个实验戏剧的底子,但是他的动作好像学过戏曲,用一种现代的方式让传统表演走在了当下。其实这也是我的追求,我想把过去的故事澄澈、透明地翻译到当下,比网络语言要优美,比古文要通俗。”

4 看开幕大戏许下心愿

——“做有大国气象的戏剧”

在采访最后,我问田沁鑫:“田导,经历一场大病之后,是不是该梳理下这些年自己的戏剧创作了?”她乐着说:“你帮我梳理呗,我没怎么想过,只是觉得我有很多不足,但我也要肯定自己的一个探索方向。在我开始导戏的前十六年,都在做中国文化精神的戏剧,几乎没排过外国戏,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像穿着中国传统衣裳,站在一群世界名牌面前,那时候我觉得特别孤独,但我一直穿着中国衣裳,所以今天我依然坚持了。”

看完开幕大戏《叶普盖尼·奥涅金》后,她深感中国戏剧做得还很不够。“他们整个戏剧的气质,没有因为苏联的解体,或者经济是不是落后而改变。它的戏真是一个诗歌大国的气象,一个广袤的北方东欧国家的气质。它的诗歌,它的音乐——柴可夫斯基……然后它的戏剧、它的美术等等真是不得了。俄罗斯的整个戏剧精神是综合体现了俄罗斯民族的气质,我不认为是高贵,我认为是尊贵,而且凛然的气质。所以一看这样的气质,我觉得我们确实是不足,其实你要说历史悠久,文化资源丰富,中国历史也非常悠久、文化资源也很丰富,对等的那就必须有大国气象的戏剧在国际的舞台上跟人家交流,这也是我的一个理想。”

(以上来源:新京报 田超 2017-10-30)

乌镇戏剧节圆了世界戏剧人一个梦

10月29日,随着《影子(欧律狄刻说)》《海选哈姆雷特》《圣女贞德》《西方社会》《第十二夜》等5部话剧陆续谢幕,为期11天的第五届乌镇戏剧节落下帷幕。

“乌镇戏剧节是一个梦,圆了戏剧人的梦,也圆了乌镇的梦”。仅有3.4平方公里的西栅景区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步行丈量,却分布着6个剧院和3个露天场地,各色中外好剧轮番上演,这里成了戏剧人和戏剧的孵化基地。

世界各国的演员、慕名而来的戏剧迷、普通的游客,还有身为东道主的店家,共同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听起来像是个奇迹,但这个人气爆棚的戏剧盛会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浙江省桐乡市乌镇。

令主办方欣喜不已的是乌镇戏剧节越来越受追捧,一票难求。8月28日上午10点,本届乌镇戏剧节正式开始售票,一经开票便受到广大戏剧迷的热捧,热门剧目的票直接上演秒杀。开票一小时,24部戏中的15部已售罄!到10月19日戏剧节开幕前,所有场次的票均已售完。

全世界戏剧艺术家向往的舞台

从初创到羽翼渐丰,乌镇戏剧节只用了5年,却让世界艺术界瞩目。 2013年,首届乌镇戏剧节惊艳亮相,由此,乌镇开始了它的“戏剧梦”。此后,经过四年的艰辛探索,乌镇戏剧节更是成为国内少有的可以比肩阿维尼翁和爱丁堡戏剧节的戏剧盛宴。正如乌镇戏剧节艺术委员会委员濮存昕所说,乌镇戏剧节聚集了这么多人气,聚集了这么多的艺术团队和艺术家,它是民间国际的一个高度的完美融合,又是一个职业和非职业平等互动的平台。

“在我心里,我把乌镇戏剧节放在最高的级别,因为它是纯粹的。”美国戏剧教育家丽莎·泰勒·勒诺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戏剧节可以像乌镇戏剧节一样,结合自身独一无二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不遗余力地推动东西方文化的交流。”

“培养观众最好的方式,就是坚持高品位选戏,源源不断地提供好作品给他们看。”自首届乌镇戏剧节开办以来,一直坚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以黄磊、赖声川、孟京辉、田沁鑫、陈向宏等为核心的强大戏剧团队,保证了每一届乌镇戏剧节的品质,让想看话剧的人全年都有好话剧看,让喜欢演话剧的人常年有支撑他们的舞台。

而观众也用手中的票回应了这样的“专业”:2015年第三届,开票第一天售出了近4成票;2016年第四届,开票1小时售票量就超过2015年首日12000张的总售票量;到了今年,24部戏中的15部戏的票,售完只用了一个小时。

“刚开始做乌镇戏剧节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乌镇,我只能跟他们说,是个很棒的地方。”作为乌镇戏剧节发起人之一的戏剧导演赖声川表示,现在许多国际优秀剧团都希望能来乌镇表演,乌镇戏剧节已经成长为亚洲最具世界影响力的戏剧节之一,成为全世界戏剧艺术家向往的舞台。

据乌镇旅游公司统计,前四届乌镇戏剧节共有特邀剧目65部,演出225场,16场戏剧活动,5100多场嘉年华,吸引了嘉宾700多人次,游客和观众100多万人次。

而本届乌镇戏剧节规格再创新高,囊括了来自俄罗斯、德国、英国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24部特邀剧目共计100场戏剧演出。

俄罗斯话剧《叶普盖尼·奥涅金》是今年的开幕大戏,由素有“俄罗斯之王”称号的里马斯·图米纳斯担任导演。本届戏剧节艺术总监田沁鑫说,当年这出剧在俄罗斯演出,很多北京戏剧界的人士都是专程买机票赶去观看。乌镇戏剧节花了很大的心血,借助于俄罗斯领事馆的帮助,才得以邀请到这出剧来到乌镇。

中国青年导演庄一的《风尘三侠》是评委黄磊最关注的演出剧目。4年前,庄一从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脱颖而出,一直活跃在戏剧舞台,此次带来的是改编自唐传奇《虬髯客传》的作品。

本届戏剧节上还有世界首演剧目——美国加州艺术学院新表演中心带来的影像实验戏剧《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赖声川作为重要的推荐人,说服加州艺术学院来乌镇进行世界首演,为此对方推迟了首演时间。

看戏正成为现代人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乌镇戏剧节期间,你总是能在乌镇街头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着不同的肤色、操着不同的口音,但却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那就是“看戏”。

据乌镇旅游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售票平台格瓦拉的数据来看,今年戏剧节的购票人群已不仅限于京沪两地,苏州、杭州、南京、嘉兴正成为戏剧节的主要市场。由点及面,这意味着乌镇戏剧节正在长三角地区培育一个新兴的戏剧市场。

剧场外,走在乌镇西栅的石板路上,闻着桂花或粽叶香,过三五十步,就能看到一出剧在路边酣演。普通游人和戏迷各取所需:有人撂下一句“什么啊?看不懂!”然后继续着游客的本分,观观景、拍拍照、吃吃萝卜丝饼;也有人席地而坐,把自己与背景抽离,专注与剧中人神交。

剧场里,人们可以领略到世界顶尖的好戏,甚至会不经意间在台下发现一张大明星的脸——黄磊、濮存昕、林青霞、老狼……但在这里,他们基本不会遭到簇拥围堵,因为戏剧才是绝对焦点。

如果没有引导,很难想象一个从不接触话剧的人会主动购票进场看戏,乌镇戏剧节提供的,就是这种带有引力的戏剧“场”。除了外地游客和戏迷之外,越来越多的桐乡本地人也加入到“抢票大军”中。“今天你去乌镇看什么戏”成为戏剧节期间桐乡人的热门话题。

“一开始,身边很少有人自己买票去看戏剧,尤其是国外的大剧,哪里看得懂。”土生土长的乌镇姑娘陈魏琳说。但是,自从2015年陪着一位远道而来的同学看了几场戏后,她却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即便看不懂有些高深的剧目,也能在古镇嘉年华里找到乐趣。”而现在,连她的妈妈也开始想要抢张票到景区探个究竟。“很幸运,今年抢到了两张《窦娥》的票,正好带妈妈一起去看。”陈魏琳说。

在陈魏琳看来,乌镇戏剧节的出现,满足了现代人对文化的多样化需求,其魅力还在于它轻松而不失格调。开戏前,在小镇咖啡馆和好友们聊天;散戏后在消夜桌上吐槽;或是漫步在石板路上,一抬头迎面来了一个踩高跷的老外,戏剧节时刻的乌镇,就是一个大剧场,看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

难能可贵的是,从乌镇戏剧节的呱呱坠地到如今耳熟能详,每一届戏剧节都有不同的主题,剧目也十分丰富,从受众看,可谓老少皆宜。而这场国内少有的戏剧盛宴,之所以能在乌镇发酵升温,这与风雅桐乡的文化土壤密不可分,它圆了现代人追求高雅的梦,不出国门便能欣赏世界名剧。

培植本土青年人才和熏陶大众审美

随着乌镇戏剧节品牌越叫越响亮,社会关注度也越来越高,乌镇俨然已从一个“旅游小镇”,变身为充满浓郁气质的“文化小镇”。以戏剧为纽带,乌镇培植本土青年人才和熏陶大众审美。“文化乌镇”以戏剧为窗口,托起小镇文艺复兴梦。在这里,文化是可持续的。

2013年首届乌镇戏剧节举办,是乌镇旅游从休闲度假向文化旅游的转型升级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一届初莺新语,主题为“映”;二届更上层楼,主题为“化”;三届阳开泰运,主题为“承”;四届引颈四野,主题为“眺”;第五届为小周年,主题为“明”,取厚德载物、临照四方的阴阳和合之意,小镇的“文艺复兴”之梦也越发明确清晰。

艺术想要有持续的创造力,就得有“新鲜血液”的加入,于是有了青年竞演;艺术想要更有思辨力,就得包容万千,于是有了小镇对话;艺术想要更可持续,就得代代相传,于是有了戏剧小课堂……一位戏剧评论家指出,一个戏剧节的成功与否,与它能让多少国家、艺术家与观众产生的交流碰撞有关,乌镇戏剧节的特邀剧目、戏剧小课堂、小镇对话与工作坊等环节都创造了这样的交流机会。

“古镇嘉年华”是每年乌镇戏剧节随处可见的街头表演艺术形式,该单元的精髓是来自世界各地热爱街头表演的艺术家组成,随机有趣,创意洒脱。被街头表演吸引驻足的观众,大多是携家带口的休闲游客。除了文艺青年,观众中不乏并不识字的老人和尚不能言的幼儿,也有很难将之与戏剧联系起来的“糙汉”。但也正是这群人,能从头至尾看完一场表演,并把“好”字喊得震天响。

随着戏剧节的举行,乌镇景区还建立了“戏剧孵化基地”,加大对青年艺术家的扶植力度和投入。投资和孵化首部戏剧《山楂树之恋》,投放社会公演后,引起很大反响;文化乌镇出品的话剧《大先生》被列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和浙江省文化精品扶持工程扶持项目;2016年,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惊艳开展,打造了全新艺术展示平台……真正实现让乌镇本地的孩子不出乌镇,就能享受世界级的文化和艺术。

“我们没有要求一定要达到什么标准,就是把每一届做好,有一个积累,有一个沉淀的过程。”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向宏说,乌镇戏剧节将在一年又一年的积累和成长中成为一位戏剧巨人,继续承接戏剧艺术经典,引领国际戏剧新动向,培育中国青年戏剧人才,打造全新文化生活方式。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 陆健 魏衍方 2017-10-30)

乌镇戏剧节华丽落幕

在刚刚过去的11天里,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24台大戏在乌镇演出100场,再加上小镇对话、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乌镇成了一个神奇的剧场。

总监制黄磊说,“都说乌镇戏剧节无法复制,其实它也能复制,但是复制成啥样就不知道了。乌镇戏剧节没有太多商业色彩,这个活动是很民间的,真是由艺术家发起、举办的戏剧节。这在其他艺术节是无法想象的。”

艺术总监赖声川说,“有人问,为什么不把老街墙上挂的100位戏剧名人肖像,换成商业赞助?我想说,有些东西不能用金钱去衡量,特别是文化的东西,它的价值不是表面能看到的。”

今年的艺术总监田沁鑫说,假如她只是一个爱戏剧的普通人,每年10月会攒一个小假期,来乌镇,看戏、会朋友。“乌镇戏剧节,更像是一个属于戏剧的节日。”

黄磊说,“乌镇还有它特殊的一个地方,就是乌镇的4000名员工,他们有着极强的接待能力。还有技术团队,这个团队最早是赖声川老师从中国台湾带来的团队,他们都是从美国耶鲁大学戏剧系或伯克利等几个院校的戏剧系毕业的,做了很多年剧场。如今,我们乌镇自己的团队也成长了起来。” 黄磊说,

这个戏剧节吸引人的地方,不光有戏剧。“11天时间里,有买票看戏的,也有排队看青年竞演的,或者申请去听个小镇对话,跟濮存昕老师一起互动……都挺好。”

(以上来源:新商报 田超 2017-10-31)

【数据分析】

2013年5月9日,第一届乌镇戏剧节在乌镇举行。乌镇历史源远流长,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自然景观,完备的演出和接待能力为乌镇举办戏剧节提供了设施支持,国内外戏剧大师和艺术界、文化界人士垂青乌镇,在这里上演世界级精品剧目以及年轻戏剧人的原创作品。通过戏剧与生活、小镇与大师的相互融合与碰撞,小镇凝聚了更多国际级大师们的气场,戏剧节为乌镇这个千年古镇带来了新的生机与未来。

乌镇戏剧节是中国戏剧艺术家的一大创意。乌镇戏剧是由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这几位艺术家、艺术爱好者共同发起,它是民间国际的一个高度的完美融合,乌镇结合自身独一无二的自然与人文环境,不遗余力地推动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使得职业和非职业戏剧爱好者有一个平等互动的机会;乌镇戏剧节完全由艺术家在主导,以追求艺术发展为主要目标,艺术家之间的对话更加自由与开放,有利于戏剧艺术蓬勃发展。

乌镇戏剧节为青年戏剧艺术爱好者提供了学习、成长的土壤。乌镇戏剧节鼓励青年戏剧导演、编剧、演员创作与表现,为他们创造与世界一流大师学习交流的机会,为他们提供展示自己才华的广阔舞台。每年戏剧节期间的青年竞演让青年戏剧爱好者崭露头角,小镇对话让他们自由表达自己观点,戏剧节之后,青年戏剧爱好者、创造者可以继续通过参与青年艺术家乌镇驻地“1+1”创作项目,让自己和作品共同成长。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