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探析出版机构APP在“互联网+”浪潮下的应对之道

2017年11月21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传统出版社在不断寻求新的发展空间,在数字化浪潮的冲击下,传统出版社进军数字出版已成为一种大势所趋。

【标签】 出版机构 互联网+
【正文】

《新华字典》APP收费高遭质疑 开发方:考虑知识产权成本 一天

只能免费查2个字,想要多查阅需要至少花费40元,《新华字典》APP一经推出就引发了热议。记者从苹果商店看到,该APP上线四天虽然吸引大批网友下载,但评分仅为两颗星。作为迄今为止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工具书,为什么《新华字典》APP并未得到大众的认可?

《新华字典》APP有啥特殊?

记者获悉,《新华字典》APP完整收录《新华字典》(第11版)纸版全部内容,提供数字版与纸版对照查阅功能。

在查询方面,供了单字、词语、汉语拼音、部首、笔画数、四角号码等一框式检索渠道,并且支持手写、摄像头取字和语音输入等功能。此外,还提供汉字在开头、结尾、中间的组词功能。

最受关注的是,《新华字典》APP里的生字,由《新闻联播》原播音员李瑞英播读。此外,该APP汉字闯关游戏等增值服务。

定价40元太贵?开发方:考虑知识产权和开发成本

“我随便百度一下就可以查到,为什么要花40元?”一位网友在评论区留言说。的确,此次引发最大争议点就在于定价上。和40元相差悬殊的,是目前第11版《新华字典》双色本在网上售价仅为19.8元。

“《新华字典》APP不是我们合作过里最贵的工具书。”开发方——上海明数数字出版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记者从公司网站上看到,《新华字典商务国际版》APP售价也为40元,商务国际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定价为59元,而《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古代汉语词典《古代汉语》等则要98元。

《新华字典》APP免费版一天只能查2个字

为什么电子版更加贵呢?明数工作人员解释,《新华字典》APP的部分交互功能是专门开发的,相当于重新搭建了一部词典的框架。

对于40元的定价,明数工作人员称考虑到知识产权和开发过程中的成本,这是开发方和出版方共同商议的结果,“用户购买这款APP,不只是买了一本字典,还有后续服务,我们更希望把它定义成一个学习工具”。

《新华字典》APP目前只提供40元和88元两档充值金额

由于《新华字典》APP上市后引发热议,开发方也在不断改进。

最初,APP的充值页面有40元、88元、128元、218元及488元等5种充值金额,而需要付费的项目为《新华字典》内容(40元),闯关游戏《人名地名读音大挑战》(40元)和《播音员易读错字词大挑战》(40元),加到一起也仅为120元。

因此,针对网友吐槽“充钱也花不掉”,目前APP取消了128元、218元、488元三档充值。但开发方透露,未来还计划上线一些在线课程等增值服务,可能需要用户充值使用。

此外,明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正在积极收集网友提供的BUG,近日将出迭代版。

是否适合孩子学习?

作为学习工具,不少家长担心孩子用手机时,“顺手”玩起其他游戏。不过,记者体验时,发现该APP还有“家长控制教程”,家长可以按指示操作,让孩子在使用手机的时候不玩其他应用。

针对有家长呼吁推出更适合孩子的ipad版,开发方明数工作人员表示尚在研究中。

(以上来源:中国新闻网,张曦,2017-06-15)

出版机构APP:在“互联网+”时代迎难而上

近年来,出版机构开发APP已成为其进军新媒体的重点攻坚领域。今年6月上线的《新华字典》APP,就因为收费查字和40元的定价引发热议。相比注册便捷的微信、微博,APP开发成本和维护成本都比较高。出版机构投资APP项目也就比较谨慎。但实际上找到可靠的盈利模式并实现收支平衡的APP并不多。很多APP上线的时候轰轰烈烈,几年后就无疾而终了。这些出版机构APP项目的经验或教训有很多共通之处,值得深入研究。   

数字出版转型 APP成风潮   

APP是出版机构进军新媒体的“两微一端”中的客户端,而且在这“两微一端”中投入大,运营难度也高。相比微信、微博,开发APP有其特定的优势,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出版业数字转型的大势所趋。例如,近日中国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其募集资金到位后,将投入12个项目,其中至少6个项目涉及APP或以APP作为主要平台。   

出版机构的数字出版转型选择APP作为载体,有很多考量因素。首先,在PC端网站逐渐被移动端取代的今日,APP的功能更全面,可以将PC网站的大部分内容搬到移动端。这符合习惯于PC端的用户需求,也便于出版机构内容的积累。APP是移动端较能“撑门面”的运营模式,也是较能代表一家出版机构的移动客户端。   

其次,APP可以更方便地实现电子书的销售和展示,尤其是有声书、多媒体形态的电子书。对于纸书销售,可展示的图书远远多于微信售书的方式。而且读者查阅、找书更方便。因此,很多APP选择销售纸书和电子书:中华书局、爱花城(花城出版社)等APP销售本社图书;而咪咕中信书店、中版书城等APP从诞生之日起就定位为综合售书平台,销售多家出版社的图书。   

再次,APP可以作为线上社区,实现编辑与读者、作者之间的互动,便于组织各种线上和线下活动,从活动中获得收益。   

此外,APP还可以实现在线辞典(例如《新华字典》)、游戏(例如少儿社的一些产品)、专利注册和申请(例如专利通)、导游导览(例如掌上故宫)等功能,而这些功能都有盈利可能。可以说,有了智能手机,尤其有了APP之后,游戏机、电子辞典等硬件设备将会逐渐消失,这实际上降低了出版机构进入数字出版领域的技术门槛。   

虽然APP有以上这些不可替代的优势,但出版机构开发APP,相对于微信、微博来说难度更大。一个图文并茂的APP可能有100兆以上,而且需要登录注册等手续,所以一般适用于经常使用的用户人群。偶尔使用的用户,不会下载APP。这就需要出版机构经常更新,有较大的人力、物力支持,其后期的维护投入远远大于微信公众号的投入。   

更无奈的是,目前在线市场盗版现象并没有杜绝,如《新华字典》、各种词典、畅销小说等,有大量APP能提供免费资源,这就影响了正版APP的市场,版权成为出版社开发APP之路上的问题。   

百舸争流 谁能拔得头筹   

毋庸讳言,和很多数字产品一样,APP的开发也有很多“半途而废”或者中途转型的情况。有的出版机构开始雄心勃勃开发APP,后来发现收益不足以支撑运营成本,APP就停止更新,转为微信或其他方式。也有的出版机构的APP是由成熟的PC端社区平台转型而来,事先就有长期的用户积累,到了移动端用户依旧活跃。   

虽然各出版机构运作模式不同、内容各异,但数字出版有很多共通之处。这些出版机构APP的经验或教训,都值得其他机构深入研究。按照出版机构开发APP的初衷,可以大致将这些APP分为六类,类别不同,每一类APP的开发注意点也不相同。   

一类是销售电子书和纸书的APP。如中华书局、中信书院、广西师大社等APP中,电子书提供富媒体形式,包括听书等多种形态,让纸书增值。有的也提供当当、京东等图书电商的链接,可以直接购买纸书。这种模式有利于出版机构建立品牌,汇集粉丝。但一家出版机构的图书比较单一,更新往往不是很频繁,而APP又是很占空间和流量的手机程序,如果不能吸引铁杆粉丝,很容易就被用户删除。   

二类是为一部书、一套书、一位作者建立的APP。如少年儿童出版社开发的《十万个为什么》,福建人民出版社开发的的《公主涂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开发的《毛泽东传》等APP。如果是为一部书建立的APP,多半是正版收费的APP,采用类似购买电子书的盈利模式,但如果是一位作家或者一套系列书,那就需要搭建与读者交流互动的平台,打造粉丝群体,为后续的图书出版营造良好的环境。这种模式实际上是出版机构向服务机构转型的一种尝试。比如,编辑成为作家的版权代理人,那么这个APP就可以成为这位作家的粉丝聚集地。但这种模式如果不建立论坛,APP相比微信或其他电子书模式就没有优势;如果建立论坛,就要专人维护,费时费力。   

三类是为教辅、教科书做的APP。如人民邮电出版社的“大学体育”,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的“建筑八大员岗位资格考试”等APP,这其实是教材教辅的升值版。因为教材教辅本身有固定的市场,这类APP也就有与之绑定的盈利模式。这类APP是纸质教材教辅向在线教育过渡的产品,可以弥补纸质教材教辅授课方式单一的不足,而且习题可以反复练习,有助于考生(读者)取得好成绩。而且出版机构可以将纸质书的习题答案纳入APP中,只有正版书可以下载答案,这样可以打击盗版。   

四类是为出版机构的上级机关单位开发的APP。一般是机关单位下属的出版机构,为上级单位开发的APP。例如石油工业出版社的“中油书店”、科学普及出版社的“科普中国”和“科猫”、故宫出版社的“掌上故宫”等APP。这些APP其实是大型国企新媒体营销整体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这些APP不直接面对市场,但也要考虑上级单位、同级单位乃至用户的多种需求,比如中油书店要考虑石油行业员工的真实需求,掌上故宫要考虑故宫游客的需求,科普中国和科猫要考虑科普工作者和普通读者、用户的不同需求,开发难度并不比面向市场的APP小。   

五类是与出版业外的其他单位合作的APP。如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与多家医院联合研发的“随糖”APP,专门协助糖尿病医生精准、高效、高质量管理更多患者,提供药品代购、医疗器械商城等。这类APP与上一种的不同之处在于,出版社与合作方并无隶属关系,所以出版人要与自己的服务对象建立信任关系,这也是出版机构转型成为服务机构的更进一步尝试。

六类是辞书APP。如商务印书馆的《新华字典》、地质出版社的《俄汉地质辞典》等APP,《新华字典》收费版40元,《俄汉地质辞典》收费版25元。据悉,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英汉大词典》APP也将在近期上线。辞书APP首先面对的竞争对手是盗版的各类在线字典、词典。目前APP上用“新华字典”作为关键词搜索,可以找到很多APP,大多数没有经过出版社授权,算是打擦边球。其次面对的对手是搜索引擎、百科类网站等,出版物的内容权威而精准,但网上内容博大芜杂。所以辞书APP必须做出自己的专业特色才能有市场。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英汉大词典》以前与电子辞典合作,成功地获得了可观的收入。现在该社将硬件上取得的经验转移到APP上,希望能复制这样的成功。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原业伟,2017-10-29)

图书出版业如何跨行业延伸价值?

“数字时代图书出版业如何延伸价值”?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社长阮海洪认为,第一,出版业的确没有想象的那么惊慌;第二,出版业的确没有作出应有的贡献。为此,他提供了一组数据以资佐证。

根据《2016-2017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2016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总收入5720亿。其中互联网、广告行业的收入达2902.7亿元,占数字出版总收入的50.7%,移动出版业的收入有1399.5亿元,电子书收入52亿元,互联网期刊17.5亿元,数字报纸(不含手机报)9亿元。从分析报告来看,图书出版业在数字出版的浪潮中几乎没有什么业绩。而据阮海洪了解,整个出版业的收入从2007年到2017年10年间,增加值大概有200亿。

数字出版的主要应用模式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阮海洪谈到了与图书出版业相关联的数字应用。目前,与图书出版业相关联的数字出版应用模式主要有5种:

一是电子书模式,包括传统出版社将电子书和原本模式呈现于电商平台,用户通过手机、电脑等下载阅读的方式,以及内容出版商独立策划电子书(e-only),直接出电子版而不出纸质版,并自行决定定价和运营活动的方式;

二是增强式数字教材或APP软件模式,不同于普通电子书,交互式数字教材集成了富媒体数字出版、云服务和移动学习三大领域的前沿技术,甚至还有AR VR等技术融入,主要盈利模式为售卖应用软件(电子书)、应用内购买资源等;

三是立体化教材模式,指通过多种教学资源的提供而提出的某课程的整体教学解决方案.教材只是课程服务的入口,学生购买教材后能通过教材提供的学习码和在线课程进行一站式课程学习, 包括数字资源使用, 在线习题,笔记,课堂签到等多种线上教学和教务服务内容。其主要盈利点是通过教材的销售进行数字资源增值服务,后续资源收费或个性化资源定制收费;

四是内容提供商模式,传统出版社将资源打包、分类,提交给第三方资源服务运营商,如超星、一起作业网和亚马逊等,第三方内容运营商通过批量打包收购或年终收益结算的方式提供给出版社回款;

五是数据库应用模式,专业出版社常用的模式之一,将专业的优质资源整合,根据用户需求进行打包分类和碎片化处理,开发数据库软件提供给定向用户。

其中,立体化教材模式是目前大学出版社和高教社常用的数字出版模式,这也是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未来的重点打造方向。阮海洪告诉我们,数字教材生产线是根据市场分析,把相关技术通过外包的方式集成,然后打造成立体化的教材内容。把教材和数字手段结合,在目前是比较通用的。

做内容提供商也要将关键技术研究透

“无论出版社在数字时代受到多大的冲击,我们仍然要把自己定位为内容提供商。”阮海洪说,内容才是出版价值的根本。作为内容提供商,在内容这一块获取利益,这应该是出版业最稳妥的经营方式。数字出版不是产业,严格来讲,更不是行业。它是跨行业渗透的工具,通过技术实现对内容更好的传播和应用。内容的专业化是趋势。过去,人们可以通过大数据挖掘内容。而在未来,数据的开发要建立在专业内容的基础之上。数字技术依赖于内容,因此图书出版业要围绕核心专业方向,打造自身特色。如果能做到内容资源最集中,最有影响力,自然会吸引到投资商和集成商。

阮海洪进一步表示,数字出版已经形成独特的生态链,图书出版业的内容位于数字出版生态链的上游。图书出版业的特殊性可以实现业内的紧密同盟,尤其在保护内容的价值方面要有一致行动。只有站稳上游的位置,图书出版业才能实现跨行业的渗透。

当然,数字技术为出版业带来的贡献值是不容忽视的。技术是行业价值延伸的依靠。跨行业的数字服务,既要做好内容,又要做好平台。

“我们要研究透数字出版依托的关键技术,如在内容生产环节,依托云存储、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版权保护等技术;在传播环节,借助3D打印技术、流媒体技术和VR技术等,为用户提供数字化的内容服务。图书出版业应抓住这一机遇,实现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的融合发展。”阮海洪说,“图书出版业应该是错失了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的数字出版窗口期,但是以AI技术为核心的物联网技术在数字出版领域的应用才刚刚开始。物联网依托大数据,没有丰富的内容怎么成就大数据?所以图书出版业内部内容的捆绑和AI技术的融合将会成为数字出版新的业态。”

加强与数字出版商的合作

面对数字出版的机遇,出版社需要奋勇拼搏的团队。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在IT行业招了30个人,并打破了原先的规定,实行一家公司两种制度,阮海洪特地把将技术团队安置在一楼的角落里,使得他们比较隐蔽,可以集中精力写程序。图书出版业的事业机制痕迹明显,创新动力和资源配置能力欠缺。跨行业的价值延伸,延伸的核心是资源的重新整合,机制的落后影响资源整合的效率和效能,也决定价值延伸的成败。

作为出版社的领导者,阮海洪表示,要学会将资金转变成资本,跟那些有优势力量的数字出版商合作,以实现共赢。如果按部就班,机会就让给别人了。出版社要发挥资金优势,并把资金变为渗透的工具,渗透到数字出版企业中去,以共同分享数字出版的收益。无论是技术、平台、实体或者其他资源都可以量化为资本,所以无论是跨行业融合还是跨行业并购,都是实现图书出版业价值延伸的重要途径。

(以上来源:百道网,作者:章萌,2017-09-27)

【数据分析】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传统出版社在不断寻求新的发展空间,在数字化浪潮的冲击下,传统出版社进军数字出版已成为一种大势所趋。在市场需求持续高涨的情况下,许多传统出版社开始自主研发APP,以期在数字出版中占有一席之地。要让出版社APP与众不同、脱颖而出,它要求我们的思路打开再打开,行为创新再创新。

1.将做书变成做内容

如果书还是“书”,还只是“书”,只不过从纸质变成电子的,不能充分体现其与传统媒介的差别和特色,不能充分利用电子设备自身的功能,不能充分发挥互联网在传播和分享方面的优势,那就没有必要用APP的形式进行开发。只有把书变为数字产品的内容,对知识信息进行深度挖掘,或将其转换为多媒体形式,才是移动互联时代“书”的正确打开方式。内容绝不止于封面与封底之间。例如,“得到”APP。“得到”是由罗辑思维团队出品的,提供节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它虽基于图书,但电子书只是其中的小部分,而且包含大量的有料干货,这些有料干货将一本书从几十万字提炼为只要20分钟就能读完的内容,为用户节省了不少阅读时间。更多内容是用来听的,包括“每天听本书、知识新闻随时听、独家大咖”等专栏。其中的“每天听本书”把一本书浓缩于半小时的讲述中,每天都有新鲜推送。在“得到”APP中,书已不是“书”,变成了内容。

2.将产品做成服务

关于产品与服务的关系大体有三种基本观点。第一,产品是主体,服务是产品的附属,是产品的延伸。第二,服务自身是一种无形的产品,它与有形产品的关系不是主体与附属的关系,而是并列关系,它与有形产品的区别在于“服务不是作为物而有用,而是作为活动而有用”。第三,产品是服务的载体,服务是产品的本质,产品所体现的是一种服务关系,它只有被当作一项服务才有意义。一些APP产品和服务为上述第二种、第三种说法作注,完美解释了产品做成服务的含义。例如,“松果生活”。它是《三联生活周刊》打造的精选品质生活方式平台,聚合了成千上万的生活家,它将之前停留在文字里的生活方式,通过创新的连接方式与大家分享。用户通过参加各种线上线下的活动与生活家面对面交流,倡导的是小众的生活方式,服务的是追求精致生活的人群。

3.将技术做成内容

在传统出版业的数字化转型中,人们说“内容为王”仍是出版本质。此话不错,通过转换思路,创造性地将技术变成内容的一部分也是一种新的趋势。“轻芒阅读”是一款聚合阅读APP,它本身不提供内容,而是聚合了500多个应用和公众号的最新内容,打破了不同APP之间的外壳,把它们的内容呈现在同一个平台上,只要打开这个应用看内容就足够了。因为不直接提供内容,阅读舒适感和良好的使用体验就是“轻芒阅读”的生存之道。界面设计简洁明了,从各个维度推荐自己平台上的应用和公众号。“一览之选”“微信公众号”“杂志”“生活品质”板块中的应用或公众号下面都显示已添加的人数,点一下“+”就添加完毕,非常方便。顶部的搜索框可以搜索想看的内容,另设有“一览之选”入口,是“轻芒阅读”为用户撰写的推荐,让用户多一个了解优质应用和公众号的渠道。用户了解之后,可以根据兴趣选择和添加。为了替用户节省流量,“轻芒阅读”贴心地提供了自动离线下载最新内容的功能,并为离线的内容提供单独入口。因为创新的思路和良好的阅读体验,“轻芒阅读”得到用户的认可,并获极客公园“中国互联网创新产品评选—最佳用户体验奖”等多项大奖。所以,好的创意与技术相结合,也是一种内容。

4.将用户需求做成APP

抓住了用户需求才能让一个APP产品和服务有活力、有前景,才能持续发展、与时俱进。让受众时刻感受到趣味性和新鲜感,做出自己风格的同时,保持对时代潮流的敏感度,随时吸纳更多、更广泛的用户群体,让每一个打开APP的用户都能感受到被吸引以及被重视。因此,了解并满足用户需求永远是APP开发的核心问题。例如,“ONE”是一款文艺阅读类的APP,创始人韩寒的名字吸引了一大帮文艺青年的追捧。2012年10月上线至今,“ONE”已拥有3000万用户,10亿阅读量及日均200万人次的活跃度。随着2016年1月迎来6000万元A轮注资,“ONE”更新到3.0版。从内容上看,“ONE”旧版本一直沿用摄影、插图、阅读、问答栏目每天轮换一个的模式;新版本不仅增加了音乐和电影两大栏目,为迎合文艺青年的兴趣和品位,还加入了更多的用户互动。用户不仅拥有阅读模式,还可以记录、点评,并利用社交平台相互交流,用户体验的深度、广度都得到提升。“ONE”的改版正体现了用户需求驱动的思路。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