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传承古村落文明 促进乡村文化振兴

2017年11月2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11月17日,第三届中国古村镇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开幕,致力于推动中国古村落保护和发展事业健康有序发展,为保护古村镇文明搭建了一个全国议事平台。

【标签】 乡村文明 文化振兴
【正文】

【热点回顾】

聚焦古村镇活化传承:乡村遗产文旅振兴要确保社区成为文化实践主体

自古以来,大多数的中国人内心都有一个恬适的“田园梦想”。但却只有一小部分有能力或是真正愿意投身其中,有人愿意为情怀埋单,也有人困城市化背景下乡村发展的尴尬境遇而踟蹰不前。而当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将时间留在乡村,是否也在某种程度上暗示世人精神文化层面的逐渐回归?在第三届中国古村镇大会上,来自业内一流的学者、企业家、建造师与生活方式引领者共同就古村镇活化传承这一主题进行分享交流。

城市太“硬” 乡村却可以让现代人重返慢生活

正所谓”知停而后升,生命不止向前一个方向,还有向上”。

大理千宿文旅集团董事长封新城,曾经的文人斗士,如今重新发出了原本诗人风范的呐喊,“除了种地,所有对大自然的抒情都是无病呻吟”。这位曾经新周刊的执行总编辑,在不再为文字焦灼之后,毅然转身开始“云淡风轻”投入田野乡村。

三年前,来到凤羽坝子,大理的“苍山之尾,洱海之源”,在白族的一个自然村佛堂村,和设计师一起建造了自己的“退步堂”。他感慨,时下中国的乡村正在沦丧,在被抛弃。但在全球领域,农民却又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存在,尤其是在日本,乡村的存在让人由生羡慕。美丽乡村当代面貌的关键词似乎应该是“软乡村、酷农业、融艺术、慢生活”诸此种种。在快和新的时代,我们需要赞美慢和老,“如今我们城市的钢筋水泥太硬,硬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僵硬,所以需要离开城市,率先去过慢生活”。

既然难逃旅游宿命 就要确保社区成为文化实践的主体

“几乎所有的古村镇最后都将走向旅游。而外生性力量主导的旅游村落能在短期内获得大量的外来资金,实现物质文化景观在整体上的修缮恢复,内生性力量主导的旅游村落,村落文化主体的实践将成为内层文化发展与再生的重要推力。内生性与外生性力量主导旅游发展的根本差异在于:社区是否成为文化实践的主体。只有当社区主体参与到旅游的文化实践中,才能真正意义地推动文化复兴”中山大学旅游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九霞这样强调。

同样,新加坡国立大学何培斌从“传承与启新:再思中国古村镇”这个角度也分享了他对于古村镇保育工作的看法,他认为古村镇保育是处治世间变迁的方法及过程,这个过程首先是从确定村落价值及维护其真实性开始的。而要想真正系统地了解古村镇价值,就需要通过包括跨地域的中华文化、地域或地方的作法、个人色彩的随机因素及叙述等三个步骤。同时应该注意的是,在整个保育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要确保作为村落主体的居民能够参与并赋权。

营造传统乡村的诗意氛围 从创造一种用心的审美生活开始

“田中有水,水岸有宅,宅中有园,园里有屋,屋中有院,院中有树,树上有天,天上有月”这是中国传统乡村的诗意氛围,有趣而经典。

那么,当现今的乡村逐渐缺失掉原本的美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应对?古镇联盟建筑设计师连国钧通实地调研和设计图稿重新在乌镇旁边的乌村复原了他眼里的江南乡村诗意生活,“在充分利用各种事件、场景、营造不同的空间,可以将人们带回到不同的时间,从而营造出中国传统乡村的诗意氛围,创造一种用心的审美生活”。而在这个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施工理念必须保持建筑的原真性,营造一种起源式的体验,保留现有建筑的时间跨度,使用当地村落材料,与当地工人共同合作。

谋时而动顺势而为 乡村遗产文旅振兴不可不知的六要素

事实上,传统乡村中的民居、宅院,在很大程度上展示了中国人山水为林,择宅而居的生活智慧,而乡村中庙宇、宗祠更是集中反映了中国人最朴素的宗族观念与信仰崇拜,乡村中的私塾、书院,讲述了中国人半耕半度、耕读传家的优良传统,乡村中的古井、戏台,也曾是中国乡村中兼具生活功能的社交活动空间,乡村中的年节、歌舞、习俗,更是彰显了中国人追求仪式感、喜乐吉庆的生活品性,乡村中的手艺非遗,亦是承载了中国人自然、诗性的东方生活美学。

大地风景文旅集团副总经理李霞以“让乡村讲述自己的故事”为题,分享了她眼中的乡村遗产文旅振兴所需要的六要素:即用一个乡土文化解说中心,解说展示乡土文化,塑造乡村文化地标;用一个乡村休闲中心,重新营造一个新型的乡村社交活动中心、一个时尚精致文化休闲空间;用一组乡村度假生活空间,最大限度地实现闲置民宅的活化利用,构建精致度假生活空间;用一个非遗创新传承中心,通过文创、艺术手段的导入,推动乡村非遗的创新发展;打造一个传统农作体验空间,活化传统农耕文化,展示乡土农作的智慧与美;培育一个乡土文创IP品牌,通过塑造具有极强辨识度的IP形象,构建乡村专属文创品牌。

(以上来源:中国经济网 魏金金 2017-11-20)

李春林:如何在美丽乡村建设中传承乡土文化,促进乡村振兴

在举国上下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之际,我们相聚在文化底蕴深厚的黄山,举行“乡贤乡土乡愁——乡村文化振兴的‘徽州探索’研讨会”,意味深长,意义重大。黄山是一个大有文化、有大文化的城市,我们在这里谈乡贤、乡土、乡愁,谈乡村文化振兴,真可谓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首先,我代表主办单位之一的光明日报社,对参加论坛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朋友表示热烈的欢迎,衷心感谢大家对本次研讨会的热情参与和大力支持。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十九大报告还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概括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这个总要求,呼应了时代新发展,顺应了农民新期待。新时代,乡村发展有了新蓝图;新时代,乡村发展要有新气象;新时代,乡村发展要有新作为。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关乎农业、农村、农民发展方向的根本性问题,是一个关乎农村产业、生态、文化建设的综合课题。因此,乡村振兴不仅是一个单纯的经济议题,它已经超越了产业发展和经济范畴,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生态、文化多个领域。如何让乡土文化回归并为乡村振兴提供动力,如何让农耕文化的优秀菁华成为建构农村文明的底色,是摆在我们面前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的时代课题。为此,我们相聚在黄山市,学习推动徽文化保护传承的创新举措,以黄山市的经验为案例,研讨乡村振兴战略的文化课题,探寻农业农村融合发展之道,我们对研讨会取得丰硕成果充满期待。

作为我国各种文化要素最齐全的黄山市,近年来依托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这一战略契机,通过徽州“文化+”的创新模式,实施了“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创新工程”,提出了文化生态整体保护、制度保护、活态保护和可持续保护的系统方案。黄山市的徽州文化生态传承创新,既保护老祖宗的“筋骨肉”,又传承徽文化的“精气神”,让古老的徽州文化在传承中迸发出勃勃生机。这种模式不仅为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探索出一条操作性强的路子,也为全国范围大规模开展文化生态保护提供了可以参照的实践坐标,其中很多经验值得进一步总结、应用和推广。

作为此次研讨会主办单位之一,光明日报始终秉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神圣使命。近年来,我们深入研究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规律,不断深化对“思想文化大报”职能定位的认识,开设多种专刊和专刊,拓宽各种传播渠道,搭建更多、更大的平台,用有特色、有内涵的方式阐释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展示中国精神和中国魅力。为积极倡导乡贤文化,我们曾推出“新乡贤·新乡村”系列报道,在全国各地发掘“新乡贤”和“乡贤文化”,引导乡村社会见贤思齐、见德思义,促进新乡贤成为乡村振兴中的正能量。此外,我们还开展了很多以传统文化为主题的演讲会、座谈会,得到中央领导同志和广大读者的肯定,产生了广泛影响。能做到这些,跟在座各位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在此,我要代表光明日报社,对各位专家和各位领导长期以来关心和支持光明日报的宣传报道工作,表示衷心的感谢!

徽州是一个长期承接传衍中原汉民族文化的典型地域,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保留了极为完整的中华传统文化的各类要素形态。这里有着浓郁的乡贤文化、乡土气息、乡愁情结。乡贤、乡土、乡愁,滋润着文化传统,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徽州人。其中,那些被称为“乡贤”的人,他们或是深孚众望的长者,或是为善一方的乡绅,或是隐居向学的大儒,或是诚信朴实的普通人。他们扎根乡土的生活,在生活的各式形态中寄托了对家国的情感和坚守。正是这些人,身体力行着经久的传统,并在传承中不断创新,让文化活出了百态,让生活提升了品质。让我们通过这次研讨,走进文化扎根的乡土之中,品味那些贤者被后世传颂的嘉言懿行,发掘乡贤文化对于当代的价值意义。让我们在思想的碰撞与交锋中,探讨如何在美丽乡村建设中传承乡土文化,促进乡村振兴。

各位嘉宾,往上推三五代,我们的祖上都是乡下人,都是从农村中走出来的,尊敬乡贤、珍爱乡土、记住乡愁,说到底就是在守护我们的文化根脉,就是建设我们的精神家园。让我们同心同德、同行同向,在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为建设新时代的乡村文化、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贡献智慧和力量。

(以上来源:光明网 责任编辑 2017-11-20) 

加强乡村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的引领。中国传统文化是在农耕文明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农村传统文化的氛围较为浓厚,传统的精神和价值观念、民俗礼仪、风土人情、生活方式等文化要素传承较好,各种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丰富,可以说广袤的农村是传统文化的发生、繁衍、生息之地。乡村文化是传统的,乡村信仰是朴素的。但是,随着城镇化浪潮的加剧,人口向大中城市迁徙,农业人口的减少,导致部分偏远农村出现凋敝、衰败的现象,对传统文化的传承造成了一定的冲击,致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基因在农村有逐渐流失的趋向。因此,唤醒当代人继承发扬乡村传统文化是很急迫的,也是非常必要的。

乡村文化的各种遗存流失现象亟待加强保护。传统文化的遗存不仅包括文物,还包括能够保存乡村记忆的一些古老的建筑,例如老宅子、庙宇、祠堂、戏楼、书院,还包括农耕文明中一些日常的劳动工具,例如马车、水磨、犁铧等;还包括一些生活用具,如马灯、风箱、轱辘、碾盘、拴马桩等等。这些传统建筑和农耕文明的器具,虽然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文物,但是它们寄托着传统农村社会中人们的精神追求,可以直观地反映出传统文化的审美趣味,保留着人们对传统乡村生活的美好回忆。在城镇化浪潮中,这些遗存被人为地损坏、遗弃。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强调保护传承传统文化,要让农村“看得见青山绿水,记得住乡愁”。“记得住乡愁”就是要保存好乡村的文化记忆。一棵老树、一口老井、一座老宅子、一栋戏楼,都承载着乡愁,对乡村记忆而言,都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在新农村建设中,许多地方一味地追求生活的舒适便捷、村容村貌的整洁,不太重视对传统文化遗存和文化形态的保护。一些过去农村建造的牌坊、戏楼,都被拆除或者遗弃。一些古老的风俗习惯,如婚丧礼俗仪式,由于无人继承,也渐渐消失。一些传统的庙会、集市也由于人口的减少而气氛冷清。

保护和传承应该树立强烈的忧患意识和紧迫感。农村“空心化”“老龄化”,严重影响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传统的道德观念、价值观念是传统文化的内核与灵魂。但是,新一代年轻人大多出生在改革开放以后,许多人是独生子女,因此感受不到传统家族中人与人的亲密关系,不能够正确认识和理解家族成员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农村年轻一代传统的价值观念正在逐步淡化,家庭观念、集体主义精神、家乡文化认同、故土情结也在逐步减弱。许多人外出打工,由于在城市和乡村之间为生计奔波、穿梭,文化生活单调,习惯沉迷于网络的虚拟世界,对于传统的戏曲、艺术形式、礼仪习俗也不感兴趣。传统文化核心的价值观念和传统美德处于消融、消解之中。

乡村文化的保护与传承要重视对传统美德的弘扬。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可以通过道德讲堂,表彰善行义举,弘扬家风家训、乡约民规、加强节日文化建设等形式,让传统美德扎根村民心灵深处。优良的家风家训,可以影响家庭的每个成员心存真善美,行思仁礼信。要深入挖掘传统家风、家训中修身齐家、为人处世的理念和智慧,广泛宣传其中的优秀思想和文化精髓。中华民族具有修史的传统,修志修史是坚定文化自信、守望乡土文化、留住乡愁的重要工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高度重视修志修史,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因此,重视村志村史的编纂,深入挖掘地方志、村史的精髓,是保留地方的历史记忆、增强人们乡土情结形成过程中的重要一环。同时,也可通过对丰富的文化资源进行搜集、整理、系统研究和传播,增强本地区人们的文化自豪感和自信心。

乡村文化的保护与传承亟须推行“乡村记忆工程”。各个地区可以在文物普查的基础上,选择一批具有浓郁地方特色、具备传统文化特征的古村古镇进行整体的保留、保护和维修利用,结合生产用具、生产生活遗物遗迹的展示,形成集乡土建筑和乡村民俗为一体的“乡村博物馆”,集中展示当地的村史、村情,增强当地村民对自身文化的认同感、归属感。古村落是农村传统文化的“活化石”,保护古村落,要处理好保护与旅游开发的关系,尽可能地保留古村落的历史风貌和特色,传承好文化根脉。古村落、文化名镇的开发要杜绝“千篇一律”的开发模式,要注重挖掘文化内涵,彰显地方文化特色。要在以保护文化和生态的前提下,适度控制开发规模,实现可持续发展。特色小镇的建筑规划和城镇建设要注意有文化特色,要能体现出地方风情、风俗和当地的历史文化。同时,非遗保护要利用好数字化技术,分门别类,将列入国家、省、市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项目及代表性传承人资料逐一进行数字化采录、存储,以便长期保存。通过调查、采访,将各类非遗项目以文字、录音、录像、数字化多媒体的形式记录下来。

著名学者钱穆说过:“中国文化是自始至终建筑在农业上面的。”从中国人独有的思想情感便可窥见,“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故土难离”正是人们对乡村浓厚感情的真实写照。振兴乡村,文化同行。它呼唤人们携带希望回归,它等待传统优秀文化的梳理,它呼唤承载文化符号的老建筑保护。当乡村成为城市居民的另一个家园,当民谣在傍晚时分开唱,当民俗故事惊艳上演,那是精神空间里的一日三餐在有序供应,这时候的乡村,必将是面向泥土,春暖花开。

(以上来源:学习时报 李长庚 2017-11-14)

【数据分析】

我国有悠久的农业文明,乡村承载着丰富的生存智慧和乡土知识。相比于现代城市普遍盛行的理性思维方式、西方价值体系和科技知识,乡村传统文化更为重视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具有乡土性、地方性和民间性特征。乡村智慧是乡村生活或生存的智慧,它不是孤立的,而是乡村生活整体所蕴含的智慧。因此,对乡村文化遗产的保护不是零碎的,而应当立足于整体空间,以全局的眼光发现文化遗产的价值性。

保护与发展古村落文明应当适度开发当地旅游文化资源。古村镇作为广大农村乡土建筑的聚落地,原本不是作为一种旅游资源而存在。但由于年代久远,古村镇古朴独特的建筑、淳朴的民风民俗以及山清水秀的自然环境,与现代化建筑景观、生活方式形成强烈差异,具备了良好的旅游价值和经济价值。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具有古老、独特的建筑外观和丰富文化内涵的古镇应当作为旅游资源被充分开发出来。

促进乡村文化振兴还应加强对无形文化的保护与开发。古村镇是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有机综合体。而目前关于古村镇的文化价值,多数局限在当地的古建筑及有形的物质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方面,对无形文化领域的关注较少。因此,地方政府应加大对无形文化的保护力度,推动乡村非遗的创新发展;通过打造传统农作体验空间,展示乡土农作的智慧与美;通过培育乡土文创IP品牌,构建专属乡村的文创产品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