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传统古村落,留住乡愁,活化传承

2017年12月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麦子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礼失而求诸野”,古村落承载了中华文明的文化基因,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遗产,古村落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在现代化的大潮下,古村落的发展变迁是不可避免的。如何让古村落在开发与保护中找准平衡点,活化传承,还有待研究和探讨。

【标签】 传统古村落 乡愁
【正文】

湖南绥宁上堡侗寨:留住传统村落的美丽乡愁

“界溪省,巴流府,雪林州,赤板县,上堡有个金銮殿。”这是湖南省绥宁县黄桑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境内上堡侗寨广泛流传的一句民谣。

上堡村历史积淀深厚、建筑风格独特、文物资源富集、民俗文化丰富多彩。2012年,上堡侗寨成功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3年,该村被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绥宁县把上堡传统村落保护开发与侗寨申遗工作有机结合起来,按照“一切为申遗让路,一切为申遗服务,一切为申遗成功”的总体要求,坚持“规划先行、统筹指导,整体保护、兼顾发展,政府引导、村民参与”的原则,整合资金,加大投入,不断探索传统村落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径,致力让古意盎然的村落留得住美丽乡愁。

风貌保护,唤醒对乡愁的记忆

上堡村是湘桂黔地区建筑风格最为古老、保存最为完整的侗族村寨之一。上堡侗寨是侗民族建筑艺术的范例,见证了侗民族的发展与变迁,具有侗民历史研究、族旅游资源开发、人类生态保护等多方面的价值。

该县充分依托上堡特有的村落风貌和民俗文化资源,坚持修旧如旧原则,加快文物古迹和村民住宅维修保护步伐,唤起人们对乡愁的记忆。该村先后实施了特色民居改造、环境整治“六到农家”、鼓楼广场、村级活动中心改造、电力管线入地、消防安防、环村石板路等工程项目。上堡鼓楼、寨门、风雨桥、民居改造、道路铺装、围墙整修、古井恢复、消防及拦水坝工程、村级活动中心包装改造、上堡金銮殿至祥松客栈道路铺装、水渠、堡坎修复,古驿道修复、上堡电力管线入地等工程建设已完工。2015年12月30日,湖湘地理大美网络巡展闭幕式暨寻找“最美湖乡”颁奖典礼在长沙举行,上堡古村获评“湖南最具魅力古村落”。

文化传承,打造看得见的乡愁

为做好文化传承和保护,该县加大收集整理,成功编印了《上堡、大团侗寨文化遗产资料汇编》及《侗傩》。该县还加大对侗族歌曲的搜集、整理、录制和推广,目前已录制侗歌300余首,做成碟片300张。该村侗文化表演队伍能够表演原汁原味的侗族大歌、傩戏傩舞、侗家唢呐等。《哭嫁》、《南山小妹》、《祭狗》、《她的名字叫黄桑》等富有上堡地域特色的节目受到游客的欢迎。

该县借助苗族四月八姑娘节、侗年、山歌节、首届黄桑帐篷节、黄桑原生态旅游发展峰会、中国步道论证会、“千名艺术家写黄桑、画黄桑、拍黄桑”、《爸爸去哪儿》第三季走进绥宁、绥宁苗侗村落文化走进中南大学等节庆或活动,加大上堡旅游推介,进一步提高了知名度。

通过挖掘整理、传承保护上堡村民俗文化资源,进一步打造人们“眼睛里的乡愁”。2013年,上堡村被评为第六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被列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进入国家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名录。

产业培育,让乡愁落地生根

上堡地处黄桑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仅风景秀丽,还是苗侗历史上唯一一个苗侗王国政权首都所在地,旅游发展潜力大。该县在开展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中积极扶持发展绿色种植、旅游服务、特色餐饮等产业,促进群众脱贫致富,让乡愁在人们心里开始生发新的意境。

基于上堡村“山高、低温、原始、自然”的特点,该县积极扶持村民发展青钱柳、纸皮核桃、延季节蔬菜等绿色、特色农业。该村扩大青钱柳、延季节蔬菜种植160亩,从贵州引进种植纸皮核桃树4300株。尤其是青钱柳茶叶成为该村村民一项致富增收的特色农产品。新鲜青钱柳嫩芽收购价达每斤,青钱柳茶每斤达400元以上。

良好的生态、特色的文化、政策的扶持、宣传的推介,让上堡生态旅游开始兴起。该村抓住契机,高标准建设农家乐40多家。制万花茶、跳侗族舞、办长龙宴等是当地农家乐的“拿手戏”,也是吸引游客的“好节目”。两年来,来上堡村的游客量保持40%以上增长,旅游业带给村民年均收入增长850元,成为该村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该村2013年被评为“湖南省特色旅游文化名村”,2015年被评为“湖南省最美少数民族特色村寨”。

(以上来源:中国网,2017年11月23日)

传统村落遗产:“乡愁”如何寄放?

传统村落保护对于保护和传承文化遗产、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建设环境友好型社会、推进农业和农村的现代化都具有重要意义。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等重要论述。在此背景下,传统村落遗产的保护和活化利用再次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中国有着悠久的农耕文明史,村落作为中国社会最基本的聚落单元,广泛分布于国家的整个疆域,不仅在数千年的农业社会中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产生活资料,同时也孕育了中华民族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目前,住建部已公布4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4153个村被纳入保护范畴。

不过,传统村落遗产的保护、文化的展示,如何带动中心村的复兴、通过遗产激活乡村活力等难题,仍困扰着乡村建设各方。传统村落遗产的保护和活化利用,不同于一般乡建,虽然资源更具优势,但制约因素也更多。这并不妨碍主管部门、业内专家、设计师、资本方对这一抹“乡愁”的热爱。

传统村落树立文化自信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旅游研究院与规划中心主任、教授吴必虎表示,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让美好生活成为关键词。美好生活进入党章,对今后一个时期传统村落保护和活化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美好生活是从心理感受角度来判断和衡量的。放在传统村落领域,美好生活就是不仅要保留古建筑,还要通过遗产传达中国人的精神体验,讲出中国故事。”吴必虎说。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认为,传统村落遗产的保护和活化利用,能更好地实现中国人的文化认同,发挥文化认同的价值,树立文化自信。“什么是传统村落?就是传统的生产生活的结合体,生产是在田里面完成的,生活是在村里面完成的。如果传统村落里面生产、生活不存在了,传统村落就没有保护的基础。”在吴必虎看来,传统村落遗产的保护和活化利用,核心是形成生活体验。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文化遗产保护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习近平总书记就曾多次作出重要指示。他指出:“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记者了解到,在这一指示的指导下,国家文物局根据《关于促进文物合理利用的若干意见》提出“多措并举,切实让文化活起来”的有关要求和做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的需求,近期选取了270个具有国保、省保集中连片的古村落,开始实施文物保护的活化利用工程。首批51个古村落的试点工作已经启动。

同时,国家文物局还组织开展了传统村落遗产资源评估与活化利用导则研究项目,并委托北京大地风景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项目的主要研究工作,重点对传统村落遗产活化利用中的文化展示方式、公共服务功能、经营活动模式、保养维护规范、投融资模式等方面提出建议与导则规范,为这一工程的实施提供理论依据。

破解不平衡 讲好中国故事

传统村落的实践,已经走在了理论前面。北京大地乡居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丹丹两年来一直“泡在”乡村里,她所在的公司已经完成了多个乡村综合改造项目。朱丹丹发现,在乡村项目规划、实际操作和运营过程中存在三大平衡难题。

“乡村风貌是乡村之所以成为传统村落的前提。在进行保护和活化利用的过程中,传统民居如何改造,怎样导入新生活方式,这其中的度很难把握。”朱丹丹表示,在新与旧的平衡方面,传统村落活化利用不是拒绝创新,但设计师的改造也要有度。

对此,曾参与多个传统村落遗产保护和活化利用项目的罗德胤举例说:“在贵州黔东南州黎平县的黄岗村,我们在进行传统乡村遗产保护和活化的工作中,一直想做一些将现代生活引入传统空间的小项目。针对遗产本身的特点,最终通过当地侗族建立在水塘之上、已经废弃的粮仓即禾仓,设计、建设出一个名为‘禾仓之家’的有趣的、试验性的民宿项目。”黄岗村也借由这个充满侗族乡土味道的“禾仓之家”,讲出了让人难忘的故事。

“这几年,我们主要做了3个字——‘讲故事’。传统村落的功能性问题解决之后,下一步拼的其实就是讲故事。除了基础设施功能、合理化路线、环境提升之外,最重要的是它的故事你认同吗?这也是体现设计师作用的地方。”罗德胤说。

不过,当设计师进入乡村后,也存在精英视角和平民生活的平衡难题。朱丹丹举例说:“某乡建团队曾因要不要修路灯而和村民发生矛盾。他们觉得传统乡村要看到萤火虫、星星,不需要路灯。而当地村民认为没有路灯不方便,村民有享受现代化生活的需要和权利。”

再次,传统村落遗产的活化利用过程中,也存在公共性和商业性的平衡问题。朱丹丹提出疑问:当资本进入传统乡村遗产活化领域,如何能做到兼顾遗产的公共性和社会意义,又能得到合理的回报?

“站在资本角度,一定要考虑回报问题。”左驭资本文旅产业投资业务部董事总经理唐小丹表示,左驭资本之所以关注传统村落,正是看重了传统村落在微度假、周边游趋势下的潜力。目前,左驭资本在浙江与当地企业一起运营了一个古村落保护基金,并在陕西等地有传统村落的衍生项目。不过,资本运营“下乡”时,她十分看重确权和合规两大方面。“产权要清晰,我们遇到过只有‘手印’才能确认产权的情况。此外,环评、消防等都要合规,这是基本要求。”

让传统村落成为新生活方式

“过去孩子过年不愿意回老家,因为相比城市里,老家冬天又冷又不方便。现在政策放宽,我们把房子拆掉重新盖起来后,孩子们特别愿意回去,因为老家能养狗。”吴必虎说,传统村落是中国不断扩大的城市化人口的乡愁,应该形成一种新的传统生活方式。

“新的传统生活方式是什么?该种地种地,该租房子租房子。”吴必虎表示,在政策上,要引导村民适当保留传统村落的生产、生活方式。传统保留多少,又该以什么形式表现?吴必虎认为,在广泛应用城市化工具的情况下,尽可能保留传统生活方式,保留得越多城市人越喜欢。保留的传统要素越多,市场价格也越高,通过市场的自发引导,能够真正积极地保护传统。

“传统村落遗产的活化利用,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法。”在罗德胤看来,想要做活包括传统村落在内的乡村复兴项目,需要分3个阶段,第一阶段,从0到1,第二阶段,从1到10,第三阶段,从10到100。第一阶段,要有一个故事,并讲好故事,做好减法,让经过打磨的故事能够打动人。第二阶段,改善乡村功能,提升景观审美,这都有行业规律可循。第三阶段,资本进场、乡村进入自主运营。

罗德胤强调,大部分地方如果没有从0到1的阶段,只做1到10,等于盲目地模仿外壳,没有精气神,自然很容易走向失败。过去活化传统村落,都是先解决产业和就业问题,以功能为入口,把人留住。因此传统村落曾出现很多“爆改”现象,将一些存在安全问题的民宅想办法进行“爆改”。功能性问题解决之后,一些综合条件、位置相对较好的传统村落,在解决功能性问题后就能够活下来,实现城乡互补。但大多数村落未必有如此完善的发展条件。

“乡村复兴最关键的阶段就是从0到1。这也反过来要求我们具备优秀的挖掘故事的能力,我们还没有发现哪个地方讲不出来故事。只要0到1成立,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去做。”罗德胤说。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记者:鲁娜,2017-11-25)

住建部:中国传统村落将进入复苏期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国传统村落达4153个,通过五年的努力,得以实现传统村落文化遗产得到基本保护、生产生活条件得到基本改善、保护管理机制基本建立、具备基本的安全防灾能力,传统村落将进入复苏阶段。   

住建部村镇建设司司长卢英方25日在贵州雷山县举行的第三届“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上表示,下一阶段保护发展任务将以复苏传统村落为重心,在加强保护的同时,更要重新激发其发展活力,推进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现代化建设中得到继承弘扬。   

在推动传统村落保护法制化方面,将进一步明确政府和村民在保护传统村落整体格局、传统民居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的责任和义务;继续加大政策等支持力度,研究设立传统村落集中连片保护区,开展传统村落保护示范工作,鼓励有条件有积极性的地区积极探索、总结经验。   

此外,住建部还将建立传统村落保护动态监测管理信息系统,开展监测检查,发布监测报告,并公布监测结果。对保护价值受到严重破坏,或失去保护价值的村落给予警告或退出处理。   

自2012年起,住建部会同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等六部门启动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五年来,大部分传统村落已被列为保护对象,中央财政对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给予了大力支持,至今已对前四批的3155个村落给予每个村庄300万元保护扶持,用于改善公共基础设施、保护文化遗产等方面的工作。

卢英方说,今年我国已启动第五批传统村落调查,经过此次调查评估,我国有重要保护价值的村落将基本纳入,预计总数将超过5000个。

(以上来源:新华网,2017年11月26日)

【数据分析】

近年来,社会经济发展速度不断加快,乡村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利用开始备受业内关注。但是在古村落保护与开发过程中也面临着传统文化遗失、村落面貌破坏、文化传承断层等严重问题。

“礼失而求诸野”,古村落承载了中华文明的文化基因,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遗产,古村落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在现代化的大潮下,古村落的发展变迁是不可避免的。在古村落活化利用中,单方面强调保护或者强调发展都是有失偏颇的,必须树立以保护为前提、以开发促保护的可持续发展理念,才是古村落重新焕发生机的可行之路。目前古村落活化还是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在活化的方法途径、具体手段、遵循原则等问题上还有待研究和探讨。

恢复村落经济功能

古村落是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形成了,不同类型的古村落都有其特定的社会、经济和文化功能。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古村落的经济功能逐渐丧失。人员流失、资金匮乏成为古村落保护的难题,恢复或再造古村落的经济功能成为古村落活化的重要途径。只有建立了新的经济生产关系,村落的活力才有可能恢复。

目前古村落的经济功能往往以发展旅游为主,但是由于并不是所有的古村落都适合于旅游开发,加上开发初级粗放式经营,反倒对古村落文化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针对不同古村落的情况,应鼓励发展自主产业,恢复或再造古村落经济功能,维护农耕文明的传承。

建设生态博物馆生态

博物馆理论于20世纪80年代被引入我国,并先后在全国各地得到实践验证。一般认为,生态博物馆是一种通过村落、街区建筑格局、整体风貌、生产生活等传统文化和生态环境的综合保护和展示,整体再现人类文明的发展轨迹,并由当地居民亲自参与保护和管理的新型博物馆。与普通意义上的博物馆不同的是,生态博物馆强调对自然与人文的整体保护,包括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强调原地保护,并且需要原住民的广泛参与;强调动态保护,注重社会文化、环境的和谐与发展。结合古村落的特点,生态博物馆的理念在古村落活化利用中是切实可行的方式和途径。

落建筑的改造与利用

古村落中的建筑物是村落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让古村落中的建筑遗产活起来是古村落活化不可回避的问题。国际上对于古建筑的再利用已有很多成功的先例,例如,澳大利亚世界文化遗产弗里曼特尔( Fremantle) 女子监狱,被改造成为青年旅馆,带给游客与众不同的体验。对于古村落中的名人故居、传统民居、宗教建筑等,可在合理修缮改造后重新利用其原有的社会文化功能,使其能够更好地传承其所携带的历史文化信息,营造场所感和归属感。需要指出的是,建筑遗产的活化利用必须避免盲目的改造开发,例如如果历史古建筑开发成娱乐会所则会严重破坏其本身所蕴含的深厚历史底蕴和文化价值,与改造的初衷背道而驰。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