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江苏建设大运河文化带,传承中华文脉

2017年12月20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12月4日下午,“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大运河江苏段保护和文化传承采访活动走进淮安、扬州、无锡和苏州4座运河城市,记录江苏建设大运河文化带的精彩华章。

【标签】 大运河文化带 江苏
【正文】

【热点回顾】

 

建大运河文化带,江苏拿出新作为

如今,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江苏段正努力打造成中国大运河最繁华、最精彩、最美丽的“江苏名片”。

12月4日至8日,“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大运河江苏段保护和文化传承”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走进淮安、扬州、无锡和苏州4座运河城市,记录江苏建设大运河文化带的精彩华章。

一条运河,尽显江苏文化之美

开凿时代最早、流经城市最多、覆盖地域最广、通航里程最长……大运河江苏段历来是大运河的核心地段。其中,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遗产区核心面积约占全国的1/2、遗产河段长度约占全国的1/3、遗产点数量约占全国的40%,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江苏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11月2日,省委书记娄勤俭在淮安调研时,专程考察了中国漕运博物馆、里运河文化产业带,明确要求科学制定规划、注重文化传承、丰富表现形式,让大运河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生机。

采访团首站到达淮安,清江浦的夜晚流光溢彩,这里是淮安里运河风光带的起点,每年接待游客100万 人次。中国青年报江苏记者站站长李润文说:“从运河视角,我们看到了一个历史辉煌的淮安;从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视角,我们看到了一个发展后劲强劲的淮安。历史不仅是过去的记忆,也通向广阔的未来。”

在扬州,吴王夫差广场位于古邗沟和古运河交汇处,河水向北汇入京杭运河、往南流进长江;在邵伯古镇,乾隆下江南的御码头仍保存完好;在无锡,清名桥历史街区被誉为“运河绝版地,江南水弄堂”,这里有成片的明清建筑,也有民国时民族工商业老厂房,另一处运河边的省级文保单位北仓门则是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的典范之作;在苏州,大运河全线唯一的水陆城门——盘门保存完好,阊门外的七里山塘从繁华的商业街流淌到虎丘景区……人民日报记者姚雪青说:“所到之处,传统与现代无缝对接,历史与当下完美融合,既有大运河对沿线城市的滋养,也有繁华都市对古老运河的尊重,这是一趟充满惊喜的文化之旅。”

除了此次采访所经之地,大运河还流经我省徐州、宿迁、镇江、常州,众多名城名镇名村依河而生。一条运河,尽显江苏文化之美。

四位一体,“黄金水道”全国瞩目

300多米长的苏州宝带桥是中国大运河全线最长的古桥,其柔性墩工艺达到中国古桥建造最高水平。离桥不远,京杭运河上船只往来穿梭,一片繁忙,这里是大运河江苏段“既是文化之河也是黄金水道”的一个缩影。数据表明,沿运河经济带8市GDP总量占全省的比重超过2/3。

大运河较好地支撑着江苏乃至华东地区经济社会的率先发展。省交通厅副厅长丁军华介绍了一组数据:京杭运河全年通航里程中约80%在江苏,通行2000吨船只的航道全部在江苏,2016年京杭运河江苏段全线货运量近4亿吨,占全省水路货运量的50%左右,占全省综合运输总量的20%左右,其中扬州段是全国航运密度最大的内河航道,去年船舶通过量达3亿吨,相当于6条京沪高速、3个葛洲坝的运量。

大运河还成为江苏节约运输成本、节能减排的“功臣”,由于水运运价、单位耗能量大幅低于公路、铁路,仅2016年就节约社会运输成本近200亿元,节约柴油消耗近300万吨,极大减少了废气排放。

为了保护、传承、利用好这条“母亲河”,我省大力推进绿色运输,内河船型标准化工程进度居长江水系14省市之首,在全国率先研发成功内河船舶生活污水处理装置,船舶改造数量居全国第一;运河沿线建成水利风景区、水美乡镇乡村近800家,整治中屡屡因保护文物古迹而改道或增加保护性经费,运河所经之处出现一个个城市景观带。

无锡的民营企业“运河之光”致力于运河保护,公司董事长应晓萍有个“物联网+融媒体”计划——利用物联网监测运河水质及岸线违法施工,借助无人机、无人艇和卫星图像巡查运河,利用APP导游系统对游客分布和流动进行统计预测,利用大数据对码头、仓储、船舶和待运货物进行智能匹配……

古老的大运河,不仅是文化的血脉,还是一条流金淌银的大动脉。实现“文化、旅游、生态、社会”四位一体式发展,江苏正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和新典范。

千年运河,续写瑰丽时代华章

我省提出,将大运河文化带作为打造文化强省、弘扬江苏地域特色文化的重大载体和构建“1+3”功能区格局、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战略支点。其中,文化发挥引领和推动作用,对于涵养生态环境、建设美丽江苏、促进南北联动、实现协调发展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据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宁介绍,我省在运河沿线省市中见事早、行动快、力度大,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已全面起步,亮点纷呈。扬州联合全球运河城市共同发起成立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WCCO),成为江苏唯一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有力促进了交流;我省创排的大型史诗歌剧《运之河》斩获中国歌剧节7项大奖,远赴欧洲巡演,彰显中国大运河的影响力和美誉度。苏州的运河风光带、常州的全景式运河遗产带、镇江的“运河第一街”、扬州着力打造“世界运河城市之都”、淮安的里运河文化长廊、宿迁的东关口历史文化公园建设、徐州规划建设运河梦华旅游和中运河风情旅游等景区……大运河串联起吴文化、淮扬文化、楚汉文化等江苏地域文化,散发出独特魅力。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各地频出大手笔:淮安里运河文化带串起清江浦板块、漕运板块、河下古镇板块、洪泽湖古堰板块等景区,总投资260亿元,已完成投资110亿元;扬州围绕国际运河文化旅游目的地建设,华侨城、邵伯运河风情小镇和高邮清水潭项目总投资将超过230亿元;苏州“清水工程”计划总投资2.64亿元,运河堤防工程总投资73亿元,将大运河苏州段打造成生产生活的安全屏障、运河文化的活态展厅、苏城南北的宝石绿廊、世界遗产的璀璨明珠,15.5公里长的环古城河健身步,成为人们零距离亲近世界文化遗产的廊道。

古老运河上扬起时代的风帆,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正为千年世界文化遗产留下时代华章和江苏烙印,为传承中华文脉交出江苏答卷、贡献江苏力量。

(以上来源:新华日报王宏伟 2017-12-12)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江苏让高颜值千年大运河重新“活”起来

舟船迤逦,一河渔火,十里歌声。繁荣时期的中国大运河,是贯穿我国南北的大动脉,沿途经济、文化、社会在她的承载滋养下滚滚向前。

历史变迁,随着交通运输体系等革新,如今的大运河在交通运输功能上的地位虽然不复昔日荣光,但在2014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她又拥有了新的起点和使命。

今年2月、6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先后两次就大运河作出重要指示批示,着重强调“三好”,即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此后,大运河沿线8个省(直辖市)的20多座城市陆续围绕这一目标重新规划建设。

若从诞生了中国最早的大运河河道——吴王夫差开凿的邗沟算起,大运河在江苏已流淌了2500多年。如今,在新的大运河复兴行动中,江苏明确提出“三个长廊”的目标,即努力把大运河文化带江苏段建设成为“高颜值的生态长廊、高品味的文化长廊、高效益的经济长廊”。

日前,大运河江苏段保护和文化传承大型主题采访活动启动,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等国内20多家新闻媒体赴江苏淮安、扬州、无锡和苏州等地,就江苏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现状与未来进行实地采访。

运河荣光

走访运河城市,历史扑面而来。拥有“运河之都”称号的淮安,曾控扼着淮河、大运河等多条重要水道,是南北水运的枢纽,东西交通的桥梁,漕运枢纽、盐运要冲,素有“七省咽喉”、“天下粮仓”之称。

比如,明清两代漕运最高管理机关——漕运总督署就设在淮安。淮阴师范学院党委副书记顾建国介绍,在当时,全国每年财政收入7000万两白银,其中5000万两通过漕运实现,因此这处占地3万平方米的建筑几乎掌握着帝国的命脉,稍有不顺则京师震动。

交通的特殊地位,促进了淮安的繁荣。南来北往的商人在此交易,据记载:当时老淮安城内外店肆酒楼鳞次栉比,“市不以夜息,十分繁华”。

然而这一切都在钱币代替粮食作为税收通行以及铁路等交通逐渐发达之后,开始转变。尽管有一些河段至今运输量仍不错,但淮安作为河道枢纽的优势已经大大减弱,漕运总督署成为遗址,运河浆声灯影、喧嚣繁华渐成记忆。

淮安代表着大多数运河城市的变迁。历史上,享誉中外的运河沿线“四大都市”中,江苏占据其三,除淮安外,扬州是明清盐运和盐商活动中心,苏州是明清时期最发达的工商城市和“人间天堂”。

正因为曾经的荣光,江苏拥有很丰厚的运河文化遗产。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宁表示,江苏运河段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遗产区核心面积约占全国的1/2、遗产河段长度约占全国的1/3、遗产点数量约占全国的40%,在运河沿线省市最为丰富。

徐宁还称,也正因此,江苏较早开始重视运河价值的重新挖掘。如2009年,江苏支持扬州联合全球运河城市共同发起成立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WCCO),推动扬州成为中国大运河申遗牵头城市,编制《大运河江苏段遗产保护规划》等。

但新篇章还是由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批示掀开。徐宁表示,今年9月15日,江苏省委召开全省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座谈会,明确了目标定位、重点任务和体制机制。随后,成立了江苏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工作联席会议,8个设区市也发文组建大运河文化带建设联席会议及其办公室。

新阶段的基本思路为:以文化建设为引领,带动经济、社会、生态等各项事业发展,努力把大运河文化带江苏段建设成为“高颜值的生态长廊、高品味的文化长廊、高效益的经济长廊”,使之成为大运河文化带的样板区和示范段。

三管齐下

众所周知,几百年下来,“大运河最核心还是运输功能,但很多河段没水了,河堤、水利不到位。此外很多地方水也脏了。”WCCO副秘书长徐洪喜对澎湃新闻说,这便是大运河保护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也即生态长廊所要做的事。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江苏省已成立生态长廊建设组,由省环境保护厅牵头,水利厅、交通运输厅、国土资源厅等部门相关负责同志组成,省环境保护厅主要负责人任组长。

江苏省环保厅表示,目前已初步制定实施运河沿线水系连通工程、完善流域区域调配水工程体系、推进地表水断面达标,到2020年,运河沿线设区市城市建成区内黑臭水体基本消除、实施湿地保护与修复工程等工作任务。协同推进交通、水利、环境、绿化等建设,整体性改善和提升大运河生态环境。

文化长廊方面,大运河穿行千年、点多线长面广、体量巨大,文化遗产点不计其数,既有大量堤、闸、桥、庙、河段、码头、碑刻、名人遗迹等有形的文化遗产,还有运河文学艺术、传统工艺、地方戏曲、风情习俗等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当前可以围绕其保护传承与利用大做文章。

扬州为此建有一个486非遗集聚区,集聚着当地古琴、剪纸和雕版印刷三项世界级非遗,金银细工、漆器、刺绣、玉雕等19项国家级非遗和200多项省、市、县级非遗项目,地方性立法《大运河扬州段遗产保护办法》已通过并开始实施。

至于经济长廊,WCCO主席、前扬州市长朱民阳表示:当前我国处于经济转型发展时期,通过大运河可以倒逼经济转型,城乡协调发展。

在苏州,以前的渔民“棚户区”改造成了美丽的原生态湿地,不少渔民办起了渔家民宿、渔家餐饮,引来天南地北的游客。无锡则打造了“蓉湖溯源”、“北塘米市”等八大文化主题景区。

在淮安,淮安里运河文化长廊清江浦景区年接待游客100万人次。依托运河生态文化资源,加快发展文化创意、旅游休闲、健康养生等绿色产业,推进里运河文化长廊、古淮河西游记文旅区等特色项目,是淮安下一步要做的事。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不应局限于世界遗产保护区,还应从更大范围对文化遗产进行保护、传承、利用,进而带动全流流域的文化繁荣、产业升级和社会进步,真正使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成为推动区域发展的重大战略。”江苏省发改委副主任汤明海表示。

当前痛点

目标已定,决心已下,接下来便是可行的规划操作,以及解决可能要面对的难题。

徐洪喜对澎湃新闻表示,当前大运河保护、传承与利用的首要问题是,“起步晚”,以前重视程度不够,因而到目前缺乏整体保护规划。

正如澎湃新闻记者在各运河城市看到的,有基本成型的运河文化经济带如淮安的里运河文化长廊,但也有乏人问津的文化遗产区,如淮安的清口枢纽。

徐洪喜认为,整个大运河城市中,扬州和杭州这两座城市,运河与城市交融协调发展较好。就杭州段的大运河来说,目前其两岸已形成了一条以自然生态景观为核心主轴,以历史街区、文化园区、博物馆群、寺庙庵堂、遗产遗迹为重要节点的文化休闲体验长廊和水上旅游黄金线。

此外,徐洪喜认为,缺乏统一的管理机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大运河串联多个省和城市,涉及多种职能部门,沟通协调难度较大,很难在短期内形成合力。“某种程度上目前还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状态,缺少整体系统工程的设置。”徐洪喜说。

“明清城墙、江南古镇,都是边界清晰,管理机构与遗产保护管理相匹配。大运河则至今不明确、不匹配,操作层面各管各的,整体意识不够。”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国)专家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曾对《半月谈》表示。

不过,WCCO主席朱民阳表示,仅有政府管理部门是不够的,应当借力全社会。大运河的保护利用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应当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社会参与。比如,杭州十几年前就成立了运河集团。

除此之外,朱民阳还提到如何处理好保护与发展之间的难题。“(前些年)对于运河开展旅游,有的老百姓颇有微辞。”朱民阳说。

目前,有关遗产保护与利用是相辅相成、互为前提关系的理念已逐渐深入人心,但在具体操作层面要把握好“度”,却并不容易。

对此,朱民阳建议要树立法治思维。“单纯靠行政是不行的。”他说,立法的过程就是集中民智民意、统一思想行动的过程。要把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纳入法治化轨道,加强在产业发展、城镇布局、基础设施建设、生态岸线划定、污染排放标准等方面的统一规划,以法治化倒逼各地弹好守土有责的“独奏曲”,奏响齐抓共管的“交响乐”。

(以上来源:澎湃新闻责任编辑 2017-12-12)

 

一条河尽显江苏人文之美

今年2月、6月,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就大运河保护传承利用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赋予运河沿线地区光荣使命。

扬子晚报记者从12月4日至8日随同中宣部和省委宣传部组织的“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大运河江苏段保护和文化传承大型主题采访组,先后来到大运河流经的淮安、扬州、无锡、苏州四市实地探访,切身感受到江苏的运河之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

江苏各地正在行动,决心把大运河江苏段建成高颜值的生态长廊、高品位的文化长廊、高效益的经济长廊,成为大运河文化带的样板区和示范段。运河“申遗”成功后,其所蕴含的时代价值正在被重新发现和挖掘。

隋炀帝下扬州是看琼花美女吗 其实历代开凿运河都是“国家战略”

 12月6日上午,扬子晚报记者站在扬州城北黄金坝闸站顶层平台俯视古邗沟,这段长一千余米、宽五六十米的河道,从螺丝湾桥向东逶迤而来,看起来并不起眼。“可别小瞧了这条不起眼的小河道,它可是大运河的源头,也是扬州建城的起点。”扬州市文物局技术处(运河遗产保护办)负责人孙明光告诉记者。

“秋,吴城邗,沟通江淮。”《左传》鲁哀公九年(公元前486年)的这段记载,是中国最早载入史籍并有准确纪年的运河记载。公元前486年,扬州人也把这一年当作城市的诞生元年。

 夫差,扬州古城的缔造者。记者移步黄金坝闸站北侧以夫差命名的广场,看到一尊8米多高的吴王夫差雕像,目视远方。

 走在千年古城扬州,会不经意撞上隋炀帝、乾隆下江南的传说。“很多人认为隋炀帝开凿大运河,是为了南下到扬州看琼花、看美女。其实运河的开凿在不同的关键时段,都是基于国家战略。”12月7日,运河文化研究专家、江南大学学报副主编谢光前编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谢光前介绍,夫差开邗沟是为了调兵运粮,北上攻打齐国,称霸诸侯;隋炀帝凿通济渠和永济渠,是为了使江淮的粮食源源不断运往京师,也是为征服高丽作准备;元代忽必烈授命郭守敬截弯取直贯通京杭大运河,目的是要把江南丰盛的物产更便捷地运往大都。

 隋炀帝为何被戏称“物流鼻祖” 大运河成明清两代的经济命脉

 在央视《国宝档案》“大运河传奇”系列节目中,有这么一个镜头:公元786年4月,都城长安粮尽,禁军因得不到犒赏酝酿哗变,唐德宗与太子相拥而泣。危难时刻,江淮转运使韩滉从扬州发运三万斛大米。德宗闻听高兴地扔掉皇杖就跑到东宫,对太子说:“米已至陕,吾父子得生矣!”这是一个有史可查的真实故事。安史之乱后,跋扈的藩镇经常切断大运河,阻隔漕运。叛乱的藩镇都知道,控制了大运河,就切断了帝国的命脉。

 12月5日上午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位于淮安市淮安区老城中心的总督漕运公署遗址,看到几十个柱础等建筑构件散落在遗址废墟上。明清时期总督漕运公署占地约2万平方米、房213间、牌坊3座的壮观场景,只能到不远处的中国漕运博物馆中寻找了。

 很长一段时间,淮安一直是“南必得而后进取有资,北必得而后饷运无阻”的军事重镇。大运河历史文化研究专家、淮阴师范学院党委副书记顾建国告诉记者,在明清两代,漕运总督掌管着1.1万艘漕船、12万名漕兵。当时全国每年财政收入7000万两白银,5000万两是通过漕运实现的。说大运河是帝国的经济命脉,一点也不夸张。

 难怪有人戏说开凿京杭大运河的隋炀帝是“物流鼻祖”,也难怪扬州人把祭祀吴王夫差的大王庙又称作财神庙。古代民间有言:水路就是财路。

 江南何以多“富贵风流之地” 因为大运河带来发展重心变化

 12月8日,扬子晚报记者站在苏州“世遗点”山塘的新民桥上看到,山塘河两岸朱栏层楼,店肆林立,河中画舫穿梭,街上游人如织。这里便是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一回中描绘的:“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运河不仅滋养了苏州这座城市,而且滋养了这片广大的江南原野,特别是古镇。”苏州文史专家、原市方志办主任徐刚毅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到附近的乡镇去工作,都要在平门外坐轮船。苏州沿运河几十个镇,其发展过去主要就是靠运河水上交通。明清四大绸都之一的盛泽就在运河边上,是个典型的例子。“这些古镇奠定了苏州发达的基础,苏州今天的发展还是靠乡镇、城镇一体化。”徐刚毅说。

 随着运河走向的移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重心也发生变化。

 谢光前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在隋炀帝开挖大运河之前,中国政治经济的重心基本上是顺着黄河流域呈东西走向的,隋炀帝开凿通济渠与江南运河连接,隋唐乃至宋代,中国经济政治的中心逐渐发生着西北—东南方向的偏移,而到了元朝,随着郭守敬对大运河截弯取直,中国的战略轴线从东西向完全转换为南北向……这条大运河是南方资源滋养北方的生命线。”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历史上享誉中外的运河沿线“四大都市”,江苏占据其三:扬州是隋唐时期都城以外最繁华的城市、明清盐运和盐商活动中心;淮安因明清时期漕运总督、河道总督驻节,是名副其实的“运河之都”;苏州是明清时期最发达的工商城市和“人间天堂”。

 四大名著中三部与运河有关大运河是一条文化之河

 大运河是一条文化之河。古典四大名著中三部与运河有关:《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是运河城市淮安人;《水浒传》写的是水泊梁山好汉,故事的展开多在运河两岸;《红楼梦》开篇在“富贵风流之地”苏州阊门,终结在江南富庶之地常州毗陵驿。

 在大运河的重要节点淮安河下历史文化街区,吴承恩故居和沈坤状元府直线距离仅百余米。淮安市文史专家高岱明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明清时淮安有“九省通衢”之称,是“南船北马、舍舟登陆”之地。南来北往的商贾旅人需要文化消费,说书人、写书人应运而生,这是《西游记》得以诞生的文化土壤。

 12月7日上午,扬子晚报记者来到无锡中国民族工商业博物馆。该馆房屋是著名民族工商业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创办的茂新面粉厂厂房。无锡市文博专家杨建民告诉记者,无锡段运河两岸是工业遗产长廊、博物馆长廊,现在保存的工业遗产有30多处,包括荣氏等著名的六大家族。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大运河江苏段文化遗产在运河沿线省市最为丰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遗产区核心面积约占全国的1/2、遗产河段长度约占全国的1/3、遗产点数量约占全国的40%。“建设大运河文化带,江苏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条件。”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宁说。

(以上来源:中国江苏网黄建国 2017-12-12)

 

【数据分析】

 

大运河是京杭运河、隋唐运河、浙东运河的总称。大运河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在中国东部平原上创造的一项伟大的水利工程,是世界上最长的运河,也是世界上开凿最早、规模最大的运河。2014年6月22号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宣布,中国大运河项目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从此,大运河成为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

大运河文化带是中国两千多年历史的现实见证,是保存中国古代灿烂文化最丰富的文化长廊、博物馆和百科全书。对于历代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这笔珍贵的遗产,不仅需要后代子孙很好地加以保护和利用,而且迫切需要今人加以认真的发掘、总结、继承和发展,为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积极的贡献。大运河江苏段就做的很好,江苏明确提出“三个长廊”的目标,努力把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成为“高颜值的生态长廊、高品味的文化长廊、高效益的经济长廊”,目标明确,行动有效。

运河文化带沿线涉及24个不同的城市、5个不同水系的区域,这24个城市经济水平、管理水平都不一样,运河的保护现状也不一样。城市间的协调问题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运河段的保护与开发,不同的经济地带、文化地带的城市能否做到同步是关键。因此,保护与开发运河文化带应当统筹沿线所有城市,每一个区域、城市都应当重视与配合,向江苏段学习,统筹淮安、扬州、无锡和苏州等沿河城市,从更大范围对文化遗产进行保护、传承、利用,带动全流流域的文化繁荣、产业升级和社会进步。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