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快闪书店”引领城市阅读空间新变革

2018年1月1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标签】 快闪书店 全民阅读
【正文】

【热点回顾】

“快闪书店”:引出城市与书香新故事

两个月前,上海思南小广场的梧桐树下,多了一幢寓意“人文心脏”的钻石形建筑,精致、通透、有着温暖的木头质感。这是一家只有30平方米、只存在60天的“快闪书店”——思南书局·概念店。60天里,从李欧梵到孙颙,每天都有一位作家担任“特约店长”,与读者面对面,荐读,互动,分享创作感受和书房小物,带去美妙、鲜活的体验。

有人说,这是一颗明亮跃动的“城市之心”,是中外作家的书房,是所有爱书人的客厅,更是上海这座城市的人文客厅。1月3日傍晚,在作家和读者不舍的倒计时中,思南书局·概念店熄灯闭幕,暂别街头,而这家书店,以及在上海渐次涌现的新型实体书店引发的思考,才刚刚起了个头:实体书店将为城市文化生态的营造、城市公共空间的再造带来何种可能?今天,书与人、书与城,还将书写怎样的新故事?

“快闪书店”引发“化学反应”

“我一直有个看法,什么东西都会改变,有一点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人与人需要见面。人类需要基于公共空间的活动。作家跟读者见面,作家跟作家见面,读者跟读者见面,见面的时候就把写作、阅读、出版、销售等所有的环节集合在一个场域里。”上海作协专职副主席、作家孙甘露这样讲述发起思南书局·概念店的初衷。

在他看来,这家“快闪书店”的诞生,是基于上海书展·上海国际文学周、每周六“流动书店”思南书集和思南读书会等公共阅读活动的自然延伸,旨在推动阅读成为人们的生活常态。同时,它也是探索城市空间升级再造、探索实体书店的创新尝试。之所以选择“快闪”,是因为这种方式多少带有一点“震惊性”,能够唤起公众注意。当然,它实际的意图是唤起公众对城市文化空间的重新理解,对文学阅读的再认识、对城市生活方式的新体验。

而这间60天的“快闪书店”的确收获了无数书香的种子——它打破了人们对书店的固有印象,创造或者说实现了很多人心中关于书店的梦想,既有符合“街道生活”的建筑创造性与开放性;又有体现“阅读之美”的设计陈设;更为重要的是,紧紧围绕为读者选好书的核心和为读者提供更好阅读体验的理念,摈弃传统的书籍陈列分类方式,选书师将3000多本书分成了“构造另一个宇宙”“上海摩登”“我的文学奖”“创造自然”等品类,更好地切中读者的兴趣、习惯。最大的亮点则是“作家驻店”制度,为读者提供了一种比作家见面会、作家讲座等传统形式更为亲切也更为有效的互动交流方式,形成了互相的激发,产生“化学反应”。

孙甘露说,以撒播阅读种子为己任的“快闪版”思南书局,图谋的是长久的书香。“思南书局·概念店”是在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指导支持下,由上海市作家协会、上海永业集团、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三方共同发起,协同同济大学袁烽教授设计团队联合打造的。两个月的实践证明了市场对此类人文书店的巨大需求,主办方正在策划将“快闪版”的思南书局固定下来,让它成为一个实体书店。

新型实体书店凸显“融合”特质

“当书店被植入城市空间当中,我们的城市街区将会更具人气。”这是思南书局·概念店设计者袁烽心目中的“书与城”。

这样的理念融入“快闪书店”设计的种种细节——特意为书店外围加了一圈座椅。很多人到这里逛了一圈,不是为了看书,而是为了歇个脚,歇脚的时候顺便看到这里,买了书也可以直接坐在门口看一看;还有一个考虑就是让阳光能够透进来,白天不开灯,但读者在里面会有温暖的感觉。光对于书和人何其重要!多少人的梦想就是,懒懒地躺在阳光下看着书。难怪李欧梵第一天走进“快闪书店”时感叹:“哎呀,这里比我家里的书房还要舒服。”

在孙甘露看来,思南书局·概念店可以复制,但却不是放在任何地方都合适。它的形态应该根据所处的地方,如周边的街道、空间位置的大小、与周边建筑的关系、与周边建筑风格的协调来定。

袁烽告诉记者,这家书店的移动性,本就是设计时的一个考量。“思南书局能不能变成城市空间一个多点式的序列,而不是唯一存在的?这样的书店不是每个店500平方米、1000平方米,而是每个店只有30平方米,让这座城市的作家能在不同的地方跟读者互动,进而鼓励人们去阅读、去写作,发挥积极正面的作用。这种作用甚至能够成为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城市更新。这样的空间以后可能不只是一家书店,它可以是一家花店,或者一家茶叶店,将这种传统文化中很有意思的东西变成一种新的时尚。”

事实上,不只是快闪概念店现身街头,近年来上海实体书店正在发生新变化。品牌实体书店纷纷开设新店,专精特、中小微实体书店再添活力。2017年就有20多家“高颜值、高体验感、高附加值”的实体书店全新亮相申城。“新型实体书店突显‘融合’特质,‘书店+’模式成为特色发展的主基调。”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这样描述正在发生的变化。

继书店+阅读、+咖啡、+休闲、+亲子教育、+主题分享等领域的多元业态拓展之后,“书店+”的内涵和体现不断被丰富和创新。比如,“书店+美术馆”的新华书店“光的空间”店,“书店+文创”的百新书局尚悦湾店,“书店+旅游”的山脚下的书店、“书店+酒店”的上海三联与亚朵酒店合作书店、青浦的尚书房,“书店+艺术展览”的衡山和集、“书店+生活空间”的简屋、“书店+图书馆”的金山图书馆、“书店+IP推广”的角里书房等,一大批形态多样、功能多元的书店应运而生,受到市民读者的关注和喜爱,成为城市时尚文化的新坐标和新据点。

“书店+”融合发展模式不断创新,多元业态、阅读体验、特色定位、个性设计等“文化空间”元素正成为新型实体书店的共性。

书店唤起城市生活方式新体验

梧桐树下的思南书局,为城市公共空间的功能探索、营造升级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样本,从中也可看出上海实体书店社区化发展的一个特点。可以说,书店是一个街区生活的灵魂和底蕴,是引领生活方式,丰富公众文化生活的共享空间,也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统计显示,近两年来,上海新开设的实体书店更趋于向青年白领相对集中的城市副中心商圈、工业或科技园区、郊区、校区等区域延伸,打破了实体书店原有网点过于集中的局限性,延展了地域布局半径,填补了空白点,可以更有效地覆盖、服务更多读者人群。

经过几年的实践,上海实体书店的发展在情怀之上更趋理性,更加注重研究市场规律和发展模式。“开放”的产业政策和环境也鼓励并支持了一批有热情、有创意、有干劲的年轻人创业开办中小微书店,为曾经变化缓慢的这一传统行业带进新鲜活力。上海复旦经世书局、诞生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曦潮校园书店、愚园路上的“好久不读”书店等,规模较小但各具专业特色,受到读者青睐。

“实体书店是传播文化的重要空间,是公共文化服务的重要载体,更是城市文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日益成为城市发展的一个重要文化标识和精神符号。”徐炯说,实体书店扶持发展工作一直是近年来全国文化建设领域的重点工作,上海在不断深化产业发展政策、推动书店生态良性发展方面做了较为深入的探索和实践。从2012年上海在全国各省市中率先出台政策扶持实体书店,到国家全面推动扶持实体书店工作,对图书发行企业免征增值税;从国家11部委发布《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到上海15家市级单位联合印发《关于上海扶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上海正步入“加快建立布局合理、结构优化、业态多元、充满活力的新型实体书店发展格局”的快车道。

在袁烽看来,书店的故事才只是开始。书店更长远的发展,应该是一种综合氛围和生活方式的叠加。未来的书店需要跟流行文化结合,这才是鼓励书店存在的全新的方式。

“书店是一个文化空间,也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逛书店就像逛百货商店一样,很多时候是为了休闲消遣,暗含着想看见一点意外的什么东西的憧憬。这种随机性和意外,也正是城市生活魅力的一部分。”孙甘露说。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颜维琦 2018-01-04)

60天快闪书店 思南书局·概念店今谢幕

今天晚上,随着最后一任店长孙颙关闭思南书局的店门,这间“网红”快闪书店结束了它60天的运营,完美谢幕。

这间只有30平方米的书店,里面摆放了1046个书籍品种共3000余本书,自11月5日起,60天来,每天下午4点开门迎客期间都人头攒动,这就是思南书局·概念店。

思南书局·概念店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和市作协具体策划,书籍选品以文学为主轴,兼陈人文、历史、生活、艺术、外文,还有童书绘本区。策划团队还选定了100多个文创品种,30余张上世纪70年代的唱片置于店内。

书店的最大亮点是,60天里每天有一位著名作家“坐镇”,担任店长。哈佛大学荣休教授李欧梵,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复旦大学教授王宏图、谈峥等都“坐镇”过,他们坐在店里,向读者荐书,聊文学艺术甚至天气。每位买书的顾客,都能得到印有当日驻店作家名字的“独一无二”的收银条,以及亲笔签名。

作家也会带礼物来。王宏图在2007年到2009年间担任德国汉堡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主办方曾赠送一份关于中国书籍文化的拼图给他,他转赠给书店。这在他看来礼小意义大,是中外文化交流的缩影。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孙甘露认为,打造“快闪书店”,既是建设城市公共文化空间,也是推广全民阅读和助力实体书店发展,“‘快闪书店’国内没有,国外也少有,我们想把城市公共文化活动和阅读联系起来,实现对城市文化空间的改造。”

王宏图觉得,“快闪书店”像一场行为艺术,拉近了作家与读者的物理和心理距离。“在这能海阔天空地聊,还有读者问我怎么才能考上复旦大学这种实用问题的。以前也有类似读书会,但这里空间小距离近,轻松随意得多。”

在金宇澄看来,“‘快闪书店’是用灵活的、小的、临时性的方法来吸引人,别看它小,但很‘上海’。因为老上海都住很小的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就蛮接地气。”

在孙甘露看来,“快闪书店”不适合长期存在,“目的还是要推广阅读,长久办就失去快的意义。”当然,拆除后的书店也有可能在别的地方重建,还会有新玩法。

王宏图也认为,实体书店购书的实用功能会逐渐退化,应该把书店打造成艺术品,把外部建筑设计、内部装修、书籍陈列都做精致,“书店成了艺术品,自然会吸引人自发来欣赏,就像逛博物馆欣赏艺术品。”

据悉,思南书局·概念店拆除后,目前还未确定重建的地址,先会进行书籍的整理和保存。             

(以上来源:i时代报燕子2018-01-03)

“快闪书店”:推广全民阅读 助力实体书店发展

这几天,如果你来到上海市中心的黄浦区思南路,会发现一个只有30平方米的书店,里面摆放了1046个书籍品种共3000余本书,人头攒动,这就是思南书局·概念店。因为它只存在60天,从11月5日到12月31日,更多读者把它称为“快闪书店”。

既是建设公共文化空间,也是助力全民阅读

思南书局·概念店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和市作协具体策划,书籍选品以文学为主轴,兼陈人文、历史、生活、艺术、外文,还有童书绘本区。策划团队还选定了100多个文创品种,30余张上世纪70年代的唱片置于店内。

书店的最大亮点是,60天里每天会有一位著名作家“坐镇”,担任店长。截至目前,来过店里的有哈佛大学荣休教授李欧梵,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复旦大学教授王宏图、谈峥等。他们坐在店里,向读者荐书,聊文学艺术甚至天气。每位买书的顾客,都能得到印有当日驻店作家名字的“独一无二”的收银条,以及亲笔签名。

作家也会带礼物来。王宏图在2007年到2009年间担任德国汉堡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2009年法兰克福书展主办方曾赠送一份关于中国书籍文化的拼图给他,他转赠给书店。这在他看来礼小意义大,是中外文化交流的缩影。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孙甘露认为,打造“快闪书店”,既是建设城市公共文化空间,也是推广全民阅读和助力实体书店发展,“‘快闪书店’国内没有,国外也少有。我们想把城市公共文化活动和阅读联系起来,实现对城市文化空间的改造。”

实体书店花样翻新,线上书店也没闲着。早在2015年当当网就曾表示,要用3到5年在线下开1000家实体书店。截至今年10月,大大小小已开了160家,覆盖黑龙江、北京、上海、湖南、广东等省市。

据当当副总裁张巍介绍,目前的书店分3种类型:3000平方米以上的大店、800至2500平方米的中型店、开在超市里的小型店。大店主要开在一线城市,以目前正在收尾签约、明年4月23日开业的上海五角场店为例,当当与上海百联集团合作,占据东方商厦的1—2层,共3300多平方米。中型店分布二线城市居多,长春、蚌埠、烟台都有,一般占综合体某层一个店面。超市店数量最多,覆盖最广,集中在东北、西北、华南地区。

“超市店就是卖书,中型店会附加一些简单的文创和餐饮,大型店是书加文创加餐饮加休闲活动空间的复合业态。活动分两类,一是组织作者到店签名售书;还有和当地文旅单位合作,请非遗手工艺人进店,请顾客现场体验。”张巍说。

线上线下书价同步,享受立体增值服务

王宏图觉得,“快闪书店”像一场行为艺术,拉近了作家与读者的物理和心理距离。“在这能海阔天空地聊,还有读者问我怎么才能考上复旦大学这种实用问题的。以前也有类似读书会,但这里空间小距离近,轻松随意得多。”

在金宇澄看来,“‘快闪书店’是用灵活的、小的、临时性的方法来吸引人,别看它小,但很‘上海’。因为老上海都住很小的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就蛮接地气。”

如果说“快闪书店”改善的是读者体验,那么当当线下书店则是给读者价格上的实惠,因为当当能做到线上线下书价同步。“跟纯粹的线下书店相比,当当依靠线上庞大的销售规模,能从出版商拿到较低的折扣,再同步给线下。”张巍说。

据张巍透露,当当采购成本比一般实体书店要低10%。读者线下买书,通过二维码扫描,自动进入当当线上会员积分体系,比如定期产品推送,包括图书还有百货;还能参加线上读书社区等。

线下书店存在的房租、物流配送、人工、水电等运营成本,当当也通过与政府和地产商合作,转嫁了大部分。“现在,很多城市的商业综合体客流越来越少,很需要实体书店这样的引流业态把其他的行业带活,就像电影院,书店已是综合体的标配之一了。”张巍说。

而其他成本,当当利用销售利润来覆盖。据当当提供的数据,其160家线下书店已实现盈亏平衡。“盈亏平衡就证明这种模式可复制,我们就有可能再继续铺,最终使我们的销售体量更大,市场占有率更高。”张巍说。

而且,线下成为一个重要的流量抓手。“书店开在城里人多的地方,平均能辐射周围1到5平方公里。顾客付款时通过扫描二维码,刺激他们下载当当APP,引导他们来线上购买实体店没有的品类,甚至其他百货。同时,实体店也是当当的线下品牌宣传阵地,作家过去签售,在当地能产生不小的影响。”张巍说。

书店做成艺术品,图书电商拓展新的想象空间

在孙甘露看来,“快闪书店”不适合长期存在,“目的还是要推广阅读,长久办就失去快的意义。”当然,拆除后的书店也有可能在别的地方重建,还会有新玩法。

王宏图认为,实体书店购书的实用功能会逐渐退化,应该把书店打造成艺术品,把外部建筑设计、内部装修、书籍陈列都做精致。“书店成了艺术品,自然会吸引人自发来欣赏,就像逛博物馆欣赏艺术品。”

对当当来说,线下布局实体书店的模式已经成形。据测算,目前电子商务线上流量获取的成本越来越高,当当平均获取一个新客要付出19元。图书作为自然流量占比大的销售品类,不用引流,顾客主动会来买书,这个数字并不算高。“电商们也需要新的想象空间,往线下延伸肯定是大势所趋。”张巍说。

当当还有一个更宏大的计划:打造一万到两万平方米的超大型文创综合体。据张巍介绍,当当通过收取品牌授权使用费,获得商业用地的经营权,建5000平方米的大型书店自己经营,剩下部分可以建成历史文化街区或者阅读公共社区等。“当当的品牌得到传播,也提升了当地文化产业附加值,城市的文化氛围更浓了,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张巍说。

(以上来源:新华网曹玲娟康 岩2017-12-27)

【数据分析】

快闪店是指不在同一地久留的品牌游击店,一般会在商业发达的地区设置临时性的铺位,供零售商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推销其品牌,推广一些季节性的消费。快闪店是创意营销模式结合零售店面的新业态,是短期经营的时尚潮店。此次,上海思南小广场的思南书局,运用这一概念,在30平方米的空间里,用了60天,人气颇高,成功吸引到了公众的目光,可以说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尝试。

上海思南广场的“快闪书店”本身就是一场行为艺术。“快闪书店”通过不停地“闪动”吸引市民和游客的注意力,这本身就可以看做一场公益行为艺术表演,具有良好的传播效应。书局从思南广场移动到外滩,到徐汇滨江等地,不停地“闪动”,以引导潮流的方式,点燃全民阅读的星星之火。“快闪书店”的出现不仅突破了传统的商业模式,也让阅读成为一件时髦的事,一件有趣的事。

此外,在60天里,从李欧梵到孙颙,每天都有一位作家担任“特约店长”,分享创作感受和书房小物,思南“快闪书店”突破了传统书店单向的经营模式,为读者和作者交流互动创造了平台,很好的切合了当下社交化阅读方式,拉近了读者与书籍的物理和心理距离,激发了公众的阅读兴趣,值得肯定。未来,我们期待有更多书店转变经营服务理念,创新书店服务方式,引领阅读空间新变革。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