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舞剧《海河红帆》热演推动我国歌舞剧未来发展新模式

2018年1月22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海河红帆》这一首部芭蕾舞国标舞舞剧,把芭蕾舞与国标舞两种语汇结合在一起创编一部舞剧,便是在中国国标舞的发展历史与当代背景下的典型代表。该舞剧的成功创作,也给我国歌舞剧未来发展提供不少思考。

【标签】 国标舞 舞剧
【正文】

【热点回顾】

首部芭蕾舞国标舞舞剧《海河红帆》完美扬帆国家大剧院

国家艺术基金2017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国标舞发展基金资助项目、天津市文化广播影视局2017年度重点创作剧目、天津歌舞剧院与中国国际标准舞总会联合创作演出的首部芭蕾舞国标舞舞剧《海河红帆》,既今年6月在天津大礼堂成功首演后,于12月19—20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再次公演三场。

这部根据知名编剧、作家刘誉执笔创作的电视连续剧《锋刃》改编而来的大型舞剧,为观众再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天津城里那道不曾磨灭的红色信念与精神之光。

舞剧《海河红帆》由风声之声、色戒之戒、潜伏之潜、锋刃之刃四幕及尾声红帆如瀑构成,讲述了一九三七年发生在天津租界荡气回肠的谍战传奇,塑造了我党地下工作者沈西林、复仇舞女莫燕萍、烈士遗孤韩子生潜伏、救赎、痴爱、献身,为理想和信仰宁死不屈的英雄形象,展现了共产党员初心如磐、牢记使命的革命精神。

此次舞剧《海河红帆》的创作,由中国著名舞蹈编导艺术家门文元担任总导演。曾创作100多部舞蹈作品、50多部大型舞台剧作品,沉浸舞坛六十余年的门文元,以老一辈艺术家锲而不舍的匠心追求,迎来新时代舞剧的创作挑战。在《海河红帆》中,他别出心裁、独树一帜,通过天津独特的文化形貌与地域个性,向剧中人物内心深处予以探索,不断创新舞蹈语汇在舞台上的表达方式,使这部舞剧达到以舞动人、以情感人的艺术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83岁的门文元长年站立在舞剧创作排练第一线,时常身体力行为年轻后辈讲解剧情、纠正舞姿,排练现场的气氛因他的真诚与炽热而变得与众不同。总导演门文元毕生致力于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的创作,《海河红帆》是他人生旅途上的一次回望,亦是一次新航。

舞剧《海河红帆》创新性地将芭蕾舞与国标舞进行勾连,力图在中国舞剧舞蹈语汇的创作中求得新的气象。舞剧以戏剧情节为核心,利用芭蕾舞和国标舞的特性,在情感表达与情节叙述间,巧妙地编排不同舞段,从而使这两者的美学分野在一个舞台上得以共存。这样的作法,是在中国舞剧创作大潮中力辟新径,也是在试图消解不同风格舞种之间的壁垒,使之产生对话的可能性。

自2002年舞剧《精卫》成功推出以来,天津歌舞剧院致力于深入开发芭蕾艺术的本土言说方式,此次与中国国际标准舞总会的携手合作,正如各派支流经由天津汇入海河,奔向壮阔的海洋。《海河红帆》以芭蕾舞和国标舞“牵手”的劲势向天津这座海河之城致敬,向奔涌不息的海河精神致敬,向那段特殊年月里的英雄战士致敬。而这作品的先行意义,将在历史时代的见证下得以显现。

《海河红帆》是天津歌舞剧院芭蕾舞团推出的第二部原创舞剧,亦是天津歌舞剧院芭蕾舞团在时代大潮中不断创新、锐意勇往的诚意之作。在所有主创团队的共同努力下,这部作品仿佛带领观众亲至天津的历史,溯洄到那个动人心魄的年代。

(以上来源:环球网,2017-12-21)

芭蕾舞国标舞演绎的红色芳华

北京的深冬,微冷;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火热。首部芭蕾舞国标舞舞剧《海河红帆》的音乐响起,听着教会学堂的钟声,看着眼前的钢琴与壁画及女主人公的优雅,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唯美的构图、精彩的舞姿、细妙的构思……

面对如此大型的全景,一幕,《风声之声》徐徐而来。1937年的天津租界,日寇铁蹄下的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无声地抗争,宁死不屈英勇捐躯的方君年、血气方刚的烈士遗孤韩子生,还有众人眼里浪荡不羁却复仇心切的舞女莫燕萍,特别是世人眼中玩世不恭、醉生梦死、假意投靠日伪情报机关却是我党地下工作者的沈西林……他们的名字不曾闪耀,却是中华民族反抗侵略,抵御外侮最锐利的刀锋。导演把抗争的精神融入舞剧人物的血脉,也把那种自信与无畏凝练在人物的举手投足之中,让你很快就憎恨起汉奸张金辉的色厉内荏,立刻就发自内心地痛恶日军大佐武田弘一的残忍狼性。没有对白,只是演员肢体的演绎就让你看到了人与人的心性;没有言辞,只是一笑一颦就让观众触目惊心。

在音效的声张、画面的凄冷中,二幕《色戒之戒》的场景缓缓映入眼帘。对沈西林从怨恨到动情以及他假借结婚之名开展地下工作的一举一动,莫燕萍看在眼里,感怀在心。终于这个简单的、怀有个人强烈复仇心态的莫燕萍,在地下党员沈西林的教育和感召下,走出小我,走向大我,走上了投身革命、拯救民族危亡的光明之路。我看到的是,导演在月光如水的情境中,刻画出不明真相的莫燕萍想置沈西林于死地;也看到了细雨之中,沈西林和莫燕萍二人心心相通,共赴革命之路的从容和默契。情感如斯,引得天空飘散缤纷落英。当“人生苍茫路遥遥,历尽风雨山更高”的歌声响起,我知道我和导演的心,都在朝着民族救亡的行列、朝着亲情与爱情交织的同一个方向悸动。

就这样,三幕《潜伏之潜》在鲜明地交代了日本大佐的人物形象和清剿冀东的剧情铺垫后,国标舞、芭蕾舞闪亮登场。武田弘一接到密令要清剿冀东,为破坏敌人阴谋,沈西林策划在喜乐门舞厅举行盛大舞会,以各色西洋舞蹈和绚丽的排场,用纸醉金迷、一派浮华的假象,为莫燕萍佯做与日本大佐尽情歌舞并趁机巧取情报图做好了铺垫,韩子生装扮成厨师混入其中,终于让窃取情报的秘密行动径情直遂。当武田弘一以为情报图丢失鸣枪示警,当复制了的情报图又回到武田的衣兜之中,莫燕萍、韩子生、邵老全冒着生命危险执行的窃密计划宣告成功。这里,我看到的是沈西林的金色晚礼服,看到的是喜乐门的流光溢彩、动情霓虹,导演用盛大场面营造出的,是我地下党员不惧危局、生死与共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果然是“一生痴情处,硝烟情未了”。那种在革命斗争中结下的情义,让我们看到了男女主人公在潜伏中的自我升华与救赎、在共同理想的追求中相爱的自然发生。

静静地,四幕《锋刃之刃》随着海河的声音拉开帷幕。就像主题歌里唱到的,“叮咛响耳边,嘱托难忘掉,怎能离开母亲的怀抱”,当冀东人民取得了反清剿胜利,武田弘一丧心病狂地在海河边撒下了天罗地网,企图置我地下党人于死地,沈西林为了掩护组织和同志,毅然迎着日寇的枪口,英勇地倒在天津的街道上。随着剧情的行进,场景的变换,我们看到了老天津租界的繁荣和浮华,看到了日伪势力的阴险和狡诈,看到了不甘做亡国奴的中国人民宁死不屈的抗争,哪怕流血牺牲也义无反顾的大无畏精神。“大地之子一双泥土脚,怎能离开母亲的怀抱”,导演塑造了男主人公“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英雄气概,也用激烈的枪战交锋场面让我们看到了全篇剧情的高潮。当一切尘埃落定,喧嚣归隐,只有一颗献身革命的红心超越亲情和友情,化作一叶红帆,在海河上漂过。导演的呕心沥血,使剧中的每一个人物都在刻画的细节中得到了涅槃,可以说达到了“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功效。

在革命终将取得胜利的时候,尾声《红帆如瀑》与我们见面了。天上的星星,闪烁通明,那是革命烈士们露出的璀璨笑容。海河之水,浪花滚滚,清波透明。我们面对红旗漫卷,我们面对长缨在手,不能忘记大地上曾走过多少先烈的足印。在莫燕萍的回忆中,她与沈西林相会,雪中起舞,共诉衷肠,虽然曾经的莫燕萍和他没有那么多独处的时光,但是藏锋于刃,藏情于心,爱的情愫面对生死两隔,升腾的更是那种温暖的力量。阳光下,不曾忘却的是地下工作者坚毅的目光,坚定的身影,红帆如瀑,砥砺前行,前进的是脚下革命的道路,不变的是共产党人永恒的革命信仰。舞台背景中升起的红色船帆,是战争年代的同舟共济,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全体天津人民不忘初心,砥砺奋进的海河红帆,是一曲向那年那月为了天津的解放而奉献鲜血和生命的英雄赞歌!

纵观全剧,意犹未尽;精华浓缩,几多回声。虽然只有四幕的剧情,但我看到了刀锋利刃,认识了沈西林,知道了莫燕萍,了解了那个被日寇铁蹄蹂躏的天津卫还有地下党的英雄在和日伪做着殊死斗争。虽然源自刘誉创作的电视连续剧《锋刃》,但要想在短短两个小时中表现一部长篇的剧情,编导大家门文元和曹晓明总导演做到了水乳交融。要知道舞剧还在构思的时候, 2014年42集的电视连续剧《锋刃》就已经获得了成功,如何回避常规的表达方式,如何将戏剧变为舞台艺术,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创作团队就是借助了天津独特的地理文化特点,展现了天津鲜明的地域个性,深入地去探索和挖掘人物角色的内心世界,力求达到以舞动人,以情感人的艺术效果。

这样红色题材的剧目,不应该只是专场的汇报演出,它应该走向市场,走向社会,去影响更多人,将正能量传播得更广。当我坐在剧场的5排17号回望全场人头攒动的时候,深感这是艺术的号召力让大家在一个冬夜相聚在大剧院,看芭蕾舞国标舞演绎的红色芳华。

都说舞蹈难懂,但是看了《海河红帆》会刷新你对舞蹈的认识,你会发现没有一句独白对白,你也会投入到紧绷的剧情;都说舞剧高深,你会发现虽然满目肢体语言,但音乐和舞蹈的表现力确实没有国界,让你无师自通。希望红色文化真正走入我们的心灵,融入我们的血液,迸发出最强的艺术之声!

(以上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刘巍,2018-01-12)

讴歌英雄的创新永无止境

芭蕾舞国标舞舞剧《海河红帆》是两大外来舞种首次在舞台上联袂表现中国革命历史题材,引发广泛瞩目。芭蕾舞因有《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等经典范例借鉴,尚无异议,国标舞则不同,且不说迄今仍沉浸在标准严格、套路固定的“二人世界”,更没有摩登舞、拉丁舞塑造英雄人物形象的先河,相信观众在观看演出前对这部舞剧会有众多莫名的想象。特别是芭蕾舞、国标舞全然不同的动作体系与审美取向,如何在同一部舞剧中“和谐共处” ,无疑是主创人员面临的首要难题。

然而大幕启合之间的舞剧表达令人震撼,得当的结构、出色的编导、炫美的表演、恢弘的音乐、精致的多媒体艺术,让观众对中国舞剧的认知产生新的改变。

纵观目前中国舞剧的走向,大多数舞剧结构依然要讲述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海河红帆》取材于刘誉创作的电视连续剧《锋刃》,起伏跌宕的谍战传奇显然不是舞剧所擅长的,比如仅仅是交代主人公明、暗两种身份就要比其他门类大费周折。然而有着革命历史题材舞剧丰富创作经验的门文元总导演,还是从纷繁复杂的电视剧情节中截获两条适于舞剧表现的重要线索:一是“硝烟情未了”的男女主人公为理想救赎、痴爱、献身,二是“嘱托难忘掉”的烈士遗孤继承先辈壮志,牢记使命的不懈奋斗。两者此起彼伏,相辅相成,并由此奠定舞剧动人心魄的情感节奏,从而浓缩出原著情节的精华,拓展开舞剧结构的动作性与可舞性,这需要成熟的舞剧观与睿智的洞察力。

如何悄然融会芭蕾舞、国标舞截然不同的舞蹈语汇为舞剧人物的塑造服务?怎样在规定情景最大限度展示各自舞种的炫美与光彩?《海河红帆》编导以独辟蹊径的创新与“无缝连接”的力道回答了观众的疑问。教堂唱诗班几十名国标舞演员的群体摆动对剧情的强力渲染,让人重新审视拉丁群舞的表现魅力;喜乐门舞厅目不暇接的舞蹈段落几乎令观众忽略掉舞种的概念。两组男女主角的扮演者,唯美地展现了各自舞种的最佳风范,特别是国标舞演员,不仅前所未有地跳出拉丁舞舞剧双人舞的特质,而且将芭蕾舞高远、轻灵的优美表达融入其中,实属不易。舞剧还有不少国内一流的古典舞、民族民间舞演员加入,令《海河红帆》更具中国特色。

音乐一向被称作舞蹈的灵魂,舞蹈也经常自喻为音乐的翅膀。其实融合就好,互补为佳。这部舞剧的音乐可圈可点,主题歌《不忘》一以贯之,旋律感人,织体丰满,乐队的交响恢弘大气,充满舞蹈性和戏剧性。多媒体艺术的运用高端精致,有力烘托了舞剧主题。此外,布景、服装、造型、道具等舞台美术均具有高水平创意。

《海河红帆》的问世是对党的十九大精神的生动礼赞,舞剧告诉我们,坚定文化自信是攀登艺术高峰的根本,讴歌英雄的艺术创新永无止境。

(以上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8-01-12)

【数据分析】

国际标准舞属于“舶来品”,自20世纪80年代初第一次作为体育舞蹈传入我国至今发展迅速、成绩斐然。三十多年来,中国国标舞者朝气蓬勃、锐意进取,聚集社会正能量,展现了中国国标舞独到的艺术追求和理念。

国际标准舞是西方各国民间舞蹈的艺术整合,它体现了艺术的开放性和包容性。秉承着这种精神的中国国际标准舞者们,从首届全国艺术表演舞锦标赛,到艺术表演舞展演研讨会,到艺术表演舞精品展演,再到青少年艺术表演舞“希望之星”的不断推进,他们一直在进行一次又一次具有时代意义的有益尝试。可以说,《海河红帆》这一首部芭蕾舞国标舞舞剧,把芭蕾舞与国标舞两种语汇结合在一起创编一部舞剧,便是在中国国标舞的发展历史与当代背景下的典型代表。该舞剧的成功创作,也给我国歌舞剧未来发展提供不少思考。

其一,舞剧剧本

中国舞剧的根源来源于古典芭蕾舞剧的模式,即“舞蹈长于抒情而拙于叙事”,这种模式基本上是单一线性结构,剧情一路平铺直叙下来,依靠的是舞段的创新、音乐的美丽、服装布景的巧妙与华丽。而在全球观众的审美模式和审美习惯都已发生改变的当下,这样的模式显然太过单一了。影视以及现代的网络已经将观众的审美从单一线性结构改变成了多线性、多空间的复合结构,因此,中国歌舞剧的剧本,也应突破传统模式的思想和纲领,要有与时俱进的思考方式,鼓励创新、突破传统。

其二,现代舞剧的中国表达

全球化进程的当下,文化独特性显得更加重要。舞蹈作为无国界的交际语言,如何运用好这门语言讲述东方故事,展现东方审美,传达东方哲学是中国舞剧未来发展之路上必须思考的问题。我们在引入西方的创作手法与编舞经验的同时还应形成自己独到的审美范式与美学观念,在舞剧中有关“中国形象”内涵的创造本质上要接近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美学精神、民族文化的本源。

其三,高端资源与大众需求挂钩

谈及舞剧,很多老百姓的心目中犹如天上之云一般,遥不可及。很多人看不懂舞剧,这一点并不奇怪。这是因为舞剧采用一种比较含蓄、比较隐晦的表现手段,没有一定专业知识的积累,的确容易看得不明就里。再加上专业圈甚少开展普及推广工作,这使得中国舞剧观众基础薄弱。从长远来看,中国舞剧建立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行业生态,最关键的问题应该调动一切资源来进行舞蹈和舞剧的普及工作,培养观众,培养市场。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