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如果国宝会说话》:纪录片创新表达,聆听文物说话

2018年1月2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继《国家宝藏》后,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再度在电视荧屏上掀起了文化遗产热。让文物“说话”,这正是用艺术的表现手法让文物活起来,这也是在当前我国文化“走出去”战略实施中、经济发展与文化繁荣齐头并进形势下,电视媒体所应承担的责任,这一系列纪录片热播背后也给予了我们启示。

【标签】 纪录片 文化遗产
【正文】

【热点回顾】

《如果国宝会说话》再掀文化遗产热

数以亿计的文物,是中华民族的祖先留下的与今天的我们对话的密钥。如果国宝会说话,它们会告诉我们怎样的故事?继《国家宝藏》后,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再度在电视荧屏上掀起了文化遗产热。通过这些以文化遗产为主题的电视节目,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中华文明在历史中生长的脉络和痕迹,更能为我们今天的发展树立起民族文化自信、找寻到通向未来的路径。

“全长100集的纪录片,每集有一个主要文物,还配有其他辅助文物。5分钟的体量,我们没法展开,但力求选择在中国历史发展中对文明进程具有推进或改变作用的文物,在中华文明形成与传扬中具有重要价值的文物,以及能反映生产力水平、人民创造、时代精神、文化传统的文物。因为“文明进程”的定位,我们拍摄的文物自然会成为以物质文明史角度出发的中华文明的视频索引。”总导演徐欢说。

2015年,中宣部、国家文物局、中央电视台联合启动了《如果国宝会说话》项目。《如果国宝会说话》总体分为4季,第一季为新石器时代到战国时期;第二季从秦汉到三国两晋南北朝;第三季为唐五代宋辽金夏;第四季为元明清。目前,第一季拍摄和播出已经完成,其余3季的拍摄正在进行。为了让更多观众看到“国宝”,全国各地的博物馆纷纷拿出了镇馆之宝。据了解,仅故宫博物院就选送了凌家滩玉器、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宋代孩儿枕等多件来自中华文明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文物。

“观众在博物馆里看文物,基本上都是平视视角,或者是隔着玻璃罩往里看。但在纪录片里,由于使用了新技术,观众可以360度无死角地看到文物的每一个细节,也能更好地洞察这些细节背后隐藏的信息。”拍摄何尊的分集导演孙戈霆说。

当下,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时间越来越碎片化,很难有人可以坐在电视机前静下心来看较长的纪录片。5分钟一集的《如果国宝会说话》就像打开了一条细细的门缝,让人们能通过活泼生动的电视语言,利用哪怕乘公交、坐地铁的闲暇片刻来一窥文物的精彩,感受中华民族祖先的伟大创造。

二十几位分集导演,大多数是“70后”“80后”,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如果国宝会说话》的创新动力和对新技术的吸收、应用能力。与此同时,徐欢也表示,担任该系列纪录片学术顾问的学者都是年轻的“70后”,这也为观众认识文物、了解文物提供了更年轻的视角。

随着《如果国宝会说话》《国家宝藏》等文化遗产类电视节目的播出,公众对文化遗产的兴趣也日益高涨。国家博物馆前任馆长吕章申认为,全社会对文化遗产的再了解、再认知和对中国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思想渊源的再度深入追溯,对今天中国社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以上来源:华商报(西安),2018-01-22)

《如果国宝会说话》如何用五分钟成为开年网红

高大上的国宝碰撞5分钟的微纪录片,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央视纪录频道的百集微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已经交出了答案:精美的视觉语言、丰富的文物知识、富有诗意的解说,以及与国宝对话的轻松姿态,让它成了无数观众的心头好,更以豆瓣9.4的高分成为2018年开年纪录片门类的“网红”。

近日,晨报记者专访了《如果国宝会说话》总导演徐欢,她从自己的角度解读了这部纪录片背后的故事。在她看来,标题中“如果”二字,恰恰是一种有趣的象征手法,“它实际告诉我们,国宝不会说话,它需要我们激发观众与之沟通、对话。如果观众能捕捉到国宝的信息和价值,能够觉得它亲切,那也就达到了目的。”

呈现文物不用公式或模板

仿佛凝望着你的人头壶、形似“愤怒的小鸟”的鸮尊……《如果国宝会说话》在网络上走红,最初源于部分令观众眼前一亮的“萌”的表达。总导演徐欢坦言,这些新的尝试,既是团队吸引年轻观众的一种尝试,也源于不同文物的定位与细节,“但你看‘国之重器’后母戊鼎,就很难做得‘萌’,真要如此,可能很多人要拍砖了。”

事实上,《如果国宝会说话》对不同文物的呈现,用“量身定做”来形容并不为过。徐欢说,团队最初考虑找到一个呈现文物的通用“公式”或“模板”,“但最终我们还是觉得要按照每件文物的特点来”。比如,贾湖骨笛必须发出声音,才能让观众有直观认识;曾侯乙尊盘的复制之难,只有引入多年研究失蜡法(注:曾侯乙尊盘的特殊铸造工艺)的匠人黄金洲的故事,才更有说服力。

不仅如此,让许多观众称道的是,每集只有5分钟的《如果国宝会说话》,“出镜”的国宝却多得“奢侈”。拍摄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后母戊鼎,摄制组会一口气请出分散在湖南省博物馆的大禾方鼎、社科院考古所的神人兽面形玉器等;拍摄三星堆青铜神树,旁征博引了其他文明对树的形态的表达。

对此,徐欢笑说,这是希望能为观众呈现一部中华文明的“视频索引”,“我们希望从文明的历程去选取文物,这就要有旁证。纵向上,它可能在一定时期对文明进程有改变,有推进;横向上,我们想知道在世界语境下,这件文物对地球、对人类的贡献是什么。”

一件文物要看好多本书

一件文物有一件文物的表达方式,拍一件文物要同时引入数件甚至十数件同时期的文物作为旁证……这样拍法说起来简单,对幕后创作团队而言,却是一场漫长的学习与探索。

徐欢回忆说,《如果国宝会说话》前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论证工作,来自不同学科的学者加入核心团队共同研究,“一件文物要看好多本书,包括各种考古报告、艺术史。做纪录片需要实地调研,我们回到文物发现或者发掘的地方,有的导演不知去了多少次洛阳,我们也反复拜访社科院考古所的老师。很多人参与进来,为每一个5分钟反复讨论。”

以颇受好评的第一集《最初的凝望:人头壶》为例,文稿不知写了多少稿,“好几个人写,折腾了很长时间。”徐欢笑说,许多分集导演带着对文物的敬畏、亲近之心,光一集就能打磨上大半年,时间久了,他们和文物仿佛也成了朋友。“如果我们对它的认识是夹生的,做出来的可能还是百科体。当然,百科体也挺好,大家需要知识的普及,但我们现在希望每一集都能激发大家兴趣,再去了解更多文物。”

而谈到得到观众认可的“诗意旁白”,徐欢表示,在5分钟有限的时间里,文字必须简洁、准确,但又不能过于说明性,团队也希望能加入一些现代人的情感、认知与判断。“我们也怕说得太滥情,或者无的放矢,所以要求文字要有干货——抒情不是简单的感叹号,要带有人的思考,是有哲思的。”

全集有望年内与观众见面

从《我在故宫修文物》到《如果国宝会说话》,近几年,文博类纪录片频频在观众中走红。在徐欢看来,全世界范围都有这样的审美趋势,“从国家层面,我们谈论文化自信;从个人层面,很多人对文物感兴趣。年代近一些的瓷器、绘画,影响现代人的审美趣味;同时快速发展的社会之下,很多人都愿意回头看,去思考文明的源头,从而关注更远古的文物。”

而对年轻一代的喜好,主创团队也非常关心。徐欢透露,她最近正想研究一下网友们对《如果国宝会说话》的“弹幕评论”,“可能对未来创作有好处”。而听说许多中小学老师都将这部作品推荐给了学生,她颇感欣慰:“我们特别希望这会是一个美育的产品。”她说,《如果国宝会说话》曾有过一次针对小学生的试播,没想到孩子们的理解都很深入,“比如陶鹰鼎,有个小孩问,‘古人都特别正经,为什么会做出这么不正经的东西’,这个提问很好玩,说明他看出了文物的特点而且理解了。”

作为百集微纪录片的《如果国宝会说话》,如今第一季25集刚刚播毕,接下来的文物故事又会在何时与观众见面?徐欢透露,接下来的几季有望在今年全部播出,而随着时间线索迈入唐、宋、元、明、清等年代,片中可能出现更多观众熟悉的文物,“我们也在琢磨,观众比较熟悉的文物要选取什么角度,怎么增强表现力?熟悉的好处,是大家可能更容易打通和它之间情感、知识的关联;难点在于,我们怎么把熟悉的东西陌生化,这是一个挑战。”

(以上来源:新闻晨报,记者:曾索狄,2018-01-22)

《如果国宝会说话》掀文化遗产热:以文明扬自信

3000年前,周朝贵族何铸造了一件青铜尊,他在尊底有限的范围里,用122字铭文最大限度地记载了父辈们和新王姬诵的功绩。3000年后,当考古学家在122字铭文里发现“宅兹中国”4个字的时候,无异于在方寸之间看到埋藏了千年的谜底——这是关于“中国”一词最早的文字记载。

数以亿计的文物,是中华民族的祖先留下的与今天的我们对话的密钥。沿着光阴的甬道走来,如果国宝会说话,它们会告诉我们怎样的故事?又会透露先辈们留下的哪些智慧和秘密?

继《国家宝藏》后,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再度在电视荧屏上掀起了文化遗产热。通过这些以文化遗产为主题的电视节目,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中华文明在历史中生长的脉络和痕迹,更能为我们今天的发展树立起民族文化自信、找寻到通向未来的路径。

“因为刻骨,所以铭心”一部中华文明的视频索引

在我国博物馆现存的唯一一件文字镶嵌绿松石兽骨上,完整地记录了商王的一次田猎:壬午日,王在昭塞巡游,为了田猎而进入麦山之麓,捕获了一只野牛。这块出现在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中的甲骨,是我国至今已经发掘的15.4万片甲骨碎片中的一片。

甲骨文是中国目前可见最早的成熟文字,有了甲骨文,中华文明就有了记录与传承的工具,经过演变传承,祖先从个体到族群的所有情感、知识、思想、经验,通过文字一代代流传下来,中华文明得以塑造与传承。如纪录片中所说,“因为刻骨,所以铭心”。

1月1日开始在央视纪录频道播出的《如果国宝会说话》,每集5分钟,以中国历史纪年来建构百集国宝的顺序。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为我们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化遗产,经过历时5年的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全国登记的可移动文物数量是1.08亿件,其中珍贵文物380多万件。如此庞大的文物数量,仅有百集的纪录片如何取舍?

“全长100集的纪录片,每集有一个主要文物,还配有其他辅助文物。5分钟的体量,我们没法展开,但力求选择在中国历史发展中对文明进程具有推进或改变作用的文物,在中华文明形成与传扬中具有重要价值的文物,以及能反映生产力水平、人民创造、时代精神、文化传统的文物。因为‘文明进程’的定位,我们拍摄的文物自然会成为以物质文明史角度出发的中华文明的视频索引。”总导演徐欢说。

2015年,中宣部、国家文物局、中央电视台联合启动了《如果国宝会说话》项目。《如果国宝会说话》总体分为4季,第一季为新石器时代到战国时期;第二季从秦汉到三国两晋南北朝;第三季为唐五代宋辽金夏;第四季为元明清。目前,第一季拍摄和播出已经完成,其余3季的拍摄正在进行。为了让更多观众看到“国宝”,全国各地的博物馆纷纷拿出了镇馆之宝。据了解,仅故宫博物院就选送了凌家滩玉器、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宋代孩儿枕等多件来自中华文明不同历史时期的重要文物。

“如何让丰富的文物资源活起来,切实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是我们当前面临的重要命题。”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顾玉才说,近年来,通过提升博物馆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加大精品展览的供给、推进互联网与文物资源的跨界融合等工作,文物展示和传播手段得到不断创新,“而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无疑是文物普及方面的又一次全新探索。文物正越来越好地融入时代需求,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3000年后再探“宅兹中国”,当文物成为“网红”

拍摄何尊的分集导演孙戈霆投入了一年时间来探究如何更好地展现这件“国之重器”。深埋于地下3000年,何尊的外部已经被严重锈蚀,底部的铭文也已经氧化黯淡,为了让观众更清晰地看到文物的细节,孙戈霆在摄制中采用了全新的3D扫描技术和全息传存拓技术。首先,它将何尊从里到外转化成数据,按照1︰1的比例将其恢复为动画形式,基本上复原了文物当年的原貌;接下来,他将镜头探入何尊内部拍下铭文,通过全息拓片将122个字清晰地呈现在观众眼前,这也是这种技术第一次运用于纪录片拍摄。

“观众在博物馆里看文物,基本上都是平视视角,或者是隔着玻璃罩往里看。但在纪录片里,由于使用了新技术,观众可以360度无死角地看到文物的每一个细节,也能更好地洞察这些细节背后隐藏的信息。”孙戈霆说。

“当下,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时间越来越碎片化,很难有人可以坐在电视机前静下心来看较长的纪录片。”顾玉才说,5分钟一集的《如果国宝会说话》就像打开了一条细细的门缝,让人们能通过活泼生动的电视语言,利用哪怕乘公交、坐地铁的闲暇片刻来一窥文物的精彩,感受中华民族祖先的伟大创造。

二十几位分集导演,大多数是“70后”“80后”,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如果国宝会说话》的创新动力和对新技术的吸收、应用能力。与此同时,徐欢也表示,担任该系列纪录片学术顾问的学者都是年轻的“70后”,这也为观众认识文物、了解文物提供了更年轻的视角。

活泼的表现形式,在甲骨文一集中也体现得尤其明显。为了让年轻观众更好地接受和喜爱甲骨文,“80后”分集导演寇慧文用动画讲故事来还原一些场景:早上丈夫起来,束发的发簪是他可以担起家庭的证明,是为甲骨文中的“夫”;他出门打猎,为了走快些,双手用力上下摆动,是为“走”;林子里,出现了“鹿”;他赶紧拿起“弓”射了出去,收获了猎物。节目播出后,寇慧文的甲骨文创意受到了观众喜爱,她说她有一个小心愿,就是把她展示的国宝捧成“网红”。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同道认为,《如果国宝会说话》充分体现了文物之重与短片之轻的有机结合。“5分钟的短片非常轻松,表达形式十分鲜活,将文物承载的厚重的文化通过最现代、最流行的艺术方式传达出去,让纪录短片成为文明传播的轻骑兵,也显示出历史之远与现实之近,咫尺天涯的微妙之美。”

在“颜值”之外发现更多,从传统文化中寻求发展智慧

《如果国宝会说话》展示的100件文物中,有一块遭受过火烧和压砸的铜板,2300年的光阴在它身上漫漶开斑驳的印迹,而金银镶嵌的线条依然规整。很难想象,这是中国至今已经最古老的建筑平面设计图。它设计了一位国王的陵园,不仅完全严格按照比例尺呈现了陵园的格局,而且构造繁复,展现出战国时期的工程和机械技术。

错金银铜版兆域图很少有机会被展示在电视观众眼前,但却是河北博物院的镇馆之宝。“在战国中山国出土的墓穴中,有大量精美的文物,而铜版兆域图则是唯一一件在王错墓主室屡屡被盗又屡屡被遗留下来的文物,可以说正是因为它颜值不高,才恰恰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而它的内涵却是相当丰富的,它是中国建筑规划界的鼻祖。”河北博物院院长罗向军说。

之所以选择拍摄这件特殊的国宝,同为“80后”的分集导演潘懿说:“这块铜板的价值在于它让我们看到了古人的另一种思维方式。我们在看建筑的时候,都是平视视角,但平面图体现出的是俯视视角,尤其当它还是以精确的比例尺呈现的时候,可以想象我们的祖先在几千年前已经掌握了空间思维的方式。这正是所谓以文物看文明。”

的确,汗牛充栋的史籍为中华民族留下了丰富详实的文字记录,而数以千万计的文物,则是祖先留存给我们更为丰富广博的文明信使。“与透过文字的想象不同,从一件件文物身上,可以观察、触摸、研究、体认,从而感知古代中国人以及创造者的温度和态度,解读多个维度的信息,重建一部基于物质遗存的中华文明史,并进而建立起我们自身的文化自信。”顾玉才说。

随着《如果国宝会说话》《国家宝藏》等文化遗产类电视节目的播出,公众对文化遗产的兴趣也日益高涨。国家博物馆前任馆长吕章申认为,全社会对文化遗产的再了解、再认知和对中国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思想渊源的再度深入追溯,对今天中国社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当现代社会人类面临着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内心及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时,会引起人类生态、社会、道德、精神和价值的危机。我们在解决这些冲突和危机时,很难从西方文化中找到答案,只能从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中寻求答案。”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2018-01-18)

【数据分析】

文物承载着中华民族悠久文明,传承上下五千年历史文化,维系生生不息民族精神,是中华文明实物见证,是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根脉,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优势资源。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对文物工作越来越重视,各级文化文物主管部门纷纷出台相关政策,响应中央号召,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近几年来,《我在故宫修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国家宝藏》等文化遗产类电视节目的播出,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共鸣,使得公众对文化遗产的兴趣日益高涨。让文物“说话”,这正是用艺术的表现手法让文物活起来,这也是在当前我国文化“走出去”战略实施中、经济发展与文化繁荣齐头并进形势下,电视媒体所应承担的责任,这一系列纪录片热播背后也给予了我们启示。

内容设置:深厚的传统文化蕴含塑造大国文化的自信

上至史前,下至明清,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目光跨越八千年,摄制组足迹遍布全国,拍摄了近百家博物馆和考古研究所,50 余处考古遗址,从全国3,856,268 件珍贵文物中精选了这100 件国宝。文明的先声贾湖骨笛、仰韶人头壶、越王勾践剑、“国之重器”后母戊鼎……每一件甄选的文物都带着强烈的时代痕迹和地域烙印,见证过那些影响文明进程的历史事件。虽然该片每集只聚焦一件国宝,但100 集最终呈现的文物却有近千件,那些同时期、同地域,具有共同文明特征的文物精品使每集的内容更加丰富,增加了文物的多样性和实证性,也彰显出对于重塑大国文化的自信。

叙事方式:以平民化为视角,通俗易懂的语言拉近与观众的心灵距离

《如果国宝会说话》是一次电视传播方式的创新,没有渲染猎奇和神秘的曲折表述,也避免了高冷的学术性叙事,而是采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跟观众平等对话。正如国家文物局副局长顾玉才说:“走近文物,能欣赏到工艺之美、色彩之美、造型之美;能学习历史、研习美德、感悟民族精神。从收藏到展示,从展示到让文物说话,节目打开了一条细细的门缝,让我们能一窥文物的精彩,倾听文物讲述它们的故事。”

传播方式:电视与网络媒体同步播放,微博、弹幕等新媒体运用提升传播效果

与传统仅凭电视作为媒体的单向传播不同,该片通过电视与网络媒体同步播放,并运用微博、弹幕等方式增强了与观众的互动。这契合现代年轻人的观看节目的喜好,为该片获取更多的年轻观众群体。

拍摄方式:微型纪录片,切合现代人生活方式

现代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时间越来越碎片化,5分钟一集的《如果国宝会说话》体现了文物之重与短片之轻的有机结合,让人们能通过活泼生动的电视语言,利用哪怕乘公交、坐地铁的闲暇片刻来一窥文物的精彩,感受中华民族祖先的伟大创造。

纪录片作为一个国家对外文化交流的“相册”,也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象征。相比意识形态比较强烈的新闻节目和国家形象宣传片而言,其真实、客观的叙述更容易被国内外观众所接受。《我在故宫修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这一系列纪录片的成功播出,无疑在我国同类题材纪录片的创作领域具有导向作用。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