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公共图书馆法》推动我国公共图书馆事业跨入新时代

2018年2月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友善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从 2001 年开始酝酿到现在,历经十七载的《公共图书馆法》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这部法律历史性地成为我国历经百余年的公共图书馆事业跨入新时代的标志。

【标签】 公共图书馆 公共阅读
【正文】

【热点回顾】

我国出台公共图书馆法促进全民阅读

作为公共文化领域的重要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4日由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公共图书馆法共6章55条,就公共图书馆的设立、运行、服务和法律责任等分别做了具体规定。这部法律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深刻指出,满足人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公共图书馆作为重要的公共文化设施,在此方面责无旁贷,需要发挥重要作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行政法室副主任黄薇表示。

按照法律规定,公共图书馆应当免费向社会公众提供下列服务:(一)文献信息查询、借阅;(二)阅览室、自习室等公共空间设施场地开放;(三)公益性讲座、阅读推广、培训、展览;(四)国家规定的其他免费服务项目。

法律同时明确规定,公共图书馆在公休日应当开放,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应当有开放时间。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应当加强数字资源建设、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文献信息共享平台,为社会公众提供优质服务。公共图书馆的设施设备场地不得用于与其服务无关的商业经营活动。

在明确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设立公共图书馆、加大对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的投入的同时,该法还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积极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建设,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给予政策扶持。国家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向公共图书馆捐赠,并依法给予税收优惠。

黄薇指出,这部法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规定公共图书馆要按照平等、开放、共享的要求向社会公众提供服务,同时注重对老年人、少年儿童、残疾人这些特殊群体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些规定可以从法律制度上进一步保障人民群众获得更好的精神文化食粮,更好地保障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记者:殷泓、刘华东,2017-11-05)

专家解读公共图书馆法:公共图书馆发展迈入新时代

145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11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公共图书馆法。

“这次会议通过的公共图书馆法,是党的十九大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第一部文化立法,对进一步促进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将起到里程碑式作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行政法室副主任黄薇指出。

为什么要制定公共图书馆法?这部法律有哪些亮点?它的出台有何重要意义?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弥补文化立法数量偏少短板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就有人呼吁为图书馆立法,图书馆人和学界对这部法律期盼已久,今天终于通过了,很不容易。”中国图书馆学会副理事长、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教授程焕文激动地对记者说。

文化部公共文化司司长张永新介绍说,这部法律从启动制定到审议通过,历经十几年的时间,社会各界、广大人民群众和文化工作者期盼已久。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和国务院法制办等有关部门的大力推动下,今天终于由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它的出台标志着我国的公共图书馆事业有了根本的法律保障。

说到这部法律出台的积极作用,黄薇用了“三个有利于”来总结:一是有利于进一步完善文化立法,为坚定文化自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提供法治保障;二是有利于更好地发挥公共图书馆的功能,促进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健康发展;三是有利于更好地保障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

“文化领域立法比起其他领域立法,总体上有一个数量偏少的问题。本届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贯彻党中央的要求,着力加强文化立法,继电影产业促进法和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之后,今天又出台了公共图书馆法,进一步弥补了文化立法在数量上偏少的短板,为坚定文化自信、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提供了强有力的法治保障。”黄薇表示。

程焕文也指出,目前我国国家层面的文化立法只有文物保护法、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等为数不多的几部法律,公共图书馆法的出台体现了国家对图书馆发展的重视。

“同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一样,我国终于也有了一部体现时代精神和图书馆事业发展规律的公共图书馆法,充分彰显了国家对公共图书馆事业的高度重视,也体现了我们国家高度的文化自信。”张永新强调。

公共图书馆法有四大亮点

黄薇介绍说,公共图书馆法有四大亮点:第一,明确规定了公共图书馆的地位和发展方针,有利于促进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健康发展;第二,明确了政府的责任,加强了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的建设;第三,加强公共图书馆的管理,着力提升公共图书馆的服务质量;第四,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格局。

该法律在总则中明确规定,公共图书馆是社会主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是公共图书馆地位的一个体现,‘公共图书馆应当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这些规定体现了对党的十九大精神的贯彻,确保了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健康发展。”黄薇指出。

程焕文特别留意了法律对发挥公共图书馆功能的规定。他说,这部法律从公共图书馆的设立、运行、服务等方面作了全方位的制度构建,着力加强公共图书馆的管理,提升公共图书馆的服务效力。这些规定,总体上可以促进各级公共图书馆更好地发展,更好地发挥功能,更好地服务广大城乡人民群众,促进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健康发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有几百家民办图书馆,其中有些也向社会提供免费开放服务。“将社会力量兴办的、具有公共图书馆特征的这些民办图书馆纳入法律调整范畴,是这次立法的一个重大突破,也是对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建设热情的积极回应,符合当前社会发展阶段人们对公共事业越来越关心、越来越希望能够参与其中的愿望。”国家图书馆研究院副院长申晓娟欣喜地说。

申晓娟认为,公共图书馆法的实施,将有利于营造一个良好、规范的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环境,引导更多民办图书馆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扩大图书馆服务的覆盖面,成为政府兴办的公共图书馆的有益补充,并以此获得政策扶持。法律中有关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建设的条款,将进一步拓宽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建设的途径,有利于激发人们对公共事业的参与热情,有助于形成多元投入、多元主体的建设局面。

让阅读成为相伴一生的生活习惯

公共图书馆法第36条规定,公共图书馆应当通过开展阅读指导、读书交流、演讲诵读、图书互换共享等活动,推广全民阅读。

对此,申晓娟深表赞同。她指出,向社会提供阅读服务是公共图书馆的基本职能之一。不同于其他机构的阅读服务,公共图书馆向社会提供的阅读服务应当是完全公益的、免费的、平等的、没有任何门槛的。

申晓娟介绍,公共图书馆的阅读服务有其特有的专业化特征,这种专业化体现在图书馆利用馆藏文献资源与馆舍条件,通过举办讲座、展览、读书会、经典阅读等各种活动,延伸公众阅读体验,引导人们深入阅读。仅2016年一年,全国公共图书馆就向社会提供书刊文献外借54725万册次。

“通过立法形式促进全民阅读,在国外有不少成熟的案例,制定颁布公共图书馆法,明确公共图书馆在推广全民阅读中的职能,通过法律保障公共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对于发挥公共图书馆在全民阅读中的核心作用意义重大。”申晓娟说,它将有助于公共图书馆向社会提供持续稳定的优质阅读服务,吸引更多社会公众走进图书馆,保障弱势群体的阅读权益,让阅读成为更多人相伴一生的生活习惯。

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程焕文认为,对于公共图书馆来说,“不平衡”既体现在东部与西部发展的不平衡,也体现在东部的不同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则体现在全国虽然有3000多个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但县级以下基层公共图书馆网点少、藏书少,服务读者的能力较弱。

“推广全民阅读,县级以下基层公共图书馆承担着重要使命职责,加强基层公共图书馆建设是未来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的重点。”程焕文指出。

(以上来源:中国网,记者:殷泓、杜羽、刘华东,2017-11-4)

69.4%受访者称《公共图书馆法》实施后会多去图书馆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以下简称《公共图书馆法》)自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在公共图书馆的建设、运行、服务、法律责任等方面均作出了详细规定,提出了四类免费服务,致力于为人们提供更优质的文化服务。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0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3%的受访者在一个月内去过图书馆。69.4%的受访者称,此次《公共图书馆法》实施后会多去图书馆。69.7%的受访者期待落实图书馆公共空间设施场地免费开放新规,58.6%的受访者希望公共图书馆能提供咖啡、水等饮品。

受访者中,86.3%的人已经工作,11.0%的人还在上学。年龄分布上, 00后占1.7%,90后占27.3%,80后占47.3%,70后占17.6%,60后占5.5%。

76.3%受访者一个月内去过图书馆

湖北武汉青年林溪(化名)上学时,常去学校图书馆看书,一坐就是一天。大学毕业后,她偶尔会去市图书馆。“那里场地更大,各个年龄层、各种职业的人都有。”林溪坦言,由于工作越来越忙,去年一年她只去了市图书馆两次。

“我工作后比以前‘宅’了,想看一些职场书、小说,大都直接从网上买。”北京某事业单位员工陈淼(化名)几乎没去过公共图书馆,她的家离最近的公共图书馆有40分钟路程。在她看来,自己不是学生或做研究的人,不需要翻阅大量参考资料,专门去图书馆没多大必要。

调查显示,76.3%的受访者一个月内去过图书馆,其中,30.6%的受访者一周内去过,29.9%的受访者两周前去过。8.8%的受访者几个月前去过图书馆,14.9%的受访者已经忘记自己最后一次去图书馆的时间。交互分析发现,学生群体一周内去过图书馆的比例(39.3%)明显高于职场人士(29.9%),00后一周内去过图书馆的比例最高(58.8%),其他人群近期去过图书馆的比例随着年龄增加而降低。

张城是北京某高校大三学生,家在山西太原。寒暑假回家,他常去山西省图书馆。“学校图书馆藏书中理工类的多,我平时喜欢看文学方面的书籍,经常找不到。”张诚说,省图书馆的规模大,藏书种类也齐全,他想看的书基本上都能找到,而且去省图书馆让他有更强的学习欲望。

北京某私企职员杨静的姑姑是戏曲爱好者,经常去省图书馆。“我姑姑经常去查阅戏曲相关资料,说馆藏丰富,是网络平台远不能及的”。

调查显示,在去图书馆的目的上,68.3%的受访者是为看书,47.9%的受访者是为借书,27.4%的受访者是为查阅复印资料,18.6%的受访者是去自习。

58.6%受访者希望公共图书馆提供咖啡、水等饮品

“山西省图书馆每年都会举办主题讲座、展览和读者活动,经常吸引很多人去。”张诚认为,公共图书馆定期举办免费借阅、阅读分享会等活动,能满足更多读者的需求,在服务群众的同时提高馆藏文献的利用率。

“之前有次去外地出差,赶上休息日,我就去逛当地的公共图书馆,那边阅览室是收费的,读者体验很差。”林溪表示,此次《公共图书馆法》规定公共空间场地免费开放,不但降低了人们的学习成本,也扩大了读者的活动区域,让公共图书馆服务更人性化。

调查中,69.4%的受访者表示此次《公共图书馆法》实施后会多去图书馆。69.7%的受访者期待落实公共空间设施场地免费开放的新规,55.7%的受访者期待公共图书馆举办免费公益性讲座、阅读推广、培训、展览。其他期待还包括文献信息查询、借阅免费(50.7%),政府公共图书馆设置少年儿童阅览区域(38.6%),为老年人、残疾人等提供适合的文献信息、无障碍设施设备和服务(22.3%)等。

“有些公共图书馆规定不能带自己的书和书包进去,我记的笔记只能回来再誊抄一遍。”张诚希望公共图书馆能提升设备检测功能,方便人们出入,“如果担心读者带的物品影响馆内环境,可以对其体积等进行规定”。

“公共图书馆应该为大众提供获取知识和信息的机会,在一些项目上应该免费或降低收费标准。”林溪认为,公共图书馆的资料影印费、餐饮价格可以适当降低。她还建议地方政府提供一定的财政支持,让公共图书馆都设立专门的音像部,满足不同人群听说读写的需求”。

关于完善公共图书馆服务,调查中,58.6%的受访者希望公共图书馆能提供咖啡、水等饮品,43.8%的受访者建议降低打印、复印费,41.5%的受访者建议设立音频资料专享室。其他建议还有设立小型双人或多人室(40.4%)、举办书评和书展活动(39.5%)以及举办赠书或折扣售书活动(33.0%)等。

(以上来源:中国日报网,杜园春,2018-01-30)

【数据分析】

《公共图书馆法》从 2001 年开始酝酿到现在,历经十七载,党的十九大之后首部文化立法归于《公共图书馆法》,彰显了公共图书馆事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中的重要地位,体现了公共图书馆在新时代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重要作用,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图书馆界乃至公共文化工作者的职业自豪与使命担当,《公共图书馆法》历史性地成为我国历经百余年的公共图书馆事业跨入新时代的标志。

明确政府设立和保障公共图书馆的责任

公共图书馆法规定要求县级以上政府因地制宜建立总分馆服务体系,“促进公共图书馆服务向城乡基层延伸”,满足城乡居民需要。法律首次提出设立公共图书馆的法定条件,明确了各级政府保障公共图书馆经费、人员的基本原则和实现路径,鲜明地体现了公共图书馆法是政府责任法的特点。

为新时代我国公共图书馆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提供法律依据

公共图书馆法将县级政府因地制宜建立总分馆服务体系纳入法律规定,本质上是新时代公共图书馆组织体系的重构,推动公共图书馆建立健全法人治理结构,为公共图书馆治理和运行机制改革指明方向。

同时,法律要求公共图书馆建立信息公开制度,“定期公告服务开展情况,听取读者意见,建立投诉渠道,完善反馈机制,接受社会监督”,特别是考核评价结果和政府补贴奖励挂钩的机制,形成激发公共图书馆活力的突破口,促使公共图书馆不断改善服务条件、提高服务水平。

促进公共图书馆建设、管理和服务与现代科技融合发展

公共图书馆法规定公共图书馆采取多种方式,为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如为了惠及地处偏远难以利用图书馆的群体,以及在开放时间不能有效利用图书馆的群体,法律规定公共图书馆必须“通过流动服务设施、自助服务设施等为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由于现代信息技术、网络服务的迅速发展,公众获取信息的环境得到大大改善,法律还积极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由此可见,法律突出强调了国家在建立标准统一、互联互通的公共图书馆数字服务网络上的责任,突出强调了公共图书馆在数字资源建设、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服务创新上的责任。

推进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建设

公共图书馆法提倡社会合作,鼓励社会各界以各种方式参与公共图书馆服务提供。一是捐赠方式。法律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向公共图书馆捐赠,并依法给予税收优惠”;二是民办图书馆。法律同样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筹资金设立公共图书馆”,为社会公众提供服务。考虑到一些民办图书馆的服务能力有限,可能存在人员、技术、经费等问题,法律要求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等措施,对民办图书馆“给予扶持”;三是志愿服务。志愿服务可以为公共图书馆带来人力、技术、专业等方面支持,丰富服务内容。法律鼓励公民“参与公共图书馆志愿服务”,并且,还要求有关地方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对公共图书馆志愿服务给予必要的指导和支持”。

建立了公共图书馆提供服务的基本范围

公共图书馆作为开展社会教育的公共文化设施进行建设,理应秉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理念,承担实现和保障公民文化权利、缩小社会信息鸿沟的使命,这是图书馆应该向社会普遍开放的行业共识之一。同时,图书馆提供的知识与信息服务,区别于其他商业化信息服务,是由公共财政支持的、非营利性服务。因此,图书馆以公益性服务为基本原则。

《公共图书馆法》充分汲取了普遍开放的服务理念,把“开放”列为公共图书馆向公众提供服务的三原则之一,甚至更进一步,为了让每个人都能“无门槛”利用,法律明确规定公共图书馆提供的基本服务必须免费,不得收取“一分钱”,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免费开放”。法律规定免费开放的范围包括“文献信息查询、借阅服务”“阅览室、自习室等公共空间设施场地开放”“公益性讲座、阅读推广、培训、展览”等,这实质上也是公共图书馆服务的基本内容。

明确国家图书馆的职能,完善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出版物交存制度

法律以专条规定了国家图书馆的独特职能,同时又规定国家图书馆具有公共图书馆的功能,实现了我国国家图书馆性质功能的法定化。法律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出版单位出版物交存制度,将出版单位的法定交存义务由国家图书馆扩展到所在地省级公共图书馆,创造了完善文献信息战略保存体系的中国方案,也迈出了我国出版物交存制度回归本原的坚实步伐。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