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互授“音乐版权”,构建数字音乐平台良好生态

2018年3月12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版权保护可谓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特别是在数字音乐行业,音乐版权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资源,也是二次创作和提供延伸服务的必需品。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达成合作,其积极作用不言而喻。

【标签】 版权保护 音乐产业
【正文】

【热点回顾】

网易腾讯音乐互授权“泯恩仇”

曾因版权问题燃起战火的网易与腾讯终于握手言和。2月9日晚间,国家版权局官方网站宣布,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的长期合作,同时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

“终于不是灰色的了!”“可算能听啦!”10日起,在网易云音乐一些知名歌手歌曲的留言评论区,网友们兴奋地留言。2017年8月,腾讯方面两次起诉网易云音乐,理由都是后者未经许可向公众网络传播腾讯音乐独家版权。这两起事件涉及的音乐内容包括了腾讯音乐独家享有的200多首歌曲。受此影响,网易云音乐上的部分歌曲在同一时期被下架,被下架后的歌曲在其APP上字体变灰、无法点击。在此前,腾讯、网易就已经因为竞争关系而出现过各种争端。

艾瑞咨询日前最新发布的2018中国数字音乐消费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数字音乐付费习惯已经形成,人们习惯通过购买会员或数字专辑进行消费,更注重音乐品质。报告同时预测,全球数字音乐收入将在2020年达到133亿美元。这一数据将远超同时期的实体音乐收入。

不过,很长一段时间里,各大音乐平台都是手握独家版权各自为战,在独有歌曲资源上更是互相排斥。“现在手机上装了三款音乐APP,我也不想啊!这个歌手的歌只在A平台有,那个歌手的歌只在B平台独家,想好好听个音乐可真不容易。”平日喜欢听音乐的白领郭森感叹。

“网络音乐服务商抢夺独家版权、哄抬授权价格,这不利于音乐作品的广泛传播,不利于广大网民和听众对音乐的使用,不利于本土音乐的创新创造,也不利于网络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 国家版权局相关负责人此前公开表示。如今,网易、腾讯两大互联网音乐平台握手言和互相授权,无疑是对听众的一大利好。去年,腾讯和阿里也已经达成了独家音乐版权相互授权的合作。

中国音乐版权环境在近几年来持续优化。2015年7月9日,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所有音乐平台下架未获授权作品。一时间,各家音乐平台短时内下架了220万首音乐作品,号称史上“最严版权令”。此后,音乐平台之间版权大战激烈,逐渐形成了腾讯、阿里、网易、百度等几家巨头寡头竞争的局面。

此次,网易、腾讯握手言和,意味着靠“买买买”进行版权“圈地”这个过去各家音乐平台习惯的做法今后将不受政策、市场鼓励。业内人士分析,短视频、音乐社交以及尚未被开发的新型音乐消费形式,将成为今后音乐平台的角力点。

(来源:北京日报,记者:孙奇茹,2018-02-11)

腾讯、网易互授音乐作品版权,融合渐成在线音乐行业新趋势水煮娱

“在国家版权局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同时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此次就网络音乐版权达成合作,有利于网络音乐作品的全面授权和广泛传播,对维护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秩序、建立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生态起到积极作用。”

在国家版权局庄严肃穆的官方网页上,这则消息却如平地惊雷般令网友慨叹不已。在线音乐的话语权掌握在版权曲库的手中,对于流媒体而言,版权曲库的重要性已然在几次“枪林弹雨”的版权之争中挥洒得淋漓尽致。

我们能够看到的是,在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后,在版权曲库层面一向“默默行进”的网易云音乐似乎迎来了黎明前的曙光。截至目前,全球范围内有200多家唱片公司持有数字音乐的版权,目前90%以上都已被腾讯音乐拿下。版权曲库作为网易云音乐的弱势,此次相互授权后,网易云音乐或将补上这块短板。

不过版权战场的硝烟似乎早有“大势已去”之趋,去年10月,国家版权局约谈境内外音乐公司及国内几大网络音乐服务商,要求对网络音乐作品全面授权、避免独家授权。在国家版权局强悍推动下,中国在线音乐市场的硝烟早已散去,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市场的步子又将迈向何方?

版权曲库“至高话语权”加持下,网易云音乐成“大赢家”

对于在线音乐市场而言,版权资源在近几年来一度意味着至高的话语权。

在国家版权局官方微博十分“生动活泼”的向网友引荐自己的微信账号之时,网易云音乐官方微博也迅速转发了这一消息并欣然置顶。“村民”们前去留言表示“歌单中的灰色终于得以拯救”,而与之相对的是,腾讯音乐官方微博并未有任何发声。

豪气冲天的腾讯集团在正版版权问题上,一度秉承豪射四方的“买买买”行动力,无论是游戏产品(甚至公司)代理权、海外大剧如HBO的播放权还是音乐版权资源。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产品矩阵中,通过购买版权的形式来对旗下QQ音乐、酷我音乐以及酷狗等产品进行内容壁垒方面的巩固。

截止至今,TME已经独家代理了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同时代理了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等唱片公司的版权资源。在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换后,滚石、华研、相信音乐、寰亚等公司的音乐版权也被揽入旗下。

作为外媒口中在2018年“最受期待”的IPO公司之一,腾讯音乐累计付费用户达1.2亿,同时为7亿月度活跃用户提供了超过1700万首歌曲。

根据移动大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 发布《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在移动音乐行业中,网易云音乐凭借优质的社区内容建设,30日留存率行业第一,达到35.6%(其他音乐APP普遍只有30%),并入选一线城市移动网民最爱TOP10 APP和二线城市移动网民最爱TOP10 APP第一。

腾讯、网易互授音乐作品版权,融合渐成在线音乐行业新趋势

腾讯音乐旗下音乐产品与网易云音乐,一个对于付费版权意识推动力显著,一个以用户体验为卖点,此刻,曾经“二者不可得兼”的状态似乎随着后版权时代的来临而被悄然击碎。

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市场的未来竞争靠什么?

在国家版权局的强力整治下,中国音乐版权环境在近几年来正在持续优化,2015年7月9日,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各家音乐平台短时内下架了220万首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号称史上“最严版权令”。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这条“最严版权令”颁布之后,音乐平台间的版权大战此起彼伏,马太效应凸显,如今战场上只留下腾讯、阿里、网易、百度几个大玩家。

一度充满乱象的网络数字音乐领域在国家版权局重拳整治下秩序明显好转。各大音乐服务商的“合纵连横”也为数字音乐版权从“独家”走向“转授权”的共享新形式奠定了基础。

网易云音乐的劣势一直是版权曲库资源。看着播放列表中“忽明忽暗”的音乐人作品,五月天、草东没有派对等资源的“一去不复返”,网易云音乐一度令“村民们”黯然神伤,究其原因则是曲库资源的不稳定。

2015年10月,QQ音乐便网易云音乐选择牵手合作,QQ音乐以预付分成的方式向网易云音乐转授包括索尼音乐、《我是歌手第三季》等音乐版权150万首。彼时便有人预测,网易云音乐的版权问题将为其带来极大的冲击。在腾讯音乐与虾米音乐版权转授抱团后,版权问题甚至一度让网易云音乐有些前途堪忧。

在今年10月接受《人民日报》的采访时,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副司长段玉萍就曾提到:“网络音乐服务商抢夺独家版权、哄抬授权价格,这不利于音乐作品的广泛传播,不利于广大网民和听众对音乐的使用,不利于本土音乐的创新创造,也不利于网络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

在此情况下,向产业链上游进一步延伸,切入内容创作领域,从源头“制造”内容,树立品牌,便成为在线音乐平台的合理选择。这一点能够从腾讯音乐娱乐的展望中看出端倪。 1月31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索尼音乐娱乐合作推出电子舞曲音乐品牌Liquid State,电音厂牌的设立,一方面是腾讯站在电音风口中发挥音乐集团的魄力,另一方面,是用内容创作来进一步巩固自身在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领先地位。

2017年便有业内人士分析,国内音乐行业在版权体量、用户价值、平台规模、产业纵深等分散状的平衡就已经被彻底打破,融合势必成为在线音乐行业的下一篇章。随着互联网音乐版权在国家版权局等力量的步步引领下,以及互联网音乐平台在后版权时代,不断寻找新的突破口前行的推动作用下,未来,不再“忽明忽暗”的将不仅仅是曲库中的音乐作品。

(以上来源:娱乐独角兽,2018-02-18)

版权壁垒打破 数字音乐平台拼什么

纵观近年来的数字音乐市场可以发现,在整体市场迅速发展的同时,版权一直是推动市场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并在过去常常成为各大数字音乐平台为建立自身核心竞争力而争相抢夺的对象。2015年最严版权令正式颁布,歌曲版权再也不是“免费的午餐”,众多侵权歌曲被下线,为了能够让自身拥有足够的资源、满足用户的需求,国内各个数字音乐平台纷纷加紧与唱片公司达成合作。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能让自身获得更大的竞争力,与唱片公司达成独家音乐版权合作成为不少数字音乐平台的选择。

通过独家版权合作,虽然一方面让用户基于听歌的需求选择坚持使用某个数字音乐平台,为该平台带来了用户量,但在另一方面也为行业发展引发不少负面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版权价格被哄抬。面对版权争夺而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国家版权局开始进行引导,并于去年9月约谈了包括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在内的多家数字音乐平台。

“此前数字音乐平台通过独家版权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自己的用户,避免被其他平台抢走,但同时也让自身的版权成本日益增加,再加上国内用户对数字音乐的付费意识还未完全养成,无疑会给平台方实现盈利带来不小的障碍”,投资分析师许杉表示,“借助政府层面的引导,平台间达成转授权已经成为行业趋势,独家版权形成的内容壁垒逐渐被打破,数字音乐平台需要找到吸引及维护用户的新方式”。

差异化竞争是趋势

从此次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的合作来看,99%的独家音乐作品将相互授权,双方在版权资源上的差距将进一步缩小。与此同时,各个数字音乐平台也开始将建设竞争力从单一的版权资源,向包括优化服务、增强体验、延长产业链等多个方面着手。

以腾讯音乐为例,该平台正逐渐向音乐产业链上游深入,并在上月底与索尼音乐娱乐公司达成合作,双方不仅联手推出电子舞曲音乐厂牌Liquid State,还共同成立合资公司运营该新厂牌。且有消息称,腾讯音乐未来还将通过投资、商业合作等方式向上游音乐出版、艺人经纪等方向延伸。除了通过与唱片公司合作拓展业务外,发力原创音乐人也是不少平台的选择。

而在延长产业链外,各个数字音乐平台也在提升自身的服务。在行业评论人王毅看来,充足的版权资源只是吸引用户的第一阶段,第二阶段则是抢占用户的使用时间,毕竟不少用户往往会同时使用不止一个平台的App,但用户每天听歌的时间是有限的,谁能抢占用户更多使用时间,提升活跃度并让用户选择付费,谁就能拥有更大优势,这需要各个平台在服务上进行比拼。

(以上来源:北京商报,作者:卢扬郑蕊,2018-02-12)

【数据分析】

在网络数字化、移动化、大众化发展的驱使下,我国网络音乐产业从产业规模、产品数量和用户规模等方面上都得到了迅猛发展。但是随着数字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络盗版音乐的传播更加便利,侵权盗版现象比较严重,网络音乐版权保护不容乐观。

版权保护可谓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特别是在数字音乐行业,音乐版权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资源,也是二次创作和提供延伸服务的必需品。音乐版权相较视频、图书有两个显著特点:

其一,体现在需求替代性方面。

由于每个人对于音乐作品的喜好和需求都是个性化的,因此音乐作品之间的可替代性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弱。比如,当用户听不到费玉清的歌曲时,没法用 TFBOYS 的歌曲来替代。音乐消费频繁而多变,数字音乐平台最有价值之处正是为消费者在音乐的海洋中大浪淘沙,挖掘可能中意的音乐作品这就要求音乐平台必须储备尽可能丰富的曲库。值得注意的是,音乐作品与影视作品的消费方式不同,前者是反复收听,多次消费,而后者一般只观看一次,因此音乐作品的生命周期长很多,经典歌曲的价值绝对不亚于那些打榜新歌。正因如此,数字音乐平台的消费者比在线视频的消费者忠诚度高很多,不会因为几首新歌就转换平台,更看重的是平台历史曲库的丰富程度。因此,对于音乐平台而言,音乐版权合理、公平的获取渠道是参与有效竞争的先决条件,只有在版权完备的基础上,音乐平台间才有就价格和服务开展竞争的可能。

其二,传播是著作权价值实现的根本途径。

这一点在音乐作品上表现尤为明显。对于创作者来说,作品的广泛传播很多时候甚至比经济收益重要得多。如果我们将对著作权保护的理解,仅停留在打击侵权的层面,这就只能保证“他人不用”,却并不能实现音乐作品的传播价值了。我们认为,保护音乐著作权的初衷在于使创作者在分享其作品的过程中获得合理的回报,并以此促进音乐的传播。著作权所谓的“垄断性”也理应在促进传播的前提下去理解。人为使音乐版权稀缺化、或者限缩著作权授权渠道的行为,均有悖于著作权制度的初衷。因此,在音乐产业探索盈利模式进程中,应当时刻保持对“有负初心”的著作权行使行为的警惕性。

因此,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此次就网络音乐版权达成合作,有利于网络音乐作品的全面授权和广泛传播,对维护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秩序、建立网络音乐版权良好生态起到积极作用。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