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科技+”助力千年藏药技艺传承

2018年4月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藏医药学发源于青藏高原,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用现代科技手段解释传统医药的内涵,进一步实现科学化、规范化是推动藏医药走出青藏高原,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

【标签】 藏药技艺 文化传承
【正文】

【热点回顾】

 

千年藏药迸发“现代”活力

26日下午两点半,青海省藏医院制剂科送来了当天的第一批藏药材,质量控制岗位的扎西措戴好一次性手套,按规定将药材取样。

“共180克样品,先送给老专家目检,然后再进行生化检测,在尊重传统的情况下辅以现代科技手段,以保证藏药的质量。”制剂科扎西措说。

藏医药学发源于青藏高原,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与中医学、印度吠陀医学、西方传统医学被称为世界四大传统医学,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扎西措介绍,由于传统藏药大都由老藏医自采、自制,因此存在丸重差异、水分含量不同等问题,如今藏药药剂正逐步走出传统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向科学化、规模化和标准化迈进。

“比如说传统藏药六味安消散,过去是用纸袋装药,患者拿回家用药勺舀着吃,这样剂量不准确,也不易保存,现在已经换成了全新的生产线,单剂量分装,更安全有效。”扎西措说。

走进青海省藏医院制剂科大楼,环境整洁,不同的工作区执行相应的净化标准,现代化设备涵盖了藏药粉碎、过筛、混合等多项操作。

“以前藏药药剂生产对于厂房环境没有要求,室内室外都可以,现在有了标准化厂房。”青海省藏医院制剂科主任多杰才让说。“这台是制丸机,改变了以前丸剂靠手搓的状况。这台是抛光机,过去药丸抛光需要两个人相对而站,拉着布袋对甩,如今一台抛光机就解决问题了”。

目前青海省藏医院藏药制剂科可生产散剂、丸剂、酒剂、栓剂、煎膏剂、巴布膏剂等12种藏药剂型的368种藏药品种,年产能力达200吨。全省藏医医疗机构制剂室29家,可生产藏药制剂品种1042个。

为加速藏药产业发展,近年来中国政府加大投资,在西藏和青海等地建立了一批现代化藏药厂,把传统的藏药生产加工和现代的高科技有机结合。

“藏药也有‘指纹’呢”,青海晶珠藏药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一年说。“‘指纹’图谱是采用分析手段将藏药中复杂的化学成分进行分离,形成高低不同的峰组,排列成一张图,可以测定藏药里的有效成分、特征成分的含量,依此来把控药品质量”。

李一年说,目前像二氧化碳超临界萃取技术、微波灭菌技术、真空喷雾干燥技术等高新技术在藏药企业的应用很广泛,这些技术为整个行业形成“良好作业规范”和“优良制造标准”提供了有力支撑。

作为藏药产业原料主产地、藏医药发祥地之一的青海省,目前藏药生产企业已经发展到15家,可生产160种藏成药。据青海省中藏药管理局统计,仅2016年,青海藏药生产企业工业总产值就达23亿元,并逐步打造出“金诃”、“晶珠”、“久美”、“三江源”、“三普”等驰名品牌。

在藏药生产标准化、工艺的现代化、疗效再验证的迫切需求下,西藏、青海、甘肃等地的藏医机构都成立了科研组织,藏药科研工作逐步展开。

在青海省藏医药研究院下设的藏药新药开发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人员以珍宝类藏药金诃七十味珍珠丸为突破口,定量分析了传统名贵藏成药中矿物质元素长期蓄积及毒性作用,探讨了矿物质元素的药效学作用。

“要用现代科技手段来解释传统医药的内涵,更进一步实现科学化、规范化才是推动藏医药走出青藏高原,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青海省藏医药研究院院长多杰说。

(以上来源:经济参考报徐文婷2018-03-30)

现代科技推动古老藏药焕发活力

近年来,有着上千年历史的藏药正逐步走出传统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向科学化、规模化和标准化迈进,通过现代科技手段焕发出新的活力。

26日下午,青海省藏医院制剂科送来了当天的第一批藏药材,质量控制岗位的扎西措戴好一次性手套,按规定将药材取样。

“共180克样品,先送给老专家目检,然后再进行生化检测,在尊重传统的情况下辅以现代科技手段,以保证藏药的质量。”

藏医药学发源于青藏高原,有着深厚的文化内涵,与中医学、印度吠陀医学、西方传统医学被并称为世界4大传统医学,迄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

扎西措介绍,由于传统藏药大都由老藏医自采、自制,因此存在丸重差异、水分含量不同等问题。

“比如说传统藏药六味安消散,过去是用纸袋装药,患者拿回家用药勺舀着吃,这样剂量不准确,也不易保存,现在已经换成全新的生产线,单剂量分装,更安全有效。”她说。

目前,青海省藏医院藏药制剂科可生产散剂、丸剂、酒剂、栓剂、煎膏剂、巴布膏剂等12种藏药剂型的368种藏药品种。

为加速藏药产业发展,近年来西藏、青海等地建立了一批现代化藏药厂,把传统的藏药生产加工和现代的高科技有机结合。

“藏药也有‘指纹’呢。”青海晶珠藏药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一年说,“‘指纹’图谱是采用分析手段将藏药中复杂的化学成分进行分离,形成高低不同的峰组,排列成一张图,可以测定藏药里的有效成分、特征成分的含量,依此来把控药品质量。”

李一年说,目前像二氧化碳超临界萃取技术、微波灭菌技术、真空喷雾干燥技术等高新技术在藏药企业的应用很广泛,这些技术为整个行业形成“良好作业规范”和“优良制造标准”提供了有力支撑。

目前青海省藏药生产企业已经发展到15家,可生产160种藏成药。青海省中藏医药管理局统计,仅2016年,青海藏药生产企业工业总产值就达23亿元。

(以上来源:新华社徐文婷2018-03-27)

加快完善 藏药标准体系

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人民群众对健康的需求不断增长,藏医药事业和藏药产业势必会获得更大的发展潜力和提升空间,但目前,质量标准不完善严重制约着藏医药现代化进程,基于此,夏吾卓玛、马福昌、白加扎西代表建议,加快完善藏药标准体系。

建议中说,当前,多数藏药缺乏被国内外公认和接受的客观严格的质量控制标准,标准建设也尚处于起步阶段,这已成为藏药产业现代化的制约瓶颈。在标准提高过程中,问题主要集中在药材基源混乱,无专属性鉴别,药材名称翻译不统一,处方量及用法用量存在差异,功能主治表述不规范,禁忌、不良反应和注意事项注明不够全面等问题,同时在藏药炮制、研发、安全性评价等环节还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要实现藏药产业现代化发展,就需要从基础抓起,从藏药标准建设出发,解决长期制约藏药质量安全和产业发展的深层次问题,从而促进藏药产业又好又快发展,惠及更多患者群众。

为此,三位代表建议,建立协调工作机制,成立国家层面的藏药标准协调委员会,制定藏药标准建设的中长期发展规划。对已有国家标准的,要进行修订和提高,没有国家标准的,要开展新建工作,建立形成适应当前藏医药发展和医疗需要的新的国家藏药标准体系。基于藏民族地区在科研条件、人才及研究工作积累等方面相对不足的现状,发挥国家政策对藏药产业的引导作用,促进藏药产业又好又快发展。

(以上来源:青海日报咸文静2018-03-12)

【数据分析】

传承与保护是藏药产业创新的源动力。政府应鼓励民间设立西藏文化保护与传承专项基金,积极推广藏医教育和牧区低成本藏医医疗等社会公益贡献,为老藏医或已在当地行医数年的藏医投建藏医诊所,为当地民众提供方便、低廉、优质的医疗服务,为民众解除病痛的同时,继承传播深厚的藏医药文化和智慧。同时,应当大力支持藏医药大师以及顶级专家学术思想的整理与传播,支持藏医药专家智慧和经验的传授,不断创造条件促进藏医师徒薪火相传,使传统的炮制工艺、特色治疗技术后继有人。

科技创新是藏药发展的“强力引擎”。不断将现代科技应用与传统藏药产业融合创新,把原创性引入现代制药技术和工艺,并将创新性的现代制药技艺运用于藏药生产,引领藏药产品的物理革命,在保持原有疗效的基础上,赋予其现代内涵,使传统藏药符合现代制药标准,在用科技传承藏药精髓的基础上,用创新架起藏药技艺传统与现代的桥梁是藏药技艺传承发展的关键所在。

建造基于保护的藏药种源是实现对藏药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的重要手段。多数藏药材较为名贵,来源稀缺,而西藏生态环境较为脆弱,为了避免当地百姓因追求经济利益而大量采掘,自治区政府正在着手建设青藏高原资源保护区,首先从当地建立,然后拓展到各个地区,使得西藏整体实现对藏药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藏药文化博大精深,其弘扬和传承是历史留给我们的一项重任,应当从藏药资源保护、藏药技艺传承、藏药技艺创新等方面入手,促进藏药文化获得新一轮发展,与世界文化潮流并肩而行。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