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农家书屋数字化建设发展趋势

2018年4月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农家书屋从无到有,从星星之火发展到如今的燎原之势,在当今数字化趋势下的农家书屋,更应该深化建设,以适应蓬勃发展的和谐新农村建设。

【标签】 文化惠民 农家书屋
【正文】

【热点回顾】

海南:“农家书屋+”加出一片新天地

2012年,海南省实现全省行政村农家书屋全覆盖。如何更有效地实施文化惠民工程,让现有的2695个农家书屋活起来、动起来,更好地服务大局、服务群众?针对这一重要课题,海南省近年来积极探索,创新推进农家书屋提质增效和延伸服务,给农家书屋做加法,加出了一片新天地。

“农家书屋+活动营”打造文化发展好平台

万宁市大石岭农家书屋依托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优美的田园风光,将乡村特色和文化创意相融合,利用海洋、田园和森林等资源,引领村民通过阅读提升科学文化素养的同时,积极开展室内和户外两大系列活动。室内活动包括图书阅览、书画鉴赏、茶艺品赏、文创展示、音乐欣赏等,户外活动推出郊游、露营、拓展、亲子教育等。万宁市溪边书屋还组织开展书法学习班、读书会、传统习俗礼仪活动、名家长桌论坛、溪边沙龙等。农家书屋成了村民学习惠民政策、农业科技和文化知识的课堂,还是村民欣赏艺术、陶冶情操、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农家书屋+农家乐”助力全域旅游、乡村旅游

海南省首个农家书屋阅读服务示范点——海口市石山镇春腾村“火山书吧”,因坐落在火山口地区一家农家乐性质的骑行旅游点而得名。“火山书吧”还是凤凰海南书坊火山口阅读分享中心。新华书店不仅是农家书屋的图书供应商,更是经营管理的合伙人,除了无偿提供图书,培训书屋管理人员,还经常在书屋举办主题阅读分享会,农家书屋成了新华书店的乡村网点。“火山书吧”还有一块牌子——“人民骑兵营”,它是集旅游、自行车运动、农业生产、教育于一体的创新型经营项目,由闲置荒废7年的岭西小学改建而成,公益性的阅读服务点附着于经营性实体,既满足了经营性实体对提升文化档次、践行社会责任的追求,同时也建立了农家书屋发挥效能的长效机制,实现了双赢。据了解,海南省文体厅在农家书屋选址时首选乡村旅游点,就是着眼于大力推进全域旅游、乡村旅游。

做好“农家书屋+”大文章

定安县尝试把建设农家书屋和建设文化村邮服务站相结合,推出了“农家书屋+村邮站”新模式,全县108家农家书屋全部完成了文化村邮服务站建设。村民不但可以在农闲时间到农家书屋看书学习,还可以到文化村邮服务站办理交水电费、电话网络费和网购等业务。文化村邮服务站在为村民提供图书借阅的同时,还不断拓展服务业务领域,成为便民服务的窗口。保亭县统筹国家财政资金,加大农家书屋出版物更新的投入,不断满足农民群众对文化生活的需求,并以“总分馆+基层服务点”模式实现三级机构无缝对接,促进农家书屋服务向基层有效延伸。

为了在互联网时代农家书屋建设能够与时俱进,海南省注重农家书屋软硬件升级换代,在有条件的地区着力推进数字化农家书屋试点建设。在三亚市、海口市,新建的农家书屋大多设有多功能报告厅、电子阅览室,均配备音响、投影机、讲台桌椅、电脑等,在基础设施及管理服务不断完善的同时,丰富了书屋的项目内容,增强了农家书屋的吸引力。

要解决农家书屋服务“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必须坚持做好“农家书屋+”这篇大文章,延伸出更多更好的服务项目,最大限度发挥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作用。农家书屋是海南省着力推进的六大重点文化惠民工程之一,获赞文化乐民、文化惠民、文化育民民心工程。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2018-03-30)

农家书屋十年建设结硕果

2017年是农家书屋全面建设10周年。12月18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辽宁沈阳召开农家书屋全面建设10周年经验交流会。会议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总结了10年来农家书屋的工作成绩和经验。本版摘取了会上相关单位代表的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从买图书到买选题

辽宁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 刘向阳

辽宁省农家书屋建设启动于2007年,2008年全面铺开,2010年全部竣工,累计投入建设资金2亿余元,共建成农家书屋11762个,提前5年完成了中央下达的建设任务,成为全国率先实现“农家书屋村村有”的省份之一。从2011年起,辽宁省启动实施了农家书屋出版物补充更新工作。2013年至2015年,继农家书屋之后,辽宁省又在全国率先建成3977个社区书屋,实现了全省社区书屋全覆盖。 为了加强农家书屋管理员队伍建设,省局组织编印《辽宁省农家书屋社区书屋管理员工作手册》,配发给每一名管理员,并与中国人寿集团辽宁省分公司组织实施“共建多功能型农家书屋,打造文化绿洲”项目,引入万名中国人寿员工充实农家书屋管理员队伍。 在为农家书屋补充更新图书工作中,按照“百姓点单、按需制单、政府买单”的工作模式,在确保完成国家刚性规定的每个农家书屋年更新图书不少于60种的工作标准基础上,省局以“金色乡村”“金色年华”“金色夕阳”“青少年阅读”等出版工程为依托,实现由单一被动的购买图书向主动购买选题转变,把更多农民群众喜欢看、读得懂、用得上的优秀出版物补充配送到农家书屋里。

开创“五黄蛋”服务模式

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 毛良才

自2007年以来,湖南省每个农家书屋配置图书2030种、2240册以上,农民人均拥有图书达3.1册。党的十八大以来,湖南省建立健全长效运行机制,积极拓展农家书屋延伸服务,总结了株洲攸县“五黄蛋”延伸服务、长沙县“星级管理”、新晃县“书生管书屋”、永兴县“农家书屋阅读吧”等先进经验。湖南省农家书屋图书政府采购项目获得全国“政府采购精品项目”“公共资源交易精品采购项目”等多项荣誉。

为了加强科学指导,建立健全管理运行机制,湖南省委、省政府“两办”先后出台《关于加强农家书屋工程建设的意见》《关于加强农家书屋管理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发挥农家书屋作用的通知》3个文件,为农家书屋后续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和科学指导。

为了强化服务功能,湖南省开创了“五黄蛋”服务模式。推广高桥农家书屋下蛋模式,长沙县、炎陵县、平江县等地率先将乡镇所在地农家书屋及具有一定规模的农家书屋作为县级图书馆的分馆,实施全县图书通借通还。平江县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延伸服务,在每个乡镇中心打造一个农家书屋阅读推广馆,实行“一家一户一证一书”图书漂流借阅制度,对图书实行入户漂流,提高了农家书屋借阅率。

湖南财政先后支持120.7万元、湖南省新闻出版发展基金会支持54万元,表彰395个示范农家书屋、472名优秀管理员。

为了引导和鼓励多元化,湖南省积极发展一批与商业活动相融相生的农家书屋,带旺了人气,带火了生意。如株洲市茶陵县河东村、郴州市北湖区小埠村等农家书屋探索出“书屋+商铺”“书屋+电商”“书屋+村邮”等模式,管理员在书屋内设立文化生活用品零售柜台、电商平台、村邮网点。

七种模式巧升级

甘肃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巡视员 武志元

甘肃省作为全国农家书屋工程首创省份之一,从2005年率先试点,到2012年实现了全省农家书屋行政村全覆盖,全省共建成各类书屋1.72万个。全省农家书屋配备出版物超过2863万册,农民人均拥有图书量达到2.53册。据最新统计,全省农家书屋平均年借阅登记量在120册次左右,年总借阅登记量超过200万册次。

运行机制方面,甘肃省探索了七种模式:一是张掖市解决管理员报酬的模式。该市每年为每个优秀书屋表彰奖励2800元,解决了管理员的报酬。二是嘉峪关市四点半课堂模式。该市把书屋建成第二课堂,把课堂延伸到书屋,解决了放学后“孩子去哪儿”的问题。三是金昌市图书漂流模式。该市对农家书屋难以覆盖的死角地区,结合当地养殖种植、习俗文化等特点,搞活图书漂流,与周边村农家书屋定期交换流通书籍,扩大图书流通领域,达到资源共享。四是天水市融合发展模式。该市依托农村小学、村组商店、乡镇养老院、村委会和农村电商的商户建立农家书屋,农家书屋建设与村委会、文化大院、电子阅览室、文化广场等有机结合,与党员活动室、多功能活动室、道德讲堂并设在一起,使农家书屋成为基层综合文化的重要阵地。五是庆阳市数字农家书屋模式。该市在全省率先试点建设了88家数字农家书屋,增加了数字阅读、远程管理、电商交易等功能。六是甘州区农民工书屋模式。让外出务工人员在书屋度过业余时间,咨询务工信息,为自己读书充电。七是肃南县马背书屋模式。甘肃是一个多民族省份,全省有55个民族。肃南县开通了马背书屋,书屋管理员骑着马把图书送往游牧点,满足了牧民的读书看报需求。

聚焦“三难”求突破

安徽省滁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 郝庆孝

滁州市位于安徽省东部,截至目前,已建成农家书屋1270个,实现村级全覆盖。全市有14个农家书屋被评为安徽省百佳农家书屋、安徽省示范农家书屋。为充分发挥农家书屋的积极作用,滁州市从2015年起创新实施了“两创两培”农家书屋提升工程,即创建农家书屋示范县、示范点;培训管理员队伍,培育阅读活动品牌。

为了破解农家书屋“开门难”,滁州加大责任落实、资金投入和优化提升。为了落实管理员待遇,滁州市将管理员补助纳入县级财政预算,最高人均年补助可达9600元。积极推行农家书屋管理员、文化协管员、文物保护员“三员合一”,纳入行政村公益文化岗位,实行政府购买社会服务。

为了破解农家书屋“管理难”,滁州市加强制度建设、队伍建设和阵地建设。在全市推行“一卡三牌六上墙六台账”制度,提升工作标准化、规范化、精细化水平。举办农家书屋管理员实训班和技能大赛,2015年以来,市县乡三级共培训农家书屋管理员4213人次。以美丽乡村建设为契机,进一步提高农家书屋建设标准和配置,目前已有276个农家书屋达到40平方米以上,并配有空调、电视等。

为了破解农家书屋“活动难”,滁州市强化项目带动、品牌提升和服务深化。以“春闻书香、夏伴书香、秋享书香、冬爱书香”四季阅读活动为主线,滁州市2017年策划了“农谚农俗话农耕”“喜迎十九大红色经典诵读”等活动项目48个,参与群众超2.7万人次。

农家书屋进农家

吉林省扶余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 陈立文

扶余市位于吉林省松原市东部,从2014年开始,大力推进农家书屋进农家工作,目前已有1/3行政村书屋建在了农家,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农家书屋。在农家书屋进农家工作中,扶余市瞄准了3块阵地:真正的农家、屯中超市和有室内活动室的文化大院。 一是选准选好农家书屋的“农家”和管理人员。农家书屋进农家首先要在本村一户人家落户,这不仅要看这户人家在村里的居住位置、院落房屋的空间大小,尤其注重选择一个合适的图书管理员。在图书管理员的选择上,注重选择有责任心和事业心的退休老教师、老干部、文艺爱好者、文化志愿者、村干部或有责任有担当的村民等真正热爱文化、热爱读书、善于管理的人担任。 二是签订农家书屋管理协议。由市文广新局、管理员、村委会三方签署委托管理协议,明确各自的责任和义务。积极协调当地财政部门为管理员提供工作经费,同时约定图书管理员要严格按照《吉林省农家书屋管理与服务规范》等各项规章制度管理图书,因管理不当造成丢失或损坏的图书要自费弥补。 三是统一制作标牌和管理制度。为加强农家书屋管理的规范化、制度化,我们制定了《扶余市农家书屋管理与服务规范》等多项管理制度,统一制作了标牌,并且不定期实地检查农家书屋的运行状况。

办好书屋我快乐

湖北省恩施州鹤峰县燕子镇新行村农家书屋管理员 向宏建

我是湖北省恩施州鹤峰县燕子镇新行村农家书屋管理员向宏建,今年67岁。我创办的农家书屋已走过17个年头。

我们新行村地处偏僻,大山里的农民大多靠土里刨食,一直难以富裕起来。在经历了一些磨难之后,我琢磨出一个点子,那就是要通过读书学技术。

2001年的时候,我自筹资金购置了500多本科技书,在自己家中办起了图书室。自2007年湖北建设农家书屋至今,我主动将自己的图书室纳入村里的农家书屋,书屋的面貌和规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书更多了,品种更齐全了,书屋的作用也更大了。在这10年间,我用我养羊的收益,投资10多万元,将书屋面积扩大到500平方米,现总藏书量已有2万多册,每年更新报刊15种。现在,农家书屋基本上能满足每个借阅者的需求。

我创办了农家科技读书小组,加大宣传力度,每月不定期地开展实用技术培训、法律知识讲座等活动。自书屋创建以来,开办各种科普知识培训、法律知识讲座146次,培训人数34676人次,累计借阅书刊人数127650人次,印发各种科普资料75210份,辐射到周边7个乡镇、30个行政村。

新行村五组村民向才安加入科技读书小组后,利用相关科技知识开办了魔芋粗精粉、土豆、红薯等精制食品加工厂,引进先进生产设备和技术,年创产值5000多万元,还解决了周边村民300多人的就业问题。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现在的新行村,扯皮拉筋的少了,打架斗殴的没了,无事整酒的灭了,这样的村风村貌,农家书屋功不可没。

我想,只要我能动,只要乡亲们有需要,我的农家书屋就会一直办下去。办好农家书屋,我是乐在其中。

守土有责保配送

浙江省新华书店集团董事长 王忠义

浙江省从2011年开始,利用一年半时间,完成了全省行政村农家书屋全覆盖,共建设25335个农家书屋。浙江省专门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确保各级基层新华书店守土有责、分片到点、落实到人。

在工作中,通过制定专项工作实施方案,及时收集农家书屋出版物样书,最大限度提高各地上报订数的供货满足率,并与所有供货商协定货源预留相关协议,提前做好各产品的货源保障工作;同时,优化改造业务系统、物流系统、连锁店系统功能,制定农家书屋作业流程和跟踪流程,使信息传递更加快捷、全面,加快了农家书屋的建设进度,提高了服务质量,改善了进货分发配送的管理。其间,共向各供货商采购图书批次17390次,向农家书屋配发图书、音像制品总码洋2.2亿元,保质保量完成了农家书屋工程建设的采购配送任务。

浙江省新华书店还延伸服务,助力农家书屋可持续发展,以活动为抓手,丰富基层公共文化服务内容供给。浙江新华各基层店长期送书进乡、进村、到农家,确保服务“三农”图书的科学性、多样性、广泛性,让不同知识层次、不同兴趣爱好的农村群众能看到适合的书籍。

为了创新农家书屋发展模式,浙江省新华书店大力开展小连锁建设。通过甄选合适的加盟商,浙江省新华书店将新华书店开到了农村,统一“新华书店”店招,统一信息化管理,统一货源支持,使农村小连锁店享有与城市中心新华书店卖场一样的待遇。目前,全省小连锁网点达到472家,营业面积超过5.5万平方米,从业人数近千人,年销售额过亿元。

依托书屋谋发展

中国农业出版社社长 孙林

这10年,中国农业出版社积极面向农村最基层,开阔选题思路,开展服务活动,开拓乡村市场,出版了一批又一批广大农民看得懂、用得上的“三农”出版物,为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农村繁荣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农业社作为“三农”出版的国家队,10年来,把服务好农家书屋作为全社的一项重点工作,精准策划、精选产品、精心服务,累计向全国各省(区、市)农家书屋推送各类图书1500余种、1000多万册。同时,多次参与“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活动,每年向全国各老少边穷地区捐赠图书和音像制品,累计超过1000万元,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有机结合。

作为“三农”出版的国家队,农业社上下将围绕乡村振兴战略,依托农家书屋这个平台,把产品策划、推广发行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农业社将加强选题策划能力,多出版适合农民读者的精品读物,同时,在书目的提供上下功夫,既要结合农村实际、贴近农民生活、关注农村发展,也要注重可读性、实用性和可操作性,尽量做到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简单实用,提升阅读体验。

农业社密切关注农家书屋的新形式、新变化。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各地正在推动数字农家书屋建设。目前,农业社也开发出了养殖书屋、数字农家书屋,围绕农村养殖科技人员文化需求配备了大量针对农业生产、生活的电子书、知识条目、视频、音频、动画等多形态数字内容。农业社将大力做好农家书屋与养殖书屋的推进运营,做好产品推广,加大服务力度,让更多的农牧民享受到现代信息技术的便利。

 全面报道展风貌

 光明日报社编委、机关党委书记 张碧涌

 农家书屋报道事关全国近7亿农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一直是《光明日报》重点关注的领域。10年来,《光明日报》见证并参与了全国农家书屋工程建设和发展的全过程,以通讯、消息、图片等多种报道形式,在各个关键节点追踪记录,并以专版、专栏的方式重点呈现,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同时也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的批示和肯定。

进入新时代,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中国幅员辽阔,发展日新月异,广大农民群众的文化需要也在不断升级。《光明日报》开设有众多格调雅致、内容丰富的专刊副刊,在引领新农村思想建设、满足新时代农民读者文化需要方面,可以发挥特有的作用。

当前,全党全国人民正在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光明日报》专门开设了《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刊和《红船初心》特刊,深入宣传各地区、各部门在新思想指引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弘扬“红船精神”,开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征程的生动实践。反映新时代全国农家书屋进展、展示新时代各地新农村风貌的内容,也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在下一步的农家书屋工作中,《光明日报》有责任也有能力承担更多任务,来更好地推动农村的全面进步。《光明日报》将在此前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和农家书屋工程的合作,通过调研报告、系列专栏、典型宣传等深化农家书屋报道。

(以上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7-12-25)

【数据分析】

农家书屋工程的建设与发展,主要是向农村地区提供农业科技文献资源、休闲、娱乐、阅读推广等服务,将各种文化、技术在农村地区进行传播,以提高农民的文化科学素养为目的,为农民送上精神食粮。通过宣传推广吸引更多的贫困人口参与到农家书屋的阅读推广、公益讲座等活动中,让农民在阅读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进而能够有效地转变农民的思想观念,促进农民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掌握一技之长。

随着我国扶贫工作的日趋深入,精准扶贫已经成为当前农村工作的重心,农家书屋可以将“扶贫、扶智”结合在一起,通过对精准识别的贫困户提供一对一的智力、文化帮扶,为他们提供种植、养殖等农业科技文化知识,改变他们落后的知识状态。目前,我国的60 多万农家书屋已经覆盖了全国大部分的贫困地区,而且农家书屋的规模、设施、风格、形式多样,例如农民技校、体育中心、辅导班等多种,不仅可以为农民提供个性化、多元化的指导与帮扶服务,而且还有利于地区之间实现公共文化服务的均等化,弥补贫困人口享受政府公共服务的不足。

农家书屋从无到有,从星星之火发展到如今的燎原之势,在当今数字化趋势下的农家书屋,更应该深化建设,以适应蓬勃发展的和谐新农村建设。

1、政策导向、创新形式,激发农民阅读兴趣

农家书屋作为政府大力支持的一种农村文化传播方式,现已实现村村有的基础性建设目标,对此政府除了通过各种形式、渠道宣传农家书屋,让更多的农民认知、熟悉并有效利用书屋资源,创新传播形式在农家书屋数字化建设背景下也显得至关重要。农家书屋在本身具备的信息传播功能外,还要通过这一传播平台,涵养并提升农民的阅读意识以及主动获取和消化信息的能力,继而形成变革农村基层社会形态的内生力量。

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6.7%, 规模为2.01亿。表明在当下农村,网民人数日增,农家书屋信息传播也应适应农民触网人数不断增加的现状,以多媒体形态,互动传播,实现农家书屋“农业信息浏览、文件传送、网络论坛、音频视频传播、农业信息搜索、在线培训学习、农业电子商务、农民话语表达等功能”,激发农民阅读与参与兴趣。

2、调整内容供给结构,进行供给侧改革

目前,农家书屋发展遇到一些现实问题,如馆舍陈旧,藏书过时,人员结构复杂,服务能力低下。数字化背景下农家书屋的转型建设包括内容的数字化和数字化的管理与服务两个方面。农家书屋应分析情况,调整内容供给结构,知晓农民的文化需求,借鉴国内外及经济发达地区的成功经验,在农家书屋的运行中,应当注意避免其与农民自发组织的农家书社产生冲突,可在政府的支持下将两者融会贯通,研究农民的阅读需求,建立配套的管理机制,为农民提供实际的利益,力求将农家书社并入农家书屋,以达到资源共建与共享。此外,要结合地区发展实际情况,对农家书屋的内容供给进行结构调整,满足农民的文化内需。

3、适应趋势,打造数字化标杆书屋

数字化是农家书屋未来发展的趋势与走向,可通过示范引导等方式,将传统农家书屋模式与新兴数字化模式相结合,建设若干具有典范意义的农家书屋。在建设硬件环境的同时,以政府为引导,帮助农家书屋修正与逐步完善现行的管理机制,引入电子管理系统和电子阅读方式,结合农村传播大环境及数字化背景,构建农民的信息交流中心,使其成为农村信息传播的集散地及公共文化服务中心。此外,因地制宜,将传统图书馆和数字化农家书屋结合起来共同发展,建立统一的数字化信息系统,多屏传播,向各个农家书屋推送最新的书籍电子信息,再由各地农家书屋结合本地当前文化发展情况,选择性推送消息和文化活动。数字化背景下农家书屋创新运营模式,融入互联网思维,激活农家书屋使用率,满足农民多元化的阅读与使用需求。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