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拯救老屋行动:留住古村落,守住“乡愁”

2018年4月11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优美古诗句中描写的古村落,传承着中华民族文化和历史,被建筑学家喻为“空间说书者”。拯救老屋,留住古村落,守住“乡愁”,既需政府主动作为,加强规划,投入必要的资金,也要充分发挥村民的主动性、积极性,让村民共同参与。

【标签】 古村落 乡愁
【正文】

【热点回顾】

江西金溪启动“拯救老屋行动”

3月18日,江西省金溪县“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项目启动暨开工仪式在该县合市镇游垫古村举行。

启动仪式上,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表示,希望项目启动后,金溪县有关部门能够以产权人(农民)为项目主体,引导和教育农民产权人履行保护责任义务,坚持把保护和利用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让修缮好的老屋能够成为拓展新产业的新空间,成为农民增收和改善生活的新平台,能够成为金溪乡村振兴的新亮点。

据悉,“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项目是由财政部、国家文物局资助开展,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全程管理的传统村落保护公益民生项目。2017年9月,江西省金溪县与云南省红河州建水县、石屏县,成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确定的全国3个“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项目实施县。整县推进项目实施期限为两年,两年实施期内金溪县将获得4000万元资助,金溪古村落将得到更多的保护与修缮,守住乡愁。

目前,金溪拥有格局保存完整、肌理清晰、历史风貌保存较好的明清古村落101个,其中,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3个、中国传统村落21个,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9个、省级传统村落31个、省级历史文化名街区2个,已申报、正在待批的中国传统村落还有49个,古建筑达11000多栋。金溪古村落数量之多、格局之完整、古建筑种类之齐全,堪称“一座没有围墙的古村落博物馆”,是江右文化在当今最为完整的物质载体。江西省文化厅党组书记、厅长池红说,在传统村落保护中,私人产权文物建筑存量大、分布广,修缮资金严重短缺,这一直是一个无法突破的瓶颈,“拯救老屋行动”正是为了破解这一难题,是解决私人产权不可移动文物建筑修缮资金短缺的创新之举。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2018-03-31) 

江西金溪:让古村落留得住、传下来

近日,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拯救老屋行动”金溪县整县推进项目在江西省金溪县合市镇游垫古村正式启动。项目将用两年的时间,对金溪县现存老屋进行抢救性修复,并打造两处示范村。

金溪县位于江西东部,抚河中游,现拥有格局完整、肌理清晰、历史风貌保存较好的明清古村落101个,其中,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3个、中国传统村落21个,省级历史文化名镇名村9个、省级传统村落31个、省级历史文化名街区2个,已申报或待批的中国传统村落49个,古建筑达1.1万余栋。金溪古村落数量之多、格局之完整、古建筑种类之齐全,堪称“一座没有围墙的古村落博物馆”,是江右文化在当今最为完整的物质载体。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对记者表示,“拯救老屋行动”是由财政部、国家文物局批准设立,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全程管理实施的传统村落保护公益项目。通过基金会和国家的资金投入,带动民间资金投入传统村落保护,探索社会组织和地方政府合作保护利用私人产权文物建筑的新思路。“‘拯救老屋行动’是国家层面在低级别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修缮和利用上的一个创举,与乡村振兴、扶贫攻坚等国家战略相一致,能够切实做到惠民惠村。”他说。

金溪县因其传统村落资源密集,赣派建筑特点突出,被列为“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项目,将在2018年和2019年共获得4000万元资金,对县内申报的数百栋老屋进行修缮。金溪县也成为继浙江松阳之后的第二批“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县。目前,金溪县的产权人主动申报工作已经开始,工作方案已经形成,技术文件已经通过专家讨论,开工后计划选择2个示范村,并在较大范围内实施建筑的抢险加固工程。

多视角探索解决方法

“金溪古村落的建筑从体量、结构、用料和设计来讲,都具有鲜明的赣东特色,与徽派建筑不同。古村落保护应重点关注人文精神与建筑的共同传承,提高当地百姓的参与积极性,注重对本地传统工匠的培训和工艺的质量把控,发挥传统工艺的价值。”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传统村落专家组首席专家付清远告诉记者。

抚州市副市长、金溪县委书记王成兵表示,金溪县将在项目中延伸开展其他惠民利民和乡村文化建设项目,培养一批干部、工匠队伍和非遗传承人,抢救乡村文化,打造全国示范村落,在保护方式、融资渠道、文化复兴、社会参与、活化利用等方面进行创新,探索“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的“金溪模式”。

北京清城睿现数字科技研究院工作团队先后走访了金溪的90个古村落,完成了68个古村落的资源调查研究报告和档案整理,拍摄了6.8万张档案照片和1000分钟视频资料、30个古村落的航拍航摄,记录了约1200栋明清古建筑的信息,成果文件达300GB。该院院长贺艳告诉记者,作为金溪县“拯救老屋行动”的技术指导单位,清城睿现将长期派驻工作人员开展修缮导则制定、工程造价评估标准制定、古建筑工匠培训,以及施工现场技术指导、审核、验收等工作。

留下来更要活下去

励小捷告诉记者,“拯救老屋行动”项目坚持因地制宜、突出重点、分类施策的工作思路,以产权人为项目主体,引导和教育产权人履行保护责任义务。“要把保护和利用更加紧密地结合,让修缮好的老屋能够成为拓展产业的新空间、农民增收和改善生活的新平台、乡村振兴的新亮点。”他说。

“金溪聘请了国内外专家对全县传统古村落进行规划编制,编纂了《金溪传统村落群体调研与评价计划书》。结合‘拯救老屋行动’项目的实施,在逐步完善古村落水、电、路等基础设施的同时,将乡村记忆、民俗文化、民间传说、特色产业等乡土元素巧妙融入美丽乡村建设之中,最大限度地保护古风古韵,保留乡村风貌,突出农家气息,彰显田园风光,让村村都有村民认同的、不可复制的文化标志。”金溪县县长高连珠告诉记者。

近年来,金溪将一些修缮好的古建筑用作村史馆、村民文化活动中心、农耕博物馆、非遗传承基地、廉政建设教育基地、移风易俗新风馆、家规家训传统文化教育基地等活动场所,充分发挥古建筑作用,活跃农村文化生活。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柒坊村发展的生态观光休闲农业,竹桥村、后龚村开展的文化旅游项目均获得明显的经济效益,村民通过在古村开餐馆、卖土产、做民宿也得到了不少实惠,带动一些村集体与村民积极参与到保护古村古建筑行列中来。

“下一步,金溪将结合乡村振兴计划实现古村落文化的振兴;结合秀美乡村建设,提升古村落的周边环境和基础设施;结合脱贫攻坚项目,适当倾斜关注贫困古村和户主的房屋修缮需求,适当解决真正有困难人群的需求,形成金溪样板。”高连珠告诉记者。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记者:刘秀兵,2018-03-29)

“拯救老屋行动”的意义不容小视

老屋指的是中国传统村落中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尚未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一般不可移动文物中的私人产权民居。基金会计划在两年时间内,资助4000万元实施拯救行动,用于老屋的保护、修缮、利用。正是有了这样的一份基金,才使得老屋恢复原貌,也让老屋里的人更加宜居,来村的人感受到乡愁的质朴与自然。

“拯救老屋行动”既解群众生活之困,又安放了精神寄托。老屋不仅承载着户主一生的回忆,更是祖辈传下来的老宅子,再破再烂,村民也舍不得拆毁。之所以被称为老屋,是因为这些民居大多始建于民国乃至清朝年间,具有相当的文物价值,历经岁月沧桑,已然破败不堪,是名副其实的危房,梁木朽坏、墙壁坍塌、屋顶漏雨。前几年未修缮时,每次遇到台风大雨天气,村干部都要上门来。但如果完全靠自家力量修缮,这个负担村民承受不起,只能无奈地任由老屋一天天衰败。“拯救老屋行动”无论从文物保护工作角度,还是从居住安全角度,修缮都是为原生态的乡愁做了一件大好事。

“拯救老屋行动”使文物建筑的活态保护和有效利用双赢。一方面是村民户主夙愿,另一方面是文保工作需要,“拯救老屋行动”的实施恰逢其时。修缮老屋,因为基金会资助修缮总额的50%左右,对低保户、五保户可将资助比例提高至70%,其余由户主自筹。在自筹部分中,除了直接出资,户主还能通过投工投劳、废弃原料置换、亲友拆借等途径变相抵扣修缮款,这样的帮扶行动,真正让老祖宗传下来的又在乡间一间间竖起来了,而且还在不破坏原貌的基础上设置了防潮设施,增建了卫生间,重新铺设了电线线路,让以前不愿意回乡的年轻人,现在一有空就赶着回来,原生态的乡村风貌还吸引着大批摄影爱好者、美术家、艺术院校学生来村里采风、创作,游客也渐渐增多,老村热闹起来,也有效地改善了“空心村”问题。

“拯救老屋行动”不仅是在拯救传统建筑,更是在拯救文化自觉、乡村文明;不仅是一次推进文物保护的公益实践,更是一项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推动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重要民生工程。并有效地将古村落保护引向文化传承的活化利用方向,也让积淀深厚的村落文化不再流失,真正留住一方乡愁。

(以上来源:文明网,2017-09-08)

【数据分析】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优美古诗句中描写的古村落,传承着中华民族文化和历史,被建筑学家喻为“空间说书者”。然而,这些穿越千百年、印刻着历史记忆的“说书人”,有的被不断加快的城镇化浪潮推倒,有的因村庄人口流失而陷入空心村或破败坍塌的危局,令人唏嘘。

留住古村落,守住“乡愁”,既需政府主动作为,加强规划,投入必要的资金,也要充分发挥村民的主动性、积极性,让村民共同参与。拯救老屋,还原古村落,需要政府与民众共同努力,不断探索,形成遗产保护与文创新业态相互融合新思路。

1、“天人合一”,还原传统村落的整村风貌。保护村落的完整性和原真性。在实施保护传统村落路径中必须做到:不做破坏性的建设和建设性的破坏、不过度商业化、坚持杜绝违法违章。

2、“舒适宜居”,再建传统民居的生命力。传统民居构成了传统村落的主要形态,要保护好传统村落,就必须就地改善老百姓居住条件,让他们活得有尊严。

3、“融合发展”,复活传统村落的经济活力。要复兴乡村文明,必须要复活乡村的经济活力,这样乡村文明才具有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当地政府可以以传统村落为底本、以优良的生态环境为支撑、以乡土民俗风情文化为依托,充分挖掘利用当地特色文化优势,植入生态农业、休闲旅游、文创等业态,推动一二三产融合发展。

4、“敬天爱人”,弘扬传统村落的优良文化基因。乡村建设最要紧的是文化和价值观的修复。传承、挖掘和发扬村落民俗文化,积极弘扬传统文化精髓,传承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等优良传统文化基因,发挥礼序家规、乡规民约的教化作用,倡导像祖先一样热爱与尊重大自然,懂得节制与自律,追求内心富足。同时可以充分利用闲置牛栏、猪栏等旧屋修建平田农耕博物馆等,建设一批具有体验、休闲、展陈体验功能的全县域乡村博物馆。

5、“共建共享”,建立低碳、生态、环保的生产生活方式。传统村落优良的生态环境、古朴的民风民情是山区最具优势的资源所在。把低碳、环保的生态文明理念融入乡村生产生活,并形成体制机制。着力保护原真自然的生活环境,提倡绿色健康的饮食方式和休闲方式。着力建立生态循环链,开展垃圾分类,建设绿色建筑,运用绿色节能技术,从生产环节、生活方式上探索低碳循环,积极营造一种简约、质朴、生态、低碳,亲近自然、回归自然的乡村生活。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