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景德镇陶溪川:工业文化遗产的“活化”样本

2018年4月20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1月26日,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被授予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创新奖”,展现了景德镇作为享誉世界之陶瓷制作中心的卓越地位,并为我国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提供了范例。

【标签】 文化遗产
【正文】

热点回顾

 

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被授予亚太文化遗产保护创新奖

1月1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7年度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之创新奖”授奖仪式在江西景德镇陶溪川举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代表向清控人居遗产院院长张杰授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7年度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之创新奖”授奖仪式16日在江西景德镇陶溪川举行,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被授予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创新奖”。

据介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于2000年设立,旨在表彰为保护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而作出贡献的地方组织或个人,在保护地方遗产、彰显其文化价值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以推动更多文物保护计划,提高文物修复技术。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文化遗产保护奖中的“创新奖”旨在鼓励遗产环境中将建筑设计与历史融合的优秀建筑。经过层层评选,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斩获2017年度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创新奖。

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位于“中国瓷都”江西景德镇陶溪川文创街区内,它的前身是建于1958年的景德镇宇宙瓷厂。厂房内保留了古老的圆窑、1960年代的煤烧隧道窑和1990年代的汽烧隧道窑,窑房两端分别保留着苏联援建时期未完工的原料漏斗和高达60多米的烟囱。

在当日的颁奖仪式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项目官员古榕表示,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的设计基于遗产保护的最少干预原则,改造选择的改进型现代工业美感呼应了二十世纪中叶旧厂房工业建筑的形态和气息,制造出柔和的背景,而将各时期的窑炉遗存置于舞台中心。新的设计不仅尊重原先工厂的形式和尺度,也创造了与著名陶瓷生产设备的全新对话方式。

评审团在对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的评语中还称,“将20世纪50年代的宇宙瓷厂改造成一座博物馆及综合设施,展现了景德镇作为享誉世界之陶瓷制作中心的卓越地位,并为广泛的公共使用提供了空间。”

景德镇市政府副市长熊皓表示,景德镇是享誉中外的瓷都,历史文化的积淀与传承令人心动和向往。作为第一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景德镇至今仍保留着国内外最为丰富、最独特的陶瓷文化遗存。1950年代建成的宇宙瓷厂是重要的优秀近现代工业遗产。“这些都是历史留给景德镇的宝贵财富。保护好这些文化遗产,是我们这一代景德镇人的历史责任。”

当日,由清控人居遗产院、清华大学文化创意发展研究院、清控遗产DIBO联盟主办的首届“遗产地DIBO论坛”也在景德镇陶溪川举行,与会的专家学者就文化遗产保护与活化等相关主题进行讨论和主旨发言。

(以上来源:中国新闻网,2018-01-17)

陶溪川:工业遗产的“活化”样本

“中国瓷都”景德镇,有着近两千年的制瓷史。但直到20世纪50年代,景德镇的匠人们,还一直依靠手工制作陶瓷。

1958年,景德镇第一家机械化生产的新型陶瓷企业宇宙瓷厂正式成立,引领着景德镇地区、乃至全国日用陶瓷行业迈向工业化。

20世纪80年代,作为出口瓷的主要生产厂家,宇宙瓷厂出口创汇成绩瞩目,被外商称作“中国景德镇皇家瓷厂”。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景德镇瓷器经历了改革的阵痛,整个行业陷入困境。以宇宙瓷厂为代表的“十大瓷厂”也相继关停,逐渐走向衰败和没落,曾经喧嚣热闹的厂区渐渐荒寂。

近年来,为保护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集团与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遗产保护与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华清安地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合作,以宇宙瓷厂为核心启动区,用五年时间重塑“陶溪川”品牌,打造出陶溪川陶瓷文化创意园,使之成为景德镇的新地标。

2017年12月,景德镇国营宇宙瓷厂出现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第一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中。

如何保护与改造工业遗产?或许景德镇陶溪川可以提供一份答案。

修旧如旧,创新如新

宇宙瓷厂已有六十余年的历史,以宇宙瓷厂为中心,东至为民瓷厂、西至陶瓷机械厂,形成了景德镇老城区的工业遗产片区,留下了见证过陶瓷工业发展历史的老厂房、窑炉,以及高达60米的烟囱。

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集团董事长刘子力曾说:“陶溪川的真实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

如何妥善保护与利用这些陶瓷工业遗产,是项目组在作整体规划设计时首先考虑的问题。

作为此次改造项目的主持人兼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清控人居遗产研究院院长张杰向《瞭望东方周刊》表示:“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每个年代最先进的陶瓷生产技术都在这些工厂里,所以从工业遗产保护的角度来说,先要对几十年来不同时期的技术发展脉络有一个系统的认识。”

在改造过程中,项目组保留了22栋老厂房、8.9万平方米的建筑以及166亩地的厂区,将宇宙瓷厂原有的烧炼车间改建为陶溪川工业遗产博物馆、美术馆,将原料车间变为陶艺体验空间。

秉承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在建筑外墙砌筑和环境铺装中,设计使用了老建筑撤换下来的砖瓦,保证了材料的循环再利用。

项目组在建设博物馆时,增加了楼层,用古老的圆窑、上世纪60年代的煤烧隧道窑和90年代的汽烧隧道窑,串联起了展览的参观路线,显现出不同时期的陶瓷工业成就。

值得一提的是,前苏联援建时期未完工的原料漏斗,六十年来一直处于废弃状态,此次改造过程中通过增加电梯、空间分层的做法,将之变为独具特色的休闲空间,成为整个设计的亮点之一。

张杰还特别提到在园区内设计水池的用意。

“拉胚的过程需要水,所以水是陶瓷业非常重要的载体,过去这个厂北面山上的水是流下来的,后来没有了,水池的设计实际上是对过去地理环境的一个呼应。”张杰说道。

同时,园区是面向公众开放的场所,居民夏天晚上出去散步时,水池还可以起到降温的作用。而从设计的现代感的角度考虑,水池能够反射出老厂区的面貌,这样就让实体景观有了一点超现实的味道。

2017年11月,陶溪川博物馆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遗产保护奖中的“创新奖”,颁奖辞中提到,博物馆及综合设施的“新的设计不仅尊重原先工厂的形式和尺度,也创造了与著名陶瓷生产设备的全新对话方式”。

在新与旧、历史与当代之间,陶溪川找到了平衡。

根据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的《下塔吉尔宪章》、我国《无锡建议》等对工业遗产作出的界定。工业遗产既包括工业化发展过程中留下的物质文化遗产,也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遗产保护与城乡发展中心副总工程师、中国文物学会工业遗产专委会秘书长张谨向《瞭望东方周刊》讲述了非物质工业遗产的重要意义。

“很多老厂都有档案、年鉴,记录了我们的祖辈、父辈在国家发展和城市建设过程中作出的贡献,保留了非常多的感人故事和重要的记忆片断,这些都应该让公众知道。特别是‘90后’已经成长起来了,如果不向他们讲,他们就不能理解这些东西承载的价值,也就很难从情感上产生关联了。”张谨说。

在博物馆的建馆筹备过程中,为展现出景德镇老厂区多年来形成的社区文化、历史记忆,工作人员先后采访了各个年代的历史见证者和重大事件的经历者300多人,征集实物、资料千余份,采集职工信息25000多条。

收集上来的实物,除了工具、设备,更多的还是“小东西”:出入证、菜票、理发票、文化用品券、冷饮票等,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物件,点点滴滴地见证着老厂区门类齐全的社会服务功能。

“以前很多博物馆都是讲大历史,但是我们希望能通过讲述‘小人物’的故事来反映集体精神。”张杰说道。

除此之外,在张杰看来,修复老厂房的过程本身,就是对工匠精神内涵的一次展现:“很多老房子的图纸都不是特别精准,材料也和当年不一样,在技术上也有差异,很多工人甚至都不会砌砖了,这一切都要共同研究、磨合,才能尽量达成满意的效果。”

例如,厂房屋顶过去是木制结构,但是“这个房子并不是文物,如果用木头修复,是通不过国家的消防规范的”,因此,张杰和团队使用了钢结构,“但是钢结构的排布方式、材料尺寸在最大程度上还原了传统结构的特色。”

对于修复老建筑,张杰提出了一点自己的考量:“国家其实应该建立一套新的适应老建筑的技术体系和标准、甚至是规范,比如修复老房子的建筑材料在价格、审计上应该如何计算,在消防安全上应有怎样的规定等。”

张谨也表示,在老建筑的修复中,如何解决修复材料与现代规范之间可能出现的差异,是工业遗产在改造和再利用的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老建筑肯定是历经好多年了,如果在修复设计时还要考虑怎样改动才能满足现代规范,在实操过程中其实是非常困难的,所以这一块需要在实操的环节打通政策上的壁垒,要不然无法按照现在的标准使用它。”张谨说道。

织补城市,实现产业转型

在对景德镇老厂区进行改造之前,张杰曾主持过福州三坊七巷历史街区保护项目与济南大明湖东扩工程,前者在整治保护后,成为中国第一个城市“社区生态博物馆”,后者则是国内有机结合古城文脉延续与泉湖生态改善的罕例。

通过大量的实践探索,张杰提出了“织补城市”的理念,力图将遗产保护与发展融入城市的社会生活中。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景德镇大批瓷厂退出历史舞台,废弃的旧厂区让城市出现了许多功能“黑洞”,基础设施也趋于破碎化。

“景德镇这个城市是由陶瓷工业带起来的,过去老厂区周边有很多宿舍区供工人居住、生活,工厂关闭之后,这些生活空间也就随之荒芜了。我们的规划思路就是把对老厂区的改造更新纳入整个城市的发展规划,借老厂区的复兴,带动整座城市的复兴。”张杰说道。

2016年,历经5年的改造工程,陶溪川陶瓷文化创意园正式对外开放,它的定位是成为“景漂”青年实现梦想的“青春地、生活地、创业地”。

为扶持创业,由窑炉车间改造而成的“邑空间”,面向创业青年免费提供80多个展示铺位。所有来到景德镇发展的“景漂”青年,一旦通过陶溪川创业集市的“考核”,就能够带着自己的文创作品进驻“邑空间”。

现在,陶溪川已在故宫博物院运营起名为“御窑馆”的文创平台,在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也开设了旗舰店,实现了陶溪川的品牌输出效应。

通过打造青年创业平台和创意孵化器,陶溪川渐渐形成了集创意、传统集市、线下商城、线上旗舰店为一体的“双创邑空间”。

另外,陶溪川还创立了贮藏艺术家的模式,通过成立国际工作室,吸引了50多个国家的100多位外国艺术家来此驻场创作。

    在张杰看来,这些“景漂”青年的到来,也拉动了景德镇当地配套设施的建立:“现在有了酒店、咖啡馆、工作室,逐渐形成了产业社区和城市服务的网络,带动了相关产业的转化升级,也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

“活化工业遗产资源的最终目的,终究还是要以人为本,重塑城市人的美好生活。”张杰说道。

据悉,陶溪川二期建设已全面启动,预计投资138亿元,向周边辐射,涵盖教育培训、众创工坊、非遗中心、运动健身、酒店公寓、影院剧院、陶艺体验、精品住宅等众多版块,构筑包含1100亩凤凰山在内的2平方公里的大陶溪川。

未来的陶溪川将给景德镇这座“千年瓷都”带来怎样的变化,值得期待。

(以上来源:《瞭望东方周刊》2018年第1期)

景德镇  为非遗注生气

进入景德镇市地界,青花瓷制的路灯,内嵌瓷器的装饰墙,街边随处可见的陶瓷店铺,相继映入眼帘。到报刊亭问路,老板见是外地人,热情地说:“我们景德镇是‘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欢迎你多走走看看。”陶瓷文化浸润着整个城市。

6月10日,我国将迎来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其中一句口号是“活力社区,活态非遗”,突出一个“活”字。制瓷工艺这样的非遗项目,只有活得起来,才能传得下去。

多业态集结,建双创平台,构筑活力社区

景德镇有座凤凰山,山下有个陶溪川文化创意园。与其说这是创意园,不如说是个文化社区。2013年,景德镇市利用至今保留完整的老厂房、老窑址等工业遗存大力发展文创产业,并于同年4月启动一期项目。伫立了近60年的原国营宇宙瓷厂华丽变身,拥有了新名字——陶溪川。

宇宙瓷厂属于机器制瓷时代的工业遗产,一台台机器诉说着景德镇乃至中国近现代陶瓷工业的心路历程,凝结着老一辈手艺人的智慧与汗水。为了保留这些宝贵的工业遗产,景德镇在原址的基础上设立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展示自1909年以来,陶瓷工业所经历的沧桑变革与曾经焕发的光华风采。

但仅仅成立博物馆还不足以让陶瓷文化活起来。于是,围绕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景德镇市陶瓷文化旅游集团完整保留了厂区内各个时期的22栋工业厂房和大批窑炉设施,适当融入现代时尚元素,将整个园区改造成集文化、艺术、旅游、餐饮、住宿、娱乐等多种业态的新型社区。

“一旦走进这个社区,你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受到陶瓷文化的熏染,”陶瓷文化旅游集团董事长刘子力介绍道,这里以陶瓷为主线,力求实现“国际范、强体验、混合业态、跨界经营”的功能定位。猫的天空之城书屋、众上梦工厂、胡桃里音乐酒吧、猫屎咖啡、陶溪川国贸酒店等150余家时尚品牌现已入驻,其中不乏陶瓷3D打印体验中心、VR电子竞技室等最新科技项目。

此外,景德镇陶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响应“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号召,在文创园内设立陶溪川邑空间,搭建“景漂”青年的创业平台和创意孵化器。“在线下,我们设立了陶溪川创意集市和邑空间商城,每月都会从‘景漂’创业青年中筛选人入驻,提供免费的展销平台。”陶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熊洪华说,“我们还从今年4月开始,启动陶溪川创意产品周五夜市,定期举办各种文化交流活动。”

而在线上,陶邑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从线下商城里优中选优,定期筛选创业大学生入驻线上商城,打造青年创业的O2O平台。陶溪川文创旗舰店预计于今年6月在天猫、京东正式上线。

整体复原制瓷流程,文化+旅游,打造活态非遗

如果说陶溪川是工业制瓷遗产的保护典范,那么古窑就是手工制瓷遗产的保护典范。”景德镇市文广新局文物科科长占兴华评价说,“一个时尚、创意,另一个古朴、典雅。”

农历鸡年伊始,在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明代葫芦窑举行了首场烧窑点火仪式。葫芦窑遗址原坐落于景德镇野猪岭西,窑长8.4米,除火膛保存较好外,其余尽皆毁坏。古窑民俗旅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洪玲说:“我们将古窑遗址在异地进行原封不动地重建,最大限度地尊重史料记载和文化遗产原貌。2009年以来,已经成功复原11座历代典型瓷窑。”复原后的葫芦窑腰部内折,分前后两室,前宽后窄,与《天工开物》所载插图基本一致。

复原了磁窑,硬件水平跟上了,软件方面也不能落后。“文化不应该是死的,必须是活的。这就要求我们为遗址注入生气。在景德镇,生气就是制瓷技艺。”景德镇市陶瓷文化遗产研究保护中心主任周荣林表示,“所以我们还整体复原了手工制瓷流程。”据他介绍,复原过程困难重重:首先,要调查清楚历史事实,保证复原的完整性和真实性,需要做大量实地调研和文献整理;其次,由于新中国成立以后手工制瓷技艺大多被冷落,目前懂得相关技艺的传承人都超过70岁,时不我待,只能进行抢救性保护;再次,复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在古窑民俗博览区内,练泥、拉坯、印坯、利坯、晒坯、刻花、施釉、烧窑、彩绘……游客能看到一件瓷器从泥土到最终成型的全过程,而且能随时向制瓷师傅提问,其中不乏省级甚至国家级的非遗传承人。如果有兴趣,区内还有制瓷体验区,虽然时至正午,仍有不少游客坐在画坯的凉棚中,在师傅手把手地教授下,过一把陶瓷瘾。

“古代磁窑和手工流程都复原之后,如果没有受众,那么复原工作依旧是失败的。”周荣林表示,为了真正将非遗传下去,传到人心中,古窑推动“文化+旅游”的深度融合,“我们会召集全流程的手工制瓷工人在景区内现场制瓷、烧瓷,不但复活了手工制瓷生产线,保护了非遗文化,也作为旅游景观向游人开放,一举两得,反响很好。”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2017-06-09)

【数据分析】

随着2003年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大会通过了《 下塔吉尔宪章》和2006年中国工业遗产保护论坛通过的《 无锡建议—注重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工业遗产保护》,工业文化遗产得到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作为保护工业文化遗产的成为案例,给予了很多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业文化遗产的启示,那么,我国应如何紧随时代潮流,更好地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业文化遗产呢?

一、建立专业机构进行保护和利用。景德镇工业文化遗产保护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该博物馆的前身是景德镇宇宙瓷厂。建立这样一座博物馆来对景德镇的工业文化遗产进行保护,不仅保留了古老的圆窑、煤烧隧道窑和汽烧隧道窑,也创造了与著名陶瓷生产设备的全新对话方式。建立专业机构对工业文化遗产进行保护,适合大多工业遗产,一是可以更好地结合所拥有的工业文化遗产的特点,因地制宜,突出特色,二是可以更合理地整合资源,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工业文化遗产的价值,三是可以探索出更多有效的工业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的模式。

二、合理利用,开发旅游资源。工业文化遗产蕴藏着丰富的旅游资源,近年来,随着工业旅游和文化旅游的兴起,合理利用工业文化遗产来开发旅游资源具有广阔的前景。景德镇因其悠久的历史、瓷器文化和工业遗产,已成为我国著名的旅游城市。

三,加强宣传,增强保护意识。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所以,增强全社会对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迫在眉睫。目前,我国民众对工业遗产的认识严重不足,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什么是工业遗产,也就不了解工业遗产的价值,更没有保护工业遗产的意识。因此,我国必须加大宣传力度,采用各种宣传媒介和宣传途径,提高民众工业文化遗产档案的保护。如相关专业开设专门的课程、专家演讲、档案馆、博物馆开展主题活动以及企业活动、社区活动等等。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