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书店+”用创意引领新生活

2018年4月23日   阅读  次   编者 友善   责编 文述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内容摘要:受电子书、高租金的冲击,现在的实体书店已不像以往那样门 庭若市,如何才能让实体书店华丽变身?目前,混搭人们喜爱的休闲元素的“书店+”模式正在饶城方兴未艾。

【标签】 书店 创意
【正文】

【热点回顾】

书店+文创:从卖书到卖出文艺情怀的商业蜕变

书店+文创已成为当今新型商业模式,从卖书到卖文化,再到卖出文艺情怀,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商业蜕变。

  曾几何时,新华书店“一霸书籍天下”成为当时购书者的唯一去处。但是时代的变迁让新华书店逐渐褪去了“唯一”的标签。2015年开始,描述书店的高频词汇中出现了「小众」、「文艺」以及「生活美学」。书店从卖书到卖文化,再到卖出文艺情怀的商业模式,仅仅四年间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当下,特色化的体验经济时代已然来临。在书店以主题化发展的经济模式下,以往购物中心的三大标识百货、超市、电影院的组合已经逐渐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咖啡馆+服饰、零食店+服饰等各种“百货+”等新型模式百花争艳。在新商业模式同时迸发的新经济时代,文创品牌也在时代的长河中展现出了它的商业光辉。

一、新派消费方式,引来书店集体变革

2015年,当文创品牌“方所”书店入驻成都远洋太古里后,一时间成都各大购物商场纷纷引进文创类品牌作为压轴大戏,在商业地产掀起了一阵文艺空间的热潮。

无论是言几又、侘集·本屋、西西弗书店,还是文艺小资的猫的天空之城、海派书店的代表钟书阁,均在这个新消费主义盛行的时代崛起为新零售的代表,同时也都进驻了成都高端购物中心,且获得了不错的市场反响。由此可见,商业地产开发商若想与瞬间崛起的电商做抗衡,不妨把蕴含人文、品味、体验、情怀的文化符号重新请回商业当中,从而重新从实体商业中找回存在感。

据赢商大数据中心统计显示,在2016-2018年当中,全国书店增长率达5%—9%,购物中心引进书店类业态更高达86.7%。以成都为例,成都购物中心不乏有引入特色书店的例子,这些特色书店的出现,恰好诠释了文创+商业的模式。

  PAGE ONE——以书籍阅览用品为主的专业卖场

  Page One,中文名为叶一堂,1983年创建于新加坡,是一家集书店(图书零售)与出版、发行于一体的企业。Page One由最初提供的美术、设计书籍的小书店发展到现在书类涵盖甚广的书店,店内英文图书占到店内图书的50%左右。继北京、杭州之后,PAGE ONE 已于2014年8月携旗下西餐厅品牌The Woodhouse进驻成都IFS国际金融中心,成为中国大陆第五家分店。

  方所——集书店、美学生活、咖啡、展览空间等于一体

  由例外创始人毛继鸿一手打造的方所,集书店、美学生活、咖啡、展览空间与服饰时尚等混业经营为一体。2015年1月29日,成都方所正式开业。该书店位于成都远洋太古里负一层,是全国第二家连锁店,在试营业期间平均每日人流量约七八千人次。

  言几又——12万藏书 咖啡馆、冰激凌店在旗舰店齐聚

  由创始人但捷一首打造的言几又,是一家业态多元而又丰富的大型书店,其中囊括了12万藏书、文创产品、咖啡馆、食品店、画廊等,同时融合了多元素的设计空间。2015年,言几又在成都凯德天府开设了西南首店,此后,言几又在成都迅速扩店,据不完全统计,不同区域的言几又,周末的客流量都会达到上千人次。

  侘集·本屋——楼群建筑和书融为一体的藏书馆

  由知名设计师青山周平设计的侘集·本屋书店于2017年亮相成都大悦城。侘集·本屋书店以“书的城,我的家”为品牌理念,巧妙地将“建筑”与“书”联系起来,以书塔之间的空间组合形成街道或者广场供看书的人感受空间阅读感。侘集·本屋的文创产品占比超过30%,并且文创产品大多均是书店本身的原创产品。

二、营造“慢空间”体验感,特色书店为购物中心注入新鲜血液

  当下,商业地产发展已进入特色化时代,各大购物中心更需要考虑如何吸引客流,如何将消费者更长久的留在购物中心内,在这一点上,文创品牌如书店就有着不错的辅助作用,同样,客流量对于书店来说也极为重要。因此,特色书店大多会选择进驻购物中心或文旅项目。

  通过以上新型书店在成都的经营状况可见,新型书店的出现确实恰好的迎合了成都消费者回归慢生活的消费需求,给消费者带来了更深层次的消费体验。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文创书店具有三大特色。

  其一。具有小众品牌意识,且形成了品牌连锁发展,并且注重多元化吸引消费者;

  其二,细分消费群体具体到年龄。在性别层面,有针对性的营销,尤其吸引白领阶层;

  其三,注重场景打造,营造“慢空间”体验感。

业内人士指出,文化类品牌作为一种体验式业态,文化氛围和环境都受到了消费者的追捧,具有较强的凝聚消费群体效应,因此购物中心十分偏爱文创类书店。但不可忽视的是,文创书店本身承租能力较低,一定程度上仍需要商业体的帮助。且此类品牌对选址较为谨慎,据观察,文创类书店普遍对城市的经济水平与消费意识要求较高,因此选址大多在一线城市或新一线核心城市进行开拓。

(以上来源:赢商网,2018-04-08)

创意表达成都魅力 蓉城实体书店文创火热“圈粉”

  在“书店之都”成都,实体书店不仅有高颜值的设计、品类齐全的图书,充满创意的文创产品也备受瞩目。昨日,记者在位于宽窄巷子的三联韬奋书店(成都)店内看到,融入成都元素的文创产品受到读者热情追捧。“开业时上架的1000多套文创产品已经卖断货,你瞧,第二批文创产品才刚上架,就吸引了这么多读者。”该店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后,他们还将挖掘更多的成都本土元素,寻找成都魅力的创意表达,推出不同主题的文创产品。记者发现,结合成都元素开发文创产品,如今已成为越来越多成都实体书店的选择。

  成都生活场景——融入文创产品

  “快看,这个笔记本上印的不正是咱们昨晚吃的火锅吗?”一走到三联韬奋书店(成都)店内的自主设计文创产品区,上海游客韩宇峰就认出了自己的“成都印象”。听着导购对产品上成都元素的介绍,韩宇峰还不时拿出手机拍下眼前的书签、明信片等。“这里的文创产品很有特色,我看上了印有熊猫的明信片和笔记本,这个熊猫爬墙的背影让我一下子就想起自己以前在网上看到的IFS照片。我接下来正好要去春熙路逛逛,带上这些文创产品去那里拍张照,回家后再把它们送给朋友,这样会显得更有意义。”韩宇峰告诉记者。对成都本地顾客而言,看到日常生活中的场景以文创产品形式出现在眼前,同样欣喜不断,“这些产品上不仅有成都的文化地标,还有主打粉红色的成都地铁3号线,以及穿行在成都街头的红色公交车等,这些熟悉的生活场景经过设计师的创意设计,让人眼前一亮。”市民杜彦仪说。

  “我们首批上架的1000多套文创产品已全部售完,本月又上架了第二批,销售很可观。”在三联韬奋书店(成都)店内,一名刚清点完库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文创产品系列不仅融入了成都文化元素,而且价格定位也比较适中,很有人气。说罢,这名工作人员还拿出一红一黄两个喜庆的红包展示给记者,“除了带有IFS熊猫背影、太古里街头标志的这类笔记本销量很高外,这种红包在春节期间卖得也很好。”

  成都设计团队——推出Chengdo系列

  这么受青睐的文创产品,它们的创意来自哪里?记者了解到,三联韬奋书店(成都)店里Chengdo系列文创产品的创意均来自成都元素。除大家熟知的熊猫、火锅外,还有成都的地标性建筑如宽窄巷子、太古里等,设计师将这些元素用各式各样的纸张作为载体,设计出笔记本、杯垫、明信片、书签和文件袋等文创产品。

  “宽窄巷子是游客了解成都的一个窗口,也是市民经常游玩的景点,所以我们的团队特别推出了Chengdo系列文创产品。”该系列设计团队“一么多Design”创始人之一的王婳告诉记者,看似简洁的设计背后,其实有着团队对细节处理的独特匠心,“为避免大部分文创产品在成都元素设计上的常规性,我们选择从市民对这座城市的记忆点切入,在设计上凸显成都元素的局部特征,以扁平化的线条来体现,这也符合当下人们的审美视角。”记者了解到,王婳从伦敦留学回蓉后,与合伙人建立了“一么多Design”这个成都本土设计团队。“今后,我们还会推出更多主题的文创产品,比如成都小吃等,让更多人通过这些文创产品,感受成都的独特魅力。”王婳说。

  “Chengdo系列中的这个‘do’,既让人联想到‘成都’这个名字,也和成都话念‘多’的发音相似。”三联韬奋书店(成都)艺术创意总监王亥介绍说,“我不会做泛泛的文创产品,我希望它是真正属于一家书店的精品化文创产品。同时,创意和设计感也非常重要,书店里的最大载体是纸,我们会用纸的媒介、纸的材料来做文创产品。”

  更多实体书店——盯上成都元素

  深植本土文化,成都实体书店的文创产业正蒸蒸日上。今年,三联韬奋书店落户成都,拉开了该店全国开分店的序幕。在三联韬奋书店(成都)开业时,北京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郝大超曾接受记者采访,他表示,成都将成为三联韬奋书店在全国重要的文创基地,“今后,我们将在成都打造三联韬奋书店重要的文创开发基地。三联韬奋书店在北京、成都将分别侧重文化知识团队建设和文创产品开发,以这两个城市为据点向全国辐射。”面对读者对成都元素文创产品的热情反馈,主持三联韬奋书店(成都)文创产品设计与开发的王亥告诉记者,他们的文创产品还将进一步扩大。三联韬奋书店(成都)现在由书店自主设计的文创产品只占20%,今后半年内这个比例将提升到70%以上。而在三联韬奋书店的文创计划中,成都元素是重点之一,“我们自主开发的文创产品,一方面是从三联的图书和作者等延伸出来的产品,另一方面就是深挖成都文化元素的产品。”王亥说。

  除三联韬奋书店外,成都其他一些实体书店也瞄准了成都元素的文创内容开发。本土品牌言几又在今年将开展更大的文创项目。正在推进的言几又天府国际文创中心项目,将聚集更多文化体验,创新性地探索天府文化魅力的新的呈现方式。从成都走向全国的言几又,还在研发与城市主题相融合的文创产品,“目前我们正在策划阶段,成都是言几又的诞生地,也将是文创策划的一大重点。”言几又品牌总监谢玲玲说。

  根植于成都的散花书院一直关注本土文化,坚持推广本土作家作品,开发本土文创产品,凭借浓郁的成都特色,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和读者。散花书院创始人廖芸介绍,书院还在梳理更多体现成都元素的文化符号,让更多来到这里的读者感受天府文化的独特魅力,“去年,我们与杜甫草堂合作推出的‘最美古诗词’文艺手账本,选取‘诗圣’杜甫、‘诗仙’李白的经典作品,既展现诗词之美,又突出成都这座‘诗歌之城’与两位诗人的深厚渊源。目前,我们还在和成都博物馆合作,打造出土于成都平原的‘汉代第一俑’――说唱俑的小陶俑版。今后,我们会推出更多融入成都元素的文创产品。”

(以上来源:四川日报,2018-03-29)

厦门实体书店创新经营模式 做大文化蛋糕

上个周末,中华儿女美术馆一楼的琥珀书店,借着午后艳阳在门前草坪上晒书。路过的游客,拍照分享这股“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的鹭岛书香。

沙坡尾另一端的小渔岛书店,店主老岛刚在网络上刷完商务版旧书的最新书目,开始征集下一期“真人图书”活动。

  而在软件园二期,此时的晓学堂创客书店,正用音频方式为听众分享“52堂气质养成课”。内容由专业选书团队推荐并阅读,听众则来自五湖四海……

  以书为媒,分享阅读之乐,却未必真要买书卖书,这是这三家书店的周末日常。而像这样的实体书店,思明区目前约有180家。在市、区政府积极的政策扶持、关心引导下,很多实体书店兼顾文化坚守与创新,逐步探索出各具特色的活法,为思明区营造出更优质的文化环境,也让市民在文化参与中有了更多的获得感。

  文化地标 遭遇行业困境

  作为厦门最早的文化中心,思明区历来就有浓厚的文化氛围,有丰富多样的文化活动,吸引了大批文化人才,居民也养成了爱书、爱逛书店的习惯。

  说到实体书店,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晓风书屋。1993年,晓风书屋在厦大一条街上开店,自此成了厦大人乃至厦门人的精神家园。鼎盛时期的晓风书屋,曾经在厦门拥有7家书店。

  而在思明区,像这样的老牌书店还有很多。比如晨光旧书店,创办者陶老先生,原本在新华书店旧书部工作,在旧书部解散后,于1994年在八市旁开起了旧书店。

  在学术圈内知名度很高的海疆学术书店,成立于1992年,前身是“海疆学术资料馆”,是泉州知名书香世家陈盛明兄弟研究南洋、台湾及闽南地方史问题的图书资料机构,在海内外享有盛誉。这些民营书店,可以说是思明区文化坚守和传承的最佳代表,也被视为厦门这座城市的文化地标和文化品质体现。

  不过,数字阅读的迅猛发展、网络书店的价格攻势及房租成本的飙涨,让这些书店陆续遭遇经营困境,关店消息不断。晓风书屋总经理许星告诉导报记者,晓风书屋前些年不断收缩,在厦门只剩下大学路一家店,都差点撑不下去。海疆书店负责人陈社光说,因为无法负担租金成本,书店2010年从厦大搬到大生里的仓库经营,他连退休金都得贴进去交租金。

  政府帮扶 带来“及时雨”

  幸运的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政府及时出手帮扶。

  2014年底,《厦门市扶持民营实体书店发展暂行办法》出台,针对制约民营实体书店生存的资金和场地难题提供具体支持,推出了特色奖励、成本补贴、贷款贴息、项目补助等四种扶持方式。思明区文体出版局等部门也及时细化工作,展开更具针对性的政策和资金的扶持、引导。“对我们的帮助真是非常大,当时我们这家店补贴了十几万,相当于把一年的租金都解决了,让我们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顺利完成了转型。”许星说,市、区等政府部门的扶持办法公开透明、可操作性强,可以说为民营书店的生存和发展“打了一剂强心针”。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帮扶还特别增加了“特色奖励”条款,针对形成独特经营风格,在专业图书销售、做精服务与内容、创新发展等方面具有示范性的书店给予特色奖励。陈社光说,一直专注于收集提供专业学术图书、文献资料的海疆学术书店,因此额外获得了“特色奖励”,正是这10万元奖励,把海疆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老店迎蜕变 新店竞相开

  在人文气息浓厚的厦门,很多人对书和书店一直有着特殊的感情。思明区政府在具体的政策、资金帮扶之外,也非常重视对阅读氛围的推动和强化。

  着力打造全国文化强区,弘扬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思明区举办了“书香思明·阅读行”系列活动,让“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图书馆,让阅读成为一种健康的时尚生活方式”,这一城市生活理念,助力营造全民阅读氛围。

  同时,“悦读·中国风”思明国际社区慈善文化节暨书香鹭岛节之万人捐书公益活动,也让书香飘进思明区的大街小巷,为实体书店的复兴奠定了基础。

  2016年7月,晓风书屋位于繁华商圈的悦享中心店和改造后的大学路店同时开业。在持续多年的收缩之后,晓风书屋的强势回归,折射了厦门实体书店市场的复苏。

  几乎在同一时间,位于鼓浪屿“猫头鹰楼”的鼓浪屿外图书店一开业,就成了鼓浪屿的文化新地标,被誉为“远方的最美书店”。

  而在一年时间内,连开创想、旅行、时尚三家主题书店的晓学堂,已经成为厦门文创领域的又一张具备全国影响力的名片。

  根据思明区文体出版局的统计数据,思明区现有实体书店约180家,其中民营书店155家,国营书店15家,外资书店10家。如果把视野放到全国行业大环境,思明区实体书店这几年呈现出明显的逆势增长。

  创新经营模式 做大文化蛋糕

  许星告诉导报记者,“厦门的书店虽然很多,但分布比较合理,并坚持特色经营,形成了多种不同的主题书店,更多是补充而不是竞争关系。”比如,晓风书屋一直以社科类、人文类图书为主,海疆书店专注于学术图书、文献资料,琥珀书店主打文史哲图书,小渔岛和晨光则以旧书和地方文史为特色。

  陈社光认为,政策“输血”给了实体书店经营更大空间,但最终能不能活下去、活得好,主要还得靠自身的“造血”。即使是最坚守传统的海疆书店,近年来也推出了线下专业资料与线上数据库结合的“数字书店”,让影响力走出厦门。小渔岛书店除了多种公益性的分享会,还创新推出“真人图书”项目,把各个领域有趣的人变为可供阅读的“图书”。

  事实上,思明区在政策扶持时对此有明确的引导:注重鼓励书店转型升级,尝试复合式经营,探索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子;注重保留独立书店特色,鼓励书店形成独特经营风格,做出自己的品牌特色;注重城乡均衡发展,鼓励实体书店向岛外延伸,尽快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布局合理、功能多元的实体书店网络体系。

  文化产业是思明区六大支柱产业之一,而在帮扶实体书店的发展中,思明区强化文化创意理念,将文化坚守与“双创”风潮有机结合起来,取得了相得益彰的效果。实体书店呈现出多元业态融合态势,从过去的单一图书售卖,转为文创产品、餐饮等复合式的经营方式。

  迎来重生的晓风书屋,一改往日的“严肃”面孔,融入了美食、咖啡、文创产品、沙龙讲座等元素。走进繁华商圈的悦享中心店,呈现出更加颠覆性的经营模式,图书与文创产品、咖啡休闲和连锁网吧融为一体,成为一个复合式、多元化的全新文艺空间。

入选2017年市级众创空间享受政策扶持资金补助的晓学堂创客书店,则在模式创新方面走得更快更远。晓学堂联合创办人洪瑞昇告诉导报记者,他们将实体书店作为文化平台和入口,让书店不仅是有质感和美感的阅读空间,也成为碰撞思想、激发创意的创作场。为此,他们创办了读书会模式的“晓读会”、手工创作与互助学习的“晓课堂”、创客分享交流与辅导的“晓讲堂”,并与十点读书、谷声出版合作,创造一种基于阅读的创新型文化体验空间,以书为媒打造一个多元化、立体化的文创产业链。

(以上来源:海峡导报,2018-03-30)

【数据分析】

在中国大陆社会发展的过程中,很多人都有一种温暖而积极的记忆,那就是到新华书店排队买书,那是一个实体书店在我们生活中发挥关键作用的时代。但是,互联网开启了实体书店的严冬。亚马逊卓越网、当当网、豆瓣网、孔夫子旧书网、京东网等都在卖书,甚至罗辑思维、晓松奇谈和看理想等自媒体视频也在卖书。相对于传统书店的空间占用、地租成本、人员成本和库存限制等局限,互联网书店直接省去这些环节与成本,使购书更为便捷与低廉。

面对着高成本与低利润,传统实体书店在最近十年中亏损严重,陆续倒闭,仅在北京,高校林立的海淀区,当年在中关村范围内引领人文、盛极一时的第三极、风入松、国林风、光合作用、万圣书园等书店也先后黯然关门。在实体书店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实体书店应如何走出困境?

定位读者需求,紧跟社会风潮

读者来书店的最主要的目的是购书,对此实体书店首先应做到保证图书品种齐全、购书环境舒适;其次,实体书店应明确读者的隐性目的——读书,即看看有什么书、看看什么书好看、看看大家都在看什么书,以及看看自己能看什么书等等。实体书店在了解读者需求的基础上,积极调整经营策略,如抓住读者的看书需求,读者白天没时间,书店就为其创造夜读时间;读书没氛围,书店就为其营造静谧的氛围;阅读没欲望,书店就通过活动为其点燃欲望。一切为了读者着想,从读者的需求出发,这是所有实体书店创意的根本。

经营品牌特色,提供优质服务

有特色的图书是实体书店吸引消费者的利器。实体书店应在清晰的自身定位的同时,把特色、专业作为经营的最大优势并不断提升文化品位。例如,南京的先锋书店以学术类和人文社科类图书为主要方向,长期坚持自身经营特色,久而久之培育出一批固定的消费者,甚至吸引了不少知名学者,增加了书店的知名度。在图书品种方面选择差异化经营方式,能够吸引特定读者群体,强化其心理认同感,为实体书店构筑忠实的受众圈。

此外,实体书店还应该以消费者为中心,提供各种满足其需求的感官体验。从装修布局到灯光音响,从所开办的主题活动到提供的各式服务,实体书店必须明确目标群体,洞悉其行为方式,以有效的方式吸引和打动受众。如上海大众书局以舒缓的夜上海曲调、石库门的牌楼、特色的创意商品、舒适的咖啡雅座,一改传统书店的面貌,吸引着追求精神享受的图书爱好者。这些经营服务上的良苦用心均是为打造书店别具一格的特色,使其区别于同类竞争对手,一击制胜。

实体书店的生存和发展有助于城市的精神文明建设,更属于政府文化惠民的民生工程之一。实体书店具有一定的社会公益性,但不可否认其终究是一种商业行为。在实体书店不断更迭的今天,方所、钟书阁、西西弗、字里行间、单向街等一些知名书店非但没有倒闭,而仍在继续扩张。由此可见,实体书店的经营者们势必要在基本的商业规律框架内,通过精准的创意、独具一格的特色,以及自身和外界的共同坚守,方能赢得市场的尊重和认可,从而占有“互联网+”时代的一席之地。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