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北京风雷京剧团:创新京剧表达方式

2018年5月1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北京风雷京剧团坚持传统,在进行京剧文化普及和推广的同时,对传统艺术作出了一系列新的探索和尝试,将京剧、话剧两种表演形式相结合,为京剧发展探索出了一条新路。

【标签】 京剧 传承创新
【正文】

【热点回顾】

八十余载风雷京剧团连奏“梨园三部曲”,吸引年轻观众的目光

一个有着81年历史的京剧团做话剧靠谱吗?松岩用三年时间、两部话剧,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还真的会有惊喜。

松岩是北京风雷京剧团团长。风雷京剧团是北京南城一家历史悠久的京剧团,剧团前身“民乐社”成立于1937年。虽然剧团每年能有500多场演出,但作为掌舵人的松岩心里还是直嘀咕,“现在大部分观众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几乎都不知道我们团,不应该放弃这一块市场,光靠中老年观众可不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风雷开始涉足话剧市场。

“网子”:小剧场里网罗戏迷

想吸引年轻人的戏曲院团不在少数,但大多数人的做法就是在戏曲里加上一些年轻人喜欢的词儿或是服装再漂亮一点儿,而松岩的步子迈得有点儿大。平时就喜欢看话剧的他想来想去,既然年轻人喜欢看小剧场话剧,那我们就做小剧场话剧。

对,他想做的不是小剧场戏曲,而是真正的小剧场话剧。只是,他想做的小剧场话剧讲的是京剧故事,也叫“京话剧”。刚从中戏导演系毕业的儿子松天硕,让他多了一点儿底气。

风雷京剧团“不务正业”的第一部小剧场话剧名为《网子》。“网子”是京剧术语,京剧演员勒头时得先用网子把头发固定住,再将网子后面的两根带子绕到额前,勒住眉毛以上的部分,让外眼角最大限度地向上提拉,这样会使眼睛看上去很有神。网子勒得紧了,演员会难受;松了,可能会有演出事故。普通观众平时看京剧演出,只能看到演员精彩的表演、华丽的戏服,一般不会了解到网子这样的细节。《网子》正是把观众不熟悉的京剧后台搬到了台上,让观众看到京剧演员光鲜背后的种种不易。

松岩看似大胆的尝试,却意外一炮而红。2015年由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网子》,默默地出现在话剧市场,凭着专家和观众的“自来水”传播走红。两年多的时间里,《网子》演出65场,规模也从小剧场升级到大剧场,利润超过200万元。这在话剧市场上可是不多见的“奇迹”。

松岩更看重的是,这部戏让不少年轻观众对京剧产生了兴趣。他记得很清楚:有一家文化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这部戏75.6%的观众都是年轻人;有一个年轻人像刷网剧一样,把这个戏刷了五六遍;还有的观众看完这部戏的第二天,就去长安大戏院给全家买了京剧票。

“箭衣”:趟出新路未演先火

上周三晚,风雷京剧团的第二部话剧《缂丝箭衣》正式公演,这也是风雷“梨园三部曲”第二部。

与《网子》相似,《缂丝箭衣》依然是从观众并不熟悉的京剧幕后工种入手。通过一段剧装租赁行业的辛酸故事,讲述工匠精神传承的艰难,让观众明白京剧艺术能以这样成熟的面目传承到今天,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做出了牺牲。

“箭衣”又称箭袖衣,是戏曲舞台上扮演帝王、驸马及高级武官的军常服。《缂丝箭衣》的主人公朱缃是戏箱租赁社的老板,因为家中有一件据说是从宫里传出来的缂丝箭衣,而招来各种嫉恨和磨难。他在守护宝贝、恪守“规矩”的过程中,面临了艰难的人生抉择,最后保住了宝贝,但也失去了很多。松岩介绍,故事是虚构的,但他父亲确实在戏箱租赁店干过,他也了解其中许多掌故。

作为剧团的第二部话剧,《缂丝箭衣》的资源更好、规模更大。西城区加北京文化艺术基金共提供了190万元的扶持资金,让他们不像当初做《网子》那样捉襟见肘。做《网子》时,只有西城区委宣传部支持剧团创新给了风雷50万元的启动资金。但《网子》的预算大概需要100万元,松岩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儿子松天硕的导演费免了,可以省几万元;剧团的盔头道具都是现成的也能省不少钱,其他方面只能拼面子省钱,总算紧紧巴巴地把戏立起来了。

从《网子》到《缂丝箭衣》变化最大的还是观众的认可度。《网子》首轮演出时,很多人都对京剧团做话剧抱怀疑态度,剧场里经常连一半都坐不满,直到第二轮演出才火了起来。《缂丝箭衣》还没开演,天桥艺术中心可容纳1000人的中剧场,5场演出就剩两成的票了。

“角儿”:为幕后京剧人做传

作为京剧演员,松岩也是京城梨园行里有一号的角儿。但做话剧的时候,他更像是一名学生,愿意放下身段去学习,只求能够更好地讲好京剧故事。

在《缂丝箭衣》中,松岩饰演的男主角朱缃精通后台各箱口服装、道具的制作和穿着技艺,演出中他要给角儿穿上缂丝箭衣。现实演出中,穿上这套衣服需要十分钟,但舞台上却只有几十秒的时间,还得穿得特别有仪式感。光是这个细节,松岩在台下就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每个细节都经过仔细琢磨,先捋哪个袖子都得设计好了才行。

松岩觉得这样的练习没什么值得说的,“《网子》的表演上,很多时间都用在克服话剧和京剧的矛盾上。《缂丝箭衣》基本没有这些问题,可以腾出更多精力琢磨戏了。”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呈现的京剧服饰穿着技艺,传递出京剧中的仪式感,让观众能够感受到京剧积淀几百年的文化。

“梨园三部曲”的第三部暂定为《角儿的代价》,预计今年年内上演。但主角并不是台上的“角儿”,“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很多,但成角儿的很少,我想讲讲那些没有成角儿的人的故事,正是这一大批人支撑了整个京剧行业的发展。”松岩说。

从“三部曲”的故事设定,可以看出松岩的创意总是不落俗套,甚至独辟蹊径。以往讲述戏曲的话剧大都关注的是台前,而他一直“猫”在幕后。用儿子松天硕的话说,父亲做戏就像《舌尖上的中国》做美食,“把一碗面拍成故事,不爱吃面的人也有兴趣想尝试,风雷的‘梨园三部曲’都是从幕后寻找鲜为人知的故事,让大家通过好故事对京剧产生兴趣。”

谈到未来,松岩实话实说:“做《网子》只是一次尝试,没有想到‘座儿’们会这么喜欢,既然得到大家的认可,我就还是继续为京剧做好‘链接’吧!”

(以上来源:千龙网责任编辑 2018-04-02)

风雷京剧团复排老戏《溪皇庄》

昨天,北京风雷京剧团宣布,暌违舞台近三十年的传统京剧《溪皇庄》将于4月29日至30日登上湖广会馆戏楼。风雷京剧团团长松岩表示,新版《溪皇庄》做了许多更适合年轻人的改编。

《溪皇庄》取材于清末长篇公案小说《彭公案》,情节主要围绕营救“人质”、消灭恶势力展开,属于“扫黑除恶”类题材。为了吸引年轻观众走进剧场,风雷京剧团采用了“老戏新唱”的形式。主创团队在适量删减原剧繁琐场次的基础上,围绕“神秘”“破案”“悬疑”等关键词,突出曲折剧情,绷紧叙事节奏,打造一个扣人心弦的“无间道”故事。同时,对《溪皇庄》进行全新包装,在武打、服装、灯光、布景等方面的设计更加符合现代观众的观赏习惯。用松岩的话说,那就是“听不懂京戏,看剧情;看不懂剧情,看场面”。他相信年轻人也能感受到老戏的兴奋点。

上一次风雷京剧团将《溪皇庄》搬上舞台还是1990年11月,迄今已近30年。时任主演是京剧表演艺术家张宝华先生,也是松岩的恩师。张先生已于2017年仙逝,如今复排该戏,并由其弟子松岩饰演同一角色。师徒二人的这场“隔空对话”,既是对老一辈艺术家的怀念,也为经典剧目“骨子老戏”注入了技艺传承的历史厚度。

本次“风雷”版《溪皇庄》全面启用80后、90后新生代专业演员,还特邀北京京剧院、北京戏曲职业学院的优秀青年演员加盟。

(以上来源:北京日报牛春梅 2018-04-23)

“拼命三郎”重塑京剧之魂:要更好地传承下去

“剧团的历史没有人们所钦羡的辉煌篇章……他在社会的风云变幻中,见证了古老传统艺术的沧桑。”北京风雷京剧团团长松岩六年前在剧场的墙上刻下了这段团志,记录了京剧团80年来的风风雨雨。

松岩2001年出任北京风雷京剧团的团长,立志复兴正在风雨飘摇中的京剧团、弘扬中国京剧艺术。而仅仅十余年,他便完成了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在传承京剧事业中,深深受到了‘红墙意识’的影响。”松岩在接受央广网记者专访时表示,作为一名西城居民,奋斗在离党中央最近的地方,我的责任担当就是弘扬、传承好京剧这门艺术,为首都的文化建设贡献力量。

京剧团从“风雨飘摇”到“场次满满”

北京风雷京剧团成立于1937年,历史上剧团并没有什么特别辉煌的事件。“它只是扎根于民间,并创造了很多优秀的剧目奉献给西城的百姓。”松岩表示。改革开放初期,随着剧团的演出越来越少,慢慢走向衰败。松岩在剧团“濒临倒闭”时的上任可以说是“临危受命”。

“当时剧团账上不但一分钱也没有,还欠了2000元外债。”回想2001年,松岩刚刚接任了北京风雷京剧团团长职务,很多情景他都历历在目,“想排练、演出就更难了,更不要说优秀的演出团队了。”

没有当家剧目、缺乏演出人才、更缺少营销队伍,剧团的职工更无心唱戏。“当时必须得把大家聚集起来,重新走上正轨,唯一的出路就是要多演出。”松岩便则咬紧牙关,把这些都当作责任压在了自己肩头。

而为了尽快募集到资金、恢复演出,松岩便开始了四处奔走的“求人”之路。那是迄今回想起来令他无比辛酸的一段日子,为了能打开一点市场,找到些许经费支持,他一次次地跑,一次次地联系演出。“当时京剧不景气,但是旅游市场火爆,记得我几乎跑遍了北京的各大的宾馆、饭店,从旅游演出入手,一点点来。”

那一年松岩和全团的“战友”一共演出了793场戏。“记得那年的圣诞夜,我们从五点钟一直演到凌晨一点,带着画好的脸谱,一晚上跑了七个场地,于是人们开始称呼他“拼命三郎”。那之后北京旅游界还诞生了一个口号,叫“登长城,吃烤鸭,看京剧”,充分反映京剧的被重视程度增加了。”

松岩很欣慰,剧团不仅渐渐恢复昔日红火,还走过了祖国很多地方,并且老戏新排了《武松》,新编了现代题材《长征路上》,以及耳熟能详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大闹天宫》和《金翅大鹏》等神话武戏,这些戏也都走向了国际,受到了外国观众的欢迎。

“我不认为年轻人不喜欢京剧”

对于松岩来说,红墙意识赋予他的责任不仅是弘扬京剧,还要将京剧艺术更好的传承下去。“京剧的艺术含量很高、门槛也比较高,对于青年人来说不易懂,但是可以通过慢慢地讲,让他们理解并喜欢上京剧。”

为提高青年受众的接受程度,松岩做了很多努力。“年轻人喜欢快节奏的、故事性强的、具有美感的内容,我们就在京剧传统艺术的基础上缩短时间,增加舞台艺术美感,去创造适合现代文化市场的高端、高水平作品。”三四年前,来剧场看松岩团队演出的青年人很少。但是如今,台下70%都是青年观众,“我觉得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为了能扩大爱好者的队伍,松岩还组建了京剧沙龙。通过娱乐的方式让爱好者由浅至深地走进京剧。通过教授几个动作、学一段唱腔、甚至简单彩排来培养兴趣。“现在这里有年轻人,也有退休的人员,还有白领和公职人员。”

不仅如此,风雷京剧团的团队也重视吸纳新人。“我们的团队便是由中青年骨干组成的,平均年龄在35到45之间。”

为了能让更多青年人了解京剧、走进剧场,并且关心祖国的传统文化,从2015年的10月份开始,松岩的团队开始跨界尝试排演话剧。“我们的初心就是想把传统京剧艺术通过话剧这样喜闻乐见的形式来介绍给观众。”2015年和2017年,松岩分别自编、自导、自演了京味儿话剧《网子》和《缂丝箭衣》,一经推出就大获成功。松岩表示,我不认为年轻人不喜欢京剧,而是因为我们没有给青年人讲懂。

京剧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京剧虽然有着2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的传统艺术,但同时也被很多外国人热爱。

在风雷京剧团的40多年里,松岩见到过很多喜欢京剧的外国游客。于是松岩开始在京剧上做一些巧妙的革新。“很多时候外国朋友来剧场只能看半个小时的戏,我就把折子戏最经典的部分汇集起来做成精选片段,包括文戏、武戏。”剧团还编排了十几分钟的戏、五六分钟的戏、串烧,浓缩京剧精彩片段的舞蹈剧等,这些“接地气”的创新受到了外国观众一致好评。

后来剧团走出了国门,去了20多个国家进行文化交流和演出。“现在基本上每年都会出国演出,也得到了很多国际市场的认可。”虽然语言肤色各不相同,但艺术是相通的。在松岩看来,外国人对京剧的理解一点也不比国人差。

有过彷徨但从未放弃积极传承“红墙意识”

松岩出生在梨园世家,从小受家庭熏陶至深。“电影《霸王别姬》里面程蝶衣小时候学戏苦练,实际上与我受的苦和那相比没有差别,拿砖劈腿、吊腿拿顶、挨老师打……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如果没吃这么多苦,50多岁就不可能依然活跃在舞台上了。”

“在京剧之路上有过痛苦,有过彷徨,但是从没想过放弃,因为京剧对我来说刻骨铭心。”对54岁的松岩来说,他已经把京剧当做生命中割舍不开的东西。因此践行“红墙意识”对他来说就是让京剧艺术更好的发展并且传承下去。“不单是西城,我也希望全北京的老百姓都能建立红墙意识。”

前些日子,松岩新创排了一出戏《金戈榜样》,将西城区的先进人物、榜样人物,践行红墙意识的人与事编辑在其中的歌曲里,并广为传唱。“我需要把自己的东西原原本本地传给后人,让他们知道老祖宗留下的民族瑰宝。这种艺术的传承需要靠着我们一代一代人坚守下去。”

(以上来源:央广网张佳琪 2018-04-27)

【数据分析】

随着科技的进步,各种媒体、文艺形式不断地涌出,人们选择的内容多了,机会也多了,真正选择听戏的人被分流。短视频、直播等传播方式的出现,使得人们更愿意选择短、平、快的娱乐方式,寻求冲击、刺激。曲高和寡的现象,在当代体现得淋漓尽致。而京剧作为国粹艺术,不像流行歌曲,接受它、喜爱它、认识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京剧文化适应时代发展、探索创新显得十分必要。

京剧发展首先要重视编剧队伍。无论是北京风雷京剧团新排的《武松》,新编的现代题材的《长征路上》,还是耳熟能详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大闹天宫》和《金翅大鹏》等神话武戏,这些戏之所以能受到观众的欢迎,甚至走出国门,得益于其优秀的题材及剧本情节。因此京剧团应当积极寻觅真正的有深厚文化积淀及京剧艺术积淀的编剧人才,组成有水平的编剧队伍,创作新剧本排新戏。

其次是形式上要有所创新。想吸引年轻人的戏曲院团不在少数,但大多数人的做法就是在戏曲里加上一些年轻人喜欢的词儿或是服装再漂亮一点儿,风雷京剧团却选择制作小剧场话剧,满足了年轻人对话剧的兴趣。同时,风雷京剧团全面启用80后、90后新生代专业演员,还特邀北京京剧院、北京戏曲职业学院的优秀青年演员加盟,为剧团注入了新鲜血液,有助于为京剧培养一批年轻粉丝。

最后是做好宣传和推广的工作。剧团在排戏时,请专家指导,适当时机应当请记者前往观阵;并同合适的剧院签合同演出,根据演出的情况和观众认可的程度持续演出一定时间或是择地继续演出,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北京风雷京剧团以奉献上乘的表演为原则,果断抓住了市场机遇,建立起了自己的信誉和运营模式。剧团新编京话剧《网子》演出规模从小剧场升级到大剧场,获得了一致好评。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