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赖声川新戏《隐藏的宝藏》为舞台剧再添创意

2018年5月16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4月26日,著名导演赖声川新戏《隐藏的宝藏》在上剧场首演,这部创作于上海、发生在上海、上演于上海的作品,让观众换一种角度看演出,一个全新的剧种——斜角喜剧由此出现。

【标签】 舞台剧 《隐藏的宝藏》
【正文】

【热点回顾】

赖声川首部斜角喜剧《隐藏的宝藏》在沪首演

台湾著名舞台剧导演赖声川的首部斜角喜剧《隐藏的宝藏》26日晚在上海上剧场首演,“喜中见悲”的剧情令现场观众感慨“还是熟悉的‘赖氏配方’”。

“剥开”赖声川写过的众多喜剧,总能看到一个时代的“悲”。历经30多年久演不衰的《暗恋桃花源》中,赖声川“掷”下了自己对台湾社会文化日渐衰退的控诉;《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以相声的“嬉笑怒骂”,拯救了相声在台湾的没落情境。

新作《隐藏的宝藏》则将人性的暗面层层揭开,引发对时代、社会及人类自身的思考。剧中,一座民国时期的老剧场里,古罗马喜剧《一坛金》的剧组人员为争抢意外发现的满墙美金,人人心怀鬼胎、彼此戒备,最终被真相一击即溃。

在赖声川看来,喜剧并不只是搞笑,还要有总体的结构和主题,“喜剧的目的如果只是给人笑,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这些年常在上海街头寻找历史痕迹的赖声川,此次也将这座城市的文化记忆带进了《隐藏的宝藏》。剧中一段来自老上海的歌声——白光的名曲《如果没有你》,将观众瞬间拉入百年前的上海。“上海如今有其辉煌的一面,让人仰慕艳羡,但它曾经的辉煌,人们也不应遗忘。”赖声川说。

除了熟悉的“赖氏配方”,庞杂壮观的舞台布景也是关注的焦点。在上剧场不算大的舞台上再搭建一座老剧场,将舞台旋转90度,设计一面填满美金的墙壁,建造一根能够撞击墙面的吊杆,这些都是难题。“这么复杂的制作只有在百老汇才能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去做,”赖声川说,“我们请来了美国百老汇级别的舞美设计师丹尼尔·奥斯特林协助,同时上剧场也拿出魄力。”

当晚上剧场的舞台上,新颖的侧台视角让观众能一眼看尽台前幕后同时发生的故事,冲突激烈却丝毫不乱。“这些,放在上海一个老剧场里,再为上海的今昔增添一层神秘色彩,产生了这样一部有一点奇怪的喜剧。”赖声川笑说。

(以上来源:中新网王笈 2016-04-26)

 

赖声川把隐藏在上海的宝藏,都放进这部新作里了

赖声川的新作《隐藏的宝藏》昨晚(4月26日)在上剧场上演。这是赖声川第一部创作于上海、发生在上海、上演于上海,“全上海作品”。在他心中,上海是一个“创意之地”,隐藏着无数的宝藏,带给他创作的灵感。

也许,那些宝藏每天都与擦肩而过,人们行色匆匆,视而不见。赖声川带你找到它们……

在街头的梧桐上

熟悉赖声川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品有着丰富的上海元素,《暗恋桃花源》中江滨柳与云之凡在上海“外滩公园”分别四十年才重逢;《如梦之梦》顾香兰是上海天仙阁的“头牌”;《宝岛一村》的飞行官周宁思念着故乡上海……足见他对上海这座老城的喜爱。

如今,他干脆也不藏着掖着了。最近他的几部新作的灵感都是来自上海,《隐藏的宝藏》先按下不表,今年他还将推出新作《雕空》,讲述了一座上海老厂房里,一个作家笔下二战时期地下工作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雕空》中,大陆著名演员周迅将首次出演舞台剧,著名演员陈建斌也将重返舞台剧舞台。

事实上,从2015年起,赖声川将上剧场放在了美罗城,尽管还是经常全国各地飞来飞去,但工作和生活的中心,都在上海。去剧场,赖声川喜欢骑自行车,半个小时的车程,他会穿过繁华,也会流连在老房子边的梧桐树上。为了发现上海的美,他情愿绕路,也要不走寻常路,从武康大楼到和平饭店……恍惚中,仿佛老洋房里还住着巴金,仿佛窗边拿着书卷的是周作人,仿佛街头弄花的倩影是阮玲玉……“我们脚下的路,百年前的歌女优伶、文人墨客也曾经过;那个时代留下来的灰墙红瓦老建筑、路边的老梧桐树,都目睹了无数珍贵的历史故事。光是想到我们与这些几近百年前的人在不同的时空里,共享一座城市空间,都足以令人唏嘘怀念。”赖声川认为,上海如今辉煌的一面,让人仰慕艳羡,但它曾经的辉煌,人们也不应遗忘。

正是这份对上海的眷恋,赖声川打算为上海写一部作品,“酝酿了半年,我在上海只用了4天的时间,就写完了《隐藏的宝藏》。”在这出戏里,观众可以看到,上海曾经的绚烂和情怀。

在白光的唱片里

在赖声川的戏中,时常能听见来自上个世纪的歌唱家周璇、白光等人的音乐。譬如,《暗恋桃花源》中,他用了周璇的《许我向你看》,配上那个时代的久别重逢,和着江、云的故事,令听者柔肠寸断。还有《海鸥》里的《月圆花好》和《爱神》也是周璇所唱。

直到有一次,赖声川路过衡山路上,抬头看见了“百代小红楼”,那曾是“东方百代唱片公司”建的上海第一座录音棚。赖声川知道,“白光、周璇、李香兰;著名老影后胡蝶;戏曲家梅兰芳、谭鑫培等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顶级人物,几乎都在此留下足迹和声音。”那一刻,他仿佛穿越了时光,楼上又飘下来他们的歌声。

在《隐藏的宝藏》中,仍然有属于上海旧时代的歌声,当青珽唱起白光的名曲《如果没有你》,仿佛一下子将人勾进了百年前的上海。如果没有将这些往事摊开在人们面前,有多少人会记得白光、周璇、阮玲玉这些曾在上海顶辉煌的时代绽放过的名字?“时间吞没一切!”这是丁珊珊所扮演的“教授”在戏里的台词。时间纵向跨越几时载,物质社会的光速发展令人瞠目,但另一方面,我们是否也逐渐遗忘了那些在历史舞台上留下痕迹的“宝藏”?

在老旧的剧场里

“黄浦区有些老剧场,我们在跑江湖的过程中,都曾经演过。有人跟我说过,有一个剧场的演职人员入口是从小吃店进去,里面就跟《隐藏的宝藏》里的剧场一样。”赖声川说,“我会想这个老剧场曾经演过什么戏,有过什么贡献,曾经留下什么记忆。未来的‘教授’们或许也会想起我们,为什么在商场里面弄一个剧场。话剧当年在上海的意义是什么?”

《隐藏的宝藏》所讲述的故事,就是与上海的老剧场有关:一栋古老的剧场里正上演古罗马喜剧《一坛金》,观众看到的是侧台的角度,能够看尽后台所有的秘密。这是一出‘戏中戏’,台上的戏好看,台下的戏更好看。赖声川说:“把这些放在上海的一个老剧场里,再因为上海的今昔添了一层神秘色彩,从而产生了这一部有一点奇怪的喜剧。”

“创作的人,灵感就是来自周遭的故事。你每天走的路,想的事情。”赖声川说,“我们这个城市,虽然历史没有那么长,不像杭州、苏州,但是这短短的历史非常非常厉害。”据说,上剧场不久还将启动年轻导演、编剧的培训,让更多人在这座城市中寻觅出宝藏。

(以上来源:新民晚报责任编辑 2018-04-28)

 

赖声川致敬剧场之作《隐藏的宝藏》首演在即

“工程浩大”的赖声川新戏《隐藏的宝藏》即将于4月26日在上剧场首演。19日媒体场期间,上海【表坊】演员丁珊珊、王萌等在上剧场舞台上率先试演了剧中最为精彩的第四幕。

一座城的文化记忆,是真正“隐藏的宝藏”

在赖声川的戏中,常能听见20世纪歌唱家周璇、白光等人的音乐,如《暗恋桃花源》中,江滨柳在梦中与年轻的云之凡相会时,身后收音机传来的便是周璇柔和缠绵的歌声,“许我向你看,向你看,多看一眼……”此次在《隐藏的宝藏》中,属于上海旧时代的歌声依旧会响起。当剧中青珽唱起白光的名曲《如果没有你》时,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百年前的上海。

赖声川常在上海街头寻觅过去的痕迹:衡山路上的“百代小红楼”曾是“东方百代唱片公司”建的上海第一座录音棚;白光、周璇、李香兰,著名老影后胡蝶,戏曲家梅兰芳、谭鑫培等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顶级人物,几乎都在此地留下过足迹和声音。在赖声川看来,上海如今有其辉煌的一面,让人仰慕艳羡,但它曾经的辉煌,人们也不应遗忘。

“剥开”赖声川喜剧,窥见一个时代的“悲”

赖声川写过很多“离不开‘悲’”的喜剧,“只有好笑,看完才会痛苦,如果不好笑,看完可能没感觉。”演了30年之久的《暗恋桃花源》,如今看来仍觉好笑,而好笑的背后是赖声川掷下的对台湾社会文化日渐衰退的控诉;《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以“嬉笑怒骂”,”阴差阳错”拯救了相声在台湾的没落情境。

“喜剧的目的如果只是给人笑,就一点意思都没有。”赖声川说,“不是搞笑就算喜剧,喜剧还要有总体的结构和主题。中国人很有幽默感,但我一直觉得中国人在喜剧上非常贫乏。”

在《隐藏的宝藏》中,一群剧场工作人员在即将拆除的老剧场内发现满墙的美金,为争抢这些1947年的美金钞票上演了一幕幕丑态百出的荒诞故事。人性的贪婪、自私、懦弱、虚荣和愚蠢在这个破败的剧场里一步步膨胀,最终被意想不到的真相一击即溃。全剧以大喜剧的形式,为观众展开了一幅“人性观摩”画卷,引导观众去思考关于时代、社会以及人类自身。

侧台视角舞美设计,舞台再现民国老剧场

值得一提的是,《隐藏的宝藏》的舞台布景设计十分庞杂,单是在上剧场舞台上再“建造”一个民国时期的老剧场,就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尤其是剧中那面填满美金的墙壁以及如何建造操纵一根能够撞击墙面的吊杆。

工程量如此浩大的布景,在百老汇通常需要一个月的装台时间,这样的要求在国内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然而《暗恋桃花源》的演出一结束,上剧场团队就立刻投入新戏《隐藏的宝藏》的装台。为此,赖声川还特地请到了美国百老汇级别的舞美设计师丹尼尔·奥斯特林协助,并制作了一个还原度极高的布景模型,以保证最佳的舞台效果。

(以上来源: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责任编辑 2018-04-20)

 

【数据分析】

 

好的艺术要为观众服务。赖声川先生说优秀的艺术创意最重要的来源在于发心。一部戏,是为谁而做,为何要做,想对观众表达些什么是十分重要的。对于艺术创作,他的原则是热情加上慈悲。慈悲意味着,你是真的关心和关怀你所写的对象;热情是说你对这个对象有兴趣,对这个故事这个题材有热情。此次新戏有着丰富的上海元素,上海的梧桐树、老洋房、老故事,以及在上海生活中遇到的种种,这些“隐藏的宝藏”均成为了赖声川先生在新戏中描写的对象。可以说,《隐藏的宝藏》既诞生于上海,也是为上海市民创作的一部戏。

实验与探索,挑战传统观念。从《那一夜,women说相声》,聊爱情,聊减肥,聊大姨妈;到把350桌台北特色小吃放进台湾“百年庆典”的开幕式里;到《如梦之梦》首创环绕形式的剧场,演出时间和空间跨度都极大;再到把综艺节目和戏剧结合起来的先锋作品《乱民全讲》,赖声川一直在挑战传统,拒绝做肤浅的事。此次《隐藏的宝藏》是一台完全“侧台视角”的戏,近乎90度旋转的侧台面向观众,在“斜角”的视角里,舞台和后台发生的事情一览无余,表演由此展开,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观剧体验。

角色有血有肉,内容针砭时弊。《隐藏的宝藏》这部戏直接展现的是一台戏整个完成的过程:从赞助商支持编剧完成一部戏的制作,到舞台监督执行技术,到最后由演员们呈现在舞台前。剧中每一个角色都是现实生活的某种反映,剧中的舞台监督是一个优柔寡断、墙头草的角色,她没有果断的判断能力和执行能力;剧中从事戏剧学术研究的女教授,夫妻生活不美好,导致她急需在学术上展现自己的才华,以获得存在感;地产开发商作为“戏中戏”的赞助商,不懂戏、不尊重艺术、不理解艺术,成了众多社会上的文化赞助商形象的讽刺。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