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文旅融合迈进“共享圈”,打造特色民宿文化

2018年5月22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互联网开启了共享文化的先河,从共享单车到共享书店,从共享雨伞到共享睡眠舱,共享经济不断涌现新玩法,共享民宿作为共享文化的新宠儿,为用户带来了不一样的住宿体验。

【标签】 共享经济 民宿
【正文】

【热点回顾】

共享民宿市场竞争进入“深水区” 如何解锁市场活力

作为共享经济中的重要力量,共享民宿市场的一池春水近日再次被搅动——这一领域两大独角兽企业途家集团和小猪短租先后进行不同的新尝试,期望在共享民宿市场竞争中获得更大的市场占有率。其中,隶属携程系的途家集团的尝试,由其矩阵中企业蚂蚁短租推出,携程领衔投资,创立“舒适型”民宿连锁品牌有家民宿。作为携程旗下唯一的民宿连锁品牌,携程联合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亲自担任董事长,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而小猪短租近日将全国第二总部落户四川成都,并依托其成熟的平台生态体系,推出了全新业务品牌揽租公社,提供一站式民宿短租经营解决方案,并构建智能化的众包服务网络,创新共享住宿平台模式。

共享民宿市场从平台化竞争转向品牌竞争,对此,蚂蚁短租CEO申志强认为,旅游住宿全面升级,作为这一领域重要组成部分的民宿短租,将从以依托平台流量为主的“草根民宿”时代进入由口碑传播主导的“品牌化”时代。

蚂蚁“筑巢”:孵化新品牌有家

专业的服务团队、丰富的运营经验以及来自携程系的支持,为有家民宿成为国内民宿著名连锁品牌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在此前的途家集团2018年度战略发布会上,途家集团COO杨昌乐带领着基于新平台、新职能集合的新途家集团矩阵正式亮相。作为这一矩阵五大组成部分之一,蚂蚁短租被集团定位为针对年轻化人群,重点推出高性价比的民宿业务。

蚂蚁短租在过去7年的民宿深耕中一直以“让旅行更美好”为使命。过去两年间,由申志强亲自主抓的“蚂蚁优选”“房客安心计划”“蚂蚁保洁”“智能扫脸入住”等项目都是为了更好地提升用户入住体验。

“我们在推进这些项目的同时发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大部分个人房东运营能力与服务水平都有待提升,大量民宿房源品质较低、设施不全,单以平台之力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用户入住体验不稳定的状况。因此,我们决定孵化有家民宿。”申志强表示,有家民宿定位于“舒适型”民宿,旨在弥补当下中国短租民宿市场上中高端民宿产品不足的短板。

据介绍,有家民宿拥有国内一流的线上运营与线下服务团队,其中线上运营团队由蚂蚁短租核心团队组成,线下服务管家团队则拥有10年以上锦江、万豪等国内外高星酒店服务经验。为保障入住品质,有家民宿推行“五星级民宿服务标准”,布草“一客一换”,智能门锁“扫脸入住”,专业服务管家“随传随到”。

在户型上,有家民宿以2居至4居户型的分散式普通民居住宅为主。在功能上,有家民宿的房间内能做饭、会客、洗衣服、聚会小娱,除享受酒店住宿的便利性之外,还拥有充分的空间环境和生活自由,为家庭出游、商旅短居、接待亲友提供了新的住宿选择。

为精准定位用户群体,有家民宿也将旗下民宿进行了主题式分类,例如,有家亲子民宿设有儿童房,配置亲子活动区,并提供绘本、玩具、儿童车等亲子设施;有家商旅民宿提供打印机、复印机、扫描仪、胶囊咖啡机、挂烫机等商旅人士常用设备,以满足不同类型用户的住宿需求。

作为途家集团的一员,有家民宿“先天条件”优越,拥有包括携程、艺龙、58赶集、芝麻信用、蚂蚁短租、途家等在内的中国在线民宿市场超70%的客户流量资源。申志强表示,预计2018年全年,有家民宿将在全国50多个城市,为超过 200万人次提供“不同的城市,相同的有家”的优质体验。

小猪扩张:推新总部、新业务

陈驰认为,房屋共享未来还将进一步向二三线城市渗透,两者之间将产生积极的化学反应。

4月底,四川人陈驰带着他的创业企业小猪短租“回到”成都,将小猪短租全国第二总部落户成都市锦江区。数据显示,目前小猪短租的全球房源已突破35万,覆盖国内395个城市和海外225个目的地,拥有2800万活跃用户。去年11月已完成由云锋基金领投的1.2亿美元融资。

“成都是一座充满共享基因的城市,锦江区更是如此,拥有发展分享经济的肥沃土壤。第二总部的落户,将为小猪短租下一阶段的发展输送更蓬勃的动力。”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说道。锦江区2016年便提出了建设“新经济高地、国际化城区”的目标,出台多项新经济支持政策,并设立20亿元政府投资基金。

在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共享经济分论坛上,陈驰分享的小猪短租年度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平台上订单量增速最快的城市分别是天津(700%)、重庆(520%)、长沙(480%)。“以滴滴出行、小猪短租为代表的中国共享经济独角兽企业,在一线城市通过构建适用于共享经济的基础设施、完善信用体系,为共享经济的发展夯实了基础,同时正加速向二三线城市下沉。”陈驰因此认为,共享经济是一个长期风口。

落户成都的同时,小猪短租同步推出全新业务品牌揽租公社,为房东提供一站式民宿短租经营解决方案,涵盖设计、软装、保洁、商城、物联网设备、智能化管理等环节,为用户创造更丰富的参与共享住宿的方式,并最大限度地降低房东的经营门槛。

“房源经营更智能、用户参与模式更灵活,是进一步解锁市场活力的关键。”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COO王连涛说道:“依托于小猪短租成熟的平台生态体系,揽租公社所建立的智能化众包服务网络,将开启共享住宿平台的新模式。”

揽租公社建立了一套闭环式的服务链条,不仅整合了小猪短租的保洁、摄影、智能门锁等优势资源,还将通过物联网设备和数据化管理体系的使用,实现更智能化的房源运营。王连涛透露,揽租公社在正式上线前历经近半年的内测,每个环节都经过反复打磨,在为房东实现高收益保驾护航的同时,确保高品质的用户体验。目前,揽租公社已在全国展开合作招募,并在多个城市建立线下团队,深度服务用户。

“揽租公社的启动,扩大了小猪短租共享服务网络的边界。”王连涛指出:“通过提供更丰富的服务模式,小猪短租希望让更多人能够参与到房屋共享经济之中——无论是个人房东、设计师、保洁人员、智能设备开发者,都有机会享受其红利。”

共享住宿:如何“解锁”市场活力

虽然尝试方向不同,但蚂蚁短租和小猪短租都十分看重民宿产业链前端服务的优化。不同于小猪短租直接推出新业务,蚂蚁短租在其新品牌有家民宿的经营模式上进行创新,提出“合伙经营、全程托管”模式,颠覆传统民宿托管业态。

记者了解到,在有家民宿的运营模式下,房东业主、民宿投资人只需提供闲置房产,全权交由有家民宿来负责,由其进行统一的托管服务。在运营期间所产生的水电等消耗,保洁、管家等人力成本以及品牌推广费用全部由有家民宿承担。

“每个人都向往着开一间民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现实中经营民宿所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又让这美好的愿景成为诗和远方。有家民宿就是想帮这些有‘民宿梦’的人们圆梦。让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民宿成为美好的事情。”申志强说。

住民宿或者做着“民宿梦”的人确实越来越多。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8)》,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4.92万亿元,其中,共享住宿领域交易规模达到145亿元,同比增速达到70.6%,位列第三。

与巨大发展空间不匹配的,是目前民宿市场存在的种种竞争乱象和运营的不规范,消费者对于高品质民宿需求的提升与现有品质民宿的供给之间不平衡是现阶段民宿市场面临的主要问题。

“连锁酒店用10年时间完成市场教育,诞生了像如家、7天、汉庭等家喻户晓的连锁酒店品牌。我们预计未来5年内连锁民宿将占据民宿市场大部分份额。有家民宿将致力于推动整个民宿行业的品质升级,让广大消费者花经济型酒店的钱享受中高端酒店品质的体验。”申志强如是说。

“近年来,随着共享模式深入人心,利用互联网平台经营自己的闲置房屋资源,已经成为潮流。但是,中国共享住宿市场仍有极大的潜力亟待开发。经营管理更智能化、用户参与模式更灵活的服务体系,将成为下一步解锁市场活力的关键。”王连涛表示。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鲁娜 2019-05-07)

忙时种石斛 闲时玩根雕 特色民宿火爆

乡村振兴,关键是产业要振兴。施茶村立足绿水青山的生态优势,促进农旅融合,种植火山石斛、创作根雕、发展农家乐及民宿等特色产业,逐步走上了一条“人无我有”的乡村绿色崛起发展之路。

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施茶村党支部一班人带领村民利用昔日的荒山,仿野生环境在石头上种上了市场“钱”景看好的火山石斛。这些石斛自种植以来,市场销路一直看好。

4月29日是“五一”劳动节小长假的第一天,在施茶村火山石斛园里,一批又一批自驾游、徒步游、骑行游的游客慕名而来,人气爆满。

种植石斛:荒山里“点石成金”

在火山石斛园里,绿树成荫,火山石堆成的小山此起彼伏,一株株长在石头上的石斛翠绿欲滴,有的还开出淡雅的花朵。

施茶村地少石多,土壤富含硒等微量元素,土质不太适合普通农作物生长,却是石斛生长的“乐土”。在施茶村,这些生长在火山石头上的石斛,相比其他地方的石斛品质更优、更抢手。“五一”小长假期间,在火山石斛园的销售展厅里,刚采摘的石斛鲜条每斤600元,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抢购。

施茶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洪义乾介绍,以“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成立的施茶石斛种植专业合作社,公司出资金、技术、提供种苗,村民以土地租金入股,入股的村民除了每年可以从合作社利润中获得一定比例分红外,还能从相关产业平台获得一定比例的分红。目前火山石斛园共种植金钗石斛200亩,在春藏试种米斛(石斛的另一品种)17亩,“我们种的石斛现迎来丰产期,每年可采收石斛6万斤,预计至少为群众增收800多万元。”

洪义乾介绍,现合作社13名村民为固定工,每人负责10多亩的石斛管理;用工高峰时需临时工120多人,临时工每天有100元的酬劳。“这对村民来说,在家门口务工也不比在城市上班收入少。” 

对于石斛基地来说,每天都需要工人栽培、清表、除草、施肥、剪石斛、打包等。

记者了解到,石斛种植一次可连续收获13年,每年可收割一次,3年后达到丰产期,一年亩产可达600斤。因火山石斛声名远播,在2016年5月19日举办的石山互联网农业小镇优电联盟竞购活动中,施茶村火山石斛鲜条以200元每斤的价格共拍出1万斤“期货”,直接为村民创收200万元。

村民洪尚科告诉记者,他在石斛园务工每月工资2500元,他家5亩地入股合作社,去年底分红3000元,“我们现在的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施茶村民守护青山绿水也赢得“真金白银”的回报,村民人均年收入从3年前的3000多元翻番到现在的10000多元。

庭院经济:农闲时艺术创作

走进施茶各村庄,村民房前屋后栽种的花梨树成为独特景观。在文明生态村创建时,施茶村发动村民把有“绿色黄金”之称的花梨木作为发展庭院经济的重点,村民充分利用房前屋后的闲置土地,大量栽植花梨树木,既绿化了村庄,又提高了村民家庭经济效益。

如有“花梨村”美誉的美社村,有“国宝家园”之称的一户农家庭院里,树径20厘米以上的花梨树达20多株,按现在的市场价值达到数百万元。房前屋后的花梨树成为村民隐性的收入财富。

在施茶村农家庭院里从事根雕、船木家具与盆景创作的村民不在少数。以前,村民建房、修路等被挖出来的树兜曾让人头痛,火烧不易,斧砍不破,迁移太重,以致在路边、庭院、果园等处经常可看到被丢弃的树头树根。随着海口根雕市场的渐热,村民在自家庭院里,利用农闲时间从事根雕创作,把那盘根错节的树根变身成高附加值的独特工艺品。

官良村村民陈教章钟爱玩根雕,平时空闲时就去荒郊野外采集树根,见村民挖回来的树根可搞根雕就花钱买回家。他说,施茶村根雕相比其他地方的产品更独特,因其长期在火山岩地区,根形曲折多样,且都是天然的抱石,做根雕的木质都非常坚硬。他介绍说,一年根雕的收入在3万元以上,他家现有存货30多件。

美社村村民王建平有加工根雕与老船木工艺家具的手艺,石山建设互联网农业小镇后,头脑灵活的他立即购买了电脑、相机,他将自己创作的根雕与老船木家具拍照后发到网上,或通过网络销售平台销售,识货的行家很快将他家原库存的产品抢购一空,还纷纷预订产品。“我现在是先接订单,再加工。”王建平说,他每月根雕与船木家具销售收入都在1万元以上。

特色民宿:盘活闲置农房搞创收

施茶村现在成为海口知名的开放式不收费乡村休闲旅游点,更带旺了当地的农家乐与特色民宿,每逢周末和节假日,众多自驾游客与亲子家庭前来,村里的民宿火爆到一房难求。

4月29日中午,记者在美社村的“美社有个房”民宿看到,绿树红花掩映下的农家庭院里热闹非凡,一群操着北方口音的游客有的动手摇着石磨,泡水的黑豆经研磨后流出白花花的豆浆,现场大人小孩齐上阵,欢声笑语不断;还有客人在不远处的荔枝果园快乐抓土鸡……

这些客人参观完火山口公园、火山石斛园和美社村后,选择来“美社有个房”民宿。石磨黑豆腐、铁板烤肉、做鸡屎藤以及到就近的美社岭爬山等都是客人最喜欢的项目,晚上沐浴着凉风,远离都市喧闹,坐看星星,伴着虫鸣蛙叫入眠,更是别有一番韵味。

“美社有个房”女主人黄妹介绍,利用村民闲置的旧房子经改造后作民宿,现有客房达到120间。由于价格亲民,加上可体验乡村生活乐趣,像“五一”劳动节、国庆节、中秋节等假日,该民宿点常常爆满,冬季从北方来度假过冬的“候鸟”客人很多,平时入住率保持在80%以上。

“人民骑兵营”紧邻漂亮的美社村,是海南首家自行车主题文体旅游和教育培训基地,利用闲置的石山镇岭西小学改造而成,这里将自行车骑行融合民宿,可以提供近200个床位。“人民骑兵营”与村民达成联盟,采购村民的果蔬、食材等,地道的农家美食,加上可体验乡村骑行之乐,成为民宿吸引人的卖点。“人民骑兵营”负责人符启华介绍,现骑兵营以会议拓展和亲子家庭游为主,日均接待量达到500人次。

此外,在位于施茶村的石山互联网农业小镇运营中心后面,还隐藏着较高端的民宿“火山石坞”,该民宿6间套房突出不同的艺术主题,每一房间都独具一格。“我们的客房通过网上预订,节假日如果不提前两天以上订房,根本抢不到房。”该民宿点工作人员介绍道。

秀英区文旅局负责人表示,当前旅游产业正由景点旅游向全域旅游转变,施茶村立足生态环境优势,民宿产业正兴起,逐步形成规模效应,实实在在地助村民增收致富。

(以上来源:海口日报谢大强 2018-05-06)

品质提升、个性服务、连锁经营:民宿行业发展呈现三大趋势

在极具地方文化特色的民宿内,与“驴友”们喝着民宿老板自制的花茶,畅谈理想与生活。记者日前在浙江、安徽、云南、北京等地采访发现,不同于发展初期的散乱,国内民宿行业发展正呈现出品质提升、连锁经营、个性化服务三大趋势。

品质升级,民宿行业迅猛发展

“9间房提前一周就预订满了。”在云南大理市湾桥镇古生村洱海畔的一间客栈内,老板何利成正在修剪院子里的花草,“过去像‘五一’这样的小长假,游客都是省内的,今年还有从上海、广州直飞大理的游客。”

去年4月,大理开展洱海治污行动。何利成一咬牙,对客栈进行了改造,用2万元升级了客栈的污水处理系统,用6万元拆除了违建。“现在建筑外观还原成了白族民居原有的风貌,游客旅游体验提升,回头客自然越来越多!”何利成说。

刚结束三天黄山游的游客刘骁,在朋友圈发图分享了民宿体验。“以前总觉得国内民宿卫生差、品质弱、服务不好,可这次从网上找房到入住,明显感到国内民宿在升级。我们所住的这家,虽在农村,可无线网、吹风机、茶点零食应有尽有,用品更换、隐私保护等服务也很专业。”

“不少民宿开始愿意花钱把店长、员工送过来培训。从业人员素质逐步提升。”北京町隐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汉捷从事民宿员工培训已快5年时间,他告诉记者,民宿和酒店看似都是接待游客,但在员工素质要求上却有很大的区别。“酒店分工细致,民宿工作则更综合。前台、保洁、客服等工作,民宿员工都需要掌握一点,综合性要求更高。”

随着国内旅游消费市场的升级、共享经济的盛行,高端民宿迅猛发展。在浙江省德清县,经过10年的发展,特色民宿已有150余家。其中以“洋家乐”为代表的高端民宿2017年接待游客49.8万人次,同比增长34.7%,实现直接营业收入5.8亿元,同比增长27.9%。其中像裸心谷一张床一年产生的税收就能达到10万元。

个性彰显,结合地方文化特色

在云南丽江市大研古镇城南旧事客栈,院子里石子和瓦片铺地,木质结构的房子古色古香,呈现了丽江民居的风貌。老板王翰林正在摆弄着自制的桂花茶,“只要入住客栈,就可以免费喝茶。我希望给客人一种来到老朋友家的感觉。”除了茶叶,放在客栈公共空间茶几上的零食,游客也可以自行取用。

5年前,王翰林和妻子辞去山东工作来到丽江开民宿。“那个时候,感觉大部分民宿千篇一律,缺乏个性,就像‘民宿范的酒店’。有了自己的想法,一定要让‘民宿+当地文化’。”由于熟悉纳西文化,王翰林经常给游客讲关于丽江的故事,还带游客去听纳西古乐、体验东巴纸的制作……

“不住酒店,主要是想通过民宿这个平台,感受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从福建来丽江旅游的陈先生说,工作累了出来放松放松,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方式。

重视地方文化特色正成为当前游客们深度游的重要需求之一。“不求最贵,也不求最便宜,只要有特色,只求我喜欢。”“90后”旅客李莎莎说,在预定民宿时,她更看重建筑风格与装饰特色,是否能够体验到最有特色的地方文化,带来更多惊喜。

“民宿+”正为这个行业发展带来更多个性化的可能。“随着莫干山镇民宿行业的迅速发展,民宿+农业、民宿+户外运动等多行业融合的‘民宿+’经济正日趋完善。”莫干山镇民宿行业协会副会长沈蒋荣说,千里走单骑莫干山项目由艺术酒店及民宿、非物质文化遗产工匠区等多种新兴文旅业态交互组成;久祺国际骑行营打造专业级骑行运动和莫干山文化休闲相结合的综合生态休闲度假项目。

连锁经营,资源利用1+1>2

《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明确,单幢建筑客房数量应不超过14间,给民宿发展定下了“小而美”的基调。云南省旅游饭店行业协会名誉会长陈雪明认为,规模小不利于资金、人才等资源的有效利用,民宿在向着连锁化的方向发展。

“与传统的连锁酒店简单的‘复制+粘贴’不同,民宿的连锁应该突出资源的互补,实现1+1>2的效果。”除了对民宿从业人员进行培训,刘汉捷在云南大理还打理着3家民宿——既见·南国、既见·欢喜、既见·苍海,初步形成了“既见”品牌,分别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背包客,旅行家庭和有中长期休闲度假需要的游客。

“这样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节省人力成本。”既见·南国店店长董女士介绍,类似品牌推广,3家店只需要请一个推广团队,节省成本,还有利于品牌快速形成。

在资深“驴友”张瑶看来,在信用体系尚不完善的环境下,连锁化的民宿可以让用户选择更安心、住得更放心。

(以上来源:新华社张紫赟 鲁畅 魏董华2018-05-06)

【数据分析】

民宿的兴起是自助游与休闲度假旅游发展的必然结果,本质上是一种个性化与深度游的体验方式,在旅游全域化发展的当下,民宿恰好满足了主题个性化,价格多元化与参与性突出的文化共享体验需求。因此,民宿的发展前景显然也取决于其个性化设计、友好服务、独特与共享并存的文化体验。

打造共享型生态,扩大特色民宿创意主体,形成众创。民宿的客人不仅是服务的购买者与享受者,也是对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者与参与者。民宿是主人与客人的共同场域,在这里,主人是空间的原创者,客人是空间的再造者,他们成为彼此阈限空间的打破者与缔造者,实现对彼此人生的交流与生活的共享。在这种共享生态中,所有人都是民宿创造者,民宿是众创的产物,是南来北往、相遇、相识在这一场所的所有人的家,这样的家文化必然也会在众创中不断成长、变化、新生。

打造共享式营销,拥有专属传播网络,拓展配套营销。利用互联网,搭建起民宿行业共享的网络平台是大势所趋。一是通过在旅游网站、知名网络社区的旅游版面,发布民宿相关信息、特色亮点、旅游攻略、民宿体验日志等,扩大民宿的网络传播;二是利用微信、微博等方式,对民宿房间报价、特色餐饮、酒店位置和周边环境等进行展示,扩展民宿与潜在客户间的交流渠道;三是搭建民宿预订平台,为游客提供 24 小时查询和预订服务,满足即时获取与准确入住的需要;四是通过在线交流模块、意见反馈模块、游客交流论坛等完善平台服务。

打造共享式文化体验,创意主题,主导民宿风格多样化。民宿文化体验集中体现在房主情怀上,民宿要尊重家庭文化基因,将房主的“情怀”落实到民宿建构的每一处细节上,并被客人认可和接收。民宿共享能够将“平台的集聚性”与“实体的体验参与感”完美融合起来,并且可以通过人文情怀的黏性价值体系推动商业模式的发展,让普通人和小型投资者都能够参与构建自己的“情怀实体”。不仅带动了个人价值观的传播,而且能够获得一个固定的、高黏性的粉丝人群,形成一定的品牌效应。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