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街头艺人“领证”上岗,为城市文化增添活力

2018年6月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近日,成都第二批街头艺人“领证”上岗,对街头艺人的包容态度,其背后反映的不仅是文创产业发展,更是一个城市气质的体现。

【标签】 街头艺术 城市文化
【正文】

【热点回顾】

成都“街头艺术表演”常态化第二批“领证”艺人上岗!

成都街头艺人在蓉城上线一个月以来,各方好评如潮。5月30日下午,“第二批街头艺人”共42名(组),加入了街头艺术表演行列,恰逢首批47名(组)艺人“试点月”即将期满,两批街头艺人在成都市文化馆“胜利会师”,分别进行了培训颁证和换证仪式。据了解,成都街头艺人项目将进一步走向常态化,更多的街头艺人将参与到音乐之都的打造之中,而市民欣赏到的街头艺人表演将更加多样和精彩。

街头艺人将享受智能化管理

5月是“街头艺术表演”的试点月,47名(组)街头艺人共在9个街头点位开展了近300场演出,市民纷纷为“街角遇到艺术”的美好体验点赞。但是,“在试点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安保隐患压力大、点位协调对接不够及时和直接,以及难以全面满足街头艺人对演出时段、点位的多方需求等问题”,成都市文化馆相关部室负责人介绍。

“尽管试点期间并非一帆风顺,但是,处于探索阶段的街头艺术表演得到了大家的包容和理解,更得到了成都市政府和各级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成都市音产办相关负责人说:“下一步,我们将一边加强联动工作机制建设,一边优化对街头艺人的管理和服务工作”。

在街头艺人管理方面,将实行双积分制对上岗的街头艺人进行考核,以期为市民提供更好的艺术服务。成都市文化馆正在通过文化天府APP开发街头艺术表演的智能化管理模块,可以让街头艺人通过自己的专属账号在平台上选择演出点位、演出时间和时段,自主排期,实现智能化工作管理,提高工作效能。同时,该模块还将开设街头艺人展示专区、街头演出TOP榜、演出排表、街头演出视频、艺人直播等丰富的功能,搭建街头艺人之间、街头艺人与粉丝和社会机构之间充分沟通的桥梁。

此外,基于试点月阶段街头艺人、社会公众等各方的意见和建议,街头艺术表演将逐步增加339电视台、少城视井等演出点位,时间上也将不仅仅局限于周末,部分点位将实现周一至周四的定点演出,同时还将进一步扩大街头表演的艺术门类。在不久的将来,成都市的市民将在家门口欣赏到更多、更丰富的街头演出。

给街头艺人更大的表演平台

在颁证现场,咪咕音乐有限公司演艺事业部总监杨洋、酷狗成都地区负责人张淼、腾讯音乐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凯等10多名相关企业负责人作为嘉宾参加。他们不仅观看了街头艺人的现场表演、聆听了大家的艺术表演心得,更提出了众多有建设性的意见。

成都市文广新局音产处处长王丽祥介绍:“这些企业负责人此次应邀前来,不仅是为了更加深度了解街头艺人,还为了将来一同打造更多的平台,助力成都音乐之都的建设”。

酷狗成都地区负责人张淼表示,“我们希望进一步为成都街头艺人赋能,给他们更大的平台,包括唱片、直播,甚至在平台上开辟专门通道”。他还透露,下个月他们主办的大型活动“音为蓉城”,就为街头艺人设置有专门板块。

“组织一段时间的街头艺术表演并不难,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让这个平台能够留住优秀艺人,并让更多优秀艺人积极加入。”成都市文化馆馆长王健说:“我们着力思考的是如何让这个平台更有价值。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确切思路和举措。其中,不仅包括搭建街头艺人与专业经纪公司的沟通平台,加强媒体宣传推广,给予优秀街头艺人奖励扶持,提供免费优质的录音棚服务等,还有持续为街头艺人提供免费的高品质音乐节会观摩票,为优秀的街头艺人筹备专场演唱会,推荐优秀街头艺人参加知名汽车音乐节等各种节会表演……”王健表示,希望通过持续的平台搭建和打造,让街头艺术表演进入良性发展轨道,为音乐之都建设耕耘更深厚、更广阔的土壤。

(以上来源: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 2018-06-01)

成都选拔第二批街头艺人中国好声音选手、签约艺人也来啦!

5月23日,成都第二批街头艺人复试在成都市文化馆三楼多功能厅进行。在本次通过网络初审的99组街头艺人当中,不乏签约经纪公司的专业艺人,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的参赛选手。稳定的唱功,洒脱的台风,精彩纷呈的表演,参与选拔的艺人们发挥出色,让评委频频点赞。而越来越多“高质量”街头艺人的加入,也让不少人对成都街头艺术未来的发展充满了期待。

专业化国际化第二批参选艺人质量高

“90后”小伙褚乔是复试选手之一,他抱着心爱的吉他带来了一段精心准备的流行歌曲串烧,情感相当投入,歌声中还隐隐流露出矛盾、眷恋、遗憾,以及幻想等复杂情绪,一下抓住了在场观众的心。

褚乔早已在音乐圈有了不小名气。2009年,他参加江苏卫视“绝对唱响-名师高徒”获得全国四强,与“金牌大风”签订艺人及制作全合约,成为张惠妹、陶喆、花儿乐队、许巍等人的同门师弟。2012年,又通过《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盲选,加入庾澄庆的队伍,后获得队伍7强。2015年还应邀参加《中国好歌曲》节目录制。

“成都是一个非常有人情味的城市,街头表演这件事特别棒,我也很想走上成都的街头展示自己。以前,我参加过一些发布型的演出,现场会有很多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离观众的距离非常远。而街头表演能够更靠近听众,我喜欢这种靠近的感觉。而且,成都有很多真正热爱音乐的人,他们敢想敢干。我也想通过街头表演通多认识些朋友,其实,今天在招募现场我就认识了不少。”褚乔告诉记者他参加招募的初衷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街头表演。

平日里,褚乔很爱旅行,在旅途中获取了不少音乐创作的灵感。希腊、西班牙、美国、加拿大......他还曾在不同国家的街头表演过。在褚乔看来,与国内相比,国外的街头表演会经常加入一些舞蹈和打击乐的因素,互动性和交互性更强,非常好玩。

除了专业歌手惊艳现场,本次前来参选的艺人还很“国际范儿”。一位在成都教语言的美女老师杜亚兰精通西班牙语、英语、俄语、法语等多国语言,还会用各国语言唱歌。现场演唱的两首民谣得到了评委的不少好评。

据杜亚兰介绍,她曾在西班牙的街头演唱过京剧。“2016年5月20日,西班牙那边有个街头文化节,我上去唱了段国粹京剧,当时人群都聚集过来看我,外国人觉得非常新鲜。能够用街头演唱的方式传播中国文化,我也非常开心。”

2016年下半年回国之后,杜亚兰特别想到成都的街头唱歌,但又担心会被城管驱赶,所以计划一直搁浅。“不久前,我一个学音乐的朋友告诉我有街头艺人招募,我立即报了名。希望能够在大悦城和春熙路演唱。”

第一批艺人:每个表演点位都有自己的特色

今年3月底,成都市文广新局正式公布2018年首批30个街头艺术表演试点点位,满足要求的街头表演者,通过选拔后持证上岗,有242名个人和114个团队报名,共100位街头艺人(团体)进入首批复试,最后选拔出首批47位街头艺人。“五一”假期,首次“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们成为成都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此外,街头艺术表演试点活动允许街头艺人打开琴盒,接受观众自愿投币的“赞赏”,打通其长效生存之道。

大志是第一批招募的街头艺人之一,他也陪朋友来到了现场。在他眼中,街头艺术越来越与时俱进。“以前在琴盒前面放个二维码,大家以为你是在街上卖唱的。现在很多人都能接受这一形式,认为我们是在搞艺术,而且还跟科技接轨了。不仅如此,街头艺人的影响力还从成够辐射到全国。”

西村、宽窄巷子、东郊记忆......大志曾在多个点位进行过表演,据他介绍,每个点位都有自己的特色。街上的人形形色色,每个点位受众年龄层次不一样,喜欢的风格也不尽相同,欣赏水准不一,所以体验也有差别。

“在西村,受众年龄层次偏大,我就会多唱80、90年代的抒情歌;而在大悦城,我会唱更多英文歌;在宽窄巷子和春熙路唱的“口水歌”比较多。来福士我唱了几乎所有风格的歌,从布鲁斯到摇滚到到原创歌曲。”

大志最喜欢东郊记忆的演唱氛围。“当时在表演的时候,我一开口,大家都开始欢呼,那种感觉就像开演唱会一样,我自己都被现场的热烈惊讶到了。”

“街头艺术是所有表演形式的最初和最终形式。”大志对街头艺术的评价很高,“听众都不是固定的,能在街头通过音乐将人群聚集起来才是真的厉害。如果你在街头唱一首别人完全没听过的歌,听众从你跟前路过,能够被打动而停下。对街头艺人来说是非常有成就感,非常快乐的一件事。”

评委:第二批招募街头艺人整体水平有所提升

成都市文化馆舞台艺术部副主任廖殊第二次担纲街头艺人招募的评委,她告诉记者,“在第一次招募的时候,选手的准备还比较仓促,这一次准备就很充分,整体水平有所提升,一些本土小有名气的歌手也来到了现场,越来越多有才华的人愿意加入进来。”

“我们有一个街头艺人交流群,他们经常会在群里交流各自上街表演的感受,也经常在群里献计献策,提供很多意见。街头艺人们像一个大家庭,他们把这个事情当成自己的一份责任,想将这件事做好,觉得特别温暖。”廖殊说。

在未来,成都市会逐渐开设将近60个点位,继续大量地招募街头艺人。廖殊透露,“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非常乐观。新一批的艺人将会在下周三上岗。后续,我们还将召开一个街头艺人座谈会,邀请音乐界的名人也来参加。”

西部陆军战旗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作曲音乐制作人许寒松也是本次招募的评委之一,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评选时,我主要看两个方面,一是内容,二是形式。具体来说,就是看这些艺人的艺术功底,表现形式以及本身的专业能力。”

在许寒松看来,街头文化比较宽泛,表达的方式和形式也很多元。“严格来说,街头文化诞生于民间,在我们国家起步非常晚,显得有些边缘化,不是很规范。但是街头文化有传承的寓意在其中,能够对本土文化、中国文化、民族文化起到传承,甚至推动和导向的作用。”

(以上来源:封面新闻陈荷2018-05-24)

让城市空间“活”起来

提起城市,人们首先想到的总是钢筋水泥的丛林,是实体建筑的集群。其实城市的拓扑关系中,“虚”的部分——即城市开放空间,才是塑造城市特色文化、真正与人的感受和生活息息相关的部分。令人欣慰的是,一些城市管理者已经关注到这一点。据媒体报道,近日成都向社会公开招募街头艺人,通过审核者即可在规定允许的时间和地点进行街头演出。首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五一”期间集中在成都街头亮相,受到了成都市民的喜爱。

习近平总书记早在浙江工作期间就提出“城市文化是城市现代化的根基,是城市的气质、是城市灵魂”;“文化功能是城市的主体功能”;“城市即文化,文化即城市”。城市的文化是由城市公民的文化认同感组成的,而认同感则是由空间与时间共同作用产生的,是不断塑造与再塑造的。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的城市化率从不足20%猛增到约60%,“被城市化”的人口高达数亿人,候鸟般的迁徙者远离绿水青山炊烟,在城市中寻找着自己的家园;原有的城市居民面临故乡的迅速膨胀与变化也对于城市有了认同感的拷问。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曾提出,中国几千年的农业文明决定了国人骨子里对于“背井离乡、颠沛流离”这些乡愁的放大化。而快速的城市化再次放大了这些对文化认同感的渴求。于是城市开放空间就成为文化重要的承载地、文脉与记忆重塑的机遇和不同城市人融合的可能性的重要场所。

回望中国城市发展生态,从《清明上河图》描画的生动场景,可以看到城市开放空间中的“街头艺术”在我国几千年城市发展史中一直延绵。抗日战争期间,上海抗日救亡演剧队在全国各地的城市中表演田汉根据歌德名剧改编的《放下你的鞭子》,演出次数占当时所有剧目的百分之七十以上,也是迄今影响最大的街头剧。视线再转向世界上的一些著名都市,英国伦敦考文特花园是街头表演的胜地,漫步那里的街头,可以看到全身刷金漆的魔术师,也有围着西班牙海鲜饭大锅跳着弗拉明戈的舞者;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外的模仿著名雕塑的表演者,呼应着馆内的件件世界名作;纽约曼哈顿的城市小花园里,小号手吹着悠扬的象征美国特色的爵士乐。因此,城市空间中的街头艺术,是塑造城市文化特征的重要内容,也是丰富市民文化生活的重要途径。

真正的艺术始终是属于大众的。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说,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文艺要为人民服务。国家大剧院的公众开放日艺术节,就让昆曲《牡丹亭》、话剧《玩偶之家》、歌剧和室内乐都走出音乐厅,在公共空间表演,和大众零距离。这样的艺术还可以再向外迈出一步,走入广大城市空间中,走到大众中来。曾经,北京什刹海的悠扬二胡,大栅栏胡同里的几声京剧,伴着倏尔而过的信鸽哨声,都在成为这个城市血液中流淌的文化与历史。“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历史的、古典的,也可以用现代简约的方式,在城市街头艺术中向大众呈现,实现真正的文化传承。

无论是伦敦考文特花园的诸多街头表演者,还是成都街头的艺术家,都是“持证上岗”的。在鼓励内容丰富性的同时,管理的规范性和严格性,也为街头艺术的普及与城市秩序的保持达成良性互动。在对于内容的审核、表演者行为的规范之外,街头艺术表演,还应与城市管理的包括市容、交通、园林、市政、环卫、城管等各相关部门协调,在实践中畅通各个环节,才能保障开放空间的合理利用,不影响城市基本功能的运行。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提出,城镇建设“要融合现代元素,更要保护和弘扬传统优秀文化,延续城市历史文脉;要融入让群众生活更舒适的理念,体现在每一个细节中”。将优秀的中国文化通过街头艺术的表现形式传播于大众,将促进文化普及、增强文化自信,真的在新时代的新城市中实现“当高楼大厦在我国大地上遍地林立时,中华民族精神的大厦也应该巍然耸立”。

(以上来源:人民政协网 田申申 2018-05-31)

【数据分析】

街头艺术表演有效地弥补了城市文化形式单一的缺陷。街头艺术,可以将文化艺术形式以较小的代价与街道原有功能结合起来,有力地促进城市文化建设,赋予街道新的活力。由于各种原因,政府引导和扶持的主流文化艺术形式不可能面面俱到,而街头艺术的出现可以作为主流文化的有益补充,发挥自身的积极作用。如何规范街头艺术表演行为,不仅是城市管理的一项课题,更是城市文化发展过程的重要阶段。

街头艺人持证上岗,创新了文化艺术表演新形式。成都此次公开招募街头艺人,充分展示了对音乐的尊重。按照规定,持证的街头艺人将在成都30个街头艺术表演试点开展表演活动。街头艺人除了自己表演的成本开销外,不需要支付包括场地费在内的任何费用,还可以用打开的琴盒乃至二维码,向欣赏其表演的游客寻求“打赏”。这样的表演形式,点燃了普通艺人的音乐梦想,舞台不分大小,街头表演也是他们展示自己的重要平台。

街头艺人持证上岗,保证了街头艺术表演的秩序性。通过甄选适合的街头艺人给他们颁发许可证,并以积分考核的方式,让街头艺人定时、定点进行艺术表演,有效地防止了街头表演扰民的问题,避免了一提起街头艺术,让人持反感态度;相对集中的表演地点能产生“集聚”效应,不仅有利于艺人间相互学习交流,还能引起公众的关注。对街头艺人进行有效管理是完全可行的,成都市的经验值得其他城市学习。

街头艺人持证上岗,保证了表演艺术水平的高雅性。成都市对街头艺人实施有效管理,不仅做到了避免有违公序良俗、扰民、庸俗低级的街头表演,而且积极地对街头艺人进行培训和扶持,为街头艺人提供知名音乐公司的签约平台,给他们参加音乐节、音乐会观摩学习的机会,艺人水平得到提高的同时,反哺以丰富市民文化生活,促进城市音乐文化发展。街头艺术对成都市“音乐之都”的建设有着明显的促进作用。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