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阅读空间”遍地开花 打造有温度的全民阅读

2018年6月11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公共文化
【内容摘要】

城市书房、阅读空间、藏书楼、图书馆……不论叫什么名字,不管在什么地方,近几年,一些散落在北京各个角落的阅读空间,让北京市民与阅读离得更近。在北京市建设全国文化中心的当下,政府正通过多种模式创新,鼓励这些新型阅读空间的发展。

【标签】 公共文化 全民阅读
【正文】

【热点回顾】

 

引入社会机构 “阅读空间”遍地开花

 西城老电影院、东城复建角楼、朝阳老旧厂房纷纷变身阅读空间,政府鼓励以PPP模式推动全民阅读

城市书房、阅读空间、藏书楼、图书馆……不论叫什么名字,不管在什么地方,近几年,一些散落在北京各个角落的阅读空间,让北京市民与阅读离得更近。

这些公共阅读空间大多采用社会化运营模式,政府提供场所,社会机构提供专业运营。新型阅读空间的兴起,也带动了传统书店和图书馆的改变。

在北京市建设全国文化中心的当下,政府正通过多种模式创新,鼓励这些新型阅读空间的发展。

影院变藏书楼塔院飘书香

首都博物馆前馆长韩永从小在西城的街边长大,他关于夏天最深刻的记忆之一,是一手拿着3分钱一根的冰棍儿、一手捏着一张电影票,去西四的红楼影院看电影。

红楼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原为红楼球社,1945年改建为影院。这座有着70多年历史的影院,曾创下不菲业绩:北京第一家宽银幕立体影院、第一家“无障碍影院”,早先最新中外影片首轮放映的最佳影院之一。2012年,因建筑破损老旧,存在安全隐患,影院不再放映电影。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天,韩永再次走进这座老建筑时,影厅和银幕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满墙的书。阶梯座位仍在,却不再用来观影,而成为现场的一部分。

经西城区文化委员会和方略博华公司为时3年的合作,这里被改造成红楼公共藏书楼,官方称其为“全国首创的互联网+新型公共文化服务设施”。

红楼藏书楼主体藏书区面积近2000平方米,三层高的书架通向顶棚。整个藏书楼能收藏图书近10万册,其中第三层收藏着一些已故名家大家的藏书,很多书已经有些年头。

与红楼公共藏书楼对街相望,一座小小的院落门口挂了两个牌子,左为“砖读空间”,右为“正阳书局”。这是西城区建设特色阅读空间的出发地——北京“砖读空间”,2014年作为西城第一个特色阅读空间对外开放。

这个小院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万松老人塔所在地,一进院门,抬眼便是元代万松老人的葬骨塔。2014年,西城区文委探索文保单位的保护利用新模式,将万松老人塔院作为试点项目。在筛选委托运营机构时,专注于收藏和经营老北京文化书籍的正阳书局进入文委的视野。

当时正阳书局“蜗居”在大栅栏一间不到20平米的小铺面,场地局促,经营惨淡。及时赶到的合作挽救了书局,也让万松老人塔找到了与其风格协调的“再生”方式。

其后,西城区政府以正阳书局作为委托运营方,成立公益性质的“砖读空间”,于2014年世界读书日正式挂牌。政府提供免费的空间和基础运营设施,并主导成立了由区公共图书馆、属地街道社区居民代表等共同组成的运营管理委员会。正阳书局不再为房租着急,一心一意承担起为老北京历史文化“守夜”的责任,目前已经收集到6万多册有关北京城的旧书,也集聚了大批北京文化爱好者。

引入社会力量打破政府包办

类似红楼公共藏书楼和“砖读空间”的阅读空间,近年来在北京不断出现。

东南二环左安门角楼复建后,古色古香的建筑如何利用?一个融阅读、展览、活动为一体的角楼图书馆在这里诞生。三里屯“脏街”在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中变身成为三里屯西街,喧闹的酒吧搬走了,改造成什么?又一家三联韬奋24小时书店在这里安身。国贸桥东郎园Vintage文化产业园改造中,一间约50平方米门房和保安宿舍不知如何处置,于是建成了一个袖珍的良阅城市书房,成为过往行人和候车乘客喜爱的歇脚之地。人们渐渐发现,身边能坐下来看书的地方悄然增多。

现在北京有多少这样的阅读空间?具体数目难以统计,今年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活动在筹备“2018北京马拉松”时,向全市征集参与的阅读空间,最终主动报名的就有234家。

这些特色阅读空间的背后,是对现有体系的突破。

西城区作为特色阅读空间的起源地,从“砖读空间”开始试水,如今形成了由2个区级公共图书馆、1个青少年儿童图书馆、23家街道图书馆为骨架支撑,25个挂牌特色阅读空间为特色,流动阅读、数字阅读设施设备为补充的“书香网络”,业内称之为特色阅读空间的“西城模式”。

西城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是这些新型阅读空间的直接推动者。

他曾注意到很多社区都有自己的图书室,一间办公室、四五个书柜,社区工作人员现场办公。“面积和藏书是达标的,但去的人能有多少?想真的提供有效服务,不能‘达标’了事。”西城区文委到不少社区实地考察后,有了改革现有体系的想法。

政府提供场地,社会力量进行专业化运营,打造阅读空间向公众开放,在孙劲松看来,这是比政府“包办”公共文化服务更加优质高效的方式。

“砖读空间”是西城区公共文化服务引入社会力量的首次尝试,这座不大的院落一年能吸引36万人次的客流量,是一些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年均客流量的10倍。

从全市层面来看,这些新型阅读空间不拘场所、不限形制,共同点是为市民提供更方便、舒适、实用的阅读场所和书籍资源。在北京城市建设中,规划者越来越多地拿它们来“点缀”街区。

(以上来源:新京报,2018-04-25)

“西城模式”打造有温度的全民阅读

4年前的“4·23”世界读书日,专营老北京历史文化典籍的民营机构北京正阳书局“掌柜”崔勇作为委托运营方,正式接管了北京首个非营利性公共阅读空间——“砖读空间”。这一“不动火,不改结构,对文物的干扰最小”的文物活化试点,就此打开了北京西城区公共文化建设和文物保护双赢的思路。

去年11月,北京坊PageOne24小时书店在前门城楼南侧启动体验季,这家由新经典文化联合广安控股共同打造的生活方式书店,完成了政府与民营公司、国有企业三方合力的一次全新探索。

4年来,一个个各具特色的阅读空间在北京西城区悄然涌现,多方社会力量的引入激活了城市公共阅读这池春水,众多特色阅读空间已成为首都文化新地标。

特色阅读空间遍地开花

北京市西城区西四南大街43号院,2013年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院内始建于元代的万松老人塔是北京城区现存的唯一一座密檐式砖塔。“正阳书局”和“砖读空间”牌匾同时挂上院门的那一刻,这个经过修缮的国家级文物院落以特色阅读空间的形式免费向社会开放,在“利用文物来保护文物”的理念下,文物“活”起来了。

北京西城区一直将阅读服务作为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来布局。十八届三中全会后,西城区委区政府提出建设“书香西城文化家园”的发展目标。而特色阅读空间是“书香西城”于2014年独创的概念,除了“砖读空间”这种由政府提供空间设施、引入社会力量运营管理的公办民营型,还有由社会组织提供空间设施、政府给予资源支持的民办公助型,如宣武门内大街抄手胡同繁星戏剧村的“繁星书吧”。在借助社会资源搭载公共阅读服务的探索中,“书香剧场”“书香酒店”“书香银行”等概念已成为现实,人们可以在北京古老的胡同里、古老的砖塔下享受阅读的乐趣,触摸有质感的北京。

在建设“书香西城文化家园”这一发展目标的引领下,西城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以阅读服务为突破口,以特色阅读空间建设探索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专业化运营模式,广泛联结和发动社会力量共同推广全民阅读。

如今,西城区已形成由两个区级公共图书馆、一个青少年儿童图书馆、23家街道图书馆为骨架支撑,25个挂牌特色阅读空间为特色,100余家实体书店为依托,流动阅读、数字阅读设施设备为补充的“书香网络”。

实体书店增添亮丽风景线

今年2月,被称为“北京最美社区书店”的甲骨文·悦读空间迎来两周岁“生日”。这家640平方米的社区书店是西城区政府尝试公办图书馆委托运营的一次成功尝试。“有声书店”和每周8~10场各类文化活动是这里独特的风景。

在地安门东大街与西大街的交汇处,矗立着一座形似大雁翅膀的木结构古建筑,这是老北京中轴线上的著名地标——雁翅楼。2015年,闹中取静的雁翅楼变身中国书店旗下首家“不打烊”书店。

西城区作为北京核心城区,要在每个社区建设大面积的文化站、图书馆等阅读空间并不现实,在“书香西城”推进中,他们决定不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图书馆建设,而是放开思路,尝试整合区内各种公共文化资源,激发社会力量的积极性,探索各种合作模式,打造各具特色的公共阅读空间。

“以往建设一座公共图书馆,政府投入巨大,但现在改变了过去政府吃力单干的情况,又有效地调动了社会资源。”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说,和传统的公共文化服务场所相比,差异化经营更有针对性地满足了不同层次人群的文化需求,扩大了文化服务覆盖面。

除了政府与民营公司、国有企业三方合力探索成立的PageOne24小时书店,以引导大众精品阅读为经营理念的西西弗书店也于2017年入驻西直门凯德Mall商业中心。截至2017年,西城区的实体书店已达100余家。

让全民阅读成为人们的“精神后花园”

2015年中秋节,爱阅团、妙妈悦读会、一起悦读俱乐部等知名读书会的代表齐聚中国书店雁翅楼24小时店,一场中秋诗会正式拉开“雁翅楼书会”系列沙龙活动的大幕。

西城区在构建公共阅读空间的同时,积极探索新型阅读推广活动。近年来,围绕阅读开展的各项精彩活动在西城区不断举办,阅读推广活动不断形成各种“政府搭台、社会参与”的新模式,有效推动了全民阅读。

2017年,北京西城区各阅读空间举办或参与举办各级阅读活动3000余场次,参与人数约100余万人次。其中,单是通过“甲骨文·悦读空间”在广内社区策划执行的活动就有将近280场,这解决了社区阅读“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在阅读推广人、甲骨文·悦读空间运营参与者贺超看来,社区书店实质上是一个文化资源交互的平台,它提供的是一个文化消费场所,社会上大量的资源通过书店进入社区,社区居民可以通过书店接触到社会上的各种资讯文化,“我希望,甲骨文·悦读空间可以成为社区居民工作疲惫后最愿意来的‘精神后花园’”。

在北京西城区,“市民步行10~15分钟就可以找到一个读书点”的目标在西城区正在逐步变成现实。随着全民读书氛围越发浓厚,一系列全民阅读品牌活动在西城区相继落地生根。

(以上来源:东方网,2018-04-17)

砖读空间:在古迹中读取老北京记忆

 北京市西城区西四南大街43号院于2013年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院内始建于元代的万松老人塔是北京城区现存的唯一一座密檐式砖塔。就在2014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那一天,这座古老的院落面貌一新,成为一个书香满溢的新型阅读空间,由西城区文化委员会和正阳书局联手打造的国内首家非营利性公共阅读空间北京砖读空间就此正式亮相。

在这座以元代古塔为中心的四合院里,读者不仅可以看书、买书、借书,还可查阅、选购有关北京的史料文献,以及看展览、听讲座,去年一年接待的群众就达到35万人次。

据了解,目前砖读空间藏书近4万册,主打特色是老北京历史文化方面的文献和书籍。小院共350平方米,5个房间经过精心布置后被划分为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京味书房几个区域,院内及屋中各处还点缀着砖读空间负责人崔勇四处收罗来的老门板、老桌椅、老窗棂、门墩儿、城砖、胡同门牌等老北京的物件儿。

崔勇是一名80后、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对老北京的历史文化一直有着深厚的情怀。据他介绍,院内北侧的书屋从内檐装饰、室内陈设到图书规划,都是按照清末民国时期文人书房的格局布置的,“让大家不只是看书,还能有一种文化的体验和熏陶”。砖读空间陈列的书籍也与其他书店、图书馆有着明显的不同,书架上有北京的党政史料、农工商史料,历朝历代北京地方志以及北京的考古、民俗专著乃至于京味文学小说。用崔勇的话来说:““我的书店里经营的全是和北京有关的书籍,几乎没有什么畅销书,坐在古建筑里读着老北京的书多舒服啊!”

如今的砖读空间实现了进一步升级,已开始从传统的图书文献搜集、借阅、售卖,转而向北京历史文化挖掘整理和再版、出版、策划等功能提升和转变。日前北青报记者实地探访时,崔勇一见面就高兴地向大家展示了刚刚出版发行的《北京城》、《北京的城墙和城门》两本新书,这是正阳书局牵头编纂的“正阳文库”系列丛书的一部分。崔勇介绍,这套丛书中既有学术专著,也有坊间珍闻,还不乏瑞典汉学家喜仁龙著述的《北京的城墙与城门》等重磅图书的再版。“我们将把搜集的关于北京的古籍、口述历史、美术作品、影像资料和史地民俗等编纂后陆续出版,今年第一批包括5本书,后续还会持之以恒地做下去。”

(以上来源:北京青年报,2018-04-25)

【数据分析】

从全国重点文保单位万松老人塔脚下的寺院变身“砖读空间”,作为西城第一个特色阅读空间对外开放,到有着70多年历史的红楼影院变身为北京首家公共藏书楼,北京的“阅读空间”遍地开花,在北京西城区,“市民步行10~15分钟就可以找到一个读书点”的目标在西城区正在逐步变成现实,“阅读空间”让全民阅读成为人们的“精神后花园”。

那么。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好这些“阅读空间”,使更多的公民享受到“阅读空间”,带来的便利,从而促进全民阅读呢?

一、围绕读者而非书籍“定制”需求。传统图书馆是以书为中心,而新型的阅读空间以读者为中心,围绕读者各方面需求展开立体服务。只有真正了解并满足读者的阅读需求,“阅读空间”才能吸引更多的读者走进来,才能使“阅读空间”成为真正面向大众的文化平台,发挥最大的作用,而不是摆设。

二、建阅读空间要避免“追风”。有些阅读空间存在追风心理,只是提供浅层次的服务和设施,仅仅是看上去像一个阅读空间。“阅读空间”想要可持续发展,发挥真正的作用,一要具有服务能力,要能深度理解新型阅读空间的定位和价值,以高品质的服务解决读者的刚需,例如提供阅读指导,满足社交化阅读需求等。二是需要有良好的投入机制,这事关阅读空间的生存。投入既可以来源于政府的持续采购,可以来自于社会支持资金,也可以来自于良好的商业运营,甚至可以采取共享方式,由读者自助管理,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运营。

三、开展读书活动,加强宣传。“阅读空间”在世界读书日等日子可以开展相关的读书活动例如书展、知识问答等,并给予适当的举例,提高公众的参与度,提供也通过这些活动对“阅读空间”进行了很好的宣传。

四、突出特色。不同的“阅读空间”在满足读者基本需求的基础上,可以根据地理位置、“阅读空间”的原身等因素,建立不同的特色。这样不仅可以使各个阅读空间更具特色,也能吸引更多的读者。

随着时代的发展,“阅读空间”将进一步升级,将在越来越多的地方进行实践,成为便利全民阅读的公共文化平台。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