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北京大学第十五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探讨文化产业发展风向标

2018年6月13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史一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中国文化产业系列指数客观反映了我国各省市文化产业发展和文化消费的总体情况、主要特点和未来趋势,对中央和地方政府制定文化产业政策、编制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具有参考意义。2018北京大学第十五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召开,为2018年的文化产业发展提出真知灼见。

【标签】 文化产业
【正文】

“2017中国文化产业系列指数”发展报告在人大发布

1月19日,“2017中国文化产业系列指数”在中国人民大学发布。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贺耀敏出席发布会,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范周、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主任祁述裕、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向勇、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金元浦以及其他来自高等院校、研究机构、文化企业、新闻媒体的百余人与会。此次发布会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中国人民大学文化科技园和文化产业研究院承办,新闻学院教授倪宁主持。

贺耀敏在发布会上致辞。他倡导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背景下,要紧紧抓住传统文化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兴文化业态加快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充分发挥创新引领作用,把握“跨界融合”“科技引领”“版权衍生”“沉浸体验”战略方向,推动文化产业迈进高质量发展阶段。

中国人民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战略委员会主任白连永发布并解读“中国省市文化产业发展指数(2017)”,中国人民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曾繁文发布并解读“中国文化消费指数(2017)”。中国省市文化产业发展指数本次为第8次发布,中国文化消费指数本次为第5次发布。两大指数通过对国家相关统计数据及市场调研数据的综合分析,客观反映了我国各省市文化产业发展和文化消费的总体情况、主要特点和未来趋势,对中央和地方政府制定文化产业政策、编制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具有参考意义。

中国省市文化产业发展指数(2017)结果表明,从综合指数排名来看,全国各省市综合指数排名与去年相比有一定幅度的变动,北京凭借文化产业影响力和驱动力的优势依旧处在第一的位置;上海凭借文化产业的社会影响、市场环境和公共环境的优势今年排名第二;湖南通过加大文化资源投入和提升社会影响排名第七;河北在经济影响和社会影响方面有一定提升,今年进入全国前十名。综合指数排名前十的省市中,除四川、湖南以外,其余省市都位于东部地区。从数值来看,全国省市文化产业的均值达到了74.10,比去年的73.71有一定增长,文化产业保持上升发展态势。从增速来看,2017年指数增速略高于2016年指数增速。

三个分指数方面,生产力指数排名跟去年相比整体上变化浮动较小,前十名的省市中,除了四川、湖北、河南外,其它均来自东部地区;从增速看,北京、江苏、湖南、湖北、浙江的得分增速分列生产力增长率前五名。影响力指数排名跟去年相比整体上有一定变化,东部地区文化产业经济影响和社会影响优势比较明显,前十名的省市中,有七个来自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从增速看,江苏、湖南、山东、河北、北京分列影响力增长率前五名。驱动力指数排名和去年相比,有较多的省份上升幅度较大,比如黑龙江、山东、湖北、陕西、广西等;从增速看,黑龙江、海南、山东、重庆、云南分列增长率前五位。

从2010年到2017年指数的变化来看,我国文化产业发展指数平均值基本呈现正增长的态势。在经历了2010-2011年的高速增长、2012-2014年的稳步增长、2015-2016年的基本稳定之后,2017年文化产业发展指数又再次呈现增长态势。我国文化产业在巩固前一阶段的发展成果之后,继续稳步向前发展。

从区域指数排名的变化来看,今年东部省市依旧占据了前十名的大多数席位,但值得注意的是,中西部地区不断有新的省市进入综合指数前十名。2016年江西、四川两省进入榜单前十,今年四川、湖南两省市进入前十,这样交替进入榜单前十的状况体现了中西部地区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未来的发展潜力。

从增长率来看,今年增长前十名的省市,东部地区有河北、山东、海南,中部地区有吉林、黑龙江、安徽、湖南、河南,西部地区有陕西、云南,前十名的省市在地理位置上分布比较均衡。这种情况表明:一是中西部地区各省市不断挖掘利用文化资源,激发文化产业发展潜力,促进文化产业发展;二是东部地区的文化产业仍有发展空间。

2010-2013年变异系数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说明我国文化产业发展日趋均衡;2014-2015年小幅上升,2015-2016年又出现了下降,到2017年又有小幅上升。大体上来看,全国各个省份的文化产业都呈现均衡化发展趋势,但是目前还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均衡问题。随着中西部地区文化产业持续发展,东部地区文化产业稳定升级,未来文化产业的发展会更加均衡。

中国文化消费指数(2017)表明,我国文化消费综合指数持续增长,由2013年的73.7增至2017年的81.6,年平均增长率为2.6%。一级指标中,文化消费环境和满意度指数呈稳步上升趋势。其中,文化消费环境指数上升速度最快,年平均增长率为6.9%。说明这四年我国文化消费环境有了很大改善,文化产品种类不断丰富,质量逐步提升,消费渠道也越来越多样化、便捷化,为居民进行文化消费营造了良好的氛围。

从区域角度看,北京、上海、浙江、广东、天津、江苏、山东的文化消费综合指数连续五年位居全国前十,且这7个省市均位于东部地区。可见,东部地区文化消费整体  情况要好于中西部地区。一级指标方面,文化消费意愿、能力、水平、满意度指数的全国前十名省份中,东部地区均占了一半以上。相比中西部地区,东部地区居民收入、消费水平相对较高,更加注重生活质量和精神享受。

从城乡角度看,相比2016年,城镇居民文化消费总体情况依然好于农村居民,但是差距较去年有明显缩小。具体到一级指标,城乡居民的文化消费环境和满意度指数均有所上升,其中文化消费满意度指数上升明显;农村居民五项分指数均缩小了和城镇的差距。

从性别角度看,2017年男性文化消费综合指数首次超过女性,女性的文化消费综合指数比去年略微降低。一级指标方面,男性除满意度指数外各项一级指标均略高于女性。和2016年相比,女性的文化消费意愿和水平指数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从年龄角度看,和往年一样,26-40岁居民的文化消费综合指数高于其他年龄段。一级指标方面,18-25岁居民的文化消费意愿和水平指数最高,表明90后00前的青少年对文化消费的需求最旺盛,实际发生的文化消费支出也最多,已经成为文化消费的主力军;26-40岁的文化消费能力指数优势比较明显,这是因为这个年龄段群体正当年,收入情况比较好;66岁以上居民文化消费环境与满意度指数高于其他年龄段。

从学历角度看,和2016年一样,不同学历人群的文化消费差异较为明显,其中本科尤其是研究生以上学历人群的文化消费综合指数相对较高,而且差距进一步拉大,特别是文化消费意愿、能力和水平指数明显高于其他学历人群。

此后,与会文化产业专家围绕“新时代文化产业新发展”的主题发表演讲,深入探讨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的新方向、新路径、新举措。金元浦以“新时代文创的新变革与新路径”为题,阐释了文创在新时代背景下的变革与发展路径。范周以“2017中国城市文化竞争力的测度与分析”为题,系统分析了2017年中国城市的文化竞争力。祁述裕以“回顾与展望:2018年中国文化产业”为题,强调中国文化产业正经历深刻转型及健全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的重要性。魏鹏举以“中国文化经济的转型发展”为题,强调了我国文化经济转型升级的新机遇、文化企业的创新发展活力、文化创意与科技创新融合等问题。向勇以“新时代城市文化力发展指数研究”为题目,阐释了城市文化竞争力的相关理论与MEPIS城市文化力的理论模型。

(以上来源:人大新闻网,2018-01-22)

2018年文化产业前瞻:天高任鸟飞

新年伊始,胸怀美好的憧憬、带着学术的理性,文化产业学界聚首北京大学第十五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以《新时代:美好生活与文化使命》为题,谈观点、论发展,为2018年的文化产业发展提出真知灼见。尤其,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纪念,也是文化产业发展20年的关键节点,继往开来,学者们回望文化产业过去的探索与经验,展望新时代的新使命和新机遇。

1、政策推动的新红包

2017年注定要在中国文化产业史册上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十九大报告将文化战略、文化定位提高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对文化产业发展也提出全新的定位,“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业态”。

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紫金文创研究院院长李向民认为十九大报告中对“社会主要矛盾”的重大判断,表明社会从追求物质财富的“物质经济时代”,进入了“文化精神时代”,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不仅要“美”还要“好”,要心情舒畅、幸福指数高,对精神文化产品提出新需求,对文化产业发展来说是红利更是机遇,新一轮文化消费能量将积聚和喷发。

在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看来,政府的推动、资本的力量、技术的创新,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三大动力。新一轮政策红包依然还在不断发放,2017年年初,中办和国办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到年底,中办和国办又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外人文交流工作的若干意见》,指导文化的发展、文化产业的走向。

而从各地的情况看,从“浙江的万亿元产业级的政策”到“上海文创50条”,新时代文化产业依然需要政府的推动,不同的是,现在的推动不是给钱给物直接补贴真金白银的“传统思维”,而是对产业发展环境的优化,通过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的“产业思维”,给文化产业发展更宽松、更公平、更普惠的发展空间。

“十九大的全球意识和文化情怀,新时代文化创新思想对文化产业发展很有指导意义。”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李凤亮认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对文化产业的发展很有启示,要充分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用国际社会能接受的方法和形式,进行表达和传播,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新时代发展的战略资源,彰显文化自信。

2、文化经济的新天空

“工匠八方来,器成天下走”的江西景德镇,有两千年的制瓷史,在国外只要有博物馆的地方就有陶瓷,只要有陶瓷的地方就有景德镇瓷。但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景德镇瓷器整体陷入困境,“十大瓷厂”相继关停,逐渐走向衰败和没落,曾经喧嚣热闹的厂区渐渐荒寂。拒绝房地产的开发,保留工业遗产,景德镇陶溪川文创园横空出世,让“千年瓷都”重焕光彩。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集团董事长刘子力自豪地说,7000多青年创意人才的加入让瓷都焕发生机,文化创意不仅让创意陶瓷走入现代生活,也让传统制造业获得新生。

“文化+”融合发展态势才刚刚启幕,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党委书记单世联预测,文化艺术向社会生活、实体经济全面渗透,正好与我国的经济产业转型和战略升级联动起来,将推动中国经济新发展,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化产业不再是传统的“文化产业”了,而成为“文化经济”。文化可以独立存在,但许多时候文化是“魂”,为其他产业之体赋能,从而让文化带动其他产业发展。“比如,欧洲发达国家文化与传统经济的融合就值得借鉴学习:皮革产业+文化成就了LV这样的奢侈品品牌;小五金+文化成就了首饰巨头铁芬尼(Tiffany);而小化工+文化成就迪奥(Dior)香水。”他表示。

中央正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云南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李炎建议,文化在乡村振兴战略中要发挥更大作用,要与农业结构调整联动,从空间布局和产业布局方面进行综合考虑,让特色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让文化产业造福一方百姓。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部主任祁述裕眼中,文化领域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情况可能比其他领域更严重,城乡不均衡、流向不均衡、服务进出口也不均衡,文化产业需要“对症下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向高质量发展,不断提质增效,尤其是传统文化产业,要研究用户需求,跟上技术进步要求,创新体制机制,把握机遇,加快发展。

3、创意想象的新翅膀

世界上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是亚马逊河,后来亚马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电商网站;传说中最大的宝藏发现者是阿里巴巴,后来阿里巴巴成了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那么世界上最高的山脉喜马拉雅将成为什么?聚焦于移动音频市场,挖掘“听力经济”,“碎片时间+声音”的新模式让喜马拉雅FM创立至今仅3年,就已拥有500万主播,70%有声书改编权,估值增长200倍,超过30亿元人民币。

创意想象力和互联网新技术成功开拓出一个新市场,满足了消费者声音学习和娱乐的新需要。连古老的戏曲也用创意和互联网打开了新市场。创业者黄俊棋打造了中国首家互联网戏曲平台——戏缘APP,以线上戏曲内容为主线、名家公开课、超级擂台为亮点,以戏曲直播、资讯与演出票务为服务,为戏迷提供看戏、学戏、听戏、唱戏及与艺术家互动的平台。目前,戏缘市场占有率达到80%,平台入驻知名艺术家280多位。

知识有价,创意值钱,创意想象力和互联网新技术让文化产业插上腾飞的翅膀。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形象地说:“风来了,让更多有创意的人能一起被吹上天空。”2017年数据显示,我国文化及相关产业10个行业中,以“互联网+”为主要形式的文化信息传输服务业增速居首位,增长超过30%。

创意想象力和互联网新技术带来的产品和产业迭代极快,过去光线传媒、华谊兄弟还是以新兴文化产业的身份上市,可短短几年,和互联网大电影、短视频相比,他们就成“传统产业”了。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向勇认为,文化产业的发展就是“文化力的发展”,从过去的文化原创力到文化生产力,现在到了文化创新力的新阶段,文化企业要善于抓住这转瞬即逝的发展机遇,读懂用户,做强自己,赢得市场。

4、文化“走出去”的新渠道

6年前,智明星通还是一家只有5个人的创业公司,到现在已发展成为全球拥有500名员工的游戏“小巨人”,2017年收入超过10亿元,其中绝大部分来自于海外市场;最早只是向海外输送内容,现在智明星通在海外支付、翻译、服务器、运营平台、免费杀毒软件、导航网站全方位发展,被称为海外连续斩获佳绩的互联网标杆企业。

智明星通打开了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新渠道。中国从原材料出海到半成品出海、再到电子产品出海、软件出海,现在是“信息平台出海”。目前,今日头条也已成功登陆日本、美国、法国等国家,成为海外年轻人的娱乐社交平台,分享音乐、动漫、视频等文化内容,海外日均活跃用户3000多万、月均活跃用户1亿多,实现了从“走出去”到“走进去”的转变。

随着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兴趣增加,文化“走出去”从平台到内容,还要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四川大学文化科技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姜生表示,越是国际化越需要有“我是谁”的民族表达,通过有思想逻辑的文化产品实现文化传播和精神升华,才是文化“走出去”的根本要义。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2018-01-10)

【数据分析】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了文化建设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新的定位,把文化放到了兴国强国的高度,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中国进入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也进入新时代。十九大报告中“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部分虽然篇幅不长,但为文化产业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报告提出,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业态。把文化产业放到十九大描绘的宏阔前景中,放到对中国经济和中国文化的新要求中,文化产业的发展方向更明确、路径更清晰。

文化产业是朝阳产业,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需要在把握文化工作全局的基础上进行顶层设计。党的十八大以来,文化部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产业工作的重要指示,从立法规划、数字文化产业、特色文化产业、文化金融、融合发展等方面着手,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立意出发,开创文化产业发展的全新局面。

中国的文化自信需要一大批文化精品来书写和记录。文化产品不同于其他产品,要影响人的精神、塑造人的灵魂,必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应体现“以文化人”的独特作用,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文化工作者应有更高的使命和更广的视野,真诚记录和展示我们民族和国家的成长足迹,艺术地告诉人们中国历史的真相和发展走向,为中国智慧、中国方案的广泛传播注入更多的精神内涵,让文化成为激励全国人民奋勇前进的强大精神力量。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