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创新优秀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和传承方式

2018年7月18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友善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历史记载,以不同形式、载体记录、传承了下来。篆刻艺术作为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的瑰宝之一,在高度数字化的今天仍旧具有显著的社会、文化价值。而中国动漫产业利用其背后博大精深的优秀传统文化,已经逐渐形成领先的、创新的、独有的产业模式。

【标签】 传统文化 篆刻艺术 中国动漫
【正文】

【热点回顾】

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篆刻艺术

篆刻艺术是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的瑰宝之一,是记录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前行的历史印记。它以印章的形式昉于春秋战国,盛于秦汉之际,历经千余年发展之后,在古代文人的主动参与和创造中衍生出了中国独有的篆刻艺术。从实用到审美,从粗放到精妙,从记事凭信到抒情言志,中国篆刻艺术的独特魅力就在于它以方寸之间传万世风神,以刀情笔趣载千秋讯息,承载华夏民族的审美基因,弘扬炎黄文化的精神内涵。诚如黄宾虹所言:“一印虽微,可与寻丈摩崖、千钧重器同其精妙。”篆刻艺术是中国传统视觉文化谱系中重要而绚烂的一支。在高度数字化的今天,弘扬篆刻这一门以上手为途径、以哲思为主导的艺术,无疑有着非常显著的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

起于信 兴于艺 传于神

中华五千年文明中蕴含着先人的无穷智慧,印章的起源亦是其中的体现。从诸多历史文献资料和不断被发掘的实物来看,印章无疑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释名》载:“玺,徙也,封物使可转徙,而不可发也。印,信也,所以封物为信验也。”早在周代,人们通过钤盖印章来确保商品货物在流通中的安全运送及保存,凭信的实用功能应运而生。随着社会经济的日益发展,印章的功用不断拓展,除了被用来钤保管物品文书的封泥之外,还有物勒工名、器物标明、佩戴饰物、死后殉葬、烙马等。同时,在社会阶级分化的过程中,印章从统称“玺”到不同社会阶层以玺、印、章、印章、印信等分称,印章也成了权势的象征。官印、私印、肖形印、吉语印以至书画鉴藏印、文人印盛行,印章的制作,既为信用之举,又得美观之需。印章艺术在从实用走向审美的过程中,也记录了中国古代文明从政治、经济到文化审美的点滴信息。

印章艺术从其产生起就蕴含着艺术的基因、美的追求、真的展现、善的表达。中国古人在镌刻实践中,用心、手、眼的契合彰显华夏民族的审美特质和审美情怀,方正、端庄、典雅。印人用锲铸为手段,手中之刀,心中之笔,以此刻画出蕴含生命力量的线条,构筑起开合有致、动静相宜的空间。朱与白、虚与实、拙与巧、奇与正、动与静、刚与柔、雄秀与苍浑……宋以后文人加入制印的行列,变制印为治印,哲人般的思考,匠人般的劳作,“以印言美、以印言志、以印言情、以印言趣、以印言事、以印言史”。既溯源秦汉印章,上下求索,印中求印,又以书入印,兼收“砖、瓦、陶”文,印外求印,触类旁通。在传承古制的基础上,从青铜锲铸到石材镌刻,文质延伸,印材拓展,内容、形式、技法的继承和创新极大地丰富了篆刻艺术的内涵。音乐的节奏,诗歌的意境,舞蹈的动感,绘画的韵味,建筑的力量无不熔铸于这方寸之间,给人以美的享受,遐想的空间。赵孟頫、吾丘衍、文彭、何震等开文人篆刻先河,此后篆刻流派林立,艺术风格纷呈。吴让之“观海者难为水”、黄牧甫“人生识字忧患始”、吴昌硕“鲜鲜霜中菊”……深沉的文意,鲜明的风格,精良的技巧,印人治印,人印合一。

明杨士修《印母》有载:“刀笔在手,观则在心,手器或废,心乃亡存,以是因缘,名为五观:曰情、曰兴、曰格、曰重、曰雅。情者,对貌而言也。所谓神也,非印有神,神在人也……”中国的艺术向来以“通人”为旨归。篆刻艺术不仅仅是视觉审美的传达,后世印人在对前代印章心摹手追之间,除了探求“字体之纯一,配置之疏密,朱白之分布,方圆之互异”,更多的则是对艺术和人文精神的传承。从春秋战国的印章起源到两汉之际印章发展的巅峰,再到明清流派篆刻的百花齐放,传统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那一方方承载岁月磨砺的印章,更是印人在艺术风格探索、继承和创新过程中精神的接力。

印虽小技而非小道

孙光祖《篆印发微》有言:“书虽一艺,与人品相关,资禀清而襟度旷,心术正而气骨刚,胸盈卷轴,笔自文秀。印文之中流露,勿以为技能之末而忽之也。”文人印兴起以后,篆刻家始终把人品、才能和篆刻创作联系在一起。人品高,师法古,才能实现所制印章的气韵生动。诚如古人所云:“才是德之资,德是才之帅。”古往今来,中国的文化人以人品修养护航,生命力量筑魂,寄情于艺术创作,“印如其人”“书为心画”“人书俱老”,在人品与艺品兼修的砥砺前行中,追求尽善尽美的艺境,篆刻艺术也同样如此,实现着“成教化,助人伦”的社会作用。

清代王琪题《菌阁藏印》云:“论印不于刀,而于书,犹论字不以锋而以骨。刀非无妙,然必胸中先有书法,乃能迎刃而解也。”篆刻艺术是一门综合艺术,集书法、绘画、文字、金石、考古等印内功夫和印外修养于一体。以深厚学识的积累沉淀转化为审美的品第格调。审美之境,学养为先。邵长蘅《印文考略》中亦言:“平时多读书,则俗气自能除。”审美在学养的不断累积中孕育提升。古代印人一边印田耕耘,一边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学力相倚,气充意造。创作者的气质性格、知识积累、生活感悟融于作品,汇集成时代艺术的精神气质。学养与审美并重,并非仅在于艺术创作,它更是人生的指南针,指引人们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

“印虽小技而非小道。”篆刻艺术创作水平的高下取决于技术的熟能生巧,得心应手。形、势、神、韵在刀法笔意的熟练驾驭,和谐相生中得到实现。印技锤炼的背后是印人对印道的感悟。此道是篆刻艺术发展的历史规律,更是世界万物生成、发展的客观规律。辩证的方法、矛盾的分析、普遍的联系、系统的思维……印人在篆刻艺术发展的历史中汲取养分,总结实践的经验,在生活的感悟中体会印道的规律。“印宗秦汉”几乎成为印学发展的不二法门,古代印人质朴的审美观所营造的是浑厚与劲健、平和与奇绝、典雅与粗旷的秦汉印风貌,加之岁月的痕迹,大自然的巧夺天工,虚与实、残与全,后世印家将人力的巧思和自然的创造皆辩证化用,成为经验的积累和规律的把握。清代吴昌硕法乳秦汉,巧借自然界风蚀残损之法,营造苍浑而不乏虚灵之境的印风,便是印技与印道共成的典范。

传统的篆刻艺术实践重视“技道”“源流”,将篆刻技能与文化素养、人品修为相统一。强调在实践过程中,潜移默化地塑造传统、渊源和创造的观念,在追求艺道合一、技道双进中感悟人生与万物之道。其文化和社会价值对于今天这样一个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而言就更显弥足珍贵。

与古为徒”又“与古为新”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篆刻艺术随着中华文化伟大复兴步伐的加快,其发展可谓突飞猛进。篆刻艺术的创作队伍不断壮大,创作水平不断提高,篆刻理论的研究成果日益丰厚。其中有社会学术团体的倡导和努力,也有高等院校书法篆刻专业教学的日渐发展和成熟。国家对书法篆刻艺术事业的大力支持,给予了中国传统视觉文化丰沃的发展环境。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社会大众对于文化的需求不断提升,篆刻艺术作为中国视觉文化极具特色的一个门类,受众的规模与其所能发挥的提升审美能力、愉悦身心、提振精神力量等社会作用是不相匹配的。社会上懂得篆刻艺术,爱好篆刻艺术,能弘扬篆刻艺术的人群相对于其他艺术门类还较少,尤其未能形成代代相传、薪火相承的局面,篆刻艺术作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仍然面临着传承的危机。走出象牙塔,走向社会大众,从青少年抓起,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充分展现篆刻艺术的时代特征和精神面貌,做好篆刻艺术作为传统视觉文化的当代弘扬,势在必行。

中国五千年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是新时代文化奋进和发展的源头活水。篆刻艺术在当代的振兴必然离不开传统的滋养,内容、形式、风格、意境、品格,古代篆刻艺术的传统积累给予我们丰厚的创作财富。创作者应当“以史为鉴”,在传统视觉文化土壤的滋养下,探索时代审美的情趣和格调,扎根热土,与时代脉搏同频共振,镌刻时代的话语,弘扬时代的精神。正如清代篆刻流派印纷呈,篆刻家“印从书出”“书从印入”“印外求印”的治印思路,皆源自当时文化领域突破宋明理学的包围、金石学兴起、在“复古”中获得新生和活力等一系列社会思潮和时代精神的催生。扎根传统,贴近时代,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丁敬《论印绝句》:“古人篆刻思离群,舒卷浑同岭上云。看到六朝唐宋妙,何曾墨守汉家文。”此诗集中展现了中国艺术所倡导的既“与古为徒”又“与古为新”的实践路径和创造精神。篆刻艺术正是在艺术风格的继承和创造中实现了时代精神的转化,生生而不息。

自古以来,科技与艺术,物质与艺术皆相辅相成。中国文字字体的生成,书体的丰富都与社会的进步、技术的提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篆刻艺术的发展亦是如此,从秦汉印风到明清流派印的拓新,印章主材从金属到石章等等,物质变化使得篆刻创作的主体与客观条件都随着时代的脚步变化、拓展,而焕发新的活力。现今,高新科技的应用又拓宽了篆刻艺术的传播媒介和创作技法。发达的网络传播使得我们离甲骨文的全部面目更近一步,“甲骨文印”这一在古代不存在的新的篆刻艺术形式在今天为篆刻家日益重视,最古老的文字在篆刻艺术中有了年轻而活跃的生命力;我们凭借东西文化传播交流,找到了能够代替两汉封泥的西方火漆;我们尝试古今结合,创造了篆刻艺术在平面设计中应用的可能性,篆刻元素渗透在当今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北京奥运会标志、汽车标志、服装面料纹样、建筑造型等等,都展现着东方民族审美的别致和特色。科技革新给中国传统视觉文化的未来发展又创造了诸多可能性。积极迎接时代的发展,在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在创新的过程中继承,进一步拓宽篆刻艺术的表现领域,丰富表现形式,篆刻艺术这一中国古老而优秀的传统视觉文化必将获得更为宽广的发展空间,更好地续写时代的精神,从而为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点亮一盏时代的明灯。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2018-05-20)

动漫产业背后的传统文化

有关数据显示,2017年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虽然获得47.17亿元的票房收入,但同比下滑32.7%。其中,国产动画电影累积票房约为13.3亿元,同比减少43%,这是2015年动画片《大圣归来》10亿元票房大起之后的大落。

尽管动漫产业在我国发展速度迅捷,产量颇为壮观,产值占比越来越大,制作水准也得到迅速提升,但是观众对动漫产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对内容也越来越挑剔。动漫作品整体质量下滑尤其是内容上良莠不齐,严重影响动漫产业的口碑和声誉,阻碍我国动漫在国际上的传播力与影响力。而动漫作品中存在的过于偏重娱乐化甚至是低俗化,传统内涵不足、教育意义缺失的现象,越来越受到广泛的批评。以两部颇有影响力的动漫作品《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为例,这两部作品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但常常被家长怒批、被舆论诟病。

于是,不得不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国产动漫产品的可持续发展应该从何处入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这一重大论述,为我国文化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近年来,有识之士也充分认识到,在创作过程中创新性地融入优秀传统文化内涵,注入传统文化的“催化剂”,是实现动漫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一条有效路径。

中国历史上下几千年,文化沉淀深厚,创造出了独特的文化传统和思想谱系,在思维方式、道德准则、文艺观念、生活态度等方方面面都形成了富有个性魅力的风格,这是中国动漫产品创作的精神库存和素材来源。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动画片的形式进行展现和传播,是一项符合当前市场需要、符合当下社会需求的举措,也是抓住市场开发的一次大好机遇。尤其是深入人心的动漫人物,其版权和品牌形象专有权可以长期使用,其经济效益以及对传统文化的宣传推广作用都不容小觑。早在1941年万氏兄弟拍摄制作的《铁扇公主》,至今令人难忘。回到当时的语境,《铁扇公主》所运用的动画技术和人物设定的风格,是一种空前的创新,在人物设计和动画打斗的场面汇入了大量中国古老戏剧元素,也是一个大胆的尝试。由于影片拍摄于抗日战争期间,万氏兄弟借助孙悟空的斗争精神鼓舞中国人民的抗日斗志,“孙悟空号召人民大众起来反对牛魔王,实际上是讨伐日军对中国的侵略”,实现了思想性与艺术性的统一。10多年前中国和法国共同拍摄的26集系列动画片《中华小子》,是我国历史上首部几乎全部用海外资金拍摄的原创动画片。这部作品讲述的是少林寺的三个俗家少年弟子斩妖除魔的故事,当时在法国青少年类节目中收视率排名居于前列,赢得了法国评论界“引发亚洲动作片新美学”的称赞。这些作品取得良好效益的同时,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有效传播载体,以艺术的形式诠释了中华民族精神。遗憾的是,近年来虽然有不少的动漫作品走向国际,但其所表达的传统文化内涵却偏向猎奇而非传承,放弃了纯正的传统文化品位和风格,不具备向世界传播的普遍意义。

从总体上说,当前我国动漫产业发展的氛围浓厚,消费意识成熟,但市场上供应的与传统文化相关的动漫产品并不普遍,更不要说形成有影响力的、以传统文化为亮点的动漫产业群。而一些重要的宣传渠道和传播平台,对于与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动漫作品支持甚少。例如,各大电视台下午5点到晚上8点属于收视的黄金时间,也正是小朋友收看电视节目的主要时间段。但目前集中在这个时间段播放的动漫作品,要么是制作观念有待纠正的“残次品”,要么就是以售卖少儿用品为主的“广告嵌入式作品”。传统文化的魅力和张力在动漫产业领域尚未得到有效的发挥。有必要充分利用好博大精深的优秀传统文化的资源优势,使之成为动漫产业的深厚背景,形成领先的、创新的、独有的产业模式。通过政策支持与引导,吸引资本、技术、人才等要素组成传统文化动漫作品的生态链,推动更多社会资源参与传统文化动漫作品的制作,鼓励产业链相关企业之间强强联手、合作共赢,最终形成健全的传统文化动漫产业创新体系。在现有的原创动漫形象中,优先发展致力于推广优秀传统文化的作品,将相对分散的、缺乏高效统筹管理的文化资源找到统一接口,实现优秀传统文化传播的动漫化与信息化。

需要特别提及的是,动漫产品创作,要以优秀传统文化作为精神库存和素材来源,不是说就要一窝蜂地向传统文化宝库“索取”,形成新的跟风浪潮。也不是说就可以蜻蜓点水般挪用一些传统元素,简单地把京剧脸谱、昆曲唱腔、太极拳、水墨画等内容生硬地照搬过来,将“中国风格”“中国特色”标签化、模式化,以为沾上一点传统文化的要素,就是好的,就显得“高级”。要谨防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理解过于功利化、浅层化与表面化。关键是要对传统文化保持敬畏之心,沉潜进去,全面而深入地把握精神内涵和发展脉络,真正做到“入乎其内”,以贯通的意识,掌握传统文化的精神底色与思想精髓。同时,也要追求“出乎其外”,将传统文化的精华与时代的总体潮流、当下的市场需求,以及动漫艺术本身的个性特色进行有机融合,寻找到它们之间的对话点和共通点,实现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让传统文化通过动漫这种艺术形式,在新时代真正“新”起来、“活”起来、“火”起来。

(以上来源:光明日报,2018-05-22)

【数据分析】

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传统文化,它是民族繁衍生息的根基和血脉;每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是复杂多样的,从特定历史坐标和相应评价标准来看,其内容有优秀与落后之分。中华传统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之根和文化之魂,历史源远流长、内容博大精深。站在当今时代的高度,基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中华传统文化的内容同样可以作出优秀与落后的相对区分。概略地说,优秀传统文化是指中华传统文化中历经沧桑而积淀传承下来的精华部分,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智慧的基本元素和珍贵结晶。优秀传统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超越时代局限、反映中华文明永恒价值的特征,与社会历史发展方向相贴近,与民族共同体的利益和福祉相契合,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系列重大成果的基本精神相呼应。

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大观园中,诸子百家熠熠生辉,儒道释和谐共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浑然一体。在中华民族艰难而辉煌的发展历程中,优秀传统文化薪火相传、历久弥新,始终为国人提供精神支撑和心灵慰藉。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经历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仅弦歌不绝,而且浴火重生,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进程中,日益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思想资源,日益成为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支撑,日益成为新时代鼓舞人民奋勇前进的强大精神力量。

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要努力展示中华文化独特魅力。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进程中,中华民族创造了博大精深的灿烂文化,要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推广开来,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