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山西良户村在千年古村落“变形”中的坚守

2018年9月10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洪军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2月19日19时38分,CCTV-1、CCTV-13《焦点访谈》栏目同时播出春节特别节目《希望的田野(四)——良户的坚守》,介绍了山西晋城市高平市原村乡千年古村落良户村以及围绕着古村老屋发生的巨变。

【标签】 良户 变形 古村落
【正文】

【热点回顾】

太行山下千年古村“变形记”

在外游历多年的高平人刘斌没有想到,自己的一腔学识可以在家乡派上用场。而像刘斌一样的年轻人,正逐渐在这座千年古村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成为乡村振兴的主力军,也让古老村落发生着改变。

在太行山下的山西省高平市,始建于唐代的良户古村依然保留着珍贵的历史遗迹。金元时期的玉虚观清晰地刻着“金大定十八年”的字样,明清时期的院落鳞次栉比,穿插在屋檐、墙壁上的砖木石“三雕”艺术,依稀可见当年的工匠精神。

不仅古庙宇保留完整,良户古村还传承着街道士、出旗山、擎神会、百子桥、晒龙王、迎神赛社等众多独特的民俗文化。然而,古韵犹在的良户村却没有固守传统,而是通过新兴业态为古村增添活力。

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兽医专业的刘斌,目前在良户古村的“骑士乐园”工作,他“掌管”着马匹、羊群和若干头猪。这些动物是良户古村自然教育基地的“老师”,让过去关闭在农户里的家畜,成了孩童们的新宠。

出生于高平的刘斌毕业后曾在内蒙古的奶牛场工作,也曾在北京的马术俱乐部工作,他从没想过可以在家乡继续从事热爱的事业。“我老婆也是高平的,结婚后就一直打算回乡工作。在良户古村工作既可以照顾家庭,也能让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不再漂泊。”刘斌说。

已是5岁孩子的母亲田烨就是为了孩子回来的,她从餐厅服务员做到经理,在外打拼了六七年的田烨一直放不下家里的孩子。2018年初,田烨成了良户古村自然教育基地的负责人,虽然挣得不多,但一家人其乐融融,已让她觉得知足。

这一切的改变都离不开年过花甲的杨建新。

5年前,经历过下乡、当兵、从政、下海的杨建新带着毕生的积蓄来到陌生的良户古村,投身古村落保护和乡村复兴之中。把过去四处散落的垃圾堆、臭气熏天的旱厕进行改造,还重修了地下排水系统,在各级部门的参与下把古院落重新修缮,古村面貌焕然一新。

修缮好的古院落里,“砖雕博物馆”、“木雕博物馆”、“老电影茶吧”、“四合院民宿客栈”、“良工坊”手工艺品作坊等文旅业态逐渐形成,停业废弃的村办煤矿办公楼改建成了供200人同时就餐和30个住宿房间的艺术酒店。

“古村落+艺术”是杨建新坚持的发展方向,他曾邀请行业专家对良户村的古建保护、开发定位、发展方向、客群来源、主营收入等方面进行研讨,定下“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示范基地”的战略定位,旨在未来将把良户建成中国乡村文明的展示窗口、文化艺术的创作基地等。

现任高平市良户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杨建新把古村的保护开发当做自己的毕生事,也逐渐在此过程中找到平衡。

在良户的保护性修复和开发过程中,产生了大量就业机会。70多亩土地成了“爱自然亲子农场”,农民有了租赁收入的同时,还可以在农场种植、养殖取得劳务。而像刘斌、田烨一样的年轻人也愿意回到家乡,成为乡村振兴的主力。

“现在良户村在古村建设和经营中就业的村民已有上百人,未来预计每户将有一个人在文化旅游业就业,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将增加7000元人民币以上,在原来的基数上翻一番。”杨建新说。

“古村活化,眼睛不能仅仅盯在村内的老建筑上,要把整个乡村的土地利用、荒山林地利用都考虑进来,通过旅游农业、有机农业,提高土地收益,才能达到乡村复兴的目标。”杨建新说,“保护古村落就是保护中华民族的根本,这是一辈子都做不完的事。”

(以上来源:中国新闻网,2018-06-09)

高平市千年古村落良户村上了《焦点访谈》

 2月19日19时38分,CCTV-1、CCTV-13《焦点访谈》栏目同时播出春节特别节目《希望的田野(四)——良户的坚守》,介绍了山西晋城市高平市原村乡千年古村落良户村以及围绕着古村老屋发生的巨变。

良户村早在唐代就形成村落,金元明清时期渐至鼎盛,被称为中国古村落的活化石。村里保留下来的完整院落共有36座、残存院落35座、庙宇9座。金大定十八年(1178年)创建的道观玉虚观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蟠龙寨侍郎府为晋城市文物保护单位。蟠龙寨是良户最有名的堡寨建筑,既有北方的大气,又有江南的秀美。侍郎府位于蟠龙寨正前方,是田逢吉的私邸,为蟠龙寨主要建筑,坐北朝南,一进四院,高门大户,斗拱十余层,一个巨大的砖雕照壁与门楼相对应,砖雕上由巨大的麒麟、凤凰、日月等构成,寓意“寿山福海”,被誉为“三晋第一照壁”。慕名而来的游人都说,这些古人留下来的建筑生动又有灵气,是从现代建筑所感受不到的。

2006年之前,由于人们对传统文化、传统艺术认知度不高,对传统古建的价值和意义更是缺乏一定的了解,导致良户古建一定程度上被破坏。随着人们对古村、古建所蕴含的艺术价值、文化价值认识不断提高,2006年,良户村成功申报山西省历史文化名村。2007年,良户村被授予“中国历史文化名村”称号。两块大牌子唤醒了村民对祖先遗留下的老房子、老庙宇的保护意识。2012年,良户村成为中国首批传统村落。十多年来,良户争取到国家和地方的保护资金,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开始大规模修缮。

节目通过采访与良户古村老屋有着特殊情怀的历史教师、普通村民、学者专家、收藏爱好者和良户村党支部书记,深入挖掘了良户古村人们对古村古建保护的意识由淡到浓的转变,展现了将这些老房子开发开放、修缮保护、改善古村人居环境的历程,引起人们对古村落古建筑保护与发展的重视和反思。

(以上来源:山西晚报,2018-02-22)

良户古村:大山梁上的“金凤凰”

山西省晋城市素以煤铁资源富集著称,明清时期是远近闻名的铁货产地。泽潞商帮坐大后,便迫不及待地修宅建院,并竖祠堂、立寺庙,烧高香以寄托更大的希望。集束分布的以高平市原村乡良户、阳城县润城镇上庄等为代表的古村落群,传递着晋东南富甲一方的“土豪”们背后影行的文化密语。

但凡属于几百年的古村,其村名来源的说法都不会少。比如良户,相传唐代中叶,郭姓和田姓两大家族在此大规模布阵,称之“两户”。还有人认为,这里百姓善良,民风淳朴,故而得名。

晋城建市也就30来年,良户古村已经存在了1000多年。有人家在此居留定所的历史可能更早。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这里是秦人的进军通途,现今仍保留着的空仓岭、安贞堡、秦城、马游、康营(古光狼城)、皇王寨、皇王头、古寨等村名地名,据说都与这次改变中原政权格局的战争相关联。

良户古村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北枕凤翅山,南凭虎头山和双龙岭,林木葱郁。当地村民说“好山育人杰,好水聚旺财”。

山水资源是一方主人生财旺势的底稿。良户古村形似展翅欲飞的凤凰,双进士院为凤头,鸽子院后院是凤尾,东西街为两翼。过去曾有类似“两寨二庄”(指村西小寨、村东盘龙寨,凤翅山的东庄和西庄)、“九巷八阁”以及“砖包楼房狮子门,有女嫁到良户村”的诸多传说,国朝军功院、李家院、高家院、扶凤阁、魁星楼等建筑群落在风水上不落下风;“四大八小”的典型四合院、没有倒座的簸箕院三合院、棋盘院以及曲尺院等格局和形制的民居建筑同样藏风聚气,那些依山就势的村寨沙石街巷蜿蜒起伏,古朴有致,尽得山川风韵。

良户古村辖良户、蟠龙寨两个自然村。现存最早的古建筑是始建于金代大定十八年(公元1178年)的玉虚观。良户完整保存下来的明代院落有39处,且大部分建于明代万历年间,距今已400余年。蟠龙寨是良户民居建筑的精华。大气磅礴的城堡式建筑群,将城内空间布局和宫廷规制与地方建筑特色熔为一炉,晋城工匠凭借卓越的传统土木石砖营造绝活占得先机,并赋予了堡内建筑以封建礼制和伦理秩序特别的意义。

精华中的精华当数清代高平号称“三阁老”之一的田逢吉的私邸“侍郎府”。田府位于蟠龙寨的正前方,坐北朝南,一进四院,十余层斗拱,布局上坎宅巽门的风水意识很浓。院落整体风格既雄浑而又不失秀美,建筑装饰富丽堂皇,精彩美艳,是晋东南古村落民居群落里的“金凤凰”。

良户古村现住着505户人家1500多口人。良户村的民间文化遗产至今仍得到了较为完整的留存和传承。街道士、出旗山、擎神会、百子桥、送鬼王、晒龙王、散路灯、迎神赛会等不断传达着民间创造的传奇;频繁演出的上党八音会、上党梆子戏和高平秧歌,也不时为古老的农耕经验和乡土乐园礼赞。承续着祖先的精神血脉,我们相信,良户人还将谱写出更多的时代佳音。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6-06-14)

【数据分析】

近年来,各地古村落被毁事件时有发生。然而,来到太行山下,走进古村落良户,瞻仰楼台亭榭,细品古戏民谣,仍能感受古人在这里酿造的文化气场。这一座活着的太行古村落,从深邃的岁月中走来,饱历沧桑,如今为何还这样温润而鲜活?业内专家表示,古村落保护的碎片化,割裂了整个文化生态系统,会切断流淌的文化血脉,因此要对古村落进行整体性、活态性、原真性、延续性的保护,恢复其固有的生机与活力。

古村落要进行活态保护

良户村前高大的牌楼前,有一块石碑记载着良户的历史:在唐代中叶,有了郭、田两姓家族在此地建庄,史称“两户”。宋初陆续有王、李、秦、赵、张等姓迁来,至元初已初具规模,村名也由“两户”改为“良户”。

这里的民俗文化丰富多彩。擎神会、散路灯、迎神赛社等民俗,依然鲜活地留存于民间。传承最完好的当是正月十七的社火节,当夜幕降临,彩灯如链,流光溢彩。村民们打完铁花后,举行庄重的散路灯游动,上党八音会、民间社火等民俗悉数上演。

在良户村里村外,散落着17座庙宇。玉虚观、大王庙、魁星楼、祖师庙等,与青砖灰瓦、高低错落的古村交相辉映。

明清时期,这里农耕商贸迅速发展,店铺商号、手工作坊遍布全村。据老人讲,丝绸布店、杂货店、铁匠铺、当铺、染坊、榨油坊、木匠店,基本全有。如今满口乡音的木匠、铁匠、铜匠仍活跃在村里乡间,磨面坊、豆腐坊还在运转,手摇纺线、捣年糕、龙骨花灯、编草鞋、碾米等活儿延续数百年,依然鲜活地生长着。

这里一直流传着田阁老耕读传家、马仙姑祈雨、二郎神施法豁口火焰山、背红毡盖黑虎等民间故事。如今,村里组织专业人员对历史典故、礼仪文化、传统工艺、地方戏曲等,进行抢救性发掘,进行搜集、整理,并编写成册,让青少年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

原真性保护:原址、原状、原物、原汁原味

山水环绕的良户村形似凤凰,散落的民居,或依山麓,或临水边,或藏林间,与周围的自然生态浑然天成,原汁原味地呈现古朴的原始风貌,构成天人合一的意境。而对古村落保护与开发,要保留原址、原状、原物,原真性再现出古代生活的图景,让古风古韵原汁原味地流淌。

如今的良户村,寓意美好的木雕、砖雕、石雕随处可见,仍然安存于几百年来所在的位置上。照壁、墙体、屋脊上的砖雕,牌坊、石栏杆、碑刻上的石雕,梁架、花板和室内的家具上的木雕,取材自然,风情古韵依然鲜活。

古代的良户为杂性村落,有达官显宦,平头百姓,贩夫走卒,在这里互相包容,和谐相处,在潜移默化中生发出独特文化风景。几乎遍布村中每一个院落的压窗石上,除雕有花鸟兽禽,还对应着刻有忠、信、孝、悌、礼、义、廉、耻八字古训,文气十足,以简驭繁,儒家思想带着青苔的鲜湿气息依然浓郁。这里保留着淳朴民风,勤耕善读,以德为重,凡忠孝节义者均受崇敬,并为之立牌楼、修墓室,以表永久纪念。

延续性保护:带动整体可持续发展

原来的村里,街道上污水遍地,房屋东倒西歪,街道高低不平。现在,良户村对基础设施进行了全面的改造,在主要街道铺设下水道、电缆沟;收回遍布全村的100多个旱厕和猪圈,建设起五座水冲式卫生公厕,修建了能停放350辆汽车的生态停车场;在修缮好的古院落里,开起“老电影茶吧”;把废弃的村办煤矿办公楼改建成了可以展示150幅摄影作品、供200人同时就餐的艺术酒店。

村里建起晋东南民俗博物馆、石雕博物馆,还将请艺术大师驻村,开展各种形式的文化、教育、艺术讲座,建起四合院画廊,还建起了一批高水准的艺术工作室;建设写生基地,每年吸引周边八个省市300多所艺术院校的学生前来写生;开展“莫言和当代中国文学国际研讨会”“中国摄影十人谈”“沁河流域古民居摄影大奖赛”等一系列文化活动。

通过文化旅游开发带动,几百个就业岗位安置的都是本村人。要让村民的利益与古村落的保护和开发联系在一起,让他们参与古村落的旅游开发和休闲观光农业,通过就地就业和基础设施的改善实现乡村就地城镇化,从而调动起村民的积极性,让他们成为古村落保护开发的主体,提升古村落保护的延续性和内生动力。

文化艺术进村庄,传统工艺进市场。良户村正在进行整体景观规划。当前,良户村正在通过国内外设计师驻村计划,利用当地丝绸、刺绣、老粗布、铁艺、木雕等传统工艺,结合符合市场需求的时尚设计,积极开发旅游工艺品,赋予非遗保护产品以新的生命力。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