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厦门市思明区用“守护认领”模式引导社会化力量保护文物

2018年9月12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洪军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近日,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推出的“文物守护认领”模式,引领社会力量参与其中,使文化真正活起来。

【标签】 文物 保护模式
【正文】

【热点回顾】

 

厦门市思明区推出“文物守护认领”模式:给古老建筑一个温暖的“家”。

据统计,我国仅不可移动文物就有76万处,而散落在各地、未登记在册却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更是难以计数。文物保护的复杂情况,需要社会力量参与其中。在这方面,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进行的探索取得颇多成效,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和好评。当地推出的“文物守护认领”模式,近日获得了2018年福建省志愿服务项目优秀项目荣誉。

文物守护认领:全民参与文物保护。

徐友群是一名军人,1993年在厦门入伍,25年来一直生活在厦门。在徐友群看来,认领守护万石莲寺,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缘分。“从当兵开始就有晨跑的习惯,万石莲寺是必经之路。每次经过这里,都会被寺中的敲木鱼声、诵经声吸引,感觉特别神圣和庄严。在2016年得知可以认领文物,立即跑到活动地点报名,当时一眼就看到认领名单中的万石莲寺,想也没想就勾选签字了。”徐友群说。

按照思明区文体出版局的规定,认领文物的志愿者,每个月要对认领守护的文物点进行两次以上的巡查,并及时做好记录和反馈。徐友群表示,每天早上到万石莲寺,先绕寺庙外围查看石柱、外墙等有无刻画和脏污的痕迹,再检查文物是否有移动和损坏,随后进入寺庙查看内部的状况,如若发现异常立刻上报相关部门。“一年多来,都是在晨跑时进行巡查,过程非常轻松愉悦,特别欣慰的是,万石莲寺一直干净整洁,基本上没有人为破坏文物的状况发生。”徐友群说。

曾晓娟家以家庭为单位认领了安业民烈士墓,守护其安全也是全家总动员。“这处文物点离家很近,家人平常有时间就到墓园,仔细检查每个角落,观察是否有涂抹乱画的状况、周边树木是否有倾倒等。”曾晓娟表示,逢年过节,全家人还会到墓园除草、捡垃圾,尽力做好文物的守护工作。

一年多来,安业民烈士墓在曾晓娟家的守护下更加安全、整洁。在这个过程中,让她触动最大的是儿子曾祺的转变。曾晓娟介绍,有次巡查时,曾祺主动捡起扔在地上的矿泉水瓶,并说:“这是英雄的家,要保证干干净净。”而且在守护过程中,曾祺通过各种方式查阅资料,了解了很多历史知识,还经常带着同学一起巡查,给他们讲述安业民的故事。“这项工作给了我们参与文物保护的机会,让我们知道文物保护应该全民参与、共同守护。”她说。

“文物守护认领行动于2016年10月发起,目前,共有近350人参与了这项行动,思明区内199处未定等级不可移动文物点的日常状况都能得到及时巡查和反馈。”厦门市思明区文体出版局副局长郭银芳说。

文物宣导:讲好文物故事,传承城市文脉。

每周六上午,在醉仙岩征倭摩崖石刻,在嘉兴寨遗址,在“鸿山织雨”题刻等文物点,总有一群参观者在兴致勃勃地听人讲解文物的“前世今生”。担任讲解员的不是导游,而是思明区文物寻根志愿宣导团队的队员。“为了让文物保护的成果惠及更多人,在文物认领守护行动的基础上,我们又开展了文物宣导志愿者服务活动。志愿者每周六上午在6条‘文物思明之旅’路线上进行讲解,迄今已经举办了20多场,吸引了近2000人次参与。”郭银芳说。

与文物巡查比起来,讲解员的工作更需要知识含量。为了促进志愿者队伍的规范化和专业化,思明区一方面邀请林聪明、廖宁、彭一万等厦门市的文史专家对志愿者进行面对面授课,另一方面定期邀请专家对志愿者进行实地教学,在文物现场亲自讲授文物背后的历史故事。“这些培训坚实了志愿者的理论修养,充实了他们的知识储备,文物宣导水平自然也得到提高与促进。”郭银芳表示。

此言不虚。认领了鼓浪屿日光岩的志愿者危跃明表示,之前只是拍拍文物照片,全面学习后,储备了不少可以讲解的文物信息和知识点。“加入志愿者队伍的初心就是想保护文物,通过培训学习,更加明白了文物不但要保护,还要传承和发展,在这方面,文物志愿者可以有很多作为。”徐友群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再通过专家的考核后,文物寻根志愿宣导队员正式走上岗位,成为文物的“代言人”,为来来往往的参观者讲述文物背后蕴藏的动人故事,传承其中蕴涵的城市文脉。

文物业主联盟:让第一责任人参与进来。

在文物保护社会力量构建的过程中,思明区还意识到文物业主的重要性。“文物业主或者使用人是文物保护的第一责任人,把他们纳入到文物保护队伍中,能更好地从源头上对文物进行保护。”郭银芳说。

为此,思明区发起了“文物业主保护联盟行动”倡议,得到了辖内55个文物业主单位的积极响应和主动加盟,涉及的文物点有破狱斗争旧址、胡里山炮台等全国重点文保单位以及省、市级文保单位和未定等级不可移动文物点。

“胡里山炮台作为文物业主单位,第一时间积极响应,加入了联盟行动。”胡里山炮台管理处主任王勇表示,这项行动的开展让业主单位提高了对文物保护的认识,也有机会参与到保护活动中,更好地为文物保护贡献力量。

“我们将继续努力,牢记历史使命,在探索实践胡里山炮台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方面有所作为。”王勇说,对于胡里山炮台古遗址的保护,将重点在西城门与瞭望厅修复、铁质炮和钢质炮的维护与保养、文保管理智能化建设等方面有所突破,同时将探索优化胡里山炮台古遗址的开发与利用工作,重点围绕胡里山炮台历史文化、中国古炮、中国古炮台海防三大主题,建设海防炮台数字博物馆,推动胡里山炮台古遗址国际化、标准化和数字化发展,让胡里山炮台的历史文化真正“活”起来。

(以上来源:中国文化报 李佳霖 2018-09-03)

“文物守护认领”让文物也“老有所依”。

据统计,我国仅不可移动文物就有76万处,而散落在各地、未登记在册却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更是难以计数。文物保护的复杂情况,需要社会力量参与其中。在这方面,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进行的探索取得颇多成效,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和好评。当地推出的“文物守护认领”模式,近日获得了2018年福建省志愿服务项目优秀项目荣誉。

文物有可移动文物与不可移动文物之分,从保护的角度来说,可移动文物可以被安置、收藏在各种博物馆、文化馆等特定场所,然后配备专门的人员、设施等进行妥善的保护。而对于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才是难点所在。尽管我们有专门的文物保护部门,但限于资金、人力等各方面的原因,不可能一天24小时盯着这些散落在各地的人文古迹、历史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所以,相比于可移动文物的保护,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工作显得难度更大,也更加迫切。

厦门市思明区在不可移动文物保护上进行的积极探索,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肯定。所谓“文物守护认领”,就是把那些亟须保护的不可移动文物列出一个名单,然后招募喜欢传统文化,同时也有志于文物古迹、历史建筑保护的市民群众,以志愿者的身份来对这些不可移动文物进行“守护式认领”。按照当地文体出版局的规定,认领文物的志愿者,每个月要对认领守护的文物点进行两次以上的巡查,并及时做好记录和反馈,一旦发现自己认领的文物有什么异常,马上向当地相关部门进行上报。

不难看出,“文物守护认领”最大的优势,就是充分调动群众的力量参与对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工作,弥补了政府有关部门在资金、人力等方面的不足,最终目的是让这些不可移动文物得到更好的保护,让这些拥有几百几千年岁月的历史建筑“老有所依”。而对于参与认领守护文化的市民群众来说,不但为自己喜欢的文物古迹、传统文化作出了属于自己的贡献,同时通过参加相关部门的培训,听取专家学者关于这些文物历史价值、文化内涵的讲解,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收获,同时还传承了传统文化。

正如很多参与当地不可移动文物“守护认领”的志愿者所说的那样,不用拿出专门的时间和精力,只需要在每天早晨跑步、遛弯、锻炼的时候,就可以围着自己认领的文物古迹、建筑转上几圈,完成自己的守护任务。而每逢节假日,一家人还可以带着孩子前来参与古建筑附近的卫生清洁、建筑守护工作,既可以增加孩子对祖国传统文化、人文历史的了解,也能培养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同时还可以增强孩子对自己参与文物保护工作的自豪感,收获多多,也获益多多。

全国范围内仅登记在册的不可移动文物就有76万处之多,而散落在各地、未登记在册却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更是难以计数,所以单纯依靠政府的力量,是很难把它们都纳入保护之中的,发动群众的力量参与对文物的保护,就显得很有必要。这种“文物守护认领”,无疑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以上来源:正义网 责任编辑 2018-09-05)

守护文物就是守护城市文化。

在城市快速发展的今天,如何发动社会力量,保护好城市的文化遗存和历史记忆?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大胆探索,推出了“文物守护认领”模式。该活动从2016年10月发起,将思明区内199处未定等级不可移动文物点开放,让社会认领保护,已有近350人参与了这项行动。全民参与已成为厦门文物守护的一大特色。

文物则承载着城市的历史和文化,它凸显城市的气质,张扬城市精神。我们想起一座城市,往往脑海中浮现出的就是它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建筑。石库门展现十里洋场的精致、宽窄巷子的老房子则尽显成都的悠闲气质、骑楼则呈现岭南浓郁的商贸风……守护好这些文物,就是守护城市的历史文化。

重视与保护文化早已是社会共识,但如何保护却值得思量。据统计,我国仅不可移动文物就有76万处,而散落在各地、未登记在册却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更是难以计数。文物保护情况复杂,仅靠文物保护部门难免力有不逮,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其中,方能更好地保护好这些文化遗存。

从厦门思明区的作法来看,社会认领保护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定期巡查。认领文物的志愿者,每个月要对认领守护的文物点进行两次以上的巡查,并及时做好记录和反馈。这样一来文物如果存在脏污和损坏,就可以得到及时的维护与处理。二是文物宣导。培训志愿者成为文物的“代言人”,为来来往往的参观者讲述文物背后蕴藏的动人故事,传承其中蕴涵的城市文脉。不仅保护了文物,也通过讲好文物故事,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而且,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文物都是未定等级的,也恰恰是文物部门保护工作相对薄弱的地方,社会力量则能起到很好的补充作用。

厦门思明区的做法对于广州的文物保护来说,也有一定借鉴意义。广州建城已有2200多年,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地、岭南文化中心地、中国民主革命策源地和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书写了两千余年延续不绝的全球贸易往来、文明互鉴的辉煌历史,也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除了已经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比如众所周知的南越国宫署遗址、光孝寺、南海神庙、怀圣寺光塔等等,还有大量并未列入文化保护单位但仍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这些珍贵的文物,见证历史沧桑,也记录城市文明,是城市发展的底蕴所在,也是广州市民引以为荣的城市瑰宝,同样需要全体市民来珍视和守护。

发动社会力量来参与文物保护,让每一个广州市民都参与进来,不仅可以增强文物保护的力量,也可以增强市民的文化责任感与使命感,让2000多年的城市文化与市民生活形成共振,也能更好地讲好广州故事。共生共融共享,这不也正是我们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题中之义吗?

当然,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不是简单地打开大门就行。文物保护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需要热爱与热情,但仅有热情是不够的,文物保护部门始终要发挥专业指导作用,引领社会力量参与其中,使文化真正活起来,也让文化真正滋养市民生活,支撑城市发展。

(以上来源:广州日报 谭敏 2018-09-05)

【数据分析】

文物是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传承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这些载体的存在,有助于后世的人们认识自己的历史,感知人类的创造力量,探究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促进当代和未来社会的发展。由于文物不可再生,不可移动,也不可复制。因此,保护好每一件可移动文物、每一处不可移动文件,是各级各地相关部门以及社会公众义不容辞的使命。

动员社会力量,保护文物。我国历史悠久、地大物博,文物浩如烟海,体量巨大,仅不可移动文物就有几十万处,而散落在各地、未登记在册却具有一定历史文化价值的文物更是难以计数。而相关部门的人力、财力、物力都有限,难免捉襟见肘、顾此失彼。特别是古建筑物、传统聚落、古市街等不可移动文物,更应当充分发挥社会力量进行保护。

“文物守护认领”模式对文物保护有较大促进作用。思明区开展“文物守护认领”模式的保护成果有目共睹。认领文物的志愿者,每个月要对认领守护的文物点进行两次以上的巡查,并及时做好记录和反馈。这种模式,一方面延伸了相关部门的视角,不同文物点的日常状况因此得到及时巡查和反馈,作用明显。另一方面,公众近距离接触文物,对文化遗产有更深刻的了解。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