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非遗小镇用带着温度的集体记忆向社会传递“活态”价值

2018年9月1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洪军
【内容分类】 文化遗产
【内容摘要】

非遗是带着温度的集体记忆,是心灵深处最纯真年代的烙印。 非遗小镇就是安放、释放、传承这些集体记忆的活化场所。今年来,重庆、内蒙古、江西等多个省份建立了多个非遗特色小镇,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文化记忆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

【标签】 非遗 特色小镇
【正文】

【热点回顾】

重庆拟到2020年建成20个非遗特色小镇

重庆市文化委员会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处处长王发荣12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称,至2020年,重庆全域将规划建成“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和20个独具特色的非遗特色小镇,以“一园多点”的布局,推动该市非遗的生产性保护和传承。

当天,重庆召开九街壹华里非遗食品市集开街新闻发布会。坐落于重庆南山的壹华里市集将于6月16日开街,这是重庆建成的第三个、主城区首个非遗特色小镇。由460亩森林公园和川东风格村庄建筑组成的九街壹华里被打造为“手艺人最后的聚居地”,被烙上了“非遗美食”的标签,将主要为市民展现“赶场文化”,让市民体验地道非遗美食的制作。

“非遗作为优秀的传统文化,它绝不能被束之高阁,回归生活是它的传承发展之路。”王发荣说,非遗特色小镇,就是以特色非遗资源为基础,以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为方式,传承和弘扬独具特色的区域传统文化,影响和助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文化区域。

王发荣介绍,目前重庆已建成3个非遗特色小镇,它们分别是依托国家级非遗项目荣昌陶器、荣昌夏布建成的荣昌“安陶小镇”和“中国夏布时尚小镇”,还有以非遗美食为主打的“九街壹华里非遗食品市集”。“这些小镇都突出市场化为依托,以安陶小镇为例,自2017年末开街以来,日均人流量为10万人次。”

“非遗特色小镇还应具有地域性和文化品牌效应等特征。”王发荣透露,根据计划,除了依托非遗项目,重庆还将依托地方古镇资源打造一批非遗特色小镇。如正在建设中的重庆“涪陵1898榨菜文化小镇”,便源于该区“中国榨菜之乡”的美誉。此外,重庆黔江濯水古镇、潼南双江古镇、酉阳龚滩古镇等地也已启动建设规划。

数据显示,目前重庆38个区县共有民间文学、传统音乐、传统舞蹈等17个门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线索4110项。王发荣认为,非遗特色小镇的打造使得零散的非遗项目被转化为整体保护,使非遗保护更具活力。为此,他提出六大建设目标,希望非遗特色小镇成为非遗文化的传习所、乡村振兴的示范点、文旅融合的样板间、文化产业的孵化园、扶贫攻坚的助推器和市民休闲的聚集地。

(以上来源:中国新闻网,2018-06-12)

非遗小镇的“活态”价值

 在刚刚过去的“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当天,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莫尼山非遗小镇正式揭幕。开放近几日,非遗小镇成为街谈巷议的热点,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观众。在山水环绕、移步换景的小镇里,观众们兴致盎然地与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进行近距离互动,领略“非遗”的文化魅力,感受诗意生活的美好。

走进非遗小镇,最吸引观众的是“活态非遗传习体验互动区”。蒙古靴手工制作工艺、炕围画、清水河布艺、清水河瓷艺、新城蛋雕、蒙古族皮艺、青城糖画制作技艺、青城刻瓷、青城剪纸、传统蒙医蒙药等手工技艺展示一字排开,色彩缤纷,琳琅满目,让人仿佛走进远古的生活,又仿佛走进时尚的T型台,如痴如醉,恍如隔世。

骑马射箭可是游客向往草原的情怀元素。在蒙古族牛角弓制作技艺展示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五代传承人诺敏正在为观众讲解制作原理。台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弓箭以及制弓的材料(蛇皮、牛角、膘胶)。游客纷纷上前尝试引弓拉箭,感受牛角弓的独特触感和张力。

“一把真正的蒙古族牛角弓制作完成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经过取用牛角打磨造型和贴附蛇皮防潮后,等待各种材料的干湿度和弹性达到一定标准才能完成。”诺敏耐心细致地给观众讲解,“蒙古族牛角弓是目前世界上弹性韧性最强的弓之一,牛角弓形似牛角,但拉弓后可以达到完美的弧形。蒙古族过去就是用弓作计量单位,一弓约是1.5米,过去征战勘察敌情也是通过弓数来测算的。”

包括马头琴制作、勒勒车制作、蒙古包制作、沙画制作等项目,都成为草原夺人眼球“非遗”亮点。为了保护传承在广阔草原、沙漠地带千百年来积淀下来的特有文化智慧,勾勒展示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间交流融合的生产生活形态,内蒙古先后6次确定了自治区级“非遗”名录,在今年5月公布的第六次“非遗”名录中,自治区级“非遗”项目总计达到587项,其中包括长调、呼麦、马头琴3项世界“非遗”项目,89项国家级项目。

布贴画是中国古老的手工艺术之一,通过将纯棉土布染色、挂浆、剪裁、组合,最后粘贴布上来完成。记者来到展台时,布贴画内蒙古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三代传承人崔锁莲正在手把手教一些小朋友进行剪裁和粘贴。崔锁莲告诉记者:“我做过的最大的布贴画是给第六届昭君文化节制作的《昭君出塞》贴画,高2.5米,宽1.3米。”崔锁莲也向记者表达了对失传的担忧,“现在年轻人觉得布贴画步骤多、工序烦琐,不如剪纸工艺用料简单,再加上从事布贴画手工制作的经济收入不太高,这项技艺面临着失传的危机。通过这次非遗展示,希望引起大家的兴趣和关注,希望有更多的人将手工技艺传承下去。”

为了鼓励像崔锁莲这样热爱“非遗”的人,内蒙古财政厅从2016年开始,将文化遗产传承人传习补助经费列入部门预算,每人每年5000元。全年安排传习补助经费254万元,支持全区508名重点传承人开展传承工作,其中国家级37人,自治区级471人。目前,内蒙古有大约7000多“非遗”传承人活跃在丰富多彩的“非遗技台”上,很多人不计报酬执着不懈地守护着美好的“文化记忆”。

沿着小镇蜿蜒的石板路继续走,一处展台围满了游客,还有悦耳的蒙古音乐传来。记者走上前去,看到的是“印象蒙古”的文化创意产品展台。马头琴造型的U盘、象征红山文化的玉龙吊坠、蒙古包造型的加湿器、播放器、香薰机等,奇思妙想的文化创意产品呈现了蒙古文化元素和现代科技的精妙结合。内蒙古印象蒙古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强告诉记者;“我们致力于将蒙古文化创意落到产业化的产品转化上,让人们能够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实际用到这些文创产品,这也是对蒙古族草原文化的一种创新性传承。”

“非遗”与生活从来就是零距离。呼和浩特地区的传统美食也入驻非遗小镇。民间美食传播人以最淳朴的方式展示了武川莜面、青城烧卖、土默特蒙古馓子、归绥传统面点、和林格尔捏面人、抿豆面的制作技艺,以鲜活的民间美食为媒介,带领观众挖掘美食背后的制作工艺及美食文化。

美丽的服饰也走进非遗小镇。许多观众在学习制作蒙古袍、帽子、头饰、腰带、靴子及各种配饰,制作完毕,还可以把自己的“代表作”带回家。互动,让更多人充分体验到了文化的色香味,也感受到过上诗意的生活有时候其实很简单。

“‘活态’的非遗展示就是让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技艺与游客面对面,让文化活起来。”呼和浩特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兰毅说,“莫尼山非物质文化小镇的成立就是将非遗、文创、旅游深度融合,让非物质文化遗产真正火起来、传下去,并进入到寻常百姓家。”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连辑告诉记者:“这座非遗小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小镇的设施、理念、物理空间的布局都很美观,充分满足了游客的体验需求。小镇的开放正是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概念性、精神性的文化财富变成有经济价值的产品的一个成功例子。”

(以上来源:人民网,2018-06-19)

非遗大IP之下特色小镇怎么谱新篇?

隶属黄冈,素有“窑州”之称的蕲春管窑镇,近来热闹非凡。近百位国际艺术大咖、学界翘楚相聚于此,共同参与了首届中国·管窑国际陶艺邀请展、“文旅创新”研讨会的开幕。艺术家们带来的各类独具匠心的艺术作品,更为驻地居民和外来游客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

在《纪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主题雕塑面前,不少人按下快门,记录下这曾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赞誉的“能影响人类灵魂的雕塑作品”。感慨于管窑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中国当代舞蹈艺术家滕爱民用自己独特的身体语言创作演艺了独具创新的行为艺术作品———《窑变》,演绎了一段思想与哲学的陶文化历程……

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的管窑镇即将以国际艺术区的新面貌诞生更多惊喜。因为活动开幕式当天,湖北蕲春县已与重庆文商投资控股集团签订了“中国·管窑世界非遗艺术小镇”“管窑国际艺术村”等四大开发项目,希望让传承600多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管窑绽放“历史的反光”。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内类似管窑镇欲打造非遗小镇的例子不在少数。比如:山西醋博园、雅安中国藏茶村、古北水镇、莞香小镇等不少依托非遗特色的小镇,正越来越多地活跃在人们的视线中。不过,在非遗小镇不断兴起的同时,业内也有一种声音表示,非遗形式能讲好特色小镇的故事吗?

当非遗遇上特色小镇

2016年7月20日,住建部等三部委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计划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引领带动全国小城镇建设。

在业内看来,特色小镇本质上是一种以产业为核心的社区营造,产、城、人融合,生产、生态、生活兼顾的发展理念,而打造特色小镇的关键正在于“特色”二字。由此,具备非遗项目的地方天生具备“特色”基因,打造非遗特色小镇就成了各地方新的“风口”。

这也就是出现了文章开头所说的情况,诸如管窑世界“非遗”艺术小镇、山西醋博园、雅安中国藏茶村、古北水镇、莞香小镇等非遗小镇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内各地。

对此,重庆文商投资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浪在“文旅创新”研讨会上表示:“中国的文化产业通过科技、金融、创意、艺术的融合,目前已经可以与发达国家在起跑线上比肩而立。新一轮竞争就要开始,而角逐的焦点恰恰是吸引全世界的创新资源。”

刘浪认为,创新的文化资源通过整合硬件、软件、创意、资本等要素,正在形成具有极大包容性和连贯性的文化商业生态系统,这使得具备开发价值的文化创造、寻找价值的文化金融、实现价值的文化市场三大环节逐步实现对接和交融。而非遗小镇是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结合的新的爆发点,或在未来成为具有百亿级交易收入、千亿级交易流量的文创平台经济高地。

领易咨询总经理、建筑中国特色小镇商学院院长邹毅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介绍,非遗小镇其实可以算是文化旅游小镇的一种,特别是在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地方,可能其最主要的特色就是存在一些历史文化久远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现在这种开发类型有很多。

非遗开发与产业化矛盾?

国内对于非遗项目的保护与开发,正在以各种形式展开。据悉,6月9日是第13个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届时将有3700多项非遗活动在全国展出。而非遗小镇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地和聚集地,业内不少人都对它寄予了厚望,认为非遗小镇既可以成为一个产业空间,也可以成为一个非物质文化传承人的生活空间,更可以成为一个独具魅力的文旅空间。

不过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非遗项目的产业化开发业内有多种看法,非遗特色小镇的开发也存在一些难点。

邹毅认为,非遗项目虽然有很多特色,但是非遗项目开发的最大问题是产业化能力的不足,它的做工、手艺、制作工艺跟现代化、规模化生产有冲突,所以很难实现再扩大生产。这就使得项目体验性不是那么好,甚至有些项目不能跟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审美方式、休闲度假等紧密联系。

在邹毅看来,非遗特色小镇要开发最主要的还是要找到,哪一种非遗项目是最适合做文化旅游、或者说这个小镇的核心产业、核心吸引力究竟是什么。但是目前不少非遗小镇的开发还存在泡沫,一些地方的非遗资源难以形成产业规模,更难以支撑一个小镇的发展。

考虑到非遗小镇与特色小镇的“同源关系”,上海大学文化新经济研究院联席院长赵迪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目前国内的各类特色小镇,主要是以旅游开发为显见目标,背后的逻辑多为“地产模式”,这样的开发在前期经济效应会相对明显,但后期会出现“滞胀”,陷入房地产的泡沫周期中,这会导致特色小镇的开发运营商没办法沉下心来做长线发展。而地方政府在其中的角色也很尴尬,一方面希望有大额投资凸显政绩,另一方面开发出来的“小镇”却很容易“烂尾”,成为一个“笑柄项目”,这又有损当地政绩。

不过,以管窑世界非遗艺术小镇为例,刘浪还是直言了非遗项目产业化开发的可行性。比如:蕲春县原本就是医圣故里,管窑非遗小镇可以围绕中医药、旅游、养生等发展大健康产业方面,以“陶”为名,通过导入文化+金融+科技共融共生的产业生态链,将非遗资源进行再融合与匹配。同时,引入外来文化业态与资源,进行传统时空观的重塑,使得管窑世界非遗艺术小镇营造很大程度上将不再受到地域的限制,从而构建一个综合性保护与发展服务型平台,形成非遗IP的差异化与不可替代性。

非遗“老酒”怎么装新瓶?

缅怀漫漫岁月,凝聚缕缕遐想。最近国务院新闻办召开发布会,公布“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重大研究成果,以考古资料实证了中华大地5000年文明,中国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我国已经拥有39个项目跻身世界级非遗,项目总数位居全球第一,而国家级、省级非遗项目更是不胜枚举。

面对数量庞大的优质文化资源,到底如何将其有效转变成文化资产,怎么把非遗故事讲好,一直是业内和地方关注的实践方向。

刘浪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加快推进外部资源领域要素资源及其载体的引入与配套显得至关重要,这也符合“文创兴镇”的理念。在中国“文创兴镇”背景下的非遗小镇发展,必须着重于创新性与可持续性,推进城镇空间的景观优化与文创境营造,丰富其建设形态和人本内涵,这也是产业上首当其冲应该做的。”

中经博雅财经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文化经济发展联盟执行理事何毅表示,中国的非遗资源种类非常丰富,在这么多项目中想要开发出经济价值需要进行产业指标设计。

譬如:记者梳理发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紫砂壶制作技艺所在地江苏宜兴,一直大力发展紫砂产业,2015年宜兴紫砂产业生产总值已经达到190亿人民币,成为了宜兴市的支柱及明星产业。

因此何毅指出,非遗项目的开发可以从线上线下实现联动发展。线上,利用全媒体宣传方式,引入互联网电商消费形式,拓宽非遗产品的消费渠道和消费网络;线下,一方面政府应加大对于非遗项目、非遗传承人的保护和支持,建立线下产业集聚地;另一方面,积极促使文化产业与金融创新相融合,通过文化基金等多元方式助推非遗项目和小镇的开发。

与此同时,赵迪对记者强调,区域经济的发展需要明确“第一”和“唯一”的关系。有时“第一”很棒,但不具有市场潜力,也不具有开发属性,“唯一”才是最重要的。比较健康的发展方式是把“文化提炼”--“产业支撑”--“文旅开发”三者统一考虑,融合在一起发展。这需要从全局经济的角度来看待,而不仅仅是从文化、旅游,或者特色小镇的角度上看。

当然对于非遗,国内现在还有多种不同的看法。比如:传统非遗保护者(政府、学界)是从“内容保护”来看待非遗的,也提出要“生产性开发”,但主体思路还是保护传统工艺,帮助宣传、拓宽销路,尤其是以非遗传承代表人入手的保护方式。

赵迪直言:“这没有错,但不适合经济开发。从文化新经济研究的角度出发,我们主要针对的是‘开发属性’,我们的目标重点不是‘文化形态’和‘文化内容’,而是提炼‘文化要素’运用在产业上,促进多类型传统产业带入高附加价值,进而带动区域经济整体发展。必须要把‘文化精髓’提炼出来,将工艺与时尚结合,以最佳的形态融入当代生活或是当代收藏(奢侈品),这样我们的非遗资源才会焕发国际化的力量。”

(以上来源:中国产经新闻网,2018-06-07)

【数据分析】

非遗是带着温度的集体记忆,是心灵深处最纯真年代的烙印。非遗小镇就是安放、释放、传承这些集体记忆的活化场所,当它与生活空间、产业空间相融,自带的休闲属性就成为了魅力独具的文旅空间。

特色小镇在国内缘起于浙江,浙江把建设特色小镇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路径,为企业搭建新平台,为新型城镇化提供新样板。所以,特色小镇是具有明确产业定位的发展空间平台,产业是其核心要素。如此,依托于特色产业而造就的特色小镇,关键在于“特色”与“产业”。非遗作为一个区域或族群的名片,天然具备成为特色小镇的“特”字来源,而且以非遗为核心打造一个文化产业链条也完全有可能。

特色小镇的培育是一个从无到有、从有到精的过程,非遗特色小镇的营造也不外如是,一是在原有建制镇或产业园区的基础之上的升级,二为以非遗为内容的重新营造。在当下的国内外文旅产业中,影视IP主题型的文旅小镇遍地开花,依托影视拍摄地、影视人物、影视场景、动漫等IP元素,结合旅游产业,从而形成特定效应的主题小镇。以非遗为内容的空间重新营造,依托于特色小镇这样的平台,其实质是整合在地的文旅资源,从而构建一个综合性服务型平台,这也是非遗空间化的中国模式。

在充分考虑地区文化形态的存续状态、价值、特色、区域范围的基础上,探索“非遗小镇+保护”“非遗小镇+旅游”“非遗小镇+扶贫”“非遗小镇+产业”等保护发展模式,充分挖掘当地非遗资源。同时,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队伍建设,加快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信息化建设步伐,采用录音、录像、数字多媒体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工程。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