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我不是药神》直击民生痛点,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2018年9月26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洪军
【内容分类】 艺术经纬
【内容摘要】

暑期档爆款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5日便收获超16亿票房,豆瓣评分高达9.0,微博大V推荐率100%,口碑与票房双双燃爆。《我不是药神》作为国产现实主义力作,展现了其对现实的观察、写照与思考,好内容加上好营销,造就了国产电影的现实胜利。同时,《我不是药神》的成功也让观众更加期待国产电影在暑期档的表现。

【标签】 民生 天价药
【正文】

【热点回顾】

总理批示《我不是药神》直击民生痛点

李克强总理近日就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舆论热议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救命药’买不起、拖不起、买不到等诉求,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批示中指出,“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相关措施要抓紧落实,能加快的要尽可能加快。”

诸多经验事实告诉我们,在与癌症旷日持久的消耗中,公民的生命、家庭的经济,被一点点拖垮、拖向深渊。总理曾经说过,“现在谁家里一旦有个癌症病人,全家都会倾其所有,甚至整个家族都需施以援手。癌症已经成为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头号杀手’。”可以说,在解决“救命药”问题上,我们已经耽搁了太久,再也不能让那些癌症病人及家人继续无望地等下去了。

从这个意义上讲,火遍神州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不过是艺术化地展示了公众的切身体验而已。人们从电影中看到了一个白血病患者群体的痛,看到了他们为延续生命尝试各种仿制药的铤而走险,也看到自己可能面临的命运播弄。

当药价成为横亘在病痛中国人面前的深沟高垒时,一个降价、一个保供,总理对《我不是药神》批示中的两个关键词,直击民生痛点,也赢得了民众的由衷点赞。政府就应该正视民意诉求、回应社会关切。

事实上,透过《我不是药神》,仍有着诸多追问,这也是公众焦虑的根源所在。比如“救命药”价格为什么那么高?降低关税之后,实惠能否传导到终端用户?在民生诉求与药企利益之间,政府如何体现监管责任?如何体察电影热映背后的社会情绪?

每一个问题都对应着一部分沉甸甸的社会现实,都让人在绝望与希望之间游移。据此前媒体报道,作为白血病靶向药的“格列卫”,原研药价格2万多元,一盒只够吃一个月,而印度的低价仿制药只需几千块,在印度团购的价格更是低至200元一盒。差价如此“离谱”,人们有理由怀疑这中间可能存在的利益链条。

特别是,今年4月和6月,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而自5月1日起,国家对28类进口药关税降至零,其中就包含了治疗癌症的常用药。然而,让人不解的是,进口抗癌药降税之后并没有降价,政策的善意,并没有转化为百姓实惠。

尽管这与药品复杂的价格生成机制有关,但这样的“中梗阻”依然令人愤懑,当政府让出的这部分税变相进入了各级药品经销机构、医疗机构的腰包,可以想见,癌症患者那种绝望、愤怒,以及深深的期望,简直无以言表。

如何打通进口抗癌药惠民的“中梗阻”,让政策落实不再滞后?首先,需要进一步打破来自市场与行政方面的事实垄断,切实推动进口抗癌药降价。进口药不能被利益集团掌控,成为其牟取利益的工具,一头从患者那里赚取高额利润,一头从政府手中获得降税收益。对于这样的行径,就应该像总理说的那样,“必须多措并举打通中间环节,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让群众有切实获得感。”

这里的“多措并举”,既包括严厉的监管,依法挤压虚高药价,保障民众的生命权,也包括必要的价格谈判。在今年4月的一次基层考察中,李克强还专程来到一家外资药企,以将药品纳入医保、实施政府采购等方式,希望该药企生产的抗癌药等重大疾病药品价格能够更加优惠公道。总理此举就是一次有效的价格博弈。

此外,也要加快推动国家层面抗癌药品的研发、创新。去年11月,总理针对澎湃新闻报道“白血病患儿遭遇廉价国产药短缺,进口药一瓶超千元”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切实加大国产廉价药生产供应保障力度”,兹事体大,也是精准“靶向”改革的必由之路。

据披露,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7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癌症死亡281万例,相当于平均每天过万人、每分钟约7人确诊患癌。这一问题已经是迫在眉睫,必须马上决断。

在“救命药”的问题上,时间就是生命,不能等,也不能拖,要“急群众所急”,“尽最大力量,救治患者并减轻患者家庭负担。”

当前,惟有以彻底的改革精神,以对生命的负责任态度,大刀阔斧,强力推进,才能真正疏解民众焦虑,让好的政策尽快落地。

(以上来源:中国政府网,2018-07-19)

《我不是药神》,这些事情正在改变

一部电影如何能引起总理注意?最重要的一点,这部电影需要关乎民生。

今日,中国政府网表示,李克强总理近日就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舆论热议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

“现在谁家里一旦有个癌症病人,全家都会倾其所有,甚至整个家族都需施以援手。癌症已经成为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头号杀手’。”李克强总理说,“要尽最大力量,救治患者并减轻患者家庭负担。”

在今年4月的一次基层考察中,李克强还专程来到一家外资药企,以将药品纳入医保、实施政府采购等方式,希望该药企生产的抗癌药等重大疾病药品价格能够更加优惠公道。

让患者买得起药,有药可用,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买得起吗?

在《我不是药神》中,天价救命药与无数条人命形成了鲜明的冲突。

而影片的最后,警官告诉出狱的程勇,以后不需要再去印度倒药了,因为格列宁已经被纳入医保了。最终,国家通过政策降低了慢粒白血病患者的用药成本。在现实中,医药改革也在不断推进。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并鼓励创新药进口。

降税之外,越来越多的药物被纳入医保目录。近日,北京市人社局就表示,有36种谈判药仿制药将被纳入北京市医保目录。在全国其他省市,谈判药仿制药加入医保也有不同进度地推行。

不仅是价格下降,药物的审批速度也在加快。5月23日,国家药监局、国家卫健委联合发布《关于优化药品注册审评审批有关事宜的公告》,为药物审批打开绿色通道。

公告表示,对于境外已上市的防治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疾病以及罕见病药品,进口药品注册申请人经研究认为不存在人种差异的,可以提交境外取得的临床试验数据直接申报药品上市注册申请。

允许提交境外取得的临床试验数据不仅意味着药物上市速度加快,也意味着药企不需再花费新一轮临床试验的费用。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成本,从而降低药价。

有没有药?

在买不买得起药之前,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有没有药?在谈论进口药价的同时,加快国产创新药的研发也被放在了重要位置。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5年后国家陆续出台一系列针对创新药的鼓励性政策,这些政策的落地让整个创新药的生存环境发生了重大改变。国家在重大新药创制方面的鼓励政策也使得创新药的研发周期、投资的回报周期缩短。

2017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创新药获得了优先审评、专利补偿、药品试验数据保护等多项重要支持。

《我不是药神》中,假药贩子李长林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穷病。这话虽有偏颇,却并不是毫无道理。对于药企来说,没钱确实是没办法研发出药的。而在资本市场为药企创造更好的条件,也就在一定程度上为创新药的研发送上了东风。

今年年初,港交所在《主板上市规则》新增三个章节并对现行《上市规则》条文作相应修订,其中就有一项与药企相关的规定:允许未能通过主板财务资格测试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新条文已于4月30日生效。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曾表示:“很可能会有10家以上企业提出申请。”一些业内人士也认为,此举为内地生物医药企业的重大利好。

7月1日晚,药明康德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同意公司发行H股并申请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与此同时,也有数十家内地药企传出可能登陆H股的消息。

一方面,创新药在政策和资本方面都迎来利好,另一方面,我国药企海外并购的进程也在不断推进。

药物研发拥有漫长的周期与极大的不确定性,以格列卫为例,从1960年费城染色体被发现,到2001年格列卫在FDA获批,中间包含着41年时光与无数参与者的心力。虽然研发必须要做,但是对于满足市场需要而言,收购是一条捷径。

有业内人士表示,收购药企可以直接把对方的生产资源、研发资源、产品资源以及一部分市场资源拿过来。而一些在跨国制药企业中处于产品线后端的产品,在国内也仍有一定的发展空间,收购药物品种也是可行的。

5月8日,港股上市公司绿叶制药宣布以5.46亿美元获得阿斯利康思瑞康及思瑞康缓释片的许可权利。公开资料称思瑞康曾经是阿斯利康的第二大畅销药物。去年10月,上海复星医药以71.42亿元收购印度仿制药企业Gland Pharma 74%股权,创造了当时中国药企最大的一笔海外收购。

对于患者而言,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但“药神”式孤胆英雄的奔波与牺牲,毕竟难以解决问题。私力救济之后,社会还是应该呼唤规则的完善与医药系统的发展。

(以上来源:凤凰网,2018-07-18)

《我不是药神》,平民英雄的救赎

近期上映的一部被徐峥称为 “演员生涯迄今为止最满意的表演作品”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刚开始很多人和本人一样以为是一部如《泰囧》和《港囧》一般幽默诙谐的电影,结果看完却是让人“笑着进去,哭着出来”。

电影《我不是药神》聚焦因“药”而展开的小人物成长为平民英雄的故事。一个药贩子加四个白血病患者,每个人物都是那么的真实和闪闪发光,仿佛就是你我周围那些普通的人们。

多少年没有看到过这样深刻反映社会现实问题的电影了。重疾,一直是中国人“谈之色变”的事情。影片设立背景在02年医疗改革前夕,由于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正版药物价格过高,很多病人买不起药,于是买走私药。正版药4万一瓶,印度的仿制药才5000一瓶,而且药效是一样的,似乎普通病人买印度仿制药更合情合理。但这样贩药买药却不合法。对于药品生产商来说,药物研发本身就需要巨大成本,上百亿研发费用,无数的科研人员废寝忘食,势必要把科研成本分摊到药物价格上面去,并且申请了专利保护,他们打击仿制药似乎又无可厚非。

《我不是药神》里的程勇,他走上平民英雄的道路一开始并不是主动选择的。他贩卖印度仿制药是生活所迫,只是为了赚钱,并不是为了治病救人。他是在吕受益和黄毛彭浩的死的刺激下,“良心、善心”得以爆发,走上了自我救赎的道路。他以不赚钱且亏本的情况下,将仿制药进行了大规模的销售,让更多患者能够吃上药,续上命。还有影片里的单亲母亲、重疾病人和在法与情之间挣扎的警官,他们都是小人物,却都不约而同选择人性最善良的一面;如果说电影前半段笑点不断,后半段则是十分沉重,层层铺垫的泪点在最后所有经程勇帮助的白血病患者摘下口罩为他送行的那一刻爆发出来,平凡的人做了不平凡的事,不是英雄却胜过英雄。

看完电影后对照现实世界,让人颇感欣慰。电影审查的进步让这样的敏感题材得见天日,平民英雄们看似微不足道的行为在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格列卫(影片中的格列宁)列入医保目录后,报销比例达80%左右,大大减轻了患者的负担。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存活率也由2002年的30%升至2015年的85%。影片最后列出的一系列国家制定的关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政策的实施和医疗保障的改善正在逐步带给百姓福祉,更多的吕受益们看到了生的希望。与此同时,在这个社会越来越好的过程中,需要更多的平民英雄和普通人去推动和坚持。

(以上来源:荆楚网,2018-07-12)

【数据分析】

《我不是药神》改编自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为病友们代购药品的真实故事。我们都知道各种日韩美妆代购,欧美奢侈品代购,却极少知道还存在着药品代购。一面是繁华的现代都市生活,一面是阳光背后总有鲜为人知的残酷现实。真实的世界不能被表象的繁华所蒙盖,《我不是药神》展现了对现实的观察、写照与思考:病人和家属,病人和医院,病人和医药商,病人和社会制度与法律,无一不存在的矛盾与挣扎。

《我不是药神》作为国产现实主义力作,前半部分喜剧,后半部分的催人泪下。病人遭遇病痛折磨,同时和家属承担着高昂医药费带来的巨大压力。而每一位观众都是社会的一份子,就像影片中所言,你能确保自己不生病,自己家人不生病吗?如同《熔炉》在引发的热议,韩国通过政府“熔炉法”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随着《我不是药神》的热议,国家医保局已展开一系列措施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降低患者经济压力。

《我不是药神》现已凭借29亿+的票房成绩打入中国电影票房总榜T0P5,是中国电影产业现实题材的突破与胜利。“观照现实”是对生命的真实关注,“观照现实”也是影视作品应深入的表达。《我不是药神》尽管不是“药神”,却为大众与社会开出一剂良方,也为中国电影题材与类型多元化展现出丰富可能。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